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临潼山》

主要角色
李渊:老生
杨广:净
秦琼:老生
李母:老旦
韩擒虎:外
魏福通:小生
窦氏:旦
伙计:丑
囚犯:丑

《临潼山》马连良饰李渊
《临潼山》马连良饰李渊
情节
陏文帝次子晋王杨广,欲倾陷太子杨勇,以图自立;结纳朝中诸大老,引为奥援;不惜赀财,广行贿赂。独唐公李渊,摈而不受。及文帝废杨勇立杨广,李渊复为上疏,辩明杨勇之无罪。杨广衔恨刺骨。适李渊告归太原,杨广与宇文述等聚集家将,假扮强盗,恐人认识,均以黑煤涂面,要于临潼山而截杀之。李渊及家属经过,果为所困。正在岌岌可危之时,倏有一壮士,提金装锏,坐黄膘马,冲围而入,击毙假强盗无数,而杨广亦左肩受伤。李渊及家属皆保全性命。盖壮士即秦琼,字叔宝,山东济南府历城县人,后为唐开国元勋,其时当本府捕快都头,奉上官差遣,押解军犯至平阳驿潞州。行至临潼山,在山岗上伍相国祠休息。秦琼闻喊杀之声,向下观望,疑是官员被响马行劫,故此代抱不平,上前救护。捉获一人,细问情节,始知太子与唐公不睦。有此举动,秦琼虑祸及身,加鞭飞马而逸。李渊得脱此厄,万分感激,赶紧追问姓名。因相隔甚远,只一“琼”字,风送入耳中,遂错听为琼五。命人在承福寺,盖造报恩殿,塑琼五像,以志不忘云。

注释
剧情载自《说唐传》。剧本谓李渊打脱杨广齿牙,以是结仇,并杨广欲得李渊妻窦氏,毫无理由,可笑之极。至于魏福通战死,韩擒虎自刎,皆属无稽之谈,编排者随意拉杂,用以点缀剧情,未必有动目处。唯串李渊之须生,数段唱工,直觉吃重,以名角配演之,正是娓娓可听耳。

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录入:小豆花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59.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渊上。)

李渊   (引子)    忠良遭贬谪,提起泪不干。

     (念)     忆昔当年第一人,谁是开国栋梁臣。征战江南十一载,官封国爵受君恩。

     (白)     本藩,唐国公李渊。征战江南十一载,才得干戈宁静。可恨奸王杨广,妄自举动。那日发下龙凤硃单,接俺过府饮宴。那时怒恼本藩,手拿紫金杯,隔席打将过去,只望将那奸贼打死。谁知打落奸王门牙两个。那时本王心中害怕,昼夜修成辞王本章,告归故里。好一个有道明君,明升暗降,命吾带领家眷,荣归故里。今乃起行之日,好不伤感人也。

(马童暗上。)

李渊   (西皮导板)  唐李渊坐大堂泪珠滚滚,

     (西皮原板)  思前情想后故好不伤情。

             战江南十一载威风凛凛,

             南面征北面战才得太平。

             叫家将,

马童   (白)     有。

李渊   (西皮原板)  带过了能行战马,

(李渊上马。)

李渊   (西皮原板)  请皇太少夫人车马前行。

马童   (白)     皇太少夫人有请。

(窦氏上。)

窦氏   (西皮摇板)  昔日有个商纣王,

             女娲庙内去烧香。

             风吹罗帐现神像,

             昏王题诗粉壁墙。

             娘娘回宫冲冲怒,

             差下妲己灭纣王。

(窦氏下。)

李渊   (西皮流水板) 府门外金字匾文帝国号,

             下垂着唐李渊名字中央。

             粉壁墙画麒麟张牙舞爪,

             有一对玉石狮放在门旁。

             舍不得金銮殿老王御驾,

             舍不得满朝中文武儿郎。

             舍不得长安城花花世界,

             舍不得满城中黎民工商。

             有李渊诉离情一言难尽,

     (西皮摇板)  耳边厢只听得人马喧扬。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千岁:那杨广兵扎临潼山。

李渊   (白)     再探。

(报子下。)

李渊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胆寒,

             杨广兵扎临潼山。

             回言便把皇太请,

             若回太原难上难。

(李母上。)

李母   (白)     儿吓,为何这等惊慌?

李渊   (白)     哎呀,母亲!奸王杨广,兵扎临潼山,捉拿孩儿满门家眷,以报打牙之仇。站住车辆。母亲少待,等孩儿杀退奸王人马。

李母   (白)     儿吓,那杨广人马太多,吾儿不去罢。

李渊   (白)     母亲休长他人志气,灭了孩儿的威风。孩儿此去,胜得杨广,转回太原。胜不得杨广,窦氏妻,一刀分为两段。母亲在上,孩儿拜别了。

李母   (白)     吾儿须要小心。

李渊   (西皮摇板)  辞别母亲上了马,

             要与杨广动杀法。

             叫家将与吾快带马,

     (白)     哦!

