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送花楼会》(一名:《双珠凤》)

主要角色
文必正:小生
霍定金:旦
秋华:贴旦

情节
按旧小说《双珠凤》弹词,称襄阳霍天官之女霍定金才貌双全,号称才女。日者往文仙庵烧香还愿,在庵遗失珠凤一支。适被洛阳才子文必正所拾。文必正望见霍女姿容端丽,举止大方,先已万分渴慕。又被拾得珠凤。遂痴心以为天假良缘。因此霍氏小婢向前索凤时,文必正始则坚不肯还。继则定欲面见霍女,亲手交与。试问霍氏定金一青年闺秀,且系吏部府中小姐。当此庵观会场之中,岂肯觍然为此有关男女授受之举动,以犯嫌疑而玷门阀。遂不愿而返。然文必正则从此梦魂颠倒,坐卧不宁,于是想入非非。遂思得一卖身投靠之策,以图入府一见。遂有投倪私凤,先被倪阿凤占得头筹之卖靠一出。惟入府已久,讫不得尝,未能获见。至是霍老夫妇从韩府庆寿而回,带得韩氏园池中并蒂莲花一对。令霍兴(即文必正为霍氏奴之假名)送至内楼与小姐把玩。文必正得此使命,如膺宠赐,径自欣然恭送至内厅。先遇霍定金贴身婢秋华,说明来意。秋华以格于例不令上楼。文必正无奈,只得先将还凤情由及真姓名与秋华说破,并告知此来为求婚计,特再三央托。秋华婢子本可儿,亦怜才者。且知文氏本洛阳闻家,己身亦思染指其间,遂与转达霍定金。霍定金始闻之,大发娇怒。既而秋华怂恿,且劝以利害,于是俯首无词。亦只得悉从秋华旨。令其上楼私见。一见之后,自然惺惺惜惺惺,互相倾爱,虽不涉私,然已交换证物。穷终身自定矣。

注释
《送花楼会》为全本《双珠凤》之一出。在《卖身投靠》之后,与《投靠》一场同为全剧重要关子。

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录入:Jeffrey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8.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文必正上。)

文必正  (西皮摇板)  有意栽花花不活,

             无心插柳柳成荫。

     (白)     小生,文——

(文必正左右看。)

文必正  (白)     必正,乃是洛阳人氏。只因那日,在文仙庵中,得见霍天官之小姐霍定金,生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使我真个神摇魂荡。不意天假奇缘,小姐竟失落珍珠凤钗一支,被我拾起。忽然来一青衣侍女。向我取索珠凤。那时我对她言道,若要珠凤,却也不难,必须当面交还小姐。可恨那青衣言道,若要见小姐,还须在红马桶中洗浴,再换胎胞。真真令人可恼。是我央及倪婆,将我遣到霍府,卖身投靠。蒙太老爷给我起名霍兴,终日在书房服役。来在府中,已有一月有余,并无机会能见小姐一面。不料今日,随同太夫人,去到韩府拜寿。他花园鱼池内,并头莲开得十分茂盛。太夫人命我采了两朵,叫我送至绣楼,与小姐玩赏。若能见得小姐之面,我就将珠凤把还与他。倘能订了婚姻之事也未可知。不免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心中挂念霍定金,

             卖身投靠在府门。

             大胆且把绣楼进,

             提篮权作送花人。

(文必正下。)

【第二场】

(霍定金上。)

霍定金  (西皮摇板)  瑶琴弹罢身闷倦,

             临风潇洒觉衣单。

     (白)     秋华茶来!

(秋华上。)

秋华   (念)     忽听小姐唤,急忙到跟前。

     (白)     茶到。

霍定金  (白)     拿来。

(文必正上。)

文必正  (西皮摇板)  来在楼下抬头看,

             用手向前敲门环。

秋华   (白)     是哪一个呀?

文必正  (白)     是我吓。

秋华   (白)     你是啥人,到此则甚?

文必正  (白)     我是霍兴,难道姐姐就不认得么?

秋华   (白)     你就是霍兴,伺候书房的书童,可是哦?

文必正  (白)     不错,正是。

秋华   (白)     你不在书房里伺候太老爷,到此啥事体 

文必正  (白)     是我今日,随同太老爷太夫人去到韩府拜寿,见池中并蒂莲花开得甚好,因此采了两朵,奉了太夫人之命,叫我前来送与小姐的。

秋华   (白)     莲花在哪里?

