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董家山》(一名:《闯山》)

主要角色
董金莲:旦
尉迟宝林:小生
周鼎:丑

情节
剧本中情节出于唐代,大致谓董明在朝为官,被奸臣所谗构,祸及全家。董明女董金莲,逃出此险,孑然一身,匿居董家山上。盖女荣华绝世,艺勇惊人者,无可泄愤,因招集亡命,专以抢夺为事。女恃其智力,笼络侪辈,为山中之主,亦闺阁中之杰出者也。一日巡哨,适有一少年经过、思劫其行囊,少年人奋力与斗,为女擒获。女见其纠纠气象,实生爱羡之心,愿以终身许之,自己却羞人答答,未便明言,遣心腹周鼎,为之说合。讵知少年再三推脱,不愿就此良缘。女恼羞成怒,即欲斩之,忽而拔剑上前,忽而释剑回步,脉脉含情,直使英雄气短。后少年说出姓名,系尉迟恭之子尉迟宝林。与女家确有世谊者。即释其缚,备酒筵以款之。

注释
此剧演时,观看周鼎插科打诨一段,令人发嘘;而女之风流旖旎,亦颇赏心悦目,谓为佳剧本也可。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王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9.7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董金莲同上。点绛唇牌。)

董金莲  (念)     家住董家山,吃粮不种田。打我山前过,留下买路钱。

     (白)     奴家,董金莲。我父董明,唐朝驾前为臣,被奸臣所害,全家遭难。是我来在此山落草。今当三、六、九日,下山之日。

             来。宣周鼎。

四下手  (同白)    周鼎进见。

(周鼎上。)

周鼎   (念)     忽听姑娘唤,慌忙到跟前。

     (白)     报,周鼎进。姑娘在上,周鼎打蹶。

董金莲  (白)     我说老周呀,人家都说是打茶,你怎么打蹶呀?

周鼎   (白)     姑娘呀,我前头一躬,后头岂不是一蹶嘛。

董金莲  (白)     还是打茶。我说咱们多少日子靡有下山啦?

周鼎   (白)     有七八十来年啦吧。

董金莲  (白)     只怕是七八天啦吧。

周鼎   (白)     正是七八天啦。

董金莲  (白)     来,带马下山。

(尉迟宝林上,对阵。)

尉迟宝林 (白)     何方毛贼,敢抢你少爷去路?

董金莲  (白)     好好留下买路金银,放尔过去。

尉迟宝林 (白)     好好放你咱爷过去便罢,如若不然,定将你山寨,踏为齑粉。

周鼎   (白)     姑娘呀,他骂起咱们来啦。

董金莲  (白)     他骂咱们娘们什么来着?

周鼎   (白)     他说放他过去便罢,如若不然定将山寨打成鸡粪。

董金莲  (白)     他开口就骂人,咱们揍了他吧。

(董金莲、尉迟宝林同打过合,董金莲下,尉迟宝林追下。周鼎上,引四下手埋伏,董金莲上,尉迟宝林杀,董金莲退,尉迟宝林落马被擒,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下手、周鼎、董金莲、尉迟宝林同上。周鼎挥,四下手同下。)

周鼎   (白)     回避了。

             姑娘,周鼎叨赏。

董金莲  (白)     老周啊,往日你姑娘下山,得些金银财宝,可以赏你们。今个姑娘,什么靡有得着,可怎么赏你呀。

周鼎   (白)     姑娘,你今个虽靡有得着金银财宝,可是你得了活宝呐。

董金莲  (白)     呸,还不退下。

周鼎   (白)     是。

(周鼎下。)

董金莲  (西皮原板)  看小将是一个英雄好汉,

(周鼎上。)

周鼎   (白)     报。

董金莲  (白)     老周,你报什么呀?

周鼎   (白)     可了不得了,山下发啦水啦,冲了一个大萝葡来。我叫老喽啰们打捞上来,刀斩斧劈,全弄不动它。

董金莲  (白)     那是怎么啦?

周鼎   (白)     他们说是腊月的萝葡,动了心啦。

董金莲  (白)     唗。

(周鼎下。)

董金莲  (西皮原板)  奴只想与此人结下良缘。

(周鼎上。)

周鼎   (白)     报。

董金莲  (白)     又报什么呀?

周鼎   (白)     山下来了个卖肉的,同一个叫卖鸡蛋的,打起来啦。

董金莲  (白)     他是为什么打架?

周鼎   (白)     他是肉卖一吊钱一斤,鸡蛋一个大钱十个。

董金莲  (白)     咦,怎么这么贱呀?

周鼎   (白)     这样贱旦还靡人要吶。

董金莲  (白)     啐。

(周鼎下。)

董金莲  (西皮原板)  奴有心向前去细问一遍,

(周鼎上。)

周鼎   (白)     报。

董金莲  (白)     你又报什么呀?

周鼎   (白)     咱们山上房子塌啦,希哩花拉,塌了半间。

董金莲  (白)     这算什么,叫喽啰修修就完啦。

周鼎   (白)     他们说啦,姑娘还不羞,他们就羞啦。

董金莲  (白)     唗。

(周鼎下。)

董金莲  (西皮原板)  怎奈我一时间面带羞惭。

     (白)     我说老周啦,老周,老周,我的爹!

(周鼎上。)

周鼎   (白)     喴。

董金莲  (白)     你怎么答应爹呀?

周鼎   (白)     喴。

董金莲  (白)     好,又找补一个。老周喂,你去问问那一小将。他还是愿意吃这一招哇,还是要吃这一刀?

