图标《洗浮山》(一名:《群雄探寇》)

主要角色
贺天保:老生
黄天霸:武生
余六:净
余七:副净
施世纶:老生

《洗浮山》余叔岩饰贺天保
《洗浮山》余叔岩饰贺天保
情节
有巨盗余六、余七,霸占浮山,民遭荼毒。施公出京,经过淮安,欲图洗除。奈浮山险阻。不易进攻。且又不熟山中路经。黄天霸等拟商量探山之计,谁知贺天保、卢志义师徒二人,先后私自前往探山。卢志义先被杀,贺天保虽骁勇,足以力敌群盗。然终以黑夜荒山,卒被余六用飞抓杀死。黄天霸在公馆得一梦兆,正惊疑间,忽管宁来报,方知二人果已丧于浮山矣。管宁亦往私探,而幸得生归者。黄天霸等于是乃进见施公,商议破山之策。

注释
按施公案后集三十四回至三十七回所载:施公奉命山东放赈,有红土坡巨盗,余六、余七二人,集合喽罗,抢夺仓库中粮米。贺天保指挥众英雄,分路剿杀。施公亲自督战,黄天霸不离施公左右,独任保卫。余六勇不可挡,枪挑李俊。贺天保力战许久,余六恐不能取胜,抖出飞抓。贺天保猝不及防,面门上已受大创。众兵卒奋不顾身,上前拥护,回至仓廒,施公立传医官看治,奈伤势沉重,已不可救。适时贺天保尚能开口,乃与黄天霸诀别,嘱以照顾妻儿,须臾气绝。黄天霸急于报仇,禀明施公,跟踪余六。在众中瞥见,随手发一金镖,余六受伤落马,擒至灵前斩首。余七乘见脱逃,未曾拿获云云。述说如此,与剧本中事实,及人名地名,两相参看,绝然不同。编排剧本者,必欲如此之改头换面,实不知其用意之所在。至于孰是孰非,枥老虽任编考之责,然非身历其境,无从指证,故摘录余六、余七,节略一段,以供观剧诸君之研究。
是剧为叫天中年擅场之戏。李鑫甫亦最著名。

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录入:公羽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6.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黄天霸、贺天保、关泰、管宁、卢志义、秦盛、金大力、李堃、纪全、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西皮摇板)  本院奉命出皇朝,

     (西皮流水板) 访察恶霸共土豪。

             一路上贪官污吏也不少,

             个个遇我魂魄消。

             东昌府拿了朗如豹,

             殷洪、李佩把头枭。

             今日来在淮安道,

             百姓纷纷哭嚎啕:

             都只为浮山出了二贼盗,

             就是那余六、余七二土豪。

             抢劫行人命难保,

             掠抢民间女多娇,

             受害黎民把状告,

             不出恶霸恨怎消?

             将身且坐二堂道,

     (西皮摇板)  众位英雄听根苗。

黄天霸、
贺天保、
关泰、
管宁、
卢志义、
秦盛、
金大力、
李堃、

纪全   (同白)    参见大人。

施世纶  (白)     英雄少礼,请坐。

黄天霸、
贺天保、
关泰、
管宁、
卢志义、
秦盛、
金大力、
李堃、

纪全   (同白)    谢坐。

施世纶  (白)     众位英雄,

黄天霸、
贺天保、
关泰、
管宁、
卢志义、
秦盛、
金大力、
李堃、

纪全   (同白)    大人。

施世纶  (白)     本院来到淮安地面,一路之上,众百姓纷纷控告:俱道是浮山贼寇骚扰黎民,但不知那余六、余七,是何等样人?众位英雄,可曾知道,此二人的来历么?

贺天保  (白)     启禀大人。那余六、余七,乃是兄弟二人,是费天豹的门徒。霸占浮山,不行正事。每日里在山下劫抢行人,霸占民间房梁土地。要捉拿此二人,只是一件。

施世纶  (白)     哪一件?

贺天保  (白)     闻听人言:浮山高大,周围二百余里,山势雄险。必须差一能人。前去将山路探明,然后调动官兵,捉拿此贼。

黄天霸  (白)     既然如此。待俺天霸,今晚前去探山,以作准备。

李堃、

纪全   (同白)    吓,黄爷,想那浮山,山高路险,道路崎岖。每每有人进的山去,失迷路径,竟被余六等伤害。黄爷不可鲁莽。

黄天霸  (白)     二位说哪里话来。想那浮山,虽是高大,那贼也无非霸占一个山头,若照二位说来,这浮山就无有人能进去了么?

施世纶  (白)     话虽如此。诸事必须谨慎要紧,千万不可造次。本院有言,众位听了!

