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司马逼宫》

主要角色
司马师:净
张缉:末
曹芳:小生
张后:正旦
贾诩:老生
大太监:丑

《司马逼宫》金少山饰司马师
《司马逼宫》金少山饰司马师
情节
考《三国演义》:称魏司马师,自其弟司马昭于铁笼山一役,藉羌兵,败退姜维;班师还洛阳之后,兄弟二人益专制朝权,慑服群臣。魏主曹芳,每见司马师入朝即战慄不已,若芒刺在背,一如当年献帝见曹操状。一日,曹芳见司马师挂剑上殿,慌忙下殿迎之。司马师笑曰:“岂有君迎臣下之礼?请陛下稳便。”须臾,群臣奏事,司马师俱自剖断,绝不奏知曹芳。少时,昂然自退;前后遮拥,从者不下数千人。而曹芳退入后殿,回顾左右,反止夏侯玄、李丰、张缉三人相随而已。曹芳乃叱退近侍,与三人密商,并执皇丈张缉之手而哭曰:“司马师视朕如小儿,社稷早晚必归此人矣!”言讫大哭。李丰、夏侯玄等三人乃共谋讨贼。曹芳即脱下龙凤汗衫,咬破指尖,草成血诏。备述司马兄弟跋扈之状。授与张缉夹带而出。临别时并再三叮咛缉小心谨慎,勿使事泄受祸;且引其祖曹操当日杀董承事为戒。三人出东华门,适遇司马师带剑而来,遂被盘诘。李丰等未及数语,即为司马师说破。盖左右皆为司马师心腹,司马师早得报,知其密谋。故三人虽竭意掩饰,终被查出血诏。司马师于是令武士将三人擒出,腰斩于市,并夷其三族。既斩三人讫,司马师即率兵直入后宫,将汗衫直掷曹芳前曰:“此谁人所作耶?”曹芳一见汗衫,已战慄无人色,惟有跪哭求恕。时张皇后适在侧,司马师谓此是张缉之女,必与其父同谋,理当诛之。曹芳大哭乞免,司马师不听;立叱左右,将张后拽至东华门,用白练绞死。

注释
此剧自密谋草诏,以至搜诏、弑后,处处与曹操逼宫时情形正反相应。故亦称《后逼宫》,盖实为曹操逼宫之报应也。《演义》中所载二诗,言之颇为痛快。其前一首曰:“当年伏后出宫门,跣足哀号别至尊。司马今朝依此例,天教还报在儿孙”即指此也。鄙谓此剧于世道人心颇足补救;世之间,舍求田,而专以欺凌孤寡为事者,观于此剧,当亦知所警惧乎?惟本剧情节,间有与《演义》不同之处,且谬误实甚。如开场以姜维率兵四十五万攻魏之军报,引出司马师;考姜维此时并无攻魏之举,《演义》及《魏志》均未纪有此事,一误也。既称姜维攻魏,复由贾诩用谋,欲以五百骑人马,绐令司马师出征,假手姜维以除朝中之患;继而,贾诩即因此被司马师刀劈金阶而亡。无论贾诩此时谢世已久。凡读《三国志》者当无不知;即令未死,亦断不至作此无意识之小儿口语,以绐司马师。至刀劈贾诩一事,则更未之前闻,此二误也。其余小有差异之处,均不足为剧本责,盖编排对剧本不能一一尽与书本吻合也。至终场,弑后以后,司马师忽自作曹主口气,命己领兵出征,并有将功赎罪等语,是真滑稽之极矣!抑何可笑至此?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4.1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贾诩上。点绛唇牌。打朝。)

贾诩   (白)     下官贾诩。只因昨日陈泰,打来告急本章,姜维带领四十五万大兵围困潼关,为此早朝启奏。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

(四太监引曹芳同上。)

四太监  (同白)    咦咦咦!

曹芳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贾诩   (白)     臣贾诩见驾,陛下千岁!

曹芳   (白)     平身!

贾诩   (白)     千千岁!

曹芳   (念)     曾记先王下江南,误中庞统计连环。南征北战狼烟定,小王才坐锦江山。

四太监  (同白)    咦!

