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许田射鹿》(带:《青梅煮酒论英雄》)

主要角色
曹操:净
刘备:老生
汉献帝:老生
董承:老生
吕布:小生
关羽:红生
张飞:净
车胄:净
王子服:末
种辑:净
吴硕:生

《青梅煮酒论英雄》郝寿臣饰曹操
《青梅煮酒论英雄》郝寿臣饰曹操
情节
曹操会合刘备、关羽、张飞合攻吕布,围下邳,决水淹之。吕布又待部属不仁,侯成盗其赤兔马降曹,宋宪、魏续内应献城,吕布被擒,陈宫、张辽、貂蝉亦皆被获。曹操斩陈宫、吕布,劝张辽归降。曹操同刘备进京面圣,汉献帝查族谱,认刘备为皇叔。汉献帝许田行围,曹操射中母鹿,百官以为帝射中,齐声拜颂;曹操俨然受贺。汉献帝不平,回宫暗草衣带诏付国舅董承,纠合诸侯,共同除曹,董承乃与马腾、刘备、王子服等七人共立义状。刘备自立义状后,恐曹操疑忌,故在园种菜以示并无远志;曹操宴刘备述志,并畅论天下英雄,独以英雄许刘备,刘备惊而失箸,借雷声故作胆怯,曹操被瞒过。后刘备自请讨袁术,计离许都。曹操暗致书于徐州守将车胄,命图刘备。车胄与陈登计议,欲于刘备回城时杀之。陈登暗告关羽,关羽乃背刘备,乘夜假作张辽人马,赚车胄出城将其杀死;刘备重领徐州。董承受衣带诏后,忧国致病;太医吉平知其心事,亦愿除之,拟乘曹操患头风时下毒药以进。

注释
剧本事实出自《三国演义》第十九回起,至二十一回止。演义中目录,即“下邳城曹操鏖兵,白门楼吕布殒命”、“曹阿瞒许田打围,董国舅内阁受诏”、“曹操煮酒论英雄,关公赚城斩车胄”等。以下接演吉平与董承治病,由董承呓语中露出真情,吉平咬指立誓,划押书名。此节当在二十三回,中间删去“袁曹各起马步三军,关张共擒王刘二将”之事。原《三国演义》一书,凡有一知半解者,每喜揣摩寻释。上中下社会中,几达妇孺皆知之目的。上列数则,枥老述考,无容再加赘语。然剧情总以联合贯串为主。若漫无限制,直照演义上敷衍,势必嫌其涣散,便无夺目之处。况编排是剧者,实含劝惩之趣味,于世道人心,大有关系,前后始终,用意断不能忽略。夫献帝为庸儒之主,曹操为权奸之臣,玩孺子于股掌之上,有何忌惮,马前迎贺,骄纵极矣。关公赫然震怒,举刀欲杀,因投鼠忌器,为刘备所阻。虽不获诛权奸之身,而已诛权奸之心矣。病中呓语,忧闷极矣。吉平慨然盟誓,以身自任,因天不祚汉,为家童所泄。虽不能夺权奸之位,而已夺权奸之魄矣。后世有权奸,当亦知所敛迹,不敢侈然自肆,未始非是剧之功用也。蠹国之贼,务必芟除。至于成败利钝,皆由天定。即使身遭挫辱,而爱国之热忱,直与日月争光,历万古而不泯。观于是剧,凡爱国之心,无有不勃然兴起者。若连演吉太医下毒遭刑一回,使蠧国之贼,志得意满,观剧者必得兴会索然。以吉平与董承治病,为是剧之结束,正是恰好地步。剧本之高尚,于此可见一斑。

根据《戏考》第二十一册整理

录入:soup


相关剧本
《许田射鹿》(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三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07.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车胄、许褚同上,同拉起霸。)
车胄、

许褚   (同点绛唇牌) 杀气冲霄,

(徐晃、李典同上,同拉起霸。)
徐晃、

李典   (同点绛唇牌) 旌旗飘绕,

(于禁、乐进同上,同拉起霸。)
于禁、

乐进   (同点绛唇牌) 传令号,

(朱灵、路昭同上,同拉起霸。)
朱灵、

路昭   (同点绛唇牌) 齐动枪刀,

车胄、
许褚、
徐晃、
李典、
于禁、
乐进、
朱灵、

路昭   (同点绛唇牌) 阵前立功劳。

     (同白)    俺——

车胄   (白)     车胄。

许褚   (白)     许褚。

徐晃   (白)     徐晃。

李典   (白)     李典。

于禁   (白)     于禁。

乐进   (白)     乐进。

朱灵   (白)     朱灵。

路昭   (白)     路昭。

车胄   (白)     请了。

许褚、
徐晃、
李典、
于禁、
乐进、
朱灵、

路昭   (同白)    请了。

车胄   (白)     丞相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许褚、
徐晃、
李典、
于禁、
乐进、
朱灵、

路昭   (同白)    请。

(四文堂、四大铠、八英雄、郭嘉、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位列三台,保汉室,文武奇才。

车胄、
许褚、
徐晃、
李典、
于禁、
乐进、
朱灵、

路昭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站立两厢。

     (念)     汉室空有主,兵权吾为先。襟怀冲汉霄,纵横宇宙间。

     (白)     吾曹操,今奉天子明诏,扫荡吕布。吾可恨那厮,占据徐州、下邳,久围不克,河北有袁绍之忧,东南又有张绣之患。

             二位先生,有何妙计?

郭嘉   (白)     那吕布屡败,锐气已堕。丞相发兵,可命刘备暗地帮助。大功可成。

程昱   (白)     启丞相:若擒吕布,可命人决沂、泗两河之水,将西南北三门屯住,只留东门出入。那吕布即可擒也。

曹操   (白)     二位先生,此计甚妙。

             车胄听令。

车胄   (白)     在。

曹操   (白)     命你攻打头阵。

车胄   (白)     得令。

(车胄下。)

曹操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宫女、二太监、貂婵、吕布同上。)

吕布   (西皮导板)  每日里闲无事开怀饮酒,

(吕布扶貂禅拉势。)

吕布   (西皮快板)  到如今称心愿得坐徐州。

             恨只恨奸曹操兴兵入寇,

             他那里兴人马来夺徐州。

             狗奸贼要拿我怎能得够,

             某若是抖威风群贼命休。

             内侍臣看过了琼浆美酒,

     (西皮摇板)  我这里与貂婵共饮几瓯。

(陈宫上。)

陈宫   (西皮摇板)  曹操带兵到来临,

             河水屯了徐州城。

             迈步且把宫门进,

             见了温侯说分明。

吕布   (白)     公台,进宫何事?

陈宫   (白)     今有曹操,大兵到此,决两河之水,围了城门,只有东门可以出入。温侯为何坐视不理?

吕布   (白)     想俺吕布,力敌万人。吾有画戟、赤兔马,何惧曹贼兵将。

陈宫   (白)     事到如今,他还执迷不悟。

             温侯,你虽云力敌万人,必须要操演兵马。今日你终日酒醉,贪恋酒色,已是面黄肌瘦,不成人样了。

吕布   (白)     吾倒不知近日面黄肌瘦。

陈宫   (白)     你不相信,可取菱花,照上一照。

吕布   (白)     哦。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惊,

             面黄消瘦为何情?

             貂婵看过了菱花镜,

(吕布自照。)

吕布   (白)     貂婵,你看我可是瘦了么?

貂婵   (西皮摇板)  温侯戒酒要保身。

吕布   (白)     公台,速调众将,共破曹兵。

陈宫   (白)     得令。

(吕布下。)

吕布   (白)     吾自今日起,戒酒不饮。

貂婵   (白)     妾身奉陪。

吕布   (白)     内侍。传令下去,大小三军,均要戒酒。如有违犯,定斩不赦。

内侍   (白)     遵命。

(内侍下。)

吕布   (西皮摇板)  叫貂婵与吾后宫进,

             准备明日会曹兵。

(吕布、貂婵同下。)

【第三场】

(侯成上。)

侯成   (念)     千军聚帐外,万马立营盘。

     (白)     吾,侯成,在吕温侯驾前为将。今有曹操,带领人马,攻打徐州。不知温侯,怎样抵挡?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将军:温侯战马,被人盗去了。

侯成   (白)     怎么那赤兔胭脂马,被人盗去了。这便怎么处?

