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虹霓关》(一名:《伯党招亲》;一名:《替夫报仇》)

主要角色
东方氏:旦
丫鬟:正旦
王伯党:小生
辛文礼:净
老军:丑
秦琼:老生

《虹霓关》程砚秋饰丫鬟、尚小云饰东方氏、梅兰芳饰王伯党
《虹霓关》程砚秋饰丫鬟、尚小云饰东方氏、梅兰芳饰王伯党
情节
隋末天下纷争,群雄扰攘,各路之中,瓦岗寨尤为劲寇,所向无敌。隋虹霓关守将辛文礼,臂力过人,勇不可当。瓦岗诸将屡战不能克,关为所阻,旋被王伯党以冷箭伤之。辛妻东方氏,虽绝世丽人,而蛮靴窄袖,枪马绝伦,誓欲为夫报仇,血刃王伯党,以洩此恨。始与瓦岗诸将遇战,不数合瓦岗将皆败北而退,继而见王伯党至,其部下偏裨牙卒,无不咬牙切齿,格外奋勇,以助夫人威。咸以为夫人此际,一见仇人之面,定必如评话家所说“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矣。不意方一照面,夫人甫启齿问罪,即一阵眼花缭乱,手震颜沩頳,娇躯险些从马上坠下,继而复四目向观:我这里觑个出神,他那里也瞧个饱,按兵不动,弄得两下里的兵丁都惊诧不定,并且惊诧了一阵,也都个个看呆。直至数分钟之后,被一阵擂鼓声惊醒,方再交战。王伯党虽勇,卒被擒获,继而押解王伯党入关。两廊众将士,均欢声雷动,庆得仇人而甘心,频频催夫人下令行刑,以祭主帅。惟夫人则恋恋不忍杀,反屡以软语挑王伯党。耐王伯党性甚刚勇,坚不许。夫人不得已,复遣侍儿往说,王伯党以三事向要,夫人无不一一允从,乃为之撮合,二人遂为夫妇焉。而王伯党于是乎降东方矣,而东方于是乎以虹霓关降瓦岗寨矣。呜呼是为夫妻之爱情。

注释
此剧后半本颇有可观,然极难描绘。而尤以去侍儿者为重要角色。梅兰芳最善演此,玲珑剔透,娇小聪明,真可儿也。贾璧云、四盏灯亦颇不弱。

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录入:Mila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8.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黑龙套、老军、辛文礼同上。点绛唇牌。)

辛文礼  (念)     昨晚天上落将星,吉凶二字尚未明。我今镇守虹霓地,要把瓦岗一扫平。

     (白)     某,辛文礼。奉主旨意,镇守虹霓。可恨瓦岗贼子,屡次攻打。为此每日操演兵将,以备抵御。

             来,伺候了。

(报子上。)

报子   (白)     瓦岗讨战。

辛文礼  (白)     再探!

(报子下。)

辛文礼  (白)     且住,瓦岗贼子前来讨战。

             来,掩门。

(四黑龙套同下。)

辛文礼  (白)     有请夫人。

老军   (白)     有请夫人。

(东方氏、丫鬟同上。)

东方氏  (念)     夫乃隋朝将,

丫鬟   (念)     皇家一栋梁。

东方氏  (白)     吓,老爷。

辛文礼  (白)     夫人请坐。

东方氏  (白)     有座。

辛文礼  (白)     可恼吓,可恼!

东方氏  (白)     老爷为何这等烦恼?

辛文礼  (白)     今有瓦岗贼子,屡次前来讨战。

东方氏  (白)     既然瓦岗兴兵前来,老爷就该出关迎战。

辛文礼  (白)     本当出关迎敌,奈昨晚一梦,大为不祥。

东方氏  (白)     老爷身为大将,说什么“梦寐”二字。

辛文礼  (白)     关中无人把守。

东方氏  (白)     关中之事有妾身料理。

辛文礼  (白)     夫人可记得西施之故事?

