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洛阳桥》

主要角色
蔡襄:小生
夏得海:丑
青袍甲:副净

情节
状元蔡襄,为母酬愿,舍金建造洛阳桥于海滨,桩不得入,乃想入非非,妄欲遣人下海,至龙宫投文。公役夏得海,因姓名与下得海谐音之故,误自应承,强被差遣,不得已乃拼命轰饮,醉卧海滩。不意竟然为海神引去,导至水晶宫,而见龙王,并承款待,卒于文书上批一醋字,盖指廿一日酉时可以破土见桩之意。夏得海醒后,喜极,即往复命。蔡襄即如其言,于廿一日动工,桩果得入土。以是,桥遂得落成。自此以后,则扮演三百六十行等杂戏,以为落成庆。

注释
前清同治初,宫中每喜观灯彩戏,盖其时孝钦爱戏之智识,尚甚幼稚,犹之寻常妇稚,只知看闹顽戏,而不知看做工戏也。此《洛阳桥》即灯戏中之一,相沿已久,当时坤班中即已盛演。其剧情纯系荒诞不经之举,徒博热闹耳。惟夏得海下海前一段唱做,仍一本昆派,尚有定程,余则均可随意增减,大略为其怪诞荒唐,诚不值识者一哂。海上各舞台茶园,每逢阴历新年,则必盛演此剧,其意盖本于元宵灯节,金吾不禁之旧例焉。

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录入:glanfan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0.2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云童、四仙童各执宝同上,韦陀、龙女、大士同上。)

大士   (细点降牌)  佛法天花,日展光华,是我家烧丹砂,九流归释家。

(大士上高台。小吹打。)

大士   (念)     道法宽宏舍利家,讲经说法雨天花。吾敕门中传弟子,谁知此道真情雅。

     (白)     吾乃慈悲大士是也。只因下界,有一孝感,名唤蔡襄,为母抱恙,许下愿心。如今母病痊愈,他欲为母酬愿,在于东海之上,建造洛阳长桥,以便商贾来往。真乃普施恻隐,奈他独立难持,吾不免助他一臂之力。

             善才、龙女听者。

善才、

龙女   (同白)    菩萨。

大士   (白)     命你二人,化作民间子女模样,驾一小舟,去至东海边上,来来往往,诱惑世间这些刻薄绅商,贪官污吏,尔等口中言道:岸上诸色人等,各将金银抛下,如若掷得我肌,即允佳偶。这些刻薄愚人,闻听此言,见色迷心,方好抛弃金银,帮助孝感,早为工钱。不得迟误。

善才、

龙女   (同白)    领法旨。

(善才、龙女同下。)

大士   (白)     众童儿驾起祥云。

(众人同允。尾声。众人同下。)

【第二场】

(蔡襄引四青袍同上。)

蔡襄   (引子)    萱恙复原,建长桥,酬谢心愿。

     (白)     下官蔡襄。今奉母命,前往海边祭奠水神。

             来,祭礼可曾齐备。

(皂役上。)

皂役   (白)     禀老爷:祭礼人役俱已齐备。

蔡襄   (白)     吩咐下面,即刻起程。

皂役   (白)     即刻启程。

(八执事、伞夫自两边分上,同绕场。牌子。众人同挖门。设香案。)

蔡襄   (白)     祈江海一切龙主潮神,怜俺蔡襄一点孝念,建桥之时,但愿风息浪静早为工竣。

(蔡襄焚表。海巡上,接表下。)

蔡襄   (白)     众人役打道。

(众人同允。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  (念)     春城无出不飞花,

游人乙  (念)     寒食东风御柳斜。

游人丙  (念)     日暮汉宫传蜡烛,

游人丁  (念)     轻烟散入五侯家。

(四游人同下。)

【第四场】

(采莲船。善才、龙女同上。)

