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杜十娘》

主要角色
杜十娘:旦
李迁仙:小生
孙富:丑
鸨儿:彩旦
王八:丑
刘玉春:老生
书生:末


《杜十娘》荀慧生饰杜十娘
《杜十娘》荀慧生饰杜十娘
情节
杜十娘,明万历年间,京师名妓也。色艺双绝,身价自高。游客或不当杜十娘意,虽鸨母不能强其出应客,故一般坠鞭公子,走马王孙,凡他妓视为活财神活宝贝者,杜十娘皆等闲置之。浙东李生,以应京兆试不第,懒归里,郁郁居京华,寓友人刘玉春家。日者,刘玉春以李生斋居闷损,恐致疾病,因挈之游北里,并为召杜十娘出,以博李生欢。李生状故诚悫,不善世俗应酬态,且复温婉如处子。故略一接谈,杜十娘即心有所属,当夕即留髡,即荐枕席。李生亦眷恋不忍舍,两情缱绻。自是杜十娘遂绝迹外院,不出一应客,然李生本客囊羞涩,所有余资,不久就告罄。虽床头人不嫌金尽,然七十鸟究欲赖杜十娘为钱树子者,宁肯效孟尝君之爱客哉。乃谓李生曰:“官人既爱娘,曷以五百金来,将娘去,则天空海阔,任汝鹣鹣者双宿双飞,宁不胜于浪迹烟花耶。”在鸨母原估量定李生不能措此款,故作此语以揶揄之,讵杜十娘即乘机怂恿李生如假母约,并向假母询期限,以实其言,俾如期弗能反汗,鸨复故以三日期难生而去。杜十娘即令李生出院赴戚友处筹借,讵均以李生恋一荡妇故,弗之应,继至刘玉春处,亦如诸戚友言,谓此乃娼妓之故智,其言不能信。李生呼吁无门,自觉无颜返院,拟自经于途,幸杜十娘婢方出外寻生,适遇见,乃仍挟之入院。杜十娘既悉生空手归,愤甚,遂出所攒蓄金三百于李生,命李生持此再往刘玉春处,告以故,求足成之。李生如命,刘玉春悉十娘意,果一诺无余辞。李生欣然怀归,适已届三日期,鸨正至杜十娘处探信,李生即以五百金置鸨母前,橐然有声。鸨见金,忽欲食言,杜十娘建不许,鸨无如何,乃言只许单身出,身外物不得携一事。杜十娘如其言,并随将钗环悉除去还假母。鸨母无奈,只听之云。孰意杜十娘预料假母必出此,故早将两贵重箱寄诸外,鸨母不知也。杜十娘偕生出院,先向刘玉春处谢成全意,继赴女伴处取两箱,即买舟南下。至扬镇间,时值大雪,泊舟江渚,李生忽嫌岑寂,令杜十娘度曲,杜十娘坚不允,李生再三尼求之,杜十娘不获已,乃为度一曲。孰意李生之薄幸,杜十娘之惨剧,即基于此矣。明日,有名孙富者来,伪认李生为同学,约与登岸游,李生不察,即偕之去。孙富备极殷勤,询及舟中眷属何人。李生以直告,孙富乃以胡以归告父母等语恐吓李生,李生果堕其计,即乞孙富为筹万全。孙富乃始以将杜十娘暂寄友人处,并假千金归,俟博得父母欢,然后再出迎杜十娘。李生闻言,感甚,即托诸孙富,孙富则如约贷李生以千金,既议定归舟,遣杜十娘过渡。杜十娘询悉详情,气结不能言,欲哭亦无泪,乃命李生去两箱出,置鹢首,自取箱中珠宝,一一示李生而投诸江,计值不下数十万金。至此李生乃大懊丧,迨箱尽而杜十娘亦自沉死。

注释
此剧收束处,悲惨殆不忍观。尤以贾璧云演此为最动人,几令人酸鼻,且泪籁籁如麻断梗也。

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录入:jackie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8.0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迁仙上。)

李迁仙  (引子)    离却家乡,想父母,常挂心间。

     (念)     父母恩情重,寒窗用苦功。君王开科选,意想跳龙门。

     (白)     小生李迁仙。在家奉双亲之命,上京求名,功名未就,落在刘玉春家中。蒙他之情,留住几日,想我思念双亲,不免请出刘兄商议。

             有请仁兄。

(刘玉春上。)

刘玉春  (念)     要学孙武子,必做栋梁臣。

     (白)     贤弟请坐。

李迁仙  (白)     仁兄请坐。

刘玉春  (白)     贤弟为何愁闷?

