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恶虎村》(一名:《三义绝交》;一名:《三雄绝义》)

主要角色
黄天霸:武生
濮天雕:净
武天虬:净
李堃:老生
王栋:副净
王梁:武丑
丁三把:丑
濮妻:彩旦
武妻:武旦
施世纶:老生

《恶虎村》张世麟饰黄天霸
《恶虎村》张世麟饰黄天霸
情节
黄天霸与濮天雕、武天虬均为《施公案》小说中著名好汉江湖四霸天中人物,三人又系结拜兄弟。故虽黄天霸已投效施公,两方各行其志,而平素交情仍厚。日者,施公自江都卸任奉诏进京,路经濮、武所踞之恶虎村,为所侦悉。二人欲为九黄、七珠、莲花院十二盗寇报仇,遂出,将施公劫入庄中,缚置马圈,拟至三更,将施公剖腹挖心。而黄天霸与王栋、王梁,知施公晋京,恶虎村为必由之路,故早虑及此着,恐施公被害,因即赶往探访。既抵村外,适遇神弹子李堃保送镖车过庄,为濮、武二人所困,遂出与解围。事毕,黄天霸藉拜寿(是日适濮天雕诞日)及见嫂为名,欲入庄一叙,以探施公消息。孰意二人言语蹊跷,故意辞却,不欲黄天霸入庄。黄天霸因是益滋疑窦,愈知施公之被险。迨既入庄,瞥见施公之骡轿,真情更露。黄天霸遂即告别,至客店与李堃及二王说知。约与会合同救施公,己则重又入庄,先窃听得二人商酌害施之语,二人见黄天霸突然复回,均甚惊惶。不得已勉强设饮款叙。既而言谈之间愈说愈接近,一语不合,濮、武即先起而用武,时适李堃等亦越墙而进,于是放火烧庄,同将施公救出。而濮、武二人一则中镖而死,一则中弹而亡,均遭诛灭。惟黄天霸心不欲将二人杀害,所以至此者,亦出万不得已也。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8.5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四英雄、濮天雕、武天虬同上。水底鱼牌。)

濮天雕  (念)     弟兄结义在江南,

武天虬  (念)     谁人不知四霸天。

濮天雕  (念)     只因江都来失散,

武天虬  (念)     可恨天霸不回还。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吾——

濮天雕  (白)     混海蛟濮天雕。

武天虬  (白)     追命判官武天虬。

濮天雕  (白)     今日在庄外比武,贤弟的武艺越发精壮了。

武天虬  (白)     二哥夸奖了。

濮天雕  (白)     就是那天霸到来,也恐不是贤弟的对手。

武天虬  (白)     那忘恩负义之人,提他则甚!今乃二哥寿诞之期,待我与二哥拜寿。

濮天雕  (白)     自家兄弟,不拜也罢。

(牌子。)

众英雄  (内同白)   众家英雄到。

青袍   (白)     有请。

(众英雄同上。)

众英雄  (同白)    我等与二寨主拜寿。

濮天雕  (白)     有劳了。

(吹打。众人同看。)

众英雄  (同白)    怎么不见二位主母?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有请二位主母!

(濮妻、武妻同上。)
濮妻、

武妻   (同白)    众家英雄到来,我们这厢有礼啦。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备得有酒,与众位痛饮。

众英雄  (同白)    来此就要叨忧。

(吹打。丁三把上。)

丁三把  (白)     启禀二位寨主:今有赃官施不全,进京引见,打此经过。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那天霸可曾跟随?

丁三把  (白)     贵老叔他回家探母去啦。

濮妻   (白)     “探母”带“回令”不带?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你我将赃官掠进庄来,将他杀死,好与那九黄、七珠、莲花院一十二家英雄报仇。

濮妻   (白)     慢着。我说你要杀了那施不全,可怎么对那兄弟黄天霸呀?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天霸那厮无情,我等也就不义了。

             来,一齐出庄。

(众人同转场。四青袍、院子、施世纶同上。丁三把执帖。)

丁三把  (白)     今有濮天雕濮大太爷、武天虬武大太爷,要拜你们太爷,你就说是太爷说的。

院子   (白)     今有濮、武二位来拜。

施世纶  (白)     住轿。呀,原来是濮、武二位。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闻听县尊到此,特请到庄中待茶。

施世纶  (白)     我有王命在身,不能久停。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来,掠进庄去。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栋、王梁、黄天霸同上。)

黄天霸  (西皮导板)  离了扬州江都县,

王栋、

王梁   (同唱)    回转绿林乐安然。

黄天霸  (白)     咳!

