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朝歌恨》【全本】

主要角色
姬昌:生
太姜:老旦
纣王:净
妲己:旦
姜文焕:副净
雷震子:小生
伯邑考:小生
散宜生:末
南宫适:武生

情节
商纣王受辛,承袓宗之基业,君临天下。冀州侯苏护进女妲己,宠幸无比,废斥姜后,立为正宫。而纣王残酷暴戾,日甚一日,惟妇言是用。妲己亦大肆淫虐,竟想入非非,怂恿纣王造炮烙虿盆等刑,辟酒池,植肉林,斮朝涉之胫,剖贤臣之心,作威杀戮,毒痡四海,种种无道,不胜枚举。又有嬖臣费仲、尤浑,心术险诈,工于逄迎谄媚,纣王反荣贵之,信任之,二人狼狈为奸,以致朝政日乱,民心日离。纣王恐各路诸侯,有二心于朝廷,用费仲、尤浑之谋,将东南西北四大镇诸侯,如姜桓楚、鄂崇禹、姬昌(即周文王,其后世子武王发伐纣灭商而得天下)、崇侯虎等,诓进朝歌,罗织以罪,置之重典。使八百小诸侯,知所警惧。于是姜桓楚、鄂崇禹,即遭惨毙,崇侯虎先重赂费仲、尤浑,得以无事。姬昌立国于西岐,发政施仁,万民悦服,精于易理,善演先天数,凡过去未来之事,一经试演,无不了然于胸中。母氏太姜,堪称女中尧舜,亦明爻象。当钦使至西岐宣召之时,母子均知此去有祸无福,诸大夫劝其趋吉避凶,姬昌因天数注定,不敢违拗,随即遵旨就道。行经燕山,顷刻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于古墓旁发现一小孩,姬昌识为将星,收为己子,取名雷震子。盖姬昌已生九十九男,得此适合百数。正欲觅人抚养,值仙家云中子来,带往终南山玉桂洞,从师学道。姬昌至朝歌,纣王欲致之死地,众大臣竭力保奏,始得宥免。不料费仲、尤浑嫉忌实深,在饯别之时,伪请演数,以探其言语。姬昌酒后失检,直道二人日后,均不得令终,遂谗话于纣王前,命人追回,囚禁昌于羑里(推阐八卦变为六十四卦即在此时)。忽忽至七年之久,姬昌长子伯邑考,痛父久羁,特备贵重贡物,代父赎罪,入朝纣王。而妲己在旁,见伯邑考品格俊秀,陡起淫心,命伯邑考传授琴法。讲论间恣情挑逗,复露出种种妖娆丑态。伯邑考目不邪视,不为所动,且恐坏姬氏家声,拚以一死,遂正言以谏。妲己恼羞成怒,诳奏伯邑考无礼调戏。纣王杀伯邑考而醢其尸,做成肉饼,假称田猎得来野味,送至羑里,赐姬昌食之。纣王知姬昌有圣德,必不忍自食其子,用以试姬昌之心。姬昌预料有此变故,然不食此饼,不能脱罪,勉强食其三枚,姬昌因此遇赦,急急束装起程。及为费仲、尤浑所知,乃唆使纣王遣将追之,而姬昌已在百里外矣。追至危急之时,云中子命雷震子下山救护,姬昌始得安然回国。

注释
此剧事实,与封神传说部中所载,无甚差别。前见沪上大舞台排演,灯彩争辉,间以五色之电光,若近若远,掩映于眼帘,使观剧者极有兴会,且点缀剧情,非常热闹。忽而王者,忽而仙人,忽而宫殿,忽而洞府,忽而卿相,忽而妖精,忽而道德,忽而昏淫,忽而奸邪,忽而忠孝,如游华阴道上,目不暇接,名伶小达子串周文王,雍容华贵之气象,亦属迥不犹人,其唱工做工,剔透玲珑,无瑕可击,枥老不禁有观止矣之叹!

根据《戏考》第十八册整理

录入:岱黛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9.0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铠、四功曹同上。)

功曹甲  (白)     吾,值日功曹是也。今奉陆压之命,召请众位真人,回赴昆仑山。你我就此前往。

众人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八云童同上,太乙真人、云中子、广成子、玉鼎真人、文殊广法、燃灯道人、黄龙真人、惧留孙各捧灯彩同上。)

太乙真人 (白)     吾乃太乙真人。

云中子  (白)     云中子。

广成子  (白)     广成子。

玉鼎真人 (白)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白)     文殊广法天尊。

燃灯道人 (白)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白)     黄龙真人。

惧留孙  (白)     惧留孙。

太乙真人 (白)     请了。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同白)    请了。

太乙真人 (白)     今日天清气朗,我等下山游玩一番。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同白)    请。

太乙真人 (白)     远远望见,功曹来也。

(四大铠、四功曹同上。)

功曹甲  (白)     众位真人请了。

太乙真人、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同白)    请了。

功曹甲  (白)     今奉陆压道君之命。召请诸位真人。同赴昆仑山议事。

太乙真人、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同白)    功曹请退,吾等即至。

(四大铠、四功曹同下。)

太乙真人 (白)     今有陆压,召请我等。不免就此前往。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同白)    请。

(清江引牌。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大铠、八云童、陆压同上。)

陆压   (点绛唇牌)  悟道参禅,深山修练,混乾元,法力无边,炉火金丹炼。

     (念)     烟霞深处访玄真,坐向沙头洗幻尘。七情六欲消磨尽,洞中别有一乾坤。

     (白)     吾乃陆压是也。在昆仑山修炼多年,却也逍遥自在。也曾命值日功曹,召请诸位道友,未见到来。

(太乙真人、云中子、广成子、玉鼎真人、文殊广法、燃灯道人、黄龙真人、惧留孙同上。)
太乙真人、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同白)    道长在上,吾等稽首。

陆压   (白)     众位道友少礼。

太乙真人、
云中子、
广成子、
玉鼎真人、
文殊广法、
燃灯道人、
黄龙真人、

惧留孙  (白)     见召我等,有何法谕?

陆压   (白)     商纣无道,残害忠良。今有西伯侯姬昌,前往朝歌,有七载之灾难,吾等应去护救。

             云中子听令。

云中子  (白)     在。

陆压   (白)     今有将星下凡,令你前去收留,教成武艺,以救西伯。

云中子  (白)     领法旨。

(云中子下。)

陆压   (白)     太乙真人听令:命你去至陈塘关,候哪吒出世,收留他以便日后帮助西伯。

太乙真人 (白)     领法旨。

(太乙真人下。)

陆压   (白)     众位道友,请至后山。

             童儿掩了洞门。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纣王同上。)

纣王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白)     孤,殷纣受辛。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前有苏护,进了妲己,孤却十分宠爱,因此除却姜后,立妲己为正宫。姜后已死,两太子被风刮去,商容碰死,赵启炮烙,这满朝文武,俱抱不平。倘若他等结连各路诸侯,反上朝歌,孤王江山,有些难保。

             内侍,宣苏娘娘上殿。

内侍   (白)     万岁有旨:苏娘娘上殿。

(妲己上。)

妲己   (念)     忽听皇王召宣,急忙来上金銮。

     (白)     万岁在上,妾身参拜。

纣王   (白)     梓童平身,赐座。

妲己   (白)     谢坐。将妾宣上殿来,有何国事议论?

