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秦淮河》(一名:《大嫖院》;一名:《贪欢报》)

主要角色
安道全:小生
张顺:净
李湘兰:花旦
鸨儿:彩旦
忘八:丑
张旺:丑

情节
梁山泊盗首宋江,率众攻打大名府,背上患大疮,势极危重,退回山寨,浪里白条张顺,举荐建康府(即今之金陵)名医安道全,有妙手回春之术,命张顺星夜前往,敦请到山。行至江边唤渡,遇截江鬼张旺,诱进船舱,劫去盘缠行李,张凫水逃得性命。赶入建康,知安道全匿一妓女李湘兰(《水浒》作李巧儿)。寻至妓院中,说明敦请之故,安道全口虽允许,而身则耽于温柔乡里,依依不舍,任凭催促,置若罔闻。适值张旺得了横财,特来与李妓寻欢,被张顺瞧见,将李妓及鸨母、龟奴尽行杀死,蘸血大书墙上,“杀人者安道全也”七字,有意使安道全看明,安道全恐祸及,遂同上梁山。

注释
是剧描摹妓女、鸨母、龟奴等,势利情态,惟妙惟肖,床头金尽,受种种之欺负糟蹋,不堪言状,溷迹花丛,耽于逸乐者,当亦知所警醒。演剧之有益于社会,今而后益信。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万毅多多


相关剧本
《秦淮河》(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六集:李燕生、王介林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安道全上。)

安道全  (引子)    贪恋裙钗,花费了,许多金银。

     (白)     在下安道全,镇江人氏,只因此地青楼,有一美妓,名叫李湘兰,生得天姿国色,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是我来在院中,花了许多银钱,又将衣物质尽,那鸨儿每以白眼相加,少时她到来,难免又是一场恶气。

(李湘兰上。)

安道全  (白)     哦,小姐来了。

李湘兰  (白)     我说你看人家各院之中,猜拳行令,吹弹歌唱,何等的热闹。单单咱们这院内,冰清冷皂。连我们这儿的灶王爷,也是垂头丧气,连一点精神都没有。

安道全  (白)     想是那灶王爷,受了风寒,待我与他开上一个药方儿,只要天门冬三钱,麦门冬三钱,防风二钱,连翘二钱,甘草一钱,生姜三片,煎成一大杯,与他吃了,盖上一床厚厚的棉被,出上一身透汗,也就好了。

李湘兰  (白)     我们灶王爷,不会吃药,哪里有这么许多的药吓。

安道全  (白)     我这里,丸散膏丹,件件俱全。

李湘兰  (白)     什么又丸散膏丹啦。

安道全  (白)     灵宝如意丹,人马平安散,十香暖脐膏,还有一顶抱龙丸。

李湘兰  (白)     你也不必报这药名,我说你是有元宝银锭儿,还是方槽,你拿出来换换,咱们这儿也热闹热闹。

安道全  (白)     我想银锭,早随着黄表纸码烧了,这方槽吓,我连马槽也没有。

李湘兰  (白)     再不然,要有洋钱票子,也可以。

安道全  (白)     洋钱票子我没有,当票子,倒有几张。

李湘兰  (白)     你这样是个穷魔,一会我妈来了,我看你怎么办!

(鸨儿上。)

鸨儿   (白)     吓哈!

李湘兰  (白)     我说来了不是。

鸨儿   (念)     勾栏勾栏,必须银钱。若无银钱,何必眷恋。

安道全  (念)     勾栏眷恋,本是爱怜。若要银钱,待等来年。

鸨儿   (白)     我说安老大。

安道全  (白)     你大爷,无有银钱,又成了安老大了。

鸨儿   (白)     我叫你安老大,还是抬举你呐。你要是有什么打算,快快想法子,弄几个钱来,你打听打听,天底下舍什么的都有,没有舍这个的。

安道全  (白)     你要钱,我是没有,你要命,拿去。

鸨儿   (白)     我说你简直的耍无赖子。我告诉你说,你今有钱便罢,如若无有,你就是小孩子拉屎——你与我挪个窝罢。

安道全  (白)     你这是要叫我走吓,这却不难,你大爷进院的时节,带来多少银钱,均花在此处,今要叫你安大爷走,你将银钱把还与我,我即刻就走。

鸨儿   (白)     好吓,他倒有了理啦。

李湘兰  (白)     妈呀,他既是叫咱们还他的钱,你叫他还得赔咱们的东西罢。

鸨儿   (白)     是吓,我说你进院的时候,我们这孩子,准是呱呱叫,元封陈绍,打一探子,准是苦头儿的,打从你到了这儿,你出来,进去,进去,出来,把门槛子都磨易了,你今个就与我修理门面罢。

安道全  (白)     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我还是没有钱。

鸨儿   (白)     我看今个同你说好的,也是不行,我说老二这来。

(忘八上。)

忘八   (念)     自幼生来命运差,好吃好喝打哈哈。好乐好嫖又好耍,只落得当了老王八。

     (白)     什么事吓?

