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凤仪亭》

主要角色
貂蝉:旦
吕布:小生
董卓:净

情节
貂蝉既入董卓府,不屑污辱其身,朝夕曲意侍奉,以博奸卓欢,而挑莽布怒,既月余矣。一日伺悉吕布在府,知必来私访已,遂往凤仪亭畔,伪作怨怒状。独自临池太息痛恨,以示怨卓思布意。吕布果在后窃听,不能忍。遂出与叙衷素。貂蝉恋爱备至,为述入府以来,被董卓势屈受辱状。语次,故带讥嘲,怨吕布负心,又责其无能,以挑吕布恶感。并佯欲跳池自尽,以明已志。此一席带水拖泥,沾衣惹袖之绮语情话,遂将一勇冠三军,力敌万夫之小温侯,竟牢牢缚住,一丝都动弹不得。至有“今生不得与汝为夫妻,非盖世英雄”之激烈誓志语。呜呼,貂蝉之术亦神矣。吕布与貂蝉方绸缪絮语间,董卓忽蓦地闯入,见二人爱恋状,即怒骂“吕布禽兽,调戏老夫爱姬”。吕布方恨至切齿,遂亦不顾义父义子情份,而戟指直斥其“谋占我妻”云。董卓忿极,即拾亭外之方天画戟,向吕布直掷。方冲突甚,幸李儒寻入,乃解围。既而董卓疑貂蝉与吕布或果有私,且纳李儒言,欲从其计,遂向貂蝉云:“我以汝赐温侯如何?”貂蝉闻语大惊,幸赖三寸莲花舌,极意媚惑董卓,且施撒娇状,乃得复固其地位,并与董卓即日离都,迁往眉坞云。

注释
昆班中《连环记》全套八折,本摭取《三国演义》中,“王司徒巧使连环计”之事实,而谱成之。此曲本纯用吹腔,仍即昆剧脚本,不过稍删节之。惟白口略异,余则均未改换,盖即《连环记》中《掷戟》一折也。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吉示翁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7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貂蝉上。)

貂蝉   (引子)    一频一笑总关情,暗自伤心曲。

     (白)     奴家貂蝉。想爹爹将我送与太师成妾,连日伏待,今日无一事,不免到凤仪亭,耍息一回,以消闷怀。来此已是凤仪亭,不免口占一词。

     (念)     酒醉凤仪亭,凤凰不见来。乌鸦入凤群,独自闷忧怀。

     (白)     那边好似温侯。

(吕布上。)

吕布   (白)     我且躲在一旁,听她说些什么。

(吕布听。)

貂蝉   (锁南枝牌)  妾命薄,泪暗流,

             无媒径路羞错走。勉强侍衾绸。

             见人还自丑,叹沉溺谁援手,

             我欲见温侯。啊呀,温侯吓,怎能勾?

吕布   (锁南枝牌)  青青柳,姣又柔,

             一枝已折在他人手。

             把往事付东流,

             良缘叹非偶。

             簪可惜双凤头,

             这玉连环空在手。

貂蝉   (白)     哎呀,温侯吓,你好负心也!

吕布   (白)     怎说我负心?

貂蝉   (白)     想我爹爹送奴与温侯成亲,不知你往哪里去了?

吕布   (白)     虎牢关上收兵去了。

貂蝉   (白)     及见狂且。

吕布   (白)     住了,哪个是狂且?

貂蝉   (白)     就是太师!

吕布   (白)     他便怎样?

貂蝉   (白)     他便顿起不良之心,把我邀入府中淫污,我恨不得一死。今日得见温侯,哎呀,死亦瞑目也。

吕布   (白)     依小姐待要如何?

貂蝉   (白)     但凭温侯。

吕布   (白)     咳,只恨我虎牢关上来迟了!

     (红衲袄牌)  只指望上秦楼吹凤箫,

             又谁知抱琵琶弹别调。

             香褪了含宿雨梨花貌,

             带宽了舞东风杨柳腰。

             不能勾画春山眉黛巧,

             羞见你转秋波颜色姣。

             早知道相见难为情思也,

             何不当初不见高。

貂蝉   (白)     温侯吓!

     (红衲袄牌)  你只图虎牢关上功绩高,

             顿忘了凤头簪恩爱好。

             同心带,急嚷嚷被他扯断了。

             玉连环,矻碀碀想你捶碎了。

             我今若不与温侯同到老,

             愿死在池中恨始消。

吕布   (白)     今生不得与你为夫妻,非盖世英雄也!

貂蝉   (红衲袄牌)  若念夫妻情义,

             也把我尸骇覆草茅。

     (白)     温侯请上,受奴一拜。

吕布   (白)     小将也有一拜。

董卓   (内白)    貂蝉。

(董卓上。)

董卓   (白)     吓,你不是吕布么?

吕布   (白)     正是吕布。

(貂蝉下。)

董卓   (白)     反了反了。你不在虎牢关上干正事,来在凤仪亭中戏我的爱姬。戏我的爱姬是何道理?