纣王   (白)     只因废了姜后,二太子又被风刮去,商容撞死,赵启炮烙,满朝文武,皆抱不平,倘若他们结连各路诸侯,反上朝歌,孤王江山有些难保。不知美人有何良策?

妲己   (白)     妾乃女流之辈,识见有限。陛下急召费仲,上殿商议,必有良策。

纣王   (白)     宣费仲上殿。

内侍   (白)     费仲上殿。

(费仲上。)

费仲   (念)     手执白象笏,参见圣明君。

     (白)     臣费仲见驾,吾主万岁!

纣王   (白)     卿家平身。

费仲   (白)     谢万岁。宣臣上殿,有何圣谕?

纣王   (白)     姜后已死,殿下失落,朕恐姜桓楚闻知,发动人马,反到朝歌,如何是好?卿有何策,可定太平?

费仲   (白)     姜后死,殿下又失,文武多有怨言。请万岁暗传四道圣旨,把四镇大诸侯,诓进都城,将他们斩首号令。那八百镇小诸侯,闻知四路诸侯已死,定如蛟龙去爪,猛虎无牙,天下自然太平无事了。

纣王   (笑)     哈哈哈哈!卿真乃盖世之奇才,果有安邦之策,不负苏皇后所荐。

             内侍,

内侍   (白)     有。

纣王   (白)     传朕旨意:速诏姜桓楚、鄂崇禹、姬昌、崇候虎,速速来京,有国事议论。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姜文焕上。)

姜文焕  (念)     大将威风凛,腾腾杀气高。怀抱护心镜,身挂紫罗袍。

     (白)     俺,姜文焕。今有圣旨,调我父王进京,不知为了何事。父王升帐,不免在此伺候。

(四龙套、四将、姜桓楚同上。)

姜桓楚  (引子)    统领雄兵,秉忠心,镇守边庭。

     (白)     吾,东伯侯姜桓楚,商纣驾前为臣。今有圣旨到来,召我进京,议论国家大事。

             姜文焕,

姜文焕  (白)     在。

姜桓楚  (白)     为父此番进京,不久即回。军中之事,付儿执掌,诸事小心谨慎,不可违背父令。

姜文焕  (白)     遵命。

姜桓楚  (白)     人马可齐?

姜文焕  (白)     俱已齐备。

姜桓楚  (白)     起兵朝歌。

姜文焕  (白)     众将官,起兵朝歌。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姬昌、院子同上。)

姬昌   (引子)    镇守西岐,布仁德,教化群黎。

     (白)     孤,姬昌,商纣驾前为臣,镇守西岐一带等处。自得后妃,共生九十九子,今当母后寿诞之期,不免进宫祝寿。

             来,

院子   (白)     有。

姬昌   (白)     有请二位世子。

院子   (白)     有请二位世子。

(伯邑考、姬发同上。)
伯邑考、

姬发   (同念)    胸藏定国志,保定锦乾坤。

     (同白)    参见父王。

姬昌   (白)     我儿少礼。

伯邑考、

姬发   (同白)    谢父王。

姬昌   (白)     今当国母寿诞之期,我儿随同为父,入宫祝贺。

伯邑考、

姬发   (同白)    儿等遵命。

姬昌   (白)     正是:

     (念)     萱堂同祝嘏,福寿永绵长。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宫女、四妃子、太姜同上。)

太姜   (引子)    两鬓如霜,福寿延长。

     (念)     一门忠孝旧家风,坐镇西岐听凤鸣。福庭恩锡长生草,瑞霭祥开天姥峰。

     (白)     老身,太姜。吾子姬昌,现为西伯,纣王驾前为臣。且喜年来,岁和年丰,黎民安乐。正是:

     (念)     父慈子孝开鸿业,岁和民康乐太平。

(姬昌、伯邑考、姬发同上。)

姬昌   (白)     参见母后。

伯邑考、

姬发   (同白)    孙儿叩见太后。

太姜   (白)     罢了。

姬昌   (白)     今乃母后寿诞之期,待儿拜寿。

太姜   (白)     不消拜了,

(吹打。姬昌、四妃子同拜,伯邑考、姬发同拜。院子上。)

院子   (白)     众文武前来拜寿。

姬昌   (生白)    有请。

(二文臣、二武将同上,同拜,姬昌送二文臣、二武将同下。)

院子   (白)     各路诸侯到。

姬昌   (白)     有请。

(四诸侯同上,同拜,姬昌送四诸侯同下。)

姬昌   (白)     我儿去到前庭,吩咐摆宴,陪侍各诸侯、文武官畅饮。

伯邑考、

姬发   (同白)    遵命。

(伯邑考、姬发同下。)

姬昌   (西皮摇板)  文臣武将祝萱堂,

             悬灯结彩喜洋洋。

             福如东海长流水,

             寿比南山永绵长。

太姜   (西皮摇板)  我儿忠孝仁德广,

             为娘定然永安康。

(散宜生、南宫适、伯邑考、姬发同上。)

散宜生  (白)     圣旨到。

姬昌   (白)     请母后回宫。

(太姜下。)

姬昌   (白)     一同接旨。

(内侍上。)

内侍   (白)     圣旨下,跪。

姬昌   (白)     万万岁!

内侍   (白)     听宣读诏曰:西伯侯姬昌,速速进京,有国事议论,望诏谢恩。

姬昌   (白)     后堂摆宴,与天使接风。

内侍   (白)     朝命在身,不能久留,告辞了。

(内侍下。)

姬昌   (白)     圣上命我进京,这朝中之事,我儿伯邑考掌管。必须要循守旧规,不可改变国政。弟兄和睦,君臣相安。

伯邑考  (白)     孩儿遵命。

姬昌   (白)     上大夫散宜生听令:朝中文事,均交与大夫执掌。

散宜生  (白)     遵命。

姬昌   (白)     大将南宫适听令:军务之事,交与将军执掌。

南宫适  (白)     遵命。

姬昌   (白)     我有一言,你等听了。

     (西皮摇板)  朝中国政要谨慎,

             军务大事要小心。

             此番我把朝廷进,

             朝罢圣驾即回程。

             我儿带路后宫进,

             见了国母说分明。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宫女、四妃子、太姜同上。)

太姜   (西皮流水板) 昨晚灯前起一课,

             我儿参驾到朝歌。

             身遭七载灾殃祸,

             天数造定难逃脱。

(伯邑考、姬发、姬昌同上。)

姬昌   (唱)     将身且把后宫进,

             国母台前问安宁。

姬昌   (白)     参见母亲。

太姜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姬昌   (白)     谢坐。启禀母亲:今有圣旨前来,调孩儿进京,议论国事。朝政交付邑考孩儿掌管,文事付与大夫散宜生,军务交付大将南宫适。儿拜别母亲,就要登程。

