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遇龙封官》(《胭脂褶》【前本】)

主要角色
朱棣:老生
白简:小生
林江:丑

《遇龙封官》马连良饰朱棣
《遇龙封官》马连良饰朱棣
情节
此与《失印救火》出虽同为明代白简事,然剧名则同而事实各异,盖前后本也。时白简尚未成名,方奉父母命晋京应试。既至京,距试期尚远,寄寓表兄家,下帷攻苦,彻夜达旦,诵声不绝。其表兄名林江,卖酒者也,于都中开设玉龙酒馆有年。时值元夕,民间循例赛放花灯,永乐帝因梦见五星聚奎,故是晚易服微行,欲一觇民间歌舞盛平之象,并以梦兆主得贤臣,思借此微服察访或有名良之遇。适便道入该酒馆小饮,闻读书声朗然,私计时已夜分,况际此金吾不禁,人家子弟正兴高采烈,游乐未央,而斯人独埋头青玉案下,得勿非常人欤?心甚异之,因命馆主唤之出,略一盘诘并面试诸艺,均应答如流,且谈吐间颇落落大方,有志节,无少年卑弱浮躁态,坐是乃大赏识。即而得见其胭脂褶,遂询白简何自而来,白简乃告以路过铁龙山,系为公孙伯所赠,且言公孙伯虽伏处草泽,颇有受抚之意。永乐临行,故向白简乞借此褶,以觇其量,白简慨然授之去。越日,忽有中使传旨命至,召白简入见,白简方悟前客即今帝也。及觐,帝钦赐白简进宝状元,授职学士,并命挂招讨武职,往铁龙山招安公孙伯云。是真神童诗所谓平地一声雷也。噫!事亦奇特矣哉。

注释
后本《失印救火》出,即叫天前曾演过者,载在下期本考中。

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录入:WL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7.8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白简上。)

白简   (引子)    苦读数载在寒窗,未知何日把名扬。

     (念)     三更灯心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若是皇都开科选,管叫骏马锦衣回。

     (白)     小生姓白名简,乃洛阳人氏。在家奉了双亲之命上京会试,谁知场期尚早,住在表兄店内,半月有余。昨承众友,约赴文会,到还得意。今日天色已晚,不免就此回寓便了。

     (西皮慢板)  在家中领受了双亲严命,

             一心心我只想独占头名。

             但愿得圣天子皇榜开选,

             那时节归家去光耀门庭。

(白简下。)

【第二场】

(四小太监引朱棣同上,大太监上。)

朱棣   (引子)    龙楼凤阁,万古千秋。

     (念)     平顶冠上一鲜花,太阳一出照乌纱。殿前士子千百对,孤乃万民第一家。

     (白)     寡人,大明成祖,国号永乐在位。自登基以来,多亏众臣扶助。谁知北方,猖狂作乱,是寡人亲自征战六载,平定回銮。只因昨晚夜卧龙床,偶得一梦,也宣国师进内圆解,他奏道五星聚魁当出贤臣,叫孤大放花灯,不得贤臣,定收良将。寡人有意去到御街观灯,怎奈无人保驾。

大太监  (白)     奴婢保驾。

朱棣   (白)     看衣更换。

(四小太监同下。)

朱棣   (白)     此番去到御街之上,不要君臣相称,要主仆相称。

大太监  (白)     奴婢不敢。

朱棣   (白)     恕你无罪。

大太监  (白)     谢万岁。

朱棣   (白)     掌灯。

大太监  (白)     领旨。

朱棣   (西皮慢板)  先皇爷初登基南京接位,

             全凭着文武臣保定华夷。

             文凭着刘伯温阴阳有准,

             武凭着老徐达保定乾坤。

             朕本是皇四子初封藩位,

             姚广孝劝寡人兵下南京。

             朕皇侄号建文让了帝位,

             因此上都燕京坐了华夷。

             有北番起兵在榆木蒙地,

             为皇的统人马亲把兵提。

             督六师征北番干戈平息,

             到今日才得意转回銮舆。

             昨夜晚三更时梦入龙体,

             见魁星同聚在奎璧一起。

             孤也曾宣国师圆解其梦,

             他奏道放花灯民乐雍熙。

             此一番到御街观看仔细,

             遇着了贤良臣方测孤疑。

(朱棣、大太监同下。)

