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进蛮诗》(一名:《太白醉酒》)

主要角色
李白:老生
唐明皇:老生
杨国忠:净
高力士:丑
使臣:净

《进蛮诗》时慧宝饰李白
《进蛮诗》时慧宝饰李白
情节
俗传明皇时有黑蛮国遣使进表,表用蛮文缮写,语多不逊,谓中国如无人识得此表,彼即将兴师夺取唐朝天下。时盈廷学士,俱不能辨,明皇甚惭虑。旋由贺知章、孟浩然等,举荐李白能识。明皇乃以殊礼迎召太白,并赐以学士官。太白即至殿,余酲尚未醒,因前曾受过杨国忠、高力士等恶气,乃令磨墨脱靴以报,卒乃朗诵蛮表,译明原意,亦草就蛮诗,仍交该臣带回,嘱其弗生妄想。蛮使战兢而退。此亦可谓战胜於朝廷之上矣。

注释
昆剧《彩毫记》中系《吟诗脱靴》,京剧翻为此本,剧情大异。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Mila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4.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铠引使臣同上。)

使臣   (念)     手捧黑蛮表,进贡大唐朝。

     (白)     俺,普海国使者是也。奉了我国狼主之命,去到大唐献表。

             孩子们趱行。

(四大铠、使臣同下。)

【第二场】

(杨国忠、高力士、孟浩然、贺知章同上。牌子。)

杨国忠  (白)     老夫杨国忠。

高力士  (白)     咱家高力士。

贺知章  (白)     下官贺知章。

孟浩然  (白)     下官孟浩然。

杨国忠  (白)     众位大人请了。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请了。

杨国忠  (白)     今有普海国使臣前来献表,少时万岁登殿,你我一同启奏。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香烟渺渺,圣驾临朝。

(杨国忠、高力士、贺知章、孟浩然分班站,四太监引唐明皇同上。)

唐明皇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参见万岁。

唐明皇  (白)     平身。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白)     万万岁!

唐明皇  (念)     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云车驾六龙。

     (白)     孤,大唐天子。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

             众卿!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

唐明皇  (白)     有何本奏?

杨国忠  (白)     今有普海国使臣前来献表,在午门候旨。

唐明皇  (白)     替孤传旨:宣普海国使臣上殿。

杨国忠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普海国使臣上殿。

使臣   (内白)    领旨。

(使臣上。)

使臣   (念)     来在大朝地,又是一重天。

     (白)     参见大朝皇帝。

唐明皇  (白)     平身。头顶何物?

使臣   (白)     太平表章。

唐明皇  (白)     呈上来。

             众卿!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

唐明皇  (白)     一同观看。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领旨。

(牌子。四大铠同暗上。)

唐明皇  (白)     唗!大胆使臣,进来鸟兽字迹!

             殿前武士,推出斩了!

使臣   (白)     且慢。我国狼主言道:你朝有人能解此表,每年供奉,岁岁来朝;无人能解此表,呵呵……

(牌子。)

唐明皇  (白)     押下殿去。

(四大铠押使臣同下。)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启奏万岁:杨国忠常到外邦催贡,可能解得此表。

唐明皇  (白)     归班。

             杨国忠!

杨国忠  (白)     臣。

唐明皇  (白)     你常到外邦催贡,可能解得此表?

杨国忠  (白)     老臣俱有通师答话,不能解得此表。

唐明皇  (白)     归班。

             咳,想孤堂堂大朝,无人能解此表,好不愧煞孤王也!

     (西皮慢板)  普海国进来了黑蛮一片,

             满朝的文武官解它不明。

     (白)     众臣!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

唐明皇  (西皮慢板)  孤昨晚在龙床偶得一梦,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我主有何龙兆?

唐明皇  (西皮慢板)  梦见了一秀士仰貌朝天。

杨国忠、
高力士、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这秀士他是何人,可曾讲些什么?

唐明皇  (西皮原板)  他言道名李白家住蜀郡,

             解此表除非是应梦呈臣。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启奏万岁:高、杨二家,在科场之中,也曾会过那李白。

唐明皇  (白)     归班。

             高、杨二卿,

高力士、

杨国忠  (同白)    臣。

唐明皇  (白)     在科场之中,可曾见过李白?

高力士、

杨国忠  (同白)    他乃酒醉狂生,被臣等赶出贡院。

唐明皇  (白)     哽,欺谩贤士也!