李迁仙  (白)     思念双亲甚重。

刘玉春  (白)     不必忧虑,此地有一妓女,名叫杜十娘,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前去游玩。

李迁仙  (白)     奉陪。

刘玉春  (西皮摇板)  我与贤弟出府外,

李迁仙  (西皮摇板)  去到院中散心怀。

(李迁仙、刘玉春同下。)

【第二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引子)    身落烟花,愁眉不开。

     (念)     恼恨叔父做事差,不该将我卖烟花。

     (白)     奴家杜十娘,自幼父母双亡,被叔父所骗,将奴卖在烟花,不知何日方能出头。

     (西皮慢板)  杜氏女在房中自思自想,

             想起了终身事好不凄凉。

             但愿得早有那贵人之相,

             我这里将终身同配鸳鸯。

(杜十娘下。)

【第三场】

(刘玉春、李迁仙同上。)

刘玉春  (西皮摇板)  四下俱是好美景,

李迁仙  (西皮摇板)  粉红桃花杨柳青。

刘玉春  (白)     到了。

(鸨儿上。)

鸨儿   (白)     原来是刘员外。请进,请坐请坐。刘员外,此位?

刘玉春  (白)     他是我的好友,姓李。

鸨儿   (白)     原来李相公。请坐。

刘玉春  (白)     十娘可曾在家?

鸨儿   (白)     在家。

刘玉春  (白)     叫她出来。

鸨儿   (白)     杜十娘,刘员外叫你。

(杜十娘上。)

杜十娘  (白)     刘员外请,此位贵姓?

李迁仙  (白)     我姓李。

杜十娘  (白)     李相公。

刘玉春  (白)     摆酒。待我来叫两个局,叫三仙汤,万人迷。

(鸨儿允。)

鸨儿   (白)     三仙汤、万人迷走上。

(三仙汤、万人迷同上。)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吓,刘员外!

杜十娘  (唱)     昔日昭君去和番,

             怀抱琵琶上阳关。

             心中不舍汉王主,

             一路哭到雁门关。

刘玉春  (白)     好。

李迁仙  (白)     天色不早,你我回去罢。

杜十娘  (白)     刘员外,叫你此位李相公不要回去,请到我房中。

刘玉春  (白)     贤弟你好福气,我刘玉春来过数次,都未曾留过。

李迁仙  (白)     笑话了。

刘玉春  (白)     我告辞了。

李迁仙  (白)     请。

(刘玉春下。)

杜十娘  (白)     来,将李相公,送到我房中去。

(李迁仙、杜十娘同下。)

鸨儿   (白)     多少化钱的,她未曾看对,今日看中李相公,这乃前世之事。

(鸨儿下。)

【第四场】

(李迁仙、杜十娘同上。)

杜十娘  (白)     李相公,请坐。

李迁仙  (白)     有坐,多蒙你的美意。

杜十娘  (白)     请问李相公,家中还有何人?

李迁仙  (白)     家中父母双全。

杜十娘  (白)     想我有意将终身许配于你,不知意下如何?

李迁仙  (白)     想我哪有这等洪福。

杜十娘  (白)     不必过谦,天色不早,请来安睡。

李迁仙  (白)     请。

(李迁仙、杜十娘同下。)

【第五场】

(鸨儿、王八同上。)

鸨儿   (念)     莫怪本家来得凶,

王八   (念)     只怪婊子没良心。

鸨儿   (白)     你看杜十娘,有之李相公,连房门不出了。

王八   (白)     待我到房里看看。

             杜十娘、杜十娘!

(杜十娘上。)

杜十娘  (白)     妈吓,作什么?

鸨儿   (白)     我看你自从有了李相公,连房门不出,不如你嫁了他罢!

杜十娘  (白)     此事可是当真?

王八   (白)     自然是真的。

(李迁仙暗上。)

杜十娘  (白)     但不知要多少银两?

鸨儿   (白)     要五百银子,你就跟他。

杜十娘  (白)     限过日期。

王八   (白)     限你三天。

(鸨儿、王八同下。)

杜十娘  (白)     李相公你听见么,我妈言道,叫你拿五百两银子,我就嫁你,不知你可有么?

李迁仙  (白)     功名未就,闲住此地,哪有银两。

杜十娘  (白)     朋友处去借。

李迁仙  (白)     好,我去去就来。

(李迁仙下。)

杜十娘  (念)     但愿相公早回转,将身跳出娼妓门。

(杜十娘下。)

【第六场】

(书生上。)

书生   (念)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李迁仙上。)

李迁仙  (念)     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

     (白)     仁兄开门来。

书生   (白)     吓,李贤弟。

李迁仙  (白)     仁兄。

书生   (白)     请坐。

李迁仙  (白)     有坐。

书生   (白)     贤弟来此何事?