【第三场】

(林江上。)

林江   (数板)    我本是京城一店家,出门遇着癞蛤蟆,捉又不敢捉,拿也不敢拿,只得两眼观着它,且自由它,随它去罢,随它去罢。

     (白)     小子林江便是,在这京中开一酒店。只因我有一表弟名唤白简,来到了我店中半月有余,见他三天没有两句话说,心中闷闷不乐,今天皇上大放花灯,不免唤他前来,看灯散闷,岂不是好。

             表弟哪里?

白简   (内白)    来也。

(白简上。)

白简   (念)     忽听表兄唤,迈步到堂前。

     (白)     表兄呼唤小弟出来,有何高见?

林江   (白)     非为别事,我见你心中闷闷不乐,今天皇上大放花灯,是我叫你前去观灯散闷,岂不是好?

白简   (白)     表兄说哪里话来,小弟在家领了双亲严命,上京应试,有道观灯事小,功名事大。

林江   (白)     这等看将起来,你是一个教子。

白简   (白)     孝子。

林江   (白)     嗳不错,是一孝子。

白简   (白)     表兄夸奖。

林江   (白)     也罢,你在一傍攻书,我在一傍算账,正是:

     (念)     你为功名我为利,

白简   (念)     各人原想各人的。

     (白)     表兄请。

林江   (白)     请。

(林江下。)

白简   (西皮慢板)  有白简在店房题诗看卷,

             心问口口问心苦读圣贤。

             但愿得此一回中在那皇榜之上,

             那时节多荣耀好回家乡。

(朱棣、大太监同上。)

朱棣   (白)     掌灯。

大太监  (白)     领旨。

朱棣   (西皮慢板)  孤方才离却了深宫内院,

             众梓童送寡人五凤楼前。

             燕毡帽遮住了龙眉凤眼,

             孤要学赵太祖雪里访贤。

     (白)     前去问来,下面为何这等热闹?

大太监  (白)     呔,下面为何这等热闹?

众百姓  (内同念)   君皇有道民安堵,家家打起得胜鼓。

大太监  (白)     启家爷:

     (念)     君皇有道民安堵,家家打起得胜鼓。

朱棣   (白)     妙吓。

     (西皮原板)  这一阵得胜鼓倒还热闹,

             众黎民都说道永乐在朝。

             为皇的心暗想也还有道,

             到今朝观花灯好不逍遥。

     (白)     下面问来,哪里唱的这样好听?

大太监  (白)     呔,下面为何唱得这样好听?

众百姓  (内同念)   君皇有道民安乐,家家齐唱太平歌。

大太监  (白)     启家爷:

     (念)     君皇有道民安乐,家家齐唱太平歌。

朱棣   (白)     妙吓。

     (西皮快板)  这一曲太平歌实在好听,

             一个个弹丝弦操动琴声。

             大街上挂彩灯飞龙彩凤,

             店门前悬招牌字字分明。

     (白)     来此已是玉龙酒馆,不免待孤进店,饮酒一瓯。

             传酒保。

大太监  (白)     酒保。

林江   (内白)    来了来了。

(林江上。)

林江   (念)     家有黄金用斗量,难买儿孙入朝堂。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客官,敢则是饮酒?

朱棣   (白)     正是。

林江   (白)     客官饮的什么酒?

朱棣   (白)     将酒名报上。

林江   (白)     竹叶青。

朱棣   (白)     不用。

林江   (白)     状元红。

朱棣   (白)     不用。

林江   (白)     高梁烧。

朱棣   (白)     不用。

林江   (白)     腊月甜,堆花大麦冲,可好?