太姜   (白)     昨晚为娘,曾与我儿起了一课,凶多吉少。此番去到朝歌,必有七载之祸,尚不至损伤性命。

伯邑考、

姬发   (同白)    既然如此,父王不去也罢。

姬昌   (白)     天数造定,焉能逃避。

太姜   (白)     我儿前去,诸事小心要紧。

姬昌   (白)     孩儿遵命。

     (唱)     辞别母亲出宫庭,

             去到朝歌面圣君。

(伯邑考、姬发、姬昌同下。)

太姜   (唱)     先天之数已定准,

             七载之后转回程。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伯邑考、姬发同上。)

伯邑考  (白)     俺,伯邑考。

姬发   (白)     姬发。

伯邑考  (白)     父王今日起程,你我同到长亭送别,那旁文武官员来了。

(姬昌、二文臣、二武将同上。)

姬昌   (白)     文武众卿请了,此番孤去至朝歌,应有七载灾殃,朝中诸事,俱仗众卿,扶保我儿。七载之后,孤即归朝,幸勿违孤之命也。

     (唱)     辞别众卿上能行,

             七载之后即回程。

(众人同下。)

【第十场】

(云中子上。)

云中子  (念)     洞中泉流白玉液,炉子火炼紫金丹。

     (白)     俺,云中子。在这终南山上,玉桂洞内,修炼数千年,却也逍遥自在,今有将星坠落燕山,不免前去,将他收到洞中,教授武艺,扶保西伯,就此走遭。

云中子  (唱)     离了洞府下山林,

             去到燕山走一程。

(云中子下。)

【第十一场】

姬昌   (内西皮导板) 出离西岐阳关上,

(八家将、姬昌同上。)

姬昌   (西皮原板)  跋涉山川受尽了风霜。

             一路上观不尽鲜花开放,

             一心只想面见君王。

             勒住马头观天象,

(姬昌仰观。)

姬昌   (西皮摇板)  定有倾盆雨一场。

     (白)     左右,

八家将  (同白)    有。

姬昌   (白)     看天将大雨,前边可有村庄,速速躲避才好。

八家将  (同白)    青天朗朗,红日流光,雨从何来?

姬昌   (白)     尔等那里知道,你我速速前行者。

     (西皮摇板)  加鞭催马往前闯,

             寻一深林来躲藏。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同上,同绕场,同下。)

【第十三场】

(八家将、姬昌同上。)

姬昌   (西皮摇板)  倾盆大雨往下降,

             淋漓滂沱湿透衣裳。

             耳旁又听霹雳响,

             山坡之下放红光。

     (白)     想这雨后雷声,主有将星坠落,待我看来。那旁声音响亮。

             来,你等前去看来。

(家将抱小儿。)

家将   (白)     启王爷:乃是一个婴孩,

(姬昌接小儿。)

姬昌   (白)     待我看来。

             唔哈哈呀,看此子,脸如桃蕊,目若朗星。且住,吾命中应有百子,现有九十九人,收了此子,以成百子之数。

             来,将此子抱至前村,着人扶养,待孤七载归来,再带他一同回国。日后此子,福分不浅。

家将   (白)     待我等前去问来。

(云中子上。)

云中子  (白)     君侯慢走,贫道稽首了。

姬昌   (白)     请问道者,哪座名山,甚么洞府,来到此地,有何见谕?

云中子  (白)     贫道云中子,隐居终南山,玉桂洞内,方才雨过雷鸣,将星出现,贫道千里而来。今睹尊颜,实为万幸。

姬昌   (白)     原来道者,亦为将星而来,道者请看。

(云中子接小儿。)

云中子  (白)     贫道将此子带上终南,以为徒弟,等贤侯回朝之日,再奉与贤侯。不知你意下如何?

姬昌   (白)     道者带去此子,甚好。但日后相会,以何名为证?

云中子  (白)     雷过现身,就取名叫雷震子。

姬昌   (白)     雷震子,不才领教了。

云中子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辞别贤侯回山林,

             七载之后再来临。

(云中子下。)

姬昌   (西皮摇板)  加鞭催马往前进,

             披星带月奔帝京,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崇侯虎上。)

崇侯虎  (念)     领了皇王命,来朝圣明君。

     (白)     吾,崇侯虎。

(院子暗上。)

崇侯虎  (白)     圣上召我等四路诸侯,不知为了何事?这般时候,还不见众诸侯到来。

院子   (白)     诸侯到。

崇侯虎  (白)     有请。

(姜桓楚、鄂崇禹同上。)
姜桓楚、

鄂崇禹  (同白)    君侯!

崇侯虎  (白)     君侯请。二位驾到,我崇侯虎,特在此迎接。

姜桓楚、

鄂崇禹  (同白)    我等有何德能,敢劳君侯迎接!

崇侯虎  (白)     好说,为何不见西伯侯到来?

姜桓楚、

鄂崇禹  (同白)    他山遥路远,故未来到。

家将   (内白)    西伯侯到。

院子   (白)     西伯侯到。

姜桓楚、
鄂崇禹、

崇侯虎  (同白)    有请。

(姬昌上。)

姬昌   (白)     君侯。

姜桓楚、
鄂崇禹、

崇侯虎  (同白)    君侯请。君侯为何来迟?

姬昌   (白)     山遥路远,故尔来迟。

崇侯虎  (白)     将宴摆下。

(吹打。)

崇侯虎  (白)     君侯请。

姜桓楚、

鄂崇禹  (同白)    请。

姬昌   (白)     列位君侯,想这国家有事,武有武成王黄飞虎,执掌兵权,甚有谋略;文有亚相比干,调和鼎鼐。何必召我等来京,不知是何原故?

崇侯虎、
姜桓楚、

鄂崇禹  (同白)    明日上朝,便知分晓。

鄂崇禹  (白)     列位君侯在此,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崇侯虎、
姜桓楚、

姬昌   (同白)    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鄂崇禹  (白)     我等四人,为天下诸侯之首。崇贤侯,过恶多端,全无大臣体面,结交费仲尤浑两个奸臣。你监造摘星楼,三丁抽二,有钱者,在家安闲,无钱者苦工受罪;你私受贿赂,苦害万民。常言道得好,祸由恶作,福自德生,从今以后,须要改过才是。

崇侯虎  (白)     胆大鄂崇禹,你我俱是一样大臣。为何在酒筳前,口出不逊之言,辱骂于我,是何道理!

鄂崇禹  (白)     我乃金石良言,你还敢强辩么?

崇侯虎  (白)     你可知俺崇门的厉害!

姬昌   (白)     唔,鄂贤伯乃是好言,你就当改过自新,为何如此无理?

姜桓楚  (白)     大臣撕打,体面何在,你还不与我出去!

崇侯虎  (白)     他们俱是一党吓!

(崇侯虎下。)

姬昌   (白)     鄂贤伯,请息怒。似这等无知识之人,何必与他较量高下?

鄂崇禹  (白)     不是二位解劝,某定不与他干休。

姜桓楚  (白)     你我久别,还要痛饮一回。

鄂崇禹  (白)     请。

(驿官上。)

驿官   (白)     你看这三位大臣饮酒。千岁呀,千岁!

