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忠孝图》(一名:《杀狗劝妻》)

主要角色
曹庄:小生
焦氏:花旦
曹母:老旦

情节
相传有曹庄者,事母至孝,弃官归养,惟家贫无以为生,乃樵采度日。一日,曹庄出外未归,时已过午,曹母甚饥,催令曹庄妻做饼充食。庄妻不愿,以灶下七八天以前之干饽饽搪塞之。老年人何能下咽,不食,庄妻遂呼犬至,喂之。曹母复令煮面,又以剩面汤给曹母,曹母又不食。庄妻仍以喂诸犬。曹母乃怒极,拟训责,不意反为媳所打骂。既而曹庄归,见曹母伫立门外掩泣。曹庄询知其故,怒甚,急唤妻出。始仍以好语相规劝,讵妻不服,反以三事耍曹庄,谓非妻母不顾,则夫妻离异。曹庄乃愤极,举刀欲杀妻。幸妻即退避。适所畜犬至,曹庄遂将犬杀死,以示妻。妻乃战栗无人色,始知悔惧,急向姑前乞恕。卒赖姑好言劝儿,方得无事。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录入:glanfan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3.5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曹母上。)

曹母   (引子)    我儿上山去打柴,到叫为娘挂心怀。

     (念)     老身今年七十多,好比路旁草一棵。今年过了秋八月,不知来年活不活。

     (白)     老身曹门王氏。所生一子,名叫曹庄,在楚国为官,官拜上大夫之职。只因老身常常有病,故此辞官不做,回家侍奉为娘。今日我儿上山打柴去了,老身肚中饥饿,不免将焦氏儿媳唤出,做饭我用。

             焦氏哪里,焦氏哪里,焦氏哪里?

焦氏   (内白)    哽哼。

(焦氏上。)

焦氏   (念)     我本焦氏女,配与曹门妻。正事我不做,只会惹是非。

曹母   (白)     焦氏。

焦氏   (白)     出来呢。干什么?

曹母   (白)     看看天有什么时候了。

焦氏   (白)     妈吓,天过了午呢。

曹母   (白)     为娘肚中饥饿,做块家常饼,为娘所用。

焦氏   (白)     等你儿子回来,三个人一块吃。

曹母   (白)     等不及了。

焦氏   (白)     家常饼好吃?

曹母   (白)     好吃。

焦氏   (白)     爱吃?

曹母   (白)     爱吃。

焦氏   (白)     好吃爱吃,我就是不会做。

曹母   (白)     不做我就要……

焦氏   (白)     你要怎样?

曹母   (白)     我要哭。

焦氏   (白)     你哭?你敢哭!

曹母   (二黄导板)  哭了一声曹郎儿吓吓吓,

焦氏   (白)     老乞婆,你与我哭哭哭!

曹母   (二黄摇板)  你上山去打柴,

             撇下为娘在家,

             肚中饿死了吓吓吓。

焦氏   (白)     老乞婆吓。

     (二黄原板)  老乞婆你不要珠泪嚎啕,

             听焦氏把此话细对你言:

             也是我前世里少下魔祸,

             今世里才修下你这样的婆婆。

             焦氏女下厨房忙把饼做,

(焦氏走圆场。)

焦氏   (二黄原板)  做来了一块干饽饽。

     (白)     拿去吃。

曹母   (白)     焦氏,可是家常饼?

焦氏   (白)     正是那家常饼。

曹母   (白)     哪里是家常饼,分明是七八天的干饽饽,为娘咬也咬不动,不用,拿去。

焦氏   (白)     少吃一点。

曹母   (白)     不用,拿去。

焦氏   (白)     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不要吃,你要吃什么东西?拿过来。

             哎吓,她不吃,我吃罢。哎呀,我也咬不动。喂了犬罢。

             三儿三儿。

(狗形上。)

焦氏   (白)     吃了好看家。

(狗形吃,下。)

曹母   (白)     焦氏,家常饼呢?

