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皮匠杀妻》(一名:《百万斋》;一名:《也是斋》)

主要角色
林玉兰:旦
岳子奇:丑
杨盛恭:武生
杨虎:副净

情节
朝邑县皮匠杨虎,日肩皮匠担在外游行。其妻林玉兰,少有姿色,在家开一鞋铺名百万斋。因杨虎粗鲁不成器,故在家久有怨言。既而为县前淫吏岳子奇所挑,遂与有染,日夕往来有年,杨虎尚懵然无所觉察。旋为其弟杨盛恭看破,乃与杨虎说知,令往捉奸,杨虎犹犹豫不能自决。经杨盛恭再四迫激,始允于晚间同往。遂将岳子奇、林玉兰二人杀死,而弟兄同往自首云。

注释
此剧情节,与《翠屏山》相仿佛。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soup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23.4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林玉兰上。)

林玉兰  (念)     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

     (白)     我,林玉兰,嫁与杨虎为妻。他本来是个皮匠,只因他不能成器,好喝好赌,是我从娘家拿出几两银子,在这朝邑县内,开了一座鞋铺。我们当家的,挑着皮匠担子,在外做活。这铺子里头无人,就是我一人照应。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招牌挂起便了。

     (西皮摇板)  恨儿夫不成器终日浪荡,

             撇下了林玉兰苦度日光。

             我这里将招牌高高挂上,

             等候了生意到再作商量。

(岳子奇上。)

岳子奇  (西皮摇板)  迈步来在大街上,

             又只见一佳人美貌无双。

     (白)     哦,这是也是斋,敢莫是一座鞋铺,里面这个小娘们,长的又丢丢,又苟苟。不免进去,假装买鞋,同她勾搭勾搭。如若勾搭得上,也是我父母的阴功,祖上的德行。

             我说那儿是鞋铺呀?

林玉兰  (白)     大爷,你靡有看见我们的招牌么?

岳子奇  (白)     原来这就是吊鞋铺,我要买双鞋。

林玉兰  (白)     你能要什么样儿的?

岳子奇  (白)     什么好,你就拿什么。

林玉兰  (白)     福字履,好不好?

岳子奇  (白)     不好,常言道得好:福字履,毛布底,两吊钱,穿不起。我不要。

林玉兰  (白)     要不然,你能穿双四喜的好不好?

岳子奇  (白)     你把三庆也带过来罢。

林玉兰  (白)     什么叫三庆?

岳子奇  (白)     什么是四喜呀?

林玉兰  (白)     是四个蝴蝶,就叫四喜。

岳子奇  (白)     这我倒知道:这前头,是这个样一个蝴蝶,后头是这样一个蝴蝶,左边是这么一个,右边是这么一个,对不对?

林玉兰  (白)     对啦,对啦。

岳子奇  (白)     好。你拿来我看看。

(林玉兰取鞋。)

岳子奇  (白)     真不错,等我试试,舒服不舒服。

林玉兰  (白)     什么?

岳子奇  (白)     我说这鞋,穿上看舒服不。

(岳子奇脱靴。)

林玉兰  (白)     光景小啦。

岳子奇  (白)     小点好。

林玉兰  (白)     太紧。

岳子奇  (白)     越紧越好。

林玉兰  (白)     紧怕顶得荒。

岳子奇  (白)     撑撑就好啦。

林玉兰  (白)     什嘛?

岳子奇  (白)     我说这鞋,穿穿把浆兴退了就好啦。得啦,就是这一双罢。包上。

林玉兰  (白)     我说大爷,你找什么?

岳子奇  (白)     我的靴子呢?

林玉兰  (白)     在你身后头呐。

(岳子奇拾靴,倒穿。)

林玉兰  (白)     我说大爷,你穿倒啦。

(岳子奇转。)

岳子奇  (白)     得啦,这有名堂,这叫作转底靴子。来来,这有一锭银子,给你鞋钱。

林玉兰  (白)     大爷,我们这是小生意买卖,靡有碎银子找与你能。

岳子奇  (白)     不用找啦,就存在这里,下次再买鞋再算好啦。

(林玉兰接银。)

岳子奇  (白)     我说你贵姓吓?

林玉兰  (白)     我们姓杨。

岳子奇  (白)     姓杨,好。

林玉兰  (白)     怎么?你看这个姓好,那么你也跟着我们,也姓杨吧。

岳子奇  (白)     那可不能。

林玉兰  (白)     请问你能贵姓吓?

岳子奇  (白)     我姓这个。

林玉兰  (白)     姓什么?

