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铁莲花》(一名:《扫雪打碗》)

主要角色
刘子忠:老生
马氏:丑旦
刘定生:小生
宝珠:丑

《铁莲花》高庆奎饰刘子忠、高盛麟饰刘定生
《铁莲花》高庆奎饰刘子忠、高盛麟饰刘定生
情节
是剧为形容世间后妻虐待孤儿之事。有刘子忠者,嫡妻早故,老而无子。抚养胞侄刘定生为嗣。甚爱怜之。旋以内助乏人,续娶马氏为室。马氏为人蠢而悍,并有一油瓶儿名珠儿者从之来,性又狡刻。母子二人,视刘定生如眼中钉,时相构陷,欲锄之去,以利得刘全份家产。一日,刘子忠在外,二人又设计虐待之,时方天寒大雪,二人强褫去刘定生衣,令在院中扫雪以冻饿之。刘子忠归,见刘定生冻饿雪中,询状,怒极入问,不意不及三数语,仍被二人掩饰过去。刘子忠知刘定生尚未饭,即令马氏往治食。马氏与珠儿,又设计将碗烧红,递与刘定生。刘定生接碗,痛极,失手落地,马氏即从旁挑唆,谓其使性砸碗,刘子忠被愚,遂怒责刘定生。刘定生逃,既而刘子忠怒解,又出寻刘定生。又见刘定生两手皆烫烂,始知又堕马氏奸计。于是挈刘定生归。遂与马氏分居。刘子忠、刘定生居楼上。马氏、珠儿居楼下。马氏见刘子忠已与己决裂,终必无幸。遂又与珠儿设毒计,欲用铁莲花将刘子忠谋毙,嫁祸刘定生,以绝根株。此为后本事实也。

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录入:映月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0.7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马氏上。)

马氏   (白)     喔唬。

     (念)     人人说我狠,我说我不狠。有人惹着我,拔他的眉毛剜眼睛。

     (白)     我马氏,配夫刘子忠,我们与二房弟媳,家务不和,生下一计,将那弟媳赶出在外,留下一子,名叫定生。每日在老头子跟前。搬动是非,挑唆我们夫妻不和。不免将我儿宝珠唤出,想一计策才好。

             宝珠儿哪里?

(宝珠上。)

宝珠   (白)     喔唬。

     (念)     人人说我呆,我说我不呆。外头下大雪,跑到屋里来。

     (白)     妈吓。

马氏   (白)     罢了罢了。

宝珠   (白)     妈吓。你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

马氏   (白)     我问你吓。我们这屋里,谁与你顶好吓?

宝珠   (白)     你待我顶好。

马氏   (白)     老头子呢?

宝珠   (白)     老头子待我不好,常要打我。

马氏   (白)     定生好不好?

宝珠   (白)     常常骂我。

马氏   (白)     他骂你什么?

宝珠   (白)     他骂我拖油瓶。

马氏   (白)     这个小孩子顶坏。你有什么主意,把他害死。

宝珠   (白)     我来想想看。有了,外头下着大雪,把他唤出来,付他笤帚一把,叫他前庭去扫雪,雪内扫出干的便罢。如若不然,活活将他打死。

马氏   (白)     这个主意不错,你把他唤出来。

宝珠   (白)     晓得了。

             定生快来。

刘定生  (内白)    来了。

(刘定生上。)

刘定生  (念)     只只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

     (白)     恭见伯母。

马氏   (白)     伯母还豆腐呢。叫你半天,你往哪里去的?

刘定生  (白)     学中攻书去了。

马氏   (白)     念书有什么好处?

刘定生  (白)     后来想做官。

马氏   (白)     你还想做官。做你妈的堂倌。你手里拿的什么?

刘定生  (白)     圣贤之书。

马氏   (白)     拿来我看。

刘定生  (白)     伯母请看。

马氏   (白)     留住我夹鞋样子罢。我问你这屋里,谁待你好?

刘定生  (白)     伯父待侄儿好。

马氏   (白)     张口伯父,闭口伯父。我待你什么样?

刘定生  (白)     伯母么——

马氏   (白)     什么样?

刘定生  (白)     也好。

马氏   (白)     到我这里,就加上一个“也”字。

             宝珠,你问问他好不好?

宝珠   (白)     过来过来,我待你好不好。

刘定生  (白)     你是个坏种忘八蛋。

宝珠   (白)     吓,他骂我。

马氏   (白)     把他衣裳脱下来。

刘定生  (白)     哎呀,伯母吓,数九寒天,脱了衣服,岂不寒冷?

