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上缘》(一名:《樊江关》)

主要角色
薛丁山:小生
樊梨花:旦
薛仁贵:老生
丫鬟:彩旦

《马上缘》高秋颦饰樊梨花
《马上缘》高秋颦饰樊梨花
情节
唐,薛丁山从仙师处学艺有成,下山会父,随同西征。一路势如破竹,惟至樊江关不能即下。守关将樊洪,有女樊梨花,貌如其名,亦曾学道于庐山圣母,善左道旁门术,其父已为许字于番将杨藩。樊梨花因下山时,其师曾言与唐将薛丁山有前定之缘,以是不愿嫁杨藩。至是与薛丁山会阵,见薛丁山面如冠玉,气宇英伟,益心许之,即佯败,引薛丁山至幽僻处,直告其故,欲与订婚。薛丁山已有妻,不之允,且斥其无耻。樊梨花乃施邪术,困薛丁山于危难之下,薛丁山欲其解所施术,故佯允之,既释,即食言。樊梨花且羞且怒,又不忍害,遂复二次施术困薛丁山,惊涛骇浪,势益危险可擢。薛丁山迫不获已,知不得不应认,遂与定约,惟须回营禀知父亲后,方可成婚。樊梨花亦愿劝父开关投降。于是二人遂订婚而归。薛丁山既归营,赖程咬金为之先容于薛仁贵之前,乃得实践其言。后杨藩卒于二人之手。

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4.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白龙套、四大铠、二中军引薛仁贵同上。)

薛仁贵  (点绛唇牌)  圣皇三宣,将众威权,令发出,神鬼皆远,虎豹俱啸喧。

     (念)     忆昔当年平远东,今番征西事不同。虽然麾下将悍勇,难息干戈凯九重。

     (白)     本帅姓薛名礼字仁贵。奉皇旨意,征剿西番。倚仗天子洪福,有劳众将竭力,长驱进取,关口无阻。但是有寒江阻隔,非船不能前进。已命众将造下大舟,方可渡江,未见回报。

(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上。)
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王君益、

程千忠  (同白)    马来!

(水底鱼牌。)
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王君益、

程千忠  (同白)    元帅,吾等缴令。

薛仁贵  (白)     站立两旁。

(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喝。)

薛仁贵  (白)     战船可齐?

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王君益、

程千忠  (同白)    俱已齐备,请元帅观看。

薛仁贵  (白)     只要造齐,何须本帅过目?尔等直抵关前讨战,本帅大兵,随后渡江而来。

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王君益、

程千忠  (同白)    程老将军言道:樊江关老将樊洪,足智多谋,官居定国王。他有两个儿子,一名樊龙,一名樊虎,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樊江交战,恐难成功。

薛仁贵  (笑)     哈哈哈……

     (白)     本帅昔年跨海征东,船进狮子口,箭射戴天蓬;鞭打独角兽,飞走金沙滩。有这等艰难,尚且容易,何况小小樊江关?

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王君益、

程千忠  (同白)    既然如此,求元帅多助人马,方可渡江讨战。

薛仁贵  (白)     这倒使得。

             中军!

(中军允。)

薛仁贵  (白)     传丁山进帐。

中军   (白)     有请爵主进帐。

(薛丁山上。)

薛丁山  (白)     来也!

     (念)     子孝奉亲臣精忠,随皇伴驾建奇功。

     (白)     俺,薛丁山。闻得父帅传唤,随令进帐。

             参见父帅。

薛仁贵  (白)     罢了。

薛丁山  (白)     父帅有何吩咐?

薛仁贵  (白)     儿同四将,带领三千人马,俱上战船,直抵樊江关讨战。

薛丁山  (白)     得令。

     (念)     兵凭将军令,

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王君益、

程千忠  (同念)    行舟一帆风。

(薛丁山、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下。)

薛仁贵  (白)     众将官,同到御营,请驾一同过江。

(四大铠同允。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红龙套、四大铠、四下手引樊龙、樊虎同上。)

樊龙   (念)     唐兵铺天盖地,

樊虎   (念)     满江摆列旌旗。

樊龙、

樊虎   (同白)    樊龙、樊虎是也。

樊龙   (白)     贤弟,大唐人马,一路斩关夺寨,俱已纳降。今日渡江,抵关讨战,你我奉了父命,出关迎敌,须要小心!

