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纺棉花》

主要角色
王氏:旦
张三:丑

情节
剧情大致,为一青年小家妇,因夫出贸易,三载未归。一日,在家纺棉花,觉一缕春意,勾人情思,颇有按耐不住之势。因遂以度曲遣情,时适其夫作客归来,在门外伺听,且掷金入,以试其心,妇遂为所动,乃开门招掷金者,不意即其夫张三也。于是夫妇遂半真半假,打趣一场而毕。

注释
此剧为丑、旦调情戏之别一派,专于隔墙度曲中取神情,纯以唱小曲见长,如《四季相思》、《九连环》、《十八摸》、《大沽调》等,均可临时随意演奏。近来更有插入时事弹簧者,不必尽与剧本符合也。

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录入:周文武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7.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氏上。)

王氏   (白)     嗯哼。

     (念)     我们当家的不在家,终朝每日思想他。

     (白)     我,王氏。配夫张三,是个小买卖人,也不是铜匠,也不是铁匠。是他妈个银匠。娶了我三天,一去三年,也没有音信回来。我去年六月里,替他养了一个儿子。我母子每日纺棉花度日。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纺棉花便了。

(小孩哭。)

王氏   (白)     你看,我不作活,我儿子也不哭;我一作活,他就哭呢。

             儿子儿子不要哭,妈妈来呢。不要哭呢,吃点尖罢。

     (唱)     儿子儿子你不要哭,

             妈妈与你买个皮老虎。

     (白)     你看不要他哭,他偏哭,你哭你哭,滚你妈的蛋!待我纺棉花便了。

     (西皮二六板) 王氏女坐草堂自思自叹,

             思想起我儿夫好不惨然。

             他去贸易未回转,

             倒叫我二八女挂在心间。

(张三上。)

张三   (西皮二六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白)     我,张三。出外贸易三年,算清帐目,回家探问妻子便了。

     (西皮二六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觉来到自家门。

     (白)     到呢,门是那个门,人不晓得可是那个人么?待我来叫门。慢着,我出外三年,不晓得我这个老婆,在家作些甚么事,待我来听听看。

王氏   (白)     哦吓,我今天纺棉花纺得高兴;如其不然,我唱一个小曲与你们老爷们听听。

张三   (白)     呀,我离家三年,她倒会唱小曲了!

王氏   (白)     你们要是爱听呢,我就唱;你们要不爱听,那我就不唱。

张三   (白)     他们老爷不爱听,我还要听呢。

王氏   (白)     那么我就唱一个,唱一个。

张三   (白)     那么我听一个,听一个。

王氏   (白)     我唱吧。

张三   (白)     我听吧。

王氏   (白)     唱吧。

张三   (白)     听吧。

王氏   (思调)    一双红绣鞋,哎哎呀,

             正月里水仙花儿开,哎哎呀;

             三窖的萝卜还在那窖里埋,哎哎呀,

             你说冻了心,我的那个小乖乖,哎哎呀。

             二双红绣鞋,哎哎呀,

             二月里杏花开,哎哎呀;

             小小的顽童吃的什么长寿斋呀,

             你说开了吧,我的那个小郎才,哎哎呀。

张三   (白)     好,唱的真不错,待我来叫门。

王氏   (白)     我今天唱得高兴,再唱一个。

张三   (白)     我今天听得高兴,再听一个吧。

王氏   (白)     我再唱一个,再唱一个吧。

张三   (白)     我再听一个,听一个吧。

王氏   (白)     唱吧。

张三   (白)     听吧。

王氏   (思调)    姐在房中绣麒麟,

             忽然间想起了我们那个心上的人。

             常常我就挂在心,呀唗呔咦,

             常常奴就挂在心,哎哎呀。

张三   (白)     好!

王氏   (思调)    奴在娘家,你常常来往,

             一到了婆婆家,你就不登奴的门。

             情郎哥哥你就又有别人,呀唗呔咦,

             情郎哥哥你就相交别人,哎哎呀。

张三   (白)     好,待我来叫门。慢着,我不放心。再听听看。

王氏   (白)     我今个越唱越高兴。

张三   (白)     我今个越听越高兴。

王氏   (白)     唱一个,唱一个吧。

张三   (白)     听一个,听一吧。

王氏   (白)     唱吧。

张三   (白)     听吧。

王氏   (思调)    正月里来锣鼓敲,

             思想前妻好不心焦。

             去年与你同欢乐,

             欢天喜地过元宵。

             开开了门往外瞧,

             对对的佳人把花灯闹。

             鳏棍掉了那个伤心的泪,

             结发的妻子哪里去了?哎咳呀,哎咳呀,人来吧,人来吧!

张三   (白)     唱得真好,待我来叫门。慢着,我还不放心,再听听看。

王氏   (白)     我再唱一个吧。

张三   (白)     我再听一个吧。

王氏   (白)     唱吧。

张三   (白)     听吧

王氏   (思调)    妓女好悲伤,哎哎呀,

             一阵我们心内慌,哎哎呀。

             伤心埋怨二老爹娘,

             最不该你将奴卖至在烟花巷,哎哎呀。

张三   (白)     唱的真不错,待我在来敲门。慢着,我到底不放心,再来听听看。

王氏   (思调)    姐在房中哭,姐在房中哭,

             哭来哭去哭他的丈夫。

             为什么真真哭,为什么真真哭?