王梁   (白)     我说老兄弟,一路之上,唉声叹气,倒闹了哥哥我一身毛病出来。

黄天霸  (白)     想那施县尊,此番进京,必要打从那恶虎村前经过,倘若遇着濮、武二位兄长,只恐有些不便。

王梁   (白)     他做他的官,我们做我们的绿林。有道是不作他人官,不受他人管,常言道得好,自己但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黄天霸  (白)     话虽如此,只是小弟有些放心不下。

王栋   (白)     贤弟,你我三人暗暗保护施县尊,等他过了恶虎村,你我再各归绿林,你看如何?

王梁   (白)     这个干么对了你劲儿啦吧?

黄天霸  (白)     言之有理。你我马上加鞭。

     (唱)     三人马上紧加鞭,

王栋、

王梁   (同唱)    好似猛虎下高山。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上手、车辆、李堃同上。)

李堃   (白)     趱行吓!

             俺,神弹子李堃。保定镖车到山西交纳。

             众好汉,趱行者!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丁三把上。)

丁三把  (白)     你看那厢来了许多车辆,不免在此等候便了。

(李堃、车辆、四上手同上。)

丁三把  (白)     留下金银,放你过去。

李堃   (白)     小小毛贼,通名受死。

丁三把  (白)     你连你丁三伯都不认识了。

李堃   (白)     看弹!

(丁三把下。)

李堃   (白)     将车辆打至山林。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濮天雕、武天虬、四下手、众英雄、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白)     二位将本县掠进庄来,为了何事?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我等有一事不明,要在县尊台前领教。

施世纶  (白)     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只因九黄、七珠、莲花院一十二家好汉,身犯何罪,你为何将他问斩?

施世纶  (白)     那九黄、七珠、莲花院一十二家盗寇……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呸!

施世纶  (白)     欺压良民,苦害百姓,斩者无亏。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呸!

濮天雕  (唱)     赃官说话真胆大,

             不由豪杰怒气发。

             人来看过刀一把,

武天虬  (唱)     杀他不如把心挖。

濮天雕  (白)     贤弟为何拦阻?

武天虬  (白)     若将他杀死,岂不便宜了他?

濮天雕  (白)     以弟之见?

武天虬  (白)     将他捆至后面,等到三更时分,剖腹挖心,也好与众位英雄报仇。

濮天雕  (白)     好。将他捆至后面。

(众人绑施世纶同下。丁三把上。)

丁三把  (白)     启禀二位寨主:庄外来了许多镖车,是我打他不过,他打了我一弹子。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一同出庄。

(李堃上。)

李堃   (白)     何方盗寇,敢挡某家去路?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留下车辆,放尔等过去。

李堃   (白)     要我镖车,却也不难,除非两家递换。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将何递换?

李堃   (白)     某手中宝刀。换二贼人头。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看刀。

(众人同开打,同下。)

【第六场】

(黄天霸、王栋、王梁同上。)

黄天霸  (白)     那里有喊杀之声,你我登高一望。

王栋、

王梁   (同白)    请。

(濮天雕、武天虬、李堃同上,开打,同下。)

黄天霸  (白)     你看濮、武二位与李五爷争斗起来,你我分头解劝。请。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濮天雕、武天虬、李堃同上。王栋、王梁、黄天霸同上,分劝阻。)

黄天霸  (白)     啊,二位仁兄,敢莫是不相认?此乃是李堃李五爷,人称神弹子。

             李五爷,见过濮、武二位兄长。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原来是李五爷,失敬了。此二位是?