旗牌   (白)     将军不必着急,那马又被军士赶上,夺回来了。

侯成   (白)     唉呀,谢天谢地。

(魏续、宋宪同上。)

宋宪   (念)     为因盗马事,

魏续   (念)     特来贺将军。

侯成   (白)     二位将军请坐。

宋宪   (白)     闻听将军,将马失去,今幸追回,可喜可贺。

侯成   (白)     大家同喜。后堂摆宴,与二位畅饮。

宋宪   (白)     来此就要叨扰。

侯成   (白)     请。

宋宪   (白)     请。

侯成   (白)     今有温侯,传令下来,不许军中饮酒。若被他知道,大家均有不便。

宋宪、

魏续   (同白)    那温侯乃是酒色之徒,将军可将好酒,送与他五坛。他一见了,自必欢喜。我等就可以痛饮无忌了。

侯成   (白)     此计甚好。

             来,将好酒五坛,送与温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侯成   (白)     你我将宴撤在后面,痛饮一回。请。

(侯成、宋宪、魏续同下。)

【第四场】

(四宫女、貂婵、吕布同上。)

吕布   (西皮摇板)  曹贼带兵把城困,

             猛虎哪怕羊一群。

             将身且把后宫进,

             点动人马敌曹军。

(内侍上。)

内侍   (白)     启温侯:今有侯成,送来美酒五坛。

吕布   (白)     打开吾看。

内侍   (白)     遵命。

吕布   (白)     倒是上好美酒。斟来,待吾畅饮。

貂婵   (白)     温侯,既已戒酒,为何开戒?

吕布   (白)     不是你提起,吾到忘怀了。吓,胆大侯成,竟敢故犯吾的将令。

             内侍,传话出去,命大小三军,辕门伺候。

(吕布、貂婵同下。)

内侍   (白)     下面听者:温侯有命,大小三军,辕门听点。

(内侍下。陈宫、张辽、侯成、宋宪、魏续、三将同上。)

张辽   (白)     请了。

陈宫、
侯成、
宋宪、
魏续、

三将   (同白)    请了。

张辽   (白)     温侯调我等前来,不免在此伺候。

(四龙套、八英雄、内侍、吕布同上。)

吕布   (念)     令出山岳动,严法鬼神惊。

陈宫、
张辽、
侯成、
宋宪、
魏续、

三将   (同白)    参见温侯。

吕布   (白)     将军少礼。侯成过来。

侯成   (白)     在。

吕布   (白)     吾命军中戒酒。你为何犯吾将令,以乱军心。

             来,推出斩了。

(宋宪、魏续同跪。)
宋宪、

魏续   (同白)    启温侯:侯成犯罪,理应问斩,望温侯念在鞍前马后,还求开恩饶恕。

吕布   (白)     看你二人,定与他同谋,定斩不赦。

陈宫   (白)     今日正在用人之际,还求温侯饶恕。

吕布   (白)     敢是与他讲情?看在公台面上饶尔不死。死罪已免,活罪难逃。

             来,与吾重责四十军棍。

(四龙套同进,推倒侯成,同打。)

四龙套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侯成   (白)     谢温侯的责!

吕布   (白)     从今以后,若要再犯吾的将令,定斩不赦。掩门。

(吕布、四龙套、八英雄、内侍同下。宋宪、魏续同扶侯成。)
宋宪、

魏续   (同白)    将军受屈了。

侯成   (白)     受屈是小,只是当着众将,这场羞辱,实实难当。

宋宪   (白)     你看这吕布,终日贪恋酒色。那曹兵杀进城来,只怕要玉石俱焚了。依我之见,莫若去投那——

侯成   (白)     噤声!此地非讲话之所,去至我营中叙话。

宋宪   (白)     好,走。

(侯成、宋宪、魏续同转场。)

侯成   (白)     将军你方才说“投”什么?

宋宪   (白)     今有曹丞相,招贤纳士,何不投降那里?

侯成   (白)     只是无有引荐之人。将军有何妙计?

宋宪   (白)     就请将军,修书一封,缚在箭上,射入曹营。看他是怎样回答与我?

侯成   (白)     此计甚好。那吕布所恃者,是画戟、战马。我将他战马盗来,献于曹营,定有重赏。

宋宪   (白)     将军快快修下书信。

侯成   (白)     待吾写来。

(吹打。)

侯成   (白)     待吾等去到城楼,将这箭信射入曹营。

(侯成、宋宪、魏续同上楼。)

侯成   (白)     呔。看箭!

(许褚上,看,拾箭上马,下。)

侯成   (白)     看他营中,已有人拾去。吾等看他回信如何。

(许褚上。)

许褚   (白)     看箭。

(许褚下。)

侯成   (白)     回信已到。你我回营观看。

(侯成、宋宪、魏续同下城,同转场,侯成看箭。)

侯成   (白)     他遵照书行事,还有榜文数十张,叫我贴在四门,散布流言。二位将军去贴榜散布谣言。吾去盗马便了。

(侯成下。内起鼓。侯成牵马上,出城。)

宋宪   (白)     要小心了。

(侯成牵马下,宋宪、魏续同下。)

【第五场】

(四宫女、貂婵、吕布同上。)

吕布   (西皮摇板)  刀兵四起干戈动,

             不知何日得太平。

(陈宫上。)

陈宫   (白)     温侯,大事不好了。

吕布   (白)     何事惊慌?

陈宫   (白)     今有侯成,将温侯赤兔马,盗去献与曹操了。

吕布   (白)     不、不、不、不好了。

     (扑灯蛾牌)  闻言胆战惊,胆战惊,

             令人怒气生。

             大将无坐骑,怎能去战征?

貂唱   (扑灯蛾牌)  温侯暂消停,暂消停,

             听妾说分明:

             速速换战马,前去会曹兵。

吕布   (白)     众将与吾备马。

(宋宪拉马上。)

吕布   (西皮摇板)  人来带过马能行,

貂婵   (白)     温侯吓!

(吕布下马。)

貂婵   (白)     温侯此去,那陈宫、高顺,焉能守得住城池。倘有不测,如何是好?

吕布   (白)     貂婵,你但放宽心。待某杀出城去,定把曹军杀得片甲不回。

             来,带马。

貂婵   (白)     温侯吓。

(吕布下马。)

貂婵   (白)     妾昔在长安,曾为温侯所弃。幸遇庞舒相救。今日又弃妾而去,温侯前程万里,幸勿以妾为念。

吕布   (白)     咳。带马。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车胄、八英雄同上,吕布上,起打,双下。)

【第七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今奉曹丞相之命,攻打吕布。二位贤弟,杀上前去。

张飞   (白)     杀呀。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八场】

(车胄上,吕布上,起打。徐晃、众人同上,同败下。刘备、关羽、张飞同上,起打,吕布败下,众人同追下。)

【第九场】

(高顺上,徐晃追上,擒高顺同下。陈宫上,持剑。许褚上,许褚擒陈宫同下。)

【第十场】

(宋宪、魏续同上。)

宋宪   (白)     你我趁此机会,将吕布家眷,捉入曹营请功,岂不是好?

魏续   (白)     走。

(宋宪、魏续同转场。貂婵上。)

宋宪   (白)     温侯兵败,叫吾等前来接你,你快快上车,逃命要紧。

(貂婵上车,随宋宪同下。)

【第十二场】

(吕布上。关羽、张飞、刘备同追上,杀。关羽劈吕布下马,张飞擒吕布同下。张辽上,众人同追上,起打,擒张辽同下。)

【第十三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二位贤弟,今日吕布被擒。倘若曹操用了此人,岂不是猛虎添翼了?

关羽、

张飞   (同白)    大哥呀!

关羽   (唱)     大哥休得心内慌,

张飞   (唱)     小弟言来听端详:

关羽   (唱)     今日若收吕布将,

张飞   (白)     要学董卓、丁建阳。

刘备   (白)     着、着、着!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十四场】

(四文堂、车胄、许褚、徐晃、李典、于禁、乐进、朱灵、路昭、刘备、关羽、张飞、郭嘉、程昱同上,曹操上。)

曹操   (唱)     老夫在朝位极尊,

             上压天子下压臣。

             将身且把宝帐进,

             今日果把吕布擒。

(宋宪、魏续同上。)
宋宪、

魏续   (同白)    貂婵拿到。

曹操   (白)     押上来。

(宋宪押貂婵同上。)

貂婵   (唱)     悲悲切切宝帐进,

             双膝跪在地埃尘。

曹操   (白)     下面敢是貂婵?

貂婵   (白)     正是。

曹操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貂婵   (白)     有罪,不敢抬头。

曹操   (白)     恕你无罪。

(貂婵抬头。)

曹操   (白)     哦!

     (唱)     貂婵生来果不凡,

             王司徒设下计连环。

             董卓曾被吕布斩,

             你可算女中一魁元。

     (白)     来。将貂婵送到许昌居住。要与她送茶送饭,好生看待。

(众人押貂婵同下。)

徐晃   (白)     高顺拿到。

曹操   (白)     押上来。

(众人押高顺同上。)

曹操   (白)     胆大高顺,见了老夫,还是这等大模大样。

高顺   (白)     你老爷今日被擒,要杀就杀,你这奸贼,何必多言。

曹操   (白)     你若归降,不失封侯之位。

高顺   (白)     要老爷归降,除非日从西出。

曹操   (白)     推出斩了。

(高顺下,斩。)

刘备   (白)     陈宫拿到。

曹操   (白)     押上来。

(陈宫、吕布同上。)

吕布   (唱)     徐州城内失了计,

陈宫   (唱)     虎入平阳被犬欺。

曹操   (白)     公台别来无恙。你可认得老夫?