东方氏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他言来自猜详,

             羞得奴家脸无光。

             双膝跪在二堂上,

             过往神灵听一声:

             若把夫妻恩情忘,

辛文礼  (白)     哽。

东方氏  (西皮摇板)  三尺青锋一命亡。

辛文礼  (西皮摇板)  一见夫人把誓盟,

             不由某家喜在心。

             夫人请到后堂进,

(东方氏、丫鬟同下。四黑龙套同上。)

辛文礼  (西皮摇板)  再叫众将听分明。

     (白)     众将官,迎敌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红龙套、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秦琼上。)

秦琼   (念)     千军列队伍,万马扎团营。

(报子上。)

报子   (白)     辛文礼讨战。

(报子下。)

秦琼   (白)     众位贤弟,攻打头阵!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遵命。

(秦琼下。辛文礼上,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会阵,同开打,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败下,辛文礼追下。)

【第三场】

(王伯党上,四车推粮同上。)

王伯党  (西皮摇板)  奉命解粮路崎岖,

             戴月披星马蹄忙。

     (白)     俺,王伯党。今奉秦二哥将令,催趱粮草,军前应用。行了数日,离大营不远。

             呔,催粮前往。

     (西皮摇板)  粮草已缴心已放,

             个个有赏升钱粮。

(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参见贤弟。

王伯党  (白)     众位大哥为何这等模样?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辛文礼厉害。

王伯党  (白)     众位大哥不必惊慌,待小弟接杀一阵。

(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下。)

王伯党  (白)     呔,众好汉,迎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辛文礼上,王伯党上,会阵,王伯党败下,辛文礼追下。)

【第五场】

(王伯党、四龙套同上。)

王伯党  (白)     众好汉,车辆伺候。

(辛文礼、四黑龙套同上,会阵,王伯党下,辛文礼排阵,追下。)

【第六场】

(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王伯党上。)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辛文礼杀法厉害,如何是好?

王伯党  (白)     待俺用箭射他!

(辛文礼上,王伯党射,辛文礼中箭,下。老军上,观阵,王伯党、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下。)

老军   (白)     且住,老爷被王伯党一箭射死,不免报与夫人知道。

(老军下。)

【第七场】

(东方氏上,丫鬟上。)

东方氏  (念)     旌旗招展空中飘,

丫鬟   (念)     不知谁胜与谁强。

(老军上。)

老军   (白)     启禀夫人:大事不好了。

东方氏  (白)     何事惊慌?

老军   (白)     老爷被王伯党一箭射死!

东方氏  (白)     你待怎讲。

老军   (白)     老爷被王伯党射死了!

东方氏  (三叫头)   老爷,吾夫,哎呀夫呀!

     (西皮导板)  停说老爷把命丧,

     (西皮摇板)  好似钢刀刺胸膛。

             骂声贼子王伯党,

     (白)     贼子呀!

     (西皮摇板)  兴兵定要扫瓦岗。

丫鬟   (白)     吓,夫人点动兵将,与老爷报仇才是!

东方氏  (白)     丫鬟言之极是,传我将领:吩咐大小将官,齐穿孝服,灵堂听点。

(东方氏叫头,下。)

丫鬟   (白)     下面听者,夫人有令:大小将官,全身披挂,灵堂听点。

(丫鬟、老军同下。)

【第八场】

(灵堂布景。白袍将甲上,起霸。)

白袍将甲 (念)     老爷阵前把命丧,

(白袍将乙上,起霸。)

白袍将乙 (念)     夫人领兵到战场。

(白袍将丙上,起霸。)

白袍将丙 (念)     生擒活捉王伯党,

(白袍将丁上,起霸。)

白袍将丁 (念)     破腹挖心祭灵堂!

白袍将甲 (白)     列位请了,夫人发兵,两厢伺候。

(四白龙套同上,东方氏上,老军上。东方氏哭,祭奠。)

东方氏  (三叫头)   老爷,吾夫,夫呀!

     (西皮导板)  身穿缟素在灵堂,

     (三叫头)   老爷,吾夫,老爷呀!

     (西皮摇板)  心似刀绞两泪汪。

             你今出兵把命丧,

             妻报夫仇灭瓦岗。

(小开门。东方氏拜。)

东方氏  (白)     众位将军,只因老爷,被王伯党射死。今日兴兵,乃是替夫报仇,烦众位将军,必须奋勇当先才是。

四白袍将 (同白)    老爷为国忘身,我等敢不努力当先!情愿战死沙场!

