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十二红》【头本】

主要角色
毕朋:丑
周妻:旦

情节
有一周屠,开设肉铺,因本钱缺少,周转不灵,向毕员外借银二十两,作推广营业之预备。奈生意绝少,连本带利,销磨尽净,将肉铺生财家伙,一概召盘。毕员外得此消息至周家索讨借款,遇周屠于途,邀入酒店叙饮。提及前欠,周屠则巧语花言,用以搪塞。数杯之后,装作吃醉模样,出离酒店。毕员外跟随于后,迤逦到家。避入内室,毕员外无如何,在门外蹀踱。周妻出问,毕员外竟然呆若木鸡,无词可对。盖周妻系小家碧玉,姿首颇佳,风致嫣然,实足动人怜爱。毕员外相见之下,遽尔留情,而对于讨债一事,已置之度外。转百般献媚,博其欢心,指东说西,两相问答。别后犹不能忘怀,翌日再往,适值周屠不在家中,毕员外更肆无忌惮,施以勾引手段,得与周妻通奸云。

注释
是剧由编排者臆造而出,其引人入胜处,专以插科打诨。为旦角与丑角之做工重头。须得有名艺员串演,方见精彩。

根据《戏考》第二十二册整理

录入:大亮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9.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周屠上。)

周屠   (念)     自幼不读诗书,全凭钢刀宰屠。家业全然不顾,好酒喝上几壶。

     (白)     在下周屠,就在此地开了一座肉店,运气不好,前者重整肉铺,借了毕员外二十两银子,至今又赔完了。不免写个招租贴儿关了罢。

             呛。小店的老板,请你给我写个招租贴儿。

老板   (内白)    你的买卖怎么样了?

周屠   (白)     关了。有送钱的给我接下。

老板   (内白)    有要账的哪?

周屠   (白)     给他个痛快。

             没在家待我把门带起来,贴上这个。此铺出倒,家伙俱全。想我周屠好不命苦也。

     (西皮摇板)  周屠生来命运差,

             好吃好喝又好打。

     (笑)     哈哈。

     (西皮摇板)  开了座肉铺不养家,

             回家去打骂任凭她。

(周屠下。)

【第二场】

(毕朋上。)

毕朋   (唱)     自幼生来好浪荡,

             爱惜美貌女娇娘。

     (白)     自家毕朋,自幼生在大户人家。只因我们这儿,有个开肉店的,名叫周屠,借了我二十两银子,重整肉铺,至今本利没还。不免找他去要要账。

             到了,此铺出倒,家伙俱全。呀!这是刚贴的,隔壁问问。

             小店老板?

老板   (内白)    做什么?

毕朋   (白)     周屠这爿店,怎么样了?

老板   (内白)    关了。

毕朋   (白)     周屠哪里去了?

老板   (内白)    走了。

毕朋   (白)     几时走的?

老板   (内白)    刚走的。

毕朋   (白)     可曾赶得上?

老板   (内白)    要赶就赶得上,不赶就赶不上。

毕朋   (白)     真明白。既然如此,我就赶了。

     (唱)     三步当作两步走,

             两步当作一步行。

(毕朋下。)

【第三场】

(周屠上。)

周屠   (唱)     关了肉铺转回家,

毕朋   (唱)     见了大哥说根芽。

     (白)     这不是大哥么?

周屠   (白)     员外明儿见。

毕朋   (白)     大哥我与你有话说。

周屠   (白)     有话说明儿见。

毕朋   (白)     别明儿见,咱们喝茶去。

周屠   (白)     我不喝茶,明儿见。

毕朋   (白)     你说上哪儿去?

周屠   (白)     酒店喝酒去。

毕朋   (白)     我不喝酒。

周屠   (白)     我不茶,你不酒,还是明儿见。

毕朋   (白)     酒店咱们上哪儿去?

