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卖饽饽》

主要角色
差役:丑
魏虎:丑
王氏:花旦

情节
一差一犯,押解发配远行。其罪犯名魏虎,与《算粮登殿》中之魏虎同名,未能考其是一是二。行经中途歇息,途旁有一妇人设一小摊,售卖饽饽馒头,犯人正饥火中烧,遂将大嚼,继而因索钱钞,彼此调笑打诨,差役亦同与取乐,令妇人唱歌数折而散。

注释
《卖饽饽》为京剧中用吹腔之难剧,亦系打诨戏。初无情节可取。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录入:骅骝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差役上。)

差役   (念)     手拿无情棍,单打犯罪人。

     (白)     我张二,奉了上司之命,手拿公文,去提魏虎,将他发配广东,我也不晓得虎头门在哪里,我来找寻找寻。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吓到了虎头门。

             哽,看监的。

(禁子上。)

禁子   (白)     又来坐监的了。

差役   (白)     哎,什么话,上差来了。

禁子   (白)     哦,上差,待我开门。

             上差请。

(差役进门,禁子关门。)

禁子   (白)     参见上差。

差役   (白)     罢了,你这里可有个魏虎?

禁子   (白)     有的。

差役   (白)     把他叫出来。

禁子   (白)     哦,魏虎出来凉快凉快。

(魏虎上,装文。)

魏虎   (念)     无缘无故坐监牢,但不知何日里才得脱逃。

     (白)     啊,禁大哥,将学生叫出来,敢不是酒热了?

禁子   (白)     酒也没热。

魏虎   (白)     敢不是饭好了?

禁子   (白)     饭也没好。

魏虎   (白)     酒也不曾热,饭也不曾好,叫我出来什么事?

禁子   (白)     上差来了。

魏虎   (白)     怎么上差来了,在哪里?

禁子   (白)     顺我手儿瞧,

魏虎   (白)     就是这一个?

禁子   (白)     不错。

魏虎   (白)     就是这一堆?

禁子   (白)     什么话。

魏虎   (白)     待我去见见。

禁子   (白)     去见见。

魏虎   (白)     哎上差在上,学生有礼。

差役   (白)     哪里这么些礼?

魏虎   (白)     礼多人不怪。

差役   (白)     罢了。

魏虎   (白)     将学生叫出来什么事?

差役   (白)     你大喜了。

魏虎   (白)     还是姑娘,还是小子?

差役   (白)     什么姑娘小子!

魏虎   (白)     什么大喜吓?

差役   (白)     将你发配了。

魏虎   (白)     发配在哪里?

差役   (白)     发配广东。

魏虎   (白)     哦,发配广东。哎呀天呀,天呀!

(魏虎躺下。)

差役   (白)     怎么样怎么样?

禁子   (白)     不要紧不要紧,我来叫。

             魏虎醒来。

魏虎   (唱)     听说一句要发配,

差役   (白)     咦,唱起来了,再唱吓。

魏虎   (白)     没有了,只有这一句。

差役   (白)     好缺的木匠——一锯。

魏虎   (白)     咳上差,这就要走么?

差役   (白)     这就要走。

魏虎   (白)     可容我拜罢狱神,辞别禁大哥?

差役   (白)     可以的,快着一点,我在外面等你。

(差役出门。)

魏虎   (白)     咳,狱神老爷,学生到了监中,从来未曾烧香,保佑弟子早早回来,与你重修庙宇,再塑金身。

             咳,禁大哥,是我到了监中,从来没有好处把你,我要走了,后面还有酱豆腐一块,半块酱猪肉,送与禁大哥。

禁子   (白)     罢了罢了,你走吧。

(禁子开门,魏虎出监,禁子下。魏虎跑,差役上。)

差役   (白)     咳,哪里去哪里去?

魏虎   (白)     我去领盘缠钱。

差役   (白)     看不出你,倒是个老打官司的。

魏虎   (白)     不错,打过几十年。

差役   (白)     你的盘缠钱,在我身上。

魏虎   (白)     哦,你领了几百块洋钱?

差役   (白)     就是你这个样子,还要几百块洋钱呢。

魏虎   (白)     领了多少吓?

差役   (白)     领了七个大钱,十四个小钱。

魏虎   (白)     哦,七个大钱,十四个小钱,也是好的,不知你领了几百年的?

差役   (白)     就是你这个样子,还活了几百年吓,有一站算一站,有一里算一里。

魏虎   (白)     哦,有一里算一里,有一站算一站,但不知骑马,还是坐轿,还是火轮船,还是……

差役   (白)     你倒都要全了,你看见没有,这个就是你的轿子你的马。

魏虎   (白)     哎呀,如此走吓,

差役   (白)     快走快走。

魏虎   (吹腔)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冯陈褚卫,蒋沈韩杨。

     (白)     啊大哥,你看那边有一个人。

差役   (白)     在哪里?

