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宫门带》(一名:《十道本章》)

主要角色
褚遂良:老生
李渊:老生
李世民:小生
长孙无忌:末
尹妃:旦
张妃:旦

《宫门带》张春彦饰褚遂良
《宫门带》张春彦饰褚遂良
情节
唐初高祖李渊时,秦王李世民功高才大,大太子李建成、三太子李元吉均甚忌妒之,蓄意倾陷。值李渊小病,李世民入视疾,亲奉汤药,行经西宫院,见李建成、李元吉在尹、张二妃宫中饮酒取乐,李世民怒其昏乱悖伦,无礼之至,乃取带悬系宫门以警之。孰意二妃见带,反与李建成、李元吉商通,持带迳至帝前诬奏李世民入宫调戏,强行非礼,妃等誓死不从,有李世民随身玉带为凭。帝闻奏大怒,即传旨欲斩秦王。长孙无忌入保,帝盛怒之下,亦命同斩。徐勣、秦琼等急入宫保奏俱不允。赖褚遂良抵死连奏十本,远证近譬,极力讼冤,并以在宫侍疾时候,证明二妃所奏之诬,王始恍然省悟,乃释秦王及长孙无忌回。并命褚遂良为之彻底查办此事乃毕。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录入:WL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8.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同上,李渊上。)

李渊   (二黄慢板)  昨日里皇儿把药煎,

             今日腹中好几分。

             内臣与孤金殿进,

             看是何人把本申。

(尹妃、张妃同上。)
尹妃、

张妃   (同二黄摇板) 急忙忙来在金殿里,

             见了万岁奏端的。

     (同白)    妾妃见驾,吾主万岁万万岁!

李渊   (白)     梓童为何这等模样?

尹妃、

张妃   (同白)    今有世子世民,昨晚二更进得宫来,调戏妾妃,万岁作主。

李渊   (白)     有何为证?

尹妃、

张妃   (同白)    玉带为证。

李渊   (二黄摇板)  一见玉带不由孤心中恼,

             子淫父妃乱朝纲。

             梓童暂归宫闱里,

             内臣宣上李世民。

(尹妃、张妃同下。)

内侍   (白)     万岁有旨:宣二世子秦王见驾。

李世民  (内白)    领旨。

(李世民上。)

李世民  (二黄摇板)  听说父王来宣诏,

             但不知所为哪一条?

     (白)     儿臣见驾,愿父王万岁万万岁!

(四武士同上。)

李渊   (白)     唗!

     (二黄摇板)  骂声奴才真大胆,

             子淫父妃乱朝纲。

             吩咐两旁武士手,

             推出午门把刀开。

(四武士同允,推李世民同下。长孙无忌上。)

长孙无忌 (二黄摇板)  听说要斩二主君,

             不由为臣胆战惊。

             将身且把金殿进,

             见了万岁奏分明。

     (白)     臣见驾,吾主万岁!

李渊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长孙无忌 (白)     二主身犯何罪,推出斩首?

李渊   (白)     奴才灭乱人伦,理当取斩。

长孙无忌 (白)     念他有十大汗马功劳,万岁只宜赦,不宜斩。

李渊   (白)     哼,你乃一党之人。

             武士,推出斩了。

(四武士同允,推长孙无忌同下。徐勣、魏徵、程咬金同上。)

徐勣   (二黄摇板)  听说要斩二主君,

魏徵   (二黄摇板)  不由吾等胆战惊。

程咬金  (二黄摇板)  你我上殿把本进,

褚遂良  (内白)    先生慢走!

徐勣、
魏徵、

程咬金  (同二黄摇板) 那旁来了文曲星。

(徐勣、魏徵、程咬金同下。褚遂良上。)

褚遂良  (白)     反了吓,反了!

     (二黄摇板)  听说要斩二主君,

             斩断擎天柱一根。

             保本官儿推出斩,

             长孙无忌问典刑。

             徐勣、魏贞不保本,

             袖手旁观程咬金。

             都是奸妃定下计,

             我主爷以假就认了真。

             我歪戴乌纱袍撒带,

             假装疯魔去见当今。

             怒轰轰跑上金銮殿,

             与他个君不君臣不臣。

     (白)     臣褚遂良见驾,万岁请了!

李渊   (白)     褚遂良,莫非你疯了不成?

褚遂良  (白)     臣倒不曾疯,只怕万岁你昏了!二主秦王,身犯何罪,推出午门斩首?

李渊   (白)     奴才灭乱人伦,理当取斩。

褚遂良  (白)     秦王东荡西除,南征北剿,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宜赦,不宜斩。

李渊   (白)     孤王龙心已定,不必多奏。

褚遂良  (白)     万岁苦苦要将秦王斩首,你君心何忍,我臣心何安?