周屠   (白)     老海呐。

毕朋   (白)     我舍命陪你走。

周屠   (白)     到了老海吓。

(酒保上。)

酒保   (念)     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大发财。

     (白)     毕员外、周大哥。

周屠   (白)     我对你说,他穿两件好衣裳,就是毕员外,我就是周大哥。

酒保   (白)     别挑眼,这出戏就是那么排的,坐下罢。

周屠   (白)     老海,烫半斤儿。

毕朋   (白)     别依他,两个铜板的。

酒保   (白)     也别依着你老,也别依着他老,依着我老。

周屠   (白)     哪咱们三老哪!

酒保   (白)     烫四两喝着。酒到。

毕朋   (白)     你先去罢。

周屠   (白)     员外,我给你斟一杯。我也来一盅。方才在路上,是我的不是,先罚我三杯。我才干三杯酒,就没有啦?

             老海老海!

酒保   (白)     做什么?

周屠   (白)     你这是多少酒?

酒保   (白)     四两阿。

周屠   (白)     四两斟多少?

酒保   (白)     南京到北京,四两斟八盅。

周屠   (白)     我算算。进门儿,我喝了一盅,我给员外斟了一盅,罚了我三盅,我又干了三杯。不错,再烫半斤儿。

酒保   (白)     再烫,四两喝着。酒到。

毕朋   (白)     大哥,你酒也得喝着,咱们哥儿俩,话也得说着。

周屠   (白)     不错酒也得说着,话也得喝着。

毕朋   (白)     醉了。不是当初你那重整肉铺,借了我二十两银子,你还记得?

周屠   (白)     你混蛋,就是我该你的,就没人该我的吗。

毕朋   (白)     做买卖也有该你的。

周屠   (白)     比方这么说吧,人家该我十吊钱,我找上门去,不能都还我,还我八吊。

毕朋   (白)     给我多少?

周屠   (白)     还你四吊。

毕朋   (白)     那四吊呢?

周屠   (白)     太爷养了家啦。

毕朋   (白)     好。

周屠   (白)     比方怎么说吧,人家该我六吊钱,我找上门去啦,不能都给我。

毕朋   (白)     给你多少?

周屠   (白)     给我四吊。

毕朋   (白)     还我多少?

周屠   (白)     还你两吊。

毕朋   (白)     那两吊呢?

周屠   (白)     太爷养了家啦。

毕朋   (白)     养家是好朋友。

周屠   (白)     比方怎么说吧,人家该我两吊,我找上门去给我一吊。

毕朋   (白)     还我多少?

周屠   (白)     太爷养了家啦。

毕朋   (白)     大哥当初你借钱也是一口一个太爷吗?

周屠   (白)     你混蛋。当初借不借在你,如今还不还在我。

毕朋   (白)     大哥你这样说话,不成了无赖子啦。

周屠   (白)     什么无赖子。

(周屠推桌子。)

毕朋   (白)     老海,他是喝醉了,酒钱我给我走啦。

酒保   (白)     一块儿来的,一块儿走。

毕朋   (白)     你别当我怕他。大哥,人家这儿,是做生意的,别扰人家,你敢跟我到外头说去。

周屠   (白)     好小子,你敢跟我到外头说去。

             老海,醉人没醉心,酒钱没有,拿刀包做押账。

酒保   (白)     酒钱有人给啦。

周屠   (白)     哪个王八蛋给了?

酒保   (白)     毕大爷给啦。

周屠   (白)     哪个狗日的给啦?

酒保   (白)     毕大爷给啦。

毕朋   (白)     别说啦,他那儿直骂呢。

周屠   (白)     毕老大到外头啦,你躺在地下,我冲你脑袋跺三脚。

毕朋   (白)     那干什么?

周屠   (白)     要不,我躺下,你在我下身跺三脚。

毕朋   (白)     上下不分啦!那是致命处,我不敢。

(周屠、毕朋同走圆场。)

毕朋   (白)     大哥你瞧,到了你家门口儿啦,不用说啦,你买兄弟个情。

周屠   (白)     好小子你送的我家啦,叫门去。

毕朋   (白)     朋友门,如王府,我不敢叫。

周屠   (白)     你不敢叫门,太爷敢叫太爷的门。

毕朋   (白)     你的胆子真不小。

周屠   (白)     开门开门,快开门哪。

(周妻上,不出口开门,周屠醉进,周妻欲关门。)

毕朋   (白)     这是哪里事,把他送到家,他进去啦,不管咱。

(周妻开门出。)

周妻   (白)     你找谁的?嘿,你找谁?