李迁仙  (白)     只因杜十娘他要嫁我,望仁兄借贷银两,日后奉还。

书生   (白)     贤弟若是回里,盘费愚兄奉上,此事乃娼妓惯技,银两实实没有。

李迁仙  (白)     告辞。

书生   (白)     奉送。

(书生下。)

李迁仙  (白)     有了,想那刘玉春乃是仗义好友,不免他处去借。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觉来得他家门。

     (白)     里面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李相公何事?

李迁仙  (白)     禀知你家员外:说我要见。

院子   (白)     有请员外。

(刘玉春上。)

刘玉春  (白)     何事?

院子   (白)     李相公要见。

刘玉春  (白)     请他进来。

院子   (白)     李相公有请。

李迁仙  (白)     仁兄。

刘玉春  (白)     贤弟请坐。

李迁仙  (白)     有坐。

刘玉春  (白)     贤弟到此何故?

李迁仙  (白)     仁兄,想那杜十娘她要嫁我,只要身价银五百,请仁兄暂借此银,日后奉还。

刘玉春  (白)     贤弟,想娼门乃是假意,你若是回去,盘费倒有,愚兄此事不能从命。

             来,送李相公出去。

(刘玉春、院子同下。)

李迁仙  (白)     这才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李迁仙下。)

【第七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念)     相公不回转,叫奴挂心旁。

     (白)     吓,小四走上!

(小四上。)

小四   (白)     姑娘。

杜十娘  (白)     命你去至大街,寻找李相公走走。

(杜十娘下。)

小四   (白)     是。

(小四下。)

【第八场】

(李迁仙上。)

李迁仙  (白)     且住,银两借不到手,有何面目回院,这便如何?有了,那旁有一枯井,不免拜别双亲,投井而死罢!

     (西皮摇板)  对着家乡深深拜,

             拜罢爹娘养育恩。

             哭一声杜十娘不能见,

             哎呀!

(小四上。)

小四   (白)     李相公这里来。

             有请姑娘。

(杜十娘上。)

小四   (白)     李相公投井。

杜十娘  (白)     却是为何?

李迁仙  (白)     只因朋友处借贷无着,都说娼门是假,故此投井。

杜十娘  (白)     你不要如此,我这里有三百银子,你再去与刘员外商量,借银二百,出院奉还。

小四   (白)     跟相公同去。

(李迁仙、小四同下。阿金暗上。)

杜十娘  (白)     阿金,有请两位姐姐前来。

阿金   (白)     有请二位小姐。

(三仙汤、万人迷同上。)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何事?

阿金   (白)     杜十娘请你。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姐姐何事?

杜十娘  (白)     二位姐姐哪里知道,如今我跟了李相公,我有两只箱子,寄在你处,等我出院来取。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放心,待我叫两个相帮来扛。

杜十娘  (白)     有劳了。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李迁仙、小四同上。)

李迁仙  (白)     来此已是。

             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你又来了。

李迁仙  (白)     员外可在里面,说我来了。

院子   (白)     有请员外。

(刘玉春上。)

刘玉春  (白)     何事?

院子   (白)     李相公他又来了。

刘玉春  (白)     请他进来。

院子   (白)     李相公,员外有请。

李迁仙  (白)     仁兄。

刘玉春  (白)     贤弟你又来了。

李迁仙  (白)     仁兄哪里知道,杜十娘言道真心嫁我,她言有银子三百,与仁兄商量,暂借银子二百,等她出院奉还。

李迁仙  (白)     既然如此,来,取二百银子与他。

(院子取银。)

刘玉春  (白)     贤弟,银子在此。

李迁仙  (白)     告辞。

(李迁仙下。)

刘玉春  (白)     奉送。

(刘玉春下。)

【第十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西皮摇板)  他今一去未回转,

             怎不叫人挂心旁。

(李迁仙上。)

李迁仙  (白)     娘子,银子在此。

杜十娘  (白)     但等王八、鸨儿,付她银子。你我吃酒。

李迁仙  (白)     好,摆酒。

(鸨儿、王八同上。)

鸨儿   (白)     今天到期,看看银子么。

             我说女儿,李相公可有银子?

李迁仙  (白)     银子在此,你来看看。

鸨儿   (白)     女儿,我同你说白相。

李迁仙  (白)     什么话,我有了银子,杜十娘她就跟我,当时出去。

杜十娘  (白)     我要跟他去的。

鸨儿   (白)     既要跟他,房里东西,一点不许带去。

杜十娘  (白)     一概不要。

李迁仙  (白)     我们就走。

(李迁仙、杜十娘同下。)
鸨儿、

王八   (同白)    好了,他们走了。

王八   (白)     你看箱子里有多少银子,我同你对分。

鸨儿   (白)     待我看来。

             不好了,乃是两只空箱子。

王八   (白)     五百银子拿来。

鸨儿   (白)     银子在此,你有什么法子?

