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莲花湖》

主要角色
胜英:生
韩秀:生
和尚:丑
胡闹:付
荀攸:丑

《莲花湖》吕月樵饰胜英、郎锦堂饰韩秀
《莲花湖》吕月樵饰胜英、郎锦堂饰韩秀
情节
绿林豪侠韩秀,自号桃花郎,招集江湖亡命,占据莲花湖,独霸一方。其部下头目,在酒肆中,与胜家寨老英雄胜英部下,一言不合,拔刀猛斗。胜英部下受伤,回见胜英,诉明情由,恳求报复。胜英素重韩秀名,久欲罗致门下,以资臂助。适韩秀下帖相招,请胜英一较优劣,胜英允其请,即率部下渡湖,直抵韩秀处。韩秀置酒款待,胜英力赞韩秀英雄盖世,劝其归附,以免自相残杀。韩秀请校艺以定从违,胜英许之,乃胜英部下俱为韩秀所败。时胜英年虽老,尚精神矍铄,至是遂投袂而起,下席亲与韩秀角,卒扑韩秀于地。斯时胜英大弟子黄三泰,欲杀韩秀,胜英力阻之,韩秀遂降服,且拜胜英为师云。

注释
此剧系全本从飞天鼠报仇刺李刚演起,剧中情节大异也。

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录入:朱旻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7.7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秦尤、咎士雄、崔通同上。)

秦尤   (引子)    仇深似海,

咎士雄、

崔通   (同引子)   何日里,才称心怀。

秦尤   (念)     幼习拳棒武艺通,

咎士雄  (念)     只为父仇在胸中。

崔通   (念)     男儿立志当奋勇,

秦尤、
咎士雄、

崔通   (同念)    方显侠义美英雄。

秦尤   (白)     俺飞天鼠秦尤。

咎士雄  (白)     攒天鼠咎士雄。

崔通   (白)     入地鼠崔通。

秦尤   (白)     二位贤弟,想你我弟兄三人,身为绿林,谁不闻太仓三鼠英名。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是吓。

秦尤   (白)     想昔年我父在莲花岛,执掌头杆黄旗。可恨胜英一镖,将我父打死,那时我还年幼无知,同了母亲,来到太仓居住,这才对我说明此事。至今父仇未报,常挂心怀。

咎士雄  (白)     大哥不必忧愁,弟闻知那胜英已下莲花岛,往山阳县去了,你我弟兄赶上前去,将他结果,谅他难胜,此仇必报也。

崔通   (白)     二位兄长非知,小弟也曾差人前往山阳县,打听胜英身落何处,待其回音,再作道理。

(庄丁上。)

庄丁   (念)     去时雕翎箭,回来一阵风。

     (白)     三位爷,小子叩头。

秦尤、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起来。

庄丁   (白)     谢谢三位爷。

崔通   (白)     命你打听胜英之事,怎么样了?

庄丁   (白)     小子奉命打听,行至太平庄,欲要前进,只见胜英,带领一阵英雄,直奔太仓而来,特来通禀。

秦尤   (白)     哦,已到太仓了。

庄丁   (白)     正是。

(庄丁下。)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既然如此,你我一同前往。

秦尤   (白)     且慢,想他既到此地,插翅难逃。你我用了酒饭,夜晚行事便了。

     (二黄摇板)  可恨当年行强暴,

咎士雄  (二黄摇板)  飞蛾投火把自烧。

崔通   (二黄摇板)  眼看冤仇来相报,

秦尤、
咎士雄、

崔通   (同二黄摇板) 狭路相逢怎肯饶。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胜英引李刚、黄三泰、李玉圭、李志龙、郝照雄、杨俊、普大勇、陶让、蔡庆、张大川、武万年、杨香武同上。)

众人   (同锁南枝牌) 俺生来情性傲高,

             老龙已去探虎苗,

             蓦地里加鞭上,

             行偷取风情悄。

     (同白)    俺——

胜英   (白)     胜英。

李刚   (白)     李刚。

黄三泰  (白)     黄三泰。

李玉圭  (白)     玉圭。

李志龙  (白)     李志龙。

郝照雄  (白)     郝照雄。

杨俊   (白)     杨俊。

普大勇  (白)     普大勇。

陶让   (白)     陶让。

蔡庆   (白)     蔡庆。

张大川  (白)     张大川。

武万年  (白)     武万年。

杨香武  (白)     杨香武。

李刚   (白)     各位仁兄,一路之上,皆为小弟。想俺李刚性直,路见不平,可恨那冯景瑞,强抢民间之女,是俺父子看见,将那贼打走。故尔惹起祸端,将俺父子下在监中。蒙胜仁兄搭救,至死不忘。

胜英   (白)     哎,贤弟哪里话来,想俺在莲花岛,执掌五色旗为令,压伏绿林,有不遵者,按旗斩首示众。贤弟乃有始有终,焉有不救之理。俺只恨山阳县赃官袁其,贪图民财,倚官压势,宠用妻弟,无所不为,因此前来削奸除佞。路过黄花岗,收了三泰等以为门徒,每日传授武艺,半载有余。谁想那赃官,告职还乡,行至太平庄,落在高家店中。是俺夜晚,独自一人,将他全家杀死,料无人知,故奔太仓而来。香武,找一宽阔店房,方好安歇。

杨香武  (白)     师父,前面有一旅店,可以安歇。

胜英   (白)     有理,你我一同前往。

众人   (同白)    请。

     (同锁南枝牌) 因豺狼不怕人常到,

             杀他一家魂魄渺。

杨香武  (白)     来此已是。

胜英   (白)     唤店家。

杨香武  (白)     是。

             店家有人么?

