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红梅阁》(一名:《游西湖》)

主要角色
李慧娘:旦
裴稚卿:小生
贾似道:净
廖应忠:副净

《红梅阁》赵燕侠饰李慧娘、刘雪涛饰裴禹、周和桐饰贾似道、钮荣亮饰贾福
《红梅阁》赵燕侠饰李慧娘、刘雪涛饰裴禹、周和桐饰贾似道、钮荣亮饰贾福
情节
宋浪子宰相贾似道,携爱妾李慧娘游玩西湖。见卢姓少女姿容曼妙,贾似道涎其色,命家人劫夺之。人丛中有少年裴稚卿者,上前喝阻。贾似道恐不容于众口,遂不敢放肆。裴稚卿仪表轩昂,且有义侠气。李慧娘一见心醉,流目送情,暗遣女婢赠以手帕。适露童儿之目,于贾似道前搬弄口舌,贾似道因杀李慧娘;又迁怒于裴稚卿,必欲得而甘心焉。诱裴稚卿至府,闭诸后园书房内,命力士廖应忠俟夜静杀之。不料李慧娘死后,诉诸冥王,检查生死册籍,与裴生有姻缘之份,准其鬼魂暂回阳世,以了宿缘;赐一阴阳宝扇,藉以护身。李慧娘即于夜间叩门晤裴稚卿,裴稚卿亦不知为鬼,互相绸缪,遂于飞之愿。李慧娘说明情由,并告知贾似道欲遣人谋害。未几,廖应忠持刀至。李慧娘用宝扇前后遮掩,挈裴稚卿遁出贾府,始免于难。

注释
此剧为花旦唱做兼全之剧。角斗一段,颇费力量;唱工纯用秦腔,声调激越方能动听。沪上名角如贾璧云、小如意等,演此颇餍观剧者之心理。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9.7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慧娘上。)

李慧娘  (西皮摇板)  悠悠荡荡风一阵,

             来了屈死一亡魂。

     (白)     我,慧娘。是我那日游玩西湖,偶遇裴生,不该与他眉来眼去,不想被书童看破,说与平章老儿。可恨那贼,将我叫至前庭,一言不发,拔出宝剑,竟将奴家一刀杀死。是我到了阴曹,诉与五殿阎君。阎君言道:我与裴生还有姻缘之分,又蒙判官老爷赐我阴阳宝扇一把。今日不免去至书馆,一来与裴生叙叙情肠,二来成却婚姻之事。可说是天呀,天呀!想我慧娘,死的好不苦也!

     (西皮正板)  有灵魂在花园泪流满面,

             思想起奴的命珠泪不干。

             只因为与裴生见了一面,

             绝不该赠绢帕惹下祸端。

             恨老贼在前庭把我来唤,

             拔宝剑杀得我命丧黄泉。

             到阴曹见阎君把冤来喊,

             蒙判爷赐宝扇对我来言。

             他说我与裴生有夫妻情面,

             我不免到书馆成就姻缘。

(李慧娘走浪头三次,俏步转身戴鬼脸。三锣。李慧娘下。)

【第二场】

(裴稚卿上。)

裴稚卿  (西皮摇板)  那一日在西湖闲游散闷,

             又谁知贾平章他知我名。

             他叫人请我把相府来进,

             留至在书馆内攻读书文。

(李慧娘上。)

李慧娘  (西皮快板)  阎王殿前把我差,

             去到书馆赴阳台。

     (白)     开门来!

裴稚卿  (白)     吓,黑夜之间,是何人叫门?

李慧娘  (白)     开门来!

(裴稚卿开门。李慧娘进门。裴稚卿两旁张望。)

裴稚卿  (白)     并无有人,想是书童进来,待我将门闭上。

(裴稚卿进门,与李慧娘对面。)

裴稚卿  (白)     吓,你从哪里进来的呀?

