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凤凰山》(一名:《薛礼救驾》)(带:《薛礼叹月》)

主要角色
薛仁贵:武生
尉迟恭:净
李世民:老生
徐勣:末
程咬金:丑
张士贵:净
尉迟宝林:副净
尉迟宝庆:小生
张志龙:丑
何宗宪:丑

《凤凰山》李桂春饰薛仁贵
《凤凰山》李桂春饰薛仁贵
情节
薛仁贵自三次投军,投入张士贵部下以来,屡立大功,惟久被张士贵所冒,屈居火头军,既而唐太宗被困凤凰山,丧去大将数十员,又赖薛仁贵出救,鞭打盖苏文,方得解围。唐太宗望见白袍小将,料是应梦贤臣,定欲查出。尉迟元帅乃以犒军为名,暗向张士贵先锋营中物色,讵知为酒所误,仍被张士贵瞒过,将薛仁贵等九人,藏在离营三里山神庙中。尉迟恭元帅酒既醒,自知误事,乃微服夜行,向各营头暗中探听,方被侦悉,遂径向山神庙中寻访,甫至山神庙外,正值薛仁贵在月下对天叹怨,历历追诉,自述其功。尉迟恭元帅见应梦贤臣已遇,喜出望外,不禁冒昧掩上,骤将薛仁贵拦腰抱住,讵意薛仁贵久为张士贵所愚,谓尉迟恭元帅久奉密旨,欲拿捉应梦之人薛仁贵云云,至是回头一望,见果是黑脸元帅将己抱住,不觉狂惊,遂拼命力挣将尉迟恭推倒在地,慌慌张张脱身而去。迨尉迟恭爬起,四处找寻,薛仁贵已避逸他处矣。直至独木关枪挑安殿宝方再出现。

注释
此剧出《征东传》,在《独木关》之前。《叹月》一段,本在《独木关》剧中,惟与此亦可带演。

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录入:渔唱谈今古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8.0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大铠、徐勣、尉迟恭、程咬金、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孤王领兵出朝门,

             跨海征东把贼平。

             军师徐勣阴阳准,

             神机妙算鬼神惊。

             尉迟元帅威风凛,

             前部先锋程咬金。

             将身且把宝帐进,

             听候探马报军情。

(探子上。)

探子   (白)     盖苏文讨战。

李世民  (白)     再探。

     (西皮摇板)  忽听探马报一声,

             胆大番将敢逞能。

             人来带马两军阵,

             孤王亲自会贼人。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旗、四番兵、盖苏文同上。李世民、四龙套同上。)

盖苏文  (白)     来将通名受死。

李世民  (白)     孤乃大唐贞观天子。

盖苏文  (西皮摇板)  闻听来了小唐王,

             倒叫某家怒胸膛。

             劝你快把降表上,

             少若迟延刀下亡。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怒气生,

             闻言大骂盖苏文。

             快快马前来归顺,

             少时叫你命难存。

(李世民、盖苏文同起打,李世民败下,盖苏文追下。)

【第三场】

薛仁贵  (内西皮导板) 豪杰出世逞刚强,

(薛仁贵上。)

薛仁贵  (西皮快板)  抢关夺寨把名扬。

             方天画戟无人挡,

             匹马单身保大唐。

(内擂鼓声、喊声。)

薛仁贵  (白)     吓,哪里有人呐喊之声,待俺登高一望。

(薛仁贵上桌,李世民上,盖苏文追上,李世民败下。)

盖苏文  (白)     哪里走!

(盖苏文下。薛仁贵下桌。)

薛仁贵  (白)     前面败的乃是吾主,后面番兵追杀,此时不救,等待何时。

             呔,番贼休要猖狂,你薛爷来也!

(薛仁贵下,李世民上,盖苏文追上,李世民落马,薛仁贵上。)

薛仁贵  (白)     来将通名受死。

盖苏文  (白)     你老爷辽东大将,盖苏文也。来将通名!

薛仁贵  (白)     你老爷薛礼,看戟!

