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老黄请医》

主要角色
刘高手:丑
老黄:丑
女客:旦
男客:老生

《老黄请医》萧长华饰刘高手
《老黄请医》萧长华饰刘高手
情节
昆剧《寻亲记》中有《请医》一出。系一客店主人名老王者,因其店中,有同来之男女二客。其男客忽然抱病不起。老王素知村中有医生名刘高手者,因即前往延请,为之诊治。全剧自请刘始,至诊毕送刘出为止,中间徒以插科打诨,形容三家村中之庸医为主,无甚曲折情节。

注释
此即以昆剧翻成京腔者,故其大概,与《寻亲记》中之《请医》同。两人科白问答,亦以昆剧为蓝本。惟“断去两太阳之箭头”,及“我是外科不是内科”等语,则系从苏滩中穿插而入。按诸昆曲中,此抱病之客,当即周瑞隆。此剧以李百岁为最擅名。其挖苦庸医之处,颇淋漓尽致。惜其京语不能改变,为一缺点。然在京津间,则固无此缺点矣。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品菊斋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老黄上。)

老黄   (念)     高挂一盏灯,住的四方人。

     (白)     我,老黄。就在此地开了座招商客店,买卖倒也茂盛。前几天来了两位客人,一男一女,手里有钱。男的病在这块儿。若是死啦,知道的说是病死的,不知道的说我老黄图财害命啦。我们这儿有一位刘高手,乃是名医,不免请来调治。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到了。

             刘高手先生在家没有?

(刘高手上。)

刘高手  (白)     哎!

     (引子)    唱就唱“托兆”,“金乌坠”,不唱也行。

     (念)     五代名医,

老黄   (白)     错了。

刘高手  (白)     我刚出来就错了?

老黄   (白)     人家都是四代名医,你怎么“五代”哪?

刘高手  (白)     外头传真方卖假药的人多,那是我五代玄孙。

老黄   (白)     是了。

刘高手  (念)     三方人尽知。

老黄   (白)     又错了。

刘高手  (白)     怎么?

老黄   (白)     人家东西南北四方,你怎么“三方”?

刘高手  (白)     我也知道东西南北是四方。北方壬癸水,鞑子的地方,都叫我治死啦,治绝了根了。

老黄   (白)     好。

刘高手  (念)     有人来请我,

老黄   (白)     怎么样?

刘高手  (念)     俱是该死的。

老黄   (白)     有缘的?

刘高手  (白)     有缘的遇不见我。

老黄   (白)     刘先生在家没有?

刘高手  (白)     有人。找哪个?我看看是谁。

(刘高手开门。)

老黄   (白)     刘先生。

刘高手  (白)     我当是谁呢,敢是兄弟你呀。

老黄   (白)     是我。

刘高手  (白)     你可好?

老黄   (白)     好。

刘高手  (白)     家里都好?

老黄   (白)     也好。

刘高手  (白)     你还在那块儿住吗?

老黄   (白)     没搬家。

刘高手  (白)     我昨儿还提你来着。

老黄   (白)     今儿你就见着啦。

刘高手  (白)     真格的,你是谁?

老黄   (白)     问了半天,不认得我是谁。

刘高手  (白)     仿佛在哪块儿……

老黄   (白)     见过?

刘高手  (白)     没有。

老黄   (白)     我来说一声吧:我是开招商店的老黄。

刘高手  (白)     你是招商店的老板老黄?

老黄   (白)     啊。

刘高手  (白)     好王八蛋!

老黄   (白)     你怎么叫应了骂我?

刘高手  (白)     我骂我的眼睛,连你都不认识啦。你做什么来了?

老黄   (白)     我店里头来了二位客人,一男一女。男的病在我这儿啦,请你老给治治去。

刘高手  (白)     多偺去?

