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查头关》

主要角色
尤春风:旦
苏里烟:丑
刘唐建:小生

情节
汉太子刘唐建,奉太后命,出关追驾,途经尤家关,在关外歇息,拴马而睡。适番女将尤春风,带同番将苏里烟,夜出查关,见远处有红光如火,尤春风因遣苏里烟往查。见一年少蛮子,露宿在彼。留心细察,又见蛇攒七窍。尤春风素读南朝书,知系贵相,当即令苏里烟唤醒盘问,始知即汉太子。尤春风乃留之入关,乞以身事,并先索封。刘唐建乃漫封为昭阳正宫。后刘唐建不愿居此,借故遁去,又为二关二姑娘所获,亦然私留索封,即《逃关·二关》等剧是也。

注释
《查头关》亦单称《头关》,系《赶三关》之一,昆剧中名《宿关》,后本又有《逃关·二关》等剧。本剧,亦大半从昆剧中脱胎而出。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唐建上。)

刘唐建  (西皮摇板)  家中奉了母亲命,

             去往京城走一程。

     (白)     俺,刘唐建。奉了母亲之命,去往京城迎接父亲。天色甚早,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我这里催马往前进,

             去往京城迎父亲。

(刘唐建下。)

【第二场】

(尤春风、丫鬟同上。)

尤春风  (念)     把守窑萁关,儿郎心胆寒。

(尤春风坐。)

尤春风  (念)     头打三股辫,两耳坠金环。行走风摆柳,坐下似天仙。

     (白)     咱家尤春风。奉老都督将令,把守关口。今日查关日期。

             丫头,

(丫鬟允。)

尤春风  (白)     传苏里烟进帐。

丫鬟   (白)     姑娘传苏里烟进帐。

苏里烟  (内白)    哦!

(苏里烟上。)

苏里烟  (数板)    上河流水嘘唎嘘唎嘘,下河流水哗啦哗啦哗,二人盖了一个破瓦扎,动也不敢动,拉也不敢拉,动一动,嘘唎嘘唎嘘,拉一拉,哗啦哗啦哗,嘘唎嘘唎嘘,哗啦哗啦哗。

     (白)     姑娘在上,苏里烟摩礼角。

尤春风  (白)     哎,往日施的什么礼?

苏里烟  (白)     往日施的官礼。

尤春风  (白)     今儿个呢?

苏里烟  (白)     今日施的蒙古礼。

尤春风  (白)     还施官礼。

苏里烟  (白)     姑娘在上,苏里烟有礼。

尤春风  (白)     对了。

苏里烟  (白)     姑娘传我,有何屁放?

尤春风  (白)     什么?

苏里烟  (白)     哦,有何话讲?

尤春风  (白)     我们该去查关了。

苏里烟  (白)     我们昨天查过了。

尤春风  (白)     什么?昨天吃过饭,今天吃不吃?

苏里烟  (白)     饭天天要吃。

尤春风  (白)     关天天要查。

苏里烟  (白)     查关去。

尤春风  (白)     打个亮子。

苏里烟  (白)     哦,打亮子。

尤春风  (南梆子导板) 尤春风打坐在牛皮宝帐,

苏里烟  (南梆子慢板) 有鞑子我这里手提着灯笼。

尤春风  (南梆子慢板) 在宝帐我领了都督将令,

             去到那窑萁关查看分明。

苏里烟  (白)     押不得。

尤春风  (白)     又怎么呢?

苏里烟  (白)     押不得押不得。

尤春风  (白)     去吧。

(尤春风、苏里烟、丫鬟同下。)

【第三场】

(刘唐建上。)

刘唐建  (西皮摇板)  扬鞭催马往前进,

             举目抬头看分明。

     (白)     来到什么所在,待我下马看来。

             哦呀,前面关门封锁,不免打一瞌睡便了。正是:

     (念)     一觉放开心地稳,梦梦沉沉到阳台。

(刘唐建睡。尤春风、苏里烟、丫鬟同上。)

尤春风  (西皮快板)  急急走来往前行,

苏里烟  (西皮快板)  不觉来到是关门。

     (白)     到了,姑娘。

尤春风  (白)     查关去。

苏里烟  (白)     赫,姑娘查关来了!小鞑子们要不要钱,要钱我要抽头的。这边小鞑子们,穿住裤子睡,不要露出零碎东西。姑娘查关来了!

