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杰村》(一名:《余千救主》)

主要角色
鲍士安:净
余千:武生
廖锡龙:净
鲍金花:武旦
濮天鹏:净
萧计:净

情节
此剧出于《绿牡丹》小说中。朱氏兄弟龙、虎、熊、豹四人,在扬州独霸,所住之处,名曰四杰村。当初平山堂摆设擂台,卖弄武艺,被鲍士安、骆宏勋等所打败。朱豹又被鲍金花脚尖踢瞎两眼,结下仇恨,适骆宏勋因贺世赖诬为盗,囚解到京。朱氏偶知此事,动入村中。骆宏勋有义仆余千急欲往救,途遇头陀箫计,观其张皇之状,盘问事由,余千备细告之。盖萧计与骆宏勋素有交情,即锐身自任,而水陆两路好汉,鲍士安、花振芳、濮天鹏、鲍金花诸人亦不期而遇。及至庄门前,早将护庄河吊桥抽去,无计可进,萧计即用神光普照牌匾,渡过众好汉。始得将朱氏消灭,救出骆宏勋。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1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朱龙、朱虎、朱熊、朱豹同上。)
朱龙、
朱虎、
朱熊、

朱豹   (同白)    俺——

朱龙   (白)     朱龙。

朱虎   (白)     朱虎。

朱熊   (白)     朱熊。

朱豹   (白)     朱豹。

朱龙   (白)     众位贤弟请了。

朱虎、
朱熊、

朱豹   (同白)    请了。

朱龙   (白)     今有骆宏勋,打入囚车,解往京都,打此经过。你我弟兄在前面等候,等他到来,将他掠进村中,好与四弟报仇。

朱虎、
朱熊、

朱豹   (同白)    好。就此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上手押囚车同上,四下手、朱龙、朱虎、朱熊、朱豹同上,同抢车。余千上,上桌看。众人自两边分下。余千下桌。)

余千   (白)     不知何人,将我家主人掠去。呵喝是了!此地离四杰村不远,想是被朱氏弟兄将我主抢去。待我赶上前去便了。

(余千下。)

【第三场】

(萧计上。)

萧计   (引子)    带发修行,习拳棒,结交绿林。

     (念)     自幼出家入空门,终日禅堂念经文。闷来山前看虎斗,闲来山后听鸟鸣。

     (白)     洒家,萧计。在这普陀寺内出家。爱习拳棒,结交绿林英雄好汉。今日天气炎热,不免将茶桌摆起。

(众人押骆宏勋同上,过场,同下。萧计看。余千上,推倒桌。)

萧计   (白)     那一汉子休走,将俺茶桌撞倒,是何道理?

余千   (白)     将你茶桌撞倒,你便如何?

萧计   (白)     似你这等言语,你可知俺的厉害?

余千   (白)     你何狂言,着打!

(萧计打,余千倒地,起。)

余千   (念)     强中自有强中手,休在人前夸自强。

     (白)     请问师傅上下。俺这里赔礼了。

萧计   (白)     洒家萧计。

余千   (白)     请问师傅,那萧安、萧月是师傅什么人?

萧计   (白)     一个师兄,一个是俺师弟。

余千   (白)     原来是萧师傅,俺余千有礼了。

萧计   (白)     看你慌慌张张,不知为了何事?

余千   (白)     只因俺家公子,骆宏勋,被人诬告,打入囚车解往京都。不知哪里来了一伙强人,将我家公子掠去,依小人看来,定是四杰村朱氏弟兄所为。师傅闪开,待俺前去搭救。

萧计   (白)     那朱氏弟兄十分凶勇,你一人前去,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余千   (白)     倘若迟延,只怕公子性命难保。休要拦阻,待我赶上。

萧计   (白)     慢来,这有护身佛一尊,你且拿去,倘有暗器伤你,可保无虑。

余千   (白)     多谢师傅。

(余千下。)

萧计   (白)     看他此去,定难成功。待俺庙内等候便了。

(萧计下。)

【第四场】

(濮天鹏、鲍金花、鲍士安同上。)
濮天鹏、
鲍金花、

鲍士安  (同西皮摇板) 出离了龙潭镇阳关路上,

             大英雄受招安四海名扬。

濮天鹏  (西皮摇板)  自幼儿闯江湖豪气千丈,

鲍金花  (西皮摇板)  巾帼中女英雄谏世无双。

濮天鹏、
鲍金花、

鲍士安  (同白)    俺——

鲍士安  (白)     鲍士安。

濮天鹏  (白)     濮天鹏。

鲍金花  (白)     鲍金花。

鲍士安  (白)     此番骆公子有书前来,邀请我等,倘若到得京城,得了一官半职,也是我绿林中的体面。

濮天鹏  (白)     据我看来,这作官还不如作强盗的好。

鲍士安  (白)     哽,想那骆公子仗义疏财,你夫妻若不是他搭救,你夫妻焉有今日。

鲍金花  (白)     我说爹呀!