东方氏  (白)     列为请上,受我一拜!

     (西皮摇板)  双膝跪在二堂上,

             列位将军要争强。

             一起同至战场上,

(东方氏上马。)

东方氏  (西皮摇板)  不报夫仇不还乡。

(众人同出城。单雄信上,会阵。)

东方氏  (白)     来将通名!

单雄信  (白)     老爷单雄信!

(东方氏、单雄信同开打,单雄信败下。谢映登、徐国远上同上,会阵。)

东方氏  (白)     来将通名!

谢映登  (白)     谢映登!

徐国远  (白)     徐国远!

(东方氏、谢映登、徐国远同开打,谢映登、徐国远同败下。程咬金上,会阵。)

东方氏  (白)     来将通名!

程咬金  (白)     老子程咬金!

(东方氏、程咬金同开打,程咬金败下。东方氏追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

(王伯党上,四龙套同上。)

王伯党  (西皮摇板)  昨日阵前见一仗,

             眼看虹霓归瓦岗。

(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参见贤弟。

王伯党  (白)     胜负如何?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女将厉害!

王伯党  (白)     既然如此,待小弟出马。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需要小心。

(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下。)

王伯党  (白)     呔,众将官,一起迎上前去!

(东方氏、丫鬟、四白龙套同上,会阵。)

东方氏  (白)     来将可是王伯党!

王伯党  (白)     然也。

(东方氏、王伯党同开打,东方氏看。)

东方氏  (白)     你为何将我丈夫射死?

王伯党  (白)     吓辛夫人,此乃各为其主,非杀你丈夫一人耳。

(东方氏看王伯党。)

丫鬟   (白)     夫人杀吓,夫人杀吓!咦,他们两家头,吊起膀子来了。

(丫鬟扔旗,下。)

东方氏  (西皮导板)  在阵前闪出了伯党小将,

     (西皮原板)  他赛似当年的潘安容妆。

             賽韦驮,赛韦驮缺少了降魔杵杖,

             赛吕布,赛吕布缺少了画戟银枪。

             爱他的容貌相有话难将,

             有一句衷肠话与你来商量:

             你若是弃瓦岗将奴归降,

             我与你作夫妻地久天长。

王伯党  (白)     唗!

     (西皮摇板)  俺本是大丈夫英雄志量,

             岂容你淫贱婢卖弄癫狂。

             金枪举管教你顷刻命丧,

             方显得男儿汉志勇刚强。

(东方氏、王伯党同开打,东方氏败下,王伯党追下。)

【第十场】

(东方氏上,四白龙套同上,同把门。)

东方氏  (白)     众将官,绊马索伺候!

(王伯党上,东方氏擒王伯党。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东方氏、四白龙套、四白袍将、王伯党同上,老军上。)

老军   (白)     迎接夫人。

(众人同进城,同下,同上,王伯党绑上。)

四白袍将 (同白)    见了夫人,为何不跪?

王伯党  (白)     俺乃堂堂男子,岂能屈膝与妇人?要杀便杀,不必多言!

四白袍将、

老军   (同白)    哎,夫人,擒住王伯党,将他斩首灵前,与我家老爷报仇!

东方氏  (白)     这个……

四白袍将、

老军   (同白)    与我家老爷报仇!

东方氏  (白)     来,将王伯党押下!

(王伯党押下。)
四白袍将、

老军   (同白)    夫人,今日擒住王伯党,为何不杀,为何不斩?

东方氏  (白)     这个……

四白袍将、

老军   (同白)    为何不斩?

东方氏  (白)     众位将军,你们哪里知道,我自有用兵之计。掩门。

(东方氏下。)

四白袍将 (同白)    哦呵,将军,夫人拿住王伯党,为何不杀,为何不斩?

老军   (白)     哦呵,众位将军,你们问道夫人拿住王伯党,为何不杀,为何不斩?

四白袍将 (同白)    着呀!

老军   (白)     我倒也不晓得。

(四白袍将、老军同下。)

【第十二场】

(秦琼上。)

秦琼   (西皮摇板)  忽听帐中闹嚷嚷,

             众将着急为那桩?