(毕朋出神。)

毕朋   (白)     我不是找人的。

周妻   (白)     干什么的?

毕朋   (白)     我是送人呐。

周妻   (白)     送谁?

毕朋   (白)     送我周屠周大哥,大概有这么个人罢。

周妻   (白)     送我们当家的。

毕朋   (白)     啊!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敢情是嫂子,请嫂子安。

周妻   (白)     不敢,没领教你贵姓。

毕朋   (白)     我姓这个……

周妻   (白)     没有姓这个呐。

毕朋   (白)     我姓屁。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我姓、我姓毕。

周妻   (白)     我常听我们当家的说,有一位,人前显贵、傲礼多尊、挥金似土、仗义疏财的毕员外,毕员外,莫非就是你哪。

毕朋   (白)     我也配你这么叫,就叫我毕大。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老大得了。

周妻   (白)     你跟我们当家的,怎么件事?

毕朋   (白)     我们哥儿俩是酒未遇。

周妻   (白)     何为酒未遇?

毕朋   (白)     我也没找大哥,大哥也没找我,我们是路头路脑碰见的。我让他喝茶,他不茶,他让我喝酒,我是滴酒不闻,三幌五幌把我拉到老海那儿。到了酒铺,先烫了四两,又找补半斤。左四两,右半斤,小螃蟹儿,不架酒,喝醉了跟我砸头摸血,扛抽子碰柜,耍毛包,要跟我打架。你想我们哥儿俩,这个交情哪儿有那么一打的,我也不能丢下他就走,是我万般无奈,忍着功夫,奈着性儿,转弯抹角,把他送到家,交给嫂子你那,尽我这点儿孝心,他是怎么件事情。

周妻   (白)     你说的话,我听明白啦。我们当家的,是喝醉了,等他酒醒了,把你这些话,说给他听,教他到你府上,请安道歉。

毕朋   (白)     岂敢岂敢。

周妻   (白)     要不,你就在我家里坐着罢。

毕朋   (白)     不必,我有事。

周妻   (白)     你有事,我可就不让你了。

毕朋   (白)     你不用让了。

周妻   (白)     你慢慢儿走,我们不送。

毕朋   (白)     你那留步罢。

(周妻回头。)

周妻   (白)     算他妈的怎么当子事!

毕朋   (白)     嫂子,他是怎么当子事,我们哥俩酒未遇。我也没找大哥,大哥也没找我,我们是路头路脑碰见的……

(周妻不理。)

毕朋   (白)     嫂子我走了。

周妻   (白)     你走吗?

毕朋   (白)     我、我、我走了。

周妻   (白)     要不,你家里坐坐罢。

毕朋   (白)     我有事。

周妻   (白)     你有事,我就不让了,你慢慢儿的走。员外,我们不、不送了。

毕朋   (白)     你留、留步罢。

周妻   (白)     算他妈的怎么回事!

(毕朋回身。)

毕朋   (白)     你嫂子喂他,是怎么当子事。

周妻   (白)     员外你不用说了,我听明白了。

毕朋   (白)     可是这么两句话不是,是这么两句话,可不是这么说法儿。

周妻   (白)     唔,那么是怎么说法儿呢。我大哥是喝醉了,明儿个让他家里等,我们是死约会儿。

毕朋   (白)     我们就是这个约会儿吗?

周妻   (白)     回头他酒醒了,我告诉他。

毕朋   (白)     劳你驾,我走了。

周妻   (白)     你走了,慢慢儿走,我们不送了。

毕朋   (白)     你留步罢。

(毕朋下。)

周妻   (白)     我们这个顶好的人,让这个姓毕的带领坏了。

(周妻进门,关门,拉周屠。)

周妻   (白)     喂,你醒醒儿。

周屠   (白)     老海烫八斤儿。

周妻   (白)     你瞧瞧到了哪儿了,还烫八斤儿呢。

周屠   (白)     到了家了。

周妻   (白)     你还有家吗?

