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大锤》(一名:《朱仙镇》;一名:《王佐断臂》)

主要角色
王佐:老生
陆文龙:小生
乳娘:老旦
兀术:净

《八大锤》李少春饰陆文龙
《八大锤》李少春饰陆文龙
情节
金兀术进寇中原,岳飞率师节节进攻,御之朱仙镇。始颇得手,既而被兀术养子陆文龙所困,遂失利。岳飞甚焦急。先是兀术初寇中原,攻破山西潞安州时,掳陆登之子陆文龙及其乳母。携归抚养,以为己子。及长,善使双枪,膂力过人,至是帐下助兀术。岳军遂为所阻。幸统制王佐,用苦肉计断臂伪降金。乘机往说陆文龙:先以乡谊感动其乳娘。旋得间,为陆文龙演讲评话,以越乌归南、骅骝向北二故事陈说,陆文龙颇爱听之。王佐见其可动,至第三次往讲故事,遂以潞安州失守之图,悬诸壁间,依图演说。说至陆文龙点头蹬足,义形于色之时,遂乘势以一语道破。陆文龙顿时发指眦裂,倒身拜谢,且问计于王佐。王佐嘱其伺隙立功,归宋效力。未几,探得金兵将以铁浮柁攻营,陆文龙乃以一箭书报知岳军。届期身为内应,与岳飞并力夹击,大败金兵,乃归宋。

注释
本剧本于《精忠说岳》,其戏情为旧剧历史戏中,最有正意,最有骨格,最有隽味之作。全剧中关门节目,亦甚恰当。其品第当第之在上上乘。
此剧尤为叫天生平最得意之作,盖白口戏中最见工夫者也。其演说书一场,口讲指画,官止神行,真所谓慷慨激昂,淋漓尽致。至结末“为人若没有思乡之念,真是畜生都不如也”二语,尤有无限感慨,无限寓意。演剧至此,殆真以戏中人自居,而忘其为演戏者欤?曩见其与素云合演,珠联璧合,诚尽戏剧之能事矣!吾安得不叹为观止。

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录入:香陵居士


相关剧本
《八大锤》(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8.5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龙套同上。何元庆、严正芳、狄雷、岳云押粮车同上。)

何元庆  (白)     俺何元庆。

严正芳  (白)     俺严正芳。

狄雷   (白)     俺狄雷。

岳云   (白)     俺岳云。

何元庆、
严正芳、
狄雷、

岳云   (同白)    请了。奉了元帅将令,催押粮草,回营交令。

             众将官,催军前往!

(八龙套同允。众人同下。)

【第二场】

(勋天龙、勋天虎、勋天豹、勋天彪同上,同起霸。八龙套同上。)

勋天龙  (念)     泰山高旷透碧云,

勋天虎  (念)     沧海渺茫万丈深。

勋天豹  (念)     天为配合地为序,

勋天彪  (念)     何愁无处不惊人。

勋天龙  (白)     俺勋天龙。

勋天虎  (白)     勋天虎。

勋天豹  (白)     勋天豹。

勋天彪  (白)     勋天彪。

勋天龙、
勋天虎、
勋天豹、

勋天彪  (同白)    请了。今日狼主登台点将,你我两厢伺候,请。

(众人同下。兀术上。牌子。四番兵同上。粉蝶儿牌。兀术上高台。)

兀术   (念)     屡次兴兵反宋朝,身经百战费心劳。今日定把南蛮扫,太平一统归吾朝。

     (白)     某大金邦四太子,常平王兀术。屡次遭其兵败,可恨宋室岳飞用兵如神。某今统领倾国人马,扎住诸仙镇。昨日岳飞先行大将,杨再兴误走小沙河,被众巴图将他射死。想那岳飞,怎肯与俺干休,谅他必要前来报仇。这场恶战,非比等闲。我已命人往本国,去领吾儿陆文龙前来助战。因此将人马操演,以防不虞。

             来,传众将上台听令!

手下   (白)     众将上台听令!