     (二黄摇板)  曾记得驾坐太原省,

             三搜晋阳主为君。

             二千岁大战王世充,

             瓦岗收来众英雄。

             美良川前收敬德,

             千秋岭下战罗成。

             大唐收了罗士信,

             日锁五龙定太平。

             争来了江山多安稳,

             乐以忘忧乱斩人。

李渊   (白)     奴才灭乱朝纲,理宜斩首。你乃一类之人。

             来,一同取斩!

褚遂良  (白)     且慢!启万岁:臣有十道条陈,容臣奏定再斩不迟。

李渊   (白)     你当殿奏来。

褚遂良  (白)     修本不及,乃是口奏。这头一道条陈奏的是夏禹王做了一十七代江山,享年四百三十余载。后出了一君名曰桀王,宠爱一妃,名叫妺喜。听妺喜之言,以肉为林,以酒为池,造下了瑶台玉床,行淫取乐,残害百姓。他驾前有一忠良,名叫关龙逢,苦苦谏奏,反将他斩首。后来成汤王拜伊尹为帅,前来伐夏吓!

     (二黄摇板)  自古有道伐无道,

             成汤王有道救黎民。

             南巢山下桀王死,

             万里江山一旦倾。

李渊   (二黄摇板)  将孤王比作无道君,

             你与世民同斩刑。

     (白)     来,斩了!

褚遂良  (白)     大胆,下去!

             臣方才言过,十道条陈奏完,再斩不迟。

李渊   (白)     奏来。

褚遂良  (白)     容奏:这二道条陈,奏的成汤王,做了二十八世,享年六百四十四载。后出一君名曰纣王,他宠爱一妃名叫妲己,起造一台取名鹿台,高矗霄汉,穷极奢华,又名摘星楼。他驾下有二佞臣,一名费仲,一名尤浑。听他等之言,造下炮烙虿盆,剖腹验胎,敲骨视髓。天下震怒,姜国母谏奏,挖目烙手,太子遭除,微子隐去,箕子被监,比干苦谏,剖心而亡,黄家父子反出五关。后来周武王拜姜尚为帅,在孟津会合诸侯前来伐商。可怜那纣王,只落得火焚鹿台而死。哎呀万岁吓!

     (二黄摇板)  这是那前朝好色君,

             万里江山一旦倾。

李渊   (二黄摇板)  这都是前朝无道君,

             拿着江山让外邦。

     (白)     二道不准,三道奏来。

褚遂良  (白)     容奏:臣这三道条陈,奏的周武王十二世孙名曰幽王,宠爱一妃名叫褒姒,生得天姿国色。无奈他进宫以来,从不带一笑容,那幽王要求他一笑,无计可施。他驾前有一谗臣,名叫虢石夫,奏道:何不去往骊山焚起烟墩,娘娘必然欣笑。那幽王果到骊山焚起烟墩,各路诸侯见烟墩一起,只道国家有难,一个个人不及甲马不及鞍,不分星夜而来。赶到骊山之下,只见他君妃在那里饮酒取乐,一个个有兴而来没兴而归。那褒姒见诸侯无故而来,她就哈哈大笑。后来犬戎造反,那幽王无奈,又将烟墩焚起。各路诸侯见烟墩又起,内中有家诸侯说道:你我本当前去勤王,又恐他君妃饮酒取乐,戏耍吾等,莫若各保藩地为妙。一个个按兵不动,袖手旁观。可怜那幽王在骊山之下,死于乱军之中。哎呀万岁,那幽王只为娘娘一笑,不值紧要,笑去了周室锦绣天下。

     (二黄摇板)  那幽王本是无道君,

             骊山举火焚烟墩。

             各路诸侯无救应,

             万里江山一笑倾。

李渊   (二黄摇板)  将孤比作无道君,

             胆大遂良乱胡行。

     (白)     三道不准,四道奏来。

褚遂良  (白)     容奏:这四道条陈,臣奏的是周朝的故事。自平王东迁之后,传至惠王,惠王驾前有镇诸侯,名曰晋献公,那献公宠爱一妃,名叫丽姬。那丽姬每每有害申生太子之意,在献公面前百般谗言。好一个献公,诸事不纳,不想丽姬定下一计,奏知献公,说御花园中百花开得茂盛,带殿下前去观花,献公准奏。谁知那丽姬暗用蜂蜜梳头,进得花园,那些蜜蜂儿,闻得蜜香,都飞落丽姬头上。申生太子不解其情,在后面用扇儿赶开,那丽姬趁势倒在申生太子怀中。那献公在楼台之上,一眼观见,说道这奴才,果有淫乱之心,吩咐武士推出斩首。满朝文武挡住朝门,问起情由,齐声说道殿下既有不白之冤,何不奏明。申生太子言道:我若奏明,父王定将丽姬斩首,怎奈我父王非丽居不安,非姬食不饱,小王宁可一死,岂作不孝之人。哎呀万岁,看那前朝的申生太子我朝的西府秦王俱是一样的故事。