(店家上。)

店家   (念)     打扫店门开,烧茶等客来。

     (白)     吓,列位客官,敢是投宿的?

杨香武  (白)     正是,可有上房?

店家   (白)     有的。

杨香武  (白)     将牲口牵了去喂。

店家   (白)     是是是,列位客官,店家有礼。

众人   (同白)    罢了。

店家   (白)     客官用些什么。

胜英   (白)     速办酒饭,你们下面去饮。

店家   (白)     是是是,你们来吓。

(众人同允,店家、黄三泰、李玉圭、李志龙、郝照雄、杨俊、普大勇、陶让、蔡庆、张大川、武万年、杨香武同下。)

胜英   (白)     店家。

(店家上。)

胜英   (白)     拏酒一壶,明灯一盏。

店家   (白)     灯酒在此。

胜英   (白)     唤你再来。下去。

(店家允,下。)

胜英   (白)     贤弟请。

李刚   (白)     仁兄,小弟多蒙仁兄搭救,俺李刚虽死难报大恩。

胜英   (白)     贤弟,你我虽是异姓,胜如同胞,从今以后,休出此言,倘若被人听见,岂不要耻笑你我。

李刚   (白)     仁兄话虽如此,为人在世,要知恩报德,才算得英雄,前番蒙仁兄搭救,俺李刚至死不忘。

胜英   (白)     吓贤弟,今日讲话,为何重言倒语。

李刚   (白)     从今以后,小弟不提了。

胜英   (白)     这便才是。贤弟再饮几杯。

李刚   (白)     酒已够了。

胜英   (白)     如此,你我散了罢。

(胜英下。起初更鼓。)

李刚   (二黄原板)  想当初在绿林威名显耀,

             到如今虽年迈颇有志高。

             杀赃官除污吏谁不知晓,

             见不平不由人怒冲九霄。

             恨冯景怨董瑞其意不小,

             仗赃官抢民女罪犯天条。

             俺父子见此事心头火冒,

             与二贼相争斗惹起祸苗。

             袁其贼命人请父子来到,

             他妻弟竟把我下在监牢。

             胜大哥闻此信急忙来到,

             才搭救我父子出了监牢。

             谅此恩我今生不能答报,

             纵一死转来世也该酬劳。

(起三更鼓。秦尤上。)

秦尤   (锁南枝牌)  杀叫他尸横行,

             血染锦战袍。

             凭着俺,飞檐走壁高,

             宝刀一起命难逃。

     (白)     来此已是,待我蹬窗而进。

(秦尤过桌。)

秦尤   (白)     胜伯父,胜伯父,休怪小侄狠毒,怎奈父仇不共戴天。

             看刀!

(李刚执鞭追出。)

李刚   (白)     在哪里?

(秦尤剁李刚倒,秦尤下。)
(胜英、黄三泰、李玉圭、李志龙、郝照雄、杨俊、普大勇、陶让、蔡庆、张大川、武万年、杨香武同上。)
李志龙、

李玉圭  (同二黄摇板) 一见我父把命丧,

             不由弟兄两泪汪。

             辞别伯父登程往,

             要拿仇人祭灵堂。

胜英   (白)     且慢,想那行刺之人,已是走远,追之不及。尔父已死,难以复活,不必喧哗,俺自有主见。

众人   (同白)    师父有何高见。

胜英   (白)     只恐走漏风声,被行刺人知觉,此仇难报。我自有道理,且成殓你李叔父,少时店家到来,须要照俺眼色行事。

众人   (同白)    我等遵命。

胜英   (白)     唤店家。

杨香武  (白)     是。

             店家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来了来了。

杨香武  (白)     呔,俺师父唤你,为何这等慢腾腾的。

店家   (白)     我穿裤子呢。

杨香武  (白)     滚进去罢。

店家   (白)     是。

             吓老爷子,半夜三更叫我出来,还是要用些什么?

胜英   (白)     不用什么,我且问你,此店还是新店,还是旧有?

店家   (白)     久居在此,好几代了。

胜英   (白)     哦,既是居住几代,为何黑夜杀人,要你偿命。

店家   (白)     哎呀我的爷,我开了多少年的店,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只懂得安歇人,不晓得害人。

胜英   (白)     你不害人,朝上看来。

店家   (白)     哎呀我的妈吓,这才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个人是谁杀的吓?

胜英   (白)     分明你见财起意,杀死我的人,还有何辩。

店家   (白)     哎呀我的爷,慢说杀人,我连鸡都不敢宰,你老人家救命。

胜英   (白)     唔唔唔,我且问你,你还是要官判呢,还是私休。

店家   (白)     官判怎讲,私休怎说?

胜英   (白)     这私休么,念你为人正直,只须买大大的棺木,将他成殓起来,抬到高阜处埋葬,就与你无干。

店家   (白)     如此我愿意私休。等到天明,买口棺木,成殓他老人家就是了。

胜英   (白)     若是等到天明,倘然被人看见,难保你的性命。

店家   (白)     这等时候,叫我哪里去买?就是现打,也来不及,这这这便如何是好?哦呵有了。

             吓老爷子,有口现成棺木在此。

胜英   (白)     这棺木从何而来吓?