(勋天龙、勋天虎、勋天豹、勋天彪同上。)
勋天龙、
勋天虎、
勋天豹、

勋天彪  (同白)    狼主,我等打躬。

兀术   (白)     站立两厢,听某号令。

(众人同允。)

兀术   (白)     众巴图听者,昨日小沙河,伤了宋朝大将杨再兴,谅那岳飞岂肯干休,必定前来报仇。今日这场厮杀,尔等须要奋勇当先,不得懈惰。

(众人同允。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狼主:岳飞带领人马前来讨战。

兀术   (白)     再探。

(报子下。)

兀术   (白)     呔,众巴图随某杀上前去。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陆文龙上。)

陆文龙  (引子)    习略名远遥,辜负几时标。

     (白)     本宫陆文龙,父王金兀术。俺身在北番,喜爱南朝打扮。父王与宋君不和,屡战不胜。如今兵屯诸仙镇,不知胜败如何。正是:

     (念)     苍天若能随我意,灭却宋朝方称心。

(小番上。)

小番   (念)     路有万里遥,火速就来到。

     (白)     吓,殿下在上,咱家叩头。

陆文龙  (白)     罢了,小番,父王屯兵诸仙镇,胜负如何?

小番   (白)     殿下,那宋将屡次得胜,狼主命小番儿前来,颁请殿下,同着乳娘去到诸仙镇,共议擒那岳飞。以图宋室江山。

陆文龙  (白)     既然如此,待我与乳娘说明,即日同进中原便了。

小番   (念)     全凭殿下双枪勇,

陆文龙  (念)     哪怕南朝百万兵。

(陆文龙、小番同下。)

【第四场】

(四白文堂、四大铠、四将引岳飞同上。)

岳飞   (点绛唇牌)  报国功标,旌旗渺飘,雄威浩,摆列枪刀,定把金人剿。

     (念)     丹心功盖三分国,金人诱入八阵图。二帝何日怎能转,佞献遗恨失吞吴!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可恨金人屡犯中原,民遭涂炭。前者杨再兴误走小沙河,被淤泥陷马,番奴乱箭将他射死。今日本帅兴师擒贼,以泄我恨。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众人同允。牌子。兀术、勋天龙、勋天虎、勋天豹、勋天彪、四番兵同上,会阵。)

岳飞   (白)     嗟,兀术,尔藐视吾朝,伤俺大将杨再兴,恨不能食尔之肉,看枪!

(岳飞、兀术同开打。金兵同败下。岳飞、众人同追同下。)

【第五场】

陆文龙  (内西皮导板) 奋恨不顾程途忙,

(陆文龙、四车夫、小番、乳娘坐车同上。)

陆文龙  (西皮摇板)  星夜急行本得当。

             沿途闻报急心上,

             灭却宋将名传扬。

     (白)     俺陆文龙,奉了父王之命,同着乳娘,前往诸仙镇助仗。

             呔!众小番,紧紧赶行者!

     (西皮摇板)  大宋岳飞逞雄壮,

             屡次战败俺金邦。

             任他雄兵千员将,

             王爷一战扫虎狼。

             吩咐车辆往前闯,

             军至大营见父王。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岳飞、四白文堂、四大铠、四将同上。岳云、狄雷、何元庆、严正芳同上。)
岳云、
狄雷、
何元庆、

严正芳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罢了。

岳云、
狄雷、
何元庆、

严正芳  (同白)    胜败如何?

岳飞   (白)     大败而回。

岳云、
狄雷、
何元庆、

严正芳  (同白)    待我等出马。

岳飞   (白)     须要小心。

(岳飞下。金兵同上,会阵,金兵同下。四番将同上,会阵,四番将同败下,众人同下。)

【第七场】

(金兵同上。)

兀术   (白)     可恼吓,可恼吓!

(小番上。)

小番   (白)     启狼主:殿下与乳娘到。

兀术   (白)     唤乳娘进见。

小番   (白)     乳娘进见。

(乳娘上。)

乳娘   (念)     十六年前潞安仗,老爷、夫人为国亡。

     (白)     狼主万福。

兀术   (白)     乳娘请至后面歇息。

乳娘   (白)     多谢狼主。

(乳娘下。四手下引陆文龙同上。)

陆文龙  (念)     双枪能敌千员将,管叫岳军丧无常。

     (白)     吓,父王在上,儿臣参见。

兀术   (白)     王儿路途辛苦,免了罢。

陆文龙  (白)     谢父王。

兀术   (白)     一旁坐下。

陆文龙  (白)     谢坐。

(报子上。)

报子   (白)     岳飞讨仗。

兀术   (白)     再探。

(报子下。)