吕布   (白)     那王司徒将貂蝉许配于我,是你谋占!

董卓   (白)     住了,哪个谋占?

吕布   (白)     是你谋占!

董卓   (白)     放屁!

             前番待你多亲近,把我爱姬来调引。巧弄拙,做出这般行径!

吕布   (白)     什么叫“行径”?

董卓   (白)     你把我当什么人看待?

吕布   (白)     不过是义父罢了!

董卓   (白)     却又来!

             既称父子昧彝伦,顿叫人心中发恨。真发恨,把那方天画戟留下了残生!

吕布   (白)     今天怒尤恨,怒尤恨。既称父子美议论,美议论。何必起这心中留占!

董卓   (白)     哪个留占?

吕布   (白)     是你留占。

董卓   (白)     哦。是我留占。哈哈,你来你来吓!

吕布   (白)     休得要笑中藏刃。笑中藏刃,顿起人心中发硬。不念父子恩深,把方天画戟了残生,了残生!

(吕布下,李儒上。)

李儒   (白)     不要动手,不要动手!

董卓   (白)     好奴才,好奴才!

李儒   (白)     我是李、是李儒。

董卓   (白)     还是吕布?

李儒   (白)     我是李儒。

董卓   (白)     哎吓!

李儒   (白)     吓。太师为何这等着恼?

董卓   (白)     反了反了!

李儒   (白)     点兵剿捕。

董卓   (白)     哎,不是吓。那吕布反了!

李儒   (白)     啊?怎么反了?

董卓   (白)     他不在虎牢关上干正事,来在凤仪亭中戏我的爱姬,戏我的爱姬!

李儒   (白)     吓,太师,可记得楚庄王的故事?

董卓   (白)     哎,这奴才,忙碌碌讲起故事来了!

李儒   (白)     吕布既爱貂蝉,太师何不赐之?

董卓   (白)     奴才怎讲?

李儒   (白)     何不赐之?

董卓   (白)     放屁,我的爱姬赐与吕布,你的妻子可能让于他?

李儒   (白)     我的不能。

董卓   (白)     你的不能,我的倒能?快快传李肃前来!

李儒   (白)     有请李肃将军。

(李肃上。李儒下。)

李肃   (念)     忽听太师唤,慌忙到跟前。

     (白)     参见太师。

董卓   (白)     狗才狗才!

(董卓打李肃。)

李肃   (白)     为何打起小人来了?

董卓   (白)     你举荐的好人吓!

李肃   (白)     我荐的哪个?

董卓   (白)     那吕布不是你荐的么?

李肃   (白)     荐的不差。

董卓   (白)     他不在虎牢关前镇守,来在府中凤仪亭上戏我的爱姬。戏我的爱姬是何道理?

李肃   (白)     太师,吕布既爱貂蝉,何不赐之?

董卓   (白)     你家的妻子肯让与人罢!过来,你去到那王司徒家中,问他貂蝉送与吕布,就不该送与太师;既送与太师,就不该送与吕布。吓,一个人送将来不明不白,弄得我父子,终朝每日,吃醋咽酸,是何道理?

李肃   (白)     是。

董卓   (白)     分得明白便罢,分不明白,将首级回府!

李肃   (白)     得令。

(李肃下。貂蝉上。)

貂蝉   (哭)     哎呀……

     (白)     掩面悲啼,自恨泪珠弹。

董卓   (白)     看你泪珠垂,似梨花一枝。卿为何低了头,倒到在人怀里,全不念礼义纲常,是和非。

貂蝉   (白)     哎,太师,想我爹爹,将奴送进相府,伏侍太师。我今日梳妆已毕,来到凤仪亭游玩散闷。不料那狂厮赶来,调戏于我。正要投池自尽,幸亏太师到来,救了奴的性命。

董卓   (白)     想你爹爹,将你送与吕布为妻,你跟他去罢。

(貂蝉哭。)

貂蝉   (白)     我爹爹送奴与太师为妾,我不愿跟随吕布的了。

     (红衲袄牌)  勿使啼恨,新郎弃再嫁他人。

             汝再作恋新弃旧,汝再作恋新弃旧,一旦恩情付与他人。

             怜我不修礼,是恩情付于流水。

董卓   (白)     快随吕布去罢。

貂蝉   (白)     太师好。

董卓   (白)     我老了。

貂蝉   (白)     太师不老。

董卓   (白)     那吕布好吓。

貂蝉   (白)     吓,太师好吓。

(貂蝉哭。董卓学貂蝉语。)

董卓   (白)     “哎吓,太师吓……”

             起来。

貂蝉   (白)     多谢太师。

董卓   (白)     下次不可。

貂蝉   (白)     我们哪里安身才好?

董卓   (白)     我想眉坞郡安然,那里有三十年粮饷,四十万藤甲兵,皇家宫院,城池坚固。大事成就,封你为妃。

貂蝉   (白)     多谢太师。

董卓   (白)     内使们,往眉坞去者。

(尾声,貂蝉、董卓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763 ┊ 字数:3073 ┊ 最后更新:2002年09月前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