     (西皮摇板)  吾今定把奸王杀。

李母   (西皮摇板)  一见吾儿上马行,

             要与杨广定输赢。

             只为打牙冤仇恨,

             要回太原万不能。

(李渊、李母同下。)

【第二场】

(龙套、杨广同上。)

杨广   (念)     捉拿唐李渊,打牙报仇冤。

     (白)     孤,杨广是也。带领人马十万,扎住临潼山。人来,

龙套   (同白)    有。

杨广   (白)     宣魏福通进帐。

龙套   (同白)    领旨。

             千岁有旨:宣魏将军进帐。

(魏福通上。)

魏福通  (白)     领旨。

             千岁在上,小将打恭。千岁有何军令?

杨广   (白)     命你带领人马,捉拿李渊,不得有误。

魏福通  (白)     得令。

             众将官,

龙套   (同白)    有!

魏福通  (白)     一齐努力杀呀!

龙套   (同白)    杀呀!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李渊上。)

李渊   (西皮摇板)  头戴金盔凤翅飘,

             大将能使雁翎刀。

             斜坐雕鞍用目瞧,

(龙套、魏福通同上。)

魏福通  (白)     千岁慢走。

李渊   (西皮摇板)  后面来了一将叫。

     (白)     吾当是谁,原来是魏福通。

魏福通  (白)     千岁慢走。

李渊   (白)     本藩奉旨,保定家眷,回转太原。你带领人马,挡住去路,却是为何?

魏福通  (白)     奉了千岁之命,特请千岁回朝,还有大事商议。

李渊   (白)     住了。吾且问你,本藩征战江南,一十一载。你在营中,待你如何?

魏福通  (白)     恩如父子。

李渊   (白)     却有来。既知恩情,就该恩将恩报。哪有恩将仇报的道理?

魏福通  (白)     且住。你看千岁一席言语,说得吾哑口无言。也罢。

             千岁放马过来,吾与你假战三合,放千岁回去。

李渊   (白)     照刀,杀呀!

龙套   (同白)    启千岁:魏福通落马。

(魏福通下。)

李渊   (白)     闪开了!

     (西皮摇板)  回马刀误斩魏小将,

             年少英雄阵头亡。

     (白)     叫家将,

龙套   (同白)    有。

李渊   (西皮摇板)  与我把尸藏,

     (白)     哦!

     (西皮摇板)  两军阵前会一会那奸王。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杨广、龙套同上。)

杨广   (念)     孤将人马扎临潼,料他插翅也难腾。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千岁:魏福通落马而亡。

杨广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广   (白)     可恨李渊,伤孤一员上将,实实可恼。

             人来,

龙套   (同白)    有。

杨广   (白)     宣韩老将军进帐。

龙套   (同白)    哦!

             千岁有旨:宣韩老将军进帐。

(韩擒虎上。)

韩擒虎  (白)     领旨。

             千岁在上,末将打躬。千岁宣召,有何军令?

杨广   (白)     命你带领人马,捉住李渊。不得有误!

韩擒虎  (白)     得令。

             家将,

龙套   (同白)    有。

韩擒虎  (白)     用心齐杀呀!

龙套   (同白)    杀呀!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渊上。)

李渊   (西皮流水板) 方才误斩魏小将,

             不由本藩泪汪汪。

             勒住丝缰抬头看,

(韩擒虎上。)

韩擒虎  (白)     李渊慢走。

李渊   (西皮流水板) 那边来了年迈苍。

     (白)     吾当是谁,原来是老伯父。

韩擒虎  (白)     然也。

李渊   (白)     侄儿保定家眷,回转太原。老伯父带领人马,挡住侄儿的去路,是何道理?

韩擒虎  (白)     奉了小千岁之命,前来拿你,回朝定罪。

李渊   (白)     咳,伯父不嫌耳烦,且停战马,容侄儿一言奉告。

     (西皮导板)  有李渊勒丝缰马停蹄,

     (西皮原板)  尊一声伯父听端的。

             八月十五母寿期,

             奸王拜寿在酒席。

             竹篱内瞧见侄儿妻,

             停杯不饮要下棋。

             眉来眼去将妻戏,

             难道侄儿无脸皮?

             伯父也有妻和小,

             别人霸占依不依?

             伯父若念同朝义,

             放你侄儿回故里。

韩擒虎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怒气起,

             骂一声杨广无道理。

             自从盘古分天地,

             哪有君占臣子妻!