             姑娘,查好了。

尤春风  (白)     你在哪里查的?

苏里烟  (白)     在关里查的。

尤春风  (白)     咳,关里自己人,查什么!关外查去!

苏里烟  (白)     哎呀姑娘,关外我怕一个老头子。

尤春风  (白)     你这个小伙子,怎么怕一个老头子?

苏里烟  (白)     不是那个老头子。

尤春风  (白)     什么老头子?

苏里烟  (白)     这个老头子,四条腿一根尾巴,张开了大嘴,啊唔一口,是那个老头子。

尤春风  (白)     这是老虎吓!

苏里烟  (白)     不错的,是这个东西。

尤春风  (白)     你腰里带的什么?

苏里烟  (白)     我刀里带的腰。

尤春风  (白)     吓,腰里带的刀!

苏里烟  (白)     不错,腰里带的刀。

尤春风  (白)     它给你一口,你与它一刀。

苏里烟  (白)     慢慢,我来想想:它给我一口,我拔出刀来,与它一刀。来不及了,我倒死了。

尤春风  (白)     好好查关,姑娘赏你个媳妇。

苏里烟  (白)     哦,好好查关,姑娘跟我作媳妇。

尤春风  (白)     什么!

苏里烟  (白)     不不不是的,姑娘赏我一个媳妇。

尤春风  (白)     对了。

苏里烟  (白)     把谁赏与我?

尤春风  (白)     把这个丫头赏与你。

苏里烟  (白)     我瞧瞧好不好。

尤春风  (白)     你瞧瞧去。

苏里烟  (白)     哎呀,姑娘我不要!

尤春风  (白)     怎么不要?

苏里烟  (白)     我们是亲戚。

尤春风  (白)     什么亲戚?

苏里烟  (白)     我们姑表亲。我是姑子养的,她是婊子养的。

丫鬟   (白)     你不要我,我还不愿意跟你呢!

(丫鬟下。)

尤春风  (白)     好好的查关,姑娘有赏。

苏里烟  (白)     哽,待我查关了。

             姑娘了不得了!

尤春风  (白)     什么事?

苏里烟  (白)     关外起了火了!

尤春风  (白)     怎么,有了火了?待我看看。

苏里烟  (白)     姑娘看看。

尤春风  (白)     你远看——

苏里烟  (白)     是火。

尤春风  (白)     近取——

苏里烟  (白)     一个小蛮子打睡。

尤春风  (白)     把他马先盗过来。

苏里烟  (白)     待我盗马。

             姑娘,马盗过来了,你瞧瞧。

尤春风  (白)     哎吓,好马!

苏里烟  (白)     好马。

尤春风  (白)     好骡头!

苏里烟  (白)     好骡头。

尤春风  (白)     好颜色!

苏里烟  (白)     好颜色。

尤春风  (白)     你再看看!

苏里烟  (白)     一根马尾没有。

尤春风  (白)     小蛮子有矛子。

苏里烟  (白)     不解裤子,怎么看见人家瞭子?

尤春风  (白)     什么?

苏里烟  (白)     哦哦哦,矛子矛子。

尤春风  (白)     盗去。

苏里烟  (白)     待我盗矛子。

             姑娘,矛子盗来了。

尤春风  (白)     把这个小蛮子叫醒呢。

苏里烟  (白)     待我叫去。

             哎吓,可了不得了!小蛮子眼睛里头有一条红虫子出来了,出来呢!扒在这边眼睛里去了。出来呢,扒在鼻子里去了。出来呢,扒在耳朵里去了。出来呢,扒在嘴里去了。出来呢,出来呢!不好了,扒在屁股眼子里去了!

             姑娘了不得了!

尤春风  (白)     什么事?

苏里烟  (白)     这个小蛮子,眼睛里头,有一条红虫子,一回出来,扒在鼻子里去;一回出来,攒到耳内;一回攒到嘴内,一回攒到屁股眼里头,没有了!

尤春风  (白)     那是蛇攒七窍。

苏里烟  (白)     蛇攒七窍,怎么一回事?

尤春风  (白)     蛇攒七窍,真龙天子。

苏里烟  (白)     蛇攒六窍呢?