龙女   (西皮导板)  离却了莲台下凡尘,

     (西皮慢板)  霎时变化凡人形。

             驾舟前行哄愚拙,

             帮助蔡襄孝感心。

             可叹世人未知音,

             抛弃多少金和银。

             但愿建桥早工竣,

             不枉点化一片心。

(四游人同上,同抛金银。云童引吕洞宾跨鹤同上,吕洞宾看。)

吕洞宾  (西皮二六板) 站立云霄观分明,

             只见那诸士乱纷纷。

             个个心中都侥幸,

             恨不得一掷便着玉人身。

             看得我洞宾忆蘋蘋,

             略施小术指迷津。

             免却诸生费金银,

             待我来点石为金劝世人。

(吕洞宾掷金,下。聚宝库出彩。)

龙女   (西皮摇板)  可叹世人入迷津,

             洞宾也欲起凡心。

             施法点石化为金,

             难解奴的假和真。

             我今奉了菩萨命,

             聚得金银复旨音。

(善才、龙女同下。四游人同下。)

【第五场】

(蔡襄、四青袍同上。)

蔡襄   (引子)    奉老母严命,安桥梁,何日工竣。

     (白)     下官蔡襄,只因为母酬愿,至此建造洛阳长桥。怎奈水深浪溜,难安桥梁。未知可有人下得海去?

夏得海  (白)     有,小的夏得海。

蔡襄   (白)     啊,你下得海么?

夏得海  (白)     小的夏得海。

蔡襄   (白)     好。赏你五两纹银。有公文一角,去至东海龙宫内投递。

夏得海  (白)     多谢老爷。

青袍甲  (白)     夏得海,来来来。你上哪里去?

夏得海  (白)     伙计,我好造化。

青袍甲  (白)     造化什么?

夏得海  (白)     今日老爷升堂,说道夏得海,你来你来,赏你五两银子,有公文一角,到东门龙王庙焚化。伙计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青袍甲  (白)     慢着慢着,夏得海。你听错了。老爷差你下海去。

夏得海  (白)     什么下海去。我却不信。

青袍甲  (白)     你若不信,且看公文便知。

夏得海  (白)     不错,待我看来。

             呈东海龙宫投递。

青袍甲  (白)     是不是?

夏得海  (白)     难道当真叫我下海去么?

青袍甲  (白)     快些下海去吧。

夏得海  (白)     不要玩啊。待我去回禀老爷。

             启禀老爷:这角公文,还是叫小的,到东门龙王庙焚化呢?还是叫小的上东海龙宫内投递?

蔡襄   (白)     东海龙宫内投递。

夏得海  (白)     哎呀老爷不要玩啊。小的名字叫夏得海,是不会水性的。连阴沟里面,也不曾去过。叫我怎样下得海去?

蔡襄   (白)     胡说。

夏得海  (白)     哎呀老爷啊,哙,伙计,待我回回老爷啊。

蔡襄   (念)     拜上了龙君早退潮。这回不怕风浪高。

(蔡襄、四青袍同下。)

夏得海  (白)     哎呀老爷啊老爷……

             你们都进去了。哎呀我的妈啊!

             咳,官差不自由,只得走这遭。

     (吹腔)    自把那爹娘恨,

             恨爹娘取错了名,

             缘何不将人伦整。

             论为人,也须要整三纲,全五伦。

             何不叫我上得上来,锄得地,

             也学取黄粱圣有基。

             我言不顺时,言不顺时,

             错听了,忙答应。

             何不叫我读得书,写得字,

             也取皇家俸禄,归那买臣。

             啊,只把那柴薪运。

     (白)     咳。好笑我的妈啊。生了我出来,或猫或狗,桌椅板凳,满堂红琉璃灯,都可以取得名字,实实的无有,就是料壶马桶,也好当得名字。偏偏叫了什么夏得海。咳。我好恨啊。