李慧娘  (白)     我从门里进来的。

裴稚卿  (白)     我为何不曾看见?

李慧娘  (白)     灯影之下,你怎能看得分明?

裴稚卿  (白)     你是何人,前来做甚?

李慧娘  (白)     我是府中侍女,特来与你解闷来了。

     (西皮流水板) 裴生说话真奇怪,

             细听奴家说开怀:

             奴为你懒用茶和饭,

             奴为你懒把绣鞋穿。

             只道书生是青云客,

             谁知你是一个无义郎才。

裴稚卿  (白)     你住了吧!黑夜之间,你是一女子,来到我的书馆,倘若叫人看见,多有不便!

     (西皮散板)  倘若被人来看见,

             叫我怎样把话言?

     (白)     你快走了去吧!

李慧娘  (西皮快板)  有慧娘,用目观,

             看看裴生好容颜。

             在书馆与你成婚配,

             不顾羞耻拉衣衫。

(李慧娘做拉头三次。)

李慧娘  (西皮快板)  裴生不从婚姻事,

             眼前就有大祸端。

     (白)     你若不从,眼前就有杀身大祸!

裴稚卿  (白)     哦喝是了,想是那平章,叫你前来调戏与我。我若从了,那平章岂能将我饶恕?你快快走了出去!

李慧娘  (白)     我且问你,那日你游西湖,见一佳人,给你丢下绢帕,你可记得?

裴稚卿  (白)     那是慧娘,我是怎生不记得?

李慧娘  (白)     你可想见此人么?

裴稚卿  (白)     那是自然。

李慧娘  (白)     你远看……

裴稚卿  (白)     无有人呀!

李慧娘  (白)     你近觑……

裴稚卿  (白)     莫非你就是慧娘?

李慧娘  (白)     不敢!

裴稚卿  (白)     待我掌灯细细看来!

(裴稚卿取灯照李慧娘。)

裴稚卿  (白)     果然不差,请坐。

李慧娘  (白)     告辞!

裴稚卿  (白)     你往哪里去?

李慧娘  (白)     倘被人看见,多有不便!

裴稚卿  (西皮摇板)  慧娘说话理不端,

             细听小生说根源,

             我与你成就了姻缘事,

李慧娘  (西皮摇板)  我二人上牙床倒凤颠鸾。

(裴稚卿、李慧娘同入帐,同下。)

【第三场】

(贾似道上。)

贾似道  (西皮摇板)  恼恨裴生理不端,

             调戏我爱妾为哪般?

     (白)     老夫,贾似道。隐居西湖。可恨裴生,调戏我爱妾慧娘。是我已将慧娘杀死,把裴生诓进府来,要害他一死!

(院子上,李慧娘随上。)

贾似道  (白)     来,唤廖应忠进见。

院子   (白)     廖应忠进见!

廖应忠  (内白)    来也!

(廖应忠上。李慧娘用宝扇搧廖应忠,廖应忠退。)

廖应忠  (白)     参见相爷!

贾似道  (白)     命你三更时分,去至书馆,将裴生杀了见我。

廖应忠  (白)     遵命。

(李慧娘搧宝扇,火彩,下。廖应忠随下。)

贾似道  (白)     裴生呀,裴生!管叫你明枪容易躲,这暗箭最难防。

(贾似道下。)

【第四场】

(李慧娘上。)

李慧娘  (西皮摇板)  太师老贼定计巧,

             怎不叫人痛心梢。

     (白)     且住。适才老贼与廖应忠定计,要杀裴生一死。我不免去至书馆,搭救他的性命。可说是裴生呀裴生,不是我慧娘在此,焉有你的命在!

(李慧娘下。)

【第五场】

(裴稚卿上。)

裴稚卿  (西皮快板)  谯楼鼓打二更尽,

             不见慧娘为何情?