(薛仁贵、盖苏文同起打,李世民上桌看,盖苏文败下,薛仁贵追下。)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孤王被贼挑下马,

             忽然闪出年少娃。

             此人不在功劳簿下,

             应梦贤臣定是他。

(盖苏文上。)

盖苏文  (白)     且住,薛礼杀法厉害,飞刀擒他。

(薛仁贵上,打盖苏文,盖苏文祭飞刀,薛仁贵挑刀落,杀盖苏文下。)

李世民  (白)     小将休走!

薛仁贵  (白)     你是何人?

李世民  (白)     孤王贞观在此!

薛仁贵  (白)     哎呀!

(薛仁贵跑下。)

李世民  (白)     小将休走,孤家来也!

(李世民下。)

【第四场】

(四龙套、李世民、徐勣、程咬金、尉迟恭同上。)

李世民  (白)     孤王与盖苏文交战,被他将孤挑下马来,忽然闪出一员小将,身穿白袍,将那贼杀败,莫非此人就是梦中贤臣么?

徐勣   (白)     哎呀且住,薛礼此番救驾,吾主若与他相见,定有牢狱之灾,不免朦胧启奏。

             吓,万岁要见那白袍小将,必须差人,前去寻访。

李世民  (白)     孤发饷银十万犒赏三军,暗中寻访应梦之人,只是无人前去。

尉迟恭  (白)     老臣不才,愿放饷银,寻访白袍小将。

程咬金  (白)     不行不行,尉迟恭,你是向来有毛病的,一见酒就没有命了。漫说见不着白袍小将,就是见着白袍小将,你吃得大醉,也认不出来呀。

尉迟恭  (白)     吾今戒酒就是。

程咬金  (白)     只怕你是狗改不了吃屎。

徐勣   (白)     你若是访着应梦贤臣,吾愿将军师大印付你执掌!你呢?

尉迟恭  (白)     吾若访不着白袍小将,愿赌项上的人头!

徐勣   (白)     口说无凭,敢与山人击掌么?

尉迟恭  (白)     击掌!请呐!

李世民  (白)     二位皇兄不必争论,孤赐你戒酒金牌一面,待等放饷归来,方许饮酒。

尉迟恭  (白)     领旨!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张士贵同上。)

张士贵  (念)     撒出鹰鹞去,捉拿燕雀回。

(张志龙、何宗宪同上。)

张志龙  (白)     启爹爹:今有尉迟老元帅,奉了万岁旨意,发饷银十万,犒赏三军,要访查那白袍薛礼,倘若被他访出,如何是好?

张士贵  (白)     我自有道理。来,薛礼进帐。

张志龙  (白)     薛礼进帐。

(薛仁贵上。)

薛仁贵  (念)     英雄运不至,何日见青天!

     (白)     参见总爷。

张士贵  (白)     罢了。

薛仁贵  (白)     唤小人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张士贵  (白)     薛礼,你的祸事到了!

薛仁贵  (白)     吓,小人在营中,肃守营规,并不曾做过犯法之事,但不知这祸从何而起?

张士贵  (白)     今有尉迟老元帅,要拿你问罪,岂不是祸事到了?

薛仁贵  (白)     总爷呀,想小人自进营来,无非自将身许国,报效皇家,今日既然得罪了尉迟老元帅,还望总爷周全小人。

张士贵  (白)     他乃奉命而来,叫老夫也是无法。

薛仁贵  (白)     哎呀总爷吓,想小人随同总爷出兵以来,也曾抢关夺寨,立下功劳,杀死番兵番将无数,今日小人遇祸,望求总爷,开天地厚之恩,搭救小人性命,小人纵死九泉,也是感恩非浅!

张士贵  (白)     既然如此,这营盘之后,有一山神庙,你在那里躲避几日,再做道理。

薛仁贵  (白)     谢总爷。正是:

     (念)     晴天闻霹雳,平地起风波。

     (白)     咳!

(薛仁贵下。)

四龙套  (内同白)   尉迟元帅到!

张士贵  (白)     有请!

(吹打。四龙套、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尉迟恭同上。)

张士贵  (白)     元帅驾到,未曾远迎,元帅恕罪!

尉迟恭  (白)     老夫奉令前来放饷,明日五鼓,老夫在营门点名,叫众将军士,皆从东辕门而入,从西辕门而出,按名点放,如有违犯者,照军令施行!你等要记下了!

张士贵  (白)     遵命!