尤春风  (白)     连中三元。

苏里烟  (白)     蛇攒一窍呢?

尤春风  (白)     蛇攒一窍吓,不晓得了。

苏里烟  (白)     蛇攒一窍,姑娘怎么会不知道了?

尤春风  (白)     什么?

苏里烟  (白)     哦哦哦,姑娘不知道。

尤春风  (白)     快把小蛮子叫醒了吧!

苏里烟  (白)     呔!小蛮子醒来!

刘唐建  (白)     呔!看枪!

苏里烟  (白)     拿过来吧!把我的马杆,都偷了去了。

             姑娘,叫醒了。

尤春风  (白)     问他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苏里烟  (白)     那一小蛮子,姑娘问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说明白了,还你枪马。

刘唐建  (白)     说明了还俺枪马?

苏里烟  (白)     哽,还你枪马。

刘唐建  (白)     听了!

     (西皮导板)  开言便把户长称,

苏里烟  (白)     我打你,你开口骂人!

刘唐建  (白)     哎,怎么骂你吓?

苏里烟  (白)     你骂我是混账。

刘唐建  (白)     你听错了,我说的是户长,一户之长,哪一个骂你混账?

苏里烟  (白)     哦,户长,不是混账。

刘唐建  (白)     不是混账。

苏里烟  (白)     我们这里不叫户长。

刘唐建  (白)     叫什么?

苏里烟  (白)     我们这里叫押户。

刘唐建  (白)     怎么叫押户?

苏里烟  (白)     我这里一押,你那里一户。

刘唐建  (白)     听了。

     (西皮慢板)  去掉了户长把押户称。

苏里烟  (白)     对了。

刘唐建  (西皮慢板)  家住在赤手托空县,

             谎家庄上有家门。

             我的父名叫谎员外,

             我的母吃斋又动荤。

             若问俺的名和姓,

             云端里说话雾里听。

苏里烟  (白)     姑娘,问来了。

尤春风  (白)     怎么说?

苏里烟  (白)     姑娘听了!

     (西皮导板)  开言便把户长称,

尤春风  (白)     哽,你怎么骂我混账?

苏里烟  (白)     不是骂人,他那里称户长,是称呼人。

尤春风  (白)     我们这里不叫户长。

苏里烟  (白)     我们这里不叫户长,叫押户。

尤春风  (白)     哦,叫押户。你说你的。

苏里烟  (白)     听了。

     (西皮慢板)  去掉了户长把押户称。

尤春风  (白)     他家住哪里?

苏里烟  (西皮慢板)  家住在赤手托空县,

             谎家庄上有家门。

尤春风  (白)     他姓甚名谁?

苏里烟  (西皮慢板)  他父名叫谎员外,

             母亲吃斋又动荤。

             若问他的名和姓,

             云端里说话雾里听。

尤春风  (白)     哎呀,苏里烟,你让人家攒了!

苏里烟  (白)     咳,多大的手,好攒我?

尤春风  (白)     哎,让人家谎驱了。

苏里烟  (白)     姑娘,我怎么让他骗了?

尤春风  (白)     你想哪里有个赤手托空县?

苏里烟  (白)     哦,没有的。

尤春风  (白)     哪里有什么谎家庄?什么谎员外?他母怎么吃斋又动荤?要问他的名姓,什么“云端里说话雾里听”?让人骗了!

苏里烟  (白)     怎么,他骗的我了?哦,没有这个事。

尤春风  (白)     哽,没有这回事?

苏里烟  (白)     姑娘,这怎么好?

尤春风  (白)     苏里烟,你跟他说去:你说姑娘住在两国交界,看过满汉四大奇书,无有一样不知,哪样不晓。你叫他快说真名实姓,如若不然,你就拔出刀来,你就吓唬吓唬他。

苏里烟  (白)     哦,是了。

             那一小蛮子,我家姑娘住在两国交界,看过满汉四大奇书,无有一样不知,哪样不晓。你快说出真名实姓,如若不然,我要拔出刀来,我就这一刀,吓唬你的!

刘唐建  (白)     如此听了!