樊虎   (白)     就此杀上前去!

(薛丁山、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上。)

薛丁山  (白)     呔!来将通名受死!

樊龙、

樊虎   (同白)    听者,某乃樊江关守将,定国王樊洪之子,樊龙、樊虎是也!

程千忠  (念)     樊龙、樊虎,剥皮蒙鼓!

樊虎   (白)     来将通名!

薛丁山  (白)     俺乃平辽王薛元帅之子,爵主丁山便是!

王君益  (白)     某王君益!

尉迟青山 (白)     某尉迟青山!

尉迟号怀 (白)     某尉迟号怀!

樊虎   (白)     你怎么不通名?

程千忠  (白)     咱老子不通名,杀你不赢,我的妻舅,板斧不留情!

樊龙   (白)     放马过来!

(薛丁山架住,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攒下。薛丁山杀败樊龙,樊虎接,薛丁山杀败樊虎,薛丁山追下。四番将、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开打,同下。)

【第三场】

(薛丁山追樊虎上,樊虎败,薛丁山追下。)

【第四场】

(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四番将同上,四番将同败下,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追下。)

【第五场】

(薛丁山追樊龙、樊虎同上,薛丁山鞭伤樊龙、樊虎,樊龙、樊虎同败下,薛丁山下。)

【第六场】

(薛丁山、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上。)

薛丁山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身为大将不经战,

             战不几合便带伤。

             众将排队回营转,

(薛丁山倒脱靴。)

薛丁山  (西皮摇板)  且候父帅把令传。

(薛丁山、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同下。)

【第七场】

(樊洪、樊夫人同上。)

樊洪   (西皮摇板)  天不遂皇遭兵变,

樊夫人  (西皮摇板)  可叹生灵命倒悬。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二位少爷带伤而回。

樊洪、

樊夫人  (同白)    扶上来。

(四龙套扶樊龙、樊虎同上。)

樊洪   (西皮摇板)  早知儿命犯凶险,

樊夫人  (西皮摇板)  多带兵将列阵前。

樊洪   (西皮摇板)  为国尽忠虽无怨,

樊夫人  (西皮摇板)  光阴不觉到暮年。

樊洪   (西皮摇板)  唤声孩儿魂不转,

丫鬟   (内白)    姑娘回府。

(四丫鬟同上,樊梨花穿道衣云帚上。)

樊梨花  (西皮摇板)  仙界已遵师父言。

             道奴姻缘不久见,

     (白)     爹娘。

樊洪、

樊夫人  (同白)    女儿回来了。

樊梨花  (白)     呵,

     (西皮摇板)  想是二兄孝不全。

樊洪   (白)     哎呀,儿吓,只因大唐兵将,乘舟过江,攻夺吾关。你二兄长出马,身带重伤回来,昏迷不醒了!

樊梨花  (白)     哎呀,兄长吓!

     (西皮摇板)  为将阵前伤难免,

             暂息烦恼休泪连。

             待儿细将伤痕验,

樊洪、

樊夫人  (同白)    伤重吓!

樊梨花  (白)     哎,爹娘吓,

     (西皮摇板)  天助孩儿遇仙缘。

樊洪   (白)     什么仙缘?

樊梨花  (白)     女儿下山之时,师父赐吾丹药,言道若是临阵受伤,能救还阳。

樊夫人  (白)     如此,儿吓,快去搭救!

樊梨花  (白)     是。丫鬟看凉水来!

(丫鬟允。)

樊梨花  (西皮摇板)  二兄皆是改容颜,

丫鬟   (白)     水有了。

(樊梨花放药。)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好汉英雄强争先。

             吾师若不施恩典,

(樊梨花喂药。)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命赴阴曹咫尺间。

     (白)     爹娘,唤兄长醒来!

樊洪、

樊夫人  (同白)    儿吓,醒来!

樊龙、

樊虎   (同西皮导板) 金光一道如电闪,

     (同白)    哎呀!

     (同西皮摇板) 拨开云雾见青天!

樊梨花  (白)     兄长受惊了!

樊夫人  (白)     儿吓,亏你妹子,将丹药救活你二人的性命!