周屠   (白)     哪儿有没家的哪。

周妻   (白)     你的铺子呢?

周屠   (白)     关了。

周妻   (白)     关了关了,看你那什么养活老娘。

周屠   (白)     老羊老羊,死十一儿我也不支。

周妻   (白)     你又醉了。

周屠   (白)     你醉了。

周妻   (白)     你醉了。

周屠   (白)     我醉了,明儿见。

(周屠开门,下。)

周妻   (白)     周屠吓周屠,我跟你过,到多怎是个了手呵。

     (西皮摇板)  恼恨爹娘作事差,

             不该将奴许配他。

             但愿周屠死了罢,

(周妻关门。)

周妻   (西皮摇板)  穿红挂绿许一家。

(周妻走圆场,想,下。)

【第四场】

(毕朋上。)

毕朋   (唱)     酒不醉人人自醉,

             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     昨日到周屠家,看见他那儿,有个好老婆,我们说了几句话,回家一夜没睡,静等天亮,不免去找周屠,他若在家,我就要帐,他若不在家,与他老婆勾搭勾搭,万一勾搭上,也是我祖上的阴功,父母的德行。说的有理,就此走走。

     (唱)     三步当作两步走,

             两步当作一步行。

     (白)     大哥在家没有?

(周妻上。)

周妻   (唱)     忽听门外有人声,

             急忙上前看分明。

(周妻开门。)

毕朋   (白)     请嫂子安。

周妻   (白)     罢啦。

毕朋   (白)     昨夜我大哥上了没有?

周妻   (白)     什么呀?

毕朋   (白)     那个坑。

周妻   (白)     可不是吗,我扶他上去的。

毕朋   (白)     上去就出了罢?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那个酒。

周妻   (白)     可不是吗,吐了一坑。

毕朋   (白)     你可擦擦。

周妻   (白)     什么呀?

毕朋   (白)     吐一坑酒气难闻,不擦干净了吗?

周妻   (白)     你干什么?怎么挂心哪?

毕朋   (白)     自己弟兄不放心。

周妻   (白)     等明天,我回娘家住几天,你那替替我这个差使。

毕朋   (白)     你那个差使,我可替不了。

周妻   (白)     替不了吗?又怎么说。

毕朋   (白)     好朋友,不放心。

周妻   (白)     我们两口子命苦吓。也没个儿子,要是有个儿子,孝顺孝顺,有多好哪。

毕朋   (白)     我呀!

周妻   (白)     啊!

毕朋   (白)     像吗?

周妻   (白)     我们可没那么大的造化。

毕朋   (白)     看你们两口子的德行啦,你把我大哥叫出来,我们哥儿俩说几句话。

周妻   (白)     谁呀?

毕朋   (白)     我大哥。

周妻   (白)     你大哥,天没亮,鸡没叫,就走啦。

毕朋   (白)     我大哥,天没亮,鸡没叫,就走啦?这是哪的事,这是什么约会儿。

周妻   (白)     员外你干什么事,这样的着急哪。

毕朋   (白)     我大哥外头做的事,回来也不对你说吗?

周妻   (白)     也有说的,也有不说的。

毕朋   (白)     我来提你个醒儿。

周妻   (白)     你说说罢。

毕朋   (白)     我大哥重整肉铺,借了人二十两银子,你可知道?

周妻   (白)     嘎,重整肉铺,借了二十两银子,莫非就是你的?

毕朋   (白)     是我借他的。

周妻   (白)     员外你熬着罢,等我们当家的转转运气,一回不能还你,匀两回,两回不能还,匀三回,今生今世,不能还,来生来世,变个鸡,也要报报你的恩哪。

毕朋   (白)     照嫂子你怎么说,慢说二十两,就是借三十两,五十两都可。

周妻   (白)     你还肯借给我吗?