李渊   (二黄摇板)  骂声遂良太无礼,

             敢在金殿藐视君。

     (白)     四道不准,五道奏来。

褚遂良  (白)     容奏:臣这五道条陈,奏的是楚平王去赴临潼大会,好一个伍子胥,力举千斤鼎,剑劈梧桐勒,逼秦楚结亲。那平王看见孟嬴女生得十分美貌,怎乃是他的儿媳,不好起齿。他驾前有一谗臣,名叫费无极,窥破平王的隐情,他就讨下迎亲之役。行在中途,他将金顶轿改换银顶轿,孟嬴女改换马昭仪。太子芋建不解其情,当日拜完花烛。一十三载才知其情,恨不能将费无极千刀万剐。那费无极跑进宫中奏知平王,那平王说不妨,你且藏在龙书案下。那芈建太子,手执宝剑赶进宫来,不见了费无极,平王羞恼成怒,说道这奴才手执宝剑,莫非要刺杀寡人,吩咐武士推出斩首。伍奢上殿保奏,反将他满门斩首。好一个伍子胥逃出昭关,去往吴国借兵,灭楚报仇,可怜那平王死后,还鞭八百。哎呀万岁,这是前朝父纳子妾,不纳忠言,无道的昏君哪!

     (二黄摇板)  平王本是无道君,

             父纳子妾乱人伦。

             忠良谏奏反伤命,

             留下臭名万古存。

李渊   (二黄摇板)  平王本是无道君,

             败坏三纲没五伦。

     (白)     六、七道奏来。

褚遂良  (白)     容奏:臣这六道条陈,奏的是吴王宠爱一妃,名叫西施,起造一台,名姑苏台。他驾前有一谗臣名叫伯嚭,听信伯嚭之言,释放越王勾践,伍老相国谏奏不准,反赐他宝剑自刎身亡。到后来越王勾践统领人马前来伐吴,可怜那吴王自刎姑苏台下。这七道条陈奏的是齐宣公凭的是钟无盐娘娘压伏列国诸侯,后来外邦进来一妃名叫夏迎春,每每有害无盐娘娘之意。后来无盐娘娘身怀六甲,那夏迎春讨下收生代劳旨意,他暗用金丝狸猫剥去皮尾,掉换太子,启奏宣公,说无盐娘娘产生妖魔鬼怪。宣公大怒,将无盐娘娘推出斩首,多亏满朝文武保奏,贬入冷宫。那夏迎春一计不成又生二计,暗命心腹之人火焚冷宫,好个无盐娘娘,他用隐遁之法,逃到钟氏家中安身。到后来鲁国吴起兴兵伐齐,吓万岁,宣公无奈只得跪门求救。

     (二黄摇板)  宣公宠爱夏迎春,

             起意谋害无盐身。

             鲁国吴起来犯境,

             无奈跪门求救兵。

李渊   (白)     六、七道不准,八、九道奏来。

褚遂良  (白)     容奏:臣奏这八道条陈,乃是齐湣王宠爱一妃名叫邹赛花。听信邹妃之言,暗害世子田法章,乐毅前来投齐,责打四十,赶出不用。后来乐毅投顺燕邦,金台拜帅,前来伐齐,日晒湣王,路剐邹妃,哎呀万岁,这也是好色贪淫,不纳忠言,无道的昏君!

李渊   (白)     哽!

褚遂良  (白)     臣这九道,奏的是前朝文帝老王,立杨广以为东宫太子,哪哪哪,还是我主的保官。你看那杨广弑父杀兄,欺娘奸妹,陆地行舟,扬州观看琼花。到后来天降五花棒,哎!

     (二黄摇板)  杨广本是无道君,

             欺娘奸妹乱人伦。

             五花棒打死了隋炀帝,

             我主爷才得驾坐西秦。

李渊   (白)     遂良,八、九道不准,你这十道奏来,孤皇定要将你斩了。

褚遂良  (白)     哎呀且住,九道条陈俱已奏完,这十道叫我从哪里奏起?

             好好好!万岁,臣十道条陈,奏的是前朝昏王与我朝的君皇俱是一样的故事!