陆文龙  (白)     启父王:既是宋将前来,待儿臣出马,生擒宋将入阵。

兀术   (白)     好,王儿须要小心了。

陆文龙  (白)     遵命。

             唗,众小番随俺杀上前去。

(岳飞上,开打,岳飞败下。四将同上,会阵,四将同下。陆文龙耍枪下。岳云、何元庆、严正芳、狄雷、岳飞同上,番将同上,会阵,同下。)
(陆文龙耍枪上,严正芳上,会阵,严正芳败下。何元庆上,打,何元庆下。岳云上,败下。狄雷上,败下。岳云、狄雷、何元庆、严正芳同上,合打,同败下。岳飞上,会阵,岳飞下。陆文龙下。四将、岳飞同上,进城,同下,陆文龙追上,同下。)

【第八场】

(王佐上。)

王佐   (念)     欲为天下奇男子,须作人间大丈夫。

(岳飞、四白文堂、四大铠、四将同上。)

岳飞   (念)     孤将奔道难,扫尽右丘陵。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陆文龙讨仗。

岳飞   (白)     再探。

(报子下。)

岳飞   (白)     来,将免战牌高挂营门。

(众人同允。)

岳飞   (白)     众将,只恐番儿乘势偷营,今夜须人不离甲,马不离鞍。各守营门,不可大意。

(众人同允,自两边分下。)

岳飞   (白)     呵呵。想俺岳飞每仗金人,未有如此之败。今日一仗,那陆文龙杀得俺大败而回。伤将数员。咳,此乃天灭我也!

王佐   (白)     元帅不必愁闷,想那陆文龙,可是陆登之子么?

岳飞   (白)     正是此人。

王佐   (白)     哦,闻得他父命丧金人之手,想此人为何反助仇人呢?

岳飞   (白)     哎,贤弟。昔日破潞安州之时,乃陆登夫妇自尽忠节而亡。此子才三个多月,就被金人擒去。有一乳娘同时被擒。今年才得一十六岁。叫这孩子怎知其情。

王佐   (白)     哦,既然如此,待俺王佐,前去诈降那兀术。顺说那陆文龙前来降宋,岂不是好么?

岳飞   (白)     想那金人诡计多端,只恐此去画虎不成,反类其犬。请将军休起此念头,回营谨慎防护为妙。

王佐   (白)     如此暂避元帅。

岳飞   (白)     请。

(王佐下。)

岳飞   (白)     众将官,小心防守,掩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起初更鼓。)

王佐   (内二黄导板) 听樵楼打初更玉兔东上,

(二旗牌掌灯引王佐同上。)

王佐   (二黄原板)  为吾主昼夜里想断肝肠。

             想当年在洞庭何等安享,

             到如今投宋朝心无偏向。

             岳大哥他待我手足一样,

             俺王佐无寸功怎受荣奖。

             今日里定巧计将番营来闯,

             落一个美名声万古名扬。

     (白)     尔等退下。

(二旗牌同下。)

王佐   (白)     俺王佐思得一计,意欲投入番营,顺说那陆文龙,归降宋室。嘿嘿,方显俺王佐进身之功也。

(起二更鼓。)

王佐   (二黄原板)  在帐中思巧计投入番营,

             将始末向文龙细说其情。

             可怜他父和母尽忠节悯,

             倒被那金兀术反作父亲。

             说文龙归大宋我心已定,

             到不如上公案观看古今。

(王佐看书。)

王佐   (白)     哦,汉室卫律、苏武,同至番邦催贡,一个降顺北国。那苏武打入羊圈,食毡饮雪,还是忠心不改。想俺岳大哥,与汉室苏武无二也。

(起三更鼓。)

王佐   (二黄原板)  汉室臣佞卫律声名不正,

             可叹那汉苏武一片忠心。

             饥食毡渴饮雪美名犹在,

             天神保地神保不差毫分。

     (白)     东周列国。好,还是看列国吓。看到一十二国要离断臂,要离断臂。哦,我想要离断臂,刺杀庆忌,乃是大丈夫所作的故事。想俺王佐,今日何不效此而行之吓!