文必正  (白)     在这篮中。

秋华   (白)     拿来,交给我。

文必正  (白)     交给你做什么呀?

秋华   (白)     我与你送给小姐吓。

文必正  (白)     慢来慢来,我即奉了太夫人之命,送花与小姐,必须当面交与小姐。我还要讨赏的呀。

秋华   (白)     你乃是一书童小价,我家小姐乃是千金小姐,如何能同你相见?

文必正  (白)     告便。

秋华   (白)     请便。

文必正  (白)     哎呀,且住!想我文必正,今日到了绣楼,只望与小姐相会,细谈衷曲。不想这丫头,她不容我相见。这便如何是好。也罢,待我说出真名,道明原故,看她怎样回答。

             吓,姐姐有所不知,你道吾是何人?

秋华   (白)     你是府中书童霍兴呀。

文必正  (白)     非也,吾乃是洛阳才子文必正。只因那日在文仙庵中,遇见了小姐,拾得小姐珠凤一支。那时有一青衣,前来向吾索取珠凤。是我言道,必须面交小姐。不想她一怒而去。是我回到家中,梦魂颠倒。情急无奈才央求倪婆,卖身投靠。来在府中欲将珠凤交与小姐,还想要——

秋华   (白)     要怎样吓?

文必正  (白)     要求婚姻之事。

秋华   (白)     听你之言,吾倒明白了。你是洛阳的才子文必正,要想见我家的小姐,因此卖身投靠,到此地来。今日借着送花,见了小姐,将珠凤把还小姐,要想同小姐,订结婚姻之事。是不是?

文必正  (白)     正是。

秋华   (白)     既然是如此,你就跪在此地,待吾与你通报小姐。

文必正  (白)     要我跪在此地,做什么呀?

秋华   (白)     你是不晓得,你是一个书童,来在小姐绣楼之下,倘若被人看见,多有不便。叫你跪在此地,若有人看见你,你就说前来与小姐送花来了,跪在此地要领赏。

文必正  (白)     原来如此。好,好。我就跪在此地。

秋华   (白)     待吾上楼,通知小姐。倘若小姐准你相见,吾就前来唤你进房。倘若小姐不允,怒恼起来,吾就咳嗽一声,你就急忙走了出去。

文必正  (白)     好,就是这样。

秋华   (白)     你要记下了。

文必正  (白)     我记下了。

(秋华嗽。)

秋华   (白)     吓咳!

(文必正起跑。)

秋华   (白)     你为何走了吓?

文必正  (白)     你方才言道,你一咳嗽,我就走了出去。

秋华   (白)     吾这不是咳嗽,吾是嗓子眼儿里头痒痒。

文必正  (白)     你倒唬了我一跳。

秋华   (白)     你要好好跪在此地,千万可不要动。待我去同小姐说去。

             吓,小姐,他来了。

霍定金  (白)     哪个来了?

秋华   (白)     送花的人来了。

霍定金  (白)     什么人送花来了?

秋华   (白)     府中的书童霍兴。奉老夫人之命,与小姐送并头莲花来了。

霍定金  (白)     送并头莲花,你就将花插在瓶内就是了。

秋华   (白)     小姐,他不但来送莲花,他还送了一支珠凤来了。

霍定金  (白)     什么珠凤?

秋华   (白)     就是小姐在庵中失落的那一支珠凤。

霍定金  (白)     珠凤怎的到了书童之手?

秋华   (白)     哎呀,小姐呀,你道书童是谁?

霍定金  (白)     是哪一个呀?

秋华   (白)     他就是洛阳才子文必正,他父亲也是做过当朝宰相的。

霍定金  (白)     他为何卖身到此?

秋华   (白)     只因那日,在庵中拾得小姐的珠凤,他就朝思暮想。要想见小姐一面。因此央了倪婆,卖身到了府中。今日老夫人叫他送花前来,是以要见小姐一面。一来为送珠凤,二来他还要——

霍定金  (白)     他还要怎样吓?

