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山海关》【七、八本】(《访毛·杀毛》)

主要角色
袁崇焕:生
毛文龙:武小生,白袍,白铠,雉尾,佩剑
船户:外
王虎:外
小二:丑
官役:外
祖大寿:净
汪翥:副净
毛永义:丑
中军:外

情节
袁崇焕既操督师之权,号令严明,防备周密,满洲兵从此不敢犯边。崇祯帝极为信任,优诏袁崇焕巡行海疆,以觇军实。左都督毛文龙,坐镇东江,拥兵皮岛,朝廷法度,置之度外,竟有“海外天子”名称;虽无反叛之证据,而其种种跋扈,已传播远近。袁崇焕前往私访,将毛文龙一切倒行逆施之事,探听明白。心中暗想:现值国家多事之秋,若留下此人,必生后患,不得不制其死命;俟观看动静,再行计较。于是统率将士,传令入岛。毛文龙素惮袁崇焕之威名,不敢轻视,整队出迎。袁崇焕握手言欢,亲如兄弟。毛文龙设盛筵以待之。翌日,袁崇焕伪为答席。邀请毛文龙至行辕,让入内厅,互谈机密;毛文龙随身侍从,一概屏斥在外,非奉呼唤,不得擅入。埋伏甲士,即在席擒之;宣布其罪状,请尚方剑,当场斩迄。合岛虽属惊骇,然绝无违抗之人。袁崇焕为之部署善后事宜,具疏奏闻。此事非常冒险,可见崇焕之胆量,诚加人一等矣。

根据《戏考》第二十二册整理

录入:碾芹斋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9.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访毛

【第一场】

(四龙套、大绣旗同上,毛文龙上。)

毛文龙  (引子)    坐镇江东,统雄兵,岛内称王。

     (念)     身居海岛把名扬,上方宝剑在身旁。威风凛凛无人挡,俨然海外一君王。

     (白)     俺毛文龙。官拜左都督之职。镇守海岛以来,威无匹敌,尊无二上,好一似世外天子,海上君王,从不知甚么叫做“上司”。昨日探子报到,有一个总督蓟辽天津登莱军务的袁崇焕出现,早晚要来巡岛。那时俺见了他,倒有些难以对待。若论官职,他是督师,俺也是都督;若说权力,他有钦赐的尚方剑,俺也有钦赐的尚方剑,这便怎么处?也罢,俗语说得好,“牛不犯鼠,宾不犯主”。他以情来,俺以礼往;若有一点意见,那便将他杀却。

             来!留心打听,那厮倘来巡岛,必须弓上弦,刀出鞘,摆些威武,令那厮不敢正眼相看俺也。

四龙套  (同白)    得令!

毛文龙  (西皮摇板)  中军帐内把令传,

             大小三军听俺言:

             今日来了袁崇焕,

             他略守宁远威名传。

             他若前来把我见,

             刀出鞘来弓上弦。

             人来与爷把门掩,

             且听探马报根源。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船户摇船、袁崇焕装商民同上。)

袁崇焕  (白)     本帅袁崇焕。现居蓟辽天津登莱督师之职。只因毛文龙拥兵皮岛,设捐冒饷,荼毒生民,因此扮做商民模样,前往私访。

     (唱)     乔装改扮出衙庭,

             专为访察毛文龙。

(船户摇船、袁崇焕同下。)

【第三场】

(王虎、四小兵同上。)

王虎   (念)     有船来岛内,都要纳税银。若有违拗者,锁去问罪名。

     (白)     在下姓王名虎。只因在毛老爷手下当差,都要改姓为毛,因此叫做“毛虎”,现为大王山的关官。此处本是进岛的第一重门户,因此设下此关。来往客商,有货报捐,无货要纳船税;收下捐税,三分归公,七分酬赏。这一个差使,倒是很好进账。

             孩子们,前面来的是一条甚么船?招呼停下验看。

(船户摇船、袁崇焕同上。)

四小兵  (同白)    来船靠下,验看呀!