毕朋   (白)     自要我有也不含糊。

周妻   (白)     员外,你别害怕,常言道得好,前账不清,免开尊口。

毕朋   (白)     不错,小铺本短,一概不赊。

周妻   (白)     你倒有下联儿。

毕朋   (白)     一副对子。

周妻   (白)     你家里坐着罢。

毕朋   (白)     我有事。

周妻   (白)     你有事,我就不让啦。

毕朋   (白)     嫂子我虽然有事,可没什么要紧的事。

周妻   (白)     没什么要紧的事,可就家里坐着。

毕朋   (白)     使得吗?

周妻   (白)     有什么使不得。

毕朋   (白)     如此我给嫂子请请安。

周妻   (白)     岂敢岂敢。

毕朋   (白)     给嫂子拜拜府。

周妻   (白)     好说,员外请。

毕朋   (白)     嫂子请。哎,我大哥在家哪?

周妻   (白)     你大哥,天没亮,就走了。

毕朋   (白)     有街坊?

周妻   (白)     我们一家住没有街坊。

毕朋   (白)     嫂子请。

周妻   (白)     员外请。

毕朋   (白)     我还在门口等大哥罢。

周妻   (白)     兄弟要走就走,要进去就进去,你在这门口儿,不成了你给你嫂子看门哪。

毕朋   (白)     我给你看门,我还给你揩人哪。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你不用让我家里坐着。

周妻   (白)     真有你的。

(周妻进门欲关门,没关,毕朋望头上一抹。)

周妻   (白)     啊,怎么啦?

毕朋   (白)     在门框上扎了个刺。

周妻   (白)     我这有针给你挑出来。

毕朋   (白)     我那嘴一嘬就出来了。

周妻   (白)     请坐罢,哎,你等等我给你比比,別脏了衣裳。

毕朋   (白)     嫂子你这是爱我,我上你这儿来,不晓得你把我让进来,早知道让我进来,我换两件好衣裳,我这是在家打操儿,达擦桌子扫地不要紧。

周妻   (白)     还是员外,你那有我们这么件褂子还舍不得。

毕朋   (白)     你那是自己的。

周妻   (白)     你这个哪?

毕朋   (白)     我这是行头。

周妻   (白)     闹了半天是行头。

毕朋   (白)     差过是行头,我非僧非道,我穿大领的衣裳做什么?

周妻   (白)     吆,我忘了给你倒茶去。

毕朋   (白)     嫂子我水喝多了,你不信摸摸小肚子。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我不渴。

周妻   (白)     渴了原意。

毕朋   (白)     要喝跟你要。嫂子跟你要点儿东西。

周妻   (白)     找嫂子有的要。

毕朋   (白)     你把凉水赏点喝。

周妻   (白)     你不喝茶,喝凉水做什么。

毕朋   (白)     我这阵儿有烧点膛。

周妻   (白)     还是喝茶罢。

(周妻下。)

毕朋   (丑)     这个地方儿有清静,我给她个霸王硬上弓。

(周妻上。)

周妻   (白)     员外那是怎么啦?

毕朋   (白)     我看你这个地方,我想起练武来拉,还是老牛抓腰外代得和自乐。

周妻   (白)     几个人练。

毕朋   (白)     两个人才好。

周妻   (白)     当初谁抱你练的。

毕朋   (白)     我抱着树练的。

周妻   (白)     你喝茶。

毕朋   (白)     给我放在桌子上。

             何是列口子,嫂子喝茶。

周妻   (白)     你喝。

毕朋   (白)     嫂子好香。

周妻   (白)     嫂子不香茶叶香。

毕朋   (白)     什么茶叶这么香。

周妻   (白)     哪儿像你哪,喝的是香片龙井,我们这是小店里一个钱一包,还有个别名叫满天飞。

毕朋   (白)     这么好茶叶一个钱一包。嫂子我交给你一吊钱。

周妻   (白)     干什么?

毕朋   (白)     请你给我买一吊包。

周妻   (白)     一吊钱达买那么些干什么?

毕朋   (白)     没事叫他满天飞着玩。

周妻   (白)     茶叶名儿叫满天飞,它不会飞。

毕朋   (白)     嫂子好水儿。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你这是什么水这么甜?

