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英杰烈》(一名:《大铁弓缘》)

主要角色
陈月英:旦
陈母:彩旦
匡忠:(前)小生,(后)老生
匡父:外
史世龙:净
史文:丑
项义伯:副净
项翠娥:武旦

《英杰烈》关肃霜饰陈秀英、高一帆饰匡忠
《英杰烈》关肃霜饰陈秀英、高一帆饰匡忠
情节
有陈氏女月英者,父为太原守备,早卒。陈月英容颜美好,又有军事知识。因家计困难,同母开设茶肆,以资生活。太原总镇史世龙之公子,率从者数人,过茶肆前,一见而悦之。公子豪华情性,倚势横行,在所不免。欲娶陈月英为妾,陈母不从,即挥众抢劫。幸陈母出自将门,不为所挠。反将公子按住街心,饱以老拳。正在喧哗扰攘之际,适匡忠闲游到此,为所瞥见。匡父属史世龙标下,与公子素来认识,上前解纷,公子乘间逸去。陈母邀匡忠入室,陈月英竭诚奉茶。见匡忠雄武而兼温雅,大为心赏,含情脉脉,几不自持。言谈之顷,知陈月英亦精于武艺,遂互相比试。墙上挂一铁胎弓,匡忠摘下,开足力数。盖此弓为陈月英择婿之媒介,陈父临终时,嘱咐母女云:“凡拉我铁胎弓者,无用蛮力,须用巧力,唯我与月英能开之。若有人亦能拉得开者,坦腹东床,即可入选。”匡忠献技之后,陈月英谨依遗命,即将终身脱焉。乃既嫁匡忠,倏而萧墙祸起。其原因在史公子受辱回家,至史世龙前搬弄口舌,反谓被匡忠毒打。史世龙信以为真,衔恨在心,命匡父子押解饷银进京,着人授意太行山盗首项义伯,使之途中劫夺。为借刀杀人之计。匡父子果然贻误。回至太原,史世龙拟以军法处斩,幸督宪王大人到,责备史世龙并不多派兵卒护送,亦属罪有应得,不能独斩押解之人,将匡父子减等定罪,充发云南四川两处。史公子欣然得计,以为匡父子既为军犯,陈月英孤身在家,庶可逞所欲为。贸贸然带领从人,亲身到门,向陈月英要求改婚,若不允,仍欲行抢劫手段。陈月英一诺无辞,婉请明日入赘,预为布置陷阱,以制其命。越宿,公子复来,昂头而入,屏去从人,约三日后备轿马接取。其家中必谓公子在安乐窝,不料已入枉死城矣。匡忠临行,与陈月英诀别,言有好友王富刚,住天门山,意气颇重。押解饷银一役,曾送专书,约其前来保护。及来时,已经失事,急于追贼尚未回程。倘史姓有凌逼举动,可以避至彼处。陈月英既杀公子,顿忆前言,改易男装偕母逃遁,拟即往寻王富刚。讵知王富刚,于此事此时,几遭不白之冤。当日追贼不获,得悉匡父子已经发遣,遂入督宪衙门,当一裨将。适逢差遣,便到往候匡嫂。至则大门关闭,阒寂无人。入内见一死尸,横卧于地,知人命至重,恐其牵累,飞跑而出,正值史家从人,贱三日之约,来迎公子。见此惨祸,疑飞跑者或是凶身,追获解至史世龙处,搜出督宪差官执照,交与王大人发落。而王大人心中,深信王富刚,决不肯无端杀人,以另辑凶身了事。陈月英道出太行山,被项义伯之女项翠娥拦截。问及姓名,竟冒为王富刚。然事有凑巧,“王富刚”三字,为项氏父女,素所敬慕者,惟闻名未曾见面。今无意相逢,坚欲邀到山寨,藉伸地主之情。项义伯见此丰标,即以项翠娥许为妻室。陈月英订约三章,俟办完后,再行结婚。其实两雌不容并偶,姑为此权宜之辞,而项义伯殊茫然也。遂将兵权财政,一一交付爱婿假王富刚执掌。欲修前怨,起兵攻太原城,史世龙阵亡。督宪王大人,即命真王富刚御敌。探闻贼将名姓,与自己相同,大为诧异,一经交手,亦系较有力者,不能取胜。请于王大人,调回匡忠父子,效力赎罪。即匡忠与贼将会战,因遮掩过本来面目,并不识为谁何。互战至落荒,诉明心事,始知所谓贼将者,实同衾共枕之人也。

注释
按京剧中有《茶坊比武》一出,亦名《铁弓缘》。相传为韩蕲王梁夫人故事,即是此剧。其剧本实未经目,顾韩梁系南宋人,此剧在有明时代,相类而实相反,不得以剧名相同,指鹿为马。然观剧者之注重,则在唱口圆活,白口清楚,做工周到,即指为佳剧。若斤斤于事实考证,反失实剧者之精神,取厌观剧者之心理。枥老编考,只推阐剧本之意义,无所依据,谓与《茶坊比武》同也可,谓与《茶坊比武》不同也亦可。

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0.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陈月英上。)

陈月英  (念)     可叹爹爹亡故早,母女今日受艰熬。

     (白)     我,陈月英。爹爹乃是太原省城守备,不幸中年亡故。临死的时候,留下了一张劲弓。我爹爹说是:“这张弓,除了我拉得开,就是你拉得开。如果日后,再有人拉得开,就将你许配与他”。这且不言。只因这几天,我妈是茶也不思,饭也不想,不知道是怎么啦!待我把他老人家请出来,问问。

             我说妈呀,你能请出来坐坐罢?

陈母   (内白)    吓哈!

(陈母上。)

陈母   (念)     听闻女儿叫,上前问根苗。

陈月英  (白)     参见母亲!

陈母   (白)     罢啦,罢啦!孩子,你把你妈,多弄出来,有什么事情么?

陈月英  (白)     我说妈呀,你这几天,茶也不思,饭也不想,你到底是为什么呀?