鲍士安  (白)     嘁!

鲍金花  (白)     您能同他可生什么气呐,他简直的是一个饭桶。他哪里有一点良心。

濮天鹏  (白)     你才没有良心呐!

鲍金花  (白)     我说今年是大比之年,开科取士。可惜我鲍金花是个女子,我要是个男子,今科的武状元,一定是我的啦。

濮天鹏  (白)     哪里有你这个母状元。

鲍士安  (白)     不必争论。大家趱路要紧。

     (西皮摇板)  加鞭催马往前闯,

             又只见小冯洪急走慌忙。

(冯洪上。)

冯洪   (白)     启禀鲍老丈:大事不好啦!

鲍士安  (白)     何事惊慌?

冯洪   (白)     只因骆公子不知身犯何罪,装入囚车解往京都,行至前面,被一伙强人劫入村庄去了。

鲍士安  (白)     那余千呢?

冯洪   (白)     那余千不顾生死,搭救他家主人去了。

鲍士安  (白)     大家一同赶上前去,搭救于他便了。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萧计上。)

萧计   (念)     余千救主命,未见转回程。

(鲍士安、濮天鹏、鲍金花、冯洪同上。)

鲍士安  (白)     原来是萧师傅。

萧计   (白)     鲍老丈,请到庙中一叙。

(众人同进庙,同坐。余千上。)

余千   (白)     参见鲍寨主。

鲍士安  (白)     你搭救你家公子之事如何?

余千   (白)     是俺去到村前,那厮寨门之内,俱有弩弓冷箭,不是萧师父赐我护身佛,险遭不测。

萧计   (白)     如何!

鲍士安  (白)     但不知怎样方能入庄?

萧计   (白)     那四杰村四面寨门俱有埋伏,他村中出入皆要安放吊桥。今晚众位英雄随同洒家前去,洒家安下神光普照牌匾,送你等过了吊桥,方可进去。

鲍士安  (白)     命你等三人今晚一同前去。须要小心。

鲍金花  (白)     爹呀,我也要去。

鲍士安  (白)     你乃女流之辈,不去也罢。

鲍金花  (白)     想骆公子待我们恩厚,我要不去,叫我碧莲姐姐知道,她看我鲍金花,可就不够朋友啦。

鲍赐安  (白)     好,大家用了斋饭,一同前去便了。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英雄、廖锡龙同上。)

廖锡龙  (西皮流水板) 胸中韬略般般优,

             某的威名冠九州。

             要那骆宏勋心已久,

             万剐凌迟刀割头。

(朱龙、朱虎、朱熊同上。)
朱龙、
朱虎、

朱熊   (同白)    启师爷:骆宏勋今已拿到。

廖锡龙  (白)     押上来!

朱龙、
朱虎、

朱熊   (同白)    押上来!

(四下手押骆宏勋同上。)

廖锡龙  (唱)     一见宏勋怒冲冠,

             今日才得报仇冤。

     (白)     有请四爷!

众人   (同白)    有请四爷。

(朱豹上。)

朱豹   (念)     眼前不辨黑和白,足下哪晓路高低。

     (白)     师爷。

廖锡龙  (白)     今将骆宏勋拿到了。

朱豹   (白)     好。看刀来。

廖锡龙  (白)     且慢。想他犯罪,押往京者,今被我等掠进庄来,必须少待一二日,倘若官兵不来追赶,那时再杀不迟。

朱豹   (白)     师爷,想你们有眼的在天堂,我这无眼的在地狱。好不闷煞人也!

廖锡龙  (白)     你息一时之怒,今将他打入山洞之内,哪怕他飞上天去!日后定要将他剖肠挖心,与你报仇。后面有酒,大家痛饮。正是:

     (念)     宏勋打入山洞中,

众人   (同念)    哪怕他插翅又腾空!

