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淮安府》(一名:《拿蔡天化》;一名:《双盗印》;一名:《北极观》)

主要角色
贺仁杰:武生
蔡天化:净
黄天霸:武生
李兴儿:丑

情节
大盗蔡天化,诨名赛罡风,系飞来禅师首徒,武艺超群,且有一种惊人绝艺,其运用神功,刀枪可以不入。因性喜采花,不守空门戒,为禅师所逐。遂随处作恶,妇女被害者,指不胜屈。及至淮安,盗施公印信,匿居北极观。施公命黄天霸等众英雄,切实缉访。蔡党李兴儿,私报消息。贺仁杰跟踪至北极观,探明印信所藏之处,暗地盗回,通知黄天霸、关泰、金大力诸人,并力将蔡天化拿获。

注释
按《施公案》第五集中,施公在漕运总督任,摩天岭于成龙盗去印信,藏在凌虚楼,由贺仁杰用计盗回。第六集中,蔡天化方始出现。黄天霸、关泰等至天齐庙会拿,均为蔡天化所败。后在安东县打擂台,施公聘请万君兆,协同捉获。剧本以两人并为一人,两事合为一事,编排者任意拉杂,且改天齐庙为北极观,毫无取意。为演剧时长拳短打,刀枪剑戟,无不具备,来往追杀,犹如五花八门,目不暇接,诚武剧中之大观也。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蔡天化上。)

蔡天化  (引子)    身入空门,习拳棒,不念经文。

     (念)     自幼出家入空门,禅堂不喜念经文。闲来无事习枪棒,闷来山后听鸟鸣。

     (白)     咱家,蔡天化,道号悟清。自幼出家,身居绿林,结交天下英雄好汉。今在这淮安府大树林北极观内,修真养性,倒也逍遥自在。知因赃官施不全,每每伤害绿林,是某于本月十九日,夤夜暗入察院,将他的印信盗来,藏在玄天大帝兜裆之内。看他有官无印,不久就要离任了。正是:

     (念)     暗地撒下青丝网,哪怪鱼儿不上钩。

(蔡天化下。)

【第二场】

贺仁杰  (内白)    吓哈!

(贺仁杰上,起霸。)

贺仁杰  (念)     自幼生来胆气豪,爱惜棍棒和枪刀。飞檐走壁武艺好,一心报效在皇朝。

     (白)     俺,贺仁杰。奉了母亲之命,投奔施大人台前,出力报效。只因十九日夜晚,有大胆的贼寇,私入察院,盗去大人的印信。是俺私自出衙,访印信下落。趁此月暗星稀,不免走走也。

     (斗鹌鹑牌)  英雄侠义气轩昂,

             遇不平定逞刚强。

             恨恶霸胆大猖狂,

             入公衙暗进庙堂。

             盗国宝远走高飏,

             我只得设计寻访。

(贺仁杰下。)

【第三场】

(李兴儿上。)

李兴儿  (白)     在下李兴儿便是。今奉主母之命,去到大树林北极观蔡老师父那里送信。就此走走。

(李兴儿下。贺仁杰上。)

贺仁杰  (白)     且住。看前面有一人,急走如飞,定不是好人,待我赶上前去。

     (斗鹌鹑牌)  我这里急走慌忙,

             哪怕他飞至天上。

(贺仁杰下。)

【第四场】

(李兴儿上。)

李兴儿  (白)     来此已是,待我上前叫门。

             里面哪位师父在?

(小道士上。)

小道士  (白)     原来是李管家,到此何事?

李兴儿  (白)     我奉了我家主母之命,要见老师父,有要紧的话说。

小道士  (白)     候着。

             有请师父。

(蔡天化上。)

蔡天化  (白)     何事?

小道士  (白)     李管家求见。

蔡天化  (白)     唤他进来。

小道士  (白)     我师父叫你哪。

李兴儿  (白)     来了。

(贺仁杰暗上花墙。)

李兴儿  (白)     参见老师父。

蔡天化  (白)     罢了。

李兴儿  (白)     老师父,大事不好了!

蔡天化  (白)     何事惊慌?

