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浔阳楼》(一名:《闹江州》)

主要角色
宋江:老生
戴宗:副净
二差役:丑

情节
宋江发配在江州,结识戴宗、张顺、李逵等;虽为军犯,亦可以优游岁月。一日,寻访三友不遇,独自一人至浔阳楼,饮酒遣兴。醉后在粉壁间任意涂鸦,被无为军通判黄文炳瞧见,指为反诗,抄呈太守蔡得章。命戴宗提取宋江,治以叛逆之罪。戴宗至牢营,私将情节备细告知。宋江闻言,惶恐无措。明知罪若成立,关系实为匪细,不特自己身命难保,即父母妻子宗族友朋,必致牵累,再三央求援救。戴宗为之设一装疯之计,希图暂时掩饰。及庭讯时,宋江遂语无伦次。大都所问非所对。问官欲辨真伪,传差役抬粪水一桶安放堂上,试其口鼻有无知觉。宋江无可如何,只得不顾臭秽,饱尝一种“特别滋味”,因此暂且收禁,再行定夺。

注释
枥老编此剧考,不禁莞尔发噱,又喟然兴叹曰:能忍人所不能忍,那是宋江机械变诈之心出人头地处。所以,后为盗中之渠魁,横行河朔一带也。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9.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宋江上。)

宋江   (西皮原板)  昨日里在江楼把酒饮,

             只吃得醉醺醺转回牢城。

             迈步儿且把小营房进,

             等待了戴贤弟把话来云。

(戴宗上。)

载宗   (念)     忙将衙中事,报与大哥知。

宋江   (白)     呀,贤弟来了。

戴宗   (白)     大哥,大事不好了!

宋江   (白)     何事惊慌?

戴宗   (白)     只因昨日,大哥在浔阳楼上饮酒,酒后在粉壁墙上,曾题反诗一首,被那黄文炳看见,报与州官知道。适才将小弟唤进衙去,叫小弟将大哥拿到州衙,问出口供,就要就地正法!

宋江   (白)     你待怎讲?

戴宗   (白)     就地正法!

(宋江昏厥。)

戴宗   (白)     大哥醒来!

宋江   (西皮导板)  听一言不由人三魂渺渺,

     (白)     贤弟呀!

     (西皮摇板)  吓得我魂灵儿飞上九霄。

             走向前来忙跪倒,

             望贤弟搭救我性命一条。

     (白)     贤弟,你要快快想一妙计,搭救愚兄性命才好!

戴宗   (白)     事到如今,哪有妙计?大哥你快快打扮作一疯汉,混他一时,再作道理。

宋江   (白)     事到如今,只好如此。正是:

     (念)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戴宗   (白)     大哥速速改扮,小弟要少陪了。

宋江   (白)     请便。

(戴宗下。)

宋江   (白)     待我改扮起来。

(宋江下。)

【第二场】

(二差役同上。)

二差役  (同念)    奉了太爷命,捉拿造反人。

差役甲  (白)     伙计,咱们太爷叫拿造反之人,叫什么葱姜?

差役乙  (白)     宋江。

差役甲  (白)     不错,宋江。这宋江,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呀?

(戴宗上。)

戴宗   (白)     你们敢是去拿宋江的么?

二差役  (同白)    正是。

戴宗   (白)     来来来,随我来!

差役甲  (白)     好,正在为难的时候,偏偏遇见戴院长啦,不然我们一辈子也找不着他!

戴宗   (白)     到了。宋江想必正在里面。我少陪了。

二差役  (同白)    请便请便。

差役甲  (白)     待我喊叫一声。

             我说宋江,你出来!

宋江   (内西皮导板) 乔装改扮安排定,

(宋江上。)

宋江   (西皮摇板)  假装疯魔有病人。

             悔不该在江楼来把酒饮,

             无故地题诗句惹下祸根。

差役乙  (白)     宋江,你出来!

宋江   (西皮摇板)  我这里迈步来忙观定,

             却原来是我的结发人。

             叫一声贤妻你来得好,

             你我到房中叙一叙恩情。

差役甲  (白)     你是他的媳妇呀?

差役乙  (白)     你才是他的媳妇哪!

差役甲  (白)     我是他媳妇的爹!

宋江   (西皮摇板)  扭回头来把话论,

             却原来是岳父到我门。

差役乙  (白)     你原来是他的丈人呀!

差役甲  (白)     得啦!别玩笑。我说宋江,太爷传你哪,跟着我们走吧。

宋江   (西皮摇板)  叫岳父与贤妻把路引,

             你我一同见圣君。

(宋江、二差役同下。)

【第三场】

(四青袍、州官同上。)

州官   (念)     奉了太尊令,审问造反人。

(差役甲上。)

差役甲  (白)     启太爷:宋江拿到。

青袍官甲 (白)     带上来!

(差役乙押宋江同上。)

宋江   (西皮摇板)  我大摇大摆往前进,

             上面厢坐的是对头人。

             我撩袍端带上龙庭,

             问我一言我答一声。

州官   (白)     胆大宋江,见了本州为何不跪?

宋江   (白)     你是何等样人,我岂能跪你!

州官   (白)     你在酒楼题了反诗,你要从实招来!

宋江   (白)     想我宋江,乃是天神下界。吾奉玉帝敕旨,带领十万天兵天将,去至京城,扫荡奸臣。我不久就是皇帝了。

     (西皮摇板)  我奉上方玉帝令,

             带领十万鬼神兵。

             除却朝中众奸佞,

             一统山河我坐朝廷。

州官   (白)     看宋江,满口疯话,但不知是真是假。呵哈有了:待我将些尿粪臭秽之物,叫他去用,若是吃,便是真疯;他若不吃,便是装就。

             来!

二差役  (同白)    有!

州官   (白)     将尿粪抬一桶上来。

二差役  (同白)    嗻!

(二差役同下,抬桶同上。)

二差役  (同白)    嘿,好臭好臭!

             粪抬到。

青袍官甲 (白)     宋江,你莫要欺哄本州。堂下有粪水一桶,你去用来。

宋江   (白)     呵哈,哈哈哈!我今到此,你还要费心设宴。好,待我用来。喝喝,我就叨扰了。

     (西皮摇板)  多谢兄台太多情,

             来此还要设席珍。

             众位何妨同来请,

二差役  (同白)    这样的好东西,你请吧,我们没有这个造化。

宋江   (西皮摇板)  他一个一个就不应声。

             看起来你等无福分,

             他不识海味与山珍。

             我这里抓一把就四面洒,

     (白)     有道是“主不请,客不饮”,你请用啊!

     (西皮摇板)  我洒他个满堂乱纷纷!

(宋江向四周泼洒粪水。)

州官   (白)     来!将宋江暂且收禁,待我禀报蔡大老爷,任他发落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933 ┊ 字数:2233 ┊ 最后更新:2005年03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