马氏   (白)     我与你调皮袄。

刘定生  (白)     是。

马氏   (白)     把他头巾摘下来。

刘定生  (白)     哎呀,伯母吓,摘下头巾,岂不冷么?

马氏   (白)     我与你调皮吗呼。

刘定生  (白)     是。

马氏   (白)     我问你在老头子跟前搬动是非,可是有的?

刘定生  (白)     侄儿不敢。

马氏   (白)     你过来。有话向你说。

刘定生  (白)     是。

(马氏打刘定生嘴巴。刘定生哭。)

马氏   (二黄摇板)  听他言来怒气生,

             不由老身咬牙根。

             走上前来将你打,

刘定生  (哭)     哎呀。

马氏   (二黄摇板)  活活要你命残生。

刘定生  (二黄摇板)  伯母不必怒气生,

             侄儿言来听分明:

             打死了孩儿不要紧,

     (白)     伯母吓!

     (二黄摇板)  谁是披麻戴孝人?

马氏   (二黄摇板)  和尚无儿孝子多,

             有你无你待如何!

             打你不动下口咬,

(刘定生哭。)

马氏   (二黄摇板)  霎时叫你见阎罗。

宝珠   (白)     妈吓,不要跟他生气,今天烧香的日子。

马氏   (白)     不是你提起,我倒忘了。宝珠把笤帚拿来,交与他。

             定生,这有笤帚一把,命你前庭扫雪。雪内扫出干土便罢,如若不然,活活把你打死!

刘定生  (白)     是。

马氏   (白)     正是:

     (念)     口念千声佛,早晚一炉香。

     (白)     罢罢罢,阿弥陀佛。

刘定生  (白)     我把你这老——

马氏   (白)     老什么,老什么?

刘定生  (白)     老伯母吓。

马氏   (白)     你才知道我是老伯母。不是今天吃斋的日子,我就喝口凉水,把你吞呢。

(马氏下。)

刘定生  (白)     我把你这小——

宝珠   (白)     小什么,小什么?

刘定生  (白)     小哥哥吓。

宝珠   (白)     你才知道我是小哥哥。你跟我扫地罢。

刘定生  (白)     咳,苦吓。

(魂子上。)

刘定生  (二黄慢板)  昔日里小螳螂去触蝉,

             偶遇着黄雀在道边。

             那黄雀又被那金弹打,

             打弹之人被老虎餐。

             看将来一报还一报,

             仇报仇来冤报冤。

             扫雪扫得我浑身战,浑身战,

     (白)     哎呀!

     (二黄慢板)  又只见老爹爹在面前。

(魂子下。刘子忠上。)

刘子忠  (二黄摇板)  大雪不住纷纷下,

             不知弟妇落谁家。

             一步来在草堂下,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又只见定生儿在雪内睡。

     (白)     儿吓醒来。

刘定生  (二黄导板)  适才间遇见老爹尊,

     (二黄摇板)  怎不叫人痛在心。

刘子忠  (白)     哎呀儿吓,这样大雪寒天,不在学中攻书,为何躺在雪地?

刘定生  (白)     哎呀,伯父吓,只因我那伯母,起下不良之意,将孩儿打在前庭扫雪,扫出干土便罢,如若不然,要将孩儿活活打死。

刘子忠  (白)     为伯的不信。

刘定生  (白)     伯父请看。

刘子忠  (白)     好贱人吓!

     (二黄摇板)  骂声马氏心肠狠,

             要害小儿为何情?

     (白)     你的衣帽哪里去了。

刘定生  (白)     宝珠哥哥脱了去了。

刘子忠  (白)     随我进来。

             好奴才。

宝珠   (白)     吓,谁打我。

刘子忠  (白)     他的衣服,你怎么穿起来?

宝珠   (白)     我与他孵住呢。

刘子忠  (白)     脱下来。

宝珠   (白)     哦晓得了。

刘子忠  (白)     唤你姑妈前来。

宝珠   (白)     晓得了。

             姑妈快来。

(马氏上。)

马氏   (白)     阿弥陀佛。

宝珠   (白)     姑妈你骂谁吓?

马氏   (白)     哎,我在这里念经呢。

宝珠   (白)     不好了,老头子回来了。

马氏   (白)     哎呀,吓得我的尿亦溜出来。

宝珠   (白)     老头子叫你呢。

马氏   (白)     不要紧,我会拍马屁。

             老头子你回来呢。哎,哈哈哈。

             宝珠倒茶去。

(宝珠允。)

刘子忠  (白)     转来,不用。

马氏   (白)     不用。

刘子忠  (白)     我把你这贱人。这样大雪寒天,你将我儿——

马氏   (白)     哦,老头子肚子饿呢。

             宝珠端饭去。

(宝珠允。)

刘子忠  (白)     转来,不用。三番两次,敢是打搅?