(四龙套、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尉迟恭同下。)

张士贵  (白)     方才元帅言道:明日要按名点放饷银,倘若见了薛礼名字,大为不便。

张志龙  (白)     想那尉迟元帅,生性最好饮酒,爹爹明日预备上等好酒,将他劝醉,他糊里糊涂,可也就不点了。

张士贵  (白)     今有万岁,赏他戒酒金牌一面,他挂在胸前,如何还敢饮酒?

张志龙  (白)     明日等他点名,到那口渴之时,我将酒坛打开,叫他闻着这酒的香味,他必然要问,爹爹你就将酒送上,不说是酒,就说这是五味香茶,他听说不是酒,是一定要饮的,他喝顺了口,自然还要,就此一盏一杯,他自然就醉了。

张士贵  (白)     呵哈哈哈哈,吾儿此计甚好,照计办来。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尉迟恭同上。)

尉迟恭  (西皮摇板)  老夫奉命放饷银,

             来到营中访贤臣,

             将身且把大堂进,

             定要仔细点花名。

(张士贵引张志龙、何宗宪同上。)

张士贵  (白)     参见元帅。

尉迟恭  (白)     名册可曾造齐?

张士贵  (白)     名册造齐。

尉迟恭  (白)     吾儿押同张士贵,将名册取来。

(尉迟宝林押张士贵同下。)

尉迟恭  (白)     少时点名,吾儿须要仔细查验。

尉迟宝庆 (白)     遵命。

(尉迟宝林、张士贵同上。)
尉迟宝林、

张士贵  (同白)    名册呈上。

尉迟恭  (白)     吾儿听令!

尉迟宝林 (白)     在!

尉迟恭  (白)     命你在营门之外监视军士,须从东辕门鱼贯而入,由西辕门而出,如有乱行不遵者,鞭下做鬼!

尉迟宝林 (白)     得令!

(尉迟宝林执鞭,三笑。)

尉迟恭  (白)     吩咐击鼓。

(内擂鼓。)

尉迟宝庆 (白)     前营?

四龙套  (同白)    有!

尉迟宝庆 (白)     后营?

四龙套  (同白)    有!

(张志龙、何宗宪同举杯吹气。)

尉迟宝庆 (白)     左营?

四龙套  (同白)    有!

尉迟宝庆 (白)     右营?

四龙套  (同白)    有!

尉迟恭  (白)     哪里来得这般香气?

张士贵  (白)     此乃是与元帅预备的五味香茶。

尉迟恭  (白)     五味香茶?老夫正在口干舌燥之时,快快取来,老夫解渴。

张士贵  (白)     茶到。

(尉迟恭饮。)

尉迟恭  (白)     好香茶,再取来。

张士贵  (白)     茶到。

(尉迟恭饮。)

尉迟恭  (白)     好,这杯儿特小了吓,快换大杯来!

尉迟宝庆 (白)     启父帅:此乃是酒,并非什么五味香茶。

尉迟恭  (白)     分明是茶,怎说是酒?

尉迟宝庆 (白)     分明是酒,父帅点名,万岁赐给戒酒金牌,难道就忘了么?

(尉迟恭取金牌弃。)

尉迟恭  (白)     管他是茶是酒,饮了再讲。

(尉迟恭连饮,醉,尉迟宝林、尉迟宝庆扶尉迟恭同下,四龙套同随下。)

张士贵  (白)     好好,他醉了,这名是可以不点了。

张志龙  (白)     名不点了,将这银子,须要散放了吓!

张士贵  (白)     怎样放法?

张志龙  (白)     满营大小军官,共赏他们一万也就够了,下余九万,你我三人,每人三万,你看好是不好?

张士贵  (白)     每人三万,好!去到后面,分了罢。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尉迟宝林、尉迟宝庆扶尉迟恭同上,尉迟恭坐。)

尉迟宝林 (白)     父帅醒来。

尉迟恭  (西皮摇板)  一霎时只觉得心中迷闷,

     (白)     吓!

     (西皮摇板)  为何来到自己营?

     (白)     为父放饷点名,为何回到自己营中来了?