(船户靠岸,四小兵跳上。)

袁崇焕  (白)     俺们船上,是没有货的。

小兵甲  (白)     没有货,也要纳船税。大船二两,小船八钱。你这船不大不小,要纳一两六钱。

船户   (白)     将爷,你莫说笑话。俺数年前,此地常来常往,从没纳过船税。

小兵甲  (白)     谁对你攀谈!你不肯完税到关上再讲!

(小兵甲锁船户牵走,袁崇焕随上。王虎升堂,小兵甲上禀,王虎拍案。)

王虎   (白)     胆大的狗才!仗住谁的势头,敢想抗税?该加倍罚,缴三两二钱!

             孩子们,将船拷起来!

(袁崇焕背躬。)

袁崇焕  (白)     果然厉害得狠,俺莫若代他会了帐罢。

             他们船户穷苦不过,现有三两二钱银子在此。

小兵甲  (白)     还有加一的小费。

袁崇焕  (白)     哈哈,又是三钱二分。

小兵甲  (白)     这是看在你客人的面子!

(小兵甲手掌船户。)

小兵甲  (白)     滚掉罢!

(船户、袁崇焕同上船,摇船同下。众人同下。)

【第四场】

(袁崇焕提包裹、雨伞上。)

袁崇焕  (唱)     舍舟登陆路,

             再访毛文龙。

     (白)     此是皮岛地方,镇署衙门在此,算是海疆冠盖之地,因何也这样冷冷清清?呀,来此一座客店,待俺向前看过。

             “吴三房代包酒饭,安寓客商。”原来是一爿下店,待我进去。

             吓,小二哪里?

(小二上。)

小二   (白)     客人可是要下店的么?

袁崇焕  (白)     可有单房?

小二   (白)     里面有的。

(小二取包裹、雨伞下,袁崇焕随下。小二引袁崇焕同上。)

袁崇焕  (白)     小二你代我打一角黄酒,随便拿几样便菜上来。

(小二取酒菜上,袁崇焕饮酒。)

袁崇焕  (白)     小二,俺今天沿途走来,看见西边有一处极高的房屋,那是甚么地方?

小二   (白)     那就是毛老爷的祖庙。

袁崇焕  (白)     我想这祖庙,乃是帝王应有,他怎样也有?

小二   (白)     俺不知他怎样有的,大约总是造起的,绝不是偷来的。

袁崇焕  (白)     小二此地生意还好么?

小二   (白)     客人有所不知,此地名叫皮岛,在五年前,是一个中外通商最繁盛的地方,生意热闹不过。如今与往日大不相同。

袁崇焕  (白)     却是为何?

小二   (白)     据俺看来,世界上还是没有皇帝的好。有了皇帝,百姓便要受害了——

(众打手拥花轿同上,中年男、中年女同上,啼哭,同奔下。)

袁崇焕  (白)     人家姻娶,是桩欢喜事,因何这二人跟从啼哭?这又是甚么风俗吓?

小二   (白)     这不关甚么风俗,也是吃的皇帝的亏!客人你不知道,此地有海外天子么?

袁崇焕  (白)     什么叫做“海外天子”?

小二   (白)     你不知道,听俺慢慢讲来:我们这岛中前几年,生意甚好;三十六岛,与外国通商,来往客人,一刻不断。谁想道,来了一位官长——就是这左都督毛文龙,掌握兵符,管理此地;大小官员,百十余员,都是姓毛。

袁崇焕  (白)     他家为何有这许多的子弟?

小二   (白)     客人你不知道,这些人,皆不是他同族之人。但凡在他手下当差之人,全得改姓毛。

袁崇焕  (白)     原来如此。

小二   (白)     他在各关口设下关卡,收捐纳税,通同下腰。

袁崇焕  (白)     不错,我前日过大王山,也曾纳过船税。

小二   (白)     不但纳税,并且还要倍罚。

袁崇焕  (白)     不错,我也被他罚过一两六钱银子。

小二   (白)     他在此地,建造帅府,又修造祖庙,人人皆称他为“海外天子”;冒领国家粮饷,欺压小民,抢夺民间妇女。方才那是王家的女子,长得本来有些姿色,他便着人强抢;那后面跟随的,就是那女子的父母。

袁崇焕  (白)     真真的大胆!