魏虎   (白)     在那里。

(魏虎跑下。)

差役   (白)     没有吓。

             哎呀不好了。

(差役追下。)

【第二场】

(王氏上。)

王氏   (念)     家无生和计,吃尽斗量金。

(王氏坐下。)

王氏   (白)     我王氏。丈夫出外,杳无音信回来,是我情急无奈,在家做几个饽饽。今天天气和暖,不免将饽饽摆起。

     (吹腔)    丈夫出外去贸易,

             无有音信转家里。

             手拿饽饽到街口,

             来路买卖做生意。

(婴孩哭。)

王氏   (白)     你瞧这孩子,饽饽不拿出来,他也不哭;刚刚拿出来,他就哭呢,这怎么好?哦有了,这位大爷,劳你的驾,替我看一会饽饽,我苟孩子一点奶吃去,饽饽卖了钱,摆在里头,劳你大爷的驾,我就来。

(王氏下。)
(差役、魏虎同上。)

魏虎   (吹腔)    急急走来莫消停,

             两足疼痛实难行。

(魏虎坐地。)

差役   (白)     起来走,起来走。

魏虎   (白)     哎吓大哥,我实实地走不动了。

差役   (白)     起来跟我跑。

魏虎   (白)     我走到走不动了,怎么讲跑?

差役   (白)     走也走不动,跑也跑不动,怎么样呢?

魏虎   (白)     大哥,那旁有一块上马石,你在那里打个盹,我在这里歇歇腿,歇一会我们就走。

差役   (白)     哦我在这里打个盹,你在那里歇歇腿,歇一会我们再走。你不要吵我。

魏虎   (白)     我不吵。

差役   (白)     你不吵,你要跑掉了怎么?

魏虎   (白)     你怕我跑了,我还怕你跑了。

差役   (白)     你怎么怕我跑了?

魏虎   (白)     我的盘缠钱,都在你身上,你要跑了,我吃哪一个去?

差役   (白)     这么说,你吃定了我呢。

魏虎   (白)     我吃定了你呢。

差役   (白)     你不要吵,我睡一会。

(差役睡。)

魏虎   (白)     大哥睡了,我也好歇歇了。

             哎呀大哥,两个苍蝇在他头上操屁股,怎么好吓,我来赶它。

(魏虎打差役头。)

差役   (白)     哎呀干什么的,打我的头?

魏虎   (白)     大哥,你不晓得,有两个苍蝇操屁股,在你头上。

差役   (白)     什么东西,在我头上操屁股,依你什么相干。

魏虎   (白)     我恐怕操破了大哥的天平盖。

差役   (白)     你不要胡说,我们走吧。

魏虎   (白)     大哥歇歇再走,我不吵了。

差役   (白)     再吵我要打你了。

魏虎   (白)     我不吵我不吵。

(差役睡。)

魏虎   (白)     啊大哥,睡觉张开了嘴,好大的舌头吓大哥。吓大哥,你为什么要张开了嘴睡?

差役   (白)     什么东西,睡觉也不张开了嘴的么?

魏虎   (白)     哦,睡觉要张开了嘴的。

差役   (白)     你又吵我,走走。

魏虎   (白)     吓,大哥我不吵了。

差役   (白)     不要吵呢。

(差役睡。)

魏虎   (白)     啊大哥,睡着了没有?

差役   (白)     睡着了。

魏虎   (白)     睡着了,为什么要说话?

差役   (白)     你问我我不说话?

魏虎   (白)     哦,我不问了。

差役   (白)     你再要吵,马上就走。

魏虎   (白)     不吵不吵。

(差役睡。)

魏虎   (白)     大哥睡着了,我也好歇歇。吵了半天,肚子有些饿了,这怎么好,嗳,那旁怎么霞光万道,瑞气千条,待我去看看。哎呀原来是个饽饽好东西,哎吓饽饽,今日也想你,明日也想你,总想不到口,今日遇见你呢。

(魏虎拿饽饽吃。王氏上。)

王氏   (白)     你瞧这孩子,一吃奶就睡着了,饽饽还在外头,我瞧瞧去。咦?今个买卖好,劳你大爷驾,卖了饽饽这钱呢?没有吓,哦,那个犯人在那里吃呢。

             呔,那一犯人!

魏虎   (白)     什么?我是犯人?我是犯人?

王氏   (白)     你不是犯人是什么?

魏虎   (白)     我不是犯人,是罪人。

王氏   (白)     犯人、罪人不是一样么?

魏虎   (白)     就算一样。

王氏   (白)     这饽饽好吃么?

魏虎   (白)     这饽饽好吃。

王氏   (白)     你爱吃么?

魏虎   (白)     爱吃。

王氏   (白)     你喝不喝?

