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讨荆州》(一名:《智气周瑜》)

主要角色
周瑜:小生
鲁肃:老生
诸葛亮:老生
刘备:末
赵云:武生
刘封:小生

情节
赤壁鏖兵之后,刘备用诸葛亮之计袭取荆州,周瑜愤甚。业经交涉数次,奈智不敌诸葛亮,所设计划,屡遭挫折。诸葛亮不欲孙、刘失和,含糊其词,以借用为名,俟取得西川之后,即当奉还,央鲁肃担保,立约为凭。周瑜以为鲁肃失算,又设美人局,诱刘备入赘;不图弄假成真,刘备仍得安然回去,赔了夫人又折兵。周瑜何能泄此恶气?曹操欲使孙、刘互相吞并,表奏周瑜为南郡太守;周瑜虽受职,仍是有名无实。上书孙权,着鲁肃索讨荆州。鲁肃不敢推辞,奉命而往。与刘备相见,寒喧数语即提起索讨一节,刘备忽然掩面悲啼,鲁肃不胜惊疑,无从捉摸。诸葛亮于屏风后转出,告以事出两难,因之痛哭。鲁肃竟不能措辞。回见周瑜,大受呵责。周瑜又定一计:为之代取西川,换转荆州;惟军用粮饷,须刘备应付。立遣鲁肃再往,道达其意。刘备与诸葛亮再三称谢。周瑜欣欣然提兵而行;默念今番过荆州,刘备必出城亲自劳军,出其不意,杀刘备而掩袭之,庶几偿吾愿而出吾气也。大功告成,当在转瞬间耳!遂迤逦前进。并无一人远接,心中稍有疑惑;将近荆州,遥望城上只插两面白旗,余无动静。周瑜临城叫唤,忽一声梆子响,旌旗逼竖,刀枪剑戟如林,军容亦非常整肃;赵云端坐在敌楼上,大声言曰:“都督休矣!孔明军师已知假途灭虢之计,故留赵云在此。”周瑜闻之,勒马便回,而探卒又报称,有四路军马,喊杀之声震动百余里。周瑜在马上大叫一声,箭疮迸裂。呜呼!瑜之性命从此告终矣。惜哉!

根据《戏考》第十九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9.1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中军引周瑜同上。)

周瑜   (点绛唇牌)  执掌兵权,神机妙算,习水战,镇守江南,威名天下传。

     (念)     威风凛凛统貔貅,胸藏韬略有机谋。一心只恨诸葛亮,灭却刘备方罢休。

     (白)     本督,姓周名瑜字公瑾。吴侯驾前为臣,官拜水军都督之职。昨日天子有诏到来,封俺为南郡太守。想这南郡,乃是荆州统辖之地,可恨刘备,借去荆州,屡次讨取不还,吾不免再令鲁大夫过江催问。

             来,鲁大夫进帐。

中军   (白)     鲁大夫进帐!

鲁肃   (内白)    来也!

(鲁肃上。)

鲁肃   (念)     为国辛劳用机谋,不知干戈几时休。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大夫少礼!

鲁肃   (白)     唤肃进账,有何军情?

周瑜   (白)     只因刘备借去荆州,屡次不还,令人可恼!

鲁肃   (白)     启都督:前番鲁肃过江,他曾言道“等待他夺了西川,必将荆州送还东吴”。现有文约在此,都督何必着急?

周瑜   (白)     想当初所立文约,乃是孔明诡计,蒙哄于你。他既说夺取西川,为何不兴兵发马?此乃有意欺吾。叫吾等到何时?就命大夫过江去见刘备,看他是怎样回答!

鲁肃   (白)     遵命。

周瑜   (白)     听本督一令:

     (西皮摇板)  论文约本是那诸葛诡计,

             他言道取西川本是推词。

             此一番过江去把荆州来取,

             也免得我两家又动兵机。

鲁肃   (西皮摇板)  周都督言和语肃当遵命,

             我只得再讨取荆州城。

             迈步撩袍出大营,

             怕的是说不过南阳孔明。

(鲁肃下。)

周瑜   (西皮摇板)  鲁子敬他生来老成持重,

             屡次里中诸葛诡计牢笼。

             将身且把后帐进,

     (白)     掩门。

(四龙套同退下。)

周瑜   (西皮摇板)  待等鲁肃信回程。

(周瑜下。)

【第二场】

(鲁肃上。)