老黄   (白)     马上就走。

刘高手  (白)     我吩咐吩咐他们。

             吩咐丁香奴柳寄奴,好好看守麦门冬,别叫木贼子上我的十二重楼,盗去我丹砂袍子,鹿茸帽子,皂角靴子。将我海马拉在素沙滩前,饮些水银。若有人参来寻我,让在官桂堂上坐,倒一杯普洱茶他吃。天晚了,手使红灯白蜡,接我当归。倘若百步去迟,将你们捆在桑皮树上,打你们三千灯草杠子,七千竹叶片子。打得使君子直流,我是半夏也不饶。

老黄   (白)     有我跟着呢。

刘高手  (白)     车前子在后。哎呀,去不了啦!

老黄   (白)     怎么?

刘高手  (白)     没人拿着药包儿。

老黄   (白)     原先谁拿着?

刘高手  (白)     我徒儿。

老黄   (白)     哪儿去啦?

刘高手  (白)     发脾气,打跑啦。

老黄   (白)     没法子,我给你拿着。

刘高手  (白)     对不住,你给我拿着,仿佛我徒儿似的。

老黄   (白)     那谁给你拿着!

刘高手  (白)     老弟老兄噠,哥哥跟你见脸哪。咱们走哪块儿?

老黄   (白)     走箭道。

刘高手  (白)     我不走那块儿。

老黄   (白)     怎么?

刘高手  (白)     我在箭道丢过人。

老黄   (白)     你在箭道丢过什么人?

刘高手  (白)     这天我给人看病回来,路过箭道。正是跑马射箭,弓箭是撒手不由人。箭搭上啦,弓拉开啦,一放手,小孩子且那么一过,了不得啦!且这太阳射进去,且那个太阳出了箭头。小孩子直哭。我且那么过,人家说话:“刘高手,刘先生,你给看看吧!”我说:“不要紧”,借个手锯来。我把这边锯了去,那边锯了去啦,找了两帖太阳膏,贴上小孩好了。

老黄   (白)     两头都锯啦?刘先生,当中还有哪?

刘高手  (白)     怎么当中还有?我比比可不是吗。你不晓得,我是外科,不管内里头的事。不走那块儿。

老黄   (白)     走乱葬岗。

刘高手  (白)     更不走啦!

老黄   (白)     怎么又不走啦?

刘高手  (白)     那天我走那儿过,几个小孩子踢球哪。我年轻时最欢喜踢球,我年老有少心,我说我踢一脚。劲使大了,一踢把球踢到坟窟窿里去了。小孩子直哭,叫我赔球。我说明天给你买。小孩说不行。我拿拐棍试一试,窟窿不深。我拿手给他们,够着啦。一撤手了不得啦!里头冰凉的一只手,攒住我的手,他还说话哪!

老黄   (白)     说什么?

刘高手  (白)     他说:“刘高手刘先生,我活着你拿药汤灌我,死啦还拿丸药打我哪!”

老黄   (白)     那都是你治死的。

刘高手  (白)     可不是么,跟我要命哪。不走那块儿。

老黄   (白)     走粮食市儿。

刘高手  (白)     更不走啦!

老黄   (白)     怎么又不走了?

刘高手  (白)     这天我走粮食市,那儿正卸绿豆。那小孩光着身子,坐在绿豆上撮着玩。没留神,把绿豆撮在小窍里头啦,撒不出来直哭。我起那儿道,说:“刘先生你给他看看吧”。我说:“不要紧”。舀一碗凉水来,里头放的药。我就漱漱口。漱一口,唆一口。水完了,小孩撒出尿来啦。众人说“刘高手刘先生实在高明”,给我挂一块匾。

老黄   (白)     写的是什么?

刘高手  (白)     上联“手到病除”。

老黄   (白)     好。

刘高手  (白)     下联撂了:“唆鸡巴的槐衰夫”。咱们走哪儿呀?

老黄   (白)     你跟着我走吧。到啦。等等,我进去言语声儿。

             先生来啦!

(女客搀男客同上。)

老黄   (白)     先生请到啦。

女客   (白)     有请。

老黄   (白)     里面有请。

刘高手  (白)     哎呀不好!

老黄   (白)     怎么啦?

刘高手  (白)     我的毛病发了!

老黄   (白)     什么病?

刘高手  (白)     贱病,非骂不可。

老黄   (白)     谁敢骂?