陈母   (白)     孩子你是不知道呀,只因你父亲死后,把妈丢的孤孤单单,白天还好过,到了夜里,可是实实难受。躺在被窝里,摸一把,空空的;搂一把,松松的。我是,越想越难受。我的天呀吓!

陈月英  (白)     妈呀,你能不必胡思乱想,咱们还是做买卖要紧。

陈母   (白)     好你到前边打扫打扫,我到后面看看火去。

(陈母下。)

陈月英  (西皮摇板)  将身来在前堂外,

             且把桌凳细安排。

(柳青娘牌。陈月英收拾,打扫。)

陈月英  (白)     有请母亲。

(陈母上。)

陈母   (白)     孩子你全收拾干净啦?

陈月英  (白)     打扫干净啦!

陈母   (白)     你都打扫完啦吗?

陈月英  (白)     我们完啦,你能怎么还不知道吗?

陈母   (白)     这孩子同妈妈开起玩笑来啦。

(陈月英下。)

陈母   (白)     有喝茶的,这儿来呀……

(四青袍、家院、史文同上。)

史文   (白)     我说到了没有吓?

(四青袍同倒。)

史文   (白)     你们怎么都躺下啦?还有多远吓?

四青袍  (同白)    还有八里。

史文   (白)     吓,还有八里!那么,咱们回去罢?

四青袍  (同白)    回去也还有八里!

史文   (白)     怎么全都是……八里?

四青袍  (同白)    大爷你把眼睛闭上。

史文   (白)     呵,闭上眼睛。

四青袍  (同白)    你再睁开。

史文   (白)     再睁开。

四青袍  (同白)    这就到啦。

史文   (白)     这怎么讲呀?

四青袍  (同白)    这叫“一展罢眼”,就到啦。

(史文看陈母。)

史文   (白)     小子们回去罢!

四青袍  (同白)    怎么要回去?

史文   (白)     你们说有个小妞儿,长得好看,就是这一位呀?真真恶心人!

四青袍  (同白)    这一个是个幌子,好的在里头呐!

史文   (白)     那咱们就进去。

陈母   (白)     我说你们是喝茶的呀?不用说,要倒六碗茶。

史文   (白)     不用。只要泡上一碗,就好啦。

陈母   (白)     你们六个人,为什么只泡一碗茶呀?

史文   (白)     大爷我是喝茶的,他们都是看茶的。

陈母   (白)     是了。妞儿,倒茶来!

(陈月英持磁壶上,看,下。持铁壶上,倒茶。)

陈月英  (白)     我说妈呀,这个喝茶的,怎么这么一个奏样恼戴儿吓?

陈母   (白)     人家喝茶来啦,你管人家长的什么样儿!你下去罢。

(陈月英下。)

史文   (白)     茶婆子!

众人   (同白)    茶婆子!

史文   (白)     你们这是什么茶叶呀?叶子也不好,水也不开,这是怎么回事吓?

陈母   (白)     我们这是地道龙井茶叶,水也是开的呀!

史文   (白)     我说这茶,是谁倒的呀?

陈母   (白)     是我们女儿倒的呀!

史文   (白)     我还没有喝呐,等我尝尝看。

(史文喝茶。)

史文   (白)     好,好茶!叶子也好,水也开。

陈母   (白)     这才是个咯杂子呐!

史文   (白)     我说茶婆子,你贵姓?

陈母   (白)     我姓陈。

史文   (白)     方才那一个小妞儿是谁呀?

陈母   (白)     那是我的女儿

史文   (白)     今年多们大啦?

陈母   (白)     苹果桃啦。

史文   (白)     “苹果桃”,是多少岁数?

陈母   (白)     是十六啦!

史文   (白)     哈哈!真是巧得很,与大爷同岁!

陈母   (白)     大爷你也十六啦吗?

史文   (白)     我今年,四十六啦!我说大爷有意,要想把你女儿,接到我衙门里,与你大爷做一侧二房姨奶奶,不知你意下如何?

陈母   (白)     我说我们,虽然是做个小本钱的生意,我们也是个清白人家,怎么你拿我们当什么人家看待?你别装这七担不够,八蛋肏得!

史文   (白)     喝喝,她倒不吃这一壶!有啦,我给她一个劲来!

             丈母娘在上,小婿这里有礼了!

陈母   (白)     你起开我这儿罢,我拿臭脚丫子踹你!

四青袍  (同白)    人家翻啦!

史文   (白)     常言道得好:

             打是疼,骂是爱;丈母娘喜欢了,就拿脚踹。

             你们看这茶婆子是软劲全不吃,我与她个劲来。

             茶婆子,你今个应许了大爷这门亲事便罢;如若不然,大爷今个带的人多,我要抢!

陈母   (白)     你怎么说要抢?你接嘴巴罢!

(陈母打,史文、四青袍、家院同下。陈月英上。)

陈母   (白)     孩子,好好看着屋子,妈妈耍打这一群鸡屎去!

陈月英  (白)     妈,你为什么事情吓?

陈母   (白)     方才来那一起子喝茶的,他要抢你,与他作妾。这东西真是有点溺,待我去揍他们去!

陈月英  (白)     妈呀,你不必去;他有溺,等我去与他挤挤。

陈母   (白)     得啦!人家抢还抢不到手,你返给他送上门去,不成,还是妈妈去罢。

             我说呔——休得逃走,你妈妈来也!

(陈母下。陈月英下。)

【第二场】

(史文、四青袍、家院同上,陈母上,打,史文、四青袍、家院同下。史文上,对跳舞,跪。)

史文   (白)     我说你饶了我罢!

陈母   (白)     叫我饶你,也到不难。这有一根棒锤,你与我坐进去,我就放你过去。

史文   (白)     哈哈,你要说是别的,我可是不行;要说是叫我坐这根棒锤,那正对我的意思。来,你把它立在地下,你看我坐。

陈母   (白)     我与你立在地下,你来坐罢。

史文   (白)     你先坐个样儿,我看看,再说。

(史文跑下。)

陈母   (白)     你哪里走!

