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蜡庙》(一名:《捉拿费德恭》)

主要角色
费德恭:净
黄天霸:武生
张桂兰:武旦
褚彪:老生
米龙:副净
豆虎:副净
张氏:老旦
老道:丑
家院:丑
张妈:彩旦

《八蜡庙》马连良饰褚彪、新马师曾饰黄天霸
《八蜡庙》马连良饰褚彪、新马师曾饰黄天霸
情节
《施公案》载:淮安招贤镇剧盗费德恭,系飞天豹之门徒,武艺高强,恃有宝剑一口,削铁如泥;药箭二十四枝,百发百中,中无不死,并善使连环棍,附近绿林,无不拜服。因此霸占水龙窝,终日以抢家劫舍为事,尤最贪色。时逢八蜡庙庙会之期,费德恭与米龙、豆虎同往游玩,见某氏女名兰英者,姿首绝佳,遂强抢回寨,迫其服从。兰英不允,即用乱棒打死。先是,费德恭已因强欲于武举梁大刚女议婚未成,遂将其全家二十四口,杀死泄恨,故已犯有大刚一案。施公早令黄天霸等在外侦探。至此,适为黄天霸等所目睹,遂向庙祝老道士处,探得大略,知梁大刚一案亦即此人所犯。黄天霸等乃急归报知施公,于是有褚彪定策,令黄妻张桂兰扮作民女,也往八蜡庙进香,故予抢去,以便届时内应。张桂兰既至彼,先设计将其宝剑、药箭二物藏去,乃与贺人杰一同下手杀出,而褚彪、黄天霸等亦早埋伏在外,至是里应外合,方克将费德恭擒获正法云。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赵文华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费德恭上。)

费德恭  (点绛唇牌)  武艺高强,英雄胆壮,习拳棒,爱惜刀枪,绿林俺为上。

     (念)     两膀膂力压泰山,全凭袖箭镇淮安。压服绿林英雄汉,坐地分赃乐安然。

     (白)     吾,姓费,名德恭,人称追魂太岁。只因此地有一武举梁大刚,他有一妹子,长得十分美貌,是我命家院前去提亲,亲事不准,倒也罢了,他反将我家院,暴打一顿。是我怀恨在心,夜入他家,杀了他满门二十四口,这且不言。今有八蜡庙开光大会,我不免前去走走。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禀大爷:二位寨主到。

费德恭  (白)     有请。

(米龙、豆虎同上。吹打。)

费德恭  (白)     二位贤弟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米龙、

豆虎   (同白)    我等来得卤莽,大哥恕罪。

费德恭  (白)     岂敢。二位到此,必有所为。

米龙、

豆虎   (同白)    今有八蜡庙大会,开发一月,特请大哥前去逛会。

费德恭  (白)     好,就此前往。

             来,带马。

     (西皮导板)  正在家中心焦躁,

     (西皮快板)  二位贤弟来相邀。

             八蜡庙,好热闹,

             家家户户把香烧。

             也有老,也有少,

             也有美貌女多姣。

             小子们带路前引道,

             太岁爷上庙神鬼嚎。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张氏、丫鬟同上。)

张氏   (念)     老爷亡故早,母女受煎熬。

     (白)     老身张氏,不幸老爷早年亡故,所生一女,名唤兰英。今有八蜡庙大会,不免将女儿唤出,一同前去还愿。

             丫鬟,请小姐出堂。

丫鬟   (白)     小姐出堂。

(张兰英上。)

张兰英  (念)     忽听母亲唤,迈步到跟前。

     (白)     参见母亲。

张氏   (白)     今有八蜡庙开光大会,唤我儿出来,一同前去烧香了愿。

张兰英  (白)     孩儿遵命。

(张家院暗上。)

张氏   (白)     家院,车辆走上。

张家院  (白)     车辆走上。

张氏   (西皮原板)  都只为老爷亡故早,

             母子们终日受煎熬。

             家院与我前引道,

             八蜡庙内去把香烧。

(众人同走圆场。)

张家院  (白)     老道。

(老道上。)

老道   (白)     太夫人到了。

(张氏烧香,吃茶,老道托缘簿。)

张氏   (白)     赏银二两。

老道   (白)     多谢太夫人。

(老道下。四下手、米龙、豆虎、费德恭同上。)

费德恭  (西皮摇板)  来在庙内用目洒,

             庙内坐定一枝花。

     (白)     家院,前去提亲。

家院   (白)     嗻。

             我说那老头儿,过来。

张家院  (白)     作什么?

家院   (白)     庙里头坐的那是谁?

