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鄚州庙》(一名:《拿谢虎》;一名:《访拿一枝桃》)

主要角色
黄天霸:武生
谢虎:武净
贺仁杰:武生
施世纶:老生
王殿臣:外
郭起凤:末
朱光祖:武丑

《鄚州庙》剧照
《鄚州庙》剧照
情节
此剧事实,载于说部《施公案》后集。施公自山东放赈回京,路过任邱县,驻节驿馆。有二民诉冤,询问姓名,一称周荣,一称蒋旺,周荣之女为人所杀,蒋旺之妻亦为人所杀,不知是谁,均无头绪,只见粉壁上画一枝桃花。施公明知采花恶贼,允为捕缉。与诸卫士商议,黄天霸自请出外访查。接连数日,踪影全无。至茶馆小憩,遇一穷汉,与黄天霸攀谈,方知系属旧交,绿林中称为神眼计全者。两人细述衷曲,黄天霸将访查采花贼之情,一一告知。计全曰,此人是谢虎,诨名一枝桃,狠毒而好淫,亦绿林中有名人物。左耳朵有红痣五粒,形如花瓣,每逢采花,即画一枝桃,以作暗记。现寄居鄚州北门外玄天庙。黄天霸闻言,即引计全禀明施公,又派郭起凤、王殿臣二人,帮同拿捉。在半路上酒店暂歇,恰好谢虎亦到,得以认清面貌。及至玄天庙,黄天霸与谢虎晤后,直告以奉施公之命,前来破案。遂互相用武,谢虎知黄天霸有家传金镖,名重一时,恐非敌手,遂用先发制人之计,伪作败逃状,出其不意,发出连珠毒药镖。黄天霸不及避,反为所伤,谢虎因得脱身。后由朱光祖,向李玉讨得解药,始获痊愈。

注释
剧本所述,与说部上多有不同处。编排者点缀热闹,不足为怪。

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4.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施世纶、
王殿臣、

郭起凤  (内同白)   走吓!

(施世纶、王殿臣、郭起凤同上。)

施世纶  (吹腔)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管高低路难行。

             来至在街前来观定,

             不觉来到了酒楼门。

     (白)     来此已是酒楼,你我进去,且饮几杯。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好,一同进去。

             酒保在哪里?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了。

     (念)     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白)     客官三位,可是饮酒的么?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正是。

酒保   (白)     请到楼上坐。

施世纶  (白)     带路。

(众人同上楼。)

施世纶  (白)     取酒来。

酒保   (白)     是。

             暖酒一壶吓!

             酒到。

施世纶  (白)     放在案上,唤你再来。

酒保   (白)     是。

(酒保下。)

施世纶  (白)     二位请。

     (吹腔)    举杯痛饮消愁恨,

             思想狂徒怒在心。

             霸占民田干律禁,

             抢夺妇女天怎容!

(黄天霸、计全同上。)

黄天霸  (白)     来此已是酒楼,待我沽饮几杯。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二位是喝酒的么?

黄天霸  (白)     正是。

酒保   (白)     请到楼上。

黄天霸  (白)     带路。

(黄天霸、计全、酒保同上楼。)

黄天霸  (白)     吓!上面乃是大……

施世纶  (白)     这……大……大家吃酒,大家打钱。

(黄天霸坐。)

酒保   (白)     我说客人,这一张桌子,你老可是不能坐。

黄天霸  (白)     为何坐不得?

酒保   (白)     这张桌子,乃是谢九太爷的座位。他不定是什么时候来,如若来时,我们可是吃罪不起。

黄天霸  (白)     我们暂且坐了,等他到来,再让与他便了。

酒保   (白)     既然如此,我在外面招呼着;他一来,你们二位,可就起来。

黄天霸  (白)     休得多言,拿酒来。

酒保   (白)     伙计们,拿暖酒一壶吓!

             酒到。

黄天霸  (白)     唤你再来。

(酒保下。)

施世纶  (白)     请吓!

     (吹腔)    恨强徒行事太胆大,

             欺压良民罪可杀。

     (白)     咳!可恼吓,可恼!

郭起凤  (白)     可惨吓,可惨!

王殿臣  (白)     可恶吓,可恶!

黄天霸  (白)     咳!可恨吓,可恨!

(酒保急上。)

酒保   (白)     客人快快请开,九太爷一会就来!你快请到那边去坐,我好把桌子收拾干净。

黄天霸  (白)     有俺在此,料无妨碍。等他到来,俺与他答话。

酒保   (白)     这个事儿不妥当,只怕要闹糟糕。

(酒保下。)

施世纶  (白)     二位请酒。

王殿臣、

郭起凤  (同白)    请。

施世纶  (吹腔)    他言道强徒就来到,

             等他来时观看分晓。

(酒保上。)

酒保   (白)     可了不得了,谢九太爷已经来到啦!客官,快躲一躲吧!

谢虎   (内白)    走吓!

(急急风牌。谢虎上,上楼,看,翻桌。)

黄天霸  (白)     呔!俺正在此饮酒,你将桌儿打翻,是何道理?