(李慧娘上。)

李慧娘  (西皮快板)  疾疾走来不消停,

             快叫裴生开门庭。

(裴稚卿开门。)

裴稚卿  (白)     哎呀我妻!往日来早,今日为何来迟?

李慧娘  (白)     说什么来早来迟,你的杀身大祸,你还不知么?

裴稚卿  (白)     我有什么大祸呀?

李慧娘  (白)     是你非知。可恨那平章老贼。定下暗计,差人前来,要杀你一死!

(裴稚卿惊倒。)

李慧娘  (白)     裴生醒来!

裴稚卿  (西皮导板)  听一言唬得我三魂不在,

(李慧娘去头面,换衣。)

裴稚卿  (西皮快板)  叫声贤妻听开怀:

             老贼定计将我害,

             望求贤妻快救我来。

李慧娘  (西皮快板)  裴生休得泪不干,

             听奴把话说心间:

             阎王殿前杷我遣,

             我今怎敢不前来?

             手拉裴生花园外,

             夫妻们要逃出贼府来。

(李慧娘、裴稚卿同下。)

【第六场】

(廖应忠上。)

廖应忠  (白)     来在书馆,为何不见裴生?待我去至花园寻找便了。

(廖应忠下。)

【第七场】

(裴稚卿上,李慧娘随上。)

裴稚卿  (西皮摇板)  惊死人来唬死人,

李慧娘  (西皮摇板)  苦苦求他为何情?

(廖应忠追上。李慧娘、裴稚卿、廖应忠同冲场。裴稚卿、李慧娘同下。)

廖应忠  (白)     看裴生身旁有一人影,不知他是何人。待我点起火把来杀。

(廖应忠持火把。裴稚卿、李慧娘同上。裴稚卿、李慧娘、廖应忠同翻跟头,末场撰虎攒下。)

【第八场】

(裴稚卿、李慧娘同上。)

裴稚卿  (西皮摇板)  这一时唬得我三魂不见,

             心中好一似滚油煎。

李慧娘  (西皮摇板)  手拉裴生花墙外,

             应忠二次杀你来。

(廖应忠追裴稚卿、李慧娘同上,同转场。)
(李慧娘拉裴稚卿上椅子,李慧娘戴鬼脸,廖应忠吓倒。李慧娘、裴稚卿裴同下。)
(廖应忠起身。)

廖应忠  (白)     看裴生身旁,好似慧娘鬼魂。打鬼,打鬼!

(廖应忠下。)

【第九场】

(李慧娘、裴稚卿同上。)

李慧娘  (白)     且喜将你救出府来。你我夫妻就此分别了吧。

裴稚卿  (白)     贤妻说哪里话来?你我夫妻逃出相府,正好常常相聚,为何讲说“分别”二字!

李慧娘  (白)     你看我是一人呐,还是一鬼?

裴稚卿  (白)     你行路有影,说话有声,怎说是鬼?

李慧娘  (白)     你看那厢是谁?

(李慧娘戴鬼脸。裴稚卿吓倒。)

李慧娘  (白)     裴生醒来!

裴稚卿  (西皮导板)  一见贤妻我魂吓掉!

     (西皮快板)  不由得叫人泪双抛。

李慧娘  (西皮快板)  裴生不要哭号啕,

             听我把话说根苗:

             自从西湖游玩好,

             老贼杀我赴阴曹。

             你我结下婚姻事,

             因此搭救你命一条。

裴稚卿  (白)     贤妻纵然是鬼,我也难以舍得!

李慧娘  (西皮快板)  本当不回阴曹府,

             阎王怪罪谁承招?

             耳边又听鬼铃叫,

             夫妻们分离在荒郊。

(二鬼卒拉李慧娘。李慧娘、裴稚卿同哭。)

裴稚卿  (哭)     妻呀!

李慧娘  (哭)     夫呀!

(裴稚卿、李慧娘同下。)
(完)


浏览次数:5835 ┊ 字数:3514 ┊ 最后更新:2006年12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