     (念)     今日传杯欢会饮,明朝鲜血染市曹!

姬昌   (白)     何人外面讲话?二位贤伯,可曾听见?

姜桓楚、

鄂崇禹  (同白)    本曾听见。

姬昌   (白)     来,看是何人?

家将   (白)     驿官在此。

姬昌   (白)     唤他进来。

(家将推驿官。)

驿官   (白)     参见三位千岁!

姬昌   (白)     你方才讲些什么?

驿官   (白)     小官不曾讲什么。

姬昌   (白)     若不实言,定遭重责。从实说来,必有重赏。

驿官   (白)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不说了。只因万岁立了苏娘娘为正宫王母,将姜娘娘剜去二目,断去手足而死,二太子被风刮去。今日召各位千岁来京,只怕难免……

姜桓楚  (白)     你道姜娘娘怎么样了?

驿官   (白)     剜目刖手而死!

(姜桓楚气死。)
姬昌、

鄂崇禹  (同白)    贤伯醒来!

姜桓楚  (西皮导板)  听一言不由人三魂不在,

     (三叫头)   国母!我儿!咳,儿吓!

     (唱)     我心中好一似万把刀裁。

     (白)     想我女儿自进宫来,并无失德。今日遭此惨死,怎不叫人痛上心怀!

姬昌   (白)     待等明日,见了圣上,必定保本启奏。

姜桓楚  (白)     全凭君侯。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黄飞虎上。)

黄飞虎  (念)     执掌兵符印,保定锦乾坤。

     (白)     吾,武成王黄飞虎。闻听圣上召来四路诸侯,不知为了何事,待我去到朝房,观看一番便了。

     (西皮摇板)  各路诸侯把京进,

             不知万岁为何情。

(黄飞虎下。)

【第十六场】

(四太监、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   (西皮摇板)  内侍臣摆驾金殿上,

             且听皇门官报端详。

(费仲上。)

费仲   (念)     各路诸侯到,上殿奏当朝。

     (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各路诸侯,可曾到齐?

费仲   (白)     俱已到齐,现在午门。

纣王   (白)     宣他等上殿。

费仲   (白)     各路诸侯上殿。

(崇侯虎、鄂崇禹、姜桓楚、姬昌同上。)
崇侯虎、
鄂崇禹、
姜桓楚、

姬昌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   (白)     平身。

崇侯虎、
鄂崇禹、
姜桓楚、

姬昌   (同白)    万万岁!

纣王   (白)     胆大姜桓楚,你心怀叛逆,将欲刺杀寡人,该当何罪?

姜桓楚  (白)     老臣世受国恩,忠心为主。陛下幸勿听信谗言,诬害忠良。

纣王   (白)     住了!似你这等不忠之臣,尚敢与孤强辩,就该将你千刀万剐!

姜桓楚  (白)     臣闻圣人治天下,亲贤远奸,身亲国政。今陛下荒淫酒色,大兴土木之工,苦害百姓,信用小人,屈杀忠良。我女为正宫主母,并无失德,竟将她置之惨刑。老臣商容,直谏撞死。又将赵启炮烙。似你这无道的昏王,定要将成汤六百年的天下,丧与你这昏王之手!

纣王   (白)     大胆!

     (西皮摇板)  胆大桓楚乱胡行,

             竟敢金殿辱寡人。

             人来与我上了捆,

             推出午门问斩刑。

(众人推姜桓楚同下。鄂崇禹、姬昌同跪。)
鄂崇禹、

姬昌   (同白)    启万岁:姜桓楚乃是开国老臣,望求开恩饶恕!

(崇侯虎跪。)

纣王   (白)     唗!看你等与姜桓楚,俱是一党。

             来,推出一并斩首!

(众人推崇侯虎、鄂崇禹、姬昌同下。费仲上。)

费仲   (白)     刀下留人!

             臣启万岁:四路诸侯,理应论斩。念在崇侯虎,监造摘星楼,夙夜勤劳,望万岁开恩饶恕。

纣王   (白)     看在卿家分上,将他赦回来。

费仲   (白)     将崇侯虎赦回。

(崇侯虎上。)

崇侯虎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纣王   (白)     本当将你斩首,念在费卿讲情,你速速回国去罢。

崇侯虎  (白)     谢主龙恩!

费仲   (白)     君侯受惊了。

崇侯虎  (白)     多谢大人保奏。

费仲   (白)     岂敢,少时请到舍下一叙。

崇侯虎  (白)     又要叨扰。

(费仲、崇侯虎同下。黄飞虎上。)

黄飞虎  (白)     反了吓,反了!

     (西皮摇板)  正在朝房来修本,

             忽听万岁斩忠臣。

             迈步且把金殿进,

             品级台前奏圣君。

     (白)     万岁,为何将四路诸侯斩首?

纣王   (白)     皇兄有所不知,只因姜桓楚,在金殿辱谤孤家,鄂崇禹、姬昌随声附和,故此将他们斩首。

黄飞虎  (白)     臣启万岁:想那姜桓楚,威镇东鲁,屡建大功,若言弒君,一无可证;鄂崇禹,身任重寄,皆有功社稷之臣;那姬昌身为西伯,教化有方,义施文武,礼治邦家,人称为西方圣人。望求万岁,开恩饶恕!

纣王   (白)     孤心已定,不必多奏。

黄飞虎  (白)     姜桓楚、鄂崇禹,夙无过犯;姬昌乃良善君子,皆国家栋梁之臣。今若将他等斩首,何以服天下臣民之心?况三路诸侯,俱带甲数万,精兵猛将,不谓无人,倘一旦他等手下之人,共起干戈,反上都城,我主江山,只怕难保!

纣王   (白)     姬昌孤闻亦是忠良,但不该随声附和。看在皇兄面上,将姬昌赦回便了。

黄飞虎  (白)     请万岁一并赦了罢!

纣王   (白)     休得多言!

黄飞虎  (白)     是。

             将姬昌赦回来!

(姬昌上。)

姬昌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纣王   (白)     本当将你斩首,看在黄飞虎与你讲情,急速回国,不可妄起二心。下殿去罢!

(纣王下。)

姬昌   (白)     谢万岁!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念)     眉头一绉计千条,

尤浑   (念)     舌尖杀人不用刀。

费仲   (白)     请了。你看万岁,放姬昌回国,众文武皆与他长亭饯行。闻听他善演先天之数,我二人也到长亭,一来送行,二来叫他起上一课,看看我二人的结果如何。

尤浑   (白)     好,就此前往。

(费仲、尤浑同下。比干、箕子、微子、黄飞虎同上。)

比干   (白)     来此长亭,西伯尚未到来。

箕子、
微子、

黄飞虎  (同白)    想必来也。

(八家将、姬昌同上。)

姬昌   (白)     多谢列公保奏,昌有何德能,敢劳列公相送!