刘高手  (白)     你就行么。

老黄   (白)     我把你请来的,我还骂你?

刘高手  (白)     哎呀,救急要紧!

老黄   (白)     老王八!

刘高手  (白)     不行!

老黄   (白)     老王八蛋!

刘高手  (白)     更厉害!

老黄   (白)     老兔子!

刘高手  (白)     哎呀,好啦!

老黄   (白)     怎么我骂你别的都不行,怎么骂你老兔子就好啦哪?

刘高手  (白)     叫你这老兔子骂得我病根儿上啦。

老黄   (白)     好的,骂人不带桩子!进来吧。来,引见引见。

刘高手  (白)     这就是病人哪?我这儿有礼啦,我这儿有礼啦。

(刘高手怒,拿棍打。)

刘高手  (白)     我给你敌了吧!

老黄   (白)     慢着,慢着!怎么啦?

刘高手  (白)     想我若大年纪,老远地来给他看病。我给他行礼,他连理我都不理,多大的架子!

老黄   (白)     哎呦,人家是病人哪!

刘高手  (白)     他是病人?你方才看见啦,我在门口发病,我也不是好人啦!

老黄   (白)     这当儿就不能管你啦!

刘高手  (白)     来,候候脉。脉乃人之根本。

(刘高手候脉。)

刘高手  (白)     莫不是产后经风?

老黄   (白)     不是。

刘高手  (白)     经血不调?

老黄   (白)     更不是啦!

刘高手  (白)     女儿痨?

老黄   (白)     你过来吧!

刘高手  (白)     怎么啦?

老黄   (白)     人家是男人,你怎么说的净是女人的病呀?

刘高手  (白)     怎么说?这块儿还有个男人哪?

老黄   (白)     你还没看见哪?

刘高手  (白)     我瞧见一个女人直眉瞪眼的,我当她有病哪。再来候候。

             脉息浑沉,

     (数板)    脉息浑沉,两手如冰嚇死人。找几个木匠把棺材钉,请几个和尚念经文。快到酆都城,前去收他的魂。

     (白)     人早就死啦。

女客   (哭)     喂呀!

刘高手  (白)     饭桶!哭你都不会。我教给你。

     (哭)     孙子!

女客   (白)     把他给我刻出去!

老黄   (白)     得,刻出来啦。

刘高手  (白)     你还说。我是你请来的,我叫人刻出来,你也不好看哪。你既请我看病,怎么不把病原告诉我呀?

老黄   (白)     你当先生还用人告诉病原哪?

刘高手  (白)     哎呀,如今晚辈郎中尽都是矇事。你把病原告诉我,诊钱不诊钱不要紧,咱们好圆上脸。

老黄   (白)     只因两军阵前,失一亲人,得一佳人,一惊一恐,感胃伤寒。

刘高手  (白)     你早告诉我好不好!你言语声儿,你告他,说会悬丝候脉。

老黄   (白)     先生还会悬丝候脉。

女客   (白)     有请。

老黄   (白)     有请先生。

刘高手  (白)     不用请。你告诉他,少往外刻就好啦。

             老黄,我把候脉东西忘啦,你有带子没有?

老黄   (白)     没有。

刘高手  (白)     就拿我这根杠子好啦。

(刘高手拿杠候脉。)

刘高手  (白)     你道是在两军阵前,失一亲人,得一佳人,乃是一惊一恐,感胃伤寒。

女客   (白)     先生高明。

刘高手  (白)     我高明。

             老黄不告诉我,一辈子也不晓得呀!

女客   (白)     先生给扎扎针吧。

刘高手  (白)     哎呀,这针可不是胡乱扎的。叫人扎过我可不管扎!

女客   (白)     没有扎过。请你这是头一位先生。

刘高手  (白)     没扎过?

女客   (白)     没扎过。

刘高手  (白)     我不相信,我看看吧。

(刘高手看。)

刘高手  (白)     你们还是矇我哪。你们说没扎过针,你瞧他后头多大的针眼!

老黄   (白)     那可不是针眼!

刘高手  (白)     那是什么?