魏虎   (白)     正要喝茶。

王氏   (白)     我们这里没水。

魏虎   (白)     我也不喝了。

王氏   (白)     拿来。

魏虎   (白)     拿什么来?

王氏   (白)     拿钱来。

魏虎   (白)     这个饽饽,不是你的,怎么跟我要钱?

王氏   (白)     不是我的是谁的。

魏虎   (白)     这是老天爷赐把我吃的。

王氏   (白)     就是你这个样子,也配老天爷赐与你吃,快拿钱来。

魏虎   (白)     要几个钱?

王氏   (白)     六个钱。

魏虎   (白)     好,你找我四个钱,算我短你十个钱。

王氏   (白)     什么,吃了我的饽饽,还问我要钱,不苟钱我打你。

(王氏打魏虎。)

魏虎   (白)     不要打。

(王氏碰差役,差役醒。)

差役   (白)     什么事打我?什么事打我?

魏虎   (白)     不是我打的。

差役   (白)     什么人打的?

魏虎   (白)     打的人你不敢惹她。

差役   (白)     什么人我不敢惹她?

魏虎   (白)     你敢惹她,顺着我手儿瞧,就是她。

差役   (白)     就是她,我问问去。

             哦,大婊子。

王氏   (白)     呸!大嫂子。

差役   (白)     不错,大嫂子。方才谁打我?

王氏   (白)     是我打这犯人的,无心碰了大爷一下。

差役   (白)     哦,是嫂子打的。

王氏   (白)     不错是我。

差役   (白)     没怪我不疼。

王氏   (白)     贱骨头。

差役   (白)     什么事打他?

王氏   (白)     大爷不晓得,他吃了我的饽饽,不苟钱,反问我要钱,故而打他。

差役   (白)     嫂子不要生气,我问他去。

             嚇,你这个东西,吃人的饽饽,为什么不苟钱?

魏虎   (白)     大哥,这个饽饽,不是她的;老天爷赐我吃的。

差役   (白)     老天爷赐把你的?

             大嫂子,这饽饽不是你的,是老天爷赐与他吃的。

王氏   (白)     就是你们这长相,也配老天爷所赐?

差役   (白)     嫂子我问你,我们这长相,就不配老天爷所赐?

王氏   (白)     单说他。

差役   (白)     这么办,我出来拉倒。

王氏   (白)     怎么拉倒,怎么拉倒?又拉倒了。

差役   (白)     不是这个拉倒,我苟钱的拉倒。

王氏   (白)     这么说,大爷是个好人。

差役   (白)     我是好人里挑出来的好人。

魏虎   (白)     不错,他是个呱呱叫的好人。

差役   (白)     你不要开口。

             大嫂子,听你说话,不像此地人吓。

王氏   (白)     我本不是此地人氏。

差役   (白)     哪里人氏?

王氏   (白)     我是沙国棉羊州的人。

魏虎   (白)     哦,她是沙裤没掩着。

差役   (白)     什么,人家说沙国棉羊州的人。

魏虎   (白)     不差日你。

差役   (白)     日你,你不要开口好不好。

魏虎   (白)     我不说。

差役   (白)     大嫂子,你们那个地方,我常去。

王氏   (白)     大爷去干什么?

魏虎   (白)     他去找他妈。

差役   (白)     什么胡说乱道,再开口我打你。

魏虎   (白)     我不开口,我不开口。

差役   (白)     嫂子,我解人犯去的。

王氏   (白)     吓,大爷有公事去的。

差役   (白)     不错。你们那边,一方一方青的是什么?

王氏   (白)     田路。

魏虎   (白)     点路点路。

差役   (白)     乱说,人家说田路。

魏虎   (白)     不擦日你。

差役   (白)     叫你不要开口。

魏虎   (白)     我不响。

差役   (白)     嫂子,我看这小媳妇大姑娘,坐在那里,嘴里头哼哼的做什么?

王氏   (白)     唱的栽秧歌。

差役   (白)     吓大嫂子,没旁的,烦你唱一个我们听听,行不行?

王氏   (白)     先前会的,如今有点懵懂了。

魏虎   (白)     如今有点朦得落。

差役   (白)     什么,人家说忘了。

魏虎   (白)     不错,是的。

差役   (白)     嫂子忘了字,忘不了味,唱个我们听听,行不行?

王氏   (白)     行倒行,我们不白唱。

差役   (白)     敢是要钱?

王氏   (白)     不错。

差役   (白)     要多少钱?

王氏   (白)     二百京钱,一百老钱。

魏虎   (白)     一百老钱。

差役   (白)     什么,一百老钱?嫂子自管唱,我们把钱。

王氏   (白)     哎,大爷听了!

     (吹腔)    唱一个歌儿大爷听。

     (白)     钱来。

差役   (白)     吓,嫂子完了么?