张家院  (白)     那是我家太夫人和小姐。

家院   (白)     你家小姐,有了人家靡有?

张家院  (白)     有人家无人家,你问他作甚?

家院   (白)     你看这是我们大爷,你们小姐若能与我们大爷作妾,是享不尽的荣华,受不尽的富贵。

张家院  (白)     你满口胡言,真是岂有此理。

老道   (白)     大爷,他不允这门亲事。

费德恭  (白)     来,抢。

(众人抢张兰英同下。张氏拉费德恭,费德恭推张氏。)

费德恭  (白)     好不识抬举。

(二差役、黄天霸同上,比粗,费德恭下。)

黄天霸  (白)     二位,你看此人,杀死丫鬟、抢去幼女。梁大刚一案,定是此人无疑了,待俺赶上。

二差役  (同白)    我说黄爷,咱们先进庙去,打听打听,再作道理,也还不迟。

黄天霸  (白)     好,请。

             老道。

(老道上,黄天霸拜,吃茶。老道上缘簿。)

黄天霸  (白)     啊,老道,方才那伙强人,杀死丫鬟、打走家院、抢去幼女,他是何人?

老道   (白)     我说三位,你们喝碗水,歇歇腿,你走你的路,别管闲事。如今晚的时候,管闲事,落不是。

黄天霸  (白)     我们是远方来的,且讲无妨。

老道   (白)     你们是远方来的,如此我就对你们说,方才那个红脸大汉,他姓费,名德恭,人称追魂太岁。

黄天霸  (白)     哦。

老道   (白)     这位有什么毛病么?

二差役  (同白)    他是害热病,靡出汗,汗闭的。

黄天霸  (白)     往下讲。

老道   (白)     他在前面招贤镇居住,此人武艺高强。他有宝剑一口,削铁如泥,还有二十四枝毒药袖箭,百发百中,可惜是一个酒色之徒。

黄天霸  (白)     怎见得?

老道   (白)     只因此地有一武举,名叫梁大刚,他有一妹子,长得十分俊俏。他命人前去提亲,亲事不准,倒罢,反把他家人打了一顿。那费德恭一闻此言,他怀恨在心,夜入他家,就杀了他满门二十四口。

黄天霸  (白)     难道就无人叩告于他么?

老道   (白)     此处府县官员,均与他来往,谁敢告他哪。

黄天霸  (白)     现有纹银五两,将那女子尸首盛殓起来。

老道   (白)     难道不经官相验吗?

黄天霸  (白)     三日后自然明白,告辞了。

(二差役、黄天霸同下。)

【第三场】

(金大力上,张家院上,碰。)

金大力  (白)     老头儿,你怎么走道,不看人吗?

张家院  (白)     我有心事在怀呀。

金大力  (白)     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与你分忧解愁。

张家院  (白)     今有我家老夫人,带同小姐,在八蜡庙烧香了愿,不想来了一伙强人,杀死丫鬟、抢去小姐、将老奴暴打一顿哪啊。

金大力  (白)     今有施大人,在此下马,你为何不去告他去?

张家院  (白)     老奴无人引进,只怕告不上去。

金大力  (白)     你要去告,你跟着我走。

(张家院、金大力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褚彪、关泰、王殿臣、贺仁杰、朱光祖、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西皮摇板)  本院奉命出朝纲,

             为民除暴并安良。

             一路上接些冤枉状,

             捉拿恶霸与强梁。

             昨日闻得有梁大刚,

             他一家二十四口被人伤。

             也曾命天霸四处访,

             至今未见转还乡。

             人来开道察院上,

             等候天霸问端详。

(金大力、张家院同上。)

金大力  (白)     老头儿,大人在上,你往上告吧。

             启禀大人:这来了喊冤的啦。

施世纶  (白)     带上来。

金大力  (白)     老头儿,大人叫你哪。

施世纶  (白)     有何冤枉,一一诉来。

张家院  (白)     大人容禀:老奴随同我家太夫人、小姐去八蜡庙内还愿。不知哪里来了一伙强人,杀死丫鬟、抢去小姐、将老奴打了一顿,望大人做主。

施世纶  (白)     三日后听审,下去。

张家院  (白)     谢大人。

(张家院下。黄天霸上。)

黄天霸  (白)     参见大人,列位英雄。

众人   (同白)    黄爷请坐。

施世纶  (白)     你打探强人一事如何?