陈宫   (白)     吕家庄,曾几何时,为何不认得你?

曹操   (白)     当日为何不辞而别?

陈宫   (白)     只为你心术不正,故弃你逃走。

曹操   (白)     吾心术不正,你为何事那吕布?

陈宫   (白)     布虽无谋,不似你这等诡诈。

曹操   (白)     你自谓多谋,今日为何被擒。

陈宫   (白)     那吕布不听吾言,至有今日。我既被擒,你要斩快斩,不必多言。

曹操   (白)     吾将你斩首,你家中老母妻子,依靠何人?

陈宫   (白)     吾闻以仁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不绝人之嗣。吾今已死,但凭与你。

吕布   (白)     想吾待你等不薄,为何背反?

侯成、
宋宪、

魏续   (同白)    我等因你,不听好言,贪恋酒色,我等弃暗投明,你又其奈我何。

曹操   (白)     公台,还是降的好吓。

陈宫   (白)     快快将吾斩首。走,走,走!

(陈宫下。曹操下位。)

曹操   (白)     公台,还是降的好吓!

吕布   (白)     刘使君,你今为坐上之客,布为阶下之囚。你何不以一言救我?

刘备   (白)     哦,是、是、是。

曹操   (白)     公台!

(众人提陈宫首上。)

曹操   (白)     咳!

             来,将公台老母家眷,送到许昌,好生款待,违令者斩。

(众人押张辽同上。)

吕布   (白)     启丞相:今日所畏者,只吾吕布一人,丞相若能收留,有丞相之谋,有布之勇,何愁天下不定?

     (唱)     吾今日只得是哀求丞相,

张辽   (白)     吕布,你真真贪生怕死!

吕布   (唱)     屈膝跪低下头情愿归降。

曹操   (白)     刘使君,老夫意欲收留吕布。你意如何?

刘备   (白)     丞相,那吕布曾事丁原、董卓二人,皆是他义父。到后来,均死在他手。愿丞相思之。

吕布   (白)     刘备,你可记当年辕门射戟之事乎?

刘备   (白)     我倒忘记了。

曹操   (白)     推出斩了。

(众人推吕布同下。斩首上,张辽抢首级。)

张辽   (唱)     一见人头泪双抛,

             心中好一似刺钢刀。

             人头抛在宝帐到,

             站立丹墀怒冲霄。

曹操   (白)     此人是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他不起。

张辽   (白)     濮阳城中,曾经遇过你张老爷,如何忘却?

曹操   (白)     你乃是无名小辈。

张辽   (白)     可惜可惜!

曹操   (白)     可惜何来?

张辽   (白)     可惜濮阳城中火小,不曾烧死你这奸贼。

曹操   (白)     大胆!

     (唱)     骂声张辽真胆大,

             不由老夫怒气发。

             手提龙泉头割下,

(关羽拦,刘备迎。)

刘备   (唱)     丞相息怒听根芽。

关羽   (白)     此人忠义双全,武艺出众。丞相何不收留此人?关某愿以身家性命保之。

(曹操笑。)

曹操   (白)     吾亦知文远忠义,特相戏耳。来,来,来,待老夫与你松绑。看衣帽过来。

(吹打。张辽换衣。)

张辽   (白)     叩见丞相。

曹操   (白)     将军少礼。

(众百姓同上,同叩头。)

众百姓  (同白)    叩见丞相。

曹操   (白)     下面所跪何人?

众百姓  (同白)    我等乃是徐州百姓。保留刘使君,在此为牧。望丞相开恩。

曹操   (白)     刘使君功劳高达,待等面君封爵,再来不迟。

众百姓  (同白)    多谢丞相。

曹操   (白)     车胄听令。

车胄   (白)     在。

曹操   (白)     命你镇守徐州,不得有误。

车胄   (白)     得令。

曹操   (白)     就此班师,同回许昌。

(众人同下。关羽、张飞、刘备同看百姓。)

众百姓  (同白)    送使君。

刘备   (白)     诸父老请回罢。

(众人同哭。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车胄   (白)     众百姓,休要啼哭,随吾同至徐州。吾当保护尔等。

(车胄下。众百姓同随下。)

【第十五场】

(董承、王子服、种辑、吴硕同上。)
董承、
王子服、
种辑、

吴硕   (同点绛唇牌) 济济冠裳,文臣武将,出朝房,云绕建章,金钟三下响。

     (同白)    下官——

董承   (白)     车骑将军董承。

王子服  (白)     工部侍郎王子服。

种辑   (白)     长水校尉种辑。

吴硕   (白)     议郎吴硕。

董承   (白)     今有马腾,来到许都,朝见圣上。少时吾等,代为启奏。

王子服、
种辑、

吴硕   (同白)    圣驾临朝,吾等在此伺候。

董承   (白)     看香烟缭绕,圣驾来也。

(四太监、二内侍、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引子)    驾坐许昌,文武臣,扶保孤王。

董承、
王子服、
种辑、

吴硕   (同白)    万岁在上,臣等朝见。

汉献帝  (白)     众卿少礼。

董承、
王子服、
种辑、

吴硕   (同白)    万万岁!

汉献帝  (念)     一轮红日照当头,大地山河列九州。十常已灭黄巾破,君乐民欢国祚优。

     (白)     孤大汉天子,建安在位。自登基以来,天下扰乱,群雄并起。幸喜董卓正法,催汜受诛。惟有吕布,占据徐州。也曾命曹操,前去征讨,未见回报。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董承   (白)     今有西凉太守马腾,来到许都,在午门候旨。

汉献帝  (白)     宣马腾上殿。

内侍   (白)     万岁有旨,马腾上殿。

马腾   (内白)    来也。

(马腾上。)

马腾   (念)     忽闻皇王宣召,急忙叩见当朝。

     (白)     马腾见驾,吾皇万岁!

汉献帝  (白)     平身。

马腾   (白)     万万岁。

汉献帝  (白)     卿家镇守西凉,羌人可曾遵守王化?

马腾   (白)     蒙圣上洪福,西羌安堵。

汉献帝  (白)     此乃卿家之功也。孤王赐宴,与卿贺功,领旨下殿。

马腾   (白)     谢主隆恩。

(马腾下。)

董承   (白)     今有曹操,扫灭吕布,转回许都。

汉献帝  (白)     宣曹丞相上殿。

内侍   (白)     曹丞相上殿。

(曹操上。)

曹操   (白)     参见万岁。

汉献帝  (白)     丞相平身,赐坐。

曹操   (白)     谢坐。

汉献帝  (白)     丞相征剿吕布之事如何?

曹操   (白)     吕布已灭,特地回朝交旨。

汉献帝  (白)     丞相之功也。

曹操   (白)     此乃天子之福。臣引得刘备前来面君。

汉献帝  (生)     刘备?

曹操   (白)     正是。

汉献帝  (白)     丞相请回府中歇息。

曹操   (白)     领旨。

(曹操下。)

汉献帝  (白)     宣刘备上殿。

内侍   (白)     刘备上殿。

刘备   (内白)    领旨。

(刘备上。)

刘备   (西皮摇板)  来在殿角用目看,

             文武大臣列两班。

             刘备今日把君见,

             跌跪丹墀参龙颜。

     (白)     臣,刘备见驾。吾皇万岁。

汉献帝  (白)     平身。

刘备   (白)     万万岁!

汉献帝  (白)     你祖系何人。当殿奏来。

刘备   (白)     臣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之玄孙,刘弘之子。

汉献帝  (白)     卿乃孤家宗族。

             王卿,看宗谱过来检看。

王子服  (白)     遵旨。

(王子服查谱。)

王子服  (白)     启万岁:刘备,系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之玄孙,东郡范令刘雄之孙,刘弘之子。

汉献帝  (白)     按谱排来,乃孤之叔也。从今以后,大家俱以皇叔称之。

众人   (同白)    遵旨。

汉献帝  (白)     摆驾偏殿。

(吹打。众人同转场。)

汉献帝  (白)     待孤大礼参拜。

刘备   (白)     岂不折煞为臣了。

汉献帝  (白)     先行家礼,后论国制。

(吹打。汉献帝拜,刘备回拜。)

汉献帝  (白)     赐坐。

刘备   (白)     谢坐。

汉献帝  (白)     今封皇叔左将军宜城亭侯之职。

刘备   (白)     谢主隆恩。

汉献帝  (白)     内侍,命光禄寺备宴,孤与皇叔畅饮。

(汉献帝下,众人同随下。)

【第十六场】

(四文堂、四将、郭嘉、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唱)     剿灭吕布心欢畅,

             马到功成谁敢当。

             将身且坐宝帐上,

             顺吾者昌逆者亡。

     (白)     刘备见君,官封左将军,宜城亭侯之职。

郭嘉   (白)     今天子既以刘备为皇叔,恐于丞相不利。

曹操   (白)     他今认为皇叔,吾以天子令诏之,他是焉敢不服。吾将他带到许都者,正为他名虽近君,实在吾掌握之中。吾何惧哉。

程昱   (白)     丞相倒不如趁此时将他杀之,以去后患。

曹操   (白)     吾明日请天子,在许田射猎,以观文武之动静。郭嘉、程昱,就命你二人,各路催粮,军中听用。

郭嘉、

程昱   (同白)    遵命。

(郭嘉、程昱同下。)

曹操   (白)     来,打道午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太监、内侍、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唱)     独坐在皇宫院心中烦闷,

             但不知这干戈何日安宁?

