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青石山》(一名:《请师斩妖》)

主要角色
九尾仙姬:武旦
王法师:丑
吕洞宾:老生
关羽:红生
周仓:净
关平:武生
周从纶:小生
书童:丑

《青石山》钱金福饰周仓、杨小楼饰关平
《青石山》钱金福饰周仓、杨小楼饰关平
情节
此种神怪杂剧,大都十九子虚,无从考索,即或偶有所本,而纯乎述信之谭,且属在孔子四不语之例。则亦何庸搜神志怪,以重世人疑心生暗鬼之愚。至其大概,即从昆剧《请师斩妖》出翻成,略谓青石山有风魔洞,洞中有千年之九尾妖狐,化身为美妇人,在周家作法施妖,蛊媚其少年主人名德龙者,致此主人终日捉空喃喃,似病疯癇一般。其家习闻道十能捉妖怪,遂延请王法师到家蘸禳,讵如绝无效验,反致愈益猖獗。卒赖吕纯阳至,为之召请天将,召得关公及周仓等(昆剧中系二郎神杨戬),方用神兵降伏擒斩而毕,盖仍以迷信收场也。

注释
寻常仅演《请师斩妖》一段。此曲本则系全木,世人苟善能观戏者,则于此剧当可得二大领悟。一则对于外遇之美妇人,苟淫媚而惑己者,皆当视等九尾狐一例;一则凡迎神求仙禳灾祈福之举,可知皆王法师类也,非徒无效,反足召祸。人均能作如是观,则是剧虽神怪不经,而既得大错之说破,则当亦不为无益矣乎。此大错之所以不欲考而终不得不略言其大概也。杨小楼于《青石山》,颇有名,试参观本考第七册之真影可。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仲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8.2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狐形上,跳下。)

【第二场】

(火彩,四小妖、四女妖引九尾仙姬同上。点绛唇牌。九尾仙姬上高台。)

九尾仙姬 (念)     天上雾层层,地下雨纷纷。任他风波起,各自显神灵。

             奴乃九尾仙姬是也,在青石山下,风魔洞中,修炼千年。昨日朝罢圣母而归,这机仙言道,奴与周从纶有姻缘之份。想我乃是仙体,他乃凡人,怎与他配得佳偶?哦有了,今日乃是清明佳节,那周官人必定前去上坟插柳。我不免去到他家坟前,变一凡妇模样,等他到来,用巧言打动于他。若能成就良缘,岂不两全其美。

             众小妖!

(四小妖、四女妖同允。)

九尾仙姬 (白)     随俺到周家坆冢去者。

四小妖、

四女妖  (同白)    领仙旨。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周从纶上。)

周从纶  (引子)    苦读寒窗,何日里,才把名扬?

     (念)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白)     小生周从纶,乃洛阳人氏。父亲周继昌,不幸早逝,撇下母子二人,是我苦读诗书,闭门不出,今当清明佳节,不免去至爹爹坆茔,祭扫一番。

             吓,家院哪里?

(二院子同上。)

二院子  (同白)    来了!

     (同念)    堂上一呼,堦下百诺。

     (同白)    公子。

周从纶  (白)     罢了。

二院子  (同白)    唤老奴出来,有何吩咐?

周从纶  (白)     命你等准备祭礼,坟茔祭奠。

二院子  (同白)    祭礼一概齐备。

周从纶  (白)     吩咐小使抬上。

(二院子同允。)

二院子  (白)     祭礼抬上!

(四青袍抬祭物同上。)

周从纶  (白)     带马伺候。

     (西皮原板)  白幼儿习孔孟心血用尽,

             又谁知天不佑不第回程。

             叫家院忙带路缓步前进,

             但不知何日里浪级禹门。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小妖、四女妖引九尾仙姬同上。)
四小妖、

四女妖  (同白)    来此周家坟茔。

九尾仙姬 (白)     众小妖回避。

(四小妖、四女妖同下。)

九尾仙姬 (白)     待我变一凡妇模样。在此等候周官人到来便了。

(九尾仙姬当场换妆。)

九尾仙姬 (白)     哦,远远望见周家官人来也。

周从纶  (内白)    马来!

(四青袍抬祭物同上,二院子引周从纶同上。)

周从纶  (西皮摇板)  一路上观不尽野花美景,

             霎时间已到了周氏祖茔。

     (白)     来,将祭礼摆下。

(四青袍、二院子同允。小过门。周从纶拜。)

周从纶  (白)     哎呀,爹爹吓!