(众人同下。四下手押骆宏勋同下。)

【第七场】

众人   (内同白)   啊哈!

(冯洪、余千、濮天鹏、鲍金花同上,走边。)

众人   (同斗鹌鹑牌) 英雄侠义志高强,

             闯江湖天下名扬。

             恨强徒当是猖狂,

             逞凶必暗害贤良。

             改扮巧装,

             管叫他全家命丧!

余千   (白)     此番诸位若将我家主人搭救出来,俺余千感恩非浅!

众人   (同白)    闲言少讲,搭救公子要紧。

     (同斗鹌鹑牌) 路绕羊肠,

             急忙忙来到村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萧计上,安置牌匾,拍手。余千上,翻跟头下。冯洪、濮天鹏、鲍金花同翻过,萧计撤匾,下。)

【第九场】

(朱豹上。)

朱豹   (唱)     想当年打擂时光,

             恨只恨狂徒贼党。

             我落得双目失明,好心伤。

(朱豹下。余千、冯洪、濮天鹏、鲍金花、冯洪同追上。)

余千   (白)     看一人手持钢刀,想是要杀我家公子。待我赶上。

濮天鹏、
鲍金花、

冯洪   (同白)    休得鲁莽。我等紧紧跟随便了。

     (同唱)    见一人持刀明亮,

             紧跟随细看端详。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朱豹上。)

朱豹   (唱)     路不平急走踉跄,

             耳边厢有脚步声响。

     (白)     呀!我一人行走,为何有许多步履声音?此地离花家寨不远,倘若有人前来窥探,我命休矣!

(余千上,夺刀杀死朱豹。冯洪上,上树挂人头,众人同下。四下手同上,取人头。)

四下手  (同白)    有请师爷。

(廖锡龙、众人同上。)

廖锡龙  (白)     何事?

下手甲  (白)     四爷不知被何人杀死,人头挂在树上。

廖锡龙  (白)     他等走不远,一同追赶。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余千上,入石洞背骆宏勋跑。濮天鹏、鲍金花、冯洪同上,随跑下。萧计上,安匾。余千、濮天鹏、鲍金花、冯洪同上,过桥。萧计撤匾,立。廖锡龙、众人同追上。)

廖锡龙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萧师父。

萧计   (白)     洒家等候多时了。

(萧计下,廖锡龙看。)

廖锡龙  (白)     追!

(众人同下。四上手、鲍士安同上,余千、濮天鹏、鲍金花、冯洪同上。廖锡龙、众人同追上,转场,比粗。)

鲍士安  (白)     我当是谁,原来是廖贤弟。

廖锡龙  (白)     原来是鲍仁兄。

鲍士安  (白)     但不知追赶何人?

廖锡龙  (白)     追赶那骆宏勋。

鲍士安  (白)     你追赶那骆公子。但不知为了何事?

廖锡龙  (白)     只因当年在扬州打擂,与俺徒弟朱氏昆仲结仇,今日要拿他以报当年的仇恨。

鲍士安  (白)     不提扬州打擂,倒还罢了;提起扬州打擂,令人好恨!想那栾一万本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该听信他的言语,在扬州摆下百日的擂台。打了九十九擂,只有一擂未满,那骆公子带同我等,一齐上得台去,是我女儿将你徒弟朱豹双目踢瞎。你就该自知反悔,不料你不知羞愧,今日还要讲说报什么冤仇。你撞着老夫,只怕不能放你过去!

鲍金花  (白)     我说爹呀,还不打这个老鸡巴肏的!

(众人同起打。鲍士安、廖锡龙双下。四英雄、花振芳同上。)

花振芳  (白)     俺,花振芳。

(众人内同喊。)

花振芳  (白)     哪里有喊杀之声,待俺登高一望。

(鲍士安、廖锡龙同上,同打,对扯同下。)

花振芳  (白)     原来是鲍仁兄与廖锡龙争斗,待我赶上前去。

(花振芳下。鲍士安、廖锡龙同上,扯对争。花振芳上,踢廖锡龙,打廖锡龙下。)

鲍士安  (白)     原来是花贤弟来了。你我弟兄老了。

花振芳  (白)     倒还不老。

鲍士安  (白)     不老,请。

(花振芳下。鲍士安下。廖锡龙上,众人同上,同起打,廖锡龙败下。萧计上。)

萧计   (白)     大家同至庙中一叙。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808 ┊ 字数:4310 ┊ 最后更新:2004年12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