焦氏   (白)     你也不吃,我也不吃,喂了犬呢。

曹母   (白)     喂了就喂了,做一碗雪花面,为娘所用。

焦氏   (白)     雪花面好吃?

曹母   (白)     好吃。

焦氏   (白)     爱吃?

曹母   (白)     爱吃。

焦氏   (白)     好吃,爱吃,我就是不会做。

曹母   (白)     不做我就要……

焦氏   (白)     你要怎样?

曹母   (白)     我要哭。

焦氏   (白)     你哭。

曹母   (二黄导板)  哭了一声曹郎儿吓吓吓,

(焦氏打曹母。)

焦氏   (白)     老乞婆,你与我哭!

曹母   (二黄摇板)  你上山打柴去,

             撇下为娘暴打一顿,

             你妈妈饿死了。

焦氏   (白)     老乞婆。

     (二黄原板)  适才间吃了饼又要吃面,

             全不念你的儿打柴可怜。

             焦氏女下厨房去把面做,

     (白)     这个好吃的东西与她吃?我先吃罢。哽唾。

曹母   (白)     焦氏,这是雪花面么?

焦氏   (白)     正是雪花面。

曹母   (白)     面条条一根倒没有,一碗浆糊汤,为娘不用,拿去。

焦氏   (白)     少吃一点罢。

曹母   (白)     一点不用。

焦氏   (白)     拿过来罢。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不要吃,你要吃什么?你不吃我吃。哎呀,怪脏的,我也不吃。喂了犬罢。

             三儿三儿。

(狗形上,焦氏喂狗形。)

焦氏   (白)     吃了好看门。

曹母   (白)     焦氏,这碗面呢?

焦氏   (白)     又喂了犬呢。

曹母   (白)     我把你这贱人,来在我家,泼米撒面。跪在为娘面前,说骂你两句,管管你下次。

焦氏   (白)     妈吓,你饶了我罢,下回不敢呢。

曹母   (白)     不能饶你。

焦氏   (白)     当真不饶?

曹母   (白)     当真不饶。

焦氏   (白)     果然不饶?

曹母   (白)     果然不饶。

焦氏   (白)     不饶,我们这里现承。

(焦氏跪下。)

曹母   (白)     我把你这贱人吓!

     (二黄原板)  小贱人把我的肝肠气坏,

             听为娘把此话细对你言:

             娘要吃家常饼吞吃不下,

             你做来雪花面泼在尘埃。

             今日里我把你教训一遍,

             也免得四邻门取笑于咱。

     (白)     也罢!

     (二黄原板)  手使家法将你打,

(曹母打焦氏。)

焦氏   (白)     妈吓。饶了我。下回不敢呢。

曹母   (白)     不能饶你。

焦氏   (白)     不饶来罢。哎吓!

(焦氏打曹母。)

焦氏   (白)     东邻家,西舍家,你们都来瞧,她儿子不在家,婆婆打媳妇呢!我的天吓!

曹母   (白)     她打我吓!

焦氏   (白)     我打也打得你呢,骂也骂得你呢!我告诉你,你家儿子回来,不准你告诉。你要是告诉,我就是这一脚,把你养儿子的紫肠也踹出来。

             哎吓!只顾与老乞婆吵闹,忘了佛前烧香。正是:

     (念)     口念千声佛,早晚一柱香。

     (白)     罢罢罢,阿弥陀佛!

(焦氏下。)

曹母   (二黄原板)  小贱人做事大不该,

             打的老身实难挨。

             将身且到窑门外。

     (哭)     曹郎儿吓!

     (二黄原板)  我儿到来说一番。

曹庄   (内白)    走吓!

     (内二黄导板) 人生在尘世上忠孝为本,

(曹庄上。)

曹庄   (二黄原板)  穷的穷富的富大不相同。

             楚王爷宣诏我曾把君奉,

             他封我上大夫执理朝中。

             都只为我的娘家常有病,

             因此上来尽孝不能尽忠。

             行几步来至在家门以外,

             又只见我的娘大放悲声。

     (白)     那是母亲,那是老娘,这吓,哈哈哈!

