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度白俭》(一名:《善宝庄》;一名:《接骨换筋》)

主要角色
白俭:老生
庄子:末
张聪:小生

情节
庄周修成仙后,作逍遥之游。行经旷野,见一死人躯壳,五脏六腑已被豺狼食尽。庄子施展法术,拘一黄狗,将肚腹剖开,取出脏腑,纳诸死人躯壳之中,压以符禄,另取泥块捏成脏腑,与黄狗敷设停当,用以咒语,而人狗均得复活。原此尸身,系直隶大名府北乡人姓张名聪,往威县收帐回家,至半途,被盗杀死,劫夺者既已再生,不知感激,反诬庄子为盗,向之索回财物,其地适在南乐县境,扭至县官白俭处控告,白俭盘问再三,不能明其真相,张聪竟重矢口不移,指实庄子,且请求用刑,庄子怒斥之,挥以阴阳扇,张聪即倒地,顷刻间仅剩一堆骸骨。白俭因而悟道,愿拜庄子为师,缴印弃官,负笈从游焉,后亦得仙籍。

注释
枥老编考至此,恍然于张聪之复活为人,虽属本来面目,而固有之天真早已消灭,易禽兽之脏腑,宜有禽兽之心思,固无足怪,独不解于今世之人,视财若命,以怨报德,以恩纳仇。与张聪可作平等观者,比比皆是所具脏腑,亦为庄子费了一番手脚,更换殆尽,遂丧失其良知良能。剧本中演说酒、色、财、气四字,淋漓酣畅,点醒大智若愚。所为振聩发聋,有功于世道人心者不少。是剧两生均系正角,沪上名艺员,前程长庚演过,则串白俭。后剧刘鸿生演过,则串庄子,盖白俭做工多,庄子白口多,亦各就所长而演耳。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9.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白俭同上。)

白俭   (引子)    身受皇恩,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山上青松山下花,青松罩定涧中花。待等八月秋风起,只见青松不见花。

     (白)     下官,白俭。官居南乐县正堂。自到任以来,官清民顺,四方安靖。今当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左右,将放告牌抬出。

二衙役  (同白)    是。

(二衙役同抬牌。张聪、庄子同上。)
张聪、

庄子   (同白)    冤枉!

二衙役  (同白)    启太爷:外面有人喊冤。

白俭   (白)     带进来。

张聪   (白)     叩见太爷。

(张聪跪。)

庄子   (白)     参见大檀越。

白俭   (白)     来,与那一道家看座。

庄子   (白)     谢座。

张聪   (白)     我不告了。

白俭   (白)     为何不告了。

张聪   (白)     原告跪在此地,被告上坐,我这官司岂不是输了?

庄子   (白)     想我出家人,本有座位。

白俭   (白)     是啊,他出家人本有座位。但不知你所告何事?你叫什么?

张聪   (白)     小人名叫张聪,字骷髅,北乡人氏。是我去到威县要帐回来,身带银钱包裹,行至松林之内,偶尔困倦,打睡一时,不想被这道人,将我的银钱包裹窃去,故尔前来投告,望太爷作主。

白俭   (白)     那一道家,你为何窃取他的包裹?

庄子   (白)     我乃出家之人,两手空空,何曾见他的包裹呀!

张聪   (白)     启太爷,他们出家之人,惯会妖术邪法,将小人的包裹隐藏起来,也是有的。

白俭   (白)     是呀,你们出家之人,惯会邪术,隐藏他的包裹也是有的。

庄子   (白)     若论邪术,贫道却也略知一二。

白俭   (白)     来,将他座位撤去。

庄子   (白)     为何撤去座位?

白俭   (白)     本县好意与你讲话,你为何口出大言?

庄子   (白)     非是贫道口出大言,纵然会用邪术,定要到那大户人家偷盗,金银财帛任我搬取,又何必劫他行路单人?

张聪   (白)     太爷休听他胡言,不动大刑,谅他不招认。

庄子   (白)     张聪,我把你这畜生呀!

     (二黄原板)  小张聪生来命运低,

             一心要穿锦绣衣。

             绫罗缎匹任你取,

             一心又想美貌妻。

             二八佳人陪伴你,

             你一心又想作官职。

             七品郎官你作起,

             小官又怕大官欺。

             当朝太宰封了你,

             你一心又想作皇帝。

             万里江山让与你,

             你一心又想上天梯。

             上天梯儿高搭起,

             一心又想作玉帝。

             金童玉女服侍你,

             你岂不怕那五雷殛。

             阴阳宝扇扇化了你,

白俭   (二黄摇板)  又只见白骨满堂飞。

             想必是冤家作了对,

             吓得我三魂七魄飞。

     (白)     为何一时他化做白骨一堆?

庄子   (白)     也是他命该如此,他前生欠下强盗银钱,今生才被强盗把他财帛夺去,将他杀害,是我救了他的性命,他贪心不足,恩将仇报,以至如此,就请大檀越用棺木一口,将他尸骨装敛,埋在西门以外,大路傍边,立一碑碣,上写张聪之墓,日后也好叫他家中人搬取。

白俭   (白)     来,照法办来。

(二衙役同抬尸骨。)

白俭   (白)     他既然应死,你为何将他带在本县堂上?

庄子   (白)     带他前来,无非是化你一口棺木。

白俭   (白)     你竟自化到我堂上来了么?

庄子   (念)     不化东,不化西,单化一只白公鸡。红头黑尾黄肚皮,连毛秤来二斤一。

             一口吞腹内,还在腹中不住啼。归来归来,三人同穿一只鞋。

             莫说鞋儿小,三人同穿穿不了。

             丢了好,丢了好,丢了你的烦恼少,不丢你就少烦恼。

             舍了罢,舍了罢,舍了你的造化大,不舍你的大造化。

白俭   (白)     哦!