曹芳   (白)     小王曹芳。自朕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今当早朝,卿家有何本奏?

贾诩   (白)     臣启陛下:今有陈泰打来告急本章,姜维带领四十五万大兵围困潼关,请我主龙目观看。

曹芳   (白)     哎呵呀!原来姜维人马将潼关围得水泄不通。想我朝将士,各守疆界,不知何人征战?

贾诩   (白)     今有大都督在朝,逍遥无事,何不命他前去?

曹芳   (白)     不知赐他多少人马?

贾诩   (白)     五百人马。

曹芳   (白)     呀!卿家。五百人马,慢说交锋打仗,就是垫马蹄,也是不够。

贾诩   (白)     臣有一两全之计:此番大都督前去,灭却姜维,去了我朝外患;若是姜维将大都督灭却,去了我朝内患,岂不事在两全么?

曹芳   (白)     依卿所奏。但是他性情不好,上得殿来,小王有些害怕!

贾诩   (白)     不妨。照为臣眼色行事。

曹芳   (白)     如此,与朕传旨:宣大都督上殿。

贾诩   (白)     圣上有旨:宣大都督上殿。

司马师  (内白)    领旨!

(司马师上。)

司马师  (念)     腰挂宝剑按七星,上击天子下群臣。

     (白)     大都督司马师。正在朝房表本,忽听圣上宣召,不知为了何事?待某上殿走走。

             臣司马师见驾,陛下千岁!

曹芳   (白)     大都督平身。

司马师  (白)     千千岁!

曹芳   (白)     赐坐。

司马师  (白)     谢坐。

贾诩   (白)     参见都督。

司马师  (白)     罢了!臣启陛下: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曹芳   (白)     大都督哪里知道,今日早朝,陈泰打来告急本章,姜维带领四十五万大兵围困潼关。孤有意命大都督征战,不知大都督可愿往?

司马师  (白)     臣启陛下:为臣好比我主跨下之驹,扬鞭即走,勒缰即住,哪有不去之理?不知赐臣多少人马?

曹芳   (白)     这……

(贾诩伸手。)

曹芳   (白)     五百人马!

司马师  (白)     陛下怎讲?

曹芳   (白)     五百人马。

司马师  (白)     哎呀!到底年幼为君……想这五百人马,慢说交锋打仗,就是垫马蹄,也是不够!

贾诩   (白)     呀,大都督。想那姜维,闻听大都督人马一到,不战自退。何必争论人马!

司马师  (白)     呀呀贾诩!某观你在金殿之上,与陛下眉来眼去,管是你的诡计!

贾诩   (白)     呀大都督!想你我为大臣者,在金殿之上,抗旨不遵,论理当斩……

(司马师拔剑杀贾诩。曹芳躲于桌下。司马师看过两次,下。)

四太监  (同白)    奸贼去了,陛下醒来。

曹芳   (白)     先生呀!

     (二黄摇板)  都只为先王做事差,

             不该宝剑赐与他。

             上殿孤王心害怕,

             下殿文武惧怕他。

             内侍尸首来搭下,

             金井玉葬赐与他。

             内侍摆驾后宫往,

             见了梓童说根芽。

(曹芳、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张后上。)

张后   (唱)     宫娥摆驾昭阳进,

             心神恍惚为何情?

(大太监引曹芳同上。)

曹芳   (唱)     内侍摆驾宫院进,

             见了梓童说分明。

张后   (白)     妾妃见驾,陛下千岁!

曹芳   (白)     梓童平身,赐坐。

张后   (白)     谢坐。

曹芳   (白)     贾大夫……呀呀呀!

张后   (白)     陛下今日回宫,为何龙心不悦?

曹芳   (白)     梓童哪里知道,今日早朝,陈泰打来告急本章,姜维带领四十五万人马,将潼关围得水泄不通。孤有意命大都督征战,谁想他抗旨不去,反将贾大夫剑劈金阶而亡。呀呀呀呀!

张后   (白)     又去了我朝一家大大的忠臣了。呀陛下,何不修下草诏,搬请各路诸侯,共灭此贼!