             丢蹬离鞍下战马,

             手中丢了画杆戟。

             腰中拔出龙泉剑,

     (白)     李渊,那旁谁人来了!

     (西皮摇板)  倒不如一命去归西。

(韩擒虎下。)

龙套   (同白)    启千岁:韩老将军落马。

李渊   (白)     韩伯父吓,

     (西皮摇板)  疆场上刎了韩老将,

             年迈苍苍一命亡。

     (白)     叫家将,

龙套   (同白)    有。

李渊   (西皮摇板)  与他把尸藏,

             战场上会一会小奸王。

(众人同下。)

【第六场】

(龙套、杨广同上。)

杨广   (西皮摇板)  方才宣去韩老将,

             管教李渊一命亡。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千岁:韩老将军落马。

杨广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广   (白)     好一个胆大李渊,连伤孤家两员大将,实实可恼。也罢,待小王亲自出马,拿他碎尸万段。

             众将,

龙套   (同白)    有。

杨广   (白)     一齐努力杀呀!

(李渊上。)

杨广   (白)     大胆李渊放马过来。

李渊   (白)     吾道是谁?原来是小千岁。为臣不能全礼,

杨广   (白)     住了。大胆李渊,好好将窦氏献上便罢。若要挨迟,即教你作鞭下之鬼。

李渊   (白)     休得胡言。放马过来。

     (西皮摇板)  四下里不住炮连天,

             临潼山困住唐李渊。

             杀的吾无有还手力,

             性命只在顷刻间。

             稳坐雕鞍回头看,

             一家人隔立在山前。

             窦氏夫人情难舍,

             老母望儿不见还。

             一家人只隔一席地,

             好似隔了万重山。

             四肢努力把他战,

             猛然想起巧机关。

     (白)     列位,

     (西皮摇板)  你们苦战我李渊因何故?

龙套   (同白)    要想做官!

李渊   (白)     哦,要做官。吾的儿,你要做官。听着!

     (西皮摇板)  要做官问一问唐李渊,

     (白)     列位休放冷箭。待吾把吃粮当军之事,与你讲来。

     (西皮流水板) 唐李渊坐雕鞍一声高叫,

             合营中众将官马步兵丁。

             吾好比犯罪人一言伸进,

             尔好似考武人洗耳恭听:

             太平年关粮饷操弓射箭,

             离乱时一个个俱要出兵。

             有亲戚和朋友长亭一饯,

             妻扯夫父抱子大放悲声。

             往前看红旗官提刀督战,

             往后看盔和甲炮头之声。

             接着山靠着水安营下寨,

             小哥哥掌红灯独守在营。

             五更盏炮声响埋锅造饭,

             二炮响一个个立刻点灯。

             三炮响跨雕鞍提刀上马,

             次日里打一仗不顾死生。

             你一枪吾一刀舍命相争,

             临阵死有谁人收掩尸灵?

             候元帅回营中查兵点将,

             才知道吾营中死了几名。

             有朋友和亲戚传书带信,

             归家去设灵牌大放悲声。

             论功名不过是几名把总,

             怎能够似李渊六部公卿。

             官粮饷也不过三头五两,

             将血身典卖与当今朝廷。

             杨广父称吾为皇兄御弟,

             君不君臣不臣一例横行。

             劝尔等归家去务农为本,

             怀抱子足抵妻永得安宁。

             罢罢罢来休休休,

             盖国忠良一旦丢。

             列位不信抬头看,

             盖国忠良受苦情。

龙套   (同哭)    嗳呀爹爹,娘亲吓!

龙套甲  (唱)     千岁言来心惨伤,

             不由小人泪汪汪。

             他母子立别山门外,

             犹如隔了万条江。

             不辞千岁吾等走,

             不如归家务田庄。

龙套   (同白)    唔呀呀呀,哈哈哈哈。

李渊   (西皮摇板)  一席话说散了众兵将,

             但不知老母在哪厢。

(众人同下。)

【第七场】

(秦琼跨马上,伙计上。)

秦琼   (唱)     兵部堂上挂了号,

             离却西地美长安。

     (白)     在下秦琼。奉了太爷之命,押解一十八名囚犯,天堂潞州挂号。

             小伙计,

伙计   (白)     有。

秦琼   (白)     叫他赶路。

伙计   (白)     哦。

             死囚犯,快快赶路。

众囚犯  (内同白)   老子们要骑马,不要骑路。

伙计   (白)     呸,你在那里做梦。马吓,还是红头骡子?