(起四更鼓。)

王佐   (二黄摇板)  那要离未受职扶保皇上,

             刺庆忌有肝胆名镇四方。

             俺王佐学要离断臂出闯,

             到番营生和死天理昭彰。

             岳大哥在帐中实不指望,

             俺断臂报你恩尽我忠肠。

(王佐砍臂倒地。二旗牌同上。)

二旗牌  (同白)    王将军醒来,王将军醒来。

王佐   (二黄导板)  一霎时心儿里神魂不定,

     (二黄摇板)  一阵阵滚油煎疼痛在心。

             猛然间睁开眼难以扎挣,

             为仁义断了臂性命难存。

二旗牌  (同白)    王将军,为何断臂?

王佐   (白)     尔等不要声张,俺这里有书信一封。送至大营,倘若元帅问起,就说你老爷另有公干去了。切不可走漏消息。

(二旗牌同下。)

王佐   (白)     天已明亮。俺不免前往金营去者。

     (二黄摇板)  但愿得此一去大功成就,

             也不枉断了臂性命难留。

(王佐下。)

【第十场】

(岳飞上,四白龙套同上。)

岳飞   (念)     闷坐帐中心烦恼,

     (白)     咳!

     (念)     梦里君王回故朝。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元帅:王将军有书信一封,请元帅观看。

岳飞   (白)     呈上来。

(牌子。汤怀上。岳飞看。)

岳飞   (白)     咎呀,竟然有这样义气男儿,断臂报国。咳,苍天吓苍天!

     (念)     但愿此去把功就,永垂青史万古标。

     (白)     来,晓谕众将,毋许泄漏机关。违令者斩。

(汤怀允。)

岳飞   (白)     命你暗地打听王将军下落,速报吾知,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小番引兀术同上,陆文龙上。)

兀术   (念)     干戈何日定?

陆文龙  (念)     狼烟此地多!

兀术   (白)     吾儿坐下。

陆文龙  (白)     儿臣谢坐。

兀术   (白)     昨日一仗,皆是王儿之功也。

(小番上。)

小番   (白)     启狼主:小番们擒得一宋营细作。

兀术   (白)     绑上来。

(小番允。四小番押王佐同上。)

王佐   (白)     狼主在上,通判王佐,叩见千岁。

兀术   (白)     哦,你就是王佐么?

王佐   (白)     正是难人。

兀术   (白)     呔!你来到吾营打听消息,来,看打!

陆文龙  (白)     请父王息怒,容他讲明来历。

兀术   (白)     你且讲来。

王佐   (白)     难臣王佐,昨日见岳飞大败而回,免战高悬,俺就劝他归降狼主,他执意不降,到也罢了。他竟然拔剑将难臣左臂砍断,反命我来报与狼主,早定日期,他定要扫尽金邦,迎请二圣回朝。咳!狼主,难臣乃是个残废之人,望狼主作主。哪哪,现有断臂在此,千岁观看。

(兀术、陆文龙同看。兀术怒。)

兀术   (白)     岳飞,降与不降,但凭于你。为何将王佐断臂?你好狠毒的心吓!

陆文龙  (白)     请父王封他一官才是。

兀术   (白)     也罢,封你为苦人儿。

王佐   (白)     谢狼主。

(王佐下。)

兀术   (白)     来,晓谕众将,有宋朝王佐,为某受苦,某家封为苦人儿。大小营寨,不许拦阻于他。咳!

     (念)     恼恨岳飞太不仁,

陆文龙  (念)     军令哪有斩臂刑!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乳娘上。)

乳娘   (二黄摇板)  何日里才能够冤仇相报,

             思想起老主人心似油烧。

             撇故乡到他邦谁为倚靠,

             尽头路料难逃怎得开交?

     (白)     老身薛氏,向在陆登老爷府中,以为乳娘。不想金人造反,攻破潞安洲。老爷夫人,俱尽忠节,撇下了三个月的公子同老身,同掳入金邦。幸喜兀术不曾伤害,认为子嗣。出今毋许泄漏此情,违者斩首。老身抚养至今,公子才交一十六岁。咳!但不知此吓何日得报仇。

(王佐上。)

王佐   (二黄摇板)  到营中一月整机巧未遇,

             怎能够到他营来把话题?

             似这等巧机关用尽心力,

             来后营偷眼看寻踪觅迹。

乳娘   (白)     吓,你是何等样人,敢来内营偷觑!