樊龙、

樊虎   (同白)    吓,妹子,这丹药哪里来的?

樊梨花  (白)     下山之时,蒙师父赐与我的。

樊龙、

樊虎   (同白)    哎呀,好师父,好师父!

樊洪   (白)     儿吓,梨山老母乃是仙人,早知你兄有难,故尔命你下山。

樊梨花  (白)     正是。

樊夫人  (白)     王爷,你我合家望空谢拜!

樊洪   (白)     这个自然。

(众人同拜。)

樊梨花  (白)     吓,兄长,伤你之将,叫什么名字?

樊龙、

樊虎   (同白)    那小将名叫薛丁山。

樊梨花  (白)     哦,他叫薛丁山。

丫鬟   (白)     吓,对了,对了!

樊梨花  (白)     吓,

     (西皮摇板)  师父之言今方验,

             果然姻缘有线牵。

             虽有雀屏谁是箭,

     (白)     哦!

     (西皮摇板)  去取玉种归蓝田。

     (白)     兄长,你且放心,待为妹出关,将丁山擒来,与二兄息恨。

樊龙、

樊虎   (同白)    哎呦呦,你若擒得薛丁山,那,我们若轻放,就是他的舅子!

樊洪   (白)     儿吓,虽仙家门人,颇有智量,但是临阵须要小心!

樊梨花  (白)     女儿自有计较,爹娘兄长请退,吾即出兵。

樊夫人  (白)     好吓!

樊洪   (西皮摇板)  临阵遇敌心休善,

樊龙、

樊虎   (同西皮摇板) 丁山武艺非等闲!

     (同白)    小心了,小心了!

(樊洪、樊夫人、樊龙、樊虎同下。樊梨花转至绣房。)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古言才子配婵娟,

(樊梨花拴门。)

樊梨花  (西皮摇板)  牛郎天凑仙家缘。

     (白)     师父言道,奴的姻缘,当配薛丁山。但不知他才貌如何。吓,自有道理。

             丫鬟!

丫鬟   (白)     姑娘。

樊梨花  (白)     你吾下山之时,师父说些什么?

丫鬟   (白)     哈哈哈,姑娘,你师父吩咐的话,倒记不得了么?

樊梨花  (白)     你可记得?

丫鬟   (白)     跟班儿,亦要伶俐聪明记心好,又要不误事。谁想姑娘,连师父吩咐的话,都不记得,我倒全记在心。

樊梨花  (白)     我师父说些什么?

丫鬟   (白)     不是这么说么,她说:樊梨花,你为我徒弟,也非容易,如今出了师父玄门,见人不要张罗,不要闹气,是不是?

樊梨花  (白)     咳,师父说什么“薛……”

丫鬟   (白)     叫你不要与人钉子碰。

樊梨花  (白)     咳,师父言道我与薛丁山有姻缘之份。

丫鬟   (白)     姑娘已知,何必问我呢?

樊梨花  (白)     但不知丁山才貌如何?

丫鬟   (白)     姑娘就要出兵,去到唐营,单要薛丁山出马,若得长得好看,就提婚姻之事;倘若不像人做的,将他擒来杀了,岂不报了少爷之仇?

樊梨花  (白)     我耳闻你家老爷夫人,将你姑娘终身,早许杨藩,怎么师父道我当配丁山,是何原故?

丫鬟   (白)     姑娘终身早配杨藩,府内之人,俱已知道。我打听那杨藩,生就青脸红发,人人叫他活鬼王,怎能配得姑娘上?

樊梨花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听她之言眉不展,

             一女二夫贱名传。

             虽然吾师有恩典,

     (白)     咳,

     (西皮摇板)  惜奴名薄枉容颜。

(樊梨花哭。)

丫鬟   (白)     姑娘不要哭,先命一人报知唐营,单要丁山出马会阵。若是好看,许他姻缘,若是不中意,就配杨藩,总有一个丈夫,包你标不了。

樊梨花  (白)     咳,我岂肯配与杨藩?若瞧不中丁山,岂不耽误我的终身?

丫鬟   (白)     咳,有多少人,想你不到手,只要你愿意,我管包你天天有人攒你。

樊梨花  (白)     咳,谁同你闹玩呢!阵前怎么好提姻缘之事呢?