     (西皮导板)  见坆台不由儿珠泪滚滚,

     (西皮摇板)  儿好似刀割胆箭穿我心。

             望爹爹在阴曹多多保验,

             愿孩儿登分榜及早成名。

             哭罢了老爹爹家院来叫,

             将祭礼收过了转回家门。

             命小使将草料喂好马匹,

(二院子、四青袍同允,同下。)

周从纶  (西皮摇板)  且迈步坟前后查看一番。

九尾仙姬 (白)     哎呀,苦吓!

周从纶  (白)     吓,那旁有位小娘子,为何来到吾家坟前啼哭。哦哦,其中必有缘故,待我向前问来。

             吓,小娘子,小生有礼了。

九尾仙姬 (白)     奴家还礼。

周从纶  (白)     请问小娘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因何来到吾家坆前啼哭。请道其详。

九尾仙姬 (白)     相公容禀。

     (西皮摇板)  未曾开言泪先淋,

             尊声相公听详情:

             家往本城洛阳郡,

             鼓楼大街有家门。

             奴夫张姓名文成,

             奴名叫做花秀英。

             吾夫贸易未回转,

             一去数载杳无音。

             家有婆婆心肠狠,

             逼勒奴家改嫁人。

周从纶  (白)     哦,你既有夫之妇,为何要逼你改嫁呢?

九尾仙姬 (白)     相公有所不知,因我丈夫,出外贸易,杳无音信。婆婆无有衣食,故尔逼奴改嫁的呢。相公你岂不知,古语云“好马不配双鞍子,烈女岂嫁二夫君”!

周从纶  (白)     是吓!

九尾仙姬 (白)     小妇人至此,意欲寻个自尽,不知是相公祖茔,望乞恕罪。

周从纶  (白)     岂敢,既然如此,待我着人送你回去就是。

九尾仙姬 (白)     唉呀相公,承你美意,送我回去,岂不是火上加油了么。唉呀,我情愿死在此地,也是不回去的呢。

(九尾仙姬哭。)

周从纶  (白)     小娘子不要啼哭,依你主见,便怎样呢?

九尾仙姬 (白)     既承相公施恩,何不带着小妇人,到相公府上暂住几日,待我婆婆回心转意,那时再回家中,但不知相公尊意如何?

周从纶  (白)     唔唔唔,想小娘子乃是有夫之妇,怎叫我带你同行,只恐旁观不雅,断然使不得的。

九尾仙姬 (哭)     哎呀……

周从纶  (白)     这便怎么处?哦有了。

             小娘子,且止啼哭,待我回去禀知家母,方可接小娘子回去。

九尾仙姬 (白)     如此相公请。

(二院子、四青袍同上。)
二院子、

四青袍  (同白)    相公,天色巳晚,回去罢。

周从纶  (白)     如此带马。

     (西皮摇板)  若非俺上坟来将她救下,

             险些儿遭不幸命染黄沙。

             怕的是有外人观之不雅,

             我若是起歹意天地鉴察。

(二院子、四青袍、周从纶同下。)

九尾仙姬 (西皮摇板)  这也是前世里姻缘结下,

             奴岂肯误良宵舍此俊雅。

             施法力管叫他将我牵挂,

             待三更到书房倍伴与他。

(九尾仙姬下。)

【第五场】

吕洞宾  (内西皮导板) 适才间离却了蓬莱仙境,

(八云童引吕洞宾同上。)

吕洞宾  (西皮原板)  奉师命显道法点石为金。

             在洞府观看那松柏茂盛,

             花开放和结子迅速光阴。

     (白)     贫道吕岩,道号洞宾,方才与果老仙翁,在那蓬莱顶上奕棋散闷。忽有仙童来报,奉金母之命,相邀吾等,去赴金花盛会。

             众云童驾云前往。

     (西皮原板)  我也曾岳阳楼三醉比胜,

             我也曾邯郸县渡过卢生。

             俺这里驾祥云速往前进,

             去赴那金花会恭贺相迎。

(吕洞宾、八云童同下。)

【第六场】

(起初更鼓。周从纶上。)

周从纶  (西皮原板)  在坟前见佳人心神不定,

             老娘亲她道我起下歹心。

             曾命我至书房观看占今,

             但愿得开科场皇榜题名。

(起三更鼓。九尾仙姬上。)

九尾仙姬 (西皮摇板)  奴这里施法力府门来进,

             到书房见相公细诉其情。

     (白)     相公开门来。

周从纶  (白)     是哪个?