(曹操上。)

曹操   (唱)     迈步且进皇宫院,

             特请天子到许田。

     (白)     参见万岁。

汉献帝  (白)     丞相来了。平身。赐坐。

曹操   (白)     谢坐。

汉献帝  (白)     丞相进宫何事?

曹操   (白)     臣请万岁到许田行围射猎。

汉献帝  (白)     田猎之事,恐非正道。

曹操   (白)     自古帝王,四时出郊,春蒐夏苗,秋猎冬狩,以示武于天下。今日兵戈四起,正当借田猎以讲武事。

汉献帝  (白)     是、是、是,孤当奉陪。

曹操   (白)     正是:

     (念)     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曹操下。)

汉献帝  (白)     咳!

(汉献帝下。)

【第十八场】

(关羽、张飞同上。)

关羽   (念)     将相本无种,

张飞   (念)     男儿当自强。

(刘备、四龙套同上。)
关羽、

张飞   (同白)    大哥回来了。

刘备   (白)     回来了。

关羽   (白)     大哥上殿,朝见天子,但不知万岁怎样传旨?

刘备   (白)     万岁查看宗谱,以愚兄为皇叔,封为左将军宜城亭侯之职,在偏殿赐宴,十分恩宠。

关羽、

张飞   (同白)    大哥受爵,可喜可贺。

刘备   (白)     大家同喜。闻曹操请圣上许田射猎,命吾等保驾。二弟、三弟一同前往,须要小心。

关羽、

张飞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风入松牌。八龙旗、八英雄、六曹将、刘备、关羽、张飞、二内侍、四太监、曹操、汉献帝同上,众人同大转场。)

曹操   (白)     打道许田。

(众人同转场。汉献帝、曹操、刘备同上山。)

曹操   (白)     撒下围场。

(虎形上,八英雄同打虎,虎死,众人抬虎同下。)

汉献帝  (白)     皇叔,今日射猎,孤欲看皇叔箭法如何。

刘备   (白)     臣遵旨。

(刘备下山。)

刘备   (唱)     领了圣命把马上,

             只见白兔下山岗。

             开弓且把雕翎放,

(刘备射兔死。)

刘备   (唱)     白兔中箭一命亡。

汉献帝  (白)     好箭法也!

(鹿形上,八英雄追鹿同下。)

汉献帝  (白)     看此鹿,身躯高大。待孤亲自射来。

             内侍,带逍遥马伺候。

     (唱)     孤王亲自下围场,

             又见麋鹿在山旁。

             开弓只把雕翎放,

(汉献帝连射三箭不中。)

汉献帝  (唱)     三箭不中为哪桩?

曹操   (白)     待为臣射它一箭。

(曹操夺弓箭射鹿死。二旗牌同上,拔箭看。)

二旗牌  (同白)    此乃是万岁金鈚箭,吾等应向前恭贺。

众兵将  (同白)    万岁神箭!万寿无疆!

(曹操推汉献帝抢上受贺,关羽拔剑欲砍,刘备摇手阻,曹操回看。)

刘备   (白)     丞相真乃神箭也!

汉献帝  (白)     打道回宫。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宫女、皇后同上。)

皇后   (西皮摇板)  在宫中只恨那贼曹操,

             上压天子下压群臣僚。

             看起来汉朝中国运衰了,

             贼奸党专国政混乱当朝。

(汉献帝上。)

汉献帝  (西皮摇板)  在许田射猎回转至宫院,

             见了孤爱梓童细说根源。

皇后   (白)     妾身见驾。吾皇万岁。

汉献帝  (白)     梓童平身。赐坐。

皇后   (白)     谢坐。

汉献帝  (白)     咳!

皇后   (白)     万岁今日,为何这等烦恼?

汉献帝  (白)     朕自即位以来,奸雄并起。初遇董卓之患,复有催汜之灾。只望曹操忠心保国。谁想他弄国专权。

(董妃暗上,窃听。)

汉献帝  (白)     今日在围场之上,公然受贺,无礼已极,早晚定有反心。因此孤王,甚是忧虑。

皇后   (白)     想这满朝文武,俱食汉禄,万岁何不宣上几个忠臣,以除国祸。

汉献帝  (白)     满朝文武,无不依傍奸曹,哪得忠烈之人?

(董妃进。)

董妃   (白)     万岁!

汉献帝  (白)     你妃子哪里来呀?

董妃   (白)     万岁所言,妾妃已听得明白。

汉献帝  (白)     哦。你已听见了。只是无人,可以除却奸贼。

董妃   (白)     妾妃之兄董承,忠心为国。将他宣进宫来,与他商议,何愁奸曹不灭。

汉献帝  (白)     好。想那董国舅,前在西京,曾经救驾。内侍,快快宣召董国舅进宫。须要悄悄而去,不可令奸曹知道。

内侍   (白)     领旨。

(内侍下。)

汉献帝  (白)     孤今书一血诏,等他到来,以此与之便了。

             梓童,快取白绫伺候。

     (西皮导板)  龙书案咬指尖珠泪难忍,

(汉献帝咬指。)

汉献帝  (西皮慢板)  鲜血淋淋痛彻在心。

             恨曹操在朝中专权乱政,

             欺压孤王无父无君。

             满朝中文武臣俱附奸佞。

             惟有国舅赤胆忠心。

             但愿得将奸贼早早除定,

             这汉室锦江山才得太平。

             孤这里将血诏忙写定,

             再与梓童把话云。

     (白)     梓童,可将血诏藏在玉带之内,好好缝讫。待国舅到来,赐他便了。

(汉献帝、皇后同下。内侍引董承同上。)

董承   (唱)     万岁宣我进皇宫,

             倒叫董承心不明。

             烦劳公公去传禀,

             见了吾主问详情。

内侍   (白)     有请万岁。

(汉献帝上。)

汉献帝  (白)     何事?

内侍   (白)     董承宣到,现在宫外。

汉献帝  (白)     宣他进宫。

内侍   (白)     万岁有旨:董承进宫。

董承   (白)     参见万岁!

汉献帝  (白)     平身。

董承   (白)     万万岁!将臣宣进宫来,有何国事议论?

汉献帝  (白)     朕今日无事,要同卿家到功臣阁一观。

董承   (白)     臣遵旨。

汉献帝  (白)     内侍,摆驾功臣阁。

内侍   (白)     领旨。

(汉献帝、董承同转场。汉献帝焚香,董承拜。)

汉献帝  (白)     赐坐。

董承   (白)     谢坐。

汉献帝  (白)     想我高皇帝,起身何地,是怎样创业,卿家要一一奏来。

董承   (白)     想高皇帝,起自泗上亭长,提三尺剑,斩蛇起义,平定海内,四海归诚。三年亡秦,五年灭楚。得了天下,立汉室之基业。难道万岁还不知么?

汉献帝  (白)     想朕祖宗,如此英雄,生下孤王,这样懦弱子孙,真真令人惭愧。看高皇帝身旁,站立二人,定必是张良、萧何无疑了。

董承   (白)     正是此二人。

汉献帝  (白)     想当年高祖创业,全仗此二人之功。所以立在高祖身旁,卿亦当学此二人,立在朕的身旁。

董承   (白)     想张良、萧何乃是开国元勋。所以立在高皇帝之侧。臣无寸功,焉能比此二人。

汉献帝  (白)     想国舅,当年西京救驾有功,孤王片刻不忘,无以为赐。今将孤的锦袍玉带,赐与国舅,就同常在孤之左右也。

             内侍,更衣。

(牌子。汉献帝换衣。)

董承   (白)     谢万岁。

汉献帝  (白)     卿回府之后,必须要细细详察。

董承   (白)     知道了。

汉献帝  (白)     一同下阁。

董承   (唱)     谢罢万岁出宫门,

汉献帝  (白)     卿家要仔细详察,且莫负孤王之意。

(汉献帝下。)

董承   (白)     哦,哦,哦!

     (唱)     回到府中看分明。

(董承下。)

【第二十一场】

(水底鱼牌。关羽、张飞、刘备同上。)

关羽   (白)     大哥,今日许田射鹿,曹操妄在天子面前受贺,欺君罔上。小弟本要将他斩首,大哥以目视弟,极力拦阻,却是为何?

刘备   (白)     二弟哪里知道,那曹操与天子,只离一马头之远。其心腹将士,紧紧跟随。吾弟逞一时之怒,轻举妄动,倘事不成,有伤天子,那时岂不归罪于我等?