王佐   (白)     吓,老太太不要高声。我是南朝来的一个残疾之人。蒙狼主改名苦人儿,又命大小营寨,随我游玩,不许拦阻。故而闲行此间,觑看觑看。

乳娘   (白)     哦,昨日殿下说起,宋朝有一人名唤王佐,乃湖广潭州人氏。被那岳飞,砍去左臂,莫非就是你么?

王佐   (白)     不敢,就是在下。吓,听老太太口音,也不像金国之人。

乳娘   (白)     老身亦湖广人氏。看四下无人,里面请坐。正是久旱逢甘雨——

王佐   (白)     他乡遇故知。

乳娘   (白)     请坐请坐。

王佐   (白)     有坐,请问老太太,因何至此的呢?

(乳娘向两边望。)

乳娘   (白)     咳,将军乃是同乡。就是说也无妨。

王佐   (白)     是,请说无妨。

乳娘   (白)     但是将军切不可泄漏。

王佐   (白)     哎,岂有此理。

乳娘   (白)     老身薛氏,向在潞安洲陆老爷府中,以为乳娘。不料被狼主攻破潞安洲,老爷夫人俱尽忠节。

(乳娘洒泪。)

王佐   (白)     哎呀。为国捐躯,乃是大大的一个忠臣,但是陆公可有后嗣呢?

乳娘   (白)     说也凄惨,撇下三个月的公子,同老身被狼主掳至此间吓。

     (二黄摇板)  十六年前潞安仗,

             老爷、夫人双双亡。

             三月公子我乳养,

             又被金人掳番邦。

             今将实言与你将,

             泄漏机关丧无常。

王佐   (笑)     哈哈哈!

     (白)     俺王佐来得凑巧了。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喜非常,

             将话说与她端详。

             断臂都为小殿下,

             舍死忘生到番邦。

乳娘   (白)     吓,将军是为我老爷夫人之仇未报,故而断臂至此,通知此子,与他父母报仇?

王佐   (白)     正是。

乳娘   (白)     咳,老爷、夫人的冤仇,可以明白了。

     (二黄摇板)  足见将军义气爽,

             故主九泉也难忘。

王佐   (白)     安人。

     (二黄摇板)  俺断臂情由休要嚷,

             走漏消息祸难防。

             待等殿下回营帐,

             评话触动他心肠。

             若得公子归南往,

             但愿灭贼把冤仇偿。

(四文堂内同喝。)

乳娘   (白)     殿下回来了,将军切宜小心。

王佐   (白)     晓得晓得。

(乳娘下。四文堂引陆文龙同上。)

陆文龙  (念)     上阵交战无人敌,管叫宋室一扫平。

王佐   (白)     迎接殿下。

陆文龙  (白)     苦人儿,这几日往哪里去了?到我营中何事?

王佐   (白)     这几日蒙那些王爷平章们,叫我去说些前朝后汉评书,与他们饮酒取乐。今日无事,一来迎接千岁回营,二来游玩宝帐之虎威。

陆文龙  (白)     哦,听你之言,还会说书么?

王佐   (白)     略知一二。

陆文龙  (白)     如此少待,有请乳娘。

(乳娘上。)

乳娘   (念)     欲知父母真和假,须听评话定分明。

陆文龙  (白)     乳娘请坐。

乳娘   (白)     有坐。

陆文龙  (白)     乳娘,这苦人儿,他会说评书,让他说来大家听听。

乳娘   (白)     好的很。

王佐   (白)     千岁,这位老太太,她是何人?

陆文龙  (白)     这就是小王的乳娘,苦人儿你来见过。

王佐   (白)     呀,失敬了。吓,苦人儿叩见老太太。

乳娘   (白)     罢了。

陆文龙  (白)     苦人儿,你也坐下。

王佐   (白)     千岁在此,哪有苦人儿的坐位。

陆文龙  (白)     咱们没有什么讲究,只管坐下。

王佐   (白)     谢坐。但不知千岁要说文的,要说武的?

陆文龙  (白)     小王习武,说武的好。

王佐   (白)     还是听忠的,听奸的?

陆文龙  (白)     俺喜的是忠臣,恨的是奸佞,自然说忠的吓。

王佐   (白)     哦,爱忠的。现有一部忠心义胆的书,名为骅骝思乡。

陆文龙  (白)     哦,名为骅骝思乡,苦人儿你慢慢地讲来。

王佐   (白)     遵命。

(王佐嗽,拍案。)

王佐   (白)     就讲我朝大宋皇帝驾前,有一家忠良。

陆文龙  (白)     忠良是谁?