谢虎   (白)     住了!尔莫非瞎了尔的狗眼!你九太爷在此,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俺这靴尖一动,管叫你死无有葬身之地!

黄天霸  (白)     你口出狂言,莫非吃了熊心豹胆!

谢虎   (白)     前有一松林,你可敢去,与俺较量么?

黄天霸  (白)     慢说松林,就是虎穴龙潭,你老爷何惧!

谢虎   (白)     走!

黄天霸  (白)     走!

(黄天霸、谢虎同下,计全追下,施世纶、王殿臣、郭起凤同下。)

【第二场】

(四头目、秃子同上。)

秃子   (白)     众好汉,你我同到郊外!

(四头目、秃子同转场,同下。黄天霸、谢虎同上。)

黄天霸  (白)     来此松林,你我怎样比试?

谢虎   (白)     你九太爷自出世以来,从不杀这无名之辈。尔且通上名来!

黄天霸  (白)     你且听了:你老爷家住江南绍兴府金华县,飞镖黄三泰之子、四霸天赛罗成黄天霸!

谢虎   (白)     天霸,你既生在绿林,就该以义气当先,为何苦害天下英雄,每每与绿林作对?今日遇见你九太爷,只怕你难逃性命!

黄天霸  (白)     呀呀呸!想你这厮在此,不安本分,霸占民女,欺压良民,就该随俺到施大人台前认罪,尔还敢出此狂言!今日相逢,可谓冤家对头了。休走,看刀!

谢虎   (白)     且慢。你我今日比武,不许用暗器伤人。如用暗器伤人,算不得英雄后代。

黄天霸  (白)     丈夫一言。

谢虎   (白)     岂能反悔。

(黄天霸、谢虎同起打,对单刀。谢虎下,黄天霸追下。)

【第三场】

(贺仁杰、王殿臣同上。)
贺仁杰、

王殿臣  (同白)    俺——

贺仁杰  (白)     贺仁杰。

王殿臣  (白)     王殿臣。

贺仁杰  (白)     请了。你我二人,私访恶霸,就此走遭也。

(贺仁杰、王殿臣同下。)

【第四场】

(四头目、秃子同上,施世纶、郭起凤同上。秃子看。)

秃子   (白)     你看那人好似那赃官的模样,我等赶上前去,将他掳掠便了。

(四头目、秃子抢施世纶同下。贺仁杰、王殿臣同上,四头目、秃子、施世纶同上,贺仁杰截打,四头目、秃子同下。)

施世纶  (白)     天霸与谢虎,在松林比武,你快去帮助便了。

贺仁杰  (白)     遵命。

(贺仁杰下。施世纶、王殿臣、郭起凤同下。)

【第五场】

(谢虎上。)

谢虎   (白)     且住。看天霸杀法厉害,毒药镖伤他便了。

(黄天霸追上,开打,谢虎败,上桌。黄天霸追上,谢虎持镖打,黄天霸倒地。)

谢虎   (白)     天霸吓,天霸!你往日英名,哪里去了!待俺将他的首级割下。

(谢虎下桌,砍。)

谢虎   (白)     看刀!

(贺仁杰上,踢刀落地。贺仁杰、谢虎同起打。谢虎败下,贺仁杰背黄天霸下。)

【第六场】

(四龙套、王殿臣、郭起凤、朱光祖、金大力、李堃、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念)     心中恨谢虎,定要把贼除。

王殿臣、
郭起凤、
朱光祖、
金大力、

李堃   (同白)    大人受惊了。

施世纶  (白)     黄天霸可曾回衙?

王殿臣、
郭起凤、
朱光祖、
金大力、

李堃   (同白)    并未回衙。

施世纶  (白)     他与那谢虎比武,本院也曾命贺仁杰前去帮助,怎么这时候,还不见回来?

王殿臣、
郭起凤、
朱光祖、
金大力、

李堃   (同白)    想必来也。

(贺仁杰背黄天霸上,扶黄天霸卧椅。)

贺仁杰  (白)     叩见大人。

施世纶  (白)     罢了。这天霸是怎么样了?

贺仁杰  (白)     黄叔父被谢虎暗用金镖,将他打倒,故而如此。

施世纶  (白)     他为何昏迷不醒?

朱光祖  (白)     启禀大人:那谢虎惯用金镖伤人,但是他的镖,俱用毒药冶过,打在身上,有一个时辰,药性发作,只用七天,这性命可就不保了。

施世纶  (白)     如此便怎么样救他性命才好?

李堃   (白)     朱爷与谢虎,乃是一师之徒,难道说这毒药镖就无有解救之法么?

贺仁杰、
王殿臣、
郭起凤、

金大力  (同白)    是吓。

朱光祖  (白)     解救之法倒有,必得我师父红旗李玉,在集贤村居住。

施世纶  (白)     如此先将天霸抬至后面调养,就命朱光祖速到集贤村讨药便了。

朱光祖  (白)     遵命。正是:

     (念)     奉了大人命,讨药拜师尊。

(朱光祖下。)

施世纶  (白)     众位请至后面,好好看守天霸,等候灵药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158 ┊ 字数:3414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