九尾仙姬 (白)     是奴在此。

周从纶  (白)     吓来了。

(周从纶开门,看,关门。)

周从纶  (白)     哎,方才分明有人叫门,好像坟前那位小娘子的声音。吓,为何不见呢?哦是了,想是我的母亲,恐我在书房贪玩,故尔至此窥视与我,也未可知。

九尾仙姬 (白)     相公,快些开门来。

周从纶  (白)     吓,又在那里扣门了。

             你可是坟前那位小娘子么?

九尾仙姬 (白)     正是。

(周从纶开门。)

周从纶  (白)     你怎么进得吾府?

九尾仙姬 (白)     奴见府门打开,无人阻拦。我就进来了。

周从纶  (白)     可有人看见于你?

九尾仙姬 (白)     并无一人知觉。

周从纶  (白)     想我书房,乃是用功之所,焉能隐藏小娘子么。

九尾仙姬 (白)     奴到有个主意在此。

周从纶  (白)     有何高见?

九尾仙姬 (白)     我有心与相公成其美事,但不知你意下如何?

周从纶  (白)     吓,小娘子,我想姻缘之事,必须要奉父母之命,央媒说合,岂能私配之理。哎呀呀,此事断然使不得的。

九尾仙姬 (白)     相公你若不允,我就喊叫四邻,到了当官,我就说你相公,诱奸有夫之女,你该当何罪?

周从纶  (白)     哎呀小娘子,不必如此,这是那里说起。

九尾仙姬 (白)     相公,你若疑心未决,我就与你对天一拜。

(九尾仙姬拉周从纶拜。)

周从纶  (白)     哎呀呀使不得的。

九尾仙姬 (白)     来吓。

     (西皮摇板)  今日如比七月七,

             牛郎织女会佳期。

(小过门。周从纶、九尾仙姬同进帐。起四更鼓。书童上。)

书童   (念)     奉了安人命,烹茶到书房。

     (白)     我周安便是,奉了安人之命,送茶书房,叫我家相公起来用功。吓,怎么书房门开在这里?待我进去叫来。

             吓,相公起来,相公起来。

周从纶  (西皮导板)  耳旁听得人声嚷,

     (白)     吓。

     (西皮摇板)  大胆小使太猖狂!

     (白)     呔,大胆奴才,我娘子在此,你、你、你竟敢进我书房。唔,还不出去!

书童   (白)     哎呀,这是什么意思吓。

(周从纶拉书童。)

周从纶  (白)     哎呀,娘子吓!

书童   (白)     哎吓,相公,我旱道可不通的。

周从纶  (西皮摇板)  你若是与相公作了勾当,

             我与你做夫妻地久天长。

     (白)     来吓。

书童   (白)     哎呀,相公我不行。

(周从纶神气。)

书童   (白)     这差使我可当不了。

(书童下。)

九尾仙姬 (白)     相公还是来罢!

(九尾仙姬浪抅周从纶。)

周从纶  (白)     哎呀,娘子吓!

(九尾仙姬、周从纶同下。)

【第七场】

(书童上。)

书童   (白)     哎,想必我相公,得了疯病了。不免去到上房,报与安人知道。

(书童下。)

【第八场】

(院子上。)

院子   (念)     奉了安人命,忙步不留停。

     (白)     昨日我家相公,在坟茔之上遇见那个年轻妇人,谅必定是妖魔,前来作耗。故尔相公得此疯病。我家安人命我前去请王半仙前来降妖捉怪。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来此已是。

             吓,王法师在家么?

王法师  (内白)    不在家。

院子   (白)     吓,分明在家,怎说不在家?

王法师  (内白)    人不在家,单丢了一张嘴在家。

院子   (白)     哎,还是在家出来罢。

(王法师上。)

王法师  (白)     来了!

     (念)     忽听人声唣,必是妖怪前来到。

     (白)     是哪个?

院子   (白)     是我。

(王法师开门。)

王法师  (白)     哦,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老人家。请。

院子   (白)     请。

王法师  (白)     请坐。

院子   (白)     有座。

王法师  (白)     家里老太太好?大嫂子大侄姑娘多好?猫儿狗鸡鹅鸭都好?

院子   (白)     哎,畜生问他怎么?

王法师  (白)     不问畜类,畜生怪我。

院子   (白)     什么话。

王法师  (白)     呀,你是谁?

院子   (白)     问了半天,你还不认识我么?