     (二黄摇板)  他那里言和语我全然不晓,

             参禅妙语甚蹊跷。

             走上前来施礼到,

             望祈仙师说根苗。

     (白)     弟子要求仙师将道法传授一二。

庄子   (念)     道法高,道法高,妖魔鬼怪望风逃。为人去了七情欲,方能不被火来烧。

白俭   (白)     仙师此去,弟子要送你一程。

庄子   (念)     我本飘飘一地仙,终日云游在外边。行踪缥渺终无定,见我一面难上难。

白俭   (白)     但不知仙师住在何处?改日也好登门叩访。

庄子   (白)     贫道住在铁冠山,铁冠洞内。

白俭   (白)     但不知此山究在何处?

庄子   (念)     酒酒酒,一杯就醉饮百斗。一醉睡到千百年,醒来还要饮一口。

             色色色,美貌佳人惯惹祸。红粉依旧是骷髅,色即是空空即色。

             财财财,金银珍宝列满台。好行善事积阴德,明去还能暗里来。

             气气气,忧愁愤怒皆无益。听天由命不妄求,死后焉能游地狱。

             山山山,山在虚无缥缈间。酒色财气人能解,便是人间一老仙。

     (白)     你三番两次,好叫我不耐烦。吾去也!

(庄子下。)

白俭   (白)     仙师不见。现有柬帖一个,待我看来。

     (念)     火火火,风火二字实难躲,我今若要说与你,又有何人说与我。

     (白)     呵哈哈呀!仙师言语十分深奥。

             来!

(院子暗上。)

院子   (白)     有。

白俭   (白)     现有印信一颗交付与你,你老爷出衙另有公干。改衣更换。

(白俭换衣。)

白俭   (白)     看仙师去之不远,待我赶上前去便了。

     (二黄摇板)  他说的言和语十分奥妙,

             我心中好一似冷水来浇。

             七品郎官不要了,

             一心要想入山高。

             弃却红尘免烦恼,

众衙役  (同白)    太爷敢是疯了?

白俭   (二黄摇板)  两旁衙役闹吵吵。

             夺过了大板将尔来打,

(白俭打,众人同下。)

【第二场】

(庄子上。)

庄子   (念)     劝人要行善,行善成佛到西天。劝人莫行恶,行恶难逃奈河边。

             为人在世上,凡事忍为先。村中有一汉,性情甚强悍。

             专恃血气勇,每每起争端。一言就翻脸,把人打伤残。

             四邻地保到,拉去到当官。先打四十板,然后收在监。

             每日受困苦,每夜受熬煎。老母去探监,相见泪不干。

             妻子去送饭,禁卒把他拦。三餐不得饭,夜夜不得眠。

             终日盼大赦,皇恩赦出监。一家见了面,痛哭了一番。

             当日若能忍,焉有此祸端。凡事皆须忍,忍即免了难。

             一忍少苦恼,二忍少愁烦。任凭人笑骂,唾面要自干。

             诸事皆忍耐,便是一神仙。

     (二黄原板)  劝世人行善事皆要学好,

             这忍耐两个字最为高。

             叹人生到百年终有老,

白俭   (内白)    师傅慢走!弟子赶来了。

庄子   (二黄摇板)  万事皆空,一笔勾消。

(白俭上。)

白俭   (二黄摇板)  急急走来急急跑,

             又只见师傅坐土壕。

     (白)     参见师傅。

庄子   (白)     你来赶来作甚?

白俭   (白)     弟子要求师傅收留,入山修道。

庄子   (白)     你要入山修道,你可舍得红尘世界?

白俭   (白)     舍得。

庄子   (白)     可舍得妻子家属?

白俭   (白)     舍得。

庄子   (白)     你要拜我为师,须要受我之戒。

白俭   (白)     弟子情愿受戒。

庄子   (白)     来来来,这里有包裹行囊,你替为师背在身上。与我头前引路。

白俭   (白)     出家人还有这样苦楚么?

庄子   (白)     这苦还在后头呢。

     (二黄原板)  我这里吹法气把红光来罩,

             划一座深坑独木朽桥。

             回头来再把那白俭叫,

             到前面探看路一条。

白俭   (白)     遵命。

     (二黄原板)  适才间红日当头照,

             一瞬时黑暗里看不清分毫。

             拨开了荒草忙把路找,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万丈深坑一朽桥。

     (白)     启师傅,前面均是万丈深坑,只有一独木朽桥。

庄子   (白)     既然有桥,你站在桥上,看看可能行走过去?

白俭   (白)     看那木桥已朽坏多年,只怕就是禽兽雀鸟,也难走过。

庄子   (白)     为师叫你前去,你只管看来。

白俭   (白)     哦。

     (二黄摇板)  先前令我把路找,

             如今又叫我踏朽桥。

             将足搭在桥梁上,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跌将下去我的命难逃。

             回头便把师傅叫,

             这出家不如作官高。

     (白)     启师傅,弟子不愿出家,仍要回去作官去了。

庄子   (白)     你即不愿出家,你就与我走,与我去。

(两冲。虎形上,扑白俭,白俭跌僵尸,虎形下。)

白俭   (二黄导板)  一霎时吓得我三魂飘散,

     (唱)     又只见师傅在面前。

     (白)     适才弟子遇见一只猛虎,将我吞吃腹内,为何弟子还在此地?

庄子   (白)     白俭,你的凡身已经脱去。现时已登仙界了。

白俭   (白)     弟子已登仙界,可能腾云驾雾?

庄子   (白)     现有芒鞋一只,你且穿上,自能飞升起来,随同为师共登仙界去者。

(庄子、白俭同下。)
(完)


浏览次数:5981 ┊ 字数:378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