岳子奇  (白)     你瞧我姓什么来着?

林玉兰  (白)     到底姓什么?

岳子奇  (白)     你别赶罗我,我姓岳。

林玉兰  (白)     大号呐?

岳子奇  (白)     子奇。岳子奇,岳子奇,就是我。

林玉兰  (白)     原来是岳大爷呀。

岳子奇  (白)     不敢。我说大嫂子,你这房子倒很好,这是什么名堂?

林玉兰  (白)     我们这是勾连搭的房子,后面有个后门。要是下雨的天,我们当家的回来,就走后门,为的是便当。

岳子奇  (白)     哦。狗链蛋。

林玉兰  (白)     什么?

岳子奇  (白)     狗……勾连搭。不错,房子甚好,还有个后门更好。

林玉兰  (白)     我说天不早啦。我们要下招牌啦。

岳子奇  (白)     好。你请下罢。

(林玉兰下牌,岳子奇随看。林玉兰打岳子奇头。)

岳子奇  (白)     嚘。我倒靡有瞧见,我要少陪了。

林玉兰  (白)     我们不送啦。

岳子奇  (白)     我要回去啦。

林玉兰  (白)     你的鞋还靡有拿去呐。

岳子奇  (白)     这鞋还要吗?我当是试试就完啦。

(岳子奇接鞋。林玉兰下。岳子奇看鞋。)

岳子奇  (白)     我这是为什么?花了五两银子,买了一双鞋,又不能穿,并不合脚。我看这个女人,很有意思。她说有个后门,我不免到后门外,听她说些什么。她要有点邪心,我就此上手。就此走走。

     (西皮摇板)  一双鞋花了五两银,

             不走前门走后门。

(岳子奇下。)

【第二场】

(林玉兰上。)

林玉兰  (白)     你看方才这个买鞋的……

(岳子奇暗上。)

林玉兰  (白)     话言话语,要调戏于我。看他那个样,是又想又怕。可算是色大胆小。可恨我是个女子,我要是个男子,我就与他一个霸王劲上弓。

(岳子奇抱林玉兰。)

林玉兰  (白)     嚘,这是谁呀?

岳子奇  (白)     霸王来上弓来啦。

林玉兰  (白)     我说你既是听见我的话啦,我也靡有什么说的啦。常言道得好,十个女子九个肯,就怕男子嘴不稳。你要对天盟誓。

岳子奇  (白)     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双膝跪在流平地,

             过往神灵听分明:

             若有三心并二意,

             来生定要变个苍蝇。

(林玉兰扶起。)

林玉兰  (西皮摇板)  今日好比七月七,

岳子奇  (西皮摇板)  牛郎织女会佳期。

(林玉兰、岳子奇同下。)

【第三场】

(杨虎上。)

杨虎   (西皮摇板)  闲来无事大街游,

             人人道我是好朋友。

     (白)     我,杨虎,在朝邑县,开了一座鞋铺。我媳妇林氏照管,我挑着挑子在外面做皮匠生意。只因我好喝好耍,把挑子也叫我押啦,酒也喝足啦,不免回去。

             喊道啦,开门来!

(林玉兰上。)

林玉兰  (白)     是谁呀?

杨虎   (白)     我的声儿,都听不出来吗?

林玉兰  (白)     来啦。

(林玉兰叫岳子奇上,从后门放岳子奇走。林玉兰开前门。岳子奇到前门看。杨虎进门,林玉兰闭门。)

岳子奇  (白)     甜葡萄来,咯咯枣儿!

杨虎   (白)     肏你卖枣儿的妈妈。

(岳子奇下。)

林玉兰  (白)     我说你又醉啦。

杨虎   (白)     不错,醉啦。

林玉兰  (白)     你的挑子呐?

杨虎   (白)     叫我押了钱,打酒喝啦。

林玉兰  (白)     我看你拿什么养老娘。

杨虎   (白)     老羊,死十一点,我也不来。今个有酒,有十三,咱们得玩玩。

林玉兰  (白)     不行,流红吓。

杨虎   (白)     刘洪,是我把弟呀。

林玉兰  (白)     我有垫子。

杨虎   (白)     有靠枕也不要紧。

林玉兰  (白)     我简直对你说罢,咱们是煤黑子撒帖子——散了炭啦。

(林玉兰下。)

杨虎   (白)     你是跑堂儿的努嘴——全都外卖啦。

(杨虎下。)

【第四场】

(杨盛恭上。)

杨盛恭  (念)     太爷赐花红,英雄显大名。

     (白)     俺,杨盛恭。在朝邑县衙门,当了一名捕头。是俺奉了太爷之命,捉拿江洋大盗,一十八名。一月未满,被我尽行拿获。太爷见喜,赐俺插花披红,游街三日。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归家,探望兄嫂一回。

     (念)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

     (白)     来此已是。兄长开门来!