             秦二爷,他们不肯赶路。

秦琼   (白)     待我前去。

             列位好汉哥哥,赶路罢。

众囚犯  (内同白)   来了秦二爷,你好威风。

秦琼   (白)     你们不必多言,一起同行。

伙计   (白)     是。

秦琼   (念)     晚间三更得一梦,午时三刻会真龙。

     (白)     小伙计,

伙计   (白)     有。

秦琼   (白)     这天气炎热,你可牵马下涧饮水。

伙计   (白)     哦。你看那水影里有两个乌龟,在那里打蛋。

秦琼   (白)     你们说什么?

伙计   (白)     水里有两个乌龟打蛋。

秦琼   (白)     真正笑话。你们闪开,待我来看。呀,我当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二怪相斗,待我赞呼几句。

     (念)     秦琼离山东,乡风大不同。只有龙戏珠,哪有珠戏龙?

             手执弹丸打,二怪早腾空。

伙计   (白)     两个乌龟,半天里去了。

秦琼   (白)     看弓箭哦。

     (西皮摇板)  满满搭上朱红扣,

             对着红珠放雕翎。

     (白)     小伙计,哪里人马杀声振耳,大家站上高岗一望。

             住了,我当是谁?原来一穿黄之人,与那穿绿的苦战。嗳呀且住,一个人战你不过,怕了你也就是了,为何苦苦追赶。待我秦琼打一抱不平。着打。

(杨广上,败下。)

秦琼   (笑)     哈哈。

(秦琼下。)

【第八场】

(众龙套引杨广同上。)

杨广   (白)     嗳呀呀呀,方才李渊,看看落马,又被一穿黄之人杀出。孤家左膀,被他打了一锏。

             人来,

龙套   (同白)    有。

杨广   (白)     就此收兵,紧闭关门,捉拿穿黄之人。

龙套   (同白)    哦。

(众人同下。)

【第九场】

(秦琼上,伙计上。)

秦琼   (唱)     走过两京十三省,

             杀得人来救得人。

伙计   (白)     秦二爷到了临潼关,关门紧闭。

秦琼   (白)     前去叫关。你说青天白日,为何关门紧闭?

伙计   (白)     哦。我且问你,青天白日,为何将关门紧闭?

龙套   (内同白)   只因小千岁,与李千岁歛战,被一穿黄之人,打了一锏。故此紧闭关门,捉拿穿黄之人。

伙计   (白)     喝喝,这回打出祸来了。

             秦二爷,他说小千岁与什么李千岁歛战,被那穿黄之人,打了一锏。故此这才紧闭关门,捉拿穿黄之人。

秦琼   (白)     嗳呀,且住。我想在临潼山前救了他,我今又不能出关,也是枉然。我想是救人救到底,撑船撑到岸,自有道理。

             小伙计,

伙计   (白)     有。

秦琼   (白)     你前去说山东济南府厉城县好汉一名秦琼,押解一十八名囚犯,天堂潞州挂号。好好开关便罢,如若不然,打进关来,杀个鸡犬不留。

伙计   (白)     哦,二爷不要打出祸来。

秦琼   (白)     无妨。

伙计   (白)     哦,关内把关的将爷们听着!

龙套   (内同白)   哦。

伙计   (白)     有山东济南府历城县好汉一名秦琼,押解一十八名囚犯,天堂潞州挂号。好好开关便罢。如若不然,杀进关来,鸡犬不留。

龙套   (内同白)   不开。

伙计   (白)     不开关。你们这些人,就不想活命?

             二爷,他们不肯开关。不开就打。

秦琼   (白)     打得的?

伙计   (白)     打得无妨。有俺怕什么。

秦琼   (白)     如此闪开了!

     (唱)     豪杰生来真可夸,

             手提双锏一百八。

             一声怒气冲牛斗,

             打出潼关不犯王法。

(李渊、李母、窦氏同上。)

秦琼   (白)     那员将生来好无理。俺这里舍生忘死,救了你一家性命。谢字也不答一声,跨马扬鞭就走。

李渊   (白)     请问恩人上姓?

秦琼   (白)     在下姓这个……

             且住。我想那山前山后,俱是那奸王的人马。倘若知道我,太爷的考成要紧。也罢,锏上有“秦琼”二字,待我按住“秦”字,现出“琼”字。将军请看。

李渊   (白)     敢是姓“琼”?

秦琼   (白)     再看。

李渊   (白)     原来是琼五将军。记下了。

秦琼   (笑)     哈哈哈哈。

李渊   (白)     母亲受惊了。孩儿拜揖了。

李母   (白)     我儿倒也罢了。多亏何人搭救?

李渊   (白)     多亏琼五将军。

李母   (白)     回转太原,起造一所琼五庙,答报恩人便了。

李渊   (白)     母亲言之有理。家将。

家将   (白)     有。

李渊   (白)     就此起行。呵呵。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855 ┊ 字数:6173 ┊ 最后更新:2010年03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