曹芳   (白)     内侍,浓墨侍候。

大太监  (白)     领旨。

曹芳   (西皮摇板)  手提羊毫写草诏,

             墨不落纸为哪条?

     (白)     梓童,墨不落纸,如何是好?

张后   (白)     陛下何不咬破中指,血诏诸侯!

曹芳   (白)     先王呀!

     (西皮导板)  咬指尖心内痛珠泪滔滔,

     (白)     梓童,哎唷呀呀!

     (西皮原板)  十指连心痛至心梢。

             司马师在朝中行霸道,

             上欺孤王下压群僚。

             众卿家若念起先王义好,

             带领人马把贼剿;

             众卿家若不念先王义道,

             各守边界莫入朝。

             写罢了血诏玉玺来罩,

             不知何人走一遭?

     (白)     梓童,诏书修好,不知命何人前去?

张后   (白)     我父在朝无事,何不命他前去?

曹芳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曹芳   (白)     金牌宣,银牌召,张老太师悄悄进宫。

大太监  (白)     金牌宣,银牌召,张老太师悄悄进宫!

张缉   (内白)    领旨!

(张缉上。)

张缉   (西皮摇板)  金牌宣来银牌召,

             三宣两召为哪条?

             重重叠叠把宫院到,

             参王驾来合圣朝。

     (白)     老臣张缉见驾,陛下千岁!

曹芳   (白)     太师平身。

张缉   (白)     娘娘千岁!

张后   (白)     赐坐。

张缉   (白)     谢坐。

张后   (白)     参见爹爹!

张缉   (白)     我儿罢了。

             臣启陛下:宣老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曹芳   (白)     太师有所不知,今日早朝,陈泰打来告急本章,姜维围困潼关。孤有意命大都督征战,谁知他抗旨不遵,反将贾大夫剑劈金阶而亡。呀呀呀!

张缉   (白)     呀!去了我朝一家忠臣!

曹芳   (白)     孤有意命太师搬请各路诸侯,共灭此贼,不知太师可愿往否?

张缉   (白)     陛下传旨。老臣粉身碎骨,理当一行。

曹芳   (白)     如此请上,受小王一拜!

张缉   (白)     折杀老臣了!

曹芳   (西皮摇板)  太师请上礼恭敬,

             不念孤王看先君。

             将血诏付与梓童手,

张后   (西皮摇板)  此去小心早回程。

张缉   (三叫头)   陛下,娘娘!哎,咦咦咦!

     (西皮导板)  在宫中领过了陛下、娘娘命,

     (三叫头)   陛下、娘娘!呀呀呀!

     (唱)     背转身来自沉吟。

             那司马在朝中独裁朝政,

             上欺天子下压群臣。

             在宫殿领陛下血诏圣命,

             搬诸侯请兵将灭却贼人。

             将血诏藏至在袍袖内,

大太监  (白)     太师小心奸贼搜查。

张缉   (白)     哎!

     (唱)     又恐怕那奸贼知解其情。

             将血诏藏至在我朝靴内,

大太监  (白)     太师爷,这岂不是欺压圣上么?

张缉   (白)     哎!

     (唱)     又恐怕欺压圣明君。

             低下头来暗思忖……

     (白)     有了!

     (西皮摇板)  陡生一计在我心:

             将血诏藏在相貂内,

             就是大罗神仙难知情。

             辞别了陛下、娘娘出宫庭,

曹芳   (白)     太师请转!

张缉   (唱)     陛下有话快快云。

曹芳   (白)     此番前去,可记先王逼死董贵妃之故耳!

张缉、

张后   (同白)    哎呀!

张缉   (西皮摇板)  真命天子开了口,

             怕的我儿有难星。

             二十年前曹破汉,

             只恐司马逼曹君。

             这才是一报还一报,

             冤冤相报何日清?

             辞别了陛下、娘娘出宫庭,

张后   (白)     爹爹小心了!

张缉   (白)     儿呀!

     (西皮摇板)  适才言语谨记心!

