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玉门关》

主要角色
班超:小生
匈奴王:副净
鄯善王:老生
报子:丑

《玉门关》杨小卿饰班超
《玉门关》杨小卿饰班超
情节
玉门关,去长安三千六百里,或谓古亦称阳关。为边疆要塞,西北门户。史称班定远以三十六人,定西域五十余国。此《玉门关》一剧,即其奉使西域,西出阳关后第一次奏功。考《后汉书·班超传》:明帝永平十六年,奉车都尉宝固,西击匈奴,以超为假司马(司马本官名,假司马者,如后世虚衔或候补之类),与从事郭恂,俱使西域。超至鄯善(国名),鄯善王广,奉超礼敬甚备,后忽疏懈。超谓其官属曰:“宁觉广礼意薄乎?必有北虏使来狐疑,未知所从故也。”乃招侍胡(胡人之为超侍役者),诈之曰:“匈奴使来数日,今安在乎?”侍胡惶恐具服其状。超乃闭侍胡,悉会其吏士三十六人与饮。酒酣,因激之曰:“卿曹与我,俱在绝域,今虏使到才数日,而王广礼敬即废,假令鄯善收吾属送匈奴,骸骨长为豺狼食矣,为之奈何?”官属皆曰:“死生从司马。”超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方今之计,唯有因夜以火攻虏使,虏尽,则鄯善胆破,而事功可成矣。”因与初夜,将吏士往奔虏营。令十人持鼓,藏虏舍后,见火然后鸣鼓大呼,余人持兵弩夹门而伏,超乃顺风纵火,前后鼓噪,虏众大惊乱,悉被斩杀烧死。明日,乃招鄯善王广,以虏使首示之,国人皆震怖。超即晓示抚慰,于是鄯善乃大定。

注释
是剧即演此件事迹,惟中太简略,与班超设计一节,尽抛荒未提及,而加入帐中猛虎出现一事,余则大致略同。剧中以花面饰之匈奴国王达哩呵,即汉书中之北虏使。以生角饰老大王,即鄯善王广是也。此剧本如经名手改编,悉照正史中所记编人,亦未始无三国戏之价值也。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小Q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1.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龙套、四大将同上。班超上。)

班超   (引子)    紫气凌云玉门关,万里封侯取功名。

(吹打。)

班超   (念)     忆昔当年起战场,如今垂念汉高皇。绪成岁战未浆琼,投笔封侯日如朗。

     (白)     本爵定远侯班超,在汉皇驾前为臣。奉主旨意,去往西凉各国催贡。为此带领人马前往。

             众将官。

八龙套、

四大将  (同白)    有。

班超   (白)     人马可齐?

四大将  (同白)    俱已齐备。

班超   (白)     如此带马伺候。

     (西皮导板)  离长安上坐骑暗暗思想,

     (西皮正板)  叹不尽功名事古今贤良。

             在金殿领王命镇守西凉,

             惟愿得西番地复归我皇。

             玉门关观杀得风吹草芒,

             亦似有渔樵人放牛牧羊。

             看将来西番地原非草莽,

             但愿得此一去复归我邦。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番将、匈奴王上。急急风牌。点绛唇牌。)

匈奴王  (白)     某,匈奴国王达里呵,适才探马报道,班超前来催贡。何不乘此机会,以下反上,岂不是好。

             众巴图鲁。

四龙套、

四番将  (同白)    有。

匈奴王  (白)     带马。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同上,同站门。鄯善王上。)

鄯善王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报子上。)

报子   (白)     定远侯驾到。

鄯善王  (白)     有请。

(班超上。报子下。)

鄯善王  (白)     吓。侯爷。

班超   (白)     老大王。

鄯善王  (白)     请坐。

班超   (白)     谢坐。

鄯善王  (白)     不知侯爷驾到,未曾远迎,多有得罪。

班超   (白)     岂敢。末将来的鲁莽,老大王海涵。

鄯善王  (白)     侯爷到此何事?

班超   (白)     奉了汉天子之命,相邀老大王,年年进贡,每岁来朝。

鄯善王  (白)     情愿年年进贡,每岁来朝。请至馆驿。

班超   (白)     告辞了。

             带马。

(班超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匈奴国王驾到。

鄯善王  (白)     有请。

(匈奴王上。报子下。)

匈奴王  (白)     王兄。

鄯善王  (白)     御弟请坐。

匈奴王  (白)     告坐。适才何人到此?

鄯善王  (白)     班侯爷到来,催讨贡俸。

匈奴王  (白)     老大王怎样回答?

鄯善王  (白)     情愿年年进贡,每岁来朝。

匈奴王  (白)     此人现在何处?

鄯善王  (白)     现在馆驿。

匈奴王  (白)     小弟有计在此。

鄯善王  (白)     有何妙计?

匈奴王  (白)     今晚三更时分,将馆驿团团围住,将班超杀死,以免我等数载贡俸。

鄯善王  (白)     此计甚好。御弟前行,孤家大兵,随后接应。

匈奴王  (白)     众将官,抬枪带马。

(众人同下。)

【第四场】

(班超上。四大将同上。)

班超   (西皮二六板) 想高皇坐江山全亏韩信,

             吕太后与萧何害却忠臣。

             斩英布诛彭越三杰丧命,

             已有那张子房告老归林。

             数百年至平帝王莽乱政,

             天不灭汉家后光武中兴。

     (白)     列位将军,桌案现有酒宴,大家畅饮一回。

四大将  (同白)    侯爷请。

班超   (白)     列位将军。

(牌子。)

班超   (白)     呀呀呀。你我安息了吧。

(班超睡。阴锣。虎形上,站班超后。四大将同醒,同看。)

四大将  (同白)    侯爷醒来。

班超   (白)     呀!

     (唱)     耳边厢忽听得有人喧嚷。

(班超醒,看。)

班超   (唱)     又只见众将军站立两旁。

     (白)     列位将军,何事惊慌?

四大将  (同白)    启侯爷:猛虎出现。

(班超看。)

班超   (白)     啊呀,猛虎出现,乃大吉之兆。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呀!

     (唱)     交锋之际加兵将,

             大小儿郎要提防。

             你我暂且把马上,

(四大将同下。)

班超   (白)     惟愿此阵收复西凉。

(班超上马,下。)

【第五场】

(匈奴王上,四番将、四龙套同上。急急风牌。众人过场同下。)

【第六场】

(班超、四大将同上。急急风牌。会阵。四番将、匈奴王同上。)

班超   (白)     马前敢是达里呵?

匈奴王  (白)     然。

班超   (白)     带领人马前来则甚?

匈奴王  (白)     住了。想我西凉各国,哪有贡献与你!特地前来,与你见个高下。

班超   (白)     好反复无常的匹夫,放马过来!

(班超、匈奴王同开打,同下,同上。匈奴王接,四大将同下。班超杀匈奴王下。鄯善王上,跪。)

班超   (白)     老大王,还有何话讲?

鄯善王  (白)     情愿年年进贡,岁岁来朝。

(鄯善王下。)

班超   (白)     众将官,回朝缴旨。

(尾声。)

班超   (笑)     哈哈哈哈!

(班超下。)
(完)


浏览次数:22099 ┊ 字数:246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