(陈母下。)

【第三场】

(匡忠上。)

匡忠   (念)     来在大街上,

(四青袍内同喊。)

匡忠   (念)     又听闹嚷嚷。

(史文上,看,藏。)

匡忠   (白)     这不是史仁兄吗?

史文   (白)     可不是吗。原来是匡兄。

匡忠   (白)     你为何这般光景?

史文   (白)     你不知道,我洗澡来,不料澡堂子里失了火啦!

(史文跑下。陈母上。匡忠拦。)

陈母   (白)     你莫非是来帮拳的吗?

匡忠   (白)     非也。

陈母   (白)     飞也?拿鸟枪打他。

匡忠   (白)     妈妈,但不知你为了何事?

陈母   (白)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到我家里去坐坐,好不好?

匡忠   (白)     好,请。

陈母   (白)     这一群屎蛋,真把我气坏啦!真是没有的事情。

匡忠   (白)     妈妈,到了没有?

陈母   (白)     只顾说话,走过去啦。到啦,请坐,请坐。

             妞儿,倒茶来。

陈月英  (内白)    来啦。

(陈月英持铁壶上,看,下,持磁壶上,倒茶,看匡忠。)

陈母   (白)     得啦,别倒啦,全倒在桌子上啦!

陈月英  (白)     妈呀,你看这一位脑袋,才好看呐!

陈母   (白)     得啦,为脑袋打了个稀屎混粥,还说脑袋呐?

陈月英  (白)     这个脑袋,好,我爱看。

陈母   (白)     我偏不叫你看。

陈月英  (白)     不叫你们看,那么让你看。

(陈月英下。)

陈母   (白)     不要脸的丫头,混帐王八蛋!

             大爷,坐着。

匡忠   (白)     妈妈,为何与史公子争斗起来?

陈母   (白)     大爷有所不知,这小子来到我们这儿来,又是茶叶不好啦,又是水不开啦。后来看见我们妞儿啦,他说是要抢。

匡忠   (白)     竟有这等事,真道是岂有吓,此理!

陈母   (白)     毛豹吓,毛豹!

匡忠   (白)     妈妈,这张弓是哪里来的?

陈母   (白)     你问的是这张弓吓,这是“小孩没有娘——提起话儿长”,这是我们当家的留下的。

匡忠   (白)     可有人拉得开?

陈母   (白)     我们当家的拉得开,他死后,就是方才,我们那个妞儿拉得开。

匡忠   (白)     原来如此。既然令爱拉得开,倒要领教领教。

陈母   (白)     妞儿来。

(陈月英上。)

陈月英  (白)     做什么呀?

陈母   (白)     这位公子,说要叫你拉拉弓,他要看看。

陈月英  (白)     妈呀,我们都忘啦!

陈母   (白)     怎么会忘啦?你吃饭光景总忘不了。

陈月英  (白)     待我拉来,大爷你可别见笑。

(陈月英拉弓。)

匡忠   (白)     好!妈妈,小姐拉得甚好!小生要与她配上……

陈母   (白)     什么呀?

匡忠   (白)     三膀弓。

陈母   (白)     你别大缓气呀!

             丫头。那位公子说啦,他要与你配上……

陈月英  (白)     什么呀?

陈母   (白)     三膀弓!

陈月英  (白)     好,就请他拉拉,我们看看。

匡忠   (白)     如此,我就献丑了。

(匡忠拉弓。)

陈母   (白)     好弓,好弓!

陈月英  (白)     妈呀,我看他拉得不好。

陈母   (白)     怎么不好呀?

陈月英  (白)     你看我们拉弓,是两个指头拉,他是满把拉。你看还是两个指头得劲,还是满把得劲呀?

陈母   (白)     丫头,你是不知道呀,“春三,秋四,冬满把”,夏天,只要两个指头,就得拉。

陈月英  (白)     妈问问他,还会什么武艺。

陈母   (白)     公子,你还会什么武艺呀?

匡忠   (白)     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

陈母   (白)     丫头,他说啦:十八般武艺,件件稀松。

陈月英  (白)     件件精通。那么我们两人,比刀好不好?

陈母   (白)     待我去问问他。

             我们丫头要同你比刀。

匡忠   (白)     好,如此请了。

(匡忠、陈月英同比刀,匡忠打陈月英嘴。)

陈母   (白)     输啦,输啦,叫人家,打了你一个嘴巴!

陈月英  (白)     再来!

(匡忠、陈月英同比刀,陈月英捏匡忠脸,匡忠捏陈母脸。)

陈月英  (白)     妈呀,你看他给个我一个嘴巴,我拔了他一个萝卜。

陈母   (白)     妈妈这儿,还丢了两个芥菜疙瘩呐!

陈月英  (白)     我说大爷,你的扇子很好,我们看看。

匡忠   (白)     就送与小姐罢。

陈母   (白)     她到去狼人去啦!

             丫头,你拿的是什么呀?

陈月英  (白)     没有什么呀。

陈母   (白)     我看你的手。

陈月英  (白)     你看。

(陈月英伸左手。)

陈母   (白)     那一只。

(陈月英伸右手。)

陈月英  (白)     这一只。

陈母   (白)     好,“二仙传道”,我看两只。

陈月英  (白)     你看两只。

陈母   (白)     你走过来。哈哈,这是谁的扇子?

陈月英  (白)     这是相公送我们的。

陈母   (白)     我不信,我要问问。要是你要来的,我不能饶你。

             我说大爷,扇子是你给她的,是她问你要的?

匡忠   (白)     是送与小姐的。

陈母   (白)     那么,你也送我一把。

匡忠   (白)     没有了。

陈母   (白)     到了我,这就没有了。

陈月英  (白)     呀,你光景都忘啦罢?

陈母   (白)     忘了什么呀?

陈月英  (白)     我爹临死的时候,不是说来么:留下这一张弓,除了我爹拉得开,就是我拉得开,再要有人拉得开呐……

陈母   (白)     就把弓卖给他?

陈月英  (白)     不是的。

陈母   (白)     那么就送给他?

陈月英  (白)     也不是的

陈母   (白)     那么是什么呀?