(张缉下。)

曹芳   (西皮摇板)  一见太师出宫庭,

张后   (西皮摇板)  倒叫妾妃挂在心。

曹芳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后宫进,

张后   (西皮摇板)  不知何日转回程。

(曹芳、张后同下。)

【第三场】

(四大铠、四龙套同上。)

司马师  (内白)    打道!

(司马师上。)

司马师  (念)     冷眼取观朝政,圣天子俱在掌握。

     (白)     某,司马师。今晨有人报道,昨夜昏王将太师宣进宫去,一夜未曾出宫;必有事故。为此清晨来在午门,等他到来,观他动静如何。

             校尉的,打道午门。

四大铠、

四龙套  (同白)    来在午门。

司马师  (白)     少时张老太师到来,报我知道。

(张缉上。)

张缉   (西皮摇板)  适才宫中领圣命,

             搬动诸侯灭贼人。

             匆匆忙忙出宫庭,

             冤家又遇对头人。

     (白)     哎呀,我道谁人,原来这奸贼在此!待我回避。呀唷!

     (念)     恼人摆在肚,相见又何妨。

     (白)     哎,大都督!

司马师  (白)     老太师!

张缉、

司马师  (同笑)    哈哈哈!

司马师  (白)     请!

张缉   (白)     都督……哈哈哈哈,这做什么?

司马师  (白)     与太师安坐。

张缉   (白)     这就不敢!

司马师  (白)     理当。

(张缉将司马师安坐动作照做一遍。)

张缉   (笑)     呀,哈哈哈哈!

司马师  (白)     这做什么?

张缉   (白)     与都督安坐。

司马师  (白)     这就不敢!

张缉   (白)     理当!

司马师、

张缉   (同笑)    呀哈哈哈!

     (同白)    请坐!

张缉   (白)     都督因何来得甚早?

司马师  (白)     为国忽忙故耳。呀太师,昨夜圣上宣太师进宫,为了何事?

张缉   (白)     昨夜圣上龙体闷倦,将老夫宣进宫去,下了几盘围棋。

司马师  (白)     哪有这许多功夫!

张缉   (白)     又看了几部古书。

司马师  (白)     看的什么古书?

张缉   (白)     商汤殷纣。

司马师  (白)     可有忠奸?

张缉   (白)     怎的无有?

司马师  (白)     忠者何人?

张缉   (白)     箕子、微子,比干亚相。

司马师  (白)     奸呢?

张缉   (白)     就是费仲、尤浑等。

司马师  (白)     哦!老太师,我朝可有忠奸?

张缉   (白)     怎的无有?

司马师  (白)     我朝谁忠谁奸?

张缉   (白)     想老夫久随先王,三朝元老,可算得一家忠臣?

司马师  (白)     老太师本来是大大的忠臣。

张缉   (白)     不敢!

司马师  (白)     呀,太师,想我兄弟在朝,为官如何?

张缉   (白)     想大都督、二都督在朝,乃是个大……

司马师  (白)     大什么?

张缉   (白)     大大的忠臣!

司马师  (白)     大大的忠臣。

张缉、

司马师  (同笑)    呀,呵哈哈哈哈!

司马师  (白)     老太师,某家朝房多有得罪,太师海涵!

张缉   (白)     岂敢!

司马师  (白)     太师请便。

张缉   (白)     老夫告辞。

(张缉走跌,下。)

校尉   (白)     太师行走慌忙,绊跌一跤。

司马师  (白)     招回来!

(张缉上。)

张缉   (唱)     螯鱼脱却金钩钓,

             摇头摆尾又上钩。

     (白)     呀,大都督。老夫去得好好,又将我招回,敢是戏弄老夫当朝国丈么?

司马师  (白)     老太师,你有诈!

张缉   (白)     老夫何诈之有?

司马师  (白)     既无奸诈,为何绊跌一跤?

张缉   (白)     老夫年迈,行走慌迫,绊跌一跤。都督何必多疑!

司马师  (白)     某家不信,某家要……

张缉   (白)     要怎么?

司马师  (白)     要搜!