王法师  (白)     面熟,不敢瞎招呼。

院子   (白)     我就是周小官人的家人周安。

王法师  (白)     哦,你我说丁半天,你就是周府的周大爷吓。

院子   (白)     正是。

王法师  (白)     好杂种。

院子   (白)     什么话。

王法师  (白)     我眼睛欠光一时看不清,连大爷多会不认识了。

院子   (白)     岂敢。

王法师  (白)     大爷,你是野猫进宅……

院子   (白)     吓什么野猫,夜猫。

王法师  (白)     不错,夜猫进宅,无事不来。

院子   (白)     非为别事而来,只因我家相公,昨日上坟插柳。在坟前见一妇人啼啼哭哭,我家相公解劝了一番回来。晚上偶得疯病。想这妇人,必是妖魔。前来作耗,故尔相公得了疯病。我奉安人之命,来请师父前去降妖。

王法师  (白)     但是今年不比往年。

院子   (白)     为何呢?

王法师  (白)     弃了行业了!

院子   (白)     弃了什么行业了。

王法师  (白)     如今不降妖了,在大街之上卖符度日。

院子   (白)     师父看我员外在日之面,去这一遭。

王法师  (白)     哦,看你员外份上,去这一趟。呀,去不成。

院子   (白)     为何?

王法师  (白)     我徒子法孙不在家,没人与我背包袱。

院子   (白)     拿来,我与你背上。

王法师  (白)     我告个罪。

院子   (白)     为何?

王法师  (白)     那么你权当我的徒子法孙。

院子   (白)     不要讨便宜,走吧。

王法师  (白)     慢着,待我锁上门,不要叫羊吃了我的被子。

院子   (白)     怎么你的被会叫羊吃了?

王法师  (白)     你不晓得,我的被窝,是稻草打成的。

院子   (白)     哈哈,笑话了。

王法师  (白)     大爷了不得了,没有叫你喝茶。

院子   (白)     在家里不叫我喝茶,如今出了门户,还叫喝茶则甚。

王法师  (白)     我是灯草赶羊假意邀。

院子   (白)     走罢,到了。

王法师  (白)     不用倒,留着喂狗。

院子   (白)     到了家了,请罢。

王法师  (白)     哎呀,好大妖气。待我见见老太太。

院子   (白)     师父请到。

王法师  (白)     老太太,王法师有礼了。

             可了不得了!

院子   (白)     什么事?

王法师  (白)     我正与老太太施礼,只见那妖打我面前一绕,把我的眼睛,多绕花了。

院子   (白)     不是的,乃是你手中的云帚,绕了一下。

王法师  (白)     我到不信,我再来试试看。吓,老太太,王法师有礼了。

院子   (白)     是妖怪不是?

王法师  (白)     可不是,我的云带绕了一下子。

院子   (白)     师父看看到底什么妖怪。

王法师  (白)     哦。待我看来。哎吓,不是别的,乃是个棒槌精。

院子   (白)     何为棒槌精?

王法师  (白)     这是老娘儿们洗衣服用的棒槌扎破了手,流出血来,沾在上面多年,受了日精月华。故而成了棒槌精。

院子   (白)     用什么降他。

王法师  (白)     嘴说不行,要开单子,拿笔砚来。

院子   (白)     笔砚有了。

王法师  (白)     猪头—个,要八百二十斤重。

院子   (白)     哪有这么大的猪头。

王法师  (白)     这是西洋来的猪。

院子   (白)     减省的呢?

王法师  (白)     只须三个钱的猪头肉也是使得个。

院子   (白)     吓,太小气了。

王法师  (白)     雄鸡一只,重要七百斤。

院子   (白)     那有那么大的鸡。

王法师  (白)     也是外国来的。

院子   (白)     可能减省些?

王法师  (白)     五个钱买个鸡蛋。

院子   (白)     太省了。

王法师  (白)     鲤鱼一尾,就省点罢,四百斤。

院子   (白)     就是海里也捉不起,这么大的鲤鱼来。

王法师  (白)     那么就是喂猫的猫鱼,拣一个大的罢。

院子   (白)     过省了。

王法师  (白)     黄表五百刀。

院子   (白)     太多罢。

王法师  (白)     就买三张。

院子   (白)     又太少。

王法师  (白)     红烛一对,重一千斤。

院子   (白)     现浇也来不及。

王法师  (白)     那么两个钱买一对磕头腊。

院子   (白)     太不像样了。

王法师  (白)     香一颗,快办去。

院子   (白)     是了,照单办来。

(家人内允。)

王法师  (白)     包袱打开,拿出我的怒发沖……

院子   (白)     什么叫“沖”?