     (西皮快板)  高杨做事真胆大,

             欺谩贤士犯皇法。

     (白)     贺、孟二卿,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臣。

唐明皇  (白)     李白现在何处?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现在臣府。

唐明皇  (白)     宣来见朕。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他乃秀士,怎好朝驾。

唐明皇  (白)     不妨,孤王封他翰林学士,跨朕龙驹,宣来见孤。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领旨。

     (同西皮原板) 谢罢万岁金殿下,

             宣来李白见君家。

(贺知章、孟浩然同下。)

唐明皇  (西皮原板)  不要你分班且退下,

(杨国忠、高力士同下。)

唐明皇  (西皮原板)  宣来李白问根芽。

李白   (内西皮导板) 叙皇封好一似琼林赴宴,

(李白上,贺知章、孟浩然同上,马夫上。)

李白   (西皮慢板)  勒住了龙驹马睁眼细观。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先生,你要仔细了。

李白   (西皮慢板)  唐天子因甚事将我诏宣?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今有普海国使臣,进来黑蛮一篇,众臣不解。万岁特诏先生开读。

李白   (西皮慢板)  杨国忠、高力士可在殿前?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万岁大怒,将他二人赶下金殿。先生为何隐姓埋名?

李白   (西皮慢板)  非是我埋名姓不把君见,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万岁昨晚三更,梦见先生。

李白   (西皮慢板)  万岁爷得龙兆三生有缘。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此地离金殿不远,先生请下龙驹。

李白   (西皮慢板)  眼望着金銮殿相离不远,

(马夫下。杨国忠、高力士同上。)

李白   (西皮原板)  李太白今日里跨马朝天。

杨国忠  (白)     学士公请了。

李白   (白)     原来是国舅大人。

杨国忠  (白)     在贡院之中,多有冒犯,望乞海涵。

李白   (白)     你学士老爷量如沧海,谁来怪你,是谁来怪你。

     (笑)     哈哈……

高力士  (白)     呔,你仔细点!

李白   (白)     哦,原来是高公爷。

高力士  (白)     你还认识咱家。

李白   (白)     怎么不认识?在贡院之中,也曾领过你的高才。少时见了万岁,再要领教你的高才。还要领教吓,哈哈……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启万岁:李白宣到。

唐明皇  (白)     替孤传旨:宣李白上殿。

贺知章、

孟浩然  (同白)    万岁有旨:宣李白上殿。

(贺知章、孟浩然同下。)

李白   (白)     领旨。

(高力士、杨国忠同下。)

李白   (西皮摇板)  听说是宣李白随来朝天,

             醉醺醺可算得前朝神仙。

             整乌纱端袍带忙上金殿,

             手捧着象牙笏拜倒君前。

     (白)     臣西蜀李白见驾,吾皇万岁!

唐明皇  (白)     卿家为何不抬头?

李白   (白)     臣不敢仰面视君。

唐明皇  (白)     恕卿无罪。

李白   (白)     谢万岁!

唐明皇  (白)     哦!

     (西皮快板)  孤王金殿用目望,

             夜梦贤臣果不差。

             不要施礼且坐下,

             君臣们对坐说根芽。

李白   (白)     谢万岁。

(高力士、杨国忠同上。)

李白   (西皮摇板)  谢罢了万岁爷臣坐金殿,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哽。

李白   (西皮摇板)  杨国忠、高力士二大能员,

唐明皇  (白)     孤王尽知。

李白   (西皮摇板)  臣被他扯文章赶出贡院,

             骂为臣枉生在天地之间。

唐明皇  (白)     寡人皆晓。

李白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唐明皇  (白)     今有普海国使臣,进来黑蛮一篇,众臣不解,特请学士公开读。

李白   (白)     要臣开读黑蛮不难,依臣一件。

唐明皇  (白)     哪一件?

李白   (白)     高、杨二家,与臣侍立左右,赐臣御酒三杯,方可开读。

唐明皇  (白)     孤王准奏。

             高、杨二卿,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臣。

唐明皇  (白)     与学士公侍立左右。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他乃甚等样人,臣能与他站班?

唐明皇  (白)     哽,孤王传旨,怎能违抗。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领旨。

高力士  (念)     站在廊檐下,

杨国忠  (念)     谁敢不低头。

李白   (白)     谢万岁!

     (西皮慢板)  扬尘舞蹈口代天,

             先落高、杨在殿前。

             大喝一声高内监!