曹母   (白)     儿吓,回来了?

曹庄   (白)     参见母亲。

曹母   (白)     你回来得好。

曹庄   (白)     母亲为何在窑外啼哭?

曹母   (白)     搀为娘进去。

曹庄   (白)     搀母亲进去。孩儿有柴担在外。

曹母   (白)     挑进来。

曹庄   (白)     是。母亲,孩儿上山打柴,少在母亲身旁行孝,恕孩儿不孝之罪的了。

曹母   (白)     哪有你的罪?起来,一旁坐下。

曹庄   (白)     告坐。母亲为何在窑外啼哭?

曹母   (白)     儿的脾气不好,不说也罢。

曹庄   (白)     孩儿脾气,早已改过了。

曹母   (白)     哦,我儿脾气改过,说就说了罢。只因我儿打柴未回,为娘肚中饥饿,我叫焦氏做块家常饼,为娘所用。

曹庄   (白)     可做来没有?

曹母   (白)     做是做来了。

曹庄   (白)     做来就是了。

曹母   (白)     做来七八天的一块干饽饽,为娘咬也咬不动。我说声不用,她就喂了犬了。

曹庄   (白)     怎么说?她喂了犬了。好贱人!

曹母   (白)     哽,这做什么?

曹庄   (白)     儿不敢。

曹母   (白)     坐下。

曹庄   (白)     儿告坐。母亲往下讲。

曹母   (白)     喂了就喂了罢。为娘叫她做碗雪花面,为娘所用。

曹庄   (白)     她可曾做来。

曹母   (白)     做倒做来了。

曹庄   (白)     做来也就好了。

曹母   (白)     哪里是雪花面,是一碗浆糊汤,一根面条条也没有。为娘说声不好,她又喂了犬了。

曹庄   (白)     怎么说?她又喂了犬了。好贱人!

曹母   (白)     哽!这做什么?

曹庄   (白)     孩儿不敢。母亲往下讲。

曹母   (白)     为娘说道,我把你这贱人,来在我家,泼米撒面,跪在我的跟前,说骂你几句,管管你的下次。

曹庄   (白)     她可曾跪下?

曹母   (白)     跪下是跪下。

曹庄   (白)     跪下也就好了。

曹母   (白)     为娘未曾打她,她将为娘打起来了。

曹庄   (白)     孩儿不信。

曹母   (白)     儿来看。

曹庄   (白)     待儿看来。

             哎吓!

     (二黄原板)  一见老娘带了伤,

             倒叫孩儿泪汪汪。

     (白)     母亲,恕孩儿不孝之罪的了。

曹母   (白)     哪有你的罪?

曹庄   (白)     搀母亲进去。

曹母   (白)     儿吓,将她唤将出来,好言相劝,千万不要呕气。

曹庄   (白)     好贱人!

曹母   (白)     你做什么?你不要性急,她娘家人多。

曹庄   (白)     她娘家人多便怎么样?

曹母   (白)     儿要明白些。

曹庄   (白)     儿明白了。

(曹母下。)

曹庄   (白)     且住。将这贱人,唤到前窑,听俺相劝,还则罢了;若是不听俺相劝,俺举拳便打。说什么举拳便打,俺是提刀就杀!

             焦氏走来!焦氏走来!焦氏你与我走来!

(焦氏上。)

焦氏   (白)     我与老乞婆争吵了半天,才要想吃一点,也不知谁,焦氏长焦氏短。待我看看。

曹庄   (白)     焦氏走来!

焦氏   (白)     哎吓,我的妈吓!我道是谁,原来是曹郎他回来。

             我说是曹郎曹郎。这,哈哈哈……

曹庄   (白)     看你这样轻浮。搬张椅儿来,为丈夫有话讲。

焦氏   (白)     有话讲就有话讲,什么又轻了又浮了呢!说罢。

曹庄   (白)     太近了。

焦氏   (白)     怎么着,近了。放远着些。你也不是十七,我也不是十八,谁离不掉谁。

曹庄   (白)     太远了。

焦氏   (白)     近了,又近了。远了,又远了。怎么老放不着你那块吓?