黄天霸  (白)     今在八蜡庙内,见一伙强人,杀死丫鬟、抢去幼女、打走家院。梁大刚一案,定是此贼无疑了。

金大力  (白)     这件事情大人早已知道啦。

黄天霸  (白)     金爷头功。

金大力  (白)     还是黄爷的功劳。

施世纶  (白)     转堂。

             列位英雄,

众人   (同白)    大人。

施世纶  (白)     但不知这恶霸姓甚名谁?

黄天霸  (白)     此人姓费名德恭,人称追魂太岁。

褚彪   (白)     提起费德恭,老朽颇知一二。

众人   (同白)    老英雄请讲。

褚彪   (白)     那费德恭,乃是飞天豹的门徒。

朱光祖  (白)     敢是那五七达子飞天豹吗?

褚彪   (白)     正是。

朱光祖  (白)     老英雄请讲请讲。

褚彪   (白)     此贼炼就宝剑一口,削铁如泥,又有二十四枝毒药袖箭,百发百中,可惜他是个酒色之徒。若拿此贼,非请黄副将的令正不可。

施世纶  (白)     既然如此,请到黄副将家中,定计捉拿此贼,便了。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张桂兰上。)

张桂兰  (念)     夫受皇家禄,妻沾雨露恩。

(褚彪、关泰、王殿臣、贺仁杰、朱光祖、金大力、黄天霸同上。)

张兰英  (白)     大人今日,怎样吩咐下来?

黄天霸  (白)     不知老英雄有何妙计?

褚彪   (白)     想那费德恭,乃是酒色之徒,老朽与黄夫人打扮父女模样。

             贺公子听令,

贺仁杰  (白)     在。

褚彪   (白)     你扮作小儿,保定你婶母,到了那贼家中,放火为号,不得有误。

贺仁杰  (白)     遵命。

褚彪   (白)     黄爷与关爷在前门把守。

黄天霸、

关泰   (白)     遵命。

褚彪   (白)     朱爷在房上探听。

朱光祖  (白)     遵命。

褚彪   (白)     金爷要把守那贼的后门。

金大力  (白)     那杂种肏的后门,交给我啦,叫狗日的,连个屁也放不出来。

黄天霸  (白)     此番前去,须要公孙父女相称。

褚彪   (白)     这……老朽怎敢。

黄天霸  (白)     为国勤劳,何云不敢。大家一同改扮,就此前往。

众人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张桂兰上。)

张桂兰  (念)     乔装打扮女英豪,

(贺仁杰上。)

贺仁杰  (念)     要学当年将班超。

(关泰、黄天霸同上。)
关泰、

黄天霸  (同念)    安排打虎牢笼套,

(褚彪上。)

褚彪   (念)     江湖人称铁背雕。

     (白)     褚彪。

黄天霸  (白)     黄天霸。

关泰   (白)     关泰。

张桂兰  (白)     张桂兰。

贺仁杰  (白)     贺仁杰。

褚彪   (白)     天色不早就此前往。

众人   (同吹腔)   英雄侠义气轩昂,

             逞豪强,无人敢挡。

             恨凶徒行事张狂,

             好叫人,怒满胸膛。

             改扮巧装,入虎穴,安排停当,

             哪怕他,飞出罗网。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费德恭、四下手、家院、米龙、豆虎背张兰英同上。)

费德恭  (白)     那一女子,从了某家,你的造化不浅。

张兰英  (西皮摇板)  骂声狂徒太胆大,

             送你当官把头杀。

费德恭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发,

             胆大贱人敢骂咱。

             人来与我乱棍打,

家院   (白)     打死啦。

费德恭  (白)     拖了出去。

(众人抬张兰英同下。)

费德恭  (白)     咳,可惜一个绝色女子。

家院   (白)     大爷,这算什么,八蜡庙开发一月,等遇见有好的,再抢一个,就得啦嘛。

费德恭  (白)     好,就命你去找寻便了。后面有酒,与大家畅饮,请。

(众人同下。)

【第八场】

(褚彪、贺仁杰、张桂兰同上。)

褚彪   (西皮摇板)  乔装打扮往前趱,

(张桂兰哭。)

褚彪   (西皮摇板)  我儿不走为哪般?

     (白)     我儿为何不走?

张桂兰  (白)     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贺仁杰  (白)     爷爷,我也走不动啦。

褚彪   (白)     你我就在此处歇息歇息再走。

(家院上。)

家院   (白)     我说你们是做什么的?

褚彪   (白)     我们是到八蜡庙烧香了愿的呀。

家院   (白)     这个小娘们,是你什么人?

褚彪   (白)     这是我的女儿,你问她作甚?

家院   (白)     这个小孩子哪?