店家   (白)     爷有所不知。只因我父年迈,常常有病,故尔办此寿木,提防不测。现今父亲病愈,所以有此现成的,只好救急要紧。

胜英   (白)     可有高阜之处?

店家   (白)     高阜之处。吓,高不过教场。

胜英   (白)     离此多远?

店家   (白)     三里之远。

胜英   (白)     既然如此,李志龙、李玉圭,你二人将你父亲成殓在内。

(李玉龙、李玉圭同允,扶李刚同下。)

胜英   (白)     张大川、蔡庆,你二人悄悄地,跟随他弟兄二人,一同前去,埋葬他父。(张大川、蔡庆同允,同下。)

胜英   (白)     待等天明,尔等四下巡访行刺之人,若有音信,速报为师知道。

众人   (同白)    遵命。

胜英   (念)     谅儿总有腾云志,难逃某家掌握中。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咎士雄、崔通同上。场上设会仙楼牌。)
咎士雄、

崔通   (同驻马听牌) 夏日清凉,

             怎有心情游戏赏。

             因事起未就散步,

             闲游试探奸良。

             街市人烟纷纷道短长,

             争名夺利,谁来让着紫荆围墙,

             楼台亭阁别时样。

咎士雄  (白)     贤弟,昨晚大哥去至店中,行刺胜英,不料被人看见追来,大哥就暗刺一人,未知那人名姓,生死存亡。

崔通   (白)     故尔命你我前来,打探那人名姓生死。

咎士雄  (白)     看前面有座酒楼,你我沽饮几壶,再去访问便了。

     (二黄摇板)  怀揣机密访大事,

崔通   (二黄摇板)  探望谅人也难知。

咎士雄  (白)     来此已是酒楼。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念)     卖酒不兑水,真真冒失鬼。

     (白)     二位敢是吃酒的?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正是,哪里洁净?

酒保   (白)     楼上洁净。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将好酒好菜取来。

酒保   (白)     是是是。

             哙,伙计们,好酒菜端上来。

             吓,酒菜在此。

咎士雄  (白)     放下,唤你再来。

酒保   (白)     是是是。

(酒保下。)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请。

(黄三泰、杨俊、李志龙、武万年同上。)

黄三泰  (二黄摇板)  同遵师命登程往,

李志龙  (二黄摇板)  探听行刺事一桩。

杨俊   (二黄摇板)  并无踪迹怎样往?

武万年  (二黄摇板)  腹中无食饥得慌。

黄三泰  (白)     你我查访半日,并无音信,好不焦燥人也。

李刚   (白)     三哥,想此事不能性急,须要慢慢地查访。

杨俊   (白)     着吓!李贤弟言之极是,你我就此前往。

武万年  (白)     慢来慢来。

众人   (同白)    怎样。

武万年  (白)     谅你们一辈子也访不着。

众人   (同白)    怎样访不着?

武万年  (白)     未曾访人,来来来,先访访俺肚中有食无食。

众人   (同白)    哦,敢是你肚中饥饿,就该饱餐才是。

武万年  (白)     银钱在你们身上,叫我哪里去吃?

黄三泰  (白)     既然如此,前面有座酒楼,你我用些酒饭,再去访问便了。

     (二黄摇板)  弟兄一同往前行。

众人   (同二黄摇板) 来到酒楼饮杯巡。

黄三泰  (白)     来此已是。

             酒家哪里?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了来了。列位敢是吃酒的?

黄三泰  (白)     正是,哪里洁净?

酒保   (白)     楼上好。

黄三泰  (白)     带路。将好酒好菜取上。

酒保   (白)     是是是,酒菜到。

武万年  (白)     吓酒太少了,取一大壶来。

(酒保允。)

武万年  (白)     快快与咱取来。

酒保   (白)     是是是,俱在这里。

武万年  (白)     放下,唤你再来。

酒保   (白)     是是是。

(酒保下。)

众人   (同白)    请。

(秦尤上。)

秦尤   (白)     方才家丁报道,那胜英已在会仙楼饮酒,因此前来与他分个上下。

             吓来此已是,待俺闯将进去。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大哥来了,请坐饮酒。

秦尤   (白)     请坐。二位贤弟,敢是早已来了么?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正是,大哥从何处而来,真乃不约而自会。

秦尤   (白)     好笑吓,昨晚吩咐家丁,去宰绵羊,款待二位。不料家丁听事不明,将孤雁伤害,那绵羊到安然无事。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谅那绵羊虽然逃脱,日后也难逃命。

黄三泰  (白)     吓,听他言语,莫非就是行刺之人。

众人   (同白)    三哥所言不差。

黄三泰  (白)     待俺问来。

             呔,昨晚行刺,可是你么?

秦尤   (白)     就是你爷。

黄三泰  (白)     着打。

(众人同打下。酒保上。)

酒保   (白)     你那只顾吃酒,他们都打起来了。

武万年  (白)     吓,他们怎么动起手来了?哦,想是访问明白,待俺赶上前去。

             呀,端张梯子来。

酒保   (白)     哪里去?