比干、
箕子、
微子、

黄飞虎  (同白)    我等特与贤侯饯行,将酒摆下。

             请。

姬昌   (白)     请。

比干   (白)     吓,贤侯此番回转西岐,还须要忠心为国,千万不可妄起二心。

姬昌   (白)     大丞相说哪里话来!想我姬昌,世受国恩,赤心为国,今感天子赦罪之恩,又蒙列位再生之德。此番回国,尚恐有负君恩,焉敢妄生二心,以做那叛逆之事。

黄飞虎  (白)     酒来。

             贤侯既肯忠心为国,请饮此酒。

姬昌   (白)     多谢了。

     (二黄摇板)  接过了这杯酒我不敢饮,

             转面来谢过了天地尊神。

             我姬昌受朝廷皇恩隆重,

             必须要效犬马答报皇恩。

费仲、

尤浑   (内同白)   二位大人到。

黄飞虎  (白)     那二贼到来,我等回避了罢。

             贤侯前途保重,我等告辞了!

(黄飞虎、比干、箕子、微子同下。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   (同白)    吓,君侯!

姬昌   (白)     二位大人!

费仲   (白)     我等来迟,要敬君侯三杯。

             来,看大杯伺候。

             请,干!

姬昌   (白)     干!

费仲、

尤浑   (同白)    君侯真真海量,再饮一杯。

姬昌   (白)     干。

费仲   (白)     再饮一杯。久闻君侯,善演先天之数,奇验非常。我二人要请君侯,卜上一卦。看看我主江山,还有几代,吾主终身如何?

姬昌   (白)     如此香案伺候,

(姬昌卜卦。)

姬昌   (白)     哈哈,又是此卦!

             二位大人,我在西岐,也曾卜过,就是此卦。我主江山,只此一代,日后只恐不能善终吓!

费仲   (白)     日后还不能善终吓?君侯你与我二人,占上一占,看看日后结果如何?

姬昌   (白)     此卦甚是奇怪,二位大人,现今虽享荣华富贵,只是日后,你二人死的,却倒真是奇怪。

费仲、

尤浑   (同白)    但不知是怎样的死呢?

姬昌   (白)     人之生死虽有定数,有因疾病而死,有因水火而死,有刀兵而死,有跌扑而死,或者悬梁投井而死,二位大人,日后要在六月间冰冻而死!

费仲、

尤浑   (同白)    君侯自己终身,可曾占过没有?

姬昌   (白)     倒也占过。

费仲   (白)     但不知日后如何?

姬昌   (白)     不才倒得个善终正寝,百子送终。比二位大人,却好得多了。

     (笑)     吓哈哈哈哈!

费仲   (白)     君侯再饮几杯。

姬昌   (白)     酒已够了,就此告别了。

             带马!

             请!

(八家将、姬昌同下。)

费仲   (白)     大人你看这姬昌,方才的言语,分明是取笑我等,真真的可恶。不免上得朝去,奏他一本,以消心中之恨。

             来此已是偏殿,看圣驾来也!

(四太监、内待、纣王同上。)

纣王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金殿上,

             二卿到此为哪桩?

费仲、

尤浑   (同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二卿有何本奏?

费仲   (白)     只因姬昌,善演先天之数。臣等今日与他饯行,曾叫他与万岁占卜一卦,看看江山还有几代。可恨那姬昌,他说吾主江山,只此一代,日后还不能善终。

纣王   (白)     他说孤家,不能善终。你二人可曾占上一卦?

费仲   (白)     臣二人也曾占了一课,他说臣二人,日后要死在六月间,被冰冻而死。臣等莫说托陛下洪福,不能冻死,只怕就是小民,也无冻死的道理。臣等又问他自己,可曾占过,他到说他自己,善终正寝,还有百子送终。看将起来,他俱是荒唐之言,惑众诬民,请万岁定夺。

纣王   (白)     晁田二将走上。

(晁田、晁雷同上。)

纣王   (白)     命你二人,追赶姬昌回朝。快去。

             退班。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八家将、姬昌同上。)

姬昌   (西皮摇板)  仰蒙圣恩将我放,

             勒马停缰自思量。

     (白)     吓,今蒙圣恩,放我回朝。为何这七载之难不验?想我这卦理不准,难道母后卦理也不准么?且自由他便了。

     (西皮摇板)  人来催马阳关上,

             又见人马走慌忙。

(四大铠、晁田、晁雷同上。)

姬昌   (白)     吓,二位将军,前来做甚?

晁田、

晁雷   (同白)    奉了圣命,着你回事商议。

姬昌   (白)     明白了。

             左右,你等回转西岐,禀明太后,就说我七载之后还朝。

八家将  (同白)    我等还要伺候千岁!

姬昌   (白)     不用尔等,速速回去罢!

(晁田、晁雷押姬昌同下。黄飞虎、比干、箕子、微子同上。)

黄飞虎  (白)     列位请了。不知为了何事,西伯侯回转朝歌,押上金殿。我等须上前看过。

比干、
箕子、

微子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急急风牌。四太监、内侍、纣王同跑上。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   (同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姬昌可曾拿到?

费仲   (白)     拿到了。

纣王   (白)     押上来!

(晁田、晁雷押姬昌同上。)

姬昌   (白)     姬昌,叩见万岁!

纣王   (白)     呔,大胆匹夫!朕放你回国,你不思报答君恩,反来侮骂天子!尔还有何说!

姬昌   (白)     臣虽至愚,上知有天地,下知有君亲。天地君亲师,刻刻记在心,焉敢侮骂陛下。

纣王   (白)     你演什么先天之数,侮骂朕躬,罪在不赦!

姬昌   (白)     想先天数,乃是天神伏羲,演成八卦,定人事吉凶祸福,臣亦是据天数而言,并非妄造。

纣王   (白)     你道你日后善终,孤今日偏叫你神数不验。

             来,推出斩了!

(晁田、晁雷押姬昌同下。比干、黄飞虎、箕子、微子同上。)

黄飞虎  (白)     启万岁:已放姬昌回国,为何又要将他斩首?

纣王   (白)     他演什么先天之数,道孤王不能善终,分明是辱骂孤家,还不该斩!

黄飞虎  (白)     姬昌演先天之数,亦是据理推详,并非捏造。今斩姬昌事小,社稷安危事大,望陛下开恩!

纣王   (白)     定斩不赦,

比干   (白)     臣启万岁:如若不信先天之数,何不将姬昌,宣上殿来,令他占这朝中吉凶。如果有验,放他回国;如若不验,再斩不迟。

纣王   (白)     丞相所奏有理。

             来,将姬昌押上殿来!

(姬昌上。)

姬昌   (白)     叩谢万岁!

纣王   (白)     你既善演先天数,就命你占上一卦,看朝中可有什么吉凶?

姬昌   (白)     臣领旨。

(姬昌占课。)

姬昌   (白)     启万岁:明日太庙,主有火灾。

纣王   (白)     应在何时?

姬昌   (白)     应在午时。望陛下速将宗社神主请出,恐损坏社稷根本。

纣王   (白)     将姬昌且寄监中,观看明日如何。

(姬昌下。黄飞虎、比干、箕子、微子同下。)

纣王   (白)     姬昌言道:明日太庙火灾。若应其言,如之奈何?