     (西皮快板)  家住在大国长安地,

             紫禁城内有家门。

             我的父名叫汉元帝,

             我的母名叫赛昭君。

             若问我的名和姓,

             刘唐建就是我的名。

苏里烟  (白)     哦,是这个,早说好不好。

             姑娘,问来了。

尤春风  (白)     住在哪里吓?

苏里烟  (白)     他住在啊国啊的……

尤春风  (白)     哦,大国长安地。

苏里烟  (白)     对了。他是他子……

尤春风  (白)     紫禁城内有家门。

苏里烟  (白)     对了,他父名叫一块地。

尤春风  (白)     呸!汉元帝!

苏里烟  (白)     不错。他母名叫吃大饼。

尤春风  (白)     呸!赛昭君!

苏里烟  (白)     对呢。要问他的名和姓,他叫不要脸。

尤春风  (白)     呸!他名叫刘唐建!

苏里烟  (白)     你瞧,姑娘都知道,要我问干什么?让我着了半天的急。

尤春风  (白)     他说话不真,你传话不明。你把小蛮子拉进来,我亲自问他。

苏里烟  (白)     哦,我拉去。

             那一小蛮子,兔子说话不真,老子说话不明。姑娘叫你亲自上前答话。

刘唐建  (白)     俺不去。

苏里烟  (白)     你不去,我就要拉了。

刘唐建  (白)     俺不去,俺不去。

苏里烟  (白)     我要拉了。跟我来,跟我来,跟我来!

尤春风  (白)     哽,你那里干什么?

苏里烟  (白)     我拉住小蛮子了。

尤春风  (白)     你看看拉住谁呢?

苏里烟  (白)     哎吓,拉错了。姑娘他不进来,怎么好?有了,我吓唬吓唬他。

             那一小蛮子,你还不进来,我就要一刀!

尤春风  (南梆子导板) 一见小将容貌齐,

     (南梆子慢板) 不由我一阵阵心内发迷。

             走上前来拉住小将手,

             我与你牛皮帐细说端的。

     (白)     苏里烟,倒茶去。

苏里烟  (白)     哦,我倒茶去。

             小蛮子,我倒茶去,不许你动一动;你要动一动,是个王八蛋杂种!

(苏里烟下。)

尤春风  (西皮快板)  走上前来忙跪定,

             我主封我哪一宫?

(苏里烟上。)

苏里烟  (白)     茶来了,姑娘喝茶。

尤春风  (白)     我不喝,与小蛮子喝了吧。

苏里烟  (白)     这么好的茶,给他喝?我漱漱口才给他喝。

             小蛮子喝茶。

刘唐建  (白)     我不喝茶。

苏里烟  (白)     喝一点吧。

刘唐建  (白)     一点点也不喝。

苏里烟  (白)     不喝?

             姑娘,他不喝。

尤春风  (白)     赏与你喝吧。

苏里烟  (白)     多谢姑娘!

尤春风  (白)     回来,当着我的面喝。

苏里烟  (白)     哦,当面喝。姑娘,方才我走到半路上,一下子跌了一个跟头。哎吓,姑娘,这个茶洒了。

尤春风  (白)     装烟去。

苏里烟  (白)     哦,装烟去。

             小蛮子,还是不许你动;你要动一动,我回来要你的命!

(苏里烟下。)

尤春风  (西皮快板)  走上前来双膝跪,

             千岁封我哪一宫?

(苏里烟上。)

苏里烟  (白)     烟来呢。姑娘抽烟。

尤春风  (白)     我不抽,给小蛮子抽。

苏里烟  (白)     烟又与他抽。

             小蛮子抽烟。

刘唐建  (白)     哎呀,烫了我的嘴了!

苏里烟  (白)     姑娘给你抽烟。

刘唐建  (白)     我在礼的不抽烟。

苏里烟  (白)     抽一口。

刘唐建  (白)     一口也不抽。

苏里烟  (白)     姑娘,他不抽。

尤春风  (白)     不抽罢了。你遛遛马去。

苏里烟  (白)     遛过了。

尤春风  (白)     喂马去。

苏里烟  (白)     喂过了。

尤春风  (白)     哎吓,你外头绕个弯去吧!

苏里烟  (白)     哦,叫我绕个弯儿。

             姑娘,绕过了。

尤春风  (白)     吓,要大大的绕个弯儿!