武万年  (白)     撒手。

(武万年下。)

酒保   (白)     好买卖。被他们吃了半天,打了个稀里歪拉分文未见。

(酒保下。)

【第四场】

(秦尤、黄三泰同上。)

黄三泰  (白)     唗!小辈哪里走。通名上来。

秦尤   (白)     若问你爷名姓,尔且听者。俺乃太仓三鼠,即是飞天鼠,秦尤是也。尔且报上名来。

黄三泰  (白)     听者:俺乃祖居浙江绍兴府,金华县黄家岗人氏,曾拜胜英门下为徒,人称飞镖黄三泰。呔秦尤,尔既为绿林豪杰,就该比并高下,因何黑夜入店行剌,是何意也?

秦尤   (白)     唗!黄三泰,你若问根由,尔且听者:俺与胜英有杀父之仇,故而入店行剌。不料知觉,将俺惊走,本要找寻尔等,不料自来送死,俺今日在这教场,定要见个高下。

黄三泰  (白)     你老爷何惧。

秦尤   (白)     且慢。今日比武,不许暗器伤人,方算英雄好汉。

黄三泰  (白)     若用暗器伤人,非为英雄好汉。

秦尤   (白)     好,丈夫一言,

黄三泰  (白)     驷马难追。

(黄三泰、秦尤对刀。黄三泰伤倒,秦尤欲杀,杨俊、李志龙同追上。)

秦尤   (白)     住了,俺也不伤他性命,尔等回去报与胜英知道,来日与他,定要比个高下。俺去也。

(秦尤下。)
杨俊、

李志龙  (同白)    三哥伤着何处?

黄三泰  (白)     左胁略刺一刀,谅无大碍。

(武万年急上。)

武万年  (白)     哪里走!这贼跑往哪里去了?

杨俊、

李志龙  (同白)    那行刺之人么,与三哥比试,我等不能向前,不料三哥左胁,略受刀伤,那厮逃走了。

武万年  (白)     哎,出店之时,师父言道,倘遇行刺之人,叫你我千万不可交手。如今三哥受此刀伤,倘然师父看见,你们将何言答对?

杨俊、

李志龙  (同白)    故而愁闷。师弟可有妙计,蒙过师父可好。

武万年  (白)     哼哼哼,我早知道你们不行,咱到有个主意。

杨俊、

李志龙  (同白)    有何高见?

武万年  (白)     你我回店,倘若师父看见问起,俺自有言语答对,就此搀扶好了,走吓。

黄三泰  (二黄摇板)  二人相斗来争上,

             不料左胁略带伤。

杨俊、

李志龙  (同二黄摇板) 急忙搀扶登程往,

武万年  (二黄摇板)  天大祸殃俺承当。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玉圭、郝照雄、普大勇、陶让、蔡庆、张大川、杨香武、胜英同上。)

胜英   (二黄摇板)  可叹李刚一命丧,

             怎不叫某两泪汪。

             终日烦闷心窝上,

             定拿刺客祭灵堂。

             四个徒儿前去访,

             因何不见信还乡?

(杨俊、李志龙、武万年、黄三泰同上。)

黄三泰  (二黄摇板)  此番进店你先往,

武万年  (二黄摇板)  千万莫漏这一桩。

杨俊、
李志龙、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参见师父。

胜英   (白)     罢了,坐下。

杨俊、
李志龙、
武万年、

黄三泰  (同白)    告坐。

胜英   (白)     命尔等前去访问,可有音信?

杨俊、
李志龙、

武万年  (同白)    这……

胜英   (白)     吓。三泰为何这等光景?

武万年  (白)     他、他乃是天气炎热,他道腹内疼痛,想必是发痧了。

胜英   (白)     如此将衣解开,待为师与你诊治。

黄三泰  (白)     哎不用不用。

胜英   (白)     哎这样鲜血,从何而来?

武万年  (白)     师父不用着急,待我告诉你老人家:只因在酒楼饮酒,腰内未带分文,我要挂账,那厮不允,故而争斗起来,小徒一时动怒,拔了黄三泰腰间佩刀,不料将他左胁刮了一下,故而流此鲜血。

胜英   (白)     哽,尔等在外这样横行,怎称绿林豪杰,失我名望,要你何用!

             来,将他绑了,取尔首级,以整绿林之规矩。

武万年  (白)     哎呀师父不必动怒,待我从头至尾,告诉你老人家。

胜英   (白)     唔,我且暂为松绑,一一讲来。

武万年  (白)     我等奉了你老人家之命,前往查访行刺之人。访了半日,不料肚中饥饿,正行之间,有座酒楼,我等一同进去。我只顾饮酒食肉,不知他们怎样动起手来。酒保说明,我才赶上他们,不想那厮已是逃走。只见黄三泰躺在地下。诚恐你老人家见怪,故而叫我扯谎。这是我的亲口实言,师父不信,再问他们便了。

胜英   (白)     可是真情?

武万年  (白)     句句真言。

胜英   (白)     哽,今日此事权且饶恕,下次再若扯谎,定要尔命。

武万年  (白)     是是是,下次再不敢扯谎。

胜英   (白)     三泰,你与此人交手,可曾问他名姓?