陈月英  (白)     我们怪害臊的。

陈母   (白)     你说罢,不要紧的。

陈月英  (白)     那就是我们小女婿子到啦!

陈母   (白)     呸!不要脸的丫头,你也说得出口来。

陈月英  (白)     妈,你替我们去说说罢。

陈母   (白)     我不管。

陈月英  (白)     你真不管?我们自己说去。

陈母   (白)     得啦,都要你们。当面锣,对面鼓,说起来,要我们拉皮条的做什么。你还不下去,不要脸的,王八蛋,杂种……

             大爷!

(陈月英下。)

匡忠   (白)     妈妈。

陈母   (白)     大爷,我有一言,不好开口。

匡忠   (白)     妈妈有话请讲。

陈母   (白)     当初这张弓,是我们当家的弓,他也是本城的一个守备,当日他拉得开。以后他交给我们丫头,也拉得开。他临死的时候,曾经说道:如果日后再要有人拉得开呀……

匡忠   (白)     便怎么样?

陈母   (白)     这……

匡忠   (白)     便怎么呀?

陈母   (白)     你别着急,紧赶罗我呀?

匡忠   (白)     妈妈请讲。

陈母   (白)     再要有人拉得开,这一张弓,就将我们丫头许与了他。

匡忠   (白)     如此岳母请上,受小婿一拜。

陈母   (白)     不拜啦!

匡忠   (白)     明日遣人,打了车辆,前来,接你母女,去到府中,同享富贵便了。

(匡忠下。)

陈母   (白)     哈哈,哈哈,这位公子,到真痛快,三言两语,就成了。嗳呀,他到是姓什么呀?

             我说姑爷,你回来。你姓什么呀?

(陈月英上,找。)

陈母   (白)     丫头,你找什么呀?

陈月英  (白)     我们那个人儿呐!

陈母   (白)     你的人儿?叫我撵啦。你叫我与你说亲,我刚一开口,他可就翻啦。

陈月英  (白)     他翻什么呀?

陈母   (白)     他说我乃是宦门公子,怎能要你这跑堂儿的女儿?

陈月英  (白)     这东西真可恨,早知如此,我同他比刀的时候,我把他的膀子一掰,叫他残废了,一辈子不能成家。

陈母   (白)     丫头,你不知道呀,成家不成家,不在膀子上。山东人有话:他是腰眼上的劲。丫头,别生气,人家答应了。明日打发车来接咱们娘们来。

陈月英  (白)     妈呀,我们到后头,梳梳头,洗洗澡,裹裹脚,我们可要出嫁喽!

(陈月英下。)

陈母   (白)     看你这个丫头,真不要脸,一说出嫁,她乐的这个样子。我们这个茶馆,也不开了。贴上个房租帖罢,此处出倒,家伙俱全。

(陈母下。)

【第四场】

(匡父上。)

匡父   (念)     父子秉忠心,统兵保朝廷。

(匡忠上。)

匡忠   (念)     且将接婚事,禀报爹爹知。

     (白)     参见爹爹。

匡父   (白)     罢了。坐下。

匡忠   (白)     谢坐。启禀爹爹:时才孩儿在南门以外,茶肆之中,见有一女子,武艺高强,她父曾作守备。孩儿与她结了亲事,欲将她母女,接来婚配。特来禀报爹爹。

匡父   (白)     既是我儿情愿,明日就命车辆,接她母女前来,成亲便了。正是:

     (念)     姻缘有一定,

匡忠   (念)     准备把亲成。

(匡忠、匡父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同上,史世龙上。)

史世龙  (引子)    执拿兵权,领人马,坐镇太原。

     (白)     本镇,史世龙,大明驾前为臣,官拜太原总镇。自到任以来,四方到也安靖。

             来,伺候了。

(史文上。)

史文   (白)     爹爹在上,孩儿有礼。

史世龙  (白)     我儿为何这般光景?

史文   (白)     爹爹有所不知,只因南门以外,有一陈姓女儿,长得十分美貌,孩儿要与她成亲,她母已允。不料被匡忠,将孩儿暴打一顿,亲事到被他占了去了。

史世龙  (白)     他竟敢如此无礼,我儿且到后面养伤,为父自有道理。

史文   (白)     多谢爹爹。

(史文下。)

中军   (内白)    火牌下!

史世龙  (白)     有请。

(中军上。)

中军   (白)     今奉王大人之命,现有饷银十万,命史世龙,派人押解进京。一路之上,须要小心,不得有误。

史世龙  (白)     遵命。

(中军下。)

史世龙  (白)     且住!今有饷银十万,不免就命匡家父子,解往京都。我暗地与项仁兄,修书一封,叫他中途劫抢,以治匡家父子之罪,好报前仇。

             来,浓墨伺候。

(牌子。史世龙写信。)

史世龙  (白)     传下书人。

(下书人上。)

史世龙  (白)     将此书下在太行山,项大王那里,不得有误。

(下书人下。)

史世龙  (白)     吩咐将饷银十万,准备妥当,拿我公文,就命匡家父子,押解进京,即刻起程,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史世龙  (白)     掩门。

(史世龙、四龙套同下。)

【第六场】

(匡父、匡忠同上,家院上。)

家院   (白)     新人到。

匡父   (白)     接上堂来。

(陈母、陈月英同上。陈月英、匡忠同拜堂。匡忠、陈月英、陈母同下。旗牌上。)

旗牌   (白)     今有史大人公文到来,命你父子,押解饷银十万,解往京都。即刻起程,不得有误。

(旗牌下。)

匡父   (白)     来,有请你家少爷。

家院   (白)     有请少爷。

(匡忠上。)

匡忠   (白)     参见爹爹。

匡父   (白)     罢了。今有史世龙火牌到来,命你我父子,押解饷银十万进京。倘若中途,遇有贼寇,如何是好?