关羽   (白)     今日不杀此贼,后必为患。

刘备   (白)     二弟须要谨密,不可轻言。想吾等今侍奸曹,须防不测。吾要在后园,终日种菜消遣。

关羽   (白)     想那耕种,乃是农夫小人所为。大哥要以天下之事为重,何必如此?

刘备   (白)     此非二弟所知也。正是:

     (念)     欲思韬晦计,且做耕种人。

(刘备、关羽、张飞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校尉、四曹将、曹操同上。)

曹操   (白)     适才有人报道:万岁将董承宣进宫去,同到功臣阁叙谈,不知为了何事?待老夫前去看来。

             校尉的,打道午门。

(董承迎上。)

董承   (白)     原来是丞相。

曹操   (白)     董承,万岁叫你到功臣阁上,所谈何事?

董承   (白)     在功臣阁上问的乃是高祖起义,创业之事。

曹操   (白)     但不知还讲些什么?

董承   (白)     还讲说张良、萧何二人之事。

曹操   (白)     那萧何、张良二人,乃是汉朝两个忠臣,但不知他二人比老夫如何?

董承   (白)     想丞相,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他二人,怎能比得过丞相?

(曹操笑。)

曹操   (白)     你这件锦袍,是哪里来的?

董承   (白)     这锦袍玉带,乃是圣上所赐。

曹操   (白)     圣上无故赐你锦袍玉带,却是为何?

董承   (白)     圣上思想当年,吾在西京救驾有功,所以赐下这袍带。

曹操   (白)     你将这袍带脱下,待老夫观看。

董承   (白)     脱去袍带,未免有些观之不雅。

曹操   (白)     来,将带与我摘下来。

(曹操接带看。)

曹操   (白)     这带上并无夹带。你将锦袍脱下来,待老夫观看。

董承   (白)     这袍若脱将下来,未免有失大臣的体统。

曹操   (白)     来与我剥了下来。

(董承脱袍,曹操照,自穿。)

曹操   (白)     你等看老夫穿了此袍,可曾合体?

众人   (同白)    美得很。

曹操   (白)     国舅你将这袍带,转送老夫,你意如何?

董承   (白)     丞相。此乃天子所赐,焉敢转赠于人。待下官回至家中,另取一件,送于丞相就是。

曹操   (白)     难道这袍之中,还有诈不成?

董承   (白)     不敢。不敢。既是丞相一定要留,就送于丞相。

曹操   (白)     有道是君子不夺人之美,此乃君恩所赐,吾不相夺,你去罢。

(董承接袍带下。)

曹操   (白)     校尉,回府。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马腾上。)

马腾   (西皮摇板)  心中恼恨曹奸党,

             欺压天子为哪桩?

     (白)     昨日圣上,在许田射鹿,曹操竟代天子受贺,真真令人可恼。我看当朝文武,俱是奸贼心腹之人。惟有董承,乃是皇亲国戚。我不免与他商议,定要除却奸贼。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急忙去把董承访,

             灭却奸贼保朝纲。

(马腾下。)

【第二十四场】

(董承上。)

董承   (唱)     曹贼将我来盘问,

             泄漏机关命难存。

             将身且把府门进,

(书童上。)

书童   (白)     家爷,回来啦。

董承   (唱)     唬得我浑身汗淋淋。

书童   (白)     家爷你喝茶罢。

董承   (白)     不用。

书童   (白)     不喝茶,吃饭罢。

董承   (白)     也不用,与我退下,唤你再来。

书童   (白)     咋。好大气呀。

(书童下。)

董承   (白)     今蒙圣上赐吾袍带,叫吾仔细查看,但不知是何缘故?

(起初更鼓。)

董承   (白)     待吾细细看来。

     (四平调)   只听得谯楼上初更过了,

             仔细观看锦龙袍。

             这上面绣的是奇花异草,

             圣上赐我所为哪条?

(打二更鼓。董承持带看。)

董承   (四平调)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尽,

             手捧玉带看分明。

             上面厢镶的是玲珑美玉,

             到叫董承内心不明,

             嗳嗳嗳,吾好难思忖。

(董承睡。剪灯花。董承四看,灯花烧带。董承举带细看。)

董承   (白)     带上竟被灯花烧破了,吓,这里面怎么有血迹呀。待吾拆开看来。

             哎呀,原来是圣上的血诏,叫吾设计,除却曹操。

     (二黄摇板)  见血诏不由人泪双抛,

             吾心中如刺了万把钢刀。

(董承睡。王子服上。)

王子服  (唱)     心中只把国贼恨,

             去到府中访董承。

             将身且把书院进,

             只见国舅睡沉沈。

     (白)     他还在此酣睡,这有白绫一幅,待吾看来。哦喝喝呀,原来是圣上的血诏,叫他灭却曹贼,待吾吓他一吓。

             国舅醒来。

董承   (白)     原来是王大人。

(董承寻诏。)

王子服  (白)     好吓,你在家中,竟敢想谋害曹丞相。吾当出首,走,走,走。

董承   (白)     哎呀大人呐,你若如此,这汉室江山,一旦休矣。

(董承跪,王子服笑。)

王子服  (白)     我是与你做耍的呀。

董承   (白)     你这一耍,耍了我一身冷汗。

王子服  (白)     想吾祖宗,世受国恩,愿助国舅一臂之力。

董承   (白)     满朝文武,皆是曹操心腹,惟有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此二人忠心为国,可以同谋。

王子服  (白)     吾还保举一人,乃是昭信将军吴子兰。

董承   (白)     你我同到密室,共立议状。

(董承、王子服同转场。)

董承   (白)     先请书名画押。

王子服  (白)     国舅先请画名,我等随后。

(种辑、吴硕同上,书童迎上。)

种辑   (白)     国舅可在府中?

书童   (白)     现在府中。

种辑   (白)     代吾通禀。

书童   (白)     种、吴二位大人到。

董承   (白)     王大人,暂在屏后躲避一时。

(王子服下。)

董承   (白)     有请。

书童   (白)     有请二位大人。

董承   (白)     二位大人请。

种辑、

吴硕   (同白)    那许田射猎之事,国舅你可曾怀恨呐?

董承   (白)     虽然怀恨,也是无可如何。

种辑   (白)     吾誓要杀此人,方消吾恨。

吴硕   (白)     为国除奸,死亦无怨。

(王子服上。)

王子服  (白)     好吓。你二人要杀曹丞相,好大的胆呐!

种辑   (白)     吾宁做汉室鬼,不为曹氏人,强似你等,依附国贼。

王子服  (白)     吾等正欲见二公,议论此事。现有血诏,你拿去看来。

(种辑、吴硕同看。)
种辑、

吴硕   (同白)    既然如此,吾等一同画押书名。

(马腾上。)

马腾   (唱)     将身来在府门口,

(书童迎上。)

马腾   (唱)     见了国舅定良谋。

     (白)     书童,前去通禀,就说西凉马腾要见。

书童   (白)     启爷:西凉马腾来拜。

董承   (白)     你对他言讲,就说吾染病在床。

书童   (白)     国舅染病在床,改日再见罢。

马腾   (白)     你去通报,吾非无事而来,吾是一定要见。

书童   (白)     他言道他有事而来,一定要见。

董承   (白)     列位大人,暂请密室少坐,待吾前去会他。

             来,说吾出迎。

书童   (白)     家爷出迎。

董承   (白)     马太守。

马腾   (白)     国舅,你面带春色,何言有病?看将起来,你等皆非救国之人也。

董承   (白)     你道何人不能救国?

马腾   (白)     那许田射鹿之事,吾气满胸膛。你乃皇亲国舅,终日沉于酒色,是何道理?

董承   (白)     想那曹丞相,乃国之大臣,朝廷倚赖,你何出此言?

马腾   (白)     你尚以曹贼为好人,真是贪生怕死之徒,不能共议大事。吾去也。

董承   (白)     太守请暂息怒。这有一物,你拿去看来。

(马腾接诏看。)

马腾   (唱)     一见血诏心头恨,

             咬牙切齿骂奸臣。

(王子服、种辑、吴硕同上。)
王子服、
种辑、

吴硕   (同白)    吾等正在此议论大事,马太守到此,就请签名。

马腾   (白)     待吾写来。如今还有一人,国舅何不将他请来商议?

董承   (白)     但不知是哪一个?

马腾   (白)     就是那豫州牧刘备。

董承   (白)     那刘备今在曹操帐下,安能行此大事?