马氏   (白)     好,我不打搅了,有什么话你说罢。

刘子忠  (白)     这样大雪寒天,你将我儿打在前庭扫雪,雪内扫出干土便罢,如若不然,你要将他活活打死。你好狠毒心肠!

马氏   (白)     老头子,小孩子的话,你不要听。清早起来,他要堆雪狮子玩。我与他剪了两个眼睛。

刘子忠  (白)     他身上的伤痕,哪里来的。

马氏   (白)     他身上的伤痕,我来看看。他清早起来放风筝,树枝刮的。

刘子忠  (白)     哎呀儿吓,这样大雪寒天,你还放的什么风筝?

刘定生  (白)     哎呀,伯父吓!

马氏   (白)     有什么话你说,不要胡说乱道。

刘定生  (白)     孩儿肚中饥饿了。

刘子忠  (白)     他还未曾用饭。

马氏   (白)     这孩子胡说八道。老头子,他清早起来,说肚中饥饿,买了十个馒头,我吃了七个,宝珠吃了三个,剩下都与他吃。

宝珠   (白)     没有呢。我来算算。我姑妈叫我买了十个馒头,我吃了四个,姑妈吃了六个。

刘子忠  (白)     无有了。可有现成的吃食?

马氏   (白)     有现成的面汤。

刘子忠  (白)     快快取来。

马氏   (白)     宝珠你还有什么主意?

宝珠   (白)     我有主意呢。将头一碗与老头子吃。第二碗将碗烧红,与定生吃。他必然将碗掉地。老头子必将他暴打一顿。那定生必然逃出在外。老头子必去寻找。一个冻死,一个饿死。你看好是不好?

马氏   (白)     这个主意到不错。我们作起来。

     (二黄摇板)  头一碗递与了老头子手,

刘定生  (白)     我吃我吃。

马氏   (白)     有大有小。

     (二黄摇板)  第二碗付与对头人。

刘定生  (白)     哎呀哎呀。

(刘定生摔碗。)

马氏   (白)     老头子,你看面碗一步来迟,他把碗摔了。

刘子忠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小奴才不与我争口气,

             将碗摔在地尘埃。

             本当不把娇儿管,

马氏   (白)     你不要打他。打个佛龛供起来,当个活祖宗。

刘子忠  (二黄摇板)  贱人一旁发狠心。

             咬定牙关将儿打,

(刘定生下。)

马氏   (白)     老头子,小孩子打一个碗,也不要紧的。为什么打他。你还我的儿子!

刘子忠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作好作歹是他人。

             回头便把马氏叫,

             老汉言来你是听:

             家中事儿交与你,

             我去到外面找定生。

(刘子忠下。)
马氏、

宝珠   (同笑)    哈哈哈。

马氏   (二黄摇板)  他二人中了你我的计,

宝珠   (二黄摇板)  不死也要塌层皮。

(马氏、宝珠同下。)

【第二场】

刘定生  (内二黄导板) 一计不成二计生,

(刘定生上。)

刘定生  (二黄摇板)  苦苦害我为何情。

             咬定牙关往前奔,

(刘定生下。)

【第三场】

(刘子忠上。)

刘子忠  (二黄摇板)  山前山后俱找寻,

             不见定生何处存。

             山风飕飕透骨冷,

(刘子忠下。)

【第四场】

(刘子忠、刘定生自两边分上。)

刘子忠  (白)     醒来!

刘定生  (二黄导板)  在雪地冻得我昏迷不醒,

             只见伯父面前存。

刘子忠  (白)     儿吓。面碗一步来迟,为何将碗,掷在尘埃?

刘定生  (白)     哎呀,伯父吓!只因我那伯母,一计不成,二计又生。将面碗烧得通红,将侄儿的手烫烂了。

刘子忠  (白)     为伯的不信。

刘定生  (白)     伯父请看。

刘子忠  (白)     好贱人吓!

     (二黄摇板)  前世里烧了断头香,

             今生遇着狠心娘。

     (白)     儿吓,随为伯的回去。

刘定生  (白)     孩儿不回去。

刘子忠  (白)     却是为何?