老黄   (白)     那是屁股眼儿。

刘高手  (白)     怎么说?屁股还有眼儿?你有没有呀?

老黄   (白)     你自己也有呀!

刘高手  (白)     我也有?我为什么舍近求远哪。哎呀,我这个比他那个还大一圈。

             劳你驾,我当了一辈子郎中,我才晓得屁股有眼。

(刘高手扎针。)

刘高手  (白)     针针又属阳,又属阴,若叫官人病体好,除非来年打罢春。等明年打春才起针。

女客   (白)     那不涨死了吗?

刘高手  (白)     我先吃饭去。

老黄   (白)     先起过针再吃饭。

(刘高手起针。)

刘高手  (白)     哎呀,毒气不小。你看针都黑啦!

女客   (白)     先生给开个方子吧。

刘高手  (白)     我今天带的药不全。小娘子过来取几味药。

(刘高手摸女客头。)

刘高手  (白)     清丝!

(刘高手摸女客脸。)

刘高手  (白)     浮粉!

(刘高手摸女客鼻。)

刘高手  (白)     素砂!

(刘高手摸女客嘴。)

刘高手  (白)     豆蔻!

(刘高手摸女客左腮。)

刘高手  (白)     萝卜!

(刘高手摸女客右腮。)

刘高手  (白)     水萝卜!

             老黄过来。取几味药。

老黄   (白)     我身上还有药?

刘高手  (白)     你当你是苦山不出药!

(刘高手摸老黄头。)

老黄   (白)     什么?

刘高手  (白)     兔脑丸!

(刘高手摸老黄须。)

老黄   (白)     什么?

刘高手  (白)     兔儿丝!

(刘高手拍老黄背。)

老黄   (白)     什么?

刘高手  (白)     龟板!

(刘高手摸老黄手。)

老黄   (白)     什么?

刘高手  (白)     鸡爪黄连!

(刘高手摸老黄屁股。)

老黄   (白)     什么?

刘高手  (白)     使君子!

             哎呀,年轻人儿搁不住火大,咱们再入柜。仅你们草药不成功,我自己也有药。

(刘高手摸自己须。)

老黄   (白)     有啦兔儿丝啦!

刘高手  (白)     龙须!

(刘高手摸自己手。)

老黄   (白)     有啦鸡爪黄连啦!

刘高手  (白)     佛手!

(刘高手撒尿。)

老黄   (白)     什么?

刘高手  (白)     童便!

             统共煎服,吃啦就好。

(男客吃药,吐。)
老黄、

女客   (同白)    先生这药他吃不服。

刘高手  (白)     叫小娘子吃。

老黄   (白)     哎,人家没病呀!

刘高手  (白)     没病?吃下去就有病!

老黄   (白)     那人家还吃它干什么!

刘高手  (白)     你不晓得。小娘子要吃啦,到晚上一睡觉就串过去啦!

女客   (白)     这里有二十两银子,送给先生的。

(女客、男客同下。)

老黄   (白)     这儿有二十两银子送给先生的。

刘高手  (白)     我谢谢。我走啦。

老黄   (白)     回来回来!

刘高手  (白)     什么事?

老黄   (白)     你瞧我这店里,怎么来了客人,住几天就要生病。这是什么缘故?

刘高手  (白)     哎呀,你们房间不好!

老黄   (白)     怎么,你还会瞧风水哪?

刘高手  (白)     学过。

老黄   (白)     你给我想个法子破破。

刘高手  (白)     待我与你细看看。哎呀,你得罪的是你们家亲!

老黄   (白)     你赶紧想法子才好!

刘高手  (白)     我这儿念咒,你跪得这儿送才行。

老黄   (白)     我说什么?

刘高手  (白)     你说“祖宗你走吧”。

老黄   (白)     祖宗你走吧。

刘高手  (白)     声儿太小!

老黄   (白)     祖宗你走吧。

刘高手  (白)     听不见!

老黄   (白)     祖宗你走吧!

刘高手  (白)     我不走还住得你们这儿?

(刘高手、老黄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430 ┊ 字数:5262 ┊ 最后更新:2003年03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