     (西皮摇板)  本院在二堂把话传,

     (西皮快板)  众位英雄听根源:

             浮山高大势凶险,

             恶霸窝藏在里边。

             我等若要去暗探,

             中了机关命难全。

             众英雄不可去冒险,

             本院言来听心间:

             只可带兵去打探,

             不可私自暗探山。

             有人违令即刻斩,

             休怨本院法度严。

     (白)     掩门。

(施世纶下。)

黄天霸  (白)     众位仁兄,大人吩咐下来,不准我等私自出衙。若要暗探浮山,就要斩首。想那浮山,路径崎岖。若带官兵前去,那贼势必脱逃,这便如何是好?

贺天保  (白)     贤弟休得着急,待等明日,你我乔装改扮,在浮山以外,探其大概,若能识得路径,就好前去。捉拿二贼便了。

李堃   (白)     贺仁兄言之有理,明日大家定一巧计。一同前往便了。

黄天霸  (白)     好,一同请到后面。

(黄天霸、贺天保、关泰、管宁、秦盛、金大力、李堃、纪全同下。)

卢志义  (白)     且住,听他们的言语,定然使明日前去,共探浮山。我想浮山,虽然凶险,必有路径。我不免今晚,私自出衙,暗探浮山,倘若成功,也叫大家看看我卢某的本领也。

     (西皮摇板)  胸中妙计安排定,

             但愿此去大功成。

(卢志义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下手、八头领、余六、余七同上。)
余六、

余七   (同点绛唇牌) 胆量包天,熊腰虎面,称好汉,霸占浮山,绿林美名传。

余六   (念)     霸占浮山有数秋,杀人放火俺为头。

余七   (白)     虽然不是森落殿,亚赛朝廷五凤楼。

余六、

余七   (同白)    吾,

余六   (白)     捉鱼鹞子余六。

余七   (白)     混海蛟龙余七。

余六   (白)     弟兄二人,镇守浮山,倒也逍遥自在,也曾命喽啰,随同大头目沈球,下山探寻买卖,怎么还不见到来?

(沈球上。)

沈球   (念)     忙将山下事,报于寨主知。

     (白)     参见二位寨主。

余六   (白)     沈球回来了?

沈球   (白)     回来了。

余六   (白)     山下可有什么生意买卖?

沈球   (白)     生意买卖倒没有,倒打听一桩新闻来了。

余六   (白)     什么新闻?

沈球   (白)     人言施不全奉命出朝,已经来在此处下马啦。

余六   (白)     既是赃官到此,我等倒要留心准备。就命你,带领四十名喽啰,在山口把守,须要小心。不得违误。

沈球   (白)     得令。

(沈球下。)

余六   (白)     尔等小心把守山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卢志义上。)

卢志义  (西皮摇板)  适才大人传下令,

             不准私自探贼人。

             豪杰单身出衙庭,

             要到浮山看分明。

     (白)     俺,卢志义。方才听俺师父贺天保与黄叔父商议,明日要同来到浮山,是俺私自出衙,要探访贼人虚实,立功报效便了。

     (西皮摇板)  甩开大步朝前进,

             来到山口看分明。

     (白)     看此山高大,山口宽广。待俺进山便了。

(卢志义下。)

【第四场】

(内擂鼓。沈球带八头领、四下手同上,卢志义起打,众人同围卢志义,同擒,押卢志义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头领、余六、余七同上。)

余六   (西皮摇板)  弟兄们镇守浮山上,

余七   (西皮摇板)  杀人放火逞豪强。

余六   (西皮摇板)  将身坐在二堂上,

余七   (西皮摇板)  且听喽啰报端详。

(沈球上。)

沈球   (白)     启禀寨主:拿住奸细一人。

余六   (白)     押上来。

沈球   (白)     押上来。

(众人推卢志义同上。)

余六   (白)     胆大奸细,擅敢前来探山,该当何罪?你且通上名来!

卢志义  (白)     瞎了尔等狗眼,俺乃贺天保的门徒,卢志义是也!

余六   (白)     晚辈小生,何足道哉?

卢志义  (白)     俺既被擒,要杀就杀,何必多言!

余六   (白)     推出斩了!

(众人推卢志义同下,斩,众人呈首级同上。)

余六   (白)     将他的首级,号令在山口!

(众人同允,同下。)

【第六场】

(贺天保上,趟马。)

贺天保  (西皮摇板)  乔装改扮出衙门,

             要到浮山走一程。

     (白)     俺,赛专诸贺天保。是俺私自出衙,要探浮山路径,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来在山口用目看,

             号令人头为哪般?

     (白)     吓,山口之上,为何有一鲜血淋漓的人头在此号令?哦喝是了,想是我黄贤弟,私自前来探山,被那贼拿住杀死,号令在此。我若不替他报仇,还等何时?

             呔!贼人休得逞强,俺贺天保来也!