王八   (白)     我同你拆姘头!

(王八下。)

鸨儿   (白)     待我回到乡下去罢。

(鸨儿下。)

【第十一场】

(刘玉春上。)

刘玉春  (二黄摇板)  昨日里李贤弟把话来论,

             今日间坐前厅恭候他们。

(李迁仙、杜十娘同上。)

杜十娘  (二黄摇板)  我夫妻上前来双膝跪定,

李迁仙  (二黄摇板)  刘仁兄果算得大德之人。

刘玉春  (二黄摇板)  你二人休得要大礼恭敬,

             杜十娘可算得第一名妓。

     (白)     请坐。

李迁仙  (白)     多蒙仁兄之美情。

刘玉春  (白)     岂敢,不知几时起程?

李迁仙  (白)     即刻就要动身。

刘玉春  (白)     如此后堂留宴。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车夫、刘玉春、三仙汤、万人迷、李迁仙、杜十娘同上。吹打。)

刘玉春  (白)     贤弟,愚兄不能远送。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贤姐,愚妹少得远送。

李迁仙、

杜十娘  (同白)    多蒙诸位美意,告辞了。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三场】

(孙富上,院子上。)

孙富   (念)     闷坐在书房,思想美娇娘。

     (白)     我孙富。爹爹在朝,官居尚书。想我年方三九,尚未婚配。今日心中不乐,不免出外游玩一番。

             来。

(院子允。)

孙富   (白)     命你准备舟船一只,四外观看雪景。

院子   (白)     遵命。

(孙富、院子同下。)

【第十四场】

(李迁仙、杜十娘、车夫同上。船夫上。牌子。李迁仙、杜十娘同上船,车夫下。)

船夫   (白)     启禀相公:天降大雪,不能行舟。

李迁仙  (白)     就此地停舟。

             娘子,想我心中烦闷,你何不唱一小曲?

杜十娘  (白)     相公你我回家要紧,来到此处,天降大雪,若是唱了小曲,岸上有人听见,成何体统。

李迁仙  (白)     不要紧,此处乃是荒山野地,没什么人来往。

(杜十娘唱小曲。孙富坐舟上。)

孙富   (白)     吓,此地有琴声响亮,待我看来。

             哦,原来这船上在那里弹唱小曲,里面必有女人,待我假意问来。

             吓,这只舟船是哪一位的?

李迁仙  (白)     娘子少坐,待我看来。

杜十娘  (白)     你不要去管他。

李迁仙  (白)     不妨事。

             吓,是哪一位?

孙富   (白)     吓,原来是师兄。

李迁仙  (白)     你是何人?

孙富   (白)     我就是孙富,你我同学读书的。

李迁仙  (白)     吓,原来是孙师兄。

孙富   (白)     岂敢岂敢,不知师兄贵姓,我倒忘怀了。你姓这个……

李迁仙  (白)     我姓李。

孙富   (白)     不错,李师兄。我看你叫这个……

李迁仙  (白)     我叫李迁仙。

孙富   (白)     不错不错,你是李迁仙。请问李师兄,你舟上还有何人?

李迁仙  (白)     乃是我的内室。

孙富   (白)     原来嫂嫂。

李迁仙  (白)     请到舟中少坐。

孙富   (白)     宝眷在舟不便,想我们此地景致甚多。你我不免同去游玩焦山金山。

李迁仙  (白)     待我与娘子言明。

             吓娘子,原来是我同学攻书的孙师兄,他今约我去游玩金山。

杜十娘  (白)     你我回家要紧,还要游玩什么金山。

李迁仙  (白)     你是妇道人家,晓得什么,我就要回来的。

杜十娘  (白)     既然如此,即刻就要回来。

李迁仙  (白)     那个自然。

             孙师兄,你我上岸。

孙富   (白)     打跳。

(李迁仙上岸。杜十娘暗下。)

李迁仙  (白)     孙师兄,你们这里,真真好景致。

孙富   (白)     李师兄,你我先到酒馆,吃杯酒好不好。

李迁仙  (白)     好好。

孙富   (白)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敢是吃酒?

孙富   (白)     本是吃酒。

酒保   (白)     里面请坐,要吃什么酒?

孙富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好酒一壶。

孙富   (白)     退下。

(酒保下。)

李迁仙  (白)     师兄请。

孙富   (白)     请。请问师兄,这个宝眷,在哪里娶的?