周妻   (白)     你又来了,哪像你喝的是好江水,天露水,我们这是门口儿,小河沟子的水。

毕朋   (白)     可不是小河沟子的水,还有小鱼哪。

周妻   (白)     又有小鱼啦。

(毕朋舔碗。)

周妻   (白)     你还喝不喝啦?

毕朋   (白)     我不喝啦。

周妻   (白)     你渴不渴啦?

毕朋   (白)     我可不大渴啦。

周妻   (白)     你渴啦说话。

毕朋   (白)     我渴啦跟你要,我大哥快回来了吧?

周妻   (白)     他呀天不黑不回来。

毕朋   (白)     咱们姐俩就这么孤……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孤着嘴儿坐着吗?

周妻   (白)     怎么样哪。

毕朋   (白)     咱们小肚子定弦——

周妻   (白)     此话?

毕朋   (白)     谈谈心。

周妻   (白)     嫂子最喜欢的,说家长里短儿。

毕朋   (白)     嫂子我有礼啦。

周妻   (白)     又是什么礼哪?

毕朋   (白)     我们年轻的人儿,说错了嘴可别怪我。

周妻   (白)     兄弟,常言道的好,老嫂比母,小叔是儿,我是你老嫂子,你说错了不要紧。

毕朋   (白)     嫂子你跟我大哥是怎么吊上的?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是怎么勾搭上的。

周妻   (白)     员外你不用说啦,我明白啦,你问我是怎个夫妻。

毕朋   (白)     不错是这句话儿,你老没说上来。

周妻   (白)     我们是抓鬏的夫妻。

毕朋   (白)     什么叫抓鬏的夫妻?

周妻   (白)     从小儿配的叫抓鬏夫妻。

毕朋   (白)     我们那儿,叫抽杆儿的夫妻。

周妻   (白)     怎么?

毕朋   (白)     十四点得一个。

周妻   (白)     别说啦。

毕朋   (白)     这是哪儿的,是我大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配嫂子这个人,又好看,打扮又清楚,他怎么配,那气死我啦。

周妻   (白)     员外别生气,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毕朋   (白)     我就没这个命。

周妻   (白)     啊。

毕朋   (白)     我苦命。

周妻   (白)     员外听你这个话,还没成家那吗?

毕朋   (白)     上回闹事,在新衙门带了一面枷。

周妻   (白)     成家是娶了媳妇儿没有。

毕朋   (白)     成家是娶媳妇儿?

周妻   (白)     啊。

毕朋   (白)     媳妇。

周妻   (白)     啊,什么?

毕朋   (白)     娶啦娶的是娘儿们。

周妻   (白)     新新不娶娘儿们,还娶爷们?

毕朋   (白)     如今是男女混娶啦。

周妻   (白)     不用说啦,大奶奶必长得好看。

毕朋   (白)     我们家里真是长的柳叶儿眉杏核儿眼,樱桃小口一点点,诗词歌赋,能上相书。

周妻   (白)     柳叶眉我瞧见过,是黑弯弯的,两道细眉是不是?

毕朋   (白)     不是。绿的。

周妻   (白)     怎么是绿的?

毕朋   (白)     柳叶儿,不是绿的?

周妻   (白)     杏核儿我瞧见过,双眼皮儿大眼睛,水铃铛似的对不对?

毕朋   (白)     不对。六月烂杏儿,都招了苍蝇儿。

周妻   (白)     那可不好看,樱桃小口我看见过。

毕朋   (白)     怎么样儿?

周妻   (白)     通红小嘴儿,不笑不说话,一笑两酒窝儿是不是?

毕朋   (白)     说樱桃不够樱桃大,樱桃核儿那么一点。

周妻   (白)     那怎么吃饭哪?

毕朋   (白)     她不吃饭还要吃饼哪。

周妻   (白)     那怎么吃?

毕朋   (白)     有主意,把饼烙出来晾干了,变了灰研成末儿,拿笔管儿对着嘴,往里吹。

周妻   (白)     那多怎吃得饱?