马腾   (白)     前日在围场之中,曹操迎受众人称贺之时,那关公欲杀曹操,刘备暗地拦阻。想是因曹操爪牙过众,不敢妄动之故。

董承   (白)     既然如此,待吾前去与他商议。

马腾   (白)     于今已有七人,待吾回转西凉,带兵前来,以为外应。告辞了。

     (唱)     辞别众位出府门,

             同心协力灭贼臣。

(马腾下。)
王子服、
种辑、

吴硕   (同白)    吾等也告辞了。但是此事,必须慎密要紧。

董承   (白)     那是自然。大家俱要小心。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刘备上。)

刘备   (西皮摇板)  刘备身居在曹营,

             如同飞鸟在樊笼。

             闲来吾且把菜种,

             叫他看我是无能。

(董承上。)

董承   (念)     一心图大事,

(旗牌迎上。)

董承   (念)     来访智谋人。

     (白)     烦劳通禀,就说我董承,拜见刘皇叔。

旗牌   (白)     启大爷:董国舅要见。

刘备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

董承   (白)     皇叔。

刘备   (白)     国舅请坐。

董承   (白)     有坐。

刘备   (白)     不知国舅驾到,备不曾远迎,当面恕罪。

董承   (白)     岂敢。

刘备   (白)     国舅到此,必有所为?

董承   (白)     前在围场之中,云长欲杀曹操,皇叔为何摇头拦阻。

刘备   (白)     国舅怎生知道?

董承   (白)     众人皆未看见,独吾一人,看得真切。

刘备   (白)     此乃是二弟,见操偺分,一时发怒耳。

董承   (白)     满朝臣子,若能尽如云长,这天下可就太平了。

刘备   (白)     那曹丞相,文能安邦,武能治国,何言天下不太平呐。

董承   (白)     吾以公为汉朝皇叔,故披肝沥胆,前来相告。你为何如此之诈呀?

刘备   (白)     国舅休得动怒。备恐国舅有诈,故特相试耳。

董承   (白)     现有圣上血诏在此,皇叔请看。

(刘备接诏看,跪。)

刘备   (唱)     一见血诏心内惊,

             好似钢刀刺在心。

董承   (白)     现有议状,请皇叔书名。

刘备   (白)     待吾看来。车骑将军董承,工部侍郎王子服,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昭信将军吴子兰,西凉太守马腾。待备来书名。

(刘备写。)

刘备   (白)     “左将军刘备”。但此事必须缓缓而行,千万不可泄漏。

董承   (白)     那是自然。告辞了。

     (唱)     辞别皇叔出府门,

             大事须要牢记心。

(董承下。)

刘备   (白)     关、张二弟,出城射猎未回,吾不免仍到后园,种菜便了。正是:

     (念)     后园学老圃,刻刻防曹公。

(刘备下。)

【第二十六场】

(四曹将、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老夫威名震四方,

             兵精粮足人马强。

             闷恹恹坐至在宝帐上,

             扫灭群雄定帝邦。

     (白)     许褚、张辽,命你二人,去到刘玄德那里,请他到府叙话,不得有误。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刘备   (内西皮导板) 忆昔桃园结同盟,

(刘备上。)

刘备   (西皮原板)  大破黄巾立奇功。

             弟兄们在徐州威风湧,

             扫灭了吕布转回都城。

             到如今假意儿习学耕种,

             那曹操道刘备定然无能。

             吾这里在园中且把菜种,

     (西皮摇板)  这一畦黄来一畦青。

             手执水桶汲在井,

(曹操上,登高暗看。刘备泼水。曹操下。许褚、张辽同上,同看。)

刘备   (西皮摇板)  这桶水泼至在菜田中。

许褚   (西皮摇板)  来在后园来观定,

张辽   (西皮摇板)  刘备在此学庄农。

刘备   (念)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清濯缨兮浊濯足,水兮水兮随吾歌。

许褚、

张辽   (同白)    刘使君,你在此做的事好吓!

刘备   (西皮摇板)  听一言吓得我心神不定,

             这桶水浇得我大汗淋身。

     (白)     二位将军一来,这水桶也落在井里去了。你们到此何事吓?

许褚   (白)     奉丞相之命,请使君到府中叙话。

刘备   (白)     吾实实去不得,这衣冠不整,如何去得?

许褚   (白)     丞相之命,焉能违抗。

刘备   (白)     如此二位要少等一时,待吾去更衣。

张辽   (白)     好,你速速更衣,快来。

(刘备下。)

张辽   (西皮流水板) 人言刘备是英雄,

许褚   (西皮流水板) 为何今日学庄农?

张辽   (西皮流水板) 自己灌田把菜种,

许褚   (西皮流水板) 看起来此人是无能。

(刘备上。)

刘备   (白)     你我一同前去。

许褚、

张辽   (同白)    走。

(刘备比势作怕,回头,退。)

张辽   (白)     为何不走?

刘备   (白)     只顾走,我还忘了一件事。

许褚   (白)     忘了什么事?

刘备   (白)     吾还有两桶水,未曾浇完呐。

许褚   (白)     此乃是小事,哈哈哈。

(刘备、许褚、张辽同下。)

【第二十八场】

(关羽、张飞同上。旗牌暗上。)

关羽   (白)     适才在郊外,演习拳棒。三弟武艺,越发精通了。

张飞   (白)     二哥夸奖了。

关羽   (白)     旗牌,大爷往哪里去了?

旗牌   (白)     许褚、张辽,到此言道,曹丞相请大爷叙话。

关羽   (白)     大哥前去,恐受曹操之害。

             三弟,你我一同赶上前去。

张飞   (白)     好。一同前往。

关羽   (白)     正是:

     (念)     舍身入虎穴,

张飞   (念)     哪怕遇龙潭。

(关羽、张飞同下。)

【第二十九场】

(刘备、许褚、张辽同上。)

许褚   (白)     有请丞相。

(曹操上。)

曹操   (白)     何事?

许褚   (白)     刘备请到。

曹操   (白)     使君,你在家中做的好大事吓!

刘备   (白)     备不、不、不曾做什么事来呀!

曹操   (白)     你在园中种菜岂不是一件大事?

刘备   (白)     备以闲暇无事,做此逍遥,不知丞相唤刘备前来,有何话讲?

曹操   (白)     只因去岁,老夫平张绣之时,路途缺水,军士皆渴。是吾心生一计,以鞭指前村,言道:前有梅林。军士闻言,口中生涎,由此不渴。今日见后园,梅子青青,特煮美酒,与使君畅饮一番。

             来,设酒亭中。

(刘备、曹操同上亭。)

曹操   (白)     使君请。

刘备   (白)     请。

曹操   (白)     看浓云四布,天将大雨。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丞相:天外龙挂。

曹操   (白)     使君你可知龙之变化么?

刘备   (白)     备却不知。

曹操   (白)     龙之为物,能大能小。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今当春令,龙则乘时变化,如同世人得志,纵横四海一般。龙之为物,可比世上之英雄。使君你久历四方,必知当世英雄,请言一二。

刘备   (白)     备乃肉眼,安能知天下英雄。

曹操   (白)     使君何必太谦。

刘备   (白)     备蒙丞相恩庇,得仕朝班,天下英雄,实有未知。

曹操   (白)     虽未识其面,当必闻其名,请试讲来。

刘备   (白)     想那淮南袁术,兵粮足备,可以算得英雄么?

曹操   (白)     那袁术,如同坟中枯骨,吾早晚定要擒之。

刘备   (白)     是坟中枯骨。哦哦。那河北袁绍,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虎踞冀州之地,部下又多勇将,可以算得英雄了。

曹操   (白)     那袁绍量薄胆小,少谋寡断,作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

刘备   (白)     有一人名称八俊,威震九州,刘景升,可谓英雄否?

曹操   (白)     刘表虚名无实,不能谓之英雄。

刘备   (白)     有一人,血气方刚,江东领袖,孙伯符,乃英雄也。

曹操   (白)     孙策,籍父之名,非英雄也。

刘备   (白)     那益州刘季玉、张绣、张鲁、韩遂等辈如何?

曹操   (笑)     哈哈哈哈哈!

     (白)     此皆碌碌小人,何足挂齿。

刘备   (白)     舍此诸人之外,备则实实不知了。

曹操   (白)     夫英雄者,必须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方为英雄。据老夫今日看来,天下英雄,惟有使君与操耳。

     (笑)     吓呵哈哈哈哈!

(打雷。刘备失箸。)

刘备   (白)     嗳呀呀呀,好大的雷,将筷子也落在地下了。真所谓一震之威,以至于此。

曹操   (白)     丈夫亦怕雷声么?

刘备   (白)     此即圣人云,迅雷风烈必变是也。

(关羽、张飞同上。)

曹操   (白)     二位从何处而来?

关羽   (白)     闻听丞相邀吾兄长饮酒,吾二人特来舞剑进酒。

曹操   (白)     今日并非鸿门设宴,何用项伯、项庄哉。

             来,看酒与二位将军压惊。

关羽   (白)     谢丞相,天色不早,兄长可以回去了。

刘备   (白)     备就此告辞,多谢了。

(曹操下。刘备、关羽、张飞同转场。)

关羽   (白)     兄长今日赴曹操之宴,险些将弟等吓死。

刘备   (白)     今日愚兄,也吃惊不小。那曹操言道:天下英雄,只有他与兄二人。那时兄闻此言,将箸落于地下,适值大雷,愚兄以闻雷失箸掩盖,幸将他瞒过。愚兄每日浇田种菜者,正是怕曹操疑心耳。

关羽   (白)     兄长真是高见。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大爷:今有公孙瓒,被袁绍杀败而死。

刘备   (白)     是怎样兵败,你要细细将来。

旗牌   (白)     那公孙瓒,被袁绍所败,因使人到许都求救。途中被袁绍之将所擒。公孙瓒又遣人致书张燕,暗约举火为号。不意下书人又被袁绍擒住,却在城中放火诱敌。公孙之兵大败,袁绍又掘地入城,在楼下放火。公孙瓒无奈自杀妻子,烧死在楼上。

刘备   (白)     公孙瓒已死,也不知赵云往哪里去了?