张缉   (白)     老夫告辞。

司马师  (白)     抓回来!搜哇搜哇,搜哇搜哇!

(校尉甲搜张缉头上,去盔。出血诏。)

司马师  (白)     哎!我把你这老匹夫!想我弟兄在朝有何亏负于你?捧此血诏,搬请诸侯,共灭于俺,是何道理?

张缉   (白)     司马师呀,奸贼!想你身带三项大罪,全然不知、全然不晓。

司马师  (白)     我且问你这一?

张缉   (白)     你带剑上朝,仰面视君,你的罪一。

司马师  (白)     这二?

张缉   (白)     你金殿之上,抗旨不遵,剑劈贾诩,罪二。

司马师  (白)     这三?

张缉   (白)     你拦在午门,私搜大臣,罪三。今日老夫这条老命不要,我与你拼了!

(张缉一过,二过,三过。司马师杀张缉。)

司马师  (白)     校尉的,打道进宫!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曹芳、张后同上。)

曹芳   (念)     龙心不定,

张后   (念)     凤心不安。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万岁:大事不好了!

曹芳   (白)     何事惊慌?

大太监  (白)     奸贼前来搜宫。

曹芳   (白)     将宫门紧闭!

(司马师率众校尉同上。)

众校尉  (同白)    来在宫门。

司马师  (白)     打进去!

(众校尉、司马师同闯宫。)

司马师  (白)     呔,昏王!我弟兄在朝,何亏于你?你为何修下血诏,搬请诸侯,共灭于俺,是何道理?

曹芳   (白)     这、这、这、这乃梓童之过耳!

司马师  (白)     洗剿了!

张后   (西皮导板)  半空中跳下一只虎,

司马师  (白)     打坐。

(曹芳坐。)

张后   (唱)     摇头摆尾要伤人。

             上前跪在万岁面,

司马师  (白)     唔唔唔唔……

张后   (唱)     大都督一旁发恨声。

             不跪万岁来跪你,

             都督饶我命残生。

司马师  (白)     呸!

     (西皮摇板)  昔日纣王宠妲己,

             摘星楼台排宴席。

             件件桩桩你妇人计,

             哪有忠良保华夷?

             恨不得一足踏、踏、踏、踏死你,

             要出昭阳日出西!

张后   (唱)     将身站在丹墀下,

             看他把我怎样行!

司马师  (白)     校尉的,将贱妃推出斩了!

曹芳   (白)     大都督,看在小王,饶她个全尸!

司马师  (白)     来呀!将贱妃与我三绞毙命!

众校尉  (同白)    气绝了!

司马师  (白)     呀!

(轰锣。司马师一验,二验,给曹芳看过。)

司马师  (白)     搭了下去!

(众校尉抬张后同下。)

司马师  (白)     且住。想某带剑进宫,逼死正宫主母,已有这些小罪过。待俺上前请罪。

             臣大都督司马师见驾,陛下千岁!臣带剑进宫,逼死主母,已有些小罪过,望我主降旨……你讲、你说!你聋了?你哑了?

             哈哈哈哈,这小昏王,到底年幼为君,被某这一吓,吓昏了!啤,也罢。待某家替他传旨。

             唗!大胆的司马师,在金殿之上,剑劈贾诩;又在午门私搜太师张缉;今又带剑进宫,逼死正宫主母,已有这些罪过,寡人也不计较与你;今有姜维,围困潼关,命你带领倾国人马,大战姜维,若是得胜,将功赎罪;若是败了哇……

(司马师偷看曹芳。)

司马师  (白)     哎,也就罢了!你去,你走!

             喳。臣遵旨!

(大太监偷看。司马师回笑。)

司马师  (笑)     哈哈哈哈!哇哇哇哇!

(司马师下。)

大太监  (白)     奸贼去了,陛下醒来!

(曹芳扶大太监肩。)

曹芳   (白)     哎,梓童呀呀呀!

(上段尾声。)

曹芳   (白)     梓童,阴魂休散,随孤王来吧。呀呀呀!

(下段尾声。)
(完)


浏览次数:4354 ┊ 字数:659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