黄三泰  (白)     已曾问过,此人自称太仓三鼠,口中言道师父与他有杀父之仇。他道姓秦名尤,绰号叫做飞天鼠。

胜英   (白)     哦,飞天鼠秦尤。哦呵是了,尔等不知,听为师道来:他父秦天保,与为师昔日在莲花岛同掌头杆黄旗。不料山下来了李家夫妇四人,被他抢上山来。那李家娘子,略有几分姿色,他乃顿起邪心,就欲勒逼为婚。好个李氏娘子,认死不从。喽啰报到,我才知晓。那时我再三相劝,他父执意不允,我一时忿怒,用镖将他錾死,故而结下此仇。谅他此番必不干休。天色已晚,只留三泰在此,尔等下面饱餐,安歇去罢。

(众人同允,同下。)

胜英   (白)     三泰掌灯过来。

黄三泰  (白)     是。

胜英   (白)     你与他比试,怎样受此刀伤,说与为师知道。

黄三泰  (白)     是。弟子与他比试,正欲一刀结果他的性命,不料被他闪过。复又一刀,谁料他将身一离,故而胁下受此刀伤。

胜英   (白)     哦,待为师演来你看,你须要牢牢紧记。

黄三泰  (白)     是,求师父指教。

胜英   (白)     看准了。

(胜英耍刀。咎士雄、崔通同上,站高偷看。)

胜英   (白)     可是此样?

黄三泰  (白)     正是。

胜英   (白)     此刀法乃是蟒蛇回洞分心刀,必须用镖打去,方保无虞。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哎吓。

胜英   (白)     外面何人?

咎士雄、

崔通   (同白)    俺乃太仓三鼠。

咎士雄  (白)     攒天鼠咎士雄。

崔通   (白)     入地鼠崔通。里面讲话者,可是胜英?

胜英   (白)     然也。尔等休走,俺来也。

(胜英打,咎士雄、崔通,众人同上,擒武万年。)

众人   (同白)    启师父:拿住了。

胜英   (白)     掌灯,待我看来。

             吓你们怎么将武万年绑起来了?

众人   (同白)    师父,我等暗地之间,看不明白,他从房上掉下来,只当是奸细,故而绑起。

胜英   (白)     吓,你既要上房,怎么又掉下来?

武万年  (白)     我听得刀声响亮,只认你老人家传授黄三哥的刀法,我私自上房偷学。不料你老与那贼交手,我看那贼有逃走之意,我就赶上,不料被他一脚,把我踢将下来。刀法没学着,到受了伤了。

胜英   (白)     想那秦尤余党甚多,尔等从今以后,若遇他们交手,须留神一二。

众人   (同白)    我等谨记。

胜英   (白)     天色已明,吩咐店家预备酒饭,大家饱餐便了。

(众人同允,同下。)

【第六场】

(和尚上。)

和尚   (念)     心忙来路远,特地到此间。

     (白)     来此已是。吓,并无一人,待我叫来。

             阿弥陀佛。

(店家上。)

店家   (白)     是谁,吓,原来是化缘的。

             小师父,我们这里是僧道无缘。

和尚   (白)     俺不是化缘的。

店家   (白)     敢是投宿的?

和尚   (白)     非也。

店家   (白)     哦飞雁,卖多少钱一斤。

和尚   (白)     不是,俺是找人的。

店家   (白)     哦找人,可晓得他姓甚名谁?

和尚   (白)     俺找胜英的。

店家   (白)     哦,你敢是找胜爷的?

和尚   (白)     正是。

店家   (白)     候着。

             有请胜爷。

(胜英、众人同上。)

胜英   (念)     终日防贼盗,谅他也难逃。

     (白)     何事?

店家   (白)     外面有一和尚,要见你老。

胜英   (白)     唤他进来。

店家   (白)     是。

             小师父,胜爷唤你进去。

和尚   (白)     带路。

(店家允,下。)

和尚   (白)     请了。

胜英   (白)     和尚前来寻某,所为何事?

和尚   (白)     我乃奉命前来。此人言道:你若一人,今晚独宿三官庙一宵,方能算得盖世英雄。

胜英   (白)     这有何难。我且问你,此人姓甚名谁,因何叫俺独自一人,夜宿三官庙?你可说明,俺随后就到。

和尚   (白)     要问此人,即是飞天鼠秦尤。也不知在哪里抬了一口棺木,停在我庙中,命我前来邀你前去。

胜英   (白)     好,如此,俺就同你前去便了。

众人   (同白)    师父既要前去,我等一同跟随。

胜英   (白)     不消,尔等在店等候,不可私自出去,须要留神小心。

众人   (同白)    遵命。

(众人同下。)

胜英   (白)     带路。

     (二黄摇板)  见和尚送音信我才知晓,

             又谁知那秦尤惹祸自招。

             此一番至庙中将他来找,

             见了面方称得盖世英豪。

和尚   (白)     不必前行,此间就是。

胜英   (白)     吓,李刚之柩。

             和尚,方才你道,可是此棺木么?

和尚   (白)     不错。

胜英   (白)     那秦尤现在何处。

和尚   (白)     谅必少时就要来的。

胜英   (白)     你且出去。待我将门闭上。

(和尚允,下。起初更鼓。)

胜英   (白)     贤弟,可知愚兄此来,定要拿你仇人,活祭灵堂,报仇雪恨。

(胜英睡。咎士雄、崔通同上。)

咎士雄  (白)     李伯父,休怪侄儿狠毒,此乃冤冤相报,故而叫你父子,同赴幽冥。

崔通   (白)     二哥不必多讲,恐其暗算,反为不美。

胜英   (白)     哪里走!