             怕的是她丈夫卖了屁股,哎哎呀。

张三   (白)     咦,我在外头卖了屁股,她怎么晓得的?待我进去问问她。不要忙,我再听听看。

王氏   (干板)    纺纺棉花,

             四两棉花都纺定,但等明天住娘家。

张三   (白)     咦,我不回家,她也不住娘家;我刚刚回来,她又要住娘家。不对,我出去三年,不晓得怎么度日?我不免拿块砖头扔进去,看她说什么。

(张三扔砖头,王氏接砖头。)

王氏   (白)     呀,什么东西响?待我拿灯来照照。咦,原来是块砖头。

张三   (白)     哽,砖头。

王氏   (白)     谁扔的?

张三   (白)     我。

王氏   (白)     我告诉你吧,你也不打听打听!

张三   (白)     打听什么?

王氏   (白)     太太臂膊上能跑马,脊梁上能行车,捺一刀冒紫血,加等等的好朋友,七蛋不够,八蛋造的,接砖头!

(王氏扔砖头。)

张三   (白)     呀,够朋友,待我来叫门。慢着,砖头她扔出来了,待我拿银子试试她,要扔出来,就够朋友;她不扔出来就不够朋友,接银子!

(张三扔银子。)

王氏   (白)     呀,又是什么东西扔进来了?待我拿灯来照照。

张三   (白)     银子。

王氏   (白)     哦,原来是锭银子,谁扔的?

张三   (白)     我。

王氏   (白)     哦,不要是这边老三吧?

张三   (白)     你们谁是老三。

王氏   (白)     老三呀,老三,你这就不该,知道你哥哥不在家,跑在这调戏你嫂子来呢!

张三   (白)     不错。

王氏   (白)     我告诉你,你这锭银子,你可扔进来,我可不能与你扔出去呢!明天拿到街上买衣裳,打首饰,买花戴,管叫你闻香不到口,谗得你满街走,我睡觉去呢,咱们明天见!

张三   (白)     够朋友,待我来叫门。

王氏   (白)     慢着。

张三   (白)     不好。

王氏   (白)     常言说的好,得人钱财与人消灾。反正我们当家的不在家,这碗冷饭,我偷呢吃了吧。

张三   (白)     不好。

王氏   (白)     老三,老三,你不要走,嫂子这里开门呢。

(王氏开门。)

张三   (念)     贱人无礼无礼,不该你偷吃冷饭!恨不得一拳打死你,你给我死你给我死!

王氏   (白)     谁呀?呀,原来是我们那口子,他回来了。待我来问问他。

             我说你不是张三么?

张三   (白)     我是张三,还是李四呢!

王氏   (白)     你几时回来的?

张三   (白)     你唱小曲那会回来的。

王氏   (白)     那块砖头谁扔的?

张三   (白)     我扔的。

王氏   (白)     太太骂出去没有?

张三   (白)     骂出去够朋友,那锭银子呢?

王氏   (白)     银子我告诉你,你去的三年,一个钱不往家里带,叫我吃什么,喝什么,难道说你的银子我就用不得?

张三   (白)     银子用得,我问你那个老三是谁?

王氏   (白)     老三呢,哈哈哈!

张三   (白)     你给我死,你给我死!

王氏   (白)     这怎么好,待我拿儿子哄哄他吧!

(王氏抱孩子。)

王氏   (白)     儿子,你爸爸来了,看看他吧。

             我说你过来,你去了三年,我去年六月,给你养了一个儿子。你抱了去吧!

张三   (白)     什么?我去了三年,你去年六月里。给我养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我不晓得打哪里来的,我也不要!

王氏   (白)     你不要,我就扔掉他,我寻死了。

张三   (白)     好呢。

王氏   (哭)     哎呀,天吓,我出家去了!

张三   (白)     好呢,你不要哭了,我们夫妻团圆,睡觉去吧。

王氏   (白)     我不去。

张三   (白)     你不去,我就要……

王氏   (白)     你要怎么样?

张三   (白)     我要跪下呢。

王氏   (白)     老三,你来吧。

张三   (白)     慢着,我去了三年,是谁照应她?叫她回来问问。

             家里的,你回来。

王氏   (白)     干什么?

张三   (白)     我问你,我去了三年,家里头谁照应的?

王氏   (白)     照应我的人多得很,上上下下都是的。

张三   (白)     有这么些人来,这屋里头挤不下,你到底有个准的?

王氏   (白)     准的有一个。

张三   (白)     在哪里?

王氏   (白)     你顺着我手看,就是那个戴金丝眼镜的!

(王氏下。)

张三   (白)     对不住,对不住!我的家主婆承你照应,明朝请你一枝香吃大菜!得罪,得罪!

(张三下。)
(完)


浏览次数:18614 ┊ 字数:3379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