关羽   (白)     只好慢慢打听。

旗牌   (白)     袁术之兵,今多反背,他要投河北袁绍那里,闻大兵将到徐州矣。

刘备   (白)     我不免趁此机会,在曹丞相前讨一支兵马,保护我的家眷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文堂、许褚、张辽、朱灵、路昭、曹操同上。)

曹操   (念)     辕门金鼓振,将士起雄心。

(刘备上。)

刘备   (白)     启丞相:今有袁术,欲投袁绍,人马由徐州经过。丞相必须差人带兵前去,以防不测。

曹操   (白)     就命使君,带兵一万,前去抵挡。

刘备   (白)     谢丞相。

(刘备下。郭嘉、程昱同上。)
郭嘉、

程昱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二位先生督催粮草可齐?

郭嘉、

程昱   (同白)    均已催齐。

曹操   (白)     二位先生之功也。

郭嘉   (白)     适才见刘备手持令箭,不知丞相有何差遣?

曹操   (白)     吾命他到徐州,抵敌袁术去了。

郭嘉   (白)     前在下邳,曾请丞相将他杀之,丞相不肯,今日又与他兵马,日后恐有大患。

程昱   (白)     想那刘备,乃是当世枭雄。今日将他放走,如同放虎归山,纵龙入海。

曹操   (白)     朱灵、路昭听令。命你二人,随同刘备出兵,不得有误。

朱灵、

路昭   (同白)    得令。

(朱灵、路昭同下。)

曹操   (白)     许褚听令:命你赶至中途,将刘备令箭追回。

许褚   (白)     得令。

(许褚下。)

曹操   (白)     待等将刘备追回,再做道理,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关羽、张飞同上。)

关羽   (白)     大哥前去讨令,为何还不见到来?

张飞   (白)     想必来也。

(四龙套、八英雄、刘备同上。)

刘备   (白)     曹操命我带兵去往徐州,提防袁术。就此起兵前往。正是:

     (念)     撞破铁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上手、许褚同上。)

许褚   (白)     俺,许褚,奉了丞相之令,追赶刘备。众将一同追赶。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龙套、八英雄、关羽、张飞、刘备同上。)

关羽   (白)     大哥,今番出兵,为何这等慌速?

刘备   (白)     二弟哪里知道,吾在曹营,如同鸟在笼中,鱼入网内。前番种菜,正是怕曹操疑我有大志,故学种菜,以慢其心。今番离了许都,正如鱼入大海,鸟上青云。

关羽   (白)     大哥高见。

(许褚引四上手同上。)

许褚   (白)     刘使君,请了。

刘备   (白)     将军到此何事?

许褚   (白)     奉了丞相之令,叫使君回去。

刘备   (白)     自古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备已见过天子,又有丞相之令,军务要紧,少陪了。

(刘备引关羽、张飞、四龙套、八英雄同下。)

许褚   (白)     丞相叫吾来追赶,他既不回,吾亦不便与他厮杀,不免回营交令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四文堂、郭嘉、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念)     胸中韬略广,威名振四方。

(许褚、四上手同上。)

许褚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追赶刘备如何?

许褚   (白)     他言道:将在外君命不受,他乃奉天子之诏,丞相之令,执意不回,竟自去了。

曹操   (白)     刘备不回,如何是好?

郭嘉   (白)     刘备不回,可见其心已变。丞相可修书一封,送到徐州,叫车胄暗杀刘备,以除后患。

曹操   (白)     此计甚好,待吾修书。

(牌子。)

曹操   (白)     旗牌过来,将此书下到徐州车胄那里,不得有误。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五场】

(四龙套、八英雄、刘备、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前面人马,为何不行?

众人   (同白)    已到徐州。

刘备   (白)     就在城外扎下营盘。

(风入松牌。众人同转场,同下。)

【第三十六场】

(四龙套、车胄同上。)

车胄   (念)     镇守徐州地,探马报军机。

龙套   (内白)    刘使君到。

车胄   (白)     有请。

(八英雄、关羽、张飞、刘备同上。)

刘备   (白)     将军。

车胄   (白)     使君请坐。

(朱灵、路昭同上。)
朱灵、

路昭   (同白)    参见使君。

刘备   (白)     你二人到此何事?

朱灵   (白)     奉曹丞相之命,前来助使君成功。

刘备   (白)     好。起过一旁。

(探子上。)

探子   (白)     袁术兵到。

刘备   (白)     再探。

(探子下。)

刘备   (白)     待吾兄弟三人,出城迎敌。

(关羽、张飞、刘备同下。车胄听。内喊杀声。)

车胄   (白)     刘使君弟兄出阵,一定成功也。

(刘备引关羽、张飞同上。)

刘备   (白)     袁术之兵,已被吾等杀得大败,纪灵被三弟刺于马下,袁术逃走。

             朱灵、路昭,你二人先回许昌,报于丞相知道。去去即回。

(朱灵、路昭同下。刘备、关羽、张飞同下。旗牌上。)

旗牌   (白)     门上有人么?

龙套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下书人求见。

旗套   (白)     候着。

             启将军:下书人求见。

车胄   (白)     传。

龙套   (白)     传你进去。

旗牌   (白)     叩见将军。

车胄   (白)     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奉丞相所差,有书信呈上。

车胄   (白)     待吾看来。

(牌子。)

车胄   (白)     你回禀丞相,就说我照书行事。

(旗牌下。)

车胄   (白)     请陈先生进帐。

龙套   (白)     陈先生进帐。

(陈登上。)

陈登   (念)     父子在徐州,胸中多智谋。

     (白)     参见将军。

车胄   (白)     先生请坐。

陈登   (白)     有坐。唤某进帐,有何军情?

车胄   (白)     曹丞相有书到来,叫吾暗杀刘备,特与先生商议。

陈登   (白)     既然如此,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车胄   (白)     吾想桃园弟兄,骁勇非常,杀之甚为不易。吾有一计,唤刘备出城放粮安民,吾将人马埋伏城中。等他放粮回来,杀他一个出其不意。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陈登   (白)     哦哦,此计甚好。

车胄   (白)     就请先生,将徐州众将请来,一同商议便了。

陈登   (白)     遵命。

(陈登下。车胄下。)

【第三十七场】

(四曹将同上。)

四曹将  (同白)    今奉车将军之命,叫吾等帐中议事。请。

             有请车将军。

(车胄上。)

车胄   (白)     众位将军来了。

四曹将  (同白)    传吾等到此,有何吩咐?

(陈登暗上,窃听。)

车胄   (白)     丞相有书到来,命吾暗杀刘备。只是桃园武艺高强,必须设计而行。

四曹将  (同白)    将军有何妙计?

车胄   (白)     欲请众位将军,在城内埋伏,叫刘备出城放粮。待他回来,进城之时,大家一拥而出,杀他个措手不及。

四曹将  (同白)    此计甚好。

车胄   (白)     正是:

     (念)     安排打虎牢笼套,

四曹将  (同白)    哪怕鱼儿不上钩。

(众人同下。)

陈登   (白)     且住!这车胄定下计策,要杀刘玄德。想那玄德,乃是仁义过人,英雄出众之人。倘若被他们杀害,岂不伤了天理。我不免出得城去,到他营中,送上一信便了。正是:

     (念)     出城拼命透消息,一心要救大英雄。

(陈登下。)

【第三十八场】

(郑玄上。)

郑玄   (念)     白发苍苍,隐居山庄。

(陈登上。)

陈登   (白)     老师。

郑玄   (白)     陈登,你慌慌张张,到此何事?

陈登   (白)     今有车胄,命刘使君出城放粮,要暗害他的性命。是我到他营中报信,他不在营中,他可曾到此来呀?

郑玄   (白)     并未到来。

陈登   (白)     既未到来,必须要给他一信才好。

郑玄   (白)     待吾写来。

陈登   (白)     老师将此信交与我,待我与他送去便了。

(陈登急下,郑玄随下。)

【第三十九场】

(水底鱼牌。四龙套、八英雄、四上手、水底鱼、关羽、张飞同上。)

关羽   (白)     今奉大哥之命,四门散粮。三弟,可到东门散放。愚兄去往西门。

张飞   (白)     好。小弟就此前往。

(张飞引四上手同下。)

关羽   (唱)     三弟东门把粮放,

             安抚徐州众儿郎。

             人来一同西门往,

(陈登上,跑下。)

关羽   (唱)     只见一人走慌忙。

     (白)     吓。看此人慌慌张张,冲过马头而去,莫非有诈。

             来,与我将他赶回来。

(众人推陈登同上。关羽拔剑欲砍,陈登翻跟头,仰卧。)

关羽   (白)     你是何人,如此慌迫,敢么是奸细?休走,看剑!