费仲   (白)     万岁传旨:令太庙守门之官,小心谨慎,仔细防守,亦不必焚香。看那火从何处而起!

纣王   (白)     就命二卿,替孤传旨。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比干、黄飞虎、箕子、微子同上。院子暗上。)

黄飞虎  (白)     昨日西伯言道:今日太庙火灾。天已这般时候,不见动静。

             来,看看天气什么时候了?

院子   (白)     天已将午。

(家将上。)

家将   (白)     太庙火起!

比干   (白)     太庙火起,看起来成汤天下,必不久矣!

黄飞虎  (白)     你我一同上殿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太监、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   (西皮摇板)  内臣摆驾九龙口,

             且听文武报根由。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   (同白)    启万岁:果然太庙失火!

纣王   (白)     姬昌之言已验,二卿有何高见?

费仲   (白)     虽然应了姬昌之言,千万不可放他回国,恐生异端。且将他囚在羑里,待等国事安宁,再放他回国。

(比干、黄飞虎、箕子、微子同上。)
比干、
黄飞虎、
箕子、

微子   (同白)    启陛下:太庙火灾,其言已验。

纣王   (白)     将姬昌押来!

(四将押姬昌同上。)

姬昌   (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太庙失火,果然应验。今将你囚在羑里,国事安宁,再放你回国。领旨下殿!

姬昌   (白)     谢万岁!

(姬昌下。)

纣王   (白)     众卿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八士民同上。)

士民甲  (白)     请了。今有西伯侯到我们这羑里来,不胜荣幸之至。我等一同,前去迎接。

(二大铠引姬昌同上。)

姬昌   (白)     尔等是哪里来的?

八士民  (同白)    我等就是这羑里士民,特地迎接千岁!

姬昌   (白)     尔等且请归家,改日再叙。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伯邑考上。)

伯邑考  (引子)    思念严亲,终日里,泪湿袍巾。

     (白)     吾,伯邑考。只因我父被囚羑里,已经七载,不能还乡,令人终日思念。

(散宜生上。)

散宜生  (白)     参见世子!

伯邑考  (白)     罢了。

散宜生  (白)     今有朝歌之民,因纣王无道,均来投奔吾国。

伯邑考  (白)     既是朝歌逃民前来,须按名给他衣食,凡有鳏寡孤独之辈,皆送在三济院报名。

散宜生  (白)     遵命。

伯邑考  (白)     我父王囚羑里七年,不见还乡。孤欲自往朝歌,代父赎罪,不知大夫意下如何?

散宜生  (白)     主公临行,曾经言道:七年之厄一满,自然归国。公子不可违主公临别之言。

伯邑考  (白)     孤心已定,不必多言。

(散宜生下。)

伯邑考  (白)     待我进宫,叩别母后便了。

(伯邑考下。)

【第二十四场】

(二宫女、夫人同上。)

夫人   (念)     闷坐深宫院,终日锁眉尖。

(伯邑考上。)

伯邑考  (白)     参见母亲。

夫人   (白)     罢了,我儿坐下。

伯邑考  (白)     谢坐,

夫人   (白)     我儿进宫何事?

伯邑考  (白)     启禀母亲:我父羑里被囚,七年尚未还乡。孩儿要替父赎罪,亲到朝歌,以进贡为名。特来禀报母亲。

夫人   (白)     你父临行之时,曾言道七年灾满即回。我儿不去也罢。

伯邑考  (白)     我父囚禁羑里,举目无亲。为人子者,于心何忍!

夫人   (白)     不知你以何物进贡?

伯邑考  (白)     欲将七宝香车,并美女十名,同那白面猿猴,一齐贡献。

夫人   (白)     那白面猿猴,是我儿所爱之物,不带也罢。

伯邑考  (白)     孩儿也是出于无奈。

夫人   (白)     几时起程?

伯邑考  (白)     明日起程。

夫人   (白)     我儿一路,须要小心。

伯邑考  (白)     孩儿遵命。

     (西皮摇板)  辞别母后出宫庭,

             替父赎罪入朝门。

(伯邑考下。)

夫人   (西皮摇板)  我儿要把孝心尽,

             朝歌进贡面圣君。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宫女、太姜同上。)

太姜   (西皮摇板)  我儿七载未回转,

             倒叫老身挂心间。

(夫人上。)

夫人   (白)     参见母后。

太姜   (白)     今日为何不见邑考孙儿?

夫人   (白)     启母后:邑考去往朝歌,替父赎罪去了。

太姜   (白)     你就该拦阻他,不去才是。

夫人   (白)     儿媳也曾拦阻,怎奈他孝心耿耿,儿媳也不好深阻。

太姜   (白)     咳,这也是他命该如此吓!

     (西皮摇板)  邑考他把孝心现,

             替父赎罪到君前。

             怕的是此去难回转,

             千刀之苦尸不全。

     (白)     儿吓!

(太姜哭下。四宫女同下。)

【第二十六场】

(比干上。)

比干   (念)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相爷:今有西伯侯之子伯邑考,前来进贡,求见丞相。

比干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伯邑考上。)

伯邑考  (白)     丞相在上,犯臣之子,伯邑考叩见!

比干   (白)     公子少礼,请坐。

伯邑考  (白)     谢坐。

比干   (白)     公子到此何事?

伯邑考  (白)     我父得罪于天子,囚禁羑里,已有七载。为人子者,其何以堪!今将祖遗之宝,进纳朝廷,为父赎罪。望丞相开恩,代奏圣上,放吾父早归故土,感恩不尽!

比干   (白)     但不知公子所进何宝?

伯邑考  (白)     乃是七宝香车,姜女十人,还有白面猿猴。

比干   (白)     公子为父行孝,待老夫明日代奏便了。后堂摆宴,与公子接风。

伯邑考  (白)     叨扰了。

(比干、伯邑考同下。)

【第二十七场】

(四宫女、妲己同上。)

妲己   (西皮摇板)  将身坐在皇宫院,

             待等万岁退朝还。

(四太监、内侍、纣王同上。)

纣王   (西皮摇板)  内臣摆驾后宫院,

             见了美人说根源。

妲己   (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平身。赐座。

妲己   (白)     谢坐。

纣王   (白)     看天气这等炎热,叫孤家在哪里避暑?

妲己   (白)     后花园莲花开放,妾妃已命人在摘星楼上,备得酒宴,与陛下畅饮。

纣王   (白)     多承你的美意。

             内待,摆驾摘星楼。

(众人同上楼。)

妲己   (白)     将宴排下。

             陛下请!

纣王   (白)     干!

纣王   (西皮原板)  有孤王坐在了摘星楼上,

             孤与这苏美人共饮琼浆。

妲己   (西皮原板)  观看那池塘内莲花开放,

(比干上。纣王看。)

纣王   (西皮原板)  又只见亚相到所为那桩?

比干   (白)     万岁在此饮酒,待我向前启奏。

             臣启陛下:今有姬昌之子伯邑考,前来进贡,代父赎罪,在午门候旨。今将贡本呈上。

纣王   (白)     呈上来。

             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美女十名。

             他代父行孝,倒也难得。将他宣上楼来。

纣王   (白)     伯邑考进见!