曹庄   (白)     什么?

焦氏   (白)     这个椅子。

曹庄   (白)     放在中间。

焦氏   (白)     放在中间。有什么话说罢。

曹庄   (白)     焦氏,想俺曹庄不在家中,将我母亲……

焦氏   (白)     要喝茶?打茶去。

曹庄   (白)     哪个用茶?

焦氏   (白)     你喝茶。

曹庄   (白)     不用。

焦氏   (白)     就罢。

曹庄   (白)     焦氏,想我曹庄不在家中,你将俺母亲一番……

焦氏   (白)     哦,你要用饭。做饭去。

曹庄   (白)     哪个用饭?我不用饭。

焦氏   (白)     不用就罢。

曹庄   (白)     为丈夫与你说话,只管搅闹,再要打搅,将你踝骨拆散。

焦氏   (白)     再也不敢打搅呢。

曹庄   (白)     吓,焦氏,想俺曹庄上山打柴,你将我母亲班班拷打,是何道理?

焦氏   (白)     你说的是谁?

曹庄   (白)     母亲。

焦氏   (白)     母鸡?

曹庄   (白)     老娘。

焦氏   (白)     老羊。

曹庄   (白)     呸!

焦氏   (哭)     我的曹、曹、曹郎夫吓!

     (二黄慢板)  与曹郎对坐在草堂以下,

             听为妻把此话细说根芽:

             自从你清晨起去把柴打,

             在家中撇下了年迈的妈妈。

             她要吃家常饼将饼做到,

             她要吃雪花面泼在地下。

             不是打来就是骂,

             只打得浑身上下俱是疙瘩。

             曹郎夫写休书把我休了,

             如不然我削了发身入庙堂。

曹庄   (白)     哦!

     (二黄原板)  听她言气的我心头上火,

             听丈夫把此话细说端详:

             我的父下世早我母守寡,

             小豪杰十八岁娶你到家。

             每日里将老娘班班拷打,

             她还说我的娘打骂于她。

             忍不住心头火举拳便打,

             狗贱人只哭得泪流巴巴。

             为老娘我只得说些好话,

     (白)     那是焦氏,这吓,哈哈哈……

     (二黄原板)  叫焦氏近前来细听根芽。

     (白)     焦氏过来。

焦氏   (白)     什么事?焦氏长焦氏短。

曹庄   (白)     焦氏,要在我母亲旁相待相待。

焦氏   (白)     别人家的老娘好相待,你的老娘不能相待。

曹庄   (白)     相待的好。

焦氏   (白)     相待不了。

曹庄   (白)     相待的方好。

焦氏   (白)     相待不难,你要依我三件大事。

曹庄   (白)     只要你在我母亲身旁行孝,慢说三件,就是十件八件,丈夫都件件依从。我问你这头一件?

焦氏   (白)     头一件,你我夫妻,手使大棍两条,将母亲赶出门外,你可愿意?

曹庄   (白)     焦氏,这啊,哈哈哈。你我夫妻,手使大棍两条,将母亲赶出门外,被旁人晓得,乃不孝之罪。这头一件使不得的。我问你这第二件?

焦氏   (白)     第二件吓,你写封休书,把我为妻休了。你可舍得?你可愿意?

曹庄   (白)     焦氏,这啊,哈哈哈。自古常言道得好,无故不休妻,休妻惹是非。况且你我乃是恩爱夫妻,怎样舍得休你吓?

焦氏   (白)     我说你舍不得的。

曹庄   (白)     我问你这第三件?

焦氏   (白)     第三件,我说出来,你姓曹的做不出来。

曹庄   (白)     只要你说得出来,俺姓曹的做得出来。

焦氏   (白)     拿把刀来。

曹庄   (白)     要刀何用?