褚彪   (白)     这是我的外孙儿啊。

家院   (白)     有请大爷。

(四下手、米龙、豆虎、费德恭同上。)

费德恭  (白)     何事?

家院   (白)     咱们寨外头,又来了一个小媳妇,你看看,好不好?

费德恭  (白)     好一个绝色女子。前去提亲。

家院   (白)     我说那个老头儿,你把你女儿与我们大爷作妾,你看好不好?

褚彪   (白)     胆大狗头!

家院   (白)     嘿,你举手就打人。

费德恭  (白)     抢!

(众人同抢张桂兰、贺仁杰同下,费德恭推褚彪倒地。)

费德恭  (白)     不识抬举。

(费德恭下。褚彪撞门。黄天霸上。)

黄天霸  (白)     怎么样了?

褚彪   (白)     抢了去了。

黄天霸  (白)     待我赶上。

(褚彪拦。黄天霸下。褚彪哭。)

褚彪   (哭)     儿啊!

(褚彪下。)

【第九场】

(贺仁杰上。)

贺仁杰  (白)     俺——

(贺仁杰看。)

贺仁杰  (白)     贺仁杰。奉了大人之命,前来捉拿恶霸。

             我说有人靡有?走出一个来!

(家院上。)

家院   (白)     这是谁,吱嘛子喊叫得!

贺仁杰  (白)     天不早啦,我们要回去啦。

家院   (白)     你要回去,等等吧。

贺仁杰  (白)     我妈哪?

家院   (白)     你妈陪我们大爷睡觉哪。

贺仁杰  (白)     我肏你妈。

家院   (白)     你别骂人,你妈跟了我们大爷啦,你就是随娘改嫁啦。

贺仁杰  (白)     你看外面是谁叫你。

家院   (白)     在哪里?

贺仁杰  (白)     看刀。

(贺仁杰杀家院,下。)

【第十场】

(张妈上。)

张妈   (念)     家住三河县,进京当老妈。

     (白)     我,张妈便是。只因我们大爷,今个又抢了一个女人来,待我把她搀上来。

(张妈扶张桂兰同上。)

张妈   (白)     待我掀开盖头,大家看看。

             嚇,真够交果。

张桂兰  (白)     我说你们这,随便抢人家妇女,难道不怕王法?

张妈   (白)     什么王法六法,我们大爷,本事大得很,又有势力。我告诉你吧,我们这有一武举梁大刚,他有个妹子,长得好看得很。我们大爷,叫人前去提亲,被他们打回来啦。我们大爷一气,夜入他家,杀了他满门二十四口。

张桂兰  (白)     你们大爷会什么武艺?

张妈   (白)     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他有一口宝剑,削铁如泥;还有二十四枝袖箭,百发百中。

张桂兰  (白)     我说你拿来我看看,行不行?

张妈   (白)     你要把这件事答应了,我就去拿来你看。

张桂兰  (白)     我答应啦。

张妈   (白)     好,待我取来。

             你看看,这是宝剑,这是袖箭,全交给你吧。你本来就是为这个来的嘛。

             有请大爷。

(费德恭上。)

费德恭  (白)     唔噜噜噜噜。

             张妈,那女子可曾应允?

张妈   (白)     她答应啦。

费德恭  (白)     好,待我看来。

张桂兰  (白)     看刀。

(张桂兰、费德恭同起打,费德恭下,张桂兰追下。费德恭上,贺仁杰迎上打费德恭。)

费德恭  (白)     儿啊,你怎么杀起你爸爸来啦?

贺仁杰  (白)     我肏你的爸爸。

(贺仁杰打下。黄天霸、朱光祖同上,同打下。)

【第十一场】

(费德恭上。)

费德恭  (白)     原来是黄天霸夫妻,前来拿我,我的宝剑袖箭,也不知哪里去了。众英雄撒下罗网。

(黄天霸、张桂兰同上,众人同上,擒黄天霸、张桂兰。朱光祖、贺仁杰同逃下。)

【第十二场】

(四下手、米龙、豆虎绑黄天霸、张桂兰同上。费德恭上。)

费德恭  (白)     天霸,本当将你夫妻斩首,念你绿林后代。

             来,搭至荒郊,用火焚化。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褚彪、关泰、王殿臣、纪全、金大力同上,朱光祖、贺仁杰同上,四下手、米龙、豆虎、费德恭押黄天霸、张桂兰同上,起打,众人同救黄天霸、张桂兰。连环打,拿费德恭。)
(完)


浏览次数:18488 ┊ 字数:6022 ┊ 最后更新:2004年09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