匡忠   (白)     孩儿有一好友,名叫王富刚。此人武艺高强,待孩儿修书一封,送至天门山下,请他前来,沿途料无妨碍了。

匡父   (白)     好,我儿急速修书前去,你我父子,打点行李,准备起程便了。

(匡忠、匡父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同上,项义伯上。点绛唇牌。)

项义伯  (念)     威风凛凛占山岗,坐地分赃乐安康。结交绿林英雄将,太行山前自为王。

     (白)     吾,项义伯。霸占山岗,落草为寇。我有一好友,名叫史世龙,官居太原总镇,常常有书信来往。

             来,伺候了。

(下书人上。)

下书人  (念)     离了太原地,来此是山茔。

     (白)     有人么?

龙套甲  (白)     什么人?

下书人  (白)     下书人求见。

龙套甲  (白)     候着。

             启大王:下书人求见。

项义伯  (白)     传他进见。

龙套甲  (白)     传你进见,小心了。

下书人  (白)     小人与大王叩头。

项义伯  (白)     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下书人  (白)     奉史大人所差,有书呈上。

项义伯  (白)     呈上来。

(牌子。项义伯看信。)

项义伯  (白)     回去对你家大人言讲,就说我修书不及,照书行事便了。

下书人  (白)     遵命。

(下书人下。)

项义伯  (白)     且住,今有史贤弟,有书到来,言道匡家父子,押解饷银十万,命我派人下山劫抢。

             来,请小姐进帐。

龙套甲  (白)     小姐进帐。

(项翠娥上。)

项翠娥  (念)     父女镇山岗,四方把名扬。

     (白)     参见爹爹!

项义伯  (白)     罢了。

项翠娥  (白)     叫孩儿出来,有何训教?

项义伯  (白)     今有你史叔父,书信到来,叫为父派人下山,劫掠饷银。命我儿带领五百人马,下山等候,不得有误。掩门。

(项义伯、项翠娥同下。)

【第八场】

(四上手、四车辆、匡父、匡忠同上。)

匡父   (西皮摇板)  催马加鞭往前进,

             押解饷银进都城。

             耳傍又听鸾铃振,

             想必山中有歹人。

(项翠娥上,开打,匡父、匡忠败下。项翠娥下。匡父、匡忠同上。)

匡父   (白)     嗳呀儿呀,不料饷银,被这伙强人劫去,如何是好?

匡忠   (白)     事到如今,并无妙策,只好回转太原请罪。

匡父   (白)     咳!

(匡忠、匡父同下。)

【第九场】

(四下手同上,王富刚上。点绛唇牌。)

王富刚  (念)     自幼生来秉性豪,爱习拳棒与枪刀。六韬三略全通晓,要与皇家立功劳。

     (白)     俺,王富刚。坐镇天门山,结交天下好汉。我有一好友,名叫匡忠,有书前来,叫俺保护他的饷银车辆,不免前往。

             众喽兵好好看守山寨,带马。

(王富刚、四下手同下。匡父、匡忠同上,王富刚上。)

王富刚  (白)     原来是匡仁兄。

匡忠   (白)     贤弟见过家父。

王富刚  (白)     参见伯父。

匡忠   (白)     这就是王贤弟。

匡父   (白)     可惜贤侄,你来晚了呀!

王富刚  (白)     此话怎讲?

匡忠   (白)     车辆饷银均被山贼劫去了!

王富刚  (白)     既然如此,待小弟赶上前去。

(王富刚下。)

匡父   (白)     贤侄去不得……

             看他此去,断难成功。你我转回太原去者。

(匡忠、匡父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史世龙同上。)

史世龙  (念)     辕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探子上。)

探子   (白)     今有匡家父子,将饷银失落,特来请罪。

史世龙  (白)     将他父子押上来!

(匡父、匡忠同上。)

史世龙  (白)     胆大老儿,你自不小心,将饷银失落!

             来!推出斩了!

(四刀手押匡父、匡忠同下。)

家院   (内白)    王大人到!

史世龙  (白)     有请。

(王大人上。)

王大人  (白)     外面斩的何人?

史世龙  (白)     只因匡家父子,将饷银失落,因此将他斩首。

老外   (白)     失落饷银,虽然是他父子之过,罪不至死;你不多派人马保护,亦有应得之罪。

             来!将匡家父子解下桩来,一个发配在云南,一个发配在四川,即刻起解。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王大人  (白)     饷银失落,必须赶紧补解。命你摊赔一半,老夫垫办一半,速速多派兵将,解往京都。

史世龙  (白)     末将官卑职小,实实赔垫不起。

王大人  (白)     来当命你全数赔补,老夫亦知你备办不及,所以宽恩,只叫你拿出一半,老夫备垫一半,你还尚敢抵抗么!

史世龙  (白)     末将实实赔垫不起。

王大人  (白)     休得多言,速速起解!

             来,带马!

(王大人下。)

史世龙  (白)     咳,这是从哪里说起!

(史世龙下。)

【第十一场】

(丫鬟、陈月英同上。)

陈月英  (念)     眼跳心惊,坐卧不宁。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夫人:大事不好了。

陈月英  (白)     何事惊慌?

家院   (白)     太老爷、老爷押解饷银,中途被贼人劫去。现将太老爷发配云南,老爷发配四川,现已出城,特来禀报。

陈月英  (白)     不好了。

(陈月英晕。)
家院、

丫鬟   (同白)    夫人醒来!

陈月英  (梆子导板)  忽听得家院来报到,

     (白)     老爷,儿夫,我的夫呀!

     (梆子流水板) 心中好似火来烧。

             叫丫鬟和家院前迎道,

     (梆子摇板)  去到了长亭细说根苗。

     (白)     夫呀……

(陈月英、丫鬟、家院同下。)

【第十二场】

(匡父、匡忠同上。)

匡父   (西皮摇板)  时才父子得活命,

             多亏忠良王大人。

             将身且把长亭进,

             那厢来的是何人?

(陈月英、丫鬟、家院同上。)

陈月英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悲悲切切两泪淋。

             将身来在长亭外,

             又只见老爹爹与夫君。

匡忠   (西皮摇板)  耳旁又听有人问,

             抬头只见陈月英。

             叫声贤妻来得好,

             细听我匡忠把话云。

     (白)     贤妻!