(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
单雄信、
谢映登、
徐国远、

程咬金  (同白)    伯党被擒!

秦琼   (西皮摇板)  听说擒去王伯党,

             不由本帅着了慌。

             人来与爷带丝缰,

             去到城楼问端详。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白龙套、老军同上。)

老军   (西皮快板)  可叹老爷把命丧,

             怎不叫人两泪汪。

             人来带马城楼上,

(老军上城楼。)

老军   (西皮摇板)  那旁来了贼瓦岗。

(秦琼、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

秦琼   (西皮快板)  来在城楼把话讲,

             城上儿郎听端详:

             你国擒去王伯党,

             千万不可将他伤。

             你若伤了王小将,

             将儿城池踏平阳!

老军   (西皮二六板) 站立城楼用目望,

             却原是来了贼瓦岗。

             我老爷阵前把命丧,

             夫人领兵到战场。

             擒去你国王伯党,

             刨腹挖心祭灵堂。

             说着说着气往上,

(四白龙套同放滚木,秦琼、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下。)

老军   (西皮摇板)  滚木打退贼瓦岗。

     (白)     众将官,好好看守城池,带我报与夫人知道。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秦琼、单雄信、谢映登、徐国远、程咬金同上。)

秦琼   (白)     且住,那贼滚木擂石打将下来,不是本帅马走如飞,险遭不测。

程咬金  (白)     哦呵,元帅将虹霓关团团围住,饿也饿死这王八肏的!

秦琼   (白)     此计甚好。众将官将虹霓关团团围住!

(众人同允,同下。)

【第十五场】

(东方氏上。)

东方氏  (念)     满怀心腹事,悲喜实难言。

     (白)     奴家东方氏,配夫辛文礼,可怜昨日一仗,阵前命丧。是我兴兵前去,替夫报仇,擒来王伯党。看他容貌超群,故而不肯杀他。咳,思想婚姻之事,实难启齿也!

     (西皮慢板)  东方氏坐二堂前思后想,

             想起了我老爷好不惨伤。

             王伯党好一似潘安还阳,

     (白)     好个王伯党,好个王伯党!

(小过门。)

东方氏  (白)     哎!

     (西皮原板)  我与他做夫妻又有何妨?

     (白)     好个王伯党,好个王伯党!

(丫鬟上。)

丫鬟   (白)     夫人用茶。

东方氏  (白)     打盃。

丫鬟   (白)     哦,打盃,反了。

东方氏  (白)     喔反了。

丫鬟   (白)     吓,夫人既然拿住王伯党,就该斩首,与老爷报仇才是。

东方氏  (白)     哦,不是你提起,我到忘怀了。来,吩咐下面,将王伯党押进二堂。

丫鬟   (白)     下面听者:将王伯党押进二堂。

(二龙套押王伯党同上,二龙套同下。)

丫鬟   (白)     贼子贼子,见了夫人还不下跪!

王伯党  (白)     唗,无耻贱婢,休得施威!

丫鬟   (白)     夫人还不将他斩首,等待何时?

东方氏  (白)     这个……

丫鬟   (白)     与老爷报仇。

东方氏  (白)     咳,他也是命该如此。

丫鬟   (白)     好一个“命该如此”,难道罢了不成?

东方氏  (白)     吓,王……

丫鬟   (白)     看她怎样发落。

东方氏  (白)     哎。王将军,我看你人才出众,你若依我相劝,归顺与我,我将关内诸事,付你执掌,我还与你夫……

丫鬟   (白)     “夫”什么,“夫”什么?

东方氏  (白)     哎,夫唱妇随,但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伯党  (白)     哼哼,想俺归顺,乃是万万不能!

丫鬟   (白)     夫人还不将他斩首!

东方氏  (白)     这个……

丫鬟   (白)     更待何时?

东方氏  (白)     来,看刀来!

丫鬟   (白)     遵命。

(丫鬟取刀。)

东方氏  (西皮摇板)  你今不把婚姻望,

             三尺青锋一命亡。

             钢刀一举明晃晃,

丫鬟   (白)     杀呀,杀呀,杀呀!你不杀,待我来杀吧!