李渊   (白)     奏来。

褚遂良  (白)     冤枉!

李渊   (白)     哪个冤枉?

褚遂良  (白)     二主秦王的冤枉。

李渊   (白)     奴才调戏父妃,故尔取斩,有何冤枉?

褚遂良  (白)     请问万岁,二主秦王什么时候进宫?

李渊   (白)     初更初点。

褚遂良  (白)     什么时候与我主煎药?

李渊   (白)     二更二点。

褚遂良  (白)     什么时候出宫?

李渊   (白)     三更三点。

褚遂良  (白)     二位娘娘奏道调戏不成,是什么时候?

李渊   (白)     二更二点。

褚遂良  (白)     着着着!哎呀,万岁,想那二主秦王初更初点进宫,二更二点与吾主煎药,三更三点出宫。二位娘娘奏道调戏不成也在二更二点,岂不是大大的冤枉?

李渊   (白)     现有玉带为证。

褚遂良  (白)     赐臣一观。

             哎呀,万岁,二位娘娘奏道,调戏不成,抓袍夺带,必有一拉一扯,这带上并无半点伤痕,请万岁详察。

李渊   (白)     哦吓!

     (二黄摇板)  不是卿家把本奏,

             孤王倒做无道君。

褚遂良  (二黄摇板)  万岁快把赦旨降,

             午门外赦回二主君。

李渊   (白)     褚卿家听旨:今有赦旨,午门外将二皇儿并无忌赦回。

褚遂良  (白)     领旨。

李渊   (二黄摇板)  内臣摆驾后宫进,

             等候皇儿把话吟。

(四太监引李渊同下。)

褚遂良  (西皮摇板)  手捧赦旨下龙庭,

             又听得两班发笑声。

     (西皮流水板) 这一旁笑坏了徐勣、魏丞相,

             那一旁笑坏了叔宝、程咬金。

             都道我铁面无私褚遂良,

     (白)     啊啊啊!

     (西皮流水板) 险些误了大事情。

(褚遂良下。)

【第二场】

(四青袍、四武士、长孙无忌、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兄王作事太不仁,

             宫门挂带害我身。

长孙无忌 (西皮摇板)  万岁台前不准本,

             愿同二主赴幽冥。

(褚遂良上。)

褚遂良  (白)     圣旨下,跪。

(李世民、长孙无忌同跪。)

褚遂良  (白)     听宣读。诏曰:“朕因一时不明,误听谬言,多亏褚卿保奏,速赦西府秦王、长孙无忌无罪,一同上殿封赠。”旨意读罢,谢恩。

李世民、

长孙无忌 (同白)    谢主龙恩。

李世民  (白)     多亏卿家保本,小王当面谢过。

褚遂良  (白)     保奏来迟,恕罪,一同上殿复旨。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引李渊同上。)

李渊   (西皮摇板)  多亏遂良提醒孤,

             险些做了无道君。

(褚遂良上。)

褚遂良  (白)     启奏万岁:秦王并无忌候旨。

李渊   (白)     宣世子、长孙爱卿一同上殿。

褚遂良  (白)     万岁有旨:宣西府秦王、长孙无忌一同上殿。

(李世民、长孙无忌同上。)

李世民  (白)     儿臣谢父皇不斩之恩。

李渊   (白)     非是孤皇不斩于你,多亏褚爱卿保本。

             长孙爱卿上殿听旨。

长孙无忌 (白)     臣。

李渊   (白)     爱卿官还原职,下殿。

长孙无忌 (白)     谢万岁。

(长孙无忌下。)

李渊   (西皮摇板)  皇儿上前听旨降,

             从今后无事不可入昭阳。

李世民  (西皮摇板)  谢罢父皇下殿往,

             险些一命赴汪洋。

(李世民下。)

李渊   (白)     褚爱卿听封。

褚遂良  (白)     臣不愿受封,请万岁命哪部大臣查明此事。

李渊   (白)     就命爱卿查明回奏。

褚遂良  (白)     领旨。

李渊   (西皮摇板)  褚爱卿上前听封赠,

     (西皮流水板) 孤王言来听端详:

             皇儿犯罪卿保本,

             不避斧钺是忠良。

             孤今赐你尚方剑,

             朝里朝外要查明。

             先斩后奏你执掌,

             封你一代一个忠孝王。

褚遂良  (西皮流水板) 山呼万岁谢龙恩,

             皆是秦王冤不明。

             从今后莫信那谗臣本,

             那时候普天下五谷丰登齐奏升平,道吾主有道明君。

(李渊、褚遂良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750 ┊ 字数:5712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