王法师  (白)     冠。

院子   (白)     哦,道冠。

王法师  (白)     再拿我的渔翁撒……

院子   (白)     什么叫“渔翁撒”?

王法师  (白)     我们的法衣,叫渔翁撒网。

院子   (白)     哎,你的名儿真多。

王法师  (白)     还拿我遮脸笏。

院子   (白)     又是什么?

王法师  (白)     象牙朝板。

院子   (白)     象牙朝板,就给了,什么遮脸笏。

王法师  (白)     哎呀,还拿不成。

院子   (白)     怎么拿不成?

王法师  (白)     没人打家伙。

院子   (白)     我家有班顽友,请他们打起来。

王法师  (白)     好。

院子   (白)     吓,众位请你们打打家伙。

(家人内允,乱打。)

王法师  (白)     得了得了,乱打二十四起,和尚有和尚典,道士有道士典,要打出个名堂来。

院子   (白)     只要你交待他们。

王法师  (白)     叫他们看我脑袋一幌,就是一噹;屁股一厥,就是一吱。要打个噹噹吱,记下了!

(家人内允。)

王法师  (白)     叫他们打起来,噹噹吱吱噹噹。哎呀哎呀啊啊哇。

院子   (白)     叫你拿妖,你怎么肚子疼起来了。

王法师  (白)     你弄错了,这和尚有和尚腔,尼姑有尼姑腔。你妈妈偷道士有道士的。

院子   (白)     不要闹。

王法师  (白)     奉请南方火刀、火石、火龙、火马、火德星君,速降门庭!

院子   (白)     哎,叫你拿妖,怎么打起醮来了。

王法师  (白)     你叫我来打火醮么。

院子   (白)     拿妖。

王法师  (白)     我倒忘了,再来,哎哟哟,奉请五湖四海九江八河东海龙君速降来临!

院子   (白)     得了,我又不求雨,你怎么请龙王。

王法师  (白)     下了雨,妖怪上屋里来,我好拿他。

院子   (白)     哦,妖怪怕雨?

王法师  (白)     可不是的。

院子   (白)     那么再来。

王法师  (白)     再来,哎呀哎呀赵、钱、孙、李老君,周、吴、郑、王天君,冯、陈、褚、卫四国老,蒋、沈、韩、杨四将军。

院子   (白)     你怎么念起《百家姓》来了?

王法师  (白)     我且问你,妖怪姓什么?

院子   (白)     我不知道。

王法师  (白)     却又来了,我念到他的姓他就来了。

院子   (白)     那么你念。

王法师  (白)     你跟我跑五方。

院子   (白)     怎样跑?

王法师  (白)     你取瓶净水来。

院子   (白)     净水到。

王法师  (白)     拿我的宝剑来。

院子   (白)     在此。

王法师  (白)     把锣敲起来。

(王法师、院子同跑五方。)

王法师  (白)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恭喜恭喜。

院子   (白)     妖怪拿住了么?

王法师  (白)     被我赶出去了。

院子   (白)     赶到哪里?

王法师  (白)     云南边地。

院子   (白)     她今晚来不来?

王法师  (白)     来不了。

院子   (白)     明日呢?

王法师  (白)     谅她不敢来。

院子   (白)     你要除根才好。

王法师  (白)     哦,除根,待我歇歇,你把鸡子烫烫饭来,我吃饱了,与你除根。

(院子允,下。)

王法师  (白)     我哪里会降妖,不过混饭饭吃。闹了半天,待我唱个小曲开开心。

(王法师唱小曲。)

王法师  (唱)     姐在房中正描花,

             忽然想起了俏冤家。

             临走嘱咐我的话,再三叮咛,

             哟哟呵哟呵哎哎哟,不要忘了他。

(院子暗上。)

院子   (白)     王法师。

王法师  (白)     哎吓,我的妈,饶命吓!

(王法师躲桌子下。)

院子   (白)     是我,你攒出来罢。

王法师  (白)     得了,我认是妖怪,还是鸡子汤。

院子   (白)     鸡汤在此。

王法师  (白)     好鸡子汤,真鲜。

院子   (白)     你唬昏了,开水泡饭,还吃不出?

王法师  (白)     呀,你来蒙我,叫我蒙谁?我不干了,鸡汤也不吃了。

(王法师收家伙。)

院子   (白)     师父不要走。

王法师  (白)     你不要急,我去请我师父前来,与你降妖。

院子   (白)     将家伙放下,我才放心。

王法师  (白)     好。交待与你。我去请来便了。

(王法师下。)

院子   (白)     吓闹了半天,屁也没拿着一个,还想鸡汤吃,真真好笑,哈哈!