苏里烟  (白)     哦,让我大大的绕一个弯儿。

             哎,姑娘,我看见了,小蛮子搂住姑娘呢!

尤春风  (白)     哦,小蛮子搂住我,你生气吓?再搂我一搂。

苏里烟  (白)     我不生这个气。

尤春风  (白)     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里烟  (白)     伺候姑娘。

尤春风  (白)     不用你伺候,你走不走?

苏里烟  (白)     我不走。

尤春风  (白)     你不走我就杀了你。

苏里烟  (白)     姑娘你不要杀了我。我不走,这出戏也唱不完。

(苏里烟下。)

尤春风  (西皮快板)  走上前来忙跪定,

             千岁封我哪一宫?

刘唐建  (西皮快板)  有朝一日登龙位,

             封你朝阳作正宫。

尤春风  (西皮快板)  千岁台前把我封,

             叩罢头来谢罢恩。

(苏里烟上。)

苏里烟  (白)     看见了,看见呢!

尤春风  (白)     看见什么?

苏里烟  (白)     姑娘跪在小蛮子跟前。

尤春风  (白)     没有吓。

苏里烟  (白)     姑娘腿上泥是哪里来的?

尤春风  (白)     哦,腿上泥吓……苏里烟吓,你看见嘘嘘哈没有?

苏里烟  (白)     没有吓,在哪里?

尤春风  (白)     在那里。

苏里烟  (白)     在哪里?在哪里?

尤春风  (白)     唗,飞了。

苏里烟  (白)     姑娘会变戏法。

尤春风  (白)     你认识他不认识他?

苏里烟  (白)     我不认识。

尤春风  (白)     他是小皇上。

苏里烟  (白)     他是黄鳝?在鱼摊上。

尤春风  (白)     他是主子。

苏里烟  (白)     肚子?肉店里。

尤春风  (白)     他是大王。

苏里烟  (白)     大黄?药店里头。

尤春风  (白)     呸!他是一国的小皇。

苏里烟  (白)     哦,他是一国的小王吓!你方才跪在那里干什么?

尤春风  (白)     他封我了。

苏里烟  (白)     拿鸡罩来扣你了?

尤春风  (白)     干什么?

苏里烟  (白)     你不是要疯了么?

尤春风  (白)     唬,我讨的封了。

苏里烟  (白)     封你什么?

尤春风  (白)     封我一宫。

苏里烟  (白)     叫他封我一宫。

尤春风  (白)     男人哪有封宫的?

苏里烟  (白)     你东宫,我西宫,走水路是你,走旱路是我。

尤春风  (白)     不要胡说了。叫他封你官吧。

苏里烟  (白)     封我一个官吧。

尤春风  (白)     主子,封他一个官吧。

刘唐建  (白)     苏里烟听封。

     (西皮快板)  有朝一日登龙位,

             封你这么大……

苏里烟  (白)     多多大?

刘唐建  (西皮快板)  这么大一个大杂种。

苏里烟  (白)     我杀了你!不要你封!

尤春风  (白)     干什么?

苏里烟  (白)     他封我一个大杂种!

尤春风  (白)     哦,他骂你杂种?我来问问他。

             主子,封不封但凭与你,为什么骂他杂种?

刘唐建  (白)     哪一个骂他杂种?封他把总。

尤春风  (白)     哦,不是骂你,你听错了,人家封你把总。

苏里烟  (白)     哦,不是杂种?再来。

刘唐建  (西皮快板)  有朝一日登龙位,

             封你一个……

苏里烟  (白)     什么?

刘唐建  (西皮快板)  封你一个大把总。

苏里烟  (西皮快板)  叩罢头来谢龙恩,

             多蒙主子将我封。咙咚呛!

尤春风  (白)     干什么?

苏里烟  (白)     皇帝登基,撞钟擂鼓。

尤春风  (白)     还没登基,不用钟鼓。

苏里烟  (白)     哦,你们后台登基去吧。

尤春风  (白)     万岁请。

刘唐建  (白)     娘娘请。

(刘唐建、尤春风同下。)

苏里烟  (白)     咦,他们走了,我也走了。

(苏里烟下。)
(完)


浏览次数:14774 ┊ 字数:6631 ┊ 最后更新:200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