毕朋   (白)     谁管她饱肚子,吹过了为止。

周妻   (白)     不用说啦,头发是好的。

毕朋   (白)     为她这个头盖了两座梳妆楼,用了十五个娘姨七个上来,八个下去都梳不上她这个头。

周妻   (白)     娘姨笨不会梳,明儿我给大奶奶梳头去。

毕朋   (白)     你会梳什么头?

周妻   (白)     我呀苏州头扬州头,本地头旗人头,我都会梳。

毕朋   (白)     这个头你梳不了。

周妻   (白)     怎么?

毕朋   (白)     她是癞痢头,没有头发。

周妻   (白)     那可梳不上,不用说说脚好么。

毕朋   (白)     脚好两个人扶着站不住。

周妻   (白)     脚太小啦。

毕朋   (白)     哪是太小,她没有脚怎么站的住。

周妻   (白)     人家命好。

毕朋   (白)     命好死了。

周妻   (白)     说了半天还是死儿。

毕朋   (白)     她不死罢,我也就气死啦。

周妻   (白)     给你留下什么没有?

毕朋   (白)     留下个屁。

周妻   (白)     有儿子就好念书哪。

毕朋   (白)     别说啦,一天送三个学堂,怎么送去怎么送回来。

周妻   (白)     不用说,小少爷聪明他们教不了。

毕朋   (白)     哪儿吓,他是个哑巴,怎么念书?

周妻   (白)     大奶奶一死你想不想啊?

毕朋   (白)     怎么不想。

周妻   (白)     何不续个弦?

毕朋   (白)     打算续个弦,不晓得工尺字儿。

周妻   (白)     什么工尺字儿,续弦是续娶个老婆。

毕朋   (白)     老婆。

周妻   (白)     啊。

毕朋   (白)     老婆。

周妻   (白)     又来啦,哪儿有门当户对的。嫂子喝你个冬瓜汤。

毕朋   (白)     什么冬瓜汤,喝我个此咕隆咚仓。

周妻   (白)     你要旗装要汉装?

毕朋   (白)     什么叫旗装?

周妻   (白)     旗装是大脚,汉装是小脚。

毕朋   (白)     我要个倒装。

周妻   (白)     什么叫倒装?

毕朋   (白)     一只大脚,一只小脚。

周妻   (白)     没有那样的。

毕朋   (白)     我要嫂子。

周妻   (白)     什么?

毕朋   (白)     你这个脚样儿的。

周妻   (白)     要小脚的?

毕朋   (白)     嫂子你说好了没有?

周妻   (白)     我还没去哪。

毕朋   (白)     我是急性子。

(毕朋往前赶椅子,周妻退椅子,毕朋躺周妻身上。)

周妻   (白)     员外这是怎么啦?

毕朋   (白)     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啦。

周妻   (白)     员外,我把你让家来是好意。

毕朋   (白)     父母之恩不可呼。

周妻   (白)     说你哪,滚出去,你瞧的那儿追的我那家,你不打听打听,太太是山西脚儿走石头道,哜噔咯噔的好朋友出去。

(毕朋做怕,神气欲出门。)

周妻   (白)     哪儿去?

毕朋   (白)     门口等大哥。

周妻   (白)     方才怎么不门口等?

毕朋   (白)     你把我让进来的。

周妻   (白)     吆,你瞧,开着门,你大哥一步走进来,像个什么样儿,我关上门,我也瞧出来啦,你要拉嫂子的手,是不是,给你拉这一只,是拉哪一只,小东西。

毕朋   (白)     嫂子你要支一色支,着来回盆儿,我心里怎么受。

周妻   (白)     坐下罢,咱们还是提亲。

毕朋   (白)     嫂子我跪下啦,你心好罢。

周妻   (白)     你起来,常说的好,十个女子九个肯,就怕男子嘴不稳,得便宜外头说去。

毕朋   (白)     我的嘴不听我的话,我打狗日的。

周妻   (白)     我却不信。

毕朋   (白)     对天盟誓。

周妻   (白)     任凭于你。

毕朋   (唱)     我若三心并二意,

             死在六月变个蛆。

(毕朋、周妻同做身段,同下。)
(完)


浏览次数:3857 ┊ 字数:9169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