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泗州城》(一名:《虹桥赠珠》)

主要角色
水母娘娘:武旦
时廷芳:小生
时德明:末
金吒:武生
木吒:武生
哪吒:武生
伽蓝:副净
贫婆:老旦
卖面婆:老旦

《虹桥赠珠》刘琪饰水母娘娘、江世玉饰白咏
《虹桥赠珠》刘琪饰水母娘娘、江世玉饰白咏
情节
长江大河之中,水族之种类不一。受日月之精华,得气机之鼓荡,历年既深,成为妖孽。或者潜伏水中,专事修炼,以冀证成仙果,迨修练久而心性自然通灵。于是变化多端,神通广大,辄欲逞其野心,兴妖作怪,伤害数十万生灵,使人烟稠密之乡,竟成泽国。非上帝之纵容,实亦劫数使然也。剧本所述,距离泗州相近之虹桥,有一水怪,系属女身,自称水母娘娘。聚其族类,盘踞于此,以为巢穴,幻一人形,出游街市,见泗州太守时德明之子时廷芳,风度翩翩,诚不愧为浊世之佳公子,爱而悦之。乘时廷芳出离衙署,赴京考试,陡起一阵狂风,摄至水府,欲谐伉俪。时廷芳暗想人妖异类,岂可轻於尝试,然亦不敢推却,姑且许之,于房中设合卺筵宴,弄盏传杯,对坐欢饮。水怪衣襟上,挂一明珠,光芒四射,知是异宝,问之乃避水珠也。伪为亲密,向水怪乞取,水怪欣然相赠。时廷芳遂殷勤劝酒,将水怪灌醉,怀珠而逃,竟出水府。及水怪酒醒,不见时廷芳在房,知已逃去,不禁忿火中烧,兴波作浪,水淹泗州城。观世音菩萨,怜悯泗州百姓,遭此大难,召天神天将,合力擒拿。而水怪竟然不惧,相与对抗。菩萨变化一卖面婆,伺候在道旁。水怪狠斗良久,肚中正在饥饿,取面食之,不意下肚后,遂将脏腑锁住,其实面即铣链也,遂为天神天将牵去。

注释
此剧系武旦重头,跌扑一场,颇有精采。若为能力薄弱之艺员所演,则无足观已。近见沪上各舞台,有《大泗州城》及《双泗州城》名目,惟前段则用花旦,后段则用武旦,分别串演,余外毫无异点。

根据《戏考》第二十一册整理

录入:DYH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水母娘娘上。)

水母娘娘 (引子)    变化人形,水晶宫,快乐安宁。

     (念)     习练武艺道法高。每日居住在虹桥。只因贪恋红尘道,要想宋玉教吹箫。

     (白)     吾乃水母娘娘是也。在这水晶宫中,修练千年,倒也逍遥自在。只因那日,打从泗州城外经过,见州官之子时廷芳,生得人才出众,相貌非常,倒叫吾时时挂念在心。闻得他要上京赴考,吾不免去至中途,将他接去水晶宫,与他成却姻缘之事,岂不是好。

             众水卒走上。

(八下手同上。)

水母娘娘 (白)     尔等站立两厢,听吾传令。

八下手  (同白)    吓。

水母娘娘 (西皮导板)  众水卒列两旁听吾一令,

     (西皮原板)  大小儿郎细听分明:

             吾与那时公子姻缘有分,

             同到那泗州城前去接迎。

             倘若是到虹桥花烛拜定,

             那时节吾定要犒赏众人。

             叫水卒驾风起一同前进,

     (西皮摇板)  等候了时公子到来临。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时德明上。)

时德明  (引子)    身受皇恩,秉忠心,为国为民。

     (念)     苦读寒窗十余年,今日为民父母官。为人尽忠当尽孝,报得皇恩答祖先。

     (白)     下官时德明,身授泗州太守。到任以来,民情和顺,地方安宁。今当大比之年,应命我儿进京赴选。

(院子暗上。)

时德明  (白)     家院,有请你家少爷。

院子   (白)     有请少爷。

(时廷芳上。)

时廷芳  (念)     忽听爹爹唤。迈步到跟前。

             参见爹爹。

时德明  (白)     我儿少礼,一旁坐下。

时廷芳  (白)     告坐。将孩儿唤将出来,有何调教?

时德明  (白)     今乃大比之年,朝庭开科取士。我儿要进京,求取功名,才是正理。

时廷芳  (白)     孩儿遵命。但不知叫孩儿几时起程?