(胜英打。咎士雄、崔通同下。)

胜英   (白)     二贼逃走也,不知他名姓,口中言道,杀死他子。哦,莫非店中有失,如有此事,天明便知。

(起三更鼓。韩秀上,上栏杆摸。)

韩秀   (白)     吓,三鼠言道,李刚已死。谅他的钢鞭,必在棺木之内。吓,怎么摸他不着?

胜英   (白)     着镖。

(韩秀接镖。)

韩秀   (白)     哎,暗发一镖,难道有人在内?

(胜英打,韩秀赴水下。)

胜英   (白)     哦,看他赴水而逃,由他去罢。待我回转庙中,再作计较。

(胜英下。韩秀上。)

韩秀   (白)     时才摸鞭之时,有人暗发一镖,追将出来。不知此人名姓,且自回寨,再作道理。

(韩秀下。胜英上,入庙。李志龙上。)

李志龙  (二黄摇板)  可叹兄弟把命丧,

             怎不叫人两泪汪。

             迈步且把庙门闯,

             诉明伯父这形藏。

     (白)     哎呀伯父吓,昨晚我弟,好好在店安眠,不知何时,被人刺死,况且人头不见,望伯父作主!

胜英   (白)     哦如何,竟不出我之所料。唔,这是某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你且不必悲伤,将你兄弟成殓起来。拿住贼人,再报仇恨。你到店中,将店账算清,同到庙中,免得为伯两下牵挂。

李志龙  (白)     遵命。哎呀兄弟吓。

(李志龙下。)

胜英   (白)     吓,我想李志圭之性命,必是昨晚来的二贼所害无疑了。

(众人同上。)

众人   (同白)    参见师父。

胜英   (白)     罢了,坐下。

众人   (同白)    告坐。

胜英   (白)     昨晚李志圭被人杀死,难道你们都不知么?

众人   (同白)    乃一时睡熟。我等若知,岂肯放他逃走。

胜英   (白)     这也难怪。昨晚为师在此打睡,不料来了二人,在黑暗之间,看不明白。那时为师将二贼惊走。不多时,忽然又来了一人,在灵前言道,竹节钢鞭,必在棺木之内。他正欲要取,为师将他惊走,赶上与他争斗,天略微明,那厮赴水而逃,过河往竹林而走。为师看得明白,浑身上下尽是青色,背插单刀,鬓戴桃花一枝,尔等可有一人,前去探访贼穴,在于何处,此人姓甚名谁。

杨香武  (白)     师父但放宽心,待徒弟前去探访贼穴,但不知那贼,打从哪道而逃?

胜英   (白)     你出了庙门,东道有一界河,过了此河,对面竹林便是。你须牢牢谨记。

杨香武  (白)     遵命。

胜英   (白)     此番前去,须要小心。

杨香武  (白)     是,遵命。

     (二黄摇板)  师父且把宽心放,

             我今前去探形藏。

(杨香武下。)

胜英   (二黄摇板)  香武前去把贼访,

             静等音信回故乡。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胡闹、荀攸棹桨同上。)

胡闹   (二黄摇板)  终朝棹桨江上游,

荀攸   (二黄摇板)  至死不离这船头。

胡闹   (白)     俺翻江鼠胡闹。

荀攸   (白)     俺浪里攒荀攸。

胡闹   (白)     请了。这几日没有买卖,你我拿什么过活?

荀攸   (白)     今日天气晴和,将船棹到河口,自有买卖上门。

胡闹   (白)     言之有理。你我将船摇到芦苇之中,等候便了。

(杨香武上。)

杨香武  (白)     走吓。

     (二黄摇板)  谨遵严命登程往,

             探听贼穴事一桩。

     (白)     来此已是界河,吓,怎么过去?看那芦苇之中,有只渔船,不免唤他前来渡我。

             呔船家,将船摇过河来。

胡闹、

荀攸   (同白)    我们渔船不渡人的。

杨香武  (白)     渡俺过河,多把银钱。

胡闹   (白)     有银钱,你站定了。

(杨香武上船。)
胡闹、

荀攸   (同白)    还是银子是钱,快拿出来。

杨香武  (白)     过河与你不迟。

胡闹、

荀攸   (同白)    船家不讨过河钱,不能够。

杨香武  (白)     你不能,俺更不能。

胡闹、

荀攸   (同白)    哎。

杨香武  (白)     真要作死,也罢,与你个馄饨吃。

(杨香武杀胡闹、荀攸,同下。)

【第八场】

(李豹、陈志、闻魁祥、高大鹏、强龙、强虎、强豹、强彪同上,同起霸。点绛唇牌。)

李豹   (白)     李豹。

陈志   (白)     陈志。

闻魏祥  (白)     闻魁祥。

高大鹏  (白)     高大鹏。

强龙   (白)     强龙。

强虎   (白)     强虎。

强豹   (白)     强豹。

强彪   (白)     强彪。

李豹   (白)     请了。今日寨主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众人   (同白)    请。

(众人分站。八下手引韩秀同上。粉蝶儿牌。)