黄天霸  (白)     此乃是县衙好友,王氏昆仲。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敢莫是王栋、王梁二位仁兄?

王栋、

王梁   (同白)    不敢不敢。江湖人称四霸天,有你们二位在内,久仰的了不得。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岂敢。李五爷与二位,请到庄中一叙。

李堃   (白)     还有车辆在此,要转至店坊。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待我弟兄送李五爷一程。

李堃   (白)     只要二位不留我的车辆,料前途那些毛贼……

黄天霸  (白)     言重了。

王栋、

王梁   (同白)    我等要陪伴李五爷,告辞了。

(李堃、王栋、王梁同下。)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啊,贤弟你从哪道而来?

黄天霸  (白)     小弟打从江都而来。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今要往哪里去?

黄天霸  (白)     这……今日乃是二哥寿诞之日,小弟前来与二哥拜寿。

武天虬  (白)     二哥寿诞之日你还记得么?

黄天霸  (白)     自己弟兄,怎么不记得?

武天虬  (白)     你记得就好。

黄天霸  (白)     小弟要进庄拜见二位嫂嫂。

濮天雕  (白)     你那二位嫂子,她病了。

黄天霸  (白)     二位嫂嫂病了?但不知得的什么病症?

濮天雕  (白)     得的是伤寒病。

黄天霸  (白)     啊!得的是伤寒病?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伤寒病就不用见了。

黄天霸  (白)     病了就不用见了,如此待小弟回至店房,陪伴李五爷去便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如此你我弟兄,改日再见。少陪了。

(濮天雕、武天虬同下。)

黄天霸  (白)     吓,想我二位仁兄往日相见亲同骨肉,今日为何冷淡而去?其中定有缘故。待我赶上。

             二位哥哥休走!小弟赶来也!

(黄天霸下。濮天雕、武天虬同上,丁三把上。)

丁三把  (白)     黄老叔又赶来了。

(黄天霸上。)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贤弟,你赶来做甚?

黄天霸  (白)     方才二位兄长言道二位嫂嫂病了,不用见了。想我二位嫂嫂情性不好,倘若怪下罪来,是何人担待?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有我二人担待。

黄天霸  (白)     有二位兄长担待?啊三哥,吾家二位嫂嫂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武天虬  (白)     她得的是疟子。

黄天霸  (白)     方才二哥言道,嫂嫂得的是伤寒,怎么三哥又说是疟子?

濮天雕  (白)     她是伤寒转了疟子啦。

丁三把  (白)     启禀二位寨主:方才出庄的时候,我那二位主母她的病都好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贤弟,你可曾听见?

黄三霸  (白)     听见什么?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你二位嫂嫂的病好了,就不用见了。

黄天霸  (白)     这病好了,就不用见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好了,不用见了。

黄天霸  (白)     这病了呢?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病了,亦发不用见了。

黄天霸  (白)     好了不用见了,病了也不用见了。小弟今日偏偏是要见定了。

濮天雕  (白)     你一定要见?

黄天霸  (白)     要见。

濮天雕  (白)     要见,你就见。

武天虬  (白)     怎么,你是一定要见?

黄天霸  (白)     要见。

武天虬  (白)     要见你见吧。

黄天霸  (白)     二哥你这作什么?

濮天雕  (白)     叫他与贤弟备酒。

黄天霸  (白)     自己兄弟不用。

濮天雕  (白)     不用就罢。

黄天霸  (白)     这又作什么?

武天虬  (白)     叫他与贤弟带路。

黄天霸  (白)     这庄中,小弟常常来往,不用。

武天虬  (白)     不用就不用。

黄天霸  (白)     那小子过来。与你老叔溜马去。

             往哪儿去溜?

丁三把  (白)     庄内去溜。

黄天霸  (白)     庄外头溜去。

(丁三把下。)

黄天霸  (白)     二位哥哥,几年不见,这庄中树木俱长成林了。

濮天雕  (白)     这都是你三哥栽种的。

黄天霸  (白)     说来,三哥倒是个能干的了。

武天虬  (白)     贤弟夸奖了。请!