(院子下。)

【第九场】

吕洞宾  (内西皮导板) 自离了青石山妖魔作耗,

(八云童引吕洞宾自斜门同上,八云童同下。)

吕洞宾  (西皮摇板)  霎时间驾祥云凡尘来到。

             耳边厢忽听得人声喧闹,

             想必是王半仙难降狐妖。

(王法师上。)

王法师  (西皮摇板)  奔荒郊请师父不觉已到,

             忙向前施一礼细听根苗。

     (白)     哎呀师父,今有青石山妖魔作耗,徒弟难已收伏,请师父前去降妖。

吕洞宾  (白)     为师父同你前去降妖便了。

王法师  (白)     请。

     (念)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

     (白)     到了。开门来!

(院子上。)

院子   (白)     吓,是哪个?

王法师  (白)     是我。

院子   (白)     王师父。

王法师  (白)     我师父来了。

院子   (白)     请进。

吕洞宾  (白)     吓,好大妖气。

院子   (白)     请问师父。是何妖魔?

吕洞宾  (白)     乃九尾缘狐。

王法师  (白)     妖怪之名,你晓得了,没有我的事了。

(王法师下。)

院子   (白)     请问师父可用什么?

吕洞宾  (白)     一概不用,只要清香玉烛,擂鼓三通。

院子   (白)     是,里面擂鼓三通。

(院子下。内擂鼓。)

吕洞宾  (西皮摇板)  西天活佛禅门开,

             达摩老祖下凡来。

             不化世间钱和钞,

             只化世上吃长寿。

     (白)     一请天灵!

(吕洞宾拍案。)

吕洞宾  (白)     二请地灵!

(吕洞宾拍案。)

吕洞宾  (白)     三请百灵!请功曹速妖!

(功曹上。)

功曹   (白)     有何法谕?

吕洞宾  (白)     现有表文一道,命你南天门投递。

(功曹允,下。)

吕洞宾  (西皮摇板)  将身兄来至在云霄以外,

             收伏了小妖么礼应合法。

(吕洞宾下。)

【第十场】

(功曹上。)

功曹   (白)     来此南天门。

(功曹击鼓。设天门,火彩。周仓上,接表。功曹下。泣颜回牌。火彩,周仓下。)

【第十一场】

(众天将云幔遮同上高台。)

关羽   (内二黄导板) 想当年辅汉室忠心扶保,

(火彩,开幔。雨马童神上,关羽上。)

关羽   (锁呐二黄慢板)恼恨那小妖魔搅乱吾朝。

             今有那吕法官牒文来到,

             因此上带神将收伏此妖。

     (念)     蚕眉赤脸美髯飘,红光日照偃月刀。跨下赤兔胭脂马,一片忠心保天曹。

     (白)     今有青石山妖魔作乱,吕仙有牒相邀,前去降妖。

             众神将,驾起祥云,青石山去者!

(牌子。上场斜门,吕洞宾自下场门上。)

吕洞宾  (白)     吓,祖师请了。

关羽   (白)     吕仙相邀,有何见谕?

吕洞宾  (白)     只因青石山妖魔作乱,烦老祖降伏。

关羽   (白)     法官端坐,看某降妖。

吕洞宾  (白)     请。

(吕洞宾下。)

关羽   (白)     众神将,撒下天罗天网!

(关羽下。)

关平   (白)     周仓,看刀!

(关平舞刀。)

关平   (白)     接刀。

(关平下,周仓接刀,亮身段,下。)

【第十二场】

(九尾仙姬上。)

九尾仙姬 (白)     哎呀,今有吕仙邀同老祖,带领天兵天将,前来洗洞。

             呔,众小妖走上!

(四小妖、四女妖同上。)
四小妖、

四女妖  (同白)    有何法谕?

九尾仙姬 (白)     一同随俺,迎敌天兵!

(牌子。众神将同上,会阵,同起打。吕洞宾上。)

吕洞宾  (白)     周仓接剑。

(吕洞宾下,周仓接剑。火彩。周仓亮身段,出彩,下。九尾仙姬败下。九尾仙姬上,周仓上,斩狐尾,擒。)

周仓   (白)     妖狐被擒!

(众神将、关羽同上。)

关羽   (白)     驾起祥云,回复上帝去者!

(火彩,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955 ┊ 字数:8940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