尉迟宝庆 (白)     那张士贵,以酒当茶,欺蒙父帅,因此吃得大醉而回。

尉迟恭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贪杯吃得醉醺醺,

             万岁降罪怎担承。

             人来与爷换衣巾,

(尉迟恭换衣。)

尉迟恭  (西皮摇板)  乔装改扮访贤臣。

(尉迟恭、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同下。)

【第八场】

(二兵卒同上。)

二兵卒  (同念)    为人别打更,打更受苦情。

(尉迟恭暗上。)

大兵卒  (白)     伙计,昨天发饷,你分了多少?

小兵卒  (白)     我得了一两,你得了多少?

大兵卒  (白)     我才苦呐,我只得八钱。

小兵卒  (白)     你说你苦,那薛礼才更苦呐,他连一两全没有得着。

尉迟恭  (白)     那薛礼今在何处?

大兵卒  (白)     在山神庙。

尉迟恭  (白)     引我前去。

小兵卒  (白)     这前面就是。

尉迟恭  (白)     退下了。

(尉迟恭、二兵卒同下。)

薛仁贵  (内二黄导板) 大英雄不能够出头露面,

(薛仁贵上。)

薛仁贵  (二黄摇板)  何日里拨云雾才见青天。

     (白)     俺,姓薛名礼表字仁贵,乃山西绛州龙门人氏。自幼父母双亡,好习拳棒,一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妻子柳氏,吾夫妻在破瓦寒窑居住。只为家贫,每日在雁宕山下,打雁度日。那日遇一白发老人,赐吾兵书一部,是我每日习学兵机战法,意欲投军,怎奈又无盘费,幸遇周青,赠我银两,因此与他就结为兄弟。是我初次投军,那张总爷言道,吾身穿白袍,与出军不利,将吾赶出营门;是吾二次投军,张总爷又因仁贵二字,有犯他的名讳,仍然不用;是俺三次投军,幸蒙程老千岁,赏给令箭一支,张总爷只得将吾收下,派做一名火头军。自到营中,随同总爷战辽东,平东海,取青州,抢关夺寨,立下多少功劳,至今已及八载,仍是一名火头军,既不能在万岁台前请功,又不能与元帅相见,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叫头)    苍天吓!天!

     (白)     俺薛礼,今日在这山前,且就我的功劳,对天一表。

     (二黄摇板)  有薛礼在庙前珠泪滚滚,

             对苍天在月下细表功勋。

             家住在山西省龙门镇,

             结下了周青等弟兄八人。

             三次投军把营进,

             日抢关夜夺寨杀退贼兵。

             昨日里吾主爷败了阵,

             我也曾杀退了盖苏文。

             似这等大功劳无人奏禀,

             但不知何日里上达天廷。

             一时间——

(尉迟恭暗上。)

薛仁贵  (二黄摇板)  言和语诉说不尽,

(尉迟恭抱住薛仁贵。)

薛仁贵  (白)     你是何人?

尉迟恭  (白)     俺乃尉迟恭在此。

(薛仁贵推尉迟恭倒地,跑下。)

尉迟恭  (二黄摇板)  推倒老夫在埃尘。

(尉迟恭起。)

尉迟恭  (白)     薛礼慢走,老夫赶来也。

(尉迟恭下。)

【第九场】

(四龙套、张志龙、何宗宪、张士贵同上。)

张士贵  (念)     营门战鼓响,儿郎报端详。

(探子上。)

探子   (白)     番将讨战!

张士贵  (白)     再探!

张志龙、

何宗宪  (同白)    番将讨战,待我二人出马,定擒番贼入帐。

张士贵  (白)     吾儿前去,须要小心。

(四龙套、张士贵同下。四番兵、二番将同上,起打,张志龙、何宗宪同被擒,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中军、张士贵同上。)

张士贵  (念)     吾儿去出兵,未见转回营。

(探子上。)

探子   (白)     二位少爷被擒。

张士贵  (白)     不好了!

             中军,拿吾令箭,去调火头军,叫他们速速前去搭救二位少爷要紧!快去快去!

(四龙套、张士贵同下。中军转场。)

中军   (白)     火头军听令:总爷命你等,前去搭救二位少爷。

(周青、众火头军同上。)
周青、

火头军  (同白)    什么有令无令!

(周青接令箭折断,众火头军同打中军下,周青、众火头军同下。)
(完)


浏览次数:5434 ┊ 字数:551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