刘定生  (白)     怕伯母打孩儿。

刘子忠  (白)     不妨,有为伯在此,那贱人不敢打你。

刘定生  (白)     孩儿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刘子忠  (白)     哦,待为伯背儿一程。

刘定生  (白)     伯父老年。

刘子忠  (白)     为伯的么,虽然年迈,倒还康健。那旁有一高坡,你可站了上去。

刘定生  (白)     伯父小心了。

刘子忠  (二黄摇板)  他虽然年纪小聪明可爱,

             父又亡母又离好不伤怀。

(魂子上。)

刘定生  (白)     伯父我爹爹来了。

刘子忠  (白)     在哪里?

刘定生  (白)     在这里。

刘子忠  (白)     哎呀,贤弟吓!

     (二黄摇板)  一见贤弟泪双淋,

             可叹你替我丧残生。

             望贤弟在阴曹慢慢相等,

             等候了你的兄一路共行。

(魂子下。)

刘定生  (白)     伯父我爹爹去了。

刘子忠  (白)     哦,你爹爹去了。站在高坡上,待伯父背儿回去。

刘定生  (白)     孩儿走的动了。

刘子忠  (白)     走的动了,随为伯的走。

(刘子忠、刘定生同下。)

【第五场】

(马氏、宝珠同上。)

马氏   (二黄摇板)  阎王造定三更死,

             并不留他到五更。

(刘子忠、刘定生同上。)

刘子忠  (白)     好贱人!

马氏   (白)     哎呀,他们什么回来了?

             老头子你回来呢,鞋子走湿了,宝珠拿鞋去。

刘子忠  (白)     回来,不用。

马氏   (白)     哦不用。衣裳湿了,宝珠拿衣裳去。

(宝珠允。)

刘子忠  (白)     转来不用。

马氏   (白)     哦不用。

刘子忠  (白)     我把你这贱人。一计不成,二计又生。将面碗烧得通红,将我儿一双小手,都烫烂了。你好歹毒的心肠。

马氏   (白)     老头子,小孩子话,你不要听。他搬动是非,挑唆我们夫妻不和。

刘子忠  (白)     手烫烂了,你来看看。

马氏   (白)     我来看看。老头子,他在外面白相,长了杨梅疮。

刘子忠  (白)     好贱人!

(刘子忠打。)

宝珠   (白)     吓,我姑妈打死了。刘子忠。

刘子忠  (白)     哎,刘子忠也是你这奴才叫得的么!

宝珠   (白)     我问你,还是官罢,还是私休?

刘子忠  (白)     官罢怎讲,私休怎说?

宝珠   (白)     官罢,你把我姑妈打死,我们当官办理。

刘子忠  (白)     私休呢?

宝珠   (白)     私休就好说了,你们都出去,这家当俱让我。

刘子忠  (白)     吓,你要吞谋老汉家财。拚这我这家财不要,打死你这奴才。

宝珠   (白)     哎,不要动,不要动,我告诉你,我们姑妈是假死。

刘子忠  (白)     哦,是假死,你可有什么主意?

宝珠   (白)     你说宝珠过来,这贱人自从到了我家,一不生男,二不养女,哪有闲饭养活于她。拖出荒郊,与我烧这一烧,她一唬,她就爬起来呢。

刘子忠  (白)     我们来试演试演。

             宝珠。

宝珠   (白)     在。

刘子忠  (白)     这贱人自从到了我家,一不生男,二不养女,哪有闲饭养活于她。替我拖出荒郊,与我烧。

宝珠   (白)     咋,烧吓烧吓烧吓。

马氏   (白)     啊,你出坏主意,出到我头上来了。

宝珠   (白)     哎,他真打死。

马氏   (白)     不要紧,我会拍马屁。

             老头子,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不要生气呢。

刘子忠  (白)     呀呀呸!从今以后,我父子在楼上,你母子在楼下。一天三餐用饭,倘若一顿不到,将你母子,活活打死,记下了。

(刘子忠、刘定生同下。)

马氏   (白)     宝珠吓,这怎么好吓?

宝珠   (白)     我还有个主意。

马氏   (白)     你有什么主意?

宝珠   (白)     等他两人睡着了,把这个铁莲花,用绳套在老头子脖子上,把他害死。就说定生儿害的,将他送至当官,岂不是好?

马氏   (白)     这计策倒不错。就此扮起来。正是:

     (念)     为人不把良心丧,

宝珠   (念)     哪怕旁人笑断肠。

(马氏、宝珠同下。)
(完)


浏览次数:5991 ┊ 字数:5761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