时德明  (白)     即刻起程。

             家院,就命你随同你家少爷前去,一路之上,须要小心。

院子   (白)     遵命。

时德明  (白)     为父有言,吾儿听了。

     (西皮原板)  父子们在二堂把话来论,

             叫一声我的儿细听分明:

             此一番你把那京都来进,

             晓要行夜要宿且莫留停。

             但愿得到京中文章得中,

             也不枉在寒窗攻读诗文。

时廷芳  (西皮摇板)  爹爹不必细叮咛,

             句句言语儿记心。

             辞别爹爹跨金镫,

(时廷芳上马。)

时廷芳  (西皮摇板)  此去定要高跳龙门。

(时廷芳下,院子随下。)

时德明  (西皮摇板)  一见吾儿上能行,

             倒叫下官喜在心。

             但愿此去功名有份,

             父子一同保乾坤。

(时德明下。)

【第三场】

(八下手、水母娘娘同上。)

水母娘娘 (西皮摇板)  按住风头来观定,

             那旁来了意中人。

(时廷芳、院子同上。)

时廷芳  (西皮摇板)  催马来到阳关上,

             春风吹动马蹄香。

             忽然一阵狂风降,

(八下手推院子同下,水母娘娘以尘尾引时廷芳同下。)

【第四场】

(八下手、水母娘娘、时廷芳、院子同上。水母娘娘扶时廷芳坐。)

水母娘娘 (白)     公子醒来。

时廷芳  (西皮导板)  一霎时唬得我昏迷不醒,

     (西皮摇板)  又只见一仙女面前存。

     (白)     吓,这是什么所在,请问仙女何人?

水母娘娘 (白)     吾乃东海龙君之女,此地即是水晶宫。

时廷芳  (白)     原来是龙君之公主,小生不知,多有冒犯,望祈恕罪。

水母娘娘 (白)     岂敢。公子请坐。

时廷芳  (白)     有坐。但不知公主将小生掳到此处,有何见喻?

水母娘娘 (白)     只因公子与奴家有姻缘之分,特将公子请来,成就百年大事,以了前缘。谅公子断无推辞的了。

时廷芳  (白)     告便。

水母娘娘 (白)     请便。

时廷芳  (白)     嗳呀且住,你看她将我掠到此处,要与我成婚。我若不允,只恐性命难保;如若允从,岂不耽误了功名大事,这便怎么处?哦哈有了,我不免暂且应许,再做道理。

             吓,公主,想这姻缘之事,必须要禀明我家父母,才是正理。

水母娘娘 (白)     公子说哪里话来。你我姻事,本是前生造定。今日望暂且成亲,然后再禀告二老爷娘,也还不迟。

时廷芳  (白)     只是小生,乃是凡夫肉体,怎能与天仙匹配?

水母娘娘 (白)     自古才子与神仙为偶,也是有的,公子不必太谦。今日正是黄道吉日,正好合卺。

             丫鬟,看宴伺候。

(丫鬟斟酒。)

时廷芳  (西皮原板)  看起来这姻缘是有天定,

             看萍水初相逢即刻成亲。

水母娘娘 (西皮原板)  似这等年少郎奴甚侥幸,

             在水晶宫中且饮杯巡。

时廷芳  (白)     吓,公主身旁。霞光万道,瑞气千条,不知是何宝贝?

(水母娘娘自襟上摘珠。)

水母娘娘 (白)     此乃是避水明珠。

时廷芳  (白)     但不知此珠有何贵处?

水母娘娘 (白)     此珠若带在身边,无论江湖河海一见此珠,水即分列两边,现出路境。就是龙宫海藏,皆能得到。

(时廷芳接珠看。)

时廷芳  (白)     吓,公主,但不知此珠,公主能割爱否?

水母娘娘 (白)     公子既爱,奴当奉送。

时廷芳  (白)     如此多谢了。

水母娘娘 (白)     你我安眠了吧。

时廷芳  (白)     天色尚早,待小生再敬公主三杯。

水母娘娘 (白)     奴酒已够了,不能再吃的了。

时廷芳  (白)     待小生奉陪三杯,饮毕即可安眠。

             来,丫鬟看酒。

     (西皮原板)  满斟一杯来奉敬,

             此杯略表夫妻情。

(水母娘娘接饮,时廷芳斟,水母娘娘饮。)

水母娘娘 (西皮原板)  一时间吃得奴四肢困倦,

             遍体无力软如绵。

(时廷芳斟,水母娘娘接杯,看。)

水母娘娘 (西皮原板)  这杯酒倒叫奴难以下咽,

             一霎时酒上涌翻上心肝。

(水母娘娘吐。)

时廷芳  (白)     看她醉了,待我将她扶上床去。

(时廷芳扶水母娘娘入帐子。)

时廷芳  (白)     我此时还不逃走,等待何时?就此去也。

(时廷芳急下。起初更鼓。丫鬟上。)

丫鬟   (白)     娘娘醒来。

水母娘娘 (西皮导板)  只吃得醉醺醺昏沉睡定,

(水母娘娘看。)

水母娘娘 (白)     吓!