(伯邑考上。)

伯邑考  (白)     犯臣子伯邑考,朝见万岁!

纣王   (白)     姬昌犯罪,你为父纳贡,可谓孝矣。

伯邑考  (白)     犯臣姬昌犯罪,赦宥免死,暂居羑里。臣等全家,感陛下天高地厚之恩,今特冒死上陈,请代父罪。倘荷天恩赦放回国,使臣骨肉完聚,则感陛下之恩,出于天外也!

妲己   (白)     宫娥们将珠帘卷起。

(妲己看。)

妲己   (白)     吓,万岁:妾闻西伯之子伯邑考,善能鼓琴,人间少有,何不令他鼓上一曲?

纣王   (白)     伯邑考,你来见过娘娘。

伯邑考  (白)     参见娘娘!

妲己   (白)     平身。

伯邑考  (白)     谢娘娘!

妲己   (白)     闻你善能鼓琴,就在此地,鼓弹一曲。

伯邑考  (白)     臣启娘娘:臣闻父母有疾,人子不敢舒衣安食。今臣父,羁囚七载,苦楚难堪。臣心碎如麻,惟恐宫商节奏有差,至辱圣听。

妲己   (白)     陛下,邑考为父请罪,就该放他父子回国才是。

纣王   (白)     伯邑考,你今在此,抚上一曲。如果希奇,就赦你父子一同回国。

伯邑考  (白)     谢万岁!

纣王   (白)     快取琴来。

(伯邑考接琴,弹。纣王笑。)

纣王   (白)     听你弹来,真真可听,诚不负御妻所奏,可称尽善尽美!

妲己   (白)     陛下,当放姬昌公子回国。但邑考之琴,为天下绝调,若放回国,这朝歌竟成绝响。妾有一计,可以两全。

纣王   (白)     有何妙计?

妲己   (白)     陛下可留邑考,在此传授于妾。等妾学会,再放他回国,岂不是两全其美?

纣王   (笑)     哈哈哈哈!

     (白)     贤哉爱卿,深得一举两全之道。

             邑考,今留你在此,传授娘娘琴法。

伯邑考  (白)     领旨!

妲己   (白)     看酒来。

             陛下,今日妾要以小杯陪饮三大杯。

纣王   (白)     好,拿酒来,干!

(妲姬连斟三次。纣王醉。)

妲己   (白)     搀扶圣驾回宫。

(四太监扶纣王同下。)

妲己   (唱)     我这里且向前言语勾引,

             但愿得效于飞殢雨尤云。

     (白)     伯邑考,你将这学琴之道,细细讲来。

伯邑考  (白)     娘娘容奏:此琴有内外五行,六律五音,吟操钩剔,左手龙睛,右手凤目,按宫商角徵羽。又有八法,乃抹披勾剔,撇托敌打。有六忌,七不弹。

妲己   (白)     何为六忌?

伯邑考  (念)     闻哀泣恸专心事,忿怒情怀成欲惊。

妲己   (白)     何为七不弹?

伯邑考  (白)     疾风骤雨不弹,大悲大哀不弹,衣冠不正,酒醉性狂不弹,无香不弹,不知音者不弹,不洁净者不弹也。

妲己   (白)     你与我再弹一曲。

伯邑考  (白)     遵命。

(伯邑考弹琴。妲己走听。)

妲己   (白)     邑考请上坐。

伯邑考  (白)     娘娘在此,臣万不敢坐。

妲己   (白)     论其君臣不当坐。若论师徒,是一定要坐,你就与我坐下罢!

(妲己推伯邑考坐。)

妲己   (白)     两旁退下。

(四宫女同下。)

妲己   (白)     邑考,我想传授弹琴,你坐在下面,我在上面听,一时如何能学得会?

伯邑考  (白)     娘娘不必性急,自然慢慢就可以会了。

             嗳呀,且住,看这贱人,拿我当何等人看待。我非不忠不孝不德不义之人。想我始祖后稷,在尧为臣,桓传数十世,累世忠良。今日我代父赎罪,误入陷阱,这贱人以邪淫败主上之纲常,大伤风化。邑考虽受万刀之诛,断不毁坏姬氏之节也!

妲己   (白)     邑考,我到想了一个学琴法子:你坐在上面,我把瑶琴抱定,坐在你的怀中,你拿住我的手去学。如此学来,岂不是一学就会了吗?

伯邑考  (白)     这却断断使不得!

妲己   (白)     使得的!

(伯邑考推倒妲己。)

伯邑考  (白)     你乃是一朝国母,受天下万民之贡贺。今为学琴一事,深属儿戏,使臣万载为狗彘之人!史官载在典章,成何体统!

妲己   (白)     邑考速退!

伯邑考  (白)     谢娘娘!

(伯邑考下。)

妲己   (白)     我好心与他,到被他一场差辱。我不免上殿启奏,要把你千刀万剐,才泄我心头之恨也!

(妲己下。)

【第二十八场】

(四太监、纣王同上。)

纣王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金殿上,

(妲己、二宫女同上。)

妲己   (西皮摇板)  万岁台前奏端详。

(妲己哭。)

纣王   (白)     御妻为何这等模样?

妲己   (白)     启陛下:伯邑考他不教琴法,倒还罢了,他竟调戏妾身!

纣王   (白)     竟有这等事?

             伯邑考上殿!

(伯邑考上。)

伯邑考  (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命你传琴,为何不尽教导?

伯邑考  (白)     学琴必须心坚意诚,方能精熟。

妲己   (白)     你传解不明,讲论胡涂,如何能得其妙?

纣王   (白)     今命你再弹一曲,待朕听来。

(伯邑考弹琴。)

纣王   (白)     我且问你:所贡何物,一一呈上来。

伯邑考  (白)     七香车。

纣王   (白)     待孤坐来。

(纣王上车,前后转。)

纣王   (白)     将白猿献上。

(猴形上,吹笛舞跳,扑妲己。妲己下,狐形上,猴形打狐形同下。纣王打死猴形。)

纣王   (白)     伯邑考,你这白猿,是哪里来的?

伯邑考  (白)     乃是外邦所贡。

妲己   (白)     那白猿,分明是他要行刺妾身,陛下作主!

纣王   (白)     你这白猿,定是要叫它行刺的罢!

伯邑考  (白)     启万岁:白猿乃一畜类,手无寸铁,怎能行刺?

纣王   (白)     你再与我弹一曲。

伯邑考  (白)     瑶琴吓,琴!今日一弹,只恐与你就要永决了!

(伯邑考弹琴,拋琴打妲己。)

纣王   (白)     推出将他凌迟!

(伯邑考下。)

妲己   (白)     且慢!妾闻姬昌能知祸福,今将伯邑考千刀万剐,做成肉饼,送与姬昌。常言道圣人不食子肉,他若肯吃,便是虚言妄诞,即放他回国;他若不吃,即速将他杀之,以绝后患。

纣王   (白)     御妻所奏甚善,就命厨下速速做来。

             内侍,命你就与姬昌送去,看他食与不食。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姬昌上。)

姬昌   (念)     囚禁羑里有七年,不知何日转故园。

     (白)     吓,清晨起来,为何神魂恍忽,心神不安?待我试起一课。

             原来是长子邑考,代父进贡,得罪妲已,我儿竟罹这碎身之祸。我今日若不食子肉,性命难保;如食子肉,于心何忍!且待使臣到来,再作道理。

(内侍上。)

内侍   (白)     西伯在哪里?