李迁仙  (白)     她就是杜十娘。

孙富   (白)     哦,原来是杜十娘。你乃是好福气。

李迁仙  (白)     岂敢。

孙富   (白)     现在你们到哪里去?

李迁仙  (白)     我们回家去。

孙富   (白)     哦回家去。但不知令尊大人,可曾知道?

李迁仙  (白)     他们不晓得。

孙富   (白)     师兄,你这个事情办错了。

李迁仙  (白)     何曾见得做错了?

孙富   (白)     你出来作什么的?

李迁仙  (白)     求取功名。

孙富   (白)     可曾得中?

李迁仙  (白)     未曾得中吓。

孙富   (白)     哦,却又来。你功名未就,今日又在堂子里讨个杜十娘回去。倘若双亲见怪,你是不孝。

李迁仙  (白)     师兄,你可有什么高才?

孙富   (白)     你听我相劝,可将杜十娘,寄在朋友家中,倘若缺少银两,与他商量借这一千两银子,你回去将杜十娘之事禀明父母,若是父母愿意,你带了一千两银子还他,再把杜十娘领去;倘若父母不愿意,你有了一千两银子,这杜十娘也就不要了。此乃两全其美,你看这个主意好不好。

李迁仙  (白)     此事甚好,我有意将杜十娘,寄在师兄之处,你借一千两银子与我。

孙富   (白)     你我男子汉,言出如山。

李迁仙  (白)     那个自然,天色不早,我回到舟上,与她商量商量。

孙富   (白)     如此,银子即刻送到舟上。

(酒保上。)

李迁仙  (白)     酒家,酒钱在此。

孙富   (白)     是我的是我的,请。

(孙富、李迁仙同下。)

【第十五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西皮摇板)  我夫上岸未回转,

             倒叫奴家挂心旁。

(李迁仙上。)

李迁仙  (西皮摇板)  适才师兄对我论,

             见了娘子说非明。

杜十娘  (白)     相公回来了。

李迁仙  (白)     回来了。

杜十娘  (白)     为何这等模样,叫你不要去的。

李迁仙  (白)     娘子哪里知道,想我这个事情办错了。

杜十娘  (白)     怎么办错了?

李迁仙  (白)     是我在家奉了双亲之命,上京求名,功名未就,现今带你回去,尤恐双亲见责。我有意将你寄在孙富家中,与他借银一千两。等我回去,禀明双亲得知,再来接你回去就是。

杜十娘  (白)     你不要听那孙富之言,你今带我回去。若是公婆见怪,你我跪在二老跟前,苦苦哀求。

李迁仙  (白)     我主意已定,你不必多言。

杜十娘  (白)     既然如此,乃是奴家命该如此吓!

(孙富上。)

孙富   (白)     李师兄银子在此。

李迁仙  (白)     孙师兄银子来了,你快过舟去罢。

杜十娘  (白)     你我将箱子扛出来,放在舟上,打开来大家一观。

李迁仙  (白)     是。

杜十娘  (白)     你来看,这一粒珠子,值价多少。

李迁仙  (白)     不知。

杜十娘  (白)     黄金有价,此珠无价。可有人要,哎,不要了。这珠华可好,将这些宝贝,一概丢在水里。

             李相公,我对你说,当初到奴院中,我看你是个仁义诚实之人,故此嫁你。想我见过多少王孙公子,我不情愿,因此看中与你,指望终身有靠,百年到老。你想我有许多珠宝,跟你回去,若是公婆见责,你我夫妻跪在双亲面前,将这些珠宝献上,我看无有不允之理。谁想你听了孙富之言,将我寄在他处,问他借银,分明是将我卖与他为妻。奴好言相劝,你全然不听,这乃是前生造定,不必说了。

             孙富强盗吓,你起下不良之心,拆散并头鸳鸯,想我跟你,万万不能! (西皮摇板)

             拆散我夫妻两离分。

             回头再对相公论,

             奴家言来听分明:

             早早打点回家转,

             公婆面前行孝心。

             千言万语说不尽,

             我的夫吓,

             倒不如一命投江心!

(杜十娘跳水,下。)

李迁仙  (西皮摇板)  一见娘子丧江心,

             回头埋怨孙富身。

             不该拆散并莲蒂。

孙富   (西皮摇板)  这是你自愿怪谁人!

     (白)     银子拿来,我们回去罢!

(孙富下。)

李迁仙  (三叫头)   杜十娘!我妻!妻吓!

(李迁仙哭,下。)
(完)


浏览次数:17497 ┊ 字数:7838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