陈月英  (白)     儿夫!

匡忠   (白)     月英!

陈月英  (白)     匡郎!

匡忠、

陈月英  (同哭)    嗳呀,(妻)(夫)呀!

匡忠   (白)     贤妻有所不知,我父子今日,犯罪发配,皆因你一人所起:只因那史世龙父子,因我将你娶到家中,那史贼不能与你成亲,故而勾通山寇,劫了饷银。我父子无奈,前来请罪,那史贼就要将我父子斩首,多蒙王大人讲情,才将我父子发配。想你正在青春年少,怎能守节到老?我有一好友,名叫王富刚,此人才貌双全,英雄出众,现在天门山,你母女正好前去,投奔于他。就是与他成了夫妇,亦无不可。只怕你我夫妻,今生再无见面之日了。

陈月英  (白)     匡郎呀!常言道得好:“好马不配双鞍鞭,好女不嫁二夫郎”。我今既与你成了婚配,定当从一而终,说什么另嫁旁人。你此番到了四川,必须要诸事小心,保养身体,日后你我夫妻,或有见面之期,也未可定。倘若今生,你不能回来,奴家也要立志守节,以表夫妻之情呀。

     (西皮导板)  自古常言道得好,

     (西皮快板)  一女不嫁二夫郎。

             昔日有个孟姜女,

             他为范郎守空房。

             女子要把贞节守,

             落一个美名天下扬。

             我哭一声匡儿夫,叫一声匡郎呀,嗳嗳嗳,丈夫呀!

             泪珠点点湿衣裳。

             悲切切出离呀长亭外,

             我心中好意似刀来伤。

     (白)     匡郎,儿夫,夫呀!

(陈月英、匡忠、匡父、丫鬟、家院同下。)

【第十三场】

(王富刚上。)

王富刚  (白)     俺,王富刚。是我追寻山贼,并无下落。闻听人言,王大人现贴榜文,招兵聚将,我不免前去,一来投军,以作出身之计。二来打探匡兄下落,就此前往。

(王富刚下。)

【第十四场】

(四青袍同上,史文上。)

史文   (念)     一心只想陈月英,坐不安来睡不宁,

     (白)     恼恨匡忠,夺娶我的婚事。是我父将他发配四川,把他父发配云南,看他家中无人,不免前去与她说亲。允了便罢,倘若不允,我就将她抢进衙来,有何不可。

             来,打道匡府。

青袍甲  (白)     是。

史文   (西皮摇板)  人来带马出衙门,

             去到匡家去提亲。

             穿街过巷行得紧,

             不觉来到她的门庭。

(史文坐。)

史文   (白)     来。向前叫门。

青袍甲  (白)     门上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   (白)     何人叫门?

青袍甲  (白)     史公子前来,叫你有话言讲。

家院   (白)     哦,是是,哦,是。

史文   (白)     院公,你家夫人,可在里面?

家院   (白)     现在里面。

史文   (白)     你前去对她言说:你大爷要想娶她为妻,她若允准,倒还罢了;她若不允,大爷带的人多,定要将她抢进衙去。快去讲来。

家院   (白)     候着。

             有请夫人。

(陈月英上。)

陈月英  (白)     何事?

家院   (白)     今有史家公子前来,言道要娶夫人成亲,允了亲事便罢,如若不允,他带的人多,他就要抢。

陈月英  (白)     好一贼子,竟敢前来,如此无礼!本当将他杀死,又恐诸多不便,我自有道理。

             家院,你对他言讲:就说明日请他前来招亲,过了三日一同进衙。

家院   (白)     遵命。

             我家夫人言道:叫你明日前来我家招亲,待等过了三日,再同你一齐进衙。

史文   (白)     知道了。正是:

     (念)     姻缘有一定,明日把亲成。

     (白)     来。打道回衙。

(史文、四青袍同下。)

陈月英  (白)     可恨这贼呀,贼!

     (念)     天堂有路你不走,今朝定要送死来。

(陈月英下。)

【第十五场】

(匡父、匡忠、二解差同上。)

二解差  (同白)    来此三叉路口,就要分路了。

匡忠   (白)     你待怎讲?

二解差  (同白)    就要分路了。

匡忠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说一声要分道,

             倒叫我心中似火烧。

             走向前,忙跪倒,

             父子们离别泪双抛。

             辞别了老爹爹扬长道,

             不知何日转回朝?

     (白)     爹爹!

匡父   (白)     我儿!

匡忠、

匡父   (同白)    (爹爹)(儿呀)!

(匡忠、匡父、二解差同下。)

【第十六场】

(四青袍同上,史文上,转场。)

史文   (白)     来此已是。来,你就说他家姑爷到了。

青袍甲  (白)     有人么?

(家院上。)

青袍   (白)     你家姑爷到了。

家院甲  (白)     候着。

             有请夫人。

(陈母上,陈月英扮男装上。)

陈月英  (白)     何事?

家院   (白)     那厮来了。

陈月英  (白)     传话出去:叫他将人役,打发回去。就说我家房屋窄小,三日后再来接他的主人。

家院   (白)     我家主人,言道房屋窄小,不能住下多人。暂将人役打发回去,三日后再来迎接。

史文   (白)     来。你等回去。三日后再来迎接我的骨尸。

青袍甲  (白)     迎接亲室。

史文   (白)     哦,不错,妻氏。

(四青袍同下,史文进门,家院闭大门。)

史文   (白)     为何将门闭上?

家院   (白)     我家无有多人,故将门闭上。

史文   (白)     哦,你家无有人呐。

(家院闭二门。)

史文   (白)     你又将二门闭上,却是为何?

家院   (白)     你就要拜堂成亲,故而要将二门闭上。

(陈月英上。)

史文   (白)     这是何人?

家院   (白)     这是我家夫人的兄弟。

史文   (白)     原来是舅老爷到了。我这厢有礼了。

陈月英  (白)     看刀!

(陈月英杀史文。)

陈月英  (白)     家院,此处不是久停之所。现有纹银十两,速速逃往他方去吧!