鲁肃   (西皮原板)  辞别了周公瑾忙出宝帐,

             鲁子敬在马上自己思量。

             悔不该在他营立下保状,

             见了那诸葛亮我面带彷徨。

             这是我老实人自取魔障,

             讲一篇大道理细诉衷肠。

             倘若是他把那荆州来让,

             回营中见都督脸上有光。

(鲁肃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坐守荆州,每日里,为国忧愁。

     (念)     周郎定计设牢笼,美人之计害孤穹。弄假成真结鸾凤,夫妻幸喜出樊笼。

     (白)     孤,刘备。可恨周瑜,设下美人之计,将孤诓到东吴,陷害于我;不料弄假成真,竟成姻眷。且喜郡主保定孤家转回荆州。想那周郎,此计不成定不能与我甘休;还须要提防一二。正是:

     (念)     天不从人意,枉自费心机!

(刘封上。)

刘封   (念)     忙将东吴事,禀报父王知。

     (白)     启父王:鲁肃过江来了。

刘备   (白)     鲁肃又过江来了?有请诸葛先生。

刘封   (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袖内八卦早算定,鲁肃又讨荆州城。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少礼、请坐。

诸葛亮  (白)     谢坐。

刘备   (白)     鲁肃今日又过江来,不知何意?

诸葛亮  (白)     昨日孙权,表主公为荆州牧,乃是惧怕曹操方用此计。而曹操又封周瑜为南郡太守,此欲叫我两家自相吞并;他于中取利。今鲁肃前来,定是周郎既受太守之职,徒有虚名、而无其地;是以又来索讨荆州。

刘备   (白)     既然如此,当以何言答对?

诸葛亮  (白)     那鲁肃到此,不提荆州之事便罢,若提荆州,主公便放声痛哭;哭到悲切之时,亮自出来解劝。亮且在屏风之后躲避。

(诸葛亮下。)

刘备   (白)     有请鲁大夫。

刘封   (白)     请鲁大夫。

(吹打。鲁肃上。)

鲁肃   (白)     皇叔!

刘备   (白)     大夫!

(刘备、鲁肃相互见礼。)

刘备   (白)     大夫请坐。

鲁肃   (白)     皇叔今日做了东吴女婿,便是肃之主人,如何敢坐?

刘备   (白)     子敬与孤,素日交好,何必太谦。请坐。

鲁肃   (白)     告坐。

刘备   (白)     不知子敬驾到,备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鲁肃   (白)     肃来得鲁莽,皇叔海涵。

刘备   (白)     来,看宴侍候!

(吹打。)

鲁肃   (白)     到此又要叨扰!

刘备   (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皇叔请。

(牌子。)

鲁肃   (白)     肃今奉吴侯之命,特为荆州一事而来。皇叔借住荆州已经多日,未蒙见还。今日孙刘两家既为秦晋之好,当看在这亲情的面上,早早交付,以践前言。谅皇叔断无推辞了。

刘备   (白)     唉,大夫呀!

     (西皮原板)  未曾开言两泪淋,

             尊一声鲁子敬细听分明:

             这荆州原本是刘表所镇,

             思想起刘景升好叫我恸哭伤情。

             恨只恨那蔡瑁太无学问,

             竟将这荆襄地尽献曹营。

             实指望献殷勤基业保定,

             又谁知那奸曹下了绝情。

             命李典带人马中途候等,

             将刘琮母子们杀害丧生。

             到如今他一家尽行丧命,

             叫孤家怎不念那姓刘之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闻听来了鲁子敬,

             急忙上前礼相迎。

鲁肃   (白)     先生来了,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坐。呀大夫,你看我主公在此恸哭流涕,你可知我主公哭的缘故么?

鲁肃   (白)     肃却不知。

诸葛亮  (白)     想我主公,当初借荆州之时,曾经言道:待等取了西川便还荆州。但是仔细想来,刘景升是我主公同宗兄弟;那益州刘璋,也是我主公之弟,一般俱是汉朝骨肉。倘若兴动人马,夺了他的城池,岂不被天下之人唾骂!若是不还荆州,于尊舅面上甚不好看。若不取西川、还了荆州,叫我主公何处安身?因此进退两难,是以恸哭不止。为今之计,敢烦子敬,回转东吴,见了吴侯,将此悲情烦恼转告;再容几时,以图良策!

鲁肃   (白)     话虽如此。倘吴侯不允,如之奈何?

诸葛亮  (白)     吴侯既以胞妹聘嫁于我主,焉有不允的道理?大夫再领几杯!

鲁肃   (白)     先生呐!