焦氏   (白)     你把为妻我杀呢。

曹庄   (白)     好贱人哪,好贱人!

(焦氏下,曹庄追下。焦氏、曹庄同上,过场,同下。狗形上,曹庄上,杀狗形,同下。曹母上,过场,下。曹母、曹庄、焦氏同上。)

焦氏   (白)     我的狗又死了。

曹庄   (白)     你要与我死吓!你要与我死吓!

焦氏   (二黄导板)  曹郎夫拿刀来杀我呢吓吓吓,

     (二黄原板)  唬得我魂灵儿七魄悠悠。

             焦氏女睁来了昏花眼,

     (白)     不、不、不好了!

     (二黄原板)  曹郎夫一旁怒气生。

             我只得上前去老娘来叫,

     (三叫头)   老娘!母亲!我的娘吓吓吓!

     (二黄原板)  尊一声老娘亲听我言:

             我若再把娘打骂。

曹庄   (白)     讲!

焦氏   (二黄原板)  情愿对天把誓盟。

曹庄   (白)     焦氏盟誓上来。

焦氏   (二黄原板)  焦氏女跪留平,

             过往神灵听我言:

             我若再把娘打骂。

曹庄   (白)     你要与我盟誓上来吓!

焦氏   (二黄原板)  准备天打五雷轰。

曹庄   (二黄原板)  见焦氏盟誓愿,

             倒叫曹庄喜心间。

             走上前来双双跪,

             我妻错了恕孩儿。

     (白)     母亲,恕孩儿不孝之罪的了。

曹母   (白)     哪有你的罪过,儿起来,一旁坐下。

曹庄   (白)     儿告坐。

焦氏   (白)     妈吓,你们都坐着,我一个人跪着,替我说一声,让我们亦起来罢。

曹母   (白)     你爱起来就起来,你爱跪着就跪着。

焦氏   (白)     妈吓,我们怕。

曹母   (白)     怕哪一个?

焦氏   (白)     怕他。

曹母   (白)     你怕他,我不怕他,我怕你。

焦氏   (白)     妈吓,说一声,让我们起来罢。

曹母   (白)     儿吓,看在为娘面上,叫她起来罢。

曹庄   (白)     焦氏,母亲叫你起来,还不与我起来!

焦氏   (白)     晓得了。

(焦氏拿刀。)

曹母   (白)     哎呀!

曹庄   (白)     焦氏做什么?

焦氏   (白)     放刀。

曹母   (白)     放刀?放在为娘颈脖子上来呢!

曹庄   (白)     好贱人!

曹母   (白)     正是:

     (念)     可恨焦氏太不良,终朝每日打为娘。

(曹母下。)

焦氏   (念)     从今改过要行孝。

曹庄   (念)     杀狗劝妻是曹庄。

焦氏   (白)     我说你这个人,没有良心。动不动就要拿刀动杖,你要把为妻杀了,到晚来哪个与你铺床叠被。你吃饭没有?

曹庄   (白)     没有吃饭。

焦氏   (白)     拿钱来做饭吃。

曹庄   (白)     没有钱。

焦氏   (白)     怎么着?没有钱,好管老婆的吓。

曹庄   (白)     没有钱连老婆都不能管了。老婆都不能管呢。

焦氏   (白)     让你管,你没有钱,我有钱。

曹庄   (白)     你是哪里来的钱?

焦氏   (白)     我替人家,洗衣浆裳,缝缝补补,挣来的钱。拿去买点米,买点菜,打点油,下余的钱,都打醋罢。

曹庄   (白)     要许多醋何用?

焦氏   (白)     你妈妈与你都好吃醋。

(焦氏下。)

曹庄   (白)     且住,你这个贱人三天不打,就要前窑叫骂,听俺相劝,还则罢了;若是不听俺相劝,我举拳便打。哎,说什么举拳便打,我还是提刀就杀!

(曹庄下。)
(完)


浏览次数:15080 ┊ 字数:603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