(贺天保入山,下。)

【第七场】

(管宁上。)

管宁   (西皮摇板)  心中只把贼人恨,

             特地前来探贼人。

     (白)     俺,管宁,闻听大人,要灭那浮山贼寇,传下令来:只准明察,不准暗探。众家英雄,在衙前商议,准备明日,同探山寨。是俺私自出衙,暗为探访,倘若探的真情,岂不是大大一功也?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闯,

     (白)     吓!

     (西皮摇板)  高挂人头为哪桩?

     (白)     山口之上,挂一人头号令,不知何人之头?待俺用袖剑将他射下。

(管宁射人头落地。)

管宁   (白)     哎呀,我当是谁?原来是卢志义的人头。想是他前来探山,被贼人杀死,待俺闯进山去,看个明白,再作道理。

(管宁入山,下。)

【第八场】

(沈球引八头领同上,贺天保上,起打。众人同败下,贺天保耍双刀花,下。)

【第九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头领、余六、余七同上。沈球引八头领同上。)

沈球   (白)     有一人前来探山,十分厉害。

余六、

余七   (同白)    杀!

(众人同允,贺天保迎上,起打,打六股荡,众人同败下。贺天保耍双刀花,下。)

【第十场】

(四龙套、八头领、余六、余七同上。)

余六   (白)     此人杀法厉害,用飞抓伤他!

(管宁迎上,打起,众人同败下,管宁追下。)

【第十一场】

(贺天保上,众人同上,同围贺天保,大绕场,余六以飞抓打贺天保,贺天保下。管宁上,开打,众人同下。卢志义魂引秦盛上。)

秦盛   (白)     俺正在公馆打睡,梦见卢志义前来言道:他一人私自探山,被余六将他杀死,叫我与他报仇。是俺昏昏沉沉来在此地。好一高大山头,想必就是浮山了。

(内喊声。)

秦盛   (白)     听山内有喊杀之声,待俺赶上前去!

(秦盛入山,下。)

【第十二场】

(贺天保上,翻跟头,跌霸,倒。众人同上,同围管宁。秦盛上,同起打,众人败下。秦盛拉管宁出山,同下。)

【第十三场】

(贺天保上。)

贺天保  (二黄摇板)  在生时谁不知江南四霸,

             到如今作忠魂答报皇家。

     (白)     俺,贺天保鬼魂是也。只因俺私自探山,不料被余六飞抓,将俺打死。吾不免前去公馆,与黄贤弟托兆,叫他替俺报仇雪恨便了。

     (二黄摇板)  我这里驾阴风往前进,

             见了天霸说原因。

(贺天保下。)

【第十四场】

(金大力、关泰、李堃、纪全、黄天霸同上。)

黄天霸  (二黄摇板)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转,

             待等明日探浮山。

     (白)     众位仁兄。俺贺大哥往哪里去了?

金大力  (白)     想必是去拉屎去啦!

黄天霸  (白)     天已不早,你我安眠了罢。

(众人同允,同睡。起三更鼓。贺天保上。)

贺天保  (二黄摇板)  来在了公馆内用目观望,

             又只见众英雄睡在两旁。

     (白)     天霸,贤弟,愚兄一人,私自探山,不幸竟丧贼人之手。

     (反二黄慢板) 为开言不由人珠泪双流,

             尊一声黄贤弟细听从头:

             都只为我一人暗探山口,

             被余六用飞抓打中咽喉。

             望贤弟带官兵速灭贼寇,

             擒获了二贼子报吾冤仇。

             悲切切出离了二堂口,

     (二黄摇板)  杀却了余六贼我气方休!

(贺天保下。)

黄天霸  (二黄导板)  适才间见兄长魂灵来临,

     (白)     哦!

     (二黄摇板)  醒来时只觉得遍体淋淋。

     (白)     众位英雄,昨晚三更,偶得一兆,见贺天保兄长浑身是血,言道他一人私自探山,倍余六飞抓打死了。吓!

(黄天霸哭。)

李堃   (白)     黄爷,休得悲泪,待等着人,打探明白,再作道理。

管宁   (内白)    走呀!

(管宁、秦盛同上。)

管宁   (白)     黄叔父,大事不好了!

黄天霸  (白)     何事惊慌?

管宁   (白)     贺叔父他师徒二人,均被浮山余六杀死了!

(黄天霸气绝。)
关泰、
管宁、
秦盛、
金大力、
李堃、

纪全   (同白)    黄爷醒来!

黄天霸  (二黄导板)  听一言不由人三魂离窍,

关泰、
管宁、
秦盛、
金大力、
李堃、

纪全   (同白)    黄爷醒来!

黄天霸  (二黄摇板)  我心中似中了万把钢刀!

     (白)     众位英雄,想我兄长天保已死。我等需要前去,与他报仇才是!

李堃   (白)     待等禀明大人,再作道理!

黄天霸  (白)     大家一同去见大人便了!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616 ┊ 字数:495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