家院   (白)     多谢夫人。

(家院下。)

陈月英  (白)     母亲,你我就此逃出城去便了。母亲请来上马。

陈母   (白)     待我闭门与你带马。

陈月英  (白)     正是:

     (念)     母女双双把马上,加鞭逃出是非场。

(陈月英、陈母同下。)

【第十七场】

(王富刚上。)

王富刚  (白)     俺,王富刚。是我来在太原投军。多蒙王大人将我收录,以为家将。今特奉命到太原镇衙内投文,不免转到匡府,探看匡氏嫂嫂来此已是。待我进去。为何这样清清静静,为何不见一人呀,为何有一死尸在此,其中定有原故。此处不可久留。待我速速躲避了罢。

(王富刚下。)

【第十八场】

(四青袍同上。)

青袍甲  (白)     我说伙计们,今个已是三天了,咱们去接大爷去吧。

三青袍  (同白)    走。

青袍甲  (白)     来此已是,我说有人么?

             怎不见有人答应,咱们进去看看。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啊。哎呀!大爷叫谁给杀死了。呵喝,是了。方才见有一人,慌慌张张往东跑了,必定是他。待我前去赶上。

三青袍  (同白)    好!

(王富刚上,青袍甲拉王富刚。)

青袍甲  (白)     呔!你是何人,将我家公子杀死!

王富刚  (白)     我何会杀你家的公子?

青袍甲  (白)     你不要抵赖,随我见我们家大人去吧!

(四青袍拉王富刚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引史世龙同上。)

史世龙  (念)     官居太原镇,统领众三军。

(青袍甲上。)

青袍甲  (白)     启大人:今有贼人,将我家大爷杀死,已将凶手拿到。

史世龙  (白)     竟有这等事,带上堂来。

(王富刚上。)

史世龙  (白)     呔!你是何人,将我儿杀死,该当何罪!

王富刚  (白)     且住,我乃王大人轿下家将,何曾杀死你的孩儿?

史世龙  (白)     你身带凶器还敢强辨吗!

王富刚  (白)     我这刀上并无血迹,何言杀人?

史世龙  (白)     来,将他包裹取出。

青袍甲  (白)     包裹呈上。

史世龙  (白)     啊,现有王大人公文在此,且将公文留下。你等将他带到王大人台前发落。掩门!

(青袍甲、王富刚同下。史世龙下。)

【第二十场】

(四龙套引王大人上。)

王大人  (念)     为国勤劳,昼夜心焦。

(四青袍、王富刚同上。)

青袍甲  (白)     启大人:今有大人差官,将我家少爷杀死,请大人发落。

王大人  (白)     你等是哪里来的?

青袍甲  (白)     我等是史总镇那里来的。

王大人  (白)     可曾将凶手拿到?

青袍甲  (白)     就是此人。

王大人  (白)     呔,此人乃是老夫的家将,怎能杀死你家公子?待老夫命人另拿凶犯便了。

             来。将他赶出去,掩门!

(王大人、四龙套同下。)

青袍甲  (同白)    咳,你我回禀大人便了!

(四青袍同下。)

【第二十一场】

(陈母、陈月英同上。)

陈月英  (白)     母亲,你我虽然逃出城来,在哪里安身?

陈母   (白)     事到如今,我是一点主意也靡有啦!

陈月英  (白)     想你家姑爷,在长亭分别之时,曾经言道:他有一好友,名叫王富刚。我不免就冒充他的名姓,一路之上,也免人看破。

陈母   (白)     你我怎样相称?

陈月英  (白)     你我必须要主仆相称,就此去寻找王富刚便了。

     (西皮摇板)  催马儿一同往前进,

             母女中途要小心。

(陈月英、陈母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上手、项翠娥同上。)

项翠娥  (白)     奴家,项翠娥,奉了父王之令,下山射猎。

             众喽兵,下山去者。

(项翠娥、四上手同下。)

【第二十三场】

(陈母、陈月英同上。)

陈月英  (白)     母亲,你看那厢有许多人马,只恐是山寇前来,待我迎上前去。

(四上手、项翠娥同上。)

项翠娥  (白)     你是何人,留下买路金银,放你过去。

陈月英  (白)     你老爷王富刚。

项翠娥  (白)     原来是他前来,待我将他请上山去,见了父王,再做道理。

             呀,王将军,奴家项翠娥,我父项义伯,久闻将军大名,不胜钦仰。特请到山寨一叙。

陈月英  (白)     这……

陈母   (白)     去得的么?

陈月英  (白)     好。正要拜山,如此就请小姐带路。

项翠娥  (白)     众喽兵,同回山寨。

(项翠娥、陈月英、陈母、四上手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龙套引项义伯同上。)

项义伯  (念)     我儿去行围,未见转回归。

(四上手引陈月英、陈母、项翠娥同上。)

项翠娥  (白)     启父王:孩儿下山打猎,遇见王富刚,女儿已将他请到山寨。

项义伯  (白)     王富刚他来了吗?好,有请。

陈月英  (白)     冒到山寨,祈大王恕罪。

项义伯  (白)     岂敢,久闻大名,万分仰慕。某有小女,才貌尚好,意欲与将军结为婚姻,将兵马交你执掌,但不知将军的贵府。今日相逢,乃天假姻缘。谅将军断无推辞了!

陈月英  (白)     既蒙抬爱,敢不从命,但须要依某三件大事。

项义伯  (白)     但不知哪三件?

陈月英  (白)     第一件:山寨之上,要分为两院,无事不准闲人来往。

项义伯  (白)     这第二件?

陈月英  (白)     第二件:我所带领人马,听调不听宣。

项义伯  (白)     第三件?

陈月英  (白)     这第三件:某有大事未了,待等某家之事辨完,再行花烛。

项义伯  (白)     件件应从,后堂排宴,与将军接风。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史世龙上,起霸。)

史世龙  (念)     大将威风勇,统镇百万兵。校场发人马,严法鬼神惊!