丫鬟   (白)     哎,吾朝高宗皇帝,箭射孔雀,定婚姻之事;越国公罗成,与窦仙童,乃是马上良缘。我告诉你说,你师父梨山老母,能知过去未来,没有哪一个不卫护徒弟。你只管快披甲胄,去到唐营,瞧瞧新郎怎么样儿。

樊梨花  (白)     好,待姑娘披挂者。

丫鬟   (白)     我们都去瞧瞧热闹!

藩梨花  (白)     为求夫郎亲挑选,祝告月老下尘凡。

(樊梨花、丫鬟同下。)

【第八场】

(四白龙套、四大铠、纛旗引薛仁贵同上。牌子。尉迟青山、尉迟号怀、王君益、程千忠、薛丁山同上。)

薛丁山  (白)     参见父亲。刻抵关口,鞭伤樊龙、樊虎,带伤回关。因此垒城扎寨,以候父帅传令。

薛仁贵  (白)     好,皆众将同儿之功!且候圣驾封赏,然后攻破此关。

薛丁山  (白)     是。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今有樊洪之女樊梨花,带兵出关讨仗!

薛仁贵  (白)     哼哼哼,她兄尚且败阵,何况一女将!

报子   (白)     点名要世子出马!

薛仁贵  (白)     吓,为何要我儿出马?

薛丁山  (白)     启父帅,待孩儿前去擒她!

薛仁贵  (白)     好!

程千忠  (白)     且慢。哎吓,老元帅吓!我的小元帅不要吹!我已打听明白:那樊梨花,乃是梨山老母的徒弟,能移山倒海,撒豆成兵。倘若你要擒她,她将你放在冰窑里,岂不冻死你了么?

薛丁山  (白)     咳,什么话!

薛仁贵  (白)     咳,这丫头指名道姓,为父单不要我儿出马,吩咐窦仙童、程金定、女儿金莲,三人去会那丫头。看她有何本领。如若不胜,儿再出马!

薛丁山  (白)     遵命!

(薛丁山下。)

薛仁贵  (白)     高筑土城,多办滚木擂石,小心防守,掩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红龙套、四大铠、四女兵、丫鬟、女旗牌引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西皮导板)  金莲斜踏八宝镫,

     (西皮快板)  为报兄仇赴唐营。

(拉城。)
四女兵、

四大铠  (同白)    来此已是唐营!

樊梨花  (白)     听我一令!

     (西皮导板)  暂将人马且扎定,

     (西皮快板)  奴有良谋把他擒。

             城上旌旗风飘影,

             刀枪剑戟放光明。

             带住丝缰勒能行,

             叫声唐营众兵丁:

             吾父威镇寒江境,

             伤我同胞手足情。

             丁山若是求活命,

             就是鸟雀也难行。

             即将唐营围困紧,

(众人同走圆场。)

樊梨花  (西皮快板)  叫声丁山把死寻!

四女兵、

四大铠  (同白)    丁山出城受死!

(窦仙童上。)

窦仙童  (西皮摇板)  耳听杀声言不尽,

(开城。)

窦仙童  (西皮摇板)  奴家独骑把阵临。

(窦仙童、樊梨花同杀过门。)

樊梨花  (白)     来者女将少催坐骑,通名受死!

窦仙童  (白)     听者。奴乃薛元帅之媳,世子丁山之妻便是!

樊梨花  (白)     吓!

窦仙童  (白)     奴家窦仙童。

樊梨花  (白)     吓,丫鬟!

丫鬟   (白)     姑娘。

樊梨花  (白)     那薛丁山有了妻室了!

丫鬟   (白)     你又有的。你管他有几个呢!

窦仙童  (白)     女将可是樊梨花?

樊梨花  (白)     既知奴家威名,怎不叫丁山出马会我,你来则甚?

窦仙童  (白)     唗!你不知男有男行,女有女伴,为何要我丈夫出马?好不要廉耻!

樊梨花  (白)     看刀!

(樊梨花鞭打窦仙童。)

窦仙童  (白)     哎呀!

(窦仙童进城,下。)

樊梨花  (白)     呀!