朱棣   (白)     一概不用,将酒名牌子报上。

林江   (白)     玉龙酒可好?

朱棣   (白)     好,就将玉龙酒暖上一瓶。

林江   (白)     伙计们,将玉龙酒暖上一瓶。

(林江取酒。)

林江   (白)     玉龙酒到。

朱棣   (白)     下去。

林江   (白)     是。

(林江下。)

白简   (西皮慢板)  手提着羊毫笔锦绣铺上,

             真乃是元宵节分外月光。

             谯楼上打罢了三更时分,

             讲的是周公礼孔孟文章。

             但愿得中在那皇榜之上,

             那时节归家去光耀门堂。

朱棣   (西皮原板)  耳边厢又听得书声灿朗,

             这时候还有人苦读文章。

             论口才应至在皇榜之上,

             倒不如唤酒保细问端详。

     (白)     传酒保。

(林江上。)

林江   (白)     来了来了。三更天爬起跌倒,好不辛苦。客官敢是酒凉了?

朱棣   (白)     我且问你,这等时候是何人在此读书?

林江   (白)     客官你问那攻书的?

朱棣   (白)     正是。

林江   (白)     他乃是我一个表弟。

朱棣   (白)     叫他出来,会会斯文。

林江   (白)     哦,我长成这大,到不知这个斯文还是吃的、是穿的、还是用的?不免说与表弟知道。

             表弟那里?

白简   (白)     来也。

             表兄何事?

林江   (白)     何事?外面来了二位客官,叫你前去会会斯文,那斯文好,我二人就是表兄表弟;那个斯文不好,那个婊子养的,就是表兄表弟。我对你讲,京城人排场大得紧,你不要与他见礼。

白简   (白)     是,你且退下。

(林江下。)

白简   (白)     哎,你看这位客官,相貌非凡,还要依礼而行。

             老客在上,小生拜揖。

朱棣   (白)     动问相公,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白简   (白)     小生姓白名简,乃洛阳人氏。

朱棣   (白)     原来是白相公。

白简   (白)     岂敢。

朱棣   (白)     相公为何不去观灯,在此读书?

白简   (白)     老先生有所不知,小生在家,奉了双亲严命,上京应试,有道观灯事小,功名事大,岂不是违了双亲严命。

朱棣   (白)     看来是一个孝子。

白简   (白)     老先生夸奖。

朱棣   (白)     白相公可有现成的文章,借来老夫一观。

白简   (白)     学生文章没有,诗句倒有几篇。

朱棣   (白)     取来一观。

白简   (白)     是,老先生请看。

朱棣   (白)     一站如毫,一捺如刀,好个文字。

     (西皮快板)  状元榜眼探花郎,

             此人学问比他强。

             有日为皇开皇榜,

             御笔亲点状元郎。

             低下头来暗思想,

     (笑)     哈哈哈!

     (白)     有了。

     (西皮原板)  假言笔下太颠狂。

     (白)     吓白相公,文字倒好,可惜笔下太软弱了。

白简   (白)     老先生当面指教便是。

朱棣   (白)     白相公,想你拜在卑人名下,也不亏负于你。我想文章虽好,不知口才如何?白相公,你可受卑人一对?

白简   (白)     学生愿闻。

朱棣   (白)     将何为题?

             下面什么响亮?

大太监  (白)     呔,下面什么响亮?

龙套甲  (内白)    铁匠扇风。

大太监  (白)     启家爷:铁匠扇风。

朱棣   (白)     哦,就此为题。

     (念)     铁匠扇风火炉中三四点。

白简   (白)     学生对就了:

     (念)     弹弦弓响白云洞一声雷。

朱棣   (白)     对的好,再受卑人一对。

白简   (白)     愿闻。

朱棣   (念)     灯明月明,大明江山一统。

白简   (白)     学生对就:

     (念)     君乐臣乐,永乐天子万年。

朱棣   (白)     你才怎讲?