小二   (白)     客人你是怎么样啦?

袁崇焕  (白)     我醉了。

小二   (白)     行路辛苦啦,待我扶你睏觉罢!

袁崇焕  (白)     好,明日我还要赶路呢。

(袁崇焕、小二同下。)

杀毛

【第一场】

(官役掮起马牌上。)

官役   (念)     奉了大帅令,两脚不停行。

     (白)     俺是帅府里的一名差役。只因大帅出巡天津登莱沿海各岛,令俺将起马牌先行通知各处。不免晓行夜宿,分站前进。

(官役下。)

【第二场】

(船户、祖大寿、汪翥、赵一枝、何麟图同上。)
祖大寿、
汪翥、
赵一枝、

何麟图  (同引子)   白浪滔滔,好一比,宦海波涛。

祖大寿  (白)     总兵祖大寿。

汪翥   (白)     副将汪翥。

赵一枝  (白)     水营都司赵一枝。

何麟图  (白)     水营都司何麟图。

(内放炮声。)
祖大寿、
汪翥、
赵一枝、

何麟图  (同白)    某等奉大帅之令,随从巡岛。适才三声炮响,想系大帅出辕;某等就在码头伺候。

(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中军引袁崇焕同上。船户搭扶手,众人同登舟。)

袁崇焕  (念)     位备藩臣拥重兵,巡边直向海疆行。孤忠耿耿无他念,霄汉常悬捧日心。

     (白)     本帅自从皮岛私访回来,方知毛文龙那厮,果然贪赃枉法,残害生民。现正国家多事之秋,倘若留下此人,必生后患。

(袁崇焕作思想状。)

袁崇焕  (白)     有了。此番巡岛,我自有道理。

             中军官开船。

(船户作扯篷摇橹状。)

袁崇焕  (西皮导板)  袁崇焕坐船中窗前眺望,

     (西皮原板)  但只见天连水一片汪洋。

             众岛屿浮海面星棋模样,

             碧沉沉昏惨惨万顷波光。

     (白)     中军官,前面那一座岛屿,名叫何岛?

中军   (白)     回大帅:前去约二十里,便是大王山。

袁崇焕  (白)     好一片形势也!

             吩咐水手,速速前进。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金鼎卿、兵丁、旗帜摇炮船同上。)

金鼎卿  (白)     孩子们!看大帅的坐船,离此不远,赶快将船靠下,站队伺候!

(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中军、船户、祖大寿、汪翥、赵一枝、何麟图、袁崇焕同上。鼎卿手持手本跪呼。)

金鼎卿  (白)     大王山驻守龙虎右营都司毛鼎卿,叩见大帅!

中军   (白)     启禀大帅:现有龙虎右营都司毛鼎卿带队叩见。

袁崇焕  (白)     传令免见。

中军   (白)     大帅有令,一概免见!

(金鼎卿、兵丁、旗帜同下。)

袁崇焕  (白)     龙虎右营都司,俺记得是金鼎卿,怎样称“毛鼎卿”?哈哈,俺明白了——

     (唱)     这都是做小官逢迎伎俩,

             改三代换名姓冒认同乡。

             毛文龙在此间独尊无上,

             可叹那众军官好比儿郎。

     (白)     中军官,前面那一座岛屿,又是甚么地方?

中军   (白)     回大帅,前面便是登州岛。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尹继阿、兵丁、旗帜摇炮船同上。)

尹继阿  (白)     孩子们!大帅坐船,去此不远,赶快将船靠下,站队伺候帅船!

(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中军、船户、祖大寿、汪翥、赵一枝、何麟图、袁崇焕同上。尹继阿持手本跪呼。)

尹继阿  (白)     登州海防左营游击毛继阿,叩见大帅!

中军   (白)     禀大帅:船到登州岛。现有海防左营游击毛继阿,叩见大帅。

袁崇焕  (白)     哈哈,又是一个姓毛的。传令免见。

中军   (白)     大帅有令,一概免见呀!