     (西皮摇板)  丫头无智不自省,

             敢至阵前会千金。

             神鞭有恩饶尔命,

(程金定上。)

程金定  (西皮摇板)  姑娘与你定输赢。

(过门。)

程金定  (白)     呔,梨花!敢与俺交战几合?

樊梨花  (白)     唗!奴要丁山出马,你来则甚?

程金定  (白)     你为何单要会他?

樊梨花  (白)     他,他打败了奴的兄长。

程金定  (白)     小小丫头,怎敢与我丈夫一战?

樊梨花  (白)     吓,你也是薛丁山的媳妇儿么?

程金定  (白)     不敢,我是丁山小千岁之妻,太太名叫程金定!

樊梨花  (白)     吓,丫头,她也是薛丁山之妻么?

丫鬟   (白)     她是瞎猫碰着死耗子——命里该有吃的!

樊梨花  (白)     待我问她。

             呔,程金定!本姑娘不忍杀你,你快叫丁山出来会我!

程金定  (白)     吓,梨花,你挡得住我这五百斤重的铁锤,俺就叫我丈夫出马会你!

樊梨花  (白)     千斤何妨!

(樊梨花鞭打程金定。火彩。程金定进城,下。)

樊梨花  (笑)     哈哈哈……

丫鬟   (白)     打走了黄鼠狼!

樊梨花  (白)     什么黄鼠狼?

丫鬟   (白)     她爱吃小鸡子!

樊梨花  (白)     丁山总不出来,怎么好呢?

丫鬟   (白)     想必有人叫去了,姑娘写条子,我去叫。

樊梨花  (白)     奇吓!

     (西皮摇板)  大唐国运今该尽,

             临阵俱用女儿兵。

             传报丁山来送命,

(薛金莲上。)

薛金莲  (西皮摇板)  桃花马上一钗裙。

(过门。樊梨花、薛金莲对看。)

薛金莲  (白)     呵,怪不得二位嫂子夸她,真是个好脸蛋儿!我且听她说些什么。

(樊梨花看薛金莲。)

樊梨花  (白)     丫头吓,我们到了女儿国么?

丫鬟   (白)     怎见得?

樊梨花  (白)     你瞧,尽是母的么!谅必也是丁山之妻。

丫鬟   (白)     咳,不是的。

樊梨花  (白)     怎么不是?

丫鬟   (白)     姑娘你瞧不出来么?脸也没有开,何曾像吃鸡的么!

樊梨花  (白)     我来问她!

丫鬟   (白)     你去问她吧。

樊梨花  (白)     来的女将,通名上来!

薛金莲  (白)     听者。奴乃薛大元帅之女,薛丁山胞妹,名唤金莲。

樊梨花  (白)     呵,原来是薛丁山令妹。

薛金莲  (白)     不敢,原来是樊小姐。

樊梨花  (白)     烦小姐禀知令兄,前来会我。

薛金莲  (白)     吓,你俩在哪儿会过的么?

樊梨花  (白)     我没有见过他。

薛金莲  (白)     既没有会过他,为什么讨这个拉拢呢?

樊梨花  (白)     哎,他将我兄长打伤回营,因此我要会他。

薛金莲  (白)     你这话真是笑话!

樊梨花  (白)     怎么笑话?

薛金莲  (白)     临阵交锋,胜者为强,你不杀他,他便杀你。说什么不该打败你兄长,这不是笑话么?

樊梨花  (白)     这个……

薛金莲  (白)     说什么这个那个,我心窝里早明白了:小姐千娇百媚,武艺超群,何不归顺天朝,择配才郎,夫荣妻贵,岂不美哉?

樊梨花  (白)     奴奉师父之命,要会你令兄。

薛金莲  (白)     哦,你奉师父之命,要会我哥哥。是吓,你我都是有师父说话,徒弟岂有不听么?待我回营,禀知父帅;把你这些话,告诉我哥哥。叫他来会你,或是哪个茶馆谈谈,或是哪家酒店里说说,好不好?

樊梨花  (白)     奴要与他阵前一会。

薛金莲  (白)     既要阵前一会,你我假战几合,待我回复父帅,好叫我哥哥出马。

樊梨花  (白)     小姐你让我。

薛金莲  (白)     姑娘抬抬手就是。

樊梨花  (白)     请。

薛金莲  (白)     我哥哥就来!