王氏   (白)     完了,你不知道?

差役   (白)     嫂子再来一个长的。

王氏   (白)     长的我们还是不白唱。

差役   (白)     要多少钱?

王氏   (白)     四百京钱,二百老钱。

魏虎   (白)     二百老铜钱。

差役   (白)     我知道。

             嫂子,这二百钱也不交与你,也不交与他,摆在柜上,唱完了你拿去吧。

王氏   (白)     大爷听了!

     (吹腔)    唱一个歌儿大爷听:

             我本是沙国棉羊州的人。

     (白)     大爷的好钱。

差役   (白)     就是这么又完了?

王氏   (白)     完了,你不知道?

差役   (白)     嫂子饶一点吧。

王氏   (白)     老长的天,饶一个饶十个,又饶一个呢。

差役   (白)     唱一个我们走了。

王氏   (白)     大爷听了!

     (吹腔)    一根竹子十二节,

             一年倒有十二个月。

             一年四季下大雨,

             一年庄稼都在水里。

魏虎   (白)     嫂子身上有狗痘子。

差役   (白)     什么?我问去。

             嫂子你身上有狗痘子?

王氏   (白)     你身上有八脚子。

差役   (白)     你怎么知道?

王氏   (白)     什么?

差役   (白)     我自己知道。

(魏虎哭。)

差役   (白)     什么事哭?

魏虎   (白)     你把我盘缠钱花完了。

差役   (白)     花的我自己钱,一点也不开心。

魏虎   (白)     你是外行,不会开心。

差役   (白)     怎么说,你会?

魏虎   (白)     自然我会吓。

差役   (白)     怎么开心?

魏虎   (白)     大哥要开心痛快,你看住我,我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马上就开心痛快。

差役   (白)     哦,我看住你。

魏虎   (白)     你不要动。

差役   (白)     我不动。

魏虎   (白)     嫂子,你可认识他?

王氏   (白)     不认识。

魏虎   (白)     他是个坏种忘八蛋,你拦他两个钱,一点也不罪过。

王氏   (白)     我不会。

魏虎   (白)     你看着我,我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

王氏   (白)     哦,晓得了。

魏虎   (白)     大哥过来。

差役   (白)     干什么?

魏虎   (白)     你跪下。

差役   (白)     我打你。

魏虎   (白)     哎吓,你是外行,不会开心。

差役   (白)     怎么开心?

魏虎   (白)     我告诉你跪下,这个这个,这个马上就开心。

差役   (白)     哦,晓得了。

(差役跪。)

魏虎   (白)     嫂子你坐下,大哥你叫。

差役   (白)     叫什么?

魏虎   (白)     干妈。

差役   (白)     我打你,哪有叫干妈开心的?

魏虎   (白)     你叫她一声干妈,马上就这个这个开心呢。

差役   (白)     哦。

(差役跪。)

魏虎   (白)     叫吓,

差役   (白)     干妈。

魏虎   (白)     嫂子你答允,叫他一声。

王氏   (白)     叫他什么?

魏虎   (白)     干儿子。

王氏   (白)     哽,干儿子。

魏虎   (白)     你答允,就这个这个开心了。

差役   (白)     哽。

魏虎   (白)     这个开心不开心?

差役   (白)     去你的吧,做人家的干儿子,还开心了,走吧。

王氏   (白)     大爷回来。

(差役、魏虎同允。)

差役   (白)     叫我不叫你,嫂嫂什么事?

王氏   (白)     你们上哪里去?

差役   (白)     广东去。

王氏   (白)     替我带点东西来。

差役   (白)     什么东西?

王氏   (白)     与我带金镯子、金簪子、金耳环。

差役   (白)     嫂子要什么我都带来。

王氏   (白)     大爷是个好人。

差役   (白)     我是好人。没旁的,嫂子方才那二百钱,还了我吧。

王氏   (白)     去你的吧,拦到我这里来呢。

魏虎   (白)     你去吧。

             嫂子,我们到广东,他不回来,我要回来的。

王氏   (白)     你与我带点什么?

魏虎   (白)     带个广东鸡。

王氏   (白)     广东鸡没看见过。

魏虎   (白)     广东鸡好玩得很,一身白毛四条腿。

王氏   (白)     哎吓,广东鸡怎么白毛四条腿?

魏虎   (白)     还有两个角,叫起来,你没听见过。

王氏   (白)     怎么叫?

(魏虎学羊叫。)

魏虎   (白)     妈吓妈吓!

王氏   (白)     哎,那是羊,滚开了吧。

差役   (白)     快走快走。

(差役、魏虎同下。)

王氏   (白)     今个啕了一天气,落了二百钱,我要与小孩子吃奶去了。

(王氏下。)
(完)


浏览次数:13973 ┊ 字数:6195 ┊ 最后更新:2003年05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