     (吹腔)    他独独里叫什么夏得海。

             下得海,愁只愁那黄泉一口,怎生样吞。

             那鱼兵虾鳖生奸计。

             还有那夜叉海鬼,

             摆下了迷魂阵,摆下了迷魂阵。

     (白)     咳。我下海去,不怕别的啊。

     (吹腔)    我愁只愁那癞头鼋,

             他张着嘴来龇着了牙,

             伸出头来露着了爪,

             把我的残生一口儿吞。

             我的尸骸葬在那鱼腹心。

             哎呀妻子哪里去哭夫君,

             儿子哪里去认爹尊。

             田园产业尽被他人吞。

             撇得我家难奔命难存。

             家难奔命难存。

店家   (内白)    卖酒啊。

夏得海  (白)     一荡子走到这儿来了。待俺上这酒搂,喝了熏熏大醉,就是下海死了,做个醉鬼,倒也有名。

             呔。卖酒的!

店家   (内白)    来了。

(店家上。)

店家   (念)     酒楼檐前三尺布,飘来飘去招主顾。

     (白)     啊,是哪个?

夏得海  (白)     是我。

店家   (白)     原来是夏得海。

夏得海  (白)     你家儿子叫夏得海。你家儿子叫夏得海。

店家   (白)     怎么今日这等着恼?

夏得海  (白)     老头子,我且问你,你知道我家老爷,为官如何?

店家   (白)     你家老爷为官清正,万民感仰。

夏得海  (白)     咳。老头子,他如今糊涂到底了。

店家   (白)     怎么糊涂?

夏得海  (白)     他今日也造桥,明日也造桥,竟把这条桥造到我身上来了。

店家   (白)     怎么说,你身上也只好顶石碑,哪里能造桥啊?

夏得海  (白)     唔,你这个老忘八!我是说吧,你听啊。

店家   (白)     你讲吧我听啊。

夏得海  (白)     他坐在公堂之上,言道,下官蔡襄,为母酬愿,建造洛阳长桥。怎奈水深浪溜,难安桥桩,不知可有人下得海去,那是我站在旁边,认得叫我。我说有,小的夏得海。

(夏得海跪。)

店家   (白)     起来起来。

夏得海  (白)     谁来跪你。

店家   (白)     哈哈哈。我只道跪我。

夏得海  (白)     告诉你的。老爷说道,赏你纹银五两。有公文一角。上东海龙宫投递。那时我只道,叫我到东门龙王庙焚化,哪里晓得叫我下海龙宫投交。此去必是有死无生。我的妈啊。

(夏得海哭。)

店家   (白)     夏得海你不要哭,我先前见过有人下海去的。

夏得海  (白)     怎么去的?

店家   (白)     看他一直到了海边,上了船,打了蓬,只见他唿喇喇一阵旋风,竟把那只船,一刮刮到海窝子里头。只见他滴溜溜滴溜溜下去了。

夏得海  (白)     那时你可曾见他滴溜溜滴溜溜上来呢?

店家   (白)     我单见他下去,没有见他上来。

夏得海  (白)     呀呸。这么还是要死的啊。哎呀我的妈啊。

(夏得海哭。)

店家   (白)     不要哭。倒是吃酒。

夏得海  (白)     本是来吃酒的。

店家   (白)     吃些什么菜?

夏得海  (白)     不论。

店家   (白)     倒是醉鲤鱼罢。

夏得海  (白)     不吃。

店家   (白)     醉虾如何?

夏得海  (白)     也不吃。

店家   (白)     醉螃蟹如何?

夏得海  (白)     呸。老东西。你怎把海里头东西叫我吃。我如今吃他,等一会他吃来吃我了。

店家   (白)     都不吃,倒是咸菜罢。

夏得海  (白)     倒也使得。

店家   (白)     啊伙计拿酒来。

             夏得海你吃酒。

夏得海  (白)     来来来,你陪我喝杯罢。请。

店家   (白)     请。干。

夏得海  (白)     咳。倒是闷酒喝不惯。我们来行个酒令罢。

店家   (白)     有道是无三不行令。你我两个人,怎好行令呢?