白简   (念)     永乐天子万年。

朱棣   (白)     妙吓!

     (西皮快板)  他胸中藏的真学问,

             他比李、杜胜高强。

             霎时寒热坐不稳,

             遍体酸麻难扎挣。

白简   (西皮快板)  时才与他来谈论,

             为何一时睡沉沉。

             转身看过胭脂褶,

             唤醒先生问一声。

     (白)     先生醒来,先生醒来。

朱棣   (西皮快板)  正月十五元宵节,

             一阵热来一阵寒。

             为皇睁开龙凤眼,

             身上披着胭脂褶。

     (白)     白相公,你这胭脂褶,还是祖上传下,还是自己买来的?

白简   (白)     亦非祖上所遗,更非自己所制,学生上京应试,偶遇铁龙山公孙大王。

朱棣   (白)     敢是公孙伯?

白简   (白)     正是。

朱棣   (白)     反逆之臣,讲他则甚?

白简   (白)     虽然反逆,还有点匡国之心。

朱棣   (白)     怎样?

白简   (白)     将学生擒上山去,念我斯文,不忍杀害,与我结拜兄弟,临行赠我胭脂宝褶。他道此番贤弟上京,得中便罢。

朱棣   (白)     如若不中?

白简   (白)     将此宝进贡皇上,必然加官进爵。

朱棣   (白)     告便。

白简   (白)     是。

朱棣   (白)     且住,公孙伯乃是反逆之臣,犹存扶孤之心,待寡人回朝招安便了。

             白相公,你这胭脂宝褶,卑人借穿几日,改日命人送还,不知相公意下如何,可放心否?

白简   (白)     老先生说哪里话来,圣人云:乘肥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这又何妨。

朱棣   (白)     如此卑人去也。

白简   (白)     老先生请转。

朱棣   (白)     何事?

白简   (白)     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

朱棣   (白)     桌上有灯。

白简   (白)     原来明老先生。

朱棣   (白)     正是。

白简   (白)     如此学生送过。

朱棣   (白)     不消了。

     (西皮摇板)  胭脂宝褶人烟缺,

             当初赐与公孙伯。

             今日孤王穿回去,

             改日差人把他接。

(朱棣、大太监同下。)

白简   (西皮摇板)  这才是在家不会迎宾客,

             出外方知少主人。

(林江上。)

林江   (白)     吓表弟,那二位先生哪里去了?

白简   (白)     回去了。

林江   (白)     我的酒钱呢?

白简   (白)     算小弟的。

林江   (白)     前日算你的,今日又是你的,我的小本钱,不够你为东了。你一件花花衣服呢?

白简   (白)     那先生穿去了。

林江   (白)     京骗甚多,你知道他是歹人是好人?

白简   (白)     观他容貌,不妨事的。

(白简下。)

林江   (白)     真真书呆子,一件衣服被拐子拐去了,他还在这里说呆话。不要管他,不要管他。

(林江下。)

【第四场】

(四小太监、内监同上。)

内监   (念)     领了万岁旨,去到御街庭。

     (白)     咱家穿宫内监是也,早朝领了万岁旨意,去到玉龙酒店,找寻什么白简。

             孩子们,

四小太监 (同白)    有。

内监   (白)     打道玉龙酒店。

四小太监 (同白)    启爷:来此玉龙酒店。

内监   (白)     传酒家。

(林江上。)

林江   (白)     来了,原来冲冲。

四小太监 (同白)    哽,公公。

林江   (白)     是,公公。小人叩头。

内监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林江   (白)     小人林江。

内监   (白)     你店中可有什么白简?

林江   (白)     是我表弟。

内监   (白)     唤他前来见咱。

林江   (白)     表弟哪里?