黄天霸  (白)     请!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贤弟,几载不见,你的光景如何?

黄天霸  (白)     小弟不过是穷忙而已。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太谦了。请!

黄天霸  (白)     二位哥哥,前面是什么庙?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乃是三义庙。

黄天霸  (白)     何为三义庙?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乃是刘、关、张。

黄天霸  (白)     可有那赵四将军无有?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无有。

黄天霸  (白)     这就算不得三义庙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怎见得?

黄天霸  (白)     想那赵四将军,在长坂坡前,有十大汗马功劳。救了幼主、杀退曹兵十万。他三人在此,同受人间香火,把那赵四将军就忘怀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有道是,前人做事,后人造庙,与你我弟兄什么相干。

黄天霸  (白)     你我弟兄,今日好有一比。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比做何来?

黄天霸  (白)     好比那刘、关、张,想你二人在此安享快乐,把小弟就忘怀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贤弟,我二人是常常相念贤弟你呀。

黄天霸  (白)     二位哥哥常常想念小弟么?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正是。

黄天霸  (白)     小弟也是常常想念二位兄长。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彼此一样啊!

濮天雕、
武天虬、

黄天霸  (同笑)    哈哈哈哈哈!

     (同白)    请!

(黄天霸下。)

濮天雕  (白)     糟糕!

武天虬  (白)     年糕。

(濮天雕、武天虬同下。)

【第八场】

(濮妻、武妻同上。)

濮妻   (念)     寨主出庄不回转,好叫奴家记心间。

(黄天霸上。濮天雕、武天虬同上。)

濮妻   (白)     老兄弟来啦。嫂子想你,黑天白日睡不着。

黄天霸  (白)     二位嫂嫂病体,可曾痊愈了?

濮妻   (白)     谁说我病啦?哪个王八蛋说的?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你不是病了么?

             贤弟请坐。

黄天霸  (白)     二位哥,想这恶虎村可是通京的大路?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正是通京的大道。

黄天霸  (白)     那买卖客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接连不断。

黄天霸  (白)     文武官员?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时常过往。

黄天霸  (白)     想那施县尊,进京引见,定要从此经过。

濮妻   (白)     你说的是那施……

黄天霸  (白)     施什么?

濮妻   (白)     我可是实实不知道呀,哪呀哟!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想那施县尊打此经过,我定要将他掠进庄来。

黄天霸  (白)     便怎么样?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替贤弟你待茶。

黄天霸  (白)     小弟承情了。看天色不早,我要陪伴李五爷去了。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再饮几杯。

黄天霸  (白)     少陪了。啊二位仁兄,你说施县尊不曾打此经过,这乘驼轿,是哪里来的?

濮妻   (白)     那是……

(濮天雕、武天虬同打濮妻。)

濮妻   (白)     小心人家的奶罩。

濮天雕  (白)     方才是你二位嫂嫂染病在床,是我雇了一乘驼轿,要将她送回娘家养病,是她病体好了,故将此驼轿放在此地不用。贤弟你休得多疑。

黄天霸  (白)     倒也辩得干净。小弟的马呢?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现在庄外。

黄天霸  (白)     告辞了。

(黄天霸下。)

濮天雕  (白)     贤弟,此事若被天霸看破,如何是好?

武天虬  (白)     三更时分,先将赃官剖腹挖心,再作道理。

濮天雕  (白)     一同请到后面。

(濮天雕、武天虬同下。)

【第九场】

(黄天霸上。)

黄天霸  (白)     镖旗在此,李五爷定在里面。

             店家哪里?

(店家上。)

黄天霸  (白)     将马带进去。

店家   (白)     有请众位英雄。

(李堃、王栋、王梁同上。)
李堃、
王栋、

王梁   (同白)    老兄弟回来啦。

黄天霸  (西皮摇板)  自古道人心揣诡计,

             临行之时两差疑。

王梁   (白)     老兄弟,方才言道:人心揣诡计,临走两差疑。莫非此去看出什么破绽来嘛?