周鼎   (白)     这我会说。

             那一孙子。

尉迟宝林 (白)     咴。

周鼎   (白)     那一君子,我们始娘,问你是愿意吃一招呀,还是要吃这一刀?

尉迟宝林 (白)     “招”、“刀”二字,俺不明白?

周鼎   (白)     你不明白,我也糊涂。

尉迟宝林 (白)     前去问来。

周鼎   (白)     姑娘喂,他说“招”、“刀”二字,俺不明白。

董金莲  (白)     这一刀,就是把他杀了。

周鼎   (白)     那一君子,这一刀,就是把你杀了。

尉迟宝林 (白)     这一招呢?

周鼎   (白)     我也不明白。

             姑娘,他问这一招呐。

董金莲  (白)     这一刀,是把他杀啦。

周鼎   (白)     他问的是一招。

董金莲  (白)     老周喴,你明白。

周鼎   (白)     我不明白,我糊涂。

董金莲  (白)     老周,你知道。

周鼎   (白)     我不知道。

董金莲  (白)     这一招,也是把他杀啦。

周鼎   (白)     君子,这一招吓,你明白,你知道,咳,也是把你杀啦。

尉迟宝林 (白)     传话不清,叫你姑娘前来答话。

周鼎   (白)     兜耍当面,对说对讲,要我们拉皮条的作什么呀?

             姑娘,他说我传话不清,叫姑娘近前答话。

董金莲  (白)     起过了。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喜吟吟,

             叫声小将听分明:

             你若山前来归顺,

             情愿与你结婚姻。

尉迟宝林 (西皮摇板)  丫头说话理不通,

             细听某家说详情:

             你若要想成婚配,

             除非红日自西升。

周鼎   (白)     姑娘,他骂起咱们来了,他说是若要成婚配,除非娘舅配外甥。

董金莲  (白)     这东西,真可恨,杀了罢。

周鼎   (白)     杀了罢。

董金莲  (西皮摇板)  三尺青锋忙抽定,

             管叫小将丧残生。

     (白)     我说老周呀,姑娘往日杀人不展眼,今个怎么杀不下去啦?

董金莲  (白)     这可也就怪啦。

董金莲  (白)     老周,你替我想一个计策才好。

周鼎   (白)     我屁股上有个猴子。

董金莲  (白)     姑娘倒有一计。老周呀,我要用用你。

周鼎   (白)     好。真是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姑娘,你等等,我先去洗澡去。

董金莲  (白)     我不是那么用你,我想了一个拉杀之计。

周鼎   (白)     何为拉杀之计?

董金莲  (白)     我假杀,你真拉。一吓唬他就得啦。

周鼎   (白)     好。姑娘你杀罢。

董金莲  (白)     杀了罢!

     (西皮摇板)  手持宝剑将头割下。

周鼎   (白)     拉杀之计,她假杀,我真拉。

董金莲  (白)     老周呀,你误啦。

周鼎   (白)     我靡开戏就来啦。我会误啦?

董金莲  (白)     你倒是快点拉呀。

周鼎   (白)     知道了。

董金莲  (西皮摇板)  手持宝剑。

周鼎   (白)     别杀,别杀看我。

董金莲  (白)     你又太快啦。

周鼎   (白)     快又快啦,慢又慢啦。

董金莲  (白)     你看着刀离脖子,有个二三寸。你一拉就好。

周鼎   (白)     知道啦。

董金莲  (西皮摇板)  宝剑一举人头下,

周鼎   (白)     二三寸,这还差多着啦。

董金莲  (白)     老周,你倒是拉呀。

周鼎   (白)     姑娘,你倒是杀呀。

董金莲  (白)     你不拉,叫我们怎么杀呀?

周鼎   (白)     姑娘,你不杀,叫我们怎么拉呀?

董金莲  (白)     你是成心。我先杀了你罢。

周鼎   (白)     姑娘,他不怕杀,他就怕么二三小鞭子。

董金莲  (白)     好,快办来。

(周鼎吊尉迟宝林。)

尉迟宝林 (白)     你怎么把我吊起来?

周鼎   (白)     我还要唱起来。

     (西皮原板)  叫一声小将太欺情,

             细听老夫把话论:

             手执着皮鞭朝下打,

             一霎时管叫你命归阴。

尉迟宝林 (西皮摇板)  身入虎穴难逃奔,

             活活难坏了尉迟宝林。

周鼎   (白)     姑娘,我把他打死啦。

董金莲  (白)     我杀了你。

周鼎   (白)     两头全死啦,中间可喘气吶,你猜他是谁呀?

董金莲  (白)     他是谁。

周鼎   (白)     他叫尉迟宝林,他是敬德的儿子。

董金莲  (白)     敬德是他什么人呐?

周鼎   (白)     他是敬德的儿子。

董金莲  (白)     我知道,到底敬德是他的什么人?

周鼎   (白)     姑娘,要占我的便宜吧?

董金莲  (白)     我不占你的便宜。

周鼎   (白)     敬德是他的爹。

董金莲  (白)     咳,我对得住你吧?

周鼎   (白)     好,真靡有答应。

董金莲  (白)     我可是咽啦。

周鼎   (白)     更结实。

董金莲  (白)     既是尉迟小将军,待我将他解下竿来。

周鼎   (白)     不用解。我一念咒,就下来了。

             急令勅。

(尉迟宝林下吊。)

董金莲  (白)     后堂排宴,与将军接风。

(董金莲、尉迟宝林、周鼎同下。)
(完)


浏览次数:856 ┊ 字数:3486 ┊ 最后更新:2015年06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