(尹继阿、兵丁、旗帜同下。)

袁崇焕  (唱)     曾记得店小二出言不谎,

             果然的各将官都是毛郎。

             一家一姓作官长,

             好一似朝廷上皇族亲王。

     (白)     哎!

     (唱)     毛文龙你行为太嫌放浪,

             你目中哪还有国法王章!

     (白)     中军官,前面这地方,两山合抱,形势险峻异常,又是何岛?

中军   (白)     回大帅,此地名旅顺口。

袁崇焕  (白)     此地这般险峻,因何没有守营?

中军   (白)     回大帅,此地是海防前营游击毛永义的汛地。

袁崇焕  (白)     何以不来接差?

中军   (白)     不知何故。

袁崇焕  (白)     传令开船。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场上设烟具。毛永义上,呵欠。)

毛永义  (念)     今日起早要接差,眼泪鼻涕一齐来。

     (白)     噁咄噁咄呵欠。

             哎呀,好难过呀!

(毛永义卧倒呼烟。小兵甲上。)

小兵甲  (白)     启禀老爷:大帅坐船,离不到十里,特来飞报!

毛永义  (白)     早得很。再去探报。

(小兵甲下,上。)

小兵甲  (白)     启禀老爷:大帅坐船,离口不到五里了。

毛永义  (白)     呀!怎么的俺呼了一口烟,怎么他便行了五里路?

小兵甲  (白)     回老爷,顺风顺水,行船是快不过的。

毛永义  (白)     赶快备马,众兵将齐集不成?

小兵甲  (白)     老爷未曾传令,一个尚未到来。

(毛永义顿足。)

毛永义  (白)     哎呀,这怎么好?也罢,赶快将营前营后,那些种田的、挑粪的,央来著起号衣,随同前往。

(毛永义持烟枪作思想状。)

毛永义  (白)     俺看时候,究竟还早,不若带上船去,慢慢过瘾。

(毛永义袖束烟枪上马。赤足兵掮破旗同上。众人统场狂奔。毛永义勒马停步。)

毛永义  (白)     哈哈,俺说早得很,大帅的船还未到来。

小兵甲  (白)     回老爷,大帅的船已过去了。

毛永义  (白)     呀!真过去不成?快快上船赶去!

小兵甲  (白)     回老爷,那是赶不上的。大帅坐的五道桅沙飞,俺们这八把桨炮船,如何赶他得上?小的倒有一个主意。前天红夷国运大炮来的一只汽船,尚在口内;若向外国人借来,方可赶他得上。

毛永义  (白)     使得使得,赶快去借!

(小兵甲下。二西洋水手、舵工开小火轮同上。众人同上轮船,同下。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中军、船户、祖大寿、汪翥、赵一枝、何麟图、袁崇焕同上。二西洋水手、舵工、小兵、毛永义同上。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中军、船户、祖大寿、汪翥、赵一枝、何麟图、袁崇焕同下。)

毛永义  (白)     前面那不是大帅的坐船么?开足机器,赶快抢到前面,迎头接差!

(众人同下。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中军、船户、祖大寿、汪翥、赵一枝、何麟图、袁崇焕同上。二西洋水手、舵工、小兵、毛永义同上。毛永义跪呼。)

毛永义  (白)     旅顺口海防前营游击毛永义,叩见大帅!

中军   (白)     手本拿来。

毛永义  (白)     仓卒前来未曾备办,请中军老爷成全一点。

中军   (白)     履历拿来。

毛永义  (白)     也未曾备办。

中军   (白)     嚇!荒唐得很。

             启禀大帅:现有海防前营游击毛永义,前来叩见。

袁崇焕  (白)     好一个混帐东西!因何此时到来?传他来见!

中军   (白)     大帅有令,传见毛永义!

(毛永义过船。)

中军   (白)     见了大帅,小心一点。

(毛永义吓,参见,旁立。)

袁崇焕  (白)     你的汛地在甚么地方?

毛永义  (白)     回大帅:在旅顺口。

袁崇焕  (白)     因何此地来见?