(四龙套同上。)

史世龙  (白)     本镇,史世龙。今有山寇讨战,想是我那项仁兄前来,也未可知。待我上阵观看。

             来,起兵前往。

(牌子。史世龙、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六场】

(陈月英上,起霸。)

陈月英  (念)     头戴金盔甲连环,要学当年花木兰。统带三千人共马,巾帼英雄,

(四龙套同上。)

陈月英  (念)     美名传!

     (白)     俺,王富刚,带领人马,攻打太原。众将官,杀!

(四龙套、史世龙同上。)

史世龙  (白)     来将通名!

陈月英  (白)     王富刚。你叫什么名字?

史世龙  (白)     某家史世龙。

陈月英  (白)     住了,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贼子。我一家大小,被你害得死故逃亡,东奔西散。今日相逢,真是冤家对头了。恨不得吃你之肉。看枪!

(陈月英、史世龙同开打,陈月英钻烟筒,起打。史世龙败下,陈月英追下。)

【第二十七场】

(史世龙上,陈月英追上,刺死史世龙。四龙套跑圆场同下,陈月英耍枪花,下。)

【第二十八场】

(四龙套引王大人同上。)

王大人  (念)     营门战鼓响,探马报端详。

(探子上。)

探子   (白)     史世龙落马。

(探子下。)

王大人  (白)     来,宣王富刚进帐。

中军   (白)     王富刚进帐。

(王富刚上。)

王富刚  (白)     参见大人。

王大人  (白)     今有山寇将史世龙刺死。命你前去出马,你可有此胆量?

王富刚  (白)     有此胆量。

(探子上。)

探子   (白)     王富刚讨战。

王大人  (白)     再探!

(探子下。)

王大人  (白)     今有反贼与你同名,就命你前去,抵挡一阵!

王富刚  (白)     得令。

(王富刚下。)

王大人  (白)     来,带马!

(王大人上城。四龙套、陈月英同上。王富刚上。)

王富刚  (白)     胆大贼寇,通名受死!

陈月英  (白)     你老爷王富刚!

王富刚  (白)     呸!休得胡言。看枪!

(王富刚、陈月英同开打。)

王大人  (白)     且住。有盔有甲,乃是假王富刚;无盔无甲,乃是真王富刚。无盔无甲的真王富刚,伤了有盔有甲的假王富刚,倒还罢了;有盔有甲的假王富刚,伤了无盔无甲的真王富刚,那还了得!

             来,鸣金收兵。

(王大人下城。陈月英双拉,下。)

【第二十九场】

(四龙套引王大人同上。)

王大人  (念)     时才去观阵,山寇武艺精。

(王富刚上。)

王富刚  (白)     时才与那厮交战,大人为何鸣金收兵?

王大人  (白)     老夫看天色已晚,故而收兵。那贼武艺高强,如何是好?

王富刚  (白)     要退此贼,非调匡家父子回来不可。

王大人  (白)     老夫也有此意。

             来,传马牌走上。

中军   (白)     马牌走上。

(二马牌同上。)

二马牌  (同白)    叩见大人。

王大人  (白)     现有公文二角,命你五百里加紧,一个去到云南,一个去到四川,速速调回匡家父子回营,不得有误。

二马牌  (同白)    得令。

(二马牌同下。)

王大人  (白)     就命王将军,出城保护他两个马牌出关去者。

王富刚  (白)     遵命。

(王大人下。)

王富刚  (白)     带马。

(王富刚出城,陈月英上,架枪。二马牌同上,穿冲,同下。王富刚进城,下。陈月英下。)

【第三十场】

(马牌甲上,跑马转圆场,下。)

【第三十一场】

(马牌乙上,跑马转圆场,下。)

【第三十二场】

(马牌甲上,击堂鼓,四青衣官同上,看公文。衙役甲开牢,放匡父出。马牌甲备马,扶匡父上马,同下。)

【第三十三场】

(马牌乙上,击堂鼓,四青衣官同上,看公文。衙役乙开牢,放匡忠出。马牌乙备马,扶匡忠上马,同下。)

【第三十四场】

(王富刚上,陈月英上,对阵,架枪。二马牌、匡父、匡忠同上,冲进城,同下。王富刚进城,下。陈月英耍枪花,下。)

【第三十五场】

(四龙套引王大人同上。)

王大人  (念)     调取匡家将,未见转还乡。

(探子上。)

探子   (白)     匡家父子到。

王大人  (白)     宣他进帐。

探子   (白)     宣匡家父子进帐。

(匡父、匡忠同上。)

匡父   (念)     忽听大人宣。

匡忠   (念)     急忙到帐前。

匡父、

匡忠   (同白)    参见大人。叩谢赦罪之恩。

王大人  (白)     今有山寇,举兵犯境,十分骁勇。特调你二人回营,与山贼交战。就命令郎出兵,老将军随同老夫敌楼一观。来,带马。

(匡忠提枪上马,王大人、匡父同上城,匡忠出城。四龙套同跑上,陈月英上,开打。)

陈月英  (白)     来将通名。

匡忠   (白)     老爷匡忠!

陈月英  (白)     嗳唷!

(陈月英下,匡忠追下。)

王大人  (白)     老将军,你看来将,见了你家令郎,他怎么是这么“嗳唷嗳唷”的,是何道理?想必是他有什么毛病罢!哈哈哈哈……

             来,带马回营。

(王大人、四龙套同下。)

【第三十六场】

(陈月英上。)

陈月英  (白)     且住。方才阵上,来那一将,他说是什么“匡忠”,莫非是我们那口子他罢!他当初靡有这个买卖呀!待我再去问问他。

(陈月英下。匡忠上,陈月英上,对打过河。)

陈月英  (白)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匡忠   (白)     你老爷匡忠!

陈月英  (白)     嗳唷!嗳唷!

(陈月英下。)

匡忠   (白)     你看阵前来这一将,未战三合,他怎么这么嗳唷嗳呀的?莫非有点症候罢!我胡里胡涂回营便了。

(匡忠下。)
(完)


浏览次数:18780 ┊ 字数:16464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