     (西皮原板)  见皇叔哭刘表感叹不尽,

             这才是仁德主仗义之人。

             辅刘琦守荆襄名正言顺,

             但只是苦了我鲁肃一人。

             奉命来说不出这长篇大论,

诸葛亮  (白)     子敬,你真乃是妙人也!

鲁肃   (西皮原板)  妙不妙你那里

     (西皮快板)  自然分明。

             蒙厚意备酒筵肃当愧领,

             辞皇叔别先生即刻登程。

刘备   (西皮快板)  子敬为人真可敬,

             刘备倒做了失信人。

             此一番见吴侯把话来论,

             且将孤为难事细说分明。

鲁肃   (西皮快板)  皇叔不必细叮咛,

     (白)     马来!

(旗牌带马上。)

鲁肃   (西皮快板)  见了吴侯诉详情。

(鲁肃下。)

诸葛亮  (西皮快板)  鲁肃此番转回程,

             只恐周郎不甘心。

(刘备、诸葛亮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中军引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旌旗遮掩柴桑郡,

             号令一出鬼神惊。

             将身且坐宝帐等,

             子敬回来问原因。

(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三番两次来奔命,

             空手而回枉劳神。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大夫回来了?

鲁肃   (白)     回来了。

周瑜   (白)     荆州之事何如?

鲁肃   (白)     都督容禀:

     (西皮快板)  都督不必问其情,

             刘备本是仁义人。

             本待夺取西川郡,

             刘璋是他同宗亲。

             因此不便把兵进,

             再借荆州住几春。

周瑜   (白)     你又中诸葛之计也。

鲁肃   (白)     怎见得?

周瑜   (白)     想当初刘备依刘表之时,常有吞并荆襄之意,何况西川刘璋乎!他今如此推诿,只恐怕要连累大夫了!

鲁肃   (白)     事到如今,都督有何妙策救我鲁肃?

周瑜   (白)     吾倒有一妙策在此,只是还须大夫一行。

鲁肃   (白)     都督有何妙策?肃当遵命。

周瑜   (白)     大夫不必去见吴侯。再去荆州,对那刘备言讲,就说“孙刘两家,既结亲眷,便是一家。若刘氏不忍去取西川,我东吴起兵去取;得了西川以作嫁资。那时即将荆州交还我东吴,岂不是两全其美?”

鲁肃   (白)     想那西川,山高路远,取之非易。都督此计,断断不可!

周瑜   (白)     子敬!你真乃是忠厚长者也。你道我真取西川与他不成?我无非以此为名,明取西川,暗夺荆州,叫他不作准备。吾东吴兵马去取西川,定要从荆州路过,叫他家一路之上应付些钱粮,刘备必定出城犒劳军士,那时乘其不备,将刘备杀之,夺了荆州,以雪吾之恨,并解大夫之忧也。

鲁肃   (笑)     哈哈哈哈哈……

周瑜   (西皮摇板)  非是我要取西川郡,

             假途灭虢起雄兵。

             刘备犒军定丧命,

             管叫他插翅也难腾。

鲁肃   (西皮摇板)  好一个聪明周公瑾,

             神机莫测果然精。

             辞别都督出营门,

             再到荆州把话云。

(鲁肃下。)

周瑜   (西皮摇板)  胸中妙计安排定,

             管叫刘备命难存。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引刘备、诸葛亮同上。)

刘备   (念)     鲁肃过江东吴转,

诸葛亮  (念)     哪怕周郎计多端。

(探子上。)

探子   (白)     鲁肃过江来了。

刘备   (白)     再探!

(探子下。)

刘备   (白)     呀,先生,鲁肃为何他又来了?

诸葛亮  (白)     那鲁肃必然是未回东吴、见过吴侯,只到柴桑,与周瑜又商量什么计策,前来诱我。主公见了鲁肃,只看我点头,主公便满口应承,山人自有道理。

刘备   (白)     有请鲁大夫。

四龙套  (同白)    请鲁大夫!

(鲁肃上。)

鲁肃   (白)     呀,皇叔!

刘备   (白)     大夫请!

(吹打。刘备、鲁肃同坐。)

鲁肃   (白)     肃见了吴侯,诉说皇叔之意,吴侯甚称皇叔盛德;遂与诸将商议,今日孙刘结亲,自是一家。吴侯要起兵,替皇叔收川,却换荆州当做嫁资。但是军马自此经过,却要应会些钱粮。

诸葛亮  (白)     如此说来,难得吴侯一番美意。

刘备   (白)     此事全仗大夫美言,不胜感谢!