(杨虎上。)

杨虎   (念)     昨日沉沉醉,回家就酣睡。起来抬头看,

     (白)     嚘,

     (念)     红日往西坠。

     (白)     是谁呀?

杨盛恭  (白)     兄长。

杨虎   (白)     原来是兄弟。家里坐。

杨盛恭  (白)     兄长请。

(杨盛恭看。)

杨虎   (白)     兄弟,你看什么呀?

杨盛恭  (白)     为何不见我家嫂嫂。

杨虎   (白)     我倒忘了过节啦。

             家里的。

(林玉兰上。)

林玉兰  (念)     忽听当家唤,迈步到跟前。

     (白)     做什么呀。

杨虎   (白)     兄弟回来啦。

林玉兰  (白)     在哪里吓?

             兄弟你好吓?

杨虎   (白)     这做什么?

林玉兰  (白)     我们亲近亲近。

杨虎   (白)     别这么亲近才好。

林玉兰  (白)     兄弟戴的披的是什么呀?

杨虎   (白)     那是花红。

林玉兰  (白)     我们要。

杨盛恭  (白)     送与嫂嫂。

杨虎   (白)     你看你这个爱小呀,还不谢谢兄弟。

林玉兰  (白)     我谢谢你。

杨盛恭  (白)     自家弟兄,何言谢字。

杨虎   (白)     你陪着兄弟说话,我去打点酒,买点菜,来喝几盅,与兄弟接风。

(杨虎下。)

林玉兰  (白)     兄弟坐着。

杨盛恭  (白)     嫂嫂请坐。

林玉兰  (白)     我说这江洋大盗,又不是蚊子,又不是臭虫,你怎么会把他都拿住啦?

杨盛恭  (白)     嫂嫂容禀!

     (西皮摇板)  太爷堂上给公文,

             捉拿江洋大盗人。

             一月未满尽拿尽,

(林玉兰搂杨盛恭。)

杨盛恭  (白)     呔!

     (西皮摇板)  你眉来眼去为何情?

     (白)     嫂嫂,我与你讲话,你轻轻薄薄,眉来眼去,倘若被兄长看见,成何体统!

(杨虎上。)

杨虎   (白)     兄弟,你要溺桶,街上有。

杨盛恭  (白)     兄长回来了。

杨虎   (白)     家里的,你去烫酒去。兄弟你看这是个驴胜,你来罢。家里的,你给兄弟斟一盅。

(岳子奇上。)

岳子奇  (白)     今日无事,到她后门走走。

             嚘,赶自杨头也走这一条道,待我闯进去。

             我说杨头,众家弟兄,全在衙门里等着你,要给你贺喜。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打自得来啦。快同我一齐走罢。

杨虎   (白)     你是个什么养的,乱往你们家里拉人。

杨盛恭  (白)     这是衙中的岳先生。

             来,岳先生,这是我家兄长。

岳子奇  (白)     原来是杨大哥,失敬了!

杨虎   (白)     全是自己的人。以后吾在家不在家,你多来照应几趟,就有啦。

杨盛恭  (白)     你我均不是外人,一同小饮几杯再走。

岳子奇  (白)     好。我饶你一盅。我说杨头,这个江洋大盗,也不是蚊子,蛤蚤,你怎么全把他拿住啦?

杨盛恭  (白)     先生容禀!

     (念)     太爷堂上下批文,命我去拿大盗人。一月未满皆拿尽,

     (白)     呔!

     (念)     眉来眼去为何情?

     (白)     胆大岳子奇,你与我嫂嫂,眉来眼去,却是何情?

岳子奇  (白)     我说杨头,你这是怎么啦。慢说靡有什么事情,就是同你嫂子真有事情,你还敢把我怎么样?

杨盛恭  (白)     你招打!

岳子奇  (白)     好。你等着我,咱们走着瞧。

(岳子奇下。杨虎睡。)

杨盛恭  (白)     兄长醒来!

杨虎   (白)     兄弟,又醉啦吗?

杨盛恭  (白)     那岳子奇与我家嫂嫂有……

林玉兰  (白)     当家的!

(杨盛恭拉杨虎同出门。)

杨盛恭  (白)     那岳子奇与我嫂嫂有奸!