韩秀   (念)     自幼生来胆气高,莲花湖内称英豪。官兵不敢前来找,就是雀鸟也难逃。

     (白)     俺桃花浪子韩秀。祖居山西人氏,不幸椿萱早故,留下我兄妹二人。我妹韬英,懒绣针旨,好习枪刀。俺为人心直,广结天下英雄,昔日同妹来至太仓,无安身之处。俺仗着一身武艺,霸占这莲花湖,结识三鼠。俺平生最喜竹节钢鞭,昨日他等言道,李刚有根竹节钢鞭,天下闻名。李刚已死,棺柩停在三官庙。我想此鞭定在棺内,故而昨夜俺入庙找取钢鞭。不料有人暗发一镖,被俺接住,两下比试,天明两下撒手。谅他不得干休。因此升帐,与众家英雄商议。

             吓列位英雄,须防贼人暗探。

众人   (同白)    寨主宽心,就是雀鸟也难到此。何况小小毛贼。

韩秀   (白)     话虽如此,必须留心。来,将酒宴摆在后帐,大家同饮。

众人   (同白)    寨主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丫鬟引韩韬英同上。)

韩韬英  (引子)    懒习针旨刺绣,勤练武艺精通。

     (念)     奴本闺阁女多姣,爱习拳棒与枪刀。兄妹威名谁不晓,方称巾帼女英豪。

     (白)     奴家韩韬英,兄长韩秀,占住莲花湖,到也清闲自在。这几日心中烦闷,不免唤小桃出来,解闷取乐也。

             来,唤小桃。

丫鬟   (白)     是。

             小桃姐,小姐呼唤。

小桃   (内白)    来。

(小桃上。)

小桃   (杂板令)   奴虽女流胆气高,

             跟随姑娘乐逍遥。

             若论拳棒我多晓,

             或扎枪,或砍刀,

             十八般武艺全知晓。

             有人问我名和姓,

             服侍姑娘叫小桃。

     (白)     姑娘在上,小桃有礼。

韩韬英  (白)     罢了。

小桃   (白)     姑娘呼唤小桃何事。

韩韬英  (白)     是我心中烦闷,故而唤你,想个主意,玩玩才好。

小桃   (白)     哦,你老烦闷,我倒有个主意在这儿。

韩韬英  (白)     有什么主意?

小桃   (白)     姑娘,我家花园,正当百花齐放,何不前去玩耍一回。一来观花解闷,二来还要你老指教我的武艺。你老看好是不好。

韩韬英  (白)     好,只要你肯学,这有何妨。来,带路花园。

     (二黄摇板)  世间休笑女娘行,

             娘子军马谁敢迎。

             演武习文观战策,

             惯习拳棒刀枪精。

             小桃带路花园进,

     (白)     呀!

     (二黄摇板)  但见蜂蝶乱交情。

             有人扑得金钱舞,

             同酌佳肴赏春景。

小桃   (白)     姑娘你瞧,那这些蝶儿纷纷,桃红柳绿,到也清闲,待我扑蝶吓。

     (二黄摇板)  举步扑蝶向前行,

             偶遇双蝶采花心。

(小桃扑。)

小桃   (白)     姑娘瞧那蝶儿,好是不好?

韩韬英  (白)     好,重重有赏。

小桃   (白)     谢谢姑娘赏。

(头目上。)

头目   (白)     小桃,小桃。

小桃   (白)     干什么?

头目   (白)     寨主请姑娘速到后寨,有要事商议。

小桃   (白)     知道了。你先去,我们就到。

头目   (白)     请姑娘切勿迟延。

(头目下。)

小桃   (白)     晓得了,去罢。

             启姑娘:寨主请你到后寨,有要事相商。

韩韬英  (白)     是了,小桃带路。

     (二黄摇板)  主仆双双后寨进,

             见了兄长便知音。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杨香武上,起霸。场上设画图。)

杨香武  (念)     少小英雄志量高,披星戴月不辞劳。单人独自前来到,虎穴龙潭走这遭。

     (白)     俺赛毛遂杨香武。只因贼人夜入三官庙,偷取竹节钢鞭,不料被俺师父将他惊走,那贼赴水而逃。师父命俺前来,探访贼穴。行至界河,幸遇渔舟渡至河中。他出言不逊,俺一时忿怒,将他二人杀死河中,自驾小舟,来到此间。吓,怎么并无踪迹,待俺上厅看来。呀,看那画图之上形像,与俺师父所言无二。哦呵是了,唔,此地人形全无,叫俺怎样访问?也罢,将这画图带回,与师父观看,若是此人,再来访问,也还不迟。待俺摘将下来。呀,原来是夹壁墙,待俺进去探听便了。

(杨香武下。)

【第十一场】

(头目上。)

头目   (念)     奉了寨主命,备宴不消停。

     (白)     酒宴齐备多时,吓,怎么还不到来?

(杨香武暗上,杀头目。)

杨香武  (白)     此贼已死,不免将他衣帽脱下,待俺穿上,混在其内,行事便了。

     (二黄摇板)  忙停喘息往里行,

             暗探不敢露其形。

(杨香武下。)

【第十二场】

(韩秀、李豹、陈志、闻魁祥、高大鹏、强龙、强虎、强豹、强彪、八下手同上。)

韩秀   (二黄摇板)  盗取钢鞭枉费心,

     (白)     咳!

     (二黄摇板)  终日烦闷胆战惊。

众人   (同白)    寨主为何这等烦闷?