高力士  (白)     在这里。

李白   (西皮慢板)  你与我宣上了献表官。

高力士  (白)     使臣上殿。

使臣   (内白)    统旨。

(使臣上。)

使臣   (白)     参见大朝皇帝。

唐明皇  (白)     殿脚伺候。

             内侍看酒。

李白   (白)     谢万岁。

     (西皮慢板)  万岁爷赐臣的皇封御宴,

             他那知李太白海量宏宽。

             番邦的使臣把表献上,

     (西皮摇板)  醉眼朦胧仔细观:

             “普海国无宝献,

             进来黑蛮诗一篇:

             天朝若是有人念,

             年年进贡到君前;

             天朝若是无人念,

             即时反上起狼烟。”

             掀开黑蛮诗一篇,

             可有一字不周全?

             来来来随我上金殿,

             龙书案前奏龙颜。

唐明皇  (白)     可有一字差错?

使臣   (白)     一字无差。

唐明皇  (白)     推出斩了!

李白   (白)     且慢,两国相争,不斩来使。

唐明皇  (白)     押下殿去。

(四大铠押使臣同下。)

唐明皇  (白)     依卿之见?

李白   (白)     依臣之见,命哪部大臣,写下飞龙草诏,晓谕他邦,年年进贡,岁岁来朝。

唐明皇  (白)     就命卿家,写下飞龙草诏。

李白   (白)     要臣写诏,却也不难,依臣一件。

唐明皇  (白)     哪一件?

李白   (白)     要杨国忠与臣磨墨,高力士与臣脱靴,赐臣御酒三杯,方可写诏。

唐明皇  (白)     孤王准奏。

             杨国忠与学士公磨墨,高力士与学士公脱靴。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他乃甚等样人,臣与他脱靴磨墨?

唐明皇  (白)     孤王传旨,怎敢违抗。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领旨。

杨国忠  (白)     高公爷,

     (念)     冤仇不可结,

高力士  (念)     结下无有歇。

李白   (白)     吓,二位大人,

     (念)     量人须量己,何必把冤记。

     (笑)     哈哈哈……

唐明皇  (白)     内侍看酒。

(内监允。)

李白   (白)     高公爷请来用酒,哈哈!杨大人请吓,哈哈!高力士与你老爷脱靴。

高力士  (白)     你是甚等样人,我与你脱靴?

李白   (白)     万岁!

唐明皇  (白)     高力士与学士公脱靴!

高力士  (白)     奴婢伺候万岁,怎能与他脱靴?

唐明皇  (白)     孤王传旨,谁敢不遵。

高力士  (白)     领旨。

             嚇!

(高力士与李白脫靴。)

李白   (白)     高公爷,你的手腌臜得很!哈哈!

高力士  (白)     你的脚也不见得香!

李白   (白)     杨国忠与你老爷磨墨。

杨国忠  (白)     你是甚等样人,叫老夫与你磨墨?

李白   (白)     万岁!

唐明皇  (白)     杨国忠与学士公磨墨!

杨国忠  (白)     他乃甚等样人,叫老夫与他磨墨?

唐明皇  (白)     孤王旨意,怎敢违拗。

杨国忠  (白)     领旨。

             咳!

(李白做身段。)

杨国忠  (白)     哼!

李白   (念)     一封丹草诏,晓谕他邦知。

     (西皮慢板)  头顶天朝坐大邦,

             晓谕他国小边疆:

             我主爷洪福是天降,

             胜似尧舜与商汤。

             年年进贡来朝上,

             岁岁称臣到我邦。

             再若兴兵来犯界,

             准备人马在朝阳。

             一封草诏忙修上,

             打发使臣早还乡。

唐明皇  (白)     内侍,宣使臣上殿。

内监   (白)     使臣上殿。

使臣   (内白)    领旨。

(使臣上。)

使臣   (白)     参见大朝皇帝。

唐明皇  (白)     这里有飞龙草诏,晓谕你邦:年年进贡,每岁来朝。下殿。

使臣   (念)     我说此表无人解,谁知李白有大才。

(使臣下。)

唐明皇  (白)     高、杨二卿,光禄寺摆宴,与学士公同饮。

李白   (白)     谢万岁!请驾回宫。

唐明皇  (白)     退班。

(四太监引唐明皇同下。)

李白   (白)     吓,高、杨二位大人!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学士公。

李白   (白)     在金殿之上,可公道么?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罢了罢了,你把我二人太欺负了。

李白   (白)     高公爷,你来看。哈哈……

杨国忠、

高力士  (同白)    咳!

(李白、杨国忠、高力士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624 ┊ 字数:480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