王佐   (白)     姓杨名延昭。

陆文龙  (白)     哦,杨延昭。

王佐   (白)     麾下有一偏将。

陆文龙  (白)     偏将是谁?

王佐   (白)     名唤孟佩仓。

陆文龙  (白)     哦,叫作孟佩仓。

陆文龙  (白)     此人能说六国番语,其时萧邦,欲夺宋室社稷,被杨元帅,杀得他落花流水。那萧后勾通我朝一个奸臣。

陆文龙  (白)     奸佞是谁?

王佐   (白)     名叫王钦若。

陆文龙  (白)     哦,王钦若。后来怎样?

王佐   (白)     他就暗害杨家,谗奏宋主,说道萧邦有骑宝马。眼如日月,四蹄生焰,遍体白毛,此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名为日月骕骦马。宋主爷命杨延昭去到番邦盗马,此就是王钦若陷害忠良之奸谋。那延昭回归帐中,闷闷不悦。

陆文龙  (白)     乳娘,实在好听。

乳娘   (白)     好听吓。

王佐   (白)     其时孟良在旁,问起情由,讨下将令,前往番邦。这一日两两日三,他竟混入番邦,况且无人知其是宋朝人物。后来一日三三日九,竟被他将那宝马盗回中原。

陆文龙  (白)     哦,这孟良竟是将马盗回来了?

王佐   (白)     是吓。

陆文龙  (白)     哈哈哈,好的,真乃是员虎将。往下讲。

王佐   (白)     那杨延昭得了此马,申奏天子,天子大喜。不料那马到了宋朝,七日七夜不吃草料,望着北番,大叫三声,竟是饿死了。

陆文龙  (白)     这却为何。

王佐   (白)     那畜生也有思乡之心吓。

陆文龙  (白)     哦,这畜生尚有思乡之意。咳,乳娘,何况人乎!

王佐、

乳娘   (同白)    是吓。

王佐   (白)     为人若没思乡之念,真不如畜类也!

     (二黄摇板)  兽心尚有思乡意,

             难道人身不如骥?

             父母冤仇轻抛弃,

             反把仇人当知己。

(乳娘哭。)

陆文龙  (白)     乳娘为何伤心?你真真好哭。

             苦人儿,这颠三倒四年深日久,你把新闻,说与小王听听。

王佐   (白)     待我将目前大破潞安州之事讲来,乃是最好听的。

陆文龙  (白)     哦,大破潞安州事最好听的。

王佐   (白)     而且还有画图。

陆文龙  (白)     吓,乳娘,还有画图。

乳娘   (白)     好,命苦人儿将画图挂起。

陆文龙  (白)     苦人儿将画图挂起。

王佐   (白)     是是是。

(王佐挂画。)

陆文龙  (白)     乳娘请坐,苦人儿你也坐下。

乳娘   (白)     殿下,将这画图看个明白?

陆文龙  (白)     吓,苦人儿,这画图之上,有这些人马,还是南朝兵将,还是吾国金兵?

王佐   (白)     殿下这画图之上,宋军金兵俱有。

陆文龙  (白)     这员大将,乃是南朝打扮。为何拔剑自刎,立而不倒,他是何人?

王佐   (白)     这就是潞安州的节度史,姓陆名登。只因与金兵屡战不胜,又无救兵,金兵攻破城池,故而拔剑自刎了。

(乳娘哭。)

陆文龙  (白)     哦,拔剑自刎了?

王佐   (白)     正是。

陆文龙  (白)     哦哦,可惜这员忠良,没于王事。吓,这一妇人,悬梁自缢,乃是何人?

王佐   (白)     这就是陆大老爷之夫人,见夫尽忠。故而他尽节自缢了吓。

(乳娘哭。)

陆文龙  (白)     哎,乳娘,你真替古人担忧。

乳娘、

王佐   (同白)    非也,只因他全家没于王事,实实不忍吓。

陆文龙  (白)     吓,这员大将,乃是吾国打扮,跪在尘埃,他是何人?

王佐   (白)     这就是狼主,只因见陆登为国捐躯,一点忠心,故此拜他几拜。

陆文龙  (白)     哦,我父王拜他几拜。

王佐   (白)     正是。

陆文龙  (白)     如此说来,小王也要拜他几拜?