李兴儿  (白)     只因我家公子大爷,与你家大徒弟,在小东营,摆下百日擂台。打了九十多天,并无敌手。这一天,忽然来了一个小孩子,上得擂台,三拳两脚,就将你那大徒弟,踢了一个大跟头。众家英雄看事不好,一齐动手。台底下有一群看热闹的,说道:“唉,你们擅动官兵,犹如造反,我等俱是总漕标下,参将、副将、游击、都司、守备老爷们。”他等上得擂台,捆的捆,绑的绑,一齐就拿进城去了。那赃官施不全,即刻升堂。问到你家大徒弟在哪里出家。你家大徒弟言道:在大树林北极观,蔡老师父你老这里出家。那赃官言道:“这就不错啦,本月十九日夜晚,丢了一宗宝贝。”可并没有推出是什么东西来,一口就赖在你家大徒弟身上,夹了一夹棍,夹了个活来死去,死去活来。你家大徒弟,也真于你做脸,并没有一点裂纹裂缝。是我家主母放心不下,叫我连夜来与你送信。我想这件事情,老师父你老得那个主意才好哪。

蔡天化  (白)     你等哪里知道:是我本月十九日夜晚,私入公衙,盗了赃官的印信。那赃官有官无印,他不久也要离任了。

李兴儿  (白)     既然如此,老师父,你老把这印信,要收好了才是。

蔡天化  (白)     无妨。此物吾藏在玄天大帝兜裆之内,就是孔明复生,也难知晓。李管家,随吾后面用饭,再去回复你家主母便了。

(蔡天化、李兴儿、小道士同下。贺仁杰下花墙。)

贺仁杰  (白)     哎呀好呀,听他之言,此乃是天助俺成功也!

(贺仁杰盗印。)

贺仁杰  (白)     且喜印信到手,待我到大树林内,等候众家叔父便了。

(贺仁杰下。)

【第五场】

(黄天霸、关泰、李堃、朱光祖、金大力同上,出城,同转场,下。)

【第六场】

(蔡天化上。)

蔡天化  (白)     呀,天明了。

     (菩萨蛮牌)  玉漏初残露光寒,

             村鸡高唱烧烟漫。

             来至在大雄宝殿,

             手推门参拜玄天,

             印信不见为哪般?

     (白)     徒弟们走上!

(众徒弟同上。)

众人   (同白)    师父何事惊慌?

蔡天化  (白)     印信不见,被何人盗去?

(众人同看。)

蔡天化  (白)     原来从天窗内而。印信既被他人盗去,必有人前来见我。大家一同用了斋饭,等候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黄天霸、关泰、李堃、朱光祖、金大力同上,贺仁杰上。)

贺仁杰  (白)     参见众位叔父。

黄天霸  (白)     印信之事如何?

贺仁杰  (白)     印信已被小侄盗来,叔父请看。

黄天霸  (白)     好。一同带路前往。

(众人同走圆场。)

贺仁杰  (白)     哎,蔡天化可在里面?

(蔡天化、众徒弟同上。)

蔡天化  (白)     徒弟们打座!

(蔡天化上台。)

黄天霸  (白)     哎,月台之上,坐的敢是蔡天化?

蔡天化  (白)     你祖师号悟清。

黄天霸  (白)     蔡天化,你私盗皇家国宝,该当何罪?今特带领人来,与尔要印。

蔡天化  (白)     住了!印信既被你等盗回,休得在你祖师爷跟前卖弄。

贺仁杰  (白)     蔡天化,前番盗印,不足为奇,二次被你少爷盗回,方显手段。

蔡天化  (白)     呀,小小年纪,口出朗言大话,通尔的名来!

贺仁杰  (白)     你少爷住江南金华县四霸天贺天保之子贺仁杰!

蔡天化  (白)     晚生下辈,何足道哉。那一个红脸的呢?

关泰   (白)     你老爷,家住山西蒲州府,漕标参将,姓关名泰,字小西!

蔡天化  (白)     无名之辈,也不在你祖师爷的心上,闪开!那一白面,他是何人?

黄天霸  (白)     你且听了!你老爷家住江南绍兴府金华县,飞镖黄三泰之子,四霸天赛罗成黄天霸!

蔡天化  (白)     呵,呀呀呀呀!

黄天霸  (白)     看镖!

蔡天化  (白)     久闻你黄家金镖厉害,每每伤害绿林,今日一见也是平常。

             众徒弟一齐动手!

(蔡天化下高台,亮相,起打。贺仁杰使流星打蔡天化,蔡天化下,众徒弟同下。众人同追下。蔡天化上。)

蔡天化  (白)     且住。那一娃娃,手中不知使的什么兵刃,耀人二目,打了我这啦!

             众徒弟走上。

(众徒弟同上。黄天霸、关泰、李堃、朱光祖、金大力、贺仁杰同上,开打,打连环。金大力擒蔡天化。)

蔡天化  (白)     无量寿佛。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357 ┊ 字数:2941 ┊ 最后更新:2003年08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