鸨儿   (白)     你把这个卖零碎绸子的,与我克出去。

忘八   (白)     交给我啦。

             我说朋友,出去罢。

安道全  (白)     你是个什么东西呀。

忘八   (白)     我是长三,幺二,野鸡,堂子,总葫芦库。这么一个王八。

安道全  (白)     你原来是个乌龟,我将你这脊背剥开,要熬龟背脚鱼膏。

忘八   (白)     你别骂人,我今个就是要揍你。

安道全  (白)     你这个王八肏的,竟敢打我。

李湘兰  (白)     我说老二吓,你不看别人,你还不看你妹子嘛。

忘八   (白)     我今个,我要是不看我妹子,我定肏你妹子。

(忘八下。)

李湘兰  (白)     我说你真就一点打算都没有嘛?

安道全  (白)     前次我与王大人的老太太看病,他言道病体痊愈,要谢银一千两,如若送来,我全数奉上。

李湘兰  (白)     妈呀,他说他有一千两银子的指望,不久就送来啦。

鸨儿   (白)     我说安大爷呀,你能真真不识玩,我说了两句玩笑话,你看你的脸都红啦。你请坐,我叫他们打酒去。

张顺   (内白)    吓哈!

(张顺上。)

张顺   (念)     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白)     来此已是。

(张顺喊。)

张顺   (白)     有人么?走一个出来!

鸨儿   (白)     我看看是谁呀。

             嗳,敢则是一个花鸡蛋吓。你是找谁的呀?

张顺   (白)     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安道全的,安先生。

鸨儿   (白)     有有有。

             安大爷,有人问你,多半是送银子来啦。

安道全  (白)     待我看来。

张顺   (白)     安先生。

安道全  (白)     不相认吓。

鸨儿   (白)     你再细看看。

张顺   (白)     安先生。

安道全  (白)     我还是不认识。

张顺   (白)     先生吓!

     (西皮摇板)  曾记得家母身有恙,

             曾请先生开药方。

安道全  (白)     我仍然不认识。

鸨儿   (白)     看这光景,必是骗钱的,你们回去等我打发他。

             我说朋友,你要是短钱花,好说好讲,别玩这个把戏。

张顺   (白)     呸,放你娘的屁,招打!

(张顺打。)

鸨儿   (白)     捞毛的一齐动手。

(鸨儿、安道全、李湘兰同下。众捞毛同上,开打,众捞毛同下。鸨儿上,张顺打。安道全、李湘兰同上。)

安道全  (白)     到底你是何人?

张顺   (白)     在下浪里白条张顺。

安道全  (白)     认识了。

鸨儿   (白)     先说不认识,到如今打了稀鸡巴脑儿烂,你又认识了?

安道全  (白)     张大哥到此何事。

张顺   (白)     只因我大哥宋江,身患搭背,特请先生医治。

安道全  (白)     原来如此,小弟尚有小事未了,暂歇几日,一同前往。

(安道全、李湘兰同下。)

鸨儿   (白)     我说你同我这来罢。

张顺   (白)     你是个卖什么的。

鸨儿   (白)     我们是卖扁食的。

张顺   (白)     好,弄一碗尝尝。

(张顺、鸨儿同下。)

【第二场】

(张旺上。)

张旺   (白)     这个人,要是发了财,运气来了,城墙也挡不住。我刚一掀台帘子,打鼓的就是一个撕鞭,八喇啦搭仓,就给我寸一下子。正是:

     (念)     人不发横财不富,马不吃夜料不肥。

     (白)     在下劫江鬼张旺,乘船为业,前一天来了一个客人,叫我渡他过江,我看他包裹内,金银甚多,是我起了不良之意,同我伙计陈四商议,用药酒将他灌醉,推到江中把他金银得了,因为与陈四分赃不公,我把他也揍啦,这金银我全得啦,故此买些衣裳,吃吃喝喝,这银子花不完,烧做得我五鸡子六兽,实实难受,我想到窑子里逛逛,这钱可就花得快了,又不知道窑子,在哪儿,向人家打听,人家说你看见晚上,挂铁丝大灯笼,我可就进去啦,里头有个上岁数的老掌柜的,一招呼我,我说我有点色,他说是,你是生麝,还是熟麝。我说我是人色,要玩人,他就反了脸,把我骂出来啦。我又向人一打听,人家说,你走错了道儿啦。那是同仁堂药店,我又重新细细一问,人说这秦淮河下,有一出名妓女,名叫李湘兰,我倒要去看看,哈哈,到啦。

(鸨儿上。)

鸨儿   (白)     我说你能来啦?你怎么老不来呀?

张旺   (白)     你这么热伙,你认识我是谁呀?我姓什么?

鸨儿   (白)     你姓赵。

张旺   (白)     我不照。

鸨儿   (白)     你姓孙。

张旺   (白)     我不姓孙。

鸨儿   (白)     你姓这个。

张旺   (白)     你不必猜啦,我姓张。

鸨儿   (白)     不错,张二爷。

张旺   (白)     我就是哥儿一个。

鸨儿   (白)     张大爷,请里头坐。

张旺   (白)     姑娘们儿来见客来。

(四姑娘同上。)

张旺   (白)     好好,摆酒,坐下,坐下,我说你们哪一位叫李湘兰呐。

四姑娘  (同白)    你妈叫李湘兰,八蛋肏的!

(四姑娘同下。)

张旺   (白)     老鸨子。

鸨儿   (白)     大爷,什么事?

张旺   (白)     你们真欺生,一声不言语,开口就骂人,是什么道理?

鸨儿   (白)     你必是说力巴话啦。

张旺   (白)     我问你们谁叫李湘兰,她们就骂起来啦。

鸨儿   (白)     怪不得,她们专忌讳这个,李湘兰到在这儿,她有包家,不能见客。

张旺   (白)     常言道得好,识大买钱二,天牌压地牌,大道旁的驴,谁爱骑谁骑,大爷有钱,一定要看看。

鸨儿   (白)     待我去看看,碰你的造化。

(鸨儿下。鸨儿、李湘兰同上。)

鸨儿   (白)     你的运气真不错,可巧包家睡着啦。

(张旺看。)

张旺   (唱)     老娘亲请上受儿拜,

     (白)     好好,坐下,我看她,简直的,同我母亲一样。

             来,猜拳,猜拳,八仙呀,五奎,我输啦,我喝,十全呀,四季呀,我输啦,我喝。

(安道全上,看李湘兰,李湘兰起身,下。安道全翻桌。)

张旺   (白)     我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谁有钱,谁就是大爷,你这算是哪一回?

安道全  (白)     我把你这个狗才,安大爷的人,岂能陪你!

张旺   (白)     你别不要脸。

安道全  (白)     我打你这个狗才。

张旺   (白)     你动打动打,你可不行。

(安道全唤张顺。张顺上。)

安道全  (白)     张兄,你替我,打这个王八肏的!

(张顺打,张旺下,张顺追下。张旺上。)

张旺   (白)     老鸨子,快来。

鸨儿   (白)     什么事?

张旺   (白)     你们这儿,怎么弄这么个大花脸,打我小花脸,你快叫人打他,有我呐。

(鸨儿喊。众捞毛同上,起打,张顺持刀上,杀,下。安道全抱李湘兰同上,转场,同下。张顺上。)

张顺   (白)     且住,你看安道全,迷住妓女,恋恋不舍,如何是好?有了,待我在壁上题写几字。

(张顺下。安道全、李湘兰同上。张顺杀李湘兰。)

张顺   (白)     安道全,你杀了人,还不快快逃生,等待何时?

安道全  (白)     我何曾杀了人?

张顺   (白)     你随我来。

(张顺拉安道全同转场。)

张顺   (白)     你来看,墙上分明写的,“杀人者安道全”。

安道全  (白)     不好了!

张顺   (白)     快快随我,同上梁山便了。

(张顺、安道全同下。)
(完)


浏览次数:5974 ┊ 字数:4224 ┊ 最后更新:2005年02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