毛永义  (白)     回大帅:昨夜因追捕海盗,今早方回,故此疏忽。实因职务要紧。

袁崇焕  (白)     晓得职务,便是好官。

毛永义  (白)     那是大帅的栽培。

袁崇焕  (白)     本帅见你站队的兵丁,因何都是赤足?

毛永义  (白)     捕盗后尚未回营,便赶来接差,求大帅宽恕。

(毛永义打躬,烟枪落地。袁崇焕作诧异状。)

袁崇焕  (白)     呀,此是何物?

毛永义  (白)     此是标下的劳绩。

袁崇焕  (白)     这是甚么劳绩?明白讲来。

毛永义  (数板)    标下开言道,大帅你要听:禁烟有公令,小民不奉行。标下到任后,一点不容情。昨晚捕海盗,一家开著灯。一人卧榻上,口中吐烟云。将他急拿住,送到文衙门。烟枪我带走,忽听宪驾临。急忙来接差,尚未转回营。这烟枪是我劳绩真见证,送到镇署要请功。

袁崇焕  (白)     既是如此,烟枪暂行存案,候本帅再为调查。

             中军官,传令开船。

(毛永义叩首退出,过船,用手挥汗。)

毛永义  (白)     哎呀,嚇煞我了!任他耀武扬威,亏俺滑头滑脑。

(众人同下。毛永义跪呼。)

毛永义  (白)     旅顺口海防前营游击毛永义,叩送大帅!

(众人同下。)

【第六场】

(毛文龙上,中军随上。)

中军   (白)     启禀老爷:大帅起马牌已到,定于午时进岛,老爷如何对付,请求钧令。

毛文龙  (白)     中军官,你看应该如何对付?

中军   (白)     大帅是总督军务,老爷是挂印将军,究竟比他不上,该迎接才是。

毛文龙  (白)     是应该迎接的。

中军   (白)     是应该迎接的。

(小兵甲上。)

小兵甲  (白)     禀老爷:大帅的前队已经登岸。

毛文龙  (白)     也罢,出队相迎!

(四白龙套、八凉帽长刀兵、四将、大旗同上。五色龙套、大帅旗、四旗牌、四将、中军引袁崇焕同上。毛文龙接上。)

毛文龙  (白)     大帅请了!

袁崇焕  (白)     贵镇请了!

(毛文龙背躬。)

毛文龙  (白)     且住。本帅蒙皇上圣恩,也曾加封挂印将军、左都督之职。他这口口称俺“贵镇”,是明明要做俺的上司了!咳!

(毛文龙转身引袁崇焕上帐。)

毛文龙  (白)     大帅有礼!

袁崇焕  (白)     贵镇不必过谦,本帅也只好以礼相陪的了。

(毛文龙、袁崇焕平拜,让座,献茶。)

毛文龙  (白)     卑镇谨备杯酒为大帅洗尘,务求赏光。

袁崇焕  (白)     叩扰了!

(场上设东西四席。袁崇焕居左,毛文龙居右,袁四将居次左,毛四将居次右。毛文龙敬酒。吹打。众人互照杯。)

袁崇焕  (白)     毛贵镇!

毛文龙  (白)     大帅有何见谕?

袁崇焕  (白)     俺想辽东、东江两处,军事最关紧要;皇上以偌大重任,寄托你我二人,必得同心共济,方有良美之效果。本帅历险至此,有种种事情,要与贵镇商议。明日是本帅的主人,奉屈贵镇至公馆畅叙畅叙。

毛文龙  (白)     文龙在海外五年,也有许多功绩;只因小人当道,军饷军械,处处掣肘,因此不能得手,说来惭愧得很。

袁崇焕  (白)     军饷军械,以后如有缺乏,可向本帅请领;但军中纪律,贵镇却推托不来。以后手下将校,如有不守纪律,可向本帅请尚方剑,先斩后奏。

毛文龙  (白)     文龙也叨皇上的恩典,赐有尚方剑,不须大帅烦心。

(袁崇焕、毛文龙各抚剑互视。)

毛文龙  (白)     大帅请酒呀!