夏得海  (白)     不要紧。我们来行个珍珠倒卷帘。

店家   (白)     什么叫珍珠倒卷帘。

夏得海  (白)     我只要正说,你便倒念,说得过就是。

店家   (白)     说不过呢?

夏得海  (白)     罚酒一大杯。

店家   (白)     好的好的。

夏得海  (白)     我来了。

店家   (白)     来啊。

夏得海  (白)     珍珠。

店家   (白)     珠珍。

夏得海  (白)     玛瑙。

店家   (白)     瑙玛。

夏得海  (白)     珊瑚。

店家   (白)     瑚珊。

夏得海  (白)     水井。

店家   (白)     井水。

夏得海  (白)     哎,井水怎样卖人家的钱。来来来,罚酒一大杯。

店家   (白)     我吃我吃。

夏得海  (白)     我们再来。我们再来。

店家   (白)     再来。

夏得海  (白)     如今要说得快。来来来。韩信。

店家   (白)     信韩。

夏得海  (白)     萧何。

店家   (白)     何萧。

夏得海  (白)     张良。

店家   (白)     良张。

夏得海  (白)     霸王。

店家   (白)     王霸。

夏得海  (白)     王霸真是我。

店家   (白)     我是真王八。小畜生,你开我的心。

夏得海  (白)     老忘八。来来来,罚你酒,喝了再来。

店家   (白)     我说不过你,不来了。

夏得海  (白)     我闻得你的妙音甚好。请唱一个听听。

店家   (白)     我是老猫声。不受听的。

夏得海  (白)     不必太谦,唱罢。

店家   (白)     啊。听着。

             唔唔唔。

夏得海  (白)     这是什么意思。

店家   (白)     这叫曲意。

夏得海  (白)     领教。

店家   (白)     催命归来。

夏得海  (白)     哎呀老爹,待我回去。

店家   (白)     哪里去?

夏得海  (白)     你说催命鬼来了。

店家   (白)     哎。这是曲头啊。

夏得海  (白)     啊老爹,这个曲头,下回少唱。

店家   (白)     为什么啊。

夏得海  (白)     把我的魂都唬掉了。

店家   (白)     就不唱。

夏得海  (白)     你来喝杯酒,待我来唱你听。

店家   (白)     使得。

夏得海  (白)     老爹听了。

     (吹腔)    想人家,养儿孙,

             必竟要按些买卖。

             在公门,当什么的差,

             那犹如欠下了狼虎债。

             差着也要走,唤着也要来。

             为只为公文,把我的残生就断送哉。

             老爹,

             想人生在世总是空,

             到头来如梦中。

店家   (白)     不错。

夏得海  (白)     老爹,明日我的妈来找我,你怎样回答呢?

店家   (白)     就说你下海去了。

夏得海  (白)     完了完了。不是这样说法。

店家   (白)     怎样说法。

夏得海  (白)     那七八十的老人家,听她儿子下海去了,她这个日子,怎么过呢?

店家   (白)     怎么讲?

夏得海  (白)     哪。

     (吹腔)    说你儿,昨日在我这店中,

             咳,可怜他含悲饮数盅,

             再不来沾美酒,再不来捧玉盅。

             咳,为只为公文,把我的残生来断送。

店家   (白)     是啊。

夏得海  (白)     这样喝法不爽快。

店家   (白)     怎样吃法?

夏得海  (白)     我来喝个白龙挂。我把嘴张开了,你把酒来灌,灌得我煞渴。

店家   (白)     好,待我来灌。

             啊伙计,拿酒来啊。

(下锣。)

店家   (白)     吃得倒也好看。啊。

夏得海  (白)     哎呀,不喝了。

店家   (白)     再来再来。

夏得海  (白)     等一同下海去,还要喝水。

店家   (白)     哦。不吃算帐。

夏得海  (白)     把这银子,放在你店中,酒钱你算了去。

店家   (白)     余多呢?