诸葛亮  (白)     雄师到日,必要远道犒劳。

鲁肃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皇叔出营门,

             准备钱粮犒三军。

(鲁肃下。)

刘备   (西皮摇板)  一见鲁肃出营门,

             再与先生把话论。

     (白)     但不知周瑜又是何计?

诸葛亮  (白)     周郎这小儿,死期近矣!此计就是欺瞒三尺之童,也难瞒过。此乃是假途灭虢之意。虚言收川,实取荆州。等主公出城劳军之时,乘势拿下,杀入城中,攻其不备也。

刘备   (白)     先生怎样准备?

诸葛亮  (白)     四将军进帐。

众人   (同白)    四将军进帐!

(赵云上。)

赵云   (念)     冲锋对垒立战功,孙、曹闻名胆怕惊。

     (白)     参见主公、先生!

诸葛亮  (白)     周郎要替主公收川,乃是假途灭虢之计。要叫主公出城犒军,趁此杀害,即夺荆州。山人同主公,暂到公安。就命将军带领五千人马埋伏城中,偃旗息鼓;等周瑜到来,竖起枪刀,将他诡计道破。不得有误!

赵云   (白)     遵命!

(赵云下。)

诸葛亮  (白)     此番周瑜虽不即死,也要九分无气也。

     (西皮摇板)  准备窝弓擒猛虎,

             安排香铒钓鳌鱼。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徐盛、丁奉、周泰、凌统、陈武、甘宁同上,同起霸。点绛唇牌。)
徐盛、
丁奉、
周泰、
凌统、
陈武、

甘宁   (同白)    俺——

徐盛   (白)     徐盛。

丁奉   (白)     丁奉。

周泰   (白)     周泰。

凌统   (白)     凌统。

陈武   (白)     陈武。

甘宁   (白)     甘宁。

丁奉   (白)     请了!今日都督升帐,你我两厢侍候!

徐盛、
周泰、
凌统、
陈武、

甘宁   (同白)    请。

(众人同下。大吹打。八龙套、四下手、中军引周瑜、鲁肃同上。)

周瑜   (引子)    暗设机谋,统貔貅,夺取荆州。

(徐盛、丁奉、周泰、凌统、陈武、甘宁同上。)
徐盛、
丁奉、
周泰、
凌统、
陈武、

甘宁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站立两厢。

徐盛、
丁奉、
周泰、
凌统、
陈武、

甘宁   (同白)    吓!

周瑜   (念)     黄公三略吕六韬,将令一出山岳摇。假意兴兵西川道,杀却刘备气方消。

     (白)     本督,周瑜。适才子敬归来,言道刘备准备钱粮犒赏军士;不免就地发兵。

             嘟,众将官,兵发荆州!

(泣颜回牌。周瑜坐高台。)

周瑜   (白)     上得船来,好一派江景!诸葛亮吓,孔明!你此番也中本督之计也。

     (念)     人言诸葛诡计巧,今日看来也不高。刘备出城把军犒,定中本督计笼牢!

徐盛、
丁奉、
周泰、
凌统、
陈武、

甘宁   (同白)    启都督:此地已离荆州不远。

周瑜   (白)     吓!一路之上,并不见有一人。

             众将官,带马同到城外。

(众人同大转场。)

周瑜   (白)     为何城楼之上这样静悄悄的?

鲁肃   (白)     莫非又中了孔明之计了吧?

周瑜   (白)     大夫前去叫城。

鲁肃   (白)     呔!开城!

(赵云上城楼。)

赵云   (白)     何人叫城?

鲁肃   (白)     东吴周都督到此。你是何人答话?

赵云   (白)     俺乃常山赵子龙也!

(鲁肃退。)

赵云   (白)     请问都督到此何事?

周瑜   (白)     吾替你主来取西川,难道你还不知么?

赵云   (白)     诸葛军师早知都督用假途灭虢之计,特留赵云在此等候。我主公曾经言道:与刘璋皆汉室宗亲,安肯背义而取西川?你东吴若能取得西川,我主公准定披发入山,不失信于天下也!

(周瑜气极,捶胸顿足。程普上。)

程普   (白)     启都督:末将探得四路兵马一齐杀到——关公从江陵杀来,张飞从秭归杀来,黄忠从公安杀来,魏延从零陵杀来;不知有多少人马,皆说要擒都督。请都督速回江东。

(周瑜吐血,落马。众人抬周瑜同下。)
(完)


浏览次数:4987 ┊ 字数:5855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