东方氏  (西皮摇板)  有什么急来,着什么忙?

丫鬟   (白)     呀!

     (西皮二六板) 见此情不由人心中暗想,

             背转身来自思量:

             老爷阵前把命丧,

             夫人报仇去到疆场。

             阵前擒住王伯党,

             就该挖心祭灵堂。

             杀夫冤仇她不想,

             一心心与伯党配鸾凰。

             自古常言道的好:

             最狠不过我妇人们心肠。

             顺水推舟把人情讲,

     (白)     夫人呀!

     (西皮二六板) 尊一声夫人听端详:

             老爷阵前把命丧,

             那有人死能还阳?

             伯党生来好貌相,

             就此机会配鸳鸯。

             今日洞房花烛夜,

             学一对织女会牛郎。

东方氏  (白)     好便是好,只是无人前去顺说与他。

丫鬟   (白)     我愿前去。

东方氏  (白)     你若说从了他,重重有赏。

丫鬟   (白)     王八将军。

王伯党  (白)     哽。

东方氏  (白)     吓,王将军!

丫鬟   (白)     哦,王将军,你乃是天下名士,若是归顺我家夫人,愿将大事付你执掌;若是不允,顷刻刀头之鬼,你要再思吓,再想!

东方氏  (白)     是吓,你要再思吓,再想!

丫鬟   (白)     早说过了。

王伯党  (白)     呀!

     (西皮摇板)  杀夫之仇她不想,

             一心只想配鸾凰。

             事已至此假言诓,

             且自贪生作商量。

     (白)     要俺归顺,依俺三件大事,

东方氏  (白)     是哪三件?

王伯党  (白)     头一件,四门俱插降旗。

丫鬟   (白)     使不得!

东方氏  (白)     使得的,使得的,第二件?

王伯党  (白)     第二件,迎接瓦岗众好汉进关。

丫鬟   (白)     夫人,使不得!

东方氏  (白)     也使得的,使得的。第三件?

王伯党  (白)     第三件,拜堂三天,方可成亲。

丫鬟   (白)     越发使不得!

东方氏  (白)     这个,件件依从。

丫鬟   (白)     我来松绑。

东方氏  (白)     待我与你松绑。

(东方氏松绑。吹打。东方氏更衣。牌子。东方氏、王伯党同拜,同饮酒。)

老军   (内白)    报!

(老军上,四龙套同暗上。)

东方氏  (白)     报什么?

老军   (白)     瓦岗……

东方氏  (白)     瓦岗好汉作什么?

老军   (白)     贼子前来讨仗。

东方氏  (白)     住了,今日夫人喜事,你敢在此胡言乱道。

             来,推出斩了!

(四龙套推老军同下。)

王伯党  (白)     今乃良辰吉日,若斩此人,恐与花烛不利。

东方氏  (白)     这个……

丫鬟   (白)     夫人,新姑老爷说情是要准的。

东方氏  (白)     哦,是要准的。

王伯党  (白)     斩将赦回。

(四龙套推老军同上。)

东方氏  (白)     唗!看在新姑老爷份上,死罪以免,活罪难饶。

             来,重责四十!

(四龙套两边同打。)

老军   (白)     谢夫人责!

东方氏  (白)     谢谢新姑老爷!

王伯党  (白)     谢谢夫人。

东方氏  (白)     谢姑老爷。

王伯党  (白)     谢了夫人。

东方氏  (白)     滚了出去!

老军   (白)     不要推,让、让我走罢。咦,两家头作什么。

             丫鬟姐姐,他们做什么?

丫鬟   (白)     两家头配了夫妻呢。

老军   (白)     哦。

     (念)     为了小白面,拷我屁股眼!

(老军下。)

东方氏  (白)     吓,将军,今有令箭一支,迎接瓦岗弟兄进城。

王伯党  (白)     多谢夫人,请至后面。

(东方氏、丫鬟同下。)

王伯党  (白)     下面听者,夫人有令:将四门大开,迎接瓦岗众好汉进城!

(众人同允,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540 ┊ 字数:7133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