杨虎   (白)     如有这个事,你嫂子能不对我说吗?

杨盛恭  (白)     今晚兄长,前去捉奸。

杨虎   (白)     我一个人,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

杨盛恭  (白)     小弟前来帮助。

杨虎   (白)     兄弟你去吧,我真不行。

杨盛恭  (白)     待小弟前去。兄长要把住后门。

杨虎   (白)     把住后门我会。

杨盛恭  (白)     叫你把住家中的后门。

杨虎   (白)     我当你叫我把住你的后门呐。

杨盛恭  (白)     正是:

     (念)     二人定计二人知,

杨虎   (念)     休要走漏这消息。

(杨盛恭、杨虎自两边分下,杨虎上。)

杨虎   (白)     兄弟,今晚上什么时候。

(杨盛恭上。)

杨盛恭  (白)     三更时分。

杨虎   (白)     三更时分。兄弟,你哥哥,当了王八了!

(杨盛恭下。)

杨虎   (白)     开门来。

(林玉兰开门,杨虎看两厢。)

林玉兰  (看)     你找什么呀?

杨虎   (白)     我找刀。

林玉兰  (白)     你要刀做什么呀?

杨虎   (白)     我应下了一份买卖。

林玉兰  (白)     等我给你拿去。

             当家的,你看一个家雀,两个脑袋。

杨虎   (白)     在哪儿呐?

(林玉兰持刀砍。)

林玉兰  (白)     在这呐。

杨虎   (白)     你这是做什么呀?

林玉兰  (白)     我同你闹着玩呐。

杨虎   (白)     家里的,地下是谁的花吓?

林玉兰  (白)     在哪儿啦?

(杨虎持刀砍。)

杨虎   (白)     在这呐。

林玉兰  (白)     你这是做什么呀。

杨虎   (白)     我也是同你闹着玩呐。

林玉兰  (白)     也吓了我一跳。

杨虎   (白)     我走啦。

林玉兰  (白)     你回来不回来。

杨虎   (白)     不回来啦。

林玉兰  (白)     你就与我死在外头罢。

杨虎   (白)     我死了,你们好肏长远的。

(杨虎下。岳子奇上。)

岳子奇  (西皮摇板)  酒不醉人人自醉,

             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     今个在家里,坐也坐不住。是还要到杨家走走。

             开门来!

林玉兰  (白)     你来啦吗?

岳子奇  (白)     我来啦。

林玉兰  (白)     这个叫他们看出来啦。这可怎么好?

岳子奇  (白)     不要紧。杨盛恭虽有本领,我笔尖一动,要他脑袋使唤。

林玉兰  (白)     咱们睡觉罢。

(林玉兰、岳子奇同进帐子。杨盛恭上。)

杨盛恭  (白)     呔,开门来!

林玉兰  (白)     是谁呀?

杨盛恭  (白)     是杨盛恭在此。

林玉兰  (白)     兄弟,你来啦吗?你哥哥不在家。嫂子脱了衣裳,睡了觉啦。你明天再来罢。

杨盛恭  (白)     我兄长不在家中。那岳子奇可在里面?

林玉兰  (白)     哎呀,我的妈呀!

(岳子奇怕,林玉兰藏岳子奇,林玉兰开门。杨盛恭入帐子杀岳子奇,杨虎下椅子,林玉兰下,杨盛恭追下,杨虎随下。)

【第五场】

(林玉兰上,杨盛恭追上,杨虎上。林玉兰坐地。)

林玉兰  (白)     哎呀,我的当家的!

杨虎   (白)     哎呦,我的赶车的!

林玉兰  (白)     你同兄弟面前,给我讲个人情罢。

杨虎   (白)     我问你,同岳子奇干过几回。你以后还敢不敢啦?

林玉兰  (白)     我们就是这一回呦。我们可是再也不敢啦。

杨虎   (白)     你不敢啦,就好办啦。

             兄弟,你看着哥哥的面上,饶了你嫂子罢。

杨盛恭  (白)     若不将她杀死,那岳子奇何人偿命?

林玉兰  (白)     哎呀,不好啦!

杨虎   (白)     兄弟你替我代劳罢,我真下不去手。

(杨盛恭杀林玉兰,杨虎挑二人头。)

杨盛恭  (白)     你我兄弟去到衙中投首。

杨虎   (白)     走。

             岳子奇,你这个王八蛋肏的。

             媳妇,你给我个乖乖罢。

(杨盛恭、杨虎同下。)
(完)


浏览次数:3103 ┊ 字数:5607 ┊ 最后更新:2009年09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