秋华   (白)     他还要同小姐,成就婚姻大事。

霍定金  (白)     啐!胆大婢子,竟敢将外面奴仆带进绣楼。还敢胡言乱语。倘若被太老爷太夫人知道,定要将你两腿打断。

(秋华跪。)

秋华   (白)     启禀小姐:想那珠凤既被他拾了去,已是天假奇缘。况文公子,才貌双全,若配此人,确是一对佳偶。小姐如若拘执,小姐珠凤现在他手。若外面叫人知晓,反道说是小姐所赠,似于小姐名节有关。还望小姐三思。

霍定金  (白)     依你之见?

秋华   (白)     就将他唤进楼来,与他暂订亲事,叫他速速回转家中,遣媒人前来提亲。谅太老爷与太夫人断无不允之理。不知小姐以为如何?

霍定金  (白)     既然如此,你就叫他前来。

秋华   (白)     遵命。

             文相公,事体弗成功哉。

文必正  (白)     怎见得?

秋华   (白)     是我方才与小姐提起了此事,小姐大怒道:“大胆婢子,竟敢将外面奴仆带了进来。胡言乱语,待等太老爷回来,定要将你两腿打断。”弗成功哉?

文必正  (白)     似此,如之奈何?

秋华   (白)     你不要着急,小姐应允了。叫你进去呢。

文必正  (白)     如此待我进去。

秋华   (白)     慢点慢点,此事是全亏了我呀!

文必正  (白)     不错,正是。全亏了大姐。

秋华   (白)     倘若你与小姐订了婚姻之事,你必须要重重谢谢我。

文必正  (白)     那是自然要谢的。

秋华   (白)     你谢我什么呀?

文必正  (白)     小生以重礼相谢就是。

秋华   (白)     我不要你的礼物。

文必正  (白)     你不要礼物,你要什么呀?

秋华   (白)     我要——

文必正  (白)     要什么呀?

(秋华伸二指。)

秋华   (白)     我要这——

文必正  (白)     是了,你要二百钱。

秋华   (白)     啐,哪个稀罕你二百钱!

文必正  (白)     你到底是要什么呀?

(秋华以手比睡式。)

秋华   (白)     我要——

(秋华伸二指。)

文必正  (白)     知道了,敢么是叫你做个二房?

(秋华做羞。)

秋华   (白)     你随我来罢。

             吓,小姐,来哉。

文必正  (白)     吓,小姐,小生这厢有礼了。

秋华   (白)     小姐还礼哉。

霍定金  (白)     请坐。公子缘何到此?

文必正  (白)     只因那日,拾了小姐的珠凤,得观芳容,神魂颠倒。因此央了倪婆,进得府来。不顾卑贱权作书童,以待机会。无奈来了一月有余,并不得见小姐之面。今日相会,可谓三生有幸。珠凤在此,特将原物奉还。

(霍定金欲接。)

文必正  (白)     且慢,但是一件。

霍定金  (白)     哪一件?

文必正  (白)     小生还有一事相求。

(霍定金看秋华。)

霍定金  (白)     秋华,倒茶来。

秋华   (白)     知道了。

(秋华转身。)

秋华   (白)     将我支出来,你二人好细细地讲。

(秋华下。)

霍定金  (白)     公子请坐。

文必正  (白)     小生欲联秦晋之好。

霍定金  (白)     若遣媒人,前来提亲,奴父母定必允从。若要私约是断断不能。

文必正  (白)     既蒙小姐慨然相许,感情不尽。你我就在此一拜,以订百年之好,两不相负。

(霍定金、文必正对拜。秋华上。)

秋华   (白)     茶来。

(霍定金、文必正同饮茶。)

霍定金  (白)     就将珠凤,以作定物。

文必正  (白)     多谢小姐。小生有玉珮一枚,奉赠小姐。

霍定金  (白)     公子就请下楼,免得有人看见。

(霍定金下。)

文必正  (白)     小生告辞了。

     (西皮摇板)  二人订约堂楼上,

             且把珠凤在袖中藏。

             辞别小姐回头望,

             再与秋华说端详。

     (白)     秋华,你看外面无人,我就趁此去了。

秋华   (白)     我早看过了。你去罢。回去可就赶紧请媒人来。可别忘了我。

文必正  (白)     我晓得。

     (西皮摇板)  多蒙秋姐恩情广,

             知恩报恩怎敢忘。

(文必正下。)

秋华   (西皮摇板)  但愿媒人早来讲,

             才子佳人配鸾凰。

(秋华下。)
(完)


浏览次数:2800 ┊ 字数:4251 ┊ 最后更新:2010年01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