黄天霸  (白)     是俺出庄之时,见庄外有驼轿一乘,令人可疑。

王梁   (白)     可是十里长亭,送县尊那顶驼轿嘛?

黄天霸  (白)     正是。

王梁   (白)     这可就不得啦,常言道得好,究情儿论事,设法拿贼。今晚烦劳兄弟一趟,换了夜行衣,去至他庄探听县尊的下落。县尊果在他庄,只是用好言相劝,苦苦的哀求,放出县尊两全齐美。

黄天霸、
李堃、

王栋   (同白)    他若不放呢?

王梁   (白)     他若不放,那可就说不得啦。你在里面放起一把号火,我同李五爷在外接应。倘若动起手来,拿住濮、武二位,千万不可伤他二人的性命。

黄天霸、
李堃、

王栋   (同白)    却是为何?

王梁   (白)     一来看在去世的先人,二来俱是冲北烧香磕头的把兄弟。你若伤了他二人性命,绿林中可就道咱们哥儿们不义气啦!

黄天霸、
李堃、

王栋   (同白)    言之有理。

王梁   (白)     正是:

     (念)     浑浊不分鲢共鲤,

黄天霸、
李堃、

王栋   (同念)    水清方见两般鱼。

(众人同下。)

【第十场】

(丁三把上。)

丁三把  (念)     生在江湖上,常把人开膛。

     (白)     我,丁三把。只因赃官施不全打此经过,二位寨主将他掠进庄来,三更时分剖腹挖心。不免前去伺候。

(丁三把下。黄天霸上,走边。)

黄天霸  (念)     仁义礼智信为高,身入公衙为哪条?不该贪图凌烟表,只为县尊两绝交。

     (白)     此番去至恶虎村必须好言相劝,苦苦哀求,放出县尊,免伤弟兄们和气。

             看,风扫树梢,夜走荒郊,好不凄凉人也!

(黄天霸下。)

【第十一场】

(濮天雕、武天虬同上,四下手、濮妻、武妻同上。)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将赃官绑上来。

(施世纶上。黄天霸暗上。)

濮妻   (白)     我说你们杀赃官施不全倒不要紧,你怎么对那黄老叔?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先杀赃官,然后再杀那忘恩负义的黄天霸。

黄天霸  (白)     呵哈!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外面何人痰嗽?

黄天霸  (白)     俺就是那忘恩负义的黄天霸。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回避了。

             啊贤弟,为何去而复转?

黄天霸  (白)     非是小弟去而复转,只是二位哥说话有些不应典。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怎么的不应典?

黄天霸  (白)     二位哥言道:施县尊不在庄中,方才你所杀何人?

濮天雕  (白)     俺要杀那施不全,是何人敢来拦挡?

黄天霸  (白)     有俺天霸在此,何人敢杀?哪个敢杀?

濮妻   (白)     我说老兄弟,他们要杀施不全,与你什么相干?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是啊,与贤弟你有什么相干?

黄天霸  (白)     是啊,要杀施县尊与小弟什么相干?只是二位仁兄要杀施县尊,但不知为了何事?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杀了施不全,好与九黄、七珠、莲花院一十二家好汉报仇。

黄天霸  (白)     原来为此。我想那施县尊杀了九黄、七珠、莲花院一十二家盗寇……

濮天雕、

武天虬  (同白)    呸!

黄天霸  (白)     与你们什么相干?

濮天雕  (白)     天霸,你在此絮絮叨叨,休走,看枪!

黄天霸  (白)     二哥,你提枪就刺,可知我黄门金镖利害?

濮天雕  (白)     动不动就提你黄门金镖,休走看枪!

(濮天雕、黄天霸同起打,黄天霸追濮天雕同下,王梁上,拦。黄天霸上,笑。)

王梁   (白)     老兄弟,这也够瞧得啦,走吧!

黄天霸  (白)     待我取火,烧他的庄院。

(黄天霸放火。)

王梁   (白)     人也杀啦房子也烧啦,走吧!

(黄天霸、王梁同下。)
(完)


浏览次数:10333 ┊ 字数:744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