夏得海  (白)     等我儿子来拿。

店家   (白)     你儿子要是不来呢?

夏得海  (白)     你当我的孙子。你拿去用。

店家   (白)     不要胡闹。下海去死罢。

(店家下。)

夏得海  (数板)    好酒。慌慌走,走慌慌。一走走到海滩上。

     (白)     啊,四面汪洋都是水,叫我如何来下。如何来下?

(夏得海睡下场台口。二海巡同上。)

二海巡  (同念)    海鬼海鬼,头上两个傀儡。头顶太行山,脚踏四海水。

     (同白)    我乃巡海夜叉是也。今日无事,去往海上巡视巡视。

(夏得海喘。)

二海巡  (同白)    哪里生人气?

             啊,怎么海滩之上,睡着一个汉子?待我看来。

             啊,怀揣公文一角,不免引他去见龙君。

(二海巡同走圆场。传点。)

二海巡  (同白)    启龙君:海滩之上,睡着一汉子,怀揣公文一角,前来投递。

龙王   (内白)    有请。

(二海巡同唤夏得海,夏得海醒。四水族、四太监引龙王同上,夏得海见礼。入坐。设宝库出彩。丑上,跳牙笏,加官上,排字扮戏唱,下。)

龙王   (白)     啊贵差,小神将原文批回,烦驾拜复状元爷,细详原文,行事就是。

夏得海  (白)     承蒙龙王厚意。

龙王   (白)     岂敢。

夏得海  (白)     公务在身,不敢久停。告辞了。

龙王   (白)     不敢强留。请。

(龙王、四水族、四太监同下。二海巡送夏得海到原处,二海巡同下。夏得海醒。)

夏得海  (白)     嗳唷好睡啊。哎呀,怎么还是在沙滩之上。呵呵。有了。待我在怀中摸摸公文,可曾遗失。哈哈。还好还好,趁此天色尚早,不免赶紧回去,回复老爷。走啊。

(蔡襄、四青袍同上。)

夏得海  (白)     启禀老爷:小的夏得海,奉差东海公干,批回原文呈上。

蔡襄   (白)     呈上来。

(牌子。)

蔡襄   (白)     啊,怎么添上一个“醋”字?哦哦是了。莫非龙神有灵,点化我蔡襄,择选二十一日酉时下桩安堍。神圣啊神圣,真乃有灵也!

     (西皮摇板)  酬龙君和潮神有灵有验,

             怜蔡襄不辞劳一点孝心。

             但愿得廿一日风平浪静,

             到那日兴工程酬愿建桥。

     (白)     啊,夏得海,命你早备人役,即日兴工。

(夏得海允。)

蔡襄   (白)     掩门。

(蔡襄下。)

夏得海  (白)     开工。

(放水晶炮。众人同下。)

【第六场】

(八仙同上,同过桥,同下。蔡襄、四青袍同上,过场,同下。三十六行同上,同演,同下。猪龙形暗上,坍桥,下。八水妖同上。将军令。八水妖同下。江猪海母龙上。)

江猪海母龙(点绛唇牌)  雾销安,朗月照光残,闷五散,烧炼金丹,玉貌花容惭。

     (白)     吾乃江猪海母龙是也。

(水族上。)

水族   (白)     报:今有海滩之上,建一洛阳桥长桥,挡住我们洞府,请令定夺。

江猪海母龙(白)     呔,众小妖,决动四海之波,淹灭者。

(八水妖同允。众人同下。)

【第七场】

(大士暗上,到桥口看。)

大士   (白)     天灵灵,地灵灵,众神将安在?

(众天将同上。)

众天将  (同白)    菩萨有何法谕?

大士   (白)     今有猪龙作乱,淹灭众生。尔等速急前去降妖。

(大士下。)

众天将  (同白)    领法旨。

(八水妖同上,同会阵,同开打。众神将摆阵同上,擒猪龙形同下。)
(完)


浏览次数:4327 ┊ 字数:6360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