姬昌   (白)     原来公公到了。

内侍   (白)     今有万岁,打猎归来,做好的野味肉饼,特赐贤侯。

姬昌   (白)     谢万岁。

(内侍下。)

姬昌   (白)     此饼分明是我儿之肉,还说是什么野味!我若不吃,这性命可就难保。咳,儿吓!

     (二黄摇板)  他言道是什么野味肉饼,

             分明是邑考儿血肉做成。

             人世间父食子于心怎忍?

(内侍上。姬昌看。)

姬昌   (二黄摇板)  他在那暗地里细细探寻。

     (白)     也罢!

     (二黄摇板)  我这里咬牙关心肠来狠,

(内侍看,姬昌食。)

姬昌   (二黄摇板)  望天使回朝去拜谢天恩。

(内侍下。姬昌下。)

【第三十场】

(四太监、纣王同上。)

纣王   (念)     遣人送肉羹,未见信回音。

(内侍上。)

内侍   (白)     启万岁:肉饼送与姬昌,他竟吃了三枚肉饼。

纣王   (白)     宣姬昌上殿。

内侍   (白)     姬昌上殿。

(姬昌上。)

姬昌   (白)     参见万岁!

纣王   (白)     朕开恩将你放回本国,不得妄生异心,下殿去罢。

姬昌   (白)     谢万岁!

(姬昌下。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

尤浑   (同白)    万岁为何将姬昌放回?

纣王   (白)     他今食子之肉,足见所言皆妄,故尔放他回国。

费仲、

尤浑   (同白)    姬昌面虽良善,心存奸诈。他若不食子肉,恐怕己身不保,他此番回国,定必发兵前来,与他子报仇。

纣王   (白)     如此待孤传旨,晁田二将上殿。

(晁田、晁雷同上。)

纣王   (白)     命你追赶姬昌,拿来见我!

晁田、

晁雷   (同白)    得令!

(晁田、晁雷同下。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八士民同上。)

八士民  (同白)    今日西伯要回西岐,我等在此相送便了。

(姬昌上。)

姬昌   (白)     诸位父老请了,昌今欲回国,不能与诸君相叙。后会有期,请了!

八士民  (同白)    欲请君侯再住几日再行!

姬昌   (白)     迟则恐生他变。请了!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云中子上。)

云中子  (念)     洞中自修炼,不知世上天。

     (白)     徒儿走上!

(雷震子上。)

雷震子  (念)     忽听师父唤,急忙到跟前。

     (白)     师父!

云中子  (白)     罢了。这几日无事,后园鲜果皆熟,命你前去看守,不得有误。

雷震子  (白)     遵命。

(云中子下。雷震子下。)

【第三十三场】

(姬昌上。)

姬昌   (白)     今日这才逃出罗网,不免马上加鞭!

(姬昌下。)

【第三十四场】

(雷震子上。)

雷震子  (白)     师父叫我看守园子,我看看都是什么果子。

             好一树的枣儿,待我尝一个。真好吃,我再吃一个,我肚子好痛,嗳呀!

(雷震子倒。八云童同上,同围雷震子。雷震子变青面赤发。八云童同下。)

雷震子  (白)     我吃了两个枣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儿啦?待我去见师父去!

(云中子上。)

雷震子  (白)     师父!

云中子  (白)     你这是怎么了?

雷震子  (白)     我到花园里,吃了两个枣儿,就成了这个样儿了!

云中子  (白)     你父西伯有难,你正好前去打救。

雷震子  (白)     我去打救可以,但是我走不到。

云中子  (白)     不妨。

(云中子吹气。)

云中子  (白)     你胁下生翅,可以飞得去了。

雷震子  (白)     我手中无有兵刃啦!

云中子  (白)     这混铜棍一条,你速速前去,务要快回。

(云中子。雷震子下。)

【第三十五场】

(姬昌上。)

姬昌   (白)     且住!看后面尘土大起,想是有追兵赶来。待我加鞭前往!

(姬昌跑圆场,下。)

【第三十六场】

(四大铠、晁田、晁雷同追上,同跑下。)

【第三十七场】

(姬昌上。雷震子上山头。)

雷震子  (白)     你速速这里来,我能救你!

(姬昌下。四大铠、晁田、晁雷同追上。)

雷震子  (白)     呔!尔等速速回去,莫要追赶,少若迟延,悔之晚矣!

(雷震子用棍打山头,山头倒下。四大铠、晁田、晁雷同跑下。姬昌上。)

姬昌   (白)     你是何人,前来救我?

雷震子  (白)     父王可记得燕山拾孩儿之事么?

姬昌   (白)     你叫什么?

雷震子  (白)     孩儿雷震子,今奉师父之命,前来搭救父王。

姬昌   (白)     你就是雷震子!为父一人,怎能逃出五关?

雷震子  (白)     待孩儿背父王一程。

(雷震子背姬昌起空,落地。)

雷震子  (白)     孩儿就此拜别了!

姬昌   (白)     为何不随为父回朝?

雷震子  (白)     师父之命,不敢违抗。儿去也!

(雷震子下。姬昌下。)

【第三十八场】

(散宜生、四将同上。)

散宜生  (白)     请了!

四将   (同白)    请了!

散宜生  (白)     今日主公回朝,你我前去迎接。

四将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九场】

(四宫女、四妃子、太姜同上。)

太姜   (西皮流水板) 先天之数应了兆,

             果然我儿转回朝。

             将身且坐后宫道,

             待等我儿说根苗。

(姬发扶姬昌同上。散宜生、四将同上。姬昌跪。)

姬昌   (吹腔)    一家相见泪涟涟,

             不意今日庆团圆。

太姜   (白)     我儿受难七载,今日幸回故里,可谓不幸中之幸也!

姬昌   (白)     母后吓!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两泪汪,

             尊一声母亲听端详:

             都只为奉圣命把京上,

             去到朝歌见君王。

             只因谏奏把本上,

             冒犯龙颜将儿斩首在法场。

             幸遇大臣把情讲,

             他就是保国忠良、驾海擎梁的武成王。

             天颜准奏把臣放,

             囚禁羑里受灾殃。

             邑考孩儿贡献上,

             教琴惹祸一命丧无常。

             千刀万剐成肉酱,

             做成肉饼送与儿尝。

             父食子肉不堪设想,

太姜   (哭)     我的儿吓!

(姬昌吐,吐三白兔。)

姬昌   (西皮摇板)  口吐白兔为哪桩?

太姜   (白)     这三只白兔,就是邑考之肉也!所谓天数造定,万事难逃,吾儿不可过悲,回宫安歇去罢。

姬昌   (白)     谢母后!

(吹打。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870 ┊ 字数:1943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