     (唱)     不见那时公子所为何情?

     (白)     丫鬟,时公子哪里去了?

丫鬟   (白)     婢子不知。

水母娘娘 (白)     待我算来。

(水母娘娘掐指。)

水母娘娘 (白)     嗳吓且住,原来时公子拿奴的宝珠逃出虹桥去了。也罢,我不免发起水浪,屯淹泗州,叫他父亲还我宝珠、应允亲事便了。

(水母娘娘下。)

【第五场】

(四云童、韦护、观音同上。)

观音   (点绛唇牌)  普渡慈航,功德无量,消魔障,善恶昭彰,空门皆色相。

     (念)     家住南海普陀山,紫竹林中把身安。瓶中一点杨枝水,常常洒落在人间。

     (白)     吾乃白衣大士是也。只因虹桥水母作怪,水淹泗州,伤害生灵,必须要除去孽妖,以救黎民。看那旁州官来也。

(时德明上。)

时德明  (西皮导板)  大水滔滔要屯城,

     (唱)     只恐残害众黎民。

             手托香盘花园进,

             观音堂上把香焚。

             祷告大士显灵应,

             大发慈悲救生灵。

             叩罢头来礼恭敬,

             此事还须仗神灵。

(时德明下。)

观音   (唱)     众神且退摇身变,

(四云童、韦护同下。放火彩。观音下,贫婆上。)

贫婆   (唱)     变一贫婆把妖擒。

水母娘娘 (内南梆子导板)担起了江心水急忙前进,

(水母娘娘上。)

水母娘娘 (南梆子慢板) 行至在中途路自已思忖。

             奴心中只把那公子来恨,

             大不该盗宝珠私自回程。

             一步儿来至在路旁观定,

(贫婆假哭。)

水母娘娘 (南梆子慢板) 又只见老妈妈面前存。

(水母娘娘放水担子。)

水母娘娘 (白)     那一妈妈,为何在此啼哭?

贫婆   (白)     娘子有所不知,老身行至此地口中干渴,心火如焚,欲饮一口冷水不得,故尔啼哭。

水母娘娘 (白)     我桶中现有清水,你去饮来。

贫婆   (白)     多谢娘子。

(贫婆取桶饮讫,水母娘娘转身闲望,贫婆取第二桶,水母娘娘回身,惊,急夺水桶倒。韦护上,持杵打。水母娘娘下,贫婆下。观音、四云童同上,坐高台。)

观音   (白)     妖魔甚是厉害,待吾稳坐莲台,调遣天兵,收服此妖便了。

     (西皮原板)  恨妖魔行法力心肠太狠,

             平地里起波涛水淹泗城。

             在莲台且把那天兵来请,

             有青龙共白虎速速降临。

(青龙、白虎同上,自桌下,比架式,四过合,同下。)

观音   (西皮原板)  左青龙右白虎押住了阵,

             管叫那水母怪无有处行。

             再宣那灵官王勇将,

             还有那黑玄坛赵公明。

(王勇、赵公明同上,自桌下,比架式,同下。)

观音   (西皮原板)  天罗地网安排定,

             且把咒语诵一声。

             宣召李氏二兄弟,

             金吒、木吒速来临。

(金吒、木吒同上,自桌下,比架子,同下。)

观音   (西皮原板)  再把哪叱、伽蓝唤,

             同到莲台听旨行。

(哪吒、伽蓝同上,自桌下,比架式,同下。)

观音   (西皮原板)  天台神将俱召请,

             齐天大圣莫要消停。

(孙悟空上,自桌串翻跟头下,耍棍下。众人同上。)

众人   (同白)    菩萨圣寿无疆。

观音   (白)     众神将,速速降妖者。

(观音、四云童、韦护同下。众人同会阵,水母娘娘上,起打。水母娘娘耍刀、鞭、枪花,众人同败下。)

【第六场】

(卖面婆上。水母娘娘上。)

水母娘娘 (白)     杀了半日,腹中十分饥饿。看那旁有一饭店,待我饱餐一顿。

             快取面来!

(卖面婆托碗递,水母娘娘吃,卖面婆用铣锁锁心,孙悟空上,扯锁下。)
(完)


浏览次数:7650 ┊ 字数:4383 ┊ 最后更新:2008年06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