(白简上。)

白简   (白)     来也。

     (念)     昨晚一梦笔生花,今朝必定鱼化龙。

     (白)     表兄何事?

林江   (白)     你一件衣服,被那老先生穿去了,今日命人来拿你。我对你讲,不要说我是你表兄。

白简   (白)     不妨,待小弟向前。

             公公在上,小生拜揖。

内监   (白)     罢了,你叫什么名字?

白简   (白)     小生白简。

内监   (白)     你可认得这件衣服?

白简   (白)     昨日送与明老先生穿去的。

内监   (白)     什么明老先生,就是当今万岁。

白简   (白)     万岁万万岁。

内监   (白)     咱家奉了万岁旨意,诏你上朝。

             孩子们,看冠带伺候。

林江   (白)     表弟,一件衣服,换了一本万利。

内监   (白)     白相公,他是什么人?

白简   (白)     是我表兄。

内监   (白)     唤他前来见咱。

白简   (白)     表兄,公公唤你。

林江   (白)     公公在上,小人叩头。

内监   (白)     主子在你店中,饮的什么酒?

林江   (白)     玉龙酒。

内监   (白)     倒也中用。

             孩子们,赏他一个伯式户儿。

林江   (白)     公公,小人吃不得百十壶儿,吃醉了会撒酒疯。

内监   (白)     这是官员。

林江   (白)     就是官宴,也吃不得许多。

内监   (白)     真是没福气的。孩子们,将金豆儿银豆儿,赏他几升罢了。

林江   (白)     多谢公公。

内监   (白)     白相公随咱家上朝。

             孩子们开道。

     (笑)     哈哈哈。

(内监、四小太监同下。)

林江   (白)     表弟,这是——

     (念)     禹门三级浪,

白简   (白)     你才怎讲?

林江   (念)     平地一声雷。

白简、

林江   (同笑)    哈哈哈。

(白简、林江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引朱棣同上。)

朱棣   (引子)    龙凤呈祥,凤凰来仪。

     (白)     寡人大明永乐在位,只因昨晚在玉龙酒馆,访一贤臣,名叫白简,孤也曾命内臣前去宣诏。

             来,闪放龙门。

(四太监同允。内监上。)

内监   (念)     奉旨觅贤臣,启奏圣明君。

     (白)     奴婢见驾。

朱棣   (白)     平身。

内监   (白)     谢万岁。

朱棣   (白)     命你宣诏白简,可曾到此?

内监   (白)     现在午门候旨。

朱棣   (白)     宣他上殿。

内监   (白)     万岁有旨:宣白简上殿。

白简   (内白)    领旨。

(白简上。)

白简   (念)     忽听君皇宣,迈步上龙庭。

     (白)     臣白简见驾,吾主万岁万万岁!

朱棣   (白)     旨下。

内监   (白)     朕在玉龙酒馆访一贤臣,名唤白简,才学敏捷,可算柱石之臣,又进胭脂宝褶,实称朕心,封为进宝状元,加封东阁学士,赐卿半副銮驾,绕道御街,就此山呼。

白简   (白)     万岁万万岁!

朱棣   (白)     卿前奏道,公孙伯有扶孤之心,封卿平虏都招讨,赐御林军三千,往铁龙山招安公孙伯,毋负朕意。回朝之日另加爵赏。

     (念)     愿卿足踏金镫响,

白简   (念)     管叫奏凯敬君皇。

内监   (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朱棣   (白)     退班。

(四太监、内监引朱棣同下。四将同上,四龙套同上。四将同参拜。)

白简   (白)     罢了,站立两厢。听本帅号令:现今奉旨往铁龙山,招安公孙伯,一路之上,勿许夺掠民财。

(四将同允。)

白简   (白)     不许践踏禾苗,扰害良民。

(四将同允。)

白简   (白)     或攻在先,或缓在后,不遵号令者,枭首示众,以正军威,就此发炮离京。

(四将同喝。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396 ┊ 字数:6441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