(众人同饮。袁崇焕作酒醉出席。众人同出席。袁崇焕握毛文龙手。)

袁崇焕  (白)     不想你我二人同治一地,可谓三生有幸!明天本帅复席,尚有机密面议,务要赐光。

毛文龙  (白)     大帅恩赐,敢不走领!

(袁崇焕率众人辞别,同下。)

毛文龙  (白)     呵哈哈哈哈!人说袁崇焕气概严峻,如恶虎一般,据俺看来,也平和得很。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帐前设烛。袁崇焕上,中军随上。)

袁崇焕  (白)     中军官,传祖总兵、汪副将进帐议事。

(祖大寿、汪翥同上。)

袁崇焕  (白)     二位将军,日间酒席筵前,毛文龙那厮,种种骄傲形状,时时发现;若不除去此人,必为国家之害。派你二人,明日选二百名甲士,伏于壁后;候他前来赴宴,看俺行事。

祖大寿、

汪翥   (同白)    得令。

(祖大寿、汪翥同下。)

袁崇焕  (白)     中军官,明日毛文龙跟来武官,一个不许入内。

中军   (白)     吓。

袁崇焕  (唱)     国有强臣世不宁,

             留存人世害生灵。

             安排强弓与毒矢,

             准备就把猛虎擒。

(袁崇焕、中军同下。)

【第八场】

(祖大寿、汪翥同上,埋伏甲士,盘铁杆献各技。四白龙套、八凉帽长刀兵、大旗、四将、中军拥毛文龙同上。中军上,出迎。毛文龙入,四将、中军同跟进。)

中军   (白)     大帅有令,今与毛老爷有机密军事会议;随来将官,非有呼唤,不得擅入。

(众人同退出。场上设东西两席。毛文龙入,袁崇焕迎出,对行礼,让座,入席,毛文龙居左,袁崇焕居右。)

袁崇焕  (白)     水酒一杯,不成恭敬。

毛文龙  (白)     多扰大帅,心实不安。

袁崇焕  (白)     请!

(毛文龙照杯。)

袁崇焕  (白)     毛文龙,想你带兵十万,坐镇东江;如今朝鲜降满,人心惶惶,不知贵镇所领何职,所办何事?

毛文龙  (白)     朝鲜降满,是他姓李的主权,卑镇无从干涉;若说卑镇在此东江,历来保护朝鲜,实属有功无过!

(袁崇焕冷笑。)

袁崇焕  (白)     毛文龙,你到此地位,还想欺瞒本帅不成?

             来!将毛文龙拿下!

(毛文龙出席欲遁,祖大寿、汪翥从杆上同落下,同擒获毛文龙。伏甲同出,众人同去毛文龙尚方剑、衣冠,至降前跪倒。)

袁崇焕  (白)     毛文龙!你知罪么!

毛文龙  (白)     俺有何罪?

袁崇焕  (白)     你且听道——

     (唱)     手指文龙把话讲,

             且将你犯法事细数一场:

             第一款设关捐私收税饷,

             第二款夺民女好比强梁;

             第三款十万兵有五万虚谎,

             第四款向朝鲜无故借粮;

             第五款倭寇韩你不去敌挡,

             第六款妄杀人伤害善良;

             第七款改姓毛属员一样,

             第八款立祖庙礼僭君王。

             俺今日数出你八大罪状,

             有辩白尽辩白你勿受冤枉。

     (白)     你可辩白?

毛文龙  (白)     没有辩白,但求大帅开恩!

袁崇焕  (白)     毛文龙,你好不明白,此时还想开恩?如今只有一事,你母亲妻子,本帅替你好好的照应,便是开恩于你。

             赵、何两都司听令!

(赵一枝、何麟图同上,同允。袁崇焕双手捧剑。)

袁崇焕  (白)     今有尚方剑一口,令你二人速将毛文龙斩首!

(赵一枝、何麟图押毛文龙同下。三声鼓响。赵一枝、何麟图同上献首级。)

袁崇焕  (白)     哎,本帅杀他,是出于万不得而已。

             众将官!歇兵三日,一同回营去者。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635 ┊ 字数:796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