(薛金莲进城,下。)

樊梨花  (白)     请!

     (西皮摇板)  月老降临红线引,

             银河竞渡一双星。

     (白)     丫鬟!

     (西皮摇板)  金莲谅不负此信,

(程千忠上。)

程千忠  (西皮快板)  闹她玉石分不清!

(程千忠打杀。)

樊梨花  (白)     来将通名!

程千忠  (白)     俺乃薛丁山!

樊梨花  (白)     是么,你是薛丁山么?

程千忠  (白)     俺是薛丁山!

樊梨花  (白)     丫头,不对吓!

丫鬟   (白)     水烟袋什么?

樊梨花  (白)     薛金莲生得那样好看,怎么薛丁山不像人造的?

丫鬟   (白)     哈哈哈,姑娘,你不知道么,一娘生九种,种有好种有坏种,难道就没有走了样的么?

樊梨花  (白)     他只怕朦的罢!

丫鬟   (白)     姑娘你去问他吧!

樊梨花  (白)     你到底是何人?

程千忠  (白)     少爷薛丁山!

樊梨花  (白)     看刀!

(樊梨花擒程千忠。)

樊梨花  (白)     快说实话,你是何人?

程千忠  (白)     薛丁山!

樊梨花  (白)     看刀!

程千忠  (白)     哎呀,我的妈,不要动手,我叫程千忠!

樊梨花  (白)     快叫丁山来会我!去罢!

(程千忠上马。)

程千忠  (白)     梨花不杀我,我去叫丁山来!开城!

(程千忠下。)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婚姻原要两相情,

             险把豺狼当猩猩。

             师父仙言岂不应,

丫鬟   (白)     单要丁山出马!

樊梨花  (西皮摇板)  不见丁山不回营!

(四白文堂、四大铠、旗手同上。)

薛丁山  (内西皮导板) 一声号炮兵将到,

(程千忠引薛丁山同上。)

程千忠  (白)     薛丁山来了!

(过门。薛丁山、樊梨花对看。)

程千忠  (白)     这就是薛丁山!

丫鬟   (白)     姑娘,这个对了!

薛丁山  (白)     呀!

     (西皮快板)  梨花果称女英豪!

             眉清目秀生得好,

             月宫嫦娥下天曹。

             吾妻不及她容貌,

             幼女也能动枪刀。

             幸是梨花通名早,

             迟延画杆戟不饶!

樊梨花  (白)     呀!

     (西皮导板)  蓬莱仙子离海岛,

     (西皮慢板)  俊俏奇男出天朝。

             太岁银盔凤翅绕,

             玲珑铠甲紧丝条。

             手提画戟吕布貌,

             帅旗书着丁山号。

             催马向前号言告:

     (白)     你,就是薛公子么?

薛丁山  (白)     俺是薛丁山。你既要本帅出马,因何不战吓?

樊梨花  (白)     吓,为何不战?

丫鬟   (白)     姑娘说话吓!

樊梨花  (白)     咳,

     (西皮摇板)  芙蓉嫩脸似火烧。

程千忠  (白)     她想你,你总不要答她。

薛丁山  (白)     是。

             呔,梨花女将,我是一个光板不花的!

樊梨花  (白)     嗳,

     (西皮摇板)  羞我含言愧暗恼,

             一腔怒气暂藏包。

             交锋前有跑马道,

     (白)     众将前行!

(四红龙套、四大铠、四女兵同下。)

樊梨花  (白)     薛丁山!

薛丁山  (白)     樊梨花!

樊梨花  (西皮摇板)  若要惜命早潜逃!

(樊梨花抬势,下。)

薛丁山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你道她临阵有法宝,

             为何临阵虚风骚?

     (白)     吓,樊梨花见了我,不曾交手就走,是何缘故?

程千忠  (白)     你说“一个光板不花”,她又巴结人家去了。

薛丁山  (白)     看这丫头,谅无什么武艺。

             众将官!

(四白文堂、四大铠同允。)

薛丁山  (白)     尔等扎住后队,我去擒那丫头!

(四白文堂、四大铠同允。)

程千忠  (白)     我也瞧瞧热闹!

薛丁山  (白)     好,看我擒她!

