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骂杨广》(一名:《第一忠臣》)

主要角色
伍建章:外
杨广:净
宇文化及:净
韩擒虎:末
杨戈:副净
杨索:丑

情节
隋文帝篡周后,开一统基业,为华夏主。已立长子杨勇为太子。惑于独孤后及杨素之谗言,废而斥,改立次子杨广。隋文帝病时,杨广胆敢调戏父妃,隋文帝始知其居心行事,皆不足以君临天下,顷刻间悔恨交作,又欲召杨勇、废杨广。杨广闻而惧,与杨素同谋,命张衡入宫弒之,并杀兄而自立,是为隋炀帝。朝中文武大臣,俱为诈力所牢笼,绝无异议。独伍建章爵齿俱尊,而性极耿直,不肯阿附于杨广。杨广以其负时望,有重名,宣之入朝,先用好言抚慰,使草诏颁发天下。伍建章不奉命,戟指杨广而大骂,且将杨广灭伦绝理,种种无道之历史,披露于殿庭上。杨广怒甚,命武士缚斩之,并抄灭家属三百余口。思及伍建章之子伍云昭,镇守南阳,恐有后患,欲为斩草除根。即遣韩擒虎、宇文成都等,率兵往擒焉。

注释
后剧即《南阳关》一出。

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录入:小邢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29.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宇文化及、韩擒虎、杨戈、杨素同上。点绛唇牌。)
宇文化及、
韩擒虎、
杨戈、

杨素   (同白)    俺——

宇文化及 (白)     宇文化及。

韩擒虎  (白)     韩擒虎。

杨戈   (白)     杨戈。

杨素   (白)     杨素。

宇文化及 (白)     众位大人请了。

韩擒虎、
杨戈、

杨素   (同白)    请了。

宇文化及 (白)     先帝宴驾,新君登基,我等到午门朝驾。

韩擒虎、
杨戈、

杨素   (同白)    一同前往。

宇文化及 (白)     香烟缭绕,圣驾临朝。

(牌子。小开门。四太监同上,杨广上。)

杨广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玉漏催残报晓筹,佩声归到凤池头。九天闾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白)     孤王杨广。先皇宴驾,孤王登基,倒也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

             众卿,

宇文化及、
韩擒虎、
杨戈、

杨素   (同白)    万岁。

杨广   (白)     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宇文化及 (白)     臣启万岁:今当先帝宴驾,新君登基,满朝文武,俱来朝贺,惟有伍建章,不见来朝,望万岁降旨治罪。

杨广   (白)     想那伍建章,乃是三朝元老,孤王也不降罪于他,由他去罢。

宇文化及 (白)     万岁若不降旨治罪,臣恐满朝文武不服。

杨广   (白)     内侍,宣伍建章上殿。

内侍   (白)     万岁有旨:伍建章上殿。

伍建章  (内白)    来也。

(伍建章上。)

伍建章  (西皮摇板)  忽听金殿一声吵,

             倒叫老夫怒眉梢。

             将身一来在金殿道,

             只见昏王在当朝。

     (白)     老夫,伍建章。正在朝房,挂孝成服,祭奠先帝,闻听金殿宣召,不免上得金殿,将昏王十大罪恶,一一宣扬。纵然将我千刀万剐,也落个青史名标,万代流芳也!

     (西皮摇板)  昏王无道乱朝纲,

             赛过夏桀、商纣王。

             欺母奸妹天良丧,

             诛兄盗嫂败伦常。

             迈步且把金殿上,

             且听昏王说端详。

杨广   (白)     伍建章,今当先帝宴驾,孤王登基,满朝文武,均来朝贺。惟有你这老儿,不来朝贺,你就有欺君之罪。本当加罪于你,念在你是三朝元老,姑且饶恕。命你在金殿之上,替孤写下草诏,颁行天下。待等颁诏回来,将功折罪。

伍建章  (白)     先帝呀,先帝!你龙归沧海,昏王登基,混乱朝纲,败坏伦常,与夏桀、商纣、楚平王一样。我不免就将他十大罪恶,写在诏上,拚着我老命不要,辱骂他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都只为老王爷龙归天上,

             不料这小昏王他坐了朝堂。

             恨只恨韩擒虎做事卤莽,

             最可恨宇文化及霸占朝纲。

             还有那贼杨素狗奸党,

             助纣为虐败坏伦常。

             此时间不由我怒冲心上,

             拚着我老性命付与汪洋。

             我怒气不息把公案上,

     (西皮摇板)  我这里提羊毫细写一桩。

     (白)     诏曰:老王宴驾,新君嗣位;昏慵无道,搅乱朝纲。欺母奸妹,杀兄盗嫂;子纳父妃,败坏伦常。天良何在?人神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天下之人,恨不得食尔之肉。为此草诏天下。

(内侍呈诏与杨广。)

杨广   (曰)     “诏曰,老王宴驾,新君嗣位;昏慵无道,搅乱朝纲。欺母奸妹,杀兄盗嫂;子纳父妃,败坏伦常。天良何在?人神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天下之人,恨不得食尔之肉。为此草诏天下。”

             呀呀呸!胆大伍建章,擅敢辱骂孤家,恨不得将尔碎尸万段!

宇文化及 (白)     启万岁:念伍建章,乃是三朝元老,将他敲牙割舌,也就够了。

杨广   (白)     但凭卿家。

宇文化及 (白)     万岁有旨:将伍建章敲牙割舌。

伍建章  (白)     哦。

     (西皮摇板)  听说是割舌要敲牙,

             三朝元老染黄沙。

             眼望九泉哭殿下,

             先王爷吓!

             我要到阴曹府把他抓。

(伍建章下。)

宇文化及 (白)     臣启万岁:伍建章,他有一子,名唤伍云昭,现在领兵,镇守南阳。此人武艺高强,倘若他带兵前来,反上金殿,只怕万岁性命难保。

杨广   (白)     韩擒虎听令: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去至南阳,捉拿伍云召,进京问罪。

韩擒虎  (白)     领旨。

杨广   (白)     宇文化及听令:命宇文成都,带领三千人马,解押粮草,军前听用,帮同韩擒虎,捉拿伍云昭进京。领旨下殿。

宇文化及 (白)     领旨。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5404 ┊ 字数:202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