韩秀   (白)     列位难道不知,俺久闻李刚所用那枝竹节钢鞭,天下闻名,故而亲自走这一遭。不料有人在彼,鞭未到手,你道恼是不恼?

众人   (同白)    寨主不必烦恼,待我等出湖访探,鞭在何处,盗来献与寨主。

韩秀   (白)     如此再饮几杯。请。

(牌子。杨香武上。)

杨香武  (白)     上面坐定一人,鬓插桃花,莫非就是此人。

韩秀   (白)     看此人来意匆忙,定是奸细,拿住了。

(献湖出彩。杨香武攒入彩。)

韩秀   (笑)     哈哈哈。

     (白)     唗,何方毛贼,敢来窥探,报名上来。

杨香武  (白)     听了,俺乃胜英门下,你爷姓杨名香武,江湖人称赛毛遂。今奉师命,前来探访,前夜三官庙与俺师父交手,莫非就是尔么?

韩秀   (白)     正是你爷。

杨香武  (白)     尔通名上来。

韩秀   (白)     听着,俺乃莲花湖寨主是也,人称桃花浪子韩秀。尔既敢至此,俺也不来伤你,你可速速回去,报与胜英老儿知道,说俺在此相等,定要与他比个高低。

杨香武  (白)     信则我替你送,俺怎么走?

韩秀   (白)     量你难逃,放尔去罢。

(杨香武攒出,下。)

众人   (同白)    寨主,香武此去,那胜英必来,须要准备才是。

韩秀   (白)     哼哼哼,谅他瓦罐之水,能起多大风浪;小小蝼蚁,怎攻泰山?大家安歇一宵,明日等他便了。

     (二黄摇板)  三鼠前来把话道,

             只为钢鞭起祸滔。

             俺的英名谁不晓,

             管叫他个个命难逃。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众人引胜英同上。)

胜英   (二黄摇板)  只为在庙访贼盗,

             竟敢至此称英豪。

             毛贼未曾报名号,

             故命香武走一遭。

(杨香武上。)

杨香武  (二黄摇板)  探听明白忙回报,

             见了师父诉根苗。

     (白)     参见师父。

胜英   (白)     罢了。命你前去访事,怎么样了?

杨香武  (白)     徒弟前往,行至界河,恰巧芦苇中有一只渔船,我叫他渡过河去。谁知上得船去,那二贼欲动我手,俺将他二人杀死,自驾小舟过河。行至竹林,并无人形,但见一幅画图,与师所言无二。欲想摘下带回,不料是个夹壁墙。我推将进去,那厮正在饮宴之际,俺问道尔姓甚名谁,那厮言道,姓韩名秀,人称桃花浪子,乃是莲花湖的寨主,他又问了俺的名姓。他道今日在松林等候你老人家,定要比试比试。

胜英   (白)     哦,他要与俺比试比试?

杨香武  (白)     正是。

众人   (同白)    师父,如此待徒弟们前去。

胜英   (白)     尔等不可造次,后面饱餐,一同前往。

众人   (同白)    遵命。

胜英   (二黄摇板)  恼恨韩秀称强暴,

             此番前往见低高。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众人引韩秀同上。)

韩秀   (二黄摇板)  胜英若敢前来到,

             可算世间一英豪。

(头目上。)

头目   (白)     报,启寨主:胜英带领众门徒,已到松林。

韩秀   (白)     哦,胜英已到松林。

             来,大家迎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胜英、众人、韩秀、众人二龙出水同上。)

韩秀   (白)     来者敢是胜老英雄?

胜英   (白)     然也,来的莫非是韩寨主?

韩秀   (白)     然也。

胜英   (白)     韩寨主。

韩秀   (白)     老英雄,久仰了。

胜英、

韩秀   (同笑)    哈哈哈。

韩秀   (白)     请。

(众人同下,同上,挖门同坐。)

韩秀   (白)     久闻英名,如雷灌耳,今日一见,话不虚传。

胜英   (白)     岂敢,多蒙寨主夸奖。但是今日你我比试,须要好汉逢好汉,英雄会英雄。还是一个对一个,还是倚多为胜?

韩秀   (白)     若论比试,须得一对一个。

胜英   (白)     哦,倒也使得。不知寨主所派何人比试?

韩秀   (白)     老英雄到此,乃是客位,自然老英雄先派才是。

胜英   (白)     如此有占了。

             三泰下去比试。

黄三泰  (白)     遵命。

韩秀   (白)     高大鹏相陪。

高大鹏  (白)     是,请。

黄三泰  (白)     且慢。通名上来,你爷钢刀,不杀无名之辈。

高大鹏  (白)     听者。俺乃莲花湖通水寨大头目高大鹏是也。尔通名受死。

黄三泰  (白)     俺乃胜英门下飞镖黄三泰是也。

高大鹏  (白)     请。

(黄三泰、高大鹏同起打。)

胜英   (白)     尽是无用之辈。

韩秀   (白)     吓,竟敢如此撒野。

             来,抬鞭,谁敢前来!

胜英   (白)     既然如此,某来奉陪。

韩秀   (白)     一齐动手。

(胜英、韩秀同起打。)

胜英   (白)     寨主受惊了。

韩秀   (白)     情愿拜你为师。

胜英   (白)     既然如此,来,后面设下香案,尔等大家一拜便了。请。

(尾声。众人斜门同下。)
(完)


浏览次数:4412 ┊ 字数:1401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