     (西皮摇板)  闺中幼女逞英豪,

             谅她武艺也不高!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红龙套、四大铠、四女兵、丫鬟引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西皮快板)  丁山容貌真俊俏,

(程千忠引薛丁山同上。过门。)

薛丁山  (西皮摇板)  本帅功成在今朝!

樊梨花  (白)     薛丁山,你来则甚?

薛丁山  (白)     特来擒你!

樊梨花  (白)     吓,你打败了奴的兄长,仇恨未消。你还想擒你姑娘?恐怕你不是对手!

薛丁山  (白)     嘘,丫头好大的口气!放马过来!

樊梨花  (白)     且慢,你不带人马,奴要人马何用?

             众将官,人马退下!

(四红龙套、四大铠同允,同下。)

樊梨花  (白)     吓,你为何不走?

程千忠  (白)     我是跟班的!

丫鬟   (白)     我也是跟班的!

程千忠  (白)     好,你我各保一主。

樊梨花、

薛丁山  (同白)    不用在此伺候!

程千忠、

丫鬟   (同白)    哦,少时再来。

(丫鬟、程千忠同下。)

薛丁山  (白)     呔,樊梨花!你指名要俺出马,为何不战?

樊梨花  (白)     奴非为兄长而来。是奴下山之时,师父言道,我与你有……

薛丁山  (白)     有什么吓?

樊梨花  (白)     吓,有姻缘之份,该当配合。

薛丁山  (白)     唗!无耻丫头,好不知羞耻!看枪!

樊梨花  (白)     唗!薛丁山!若是不允,少时将你擒在马上,那时悔之晚矣!

薛丁山  (白)     丫头胡说,将俺擒你!

(樊梨花、薛丁山同开打,樊梨花擒薛丁山在怀。)

樊梨花  (白)     你从是不从?

薛丁山  (白)     除非将我上不沾天,下不立地,方可依从!

樊梨花  (白)     好,上马再战!

(樊梨花、薛丁山同开打,樊梨花下,薛丁山下。)

【第十一场】

(放火彩,正场设花山彩。八卜手扮鬼神拿风旗、大神引薛丁山同上。绑捆薛丁山于树上。)

薛丁山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摇板)  这场羞辱是自讨,

             诓哄之计心受劳。

             皇恩重大难答报,

             父母养育恩已抛。

             头上青天红日照,

             地下海水波浪滔。

             半空中吊坏了薛天保,

             哎呀,爹娘吓!

(樊梨花上。)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叫他识我道法高。

     (白)     吓,你是何人,吊在空中?

薛丁山  (白)     哎,樊小姐,樊姑娘,你放我下来,允从姻事便了。

樊梨花  (白)     你再若朦事呢?

薛丁山  (白)     再也不敢了!

(樊梨花放薛丁山。)

薛丁山  (白)     哎呀,吊坏了!

樊梨花  (西皮摇板)  梨山老母曾传道,

             为奴婚姻下琼瑶。

             山神挚开瞒天罩,

(火彩。八卜手、大神同下。)

薛丁山  (白)     哎呀,唬死我也!

     (西皮摇板)  阎君殿前走一遭。

     (白)     多蒙小姐活命之恩。

樊梨花  (白)     非奴强求婚姻,怎奈天命不可迟误。

薛丁山  (白)     吓,小姐,丁山无不依从,须要回营禀知父帅,央媒前来求婚,小姐也觉光彩。

樊梨花  (白)     奴也要回关禀明父母,归顺唐营。

薛丁山  (白)     既然如此,俺的人马,已在后面,即要回营,明日但听好音。

樊梨花  (白)     将军上马。

薛丁山  (白)     哎呀,我的马也跑了。

樊梨花  (白)     在那里!

薛丁山  (白)     暂别了。

樊梨花  (白)     请。

薛丁山  (西皮摇板)  但愿夫妇同偕老,

(薛丁山上马。)

薛丁山  (白)     请了。

樊梨花  (白)     请。

(薛丁山下。)

樊梨花  (西皮摇板)  马上良缘奴自招。

             秦邦晋国相交好,

             月老美哉红线牢。

(樊梨花下。)
(完)


浏览次数:22491 ┊ 字数:9598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