陈登   (白)     我不、不是奸细,我、我、我是与人送信的。

关羽   (白)     既是送信的,拿信来我看。

陈登   (白)     这信是送与刘使君的。必须要面交本人。

关羽   (白)     吾既是刘使君,拿来我看。

陈登   (白)     是,是,是。

(关羽接信看。)

关羽   (白)     我且问你,你是何人,在何人的帐下差遣?

陈登   (白)     我名陈登,在车胄帐下。

关羽   (白)     呔,你既在车胄帐下,为何前来洩他的消息?分明是诈,休走看剑!

陈登   (白)     将军休得动怒,留头讲话。

关羽   (白)     你且讲来。

陈登   (白)     我虽在车胄帐下,却与刘使君交好。况今日之信,乃是我的老师郑康成郑老先生所写。将军你难道还不认识郑老先生的笔迹么?

关羽   (白)     如此,先生请起。

陈登   (白)     谢将军。

关羽   (白)     但不知车胄这厮,为何要害我弟兄?

陈登   (白)     他也是奉了曹操之命。

关羽   (白)     原来如此,先生请便。

陈登   (白)     少陪了。吓,将军,千万可不要进城。

关羽   (白)     记下了。

(陈登下,上。)

陈登   (白)     切不可进城!

关羽   (白)     知道了。

陈登   (白)     千万、千万、不要进城!

(陈登下。张飞、四上手同上。)

张飞   (白)     二哥,

关羽   (白)     三弟回来了?

张飞   (白)     回来了。

关羽   (白)     今有车胄,欲害吾弟兄,在城中埋伏兵马。

张飞   (白)     既然如此,待小弟前去,杀这个王八贼的。

关羽   (白)     且慢,兄倒有一计在此。

张飞   (白)     二哥有何妙计?

关羽   (白)     你我二人,假扮许褚、张辽,这营中现有曹兵的衣甲,叫众将扮作曹兵,前去叫城。他将城门开放,将车胄诱出城来,杀他一个落花流水。

张飞   (白)     好。你我一同前往。正是:

     (念)     假扮曹兵将,

关羽   (念)     城下杀仇人。

(众人同下。)

【第四十场】

(四龙套、四曹将、车胄同上。)

车胄   (白)     俺,车胄。今特调动人马,埋伏城内,等候刘备。就此城楼去者。

(车胄上城。关羽、张飞、四龙套、八英雄、四上手同上。)

关羽   (白)     待吾前去叫城。

             呔,开城!

车胄   (白)     何人叫城?

关羽   (白)     吾乃许褚。

张飞   (白)     吾张——

关羽   (白)     辽。

张飞   (白)     张辽,张辽。

车胄   (白)     这黑夜灯光之下,不能分辨,待等天明,再进城来。

关羽   (白)     待等天明,那刘备知道,如何是好?

众人   (同白)    快快开城。

车胄   (白)     如此,待吾与你等开城。

(车胄出城。)

车胄   (白)     文远兄何在?

关羽   (白)     看刀!

(关羽、车胄同起打。陈登开城,张飞引众兵同上城,车胄败下,关羽追下。车胄上。)

车胄   (白)     原来是桃园弟兄。待吾回至城中。

张飞   (白)     车胄小儿,还不下马受死。

(关羽追上,杀车胄,进城。刘备、四英雄同上,同入城下,同上。)

关羽   (白)     启大哥:今有车胄,奉曹操之命,要暗害吾等。幸蒙陈登,前来送信。因此弟将他斩了。

刘备   (白)     三弟哪里去了?

关羽   (白)     不知去向。

刘备   (白)     我晓得了。一同请至后面。

(众人同下。)

【第四十一场】

(车夫人引小孩同上。)

车夫人  (唱)     老爷带兵去出兵,

             眼跳心惊为何情?

(张飞上。)

张飞   (白)     好你个王八日的!

(张飞杀车夫人、小孩,提头下。)

【第四十二场】

(刘备、关羽、四龙套、八英雄、四上手同上。)

刘备   (念)     二弟城下斩车胄,曹操闻知岂罢休。

(张飞上。)

张飞   (白)     大哥,那车胄被二哥刀劈马下,小弟去到他家中,将他的妻子尽行杀了。

刘备   (白)     人头在哪里?

张飞   (白)     你来看,这不是人头。

刘备   (白)     嗳呀呀,快快拿了下去。二位贤弟,今日杀了曹操心腹之人,倘若他兴大兵前来,如何是好?

陈登   (白)     今有袁绍,现在河北,使君何不去到那里搬兵相助?

刘备   (白)     那袁术,乃袁绍之弟,吾今将他弟杀败,他是怎肯帮助于我?

陈登   (白)     现在倒有一人,与使君夙相交好,若求他写一书信,定然成功。

刘备   (白)     先生所云何人?

陈登   (白)     就是使君夙日钦佩的那一位郑老先生。

刘备   (白)     敢么是那郑康成么?

陈登   (白)     正是此人。

刘备   (白)     好。待吾明日前去拜访,求他代吾修书便了。后帐排宴,大家痛饮。

(众人同下。)

【第四十三场】

(四青袍、吉平同上。)

吉平   (引子)    良相良医,三折肱,水饮上池。

     (念)     治病如同治水渠,须知寒热合虚实。诊视六脉凭三指,用药得宜病自除。

     (白)     下官,姓吉名太,字称平,洛阳人氏,汉室为臣,官居太医之职。只因国舅董承患病,吾奉圣命,与他调治。

             左右,打道董府。

     (二黄原板)  为人子在家中常把孝尽,

             为臣子在朝中常尽忠心。

             吾虽然官职小忠心耿耿,

             有道是食爵禄当报国恩。

(吉平、四青袍同下。)

【第四十四场】

(董承上。)

董承   (二黄摇板)  自那日下朝来身染重病,

             为国家好叫我昼夜焦心。

             但愿得大事成早除奸佞,

             方显我在朝中不负君恩。

(四青袍引吉平同上。)

吉平   (二黄摇板)  来至在国舅府人役退定,

(书童迎上。)

吉平   (二黄摇板)  叫书童且回避莫要高声,

(书童下。)

吉平   (二黄摇板)  我这里且把书房进,

董承   (白)     曹贼休走,看剑!

吉平   (二黄摇板)  只见他朦胧中把话云。

     (白)     国舅醒来!

董承   (二黄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振,

     (白)     曹操休走,看剑!

吉平   (二黄摇板)  你为何声呼杀大臣?

     (白)     吓,国舅,何事口口声声,要杀曹丞相?走,走,走,我要拉你去出首。

董承   (白)     嗳呀先生呐,你若如此,汉室江山休矣!

吉平   (白)     国舅休得害怕,某虽是医人,亦食朝廷俸禄,未敢忘汉也。

董承   (白)     话虽如此,只恐先生,非真心也。

吉平   (白)     你道吾不是真心,吾当咬下一指为誓。

     (二黄摇板)  国舅不必细叮咛,

             莫道我吉某无真心。

             我这里将手指来咬下,

             咬去了小指做证凭。

     (白)     望国舅将梦中之言语说明,倘有用某之处,虽灭九族,亦无反悔。

董承   (白)     先生既然如此,现有血诏,拿去看来。

吉平   (白)     待吾看来:“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今日曹操,弄权专政,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纲常,刑赏封罚。朕不自主,卿乃国之大臣,又为皇亲国戚,当念高皇帝,创业之艰难,务当纠合忠烈之士,殄灭权奸,以安社稷,为此血诏。”

             既奉天子血诏,国舅当力除国难才是。

董承   (白)     现已约定七人,有议状在此。

吉平   (白)     待吾看来:“车骑将军董承,工部侍郎王子服,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昭信将军吴子兰,西凉太守马腾,左将军刘备。”

董承   (白)     先生也要书名,以图大事。

吉平   (白)     某手指不便,望国舅代劳。

董承   (白)     待吾替写。

吉平   (白)     国舅不必忧烦,曹贼的命,只在某手中。

董承   (白)     怎见得?

吉平   (白)     那曹操,常患头风之症,每一举发,痛入骨脑,时常使某医治。倘若再发之时,我只用一服毒药,就可以将他治死,岂不胜似刀兵十倍?

董承   (白)     先生若能如此,真国家之幸也。请上,受我一拜。

     (二黄摇板)  走上前来忙跪定,

             全仗先生杀贼臣。

吉平   (二黄摇板)  心中大事安排定,

             灭却奸贼报国恩。

     (白)     事须机密,下官告辞了。

(牌子。吉平下,董承下。)
(完)


浏览次数:5418 ┊ 字数:24618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