王佐   (白)     理当。

陆文龙  (白)     乳娘,拜得的么?

乳娘   (白)     还须多磕几个头。

陆文龙  (白)     忠臣孝子人人可敬。

王佐   (白)     着吓!

陆文龙  (白)     陆老先生在上,待小生一拜。

(乳娘、王佐同作色。)

陆文龙  (白)     乳娘请坐,苦人儿你也请坐。

乳娘、

王佐   (同白)    有坐。

陆文龙  (白)     我且问你,那旁有一老妈,怀抱一小小婴孩,这是何人?

王佐   (白)     就是陆大老爷之子,那是乳娘哺乳,所以抱在怀内。

陆文龙  (白)     哦哦,我且问你,想那陆登,既是拔剑自刎,为何立而不倒呢?

王佐   (白)     其时公子才交三月,只因挂念此子,故而立而不倒。

陆文龙  (白)     现今有多大岁数?

王佐   (白)     今年一十六岁。

陆文龙  (白)     哦,也是一十六岁,乳娘,他与小生乃是同庚。

乳娘   (白)     正是同庚。

陆文龙  (白)     苦人儿,他可有本领?

王佐   (白)     力敌万人。

陆文龙  (白)     哦,我且问你,他已有此本领,为何不与他父母报仇?

王佐   (白)     非但不与他父母报仇,如今还是反助仇人。

陆文龙  (白)     却是为何呢?

王佐   (白)     哎,不但反助仇人,还做仇人之子。

陆文龙  (白)     哦,如今此子落于何处,他叫什么名字?

王佐   (白)     名讳么,苦人儿不敢胡说。

陆文龙  (白)     讲。

王佐   (白)     不、不、不、不敢讲。

陆文龙  (白)     唗!说了便罢,如若不然,吃俺一剑。

王佐   (白)     他、他、他叫什么陆文龙。

陆文龙  (白)     怎么讲?

王佐   (白)     陆文龙。

陆文龙  (白)     哦,他就叫陆文龙!

王佐   (白)     这就是你父母遭害的画图!

乳娘   (白)     哎吓,儿吓,看画图之上,与遭害的时节,分毫不错的呢!

陆文龙  (白)     这就是我父母遇害的图像么?

乳娘、

王佐   (同白)    正是。

陆文龙  (白)     哎呀,爹爹!母亲!哎,爹娘吓!

乳娘、

王佐   (同白)    殿下醒来,殿下醒来。

陆文龙  (二黄导板)  爹娘被害把命丧,

     (二黄摇板)  不由本宫怒满膛。

             手执宝剑往前闯,

乳娘、

王佐   (同白)    哪里去?

陆文龙  (二黄摇板)  斩尽番奴救宋王。

乳娘   (白)     且慢。

王佐   (白)     缓缓图之。

陆文龙  (白)     哎吓,叔父吓,明日金兵要用铁浮陀冲阵,如何是好?

王佐   (白)     这有何难,待我修一密扎,绑于箭上射入宋营,通知元帅,调动兵将,里应外合,何愁番贼不灭。

陆文龙  (白)     如此待小侄磨墨。

王佐   (白)     好。

(牌子。)

陆文龙  (白)     恩公、乳娘,请至后面。

王佐   (白)     请。

陆文龙  (念)     全仗恩公施巧计,

王佐   (念)     此事休叫贼人知。

乳娘   (念)     及早准备囊沙计,

陆文龙、
王佐、

乳娘   (同念)    定将番奴一旦除。

陆文龙  (白)     哎吓,爹娘吓。

(陆文龙、王佐、乳娘同下。)

【第十三场】

(汤怀上。牌子。四手下同上。)

汤怀   (白)     俺汤怀,只因王将军前往番营,未有下落,今奉元帅之命,四路打探。

             来,催赶前行。

(陆文龙暗上。)

陆文龙  (白)     待俺射放一箭。

             呔,看箭!

(陆文龙下。)

四手下  (同白)    启将军:有箭书一封。

汤怀   (白)     待我看来。

             哦,这是陆文龙射来的箭书,速速报与元帅知道。

     (白)     有请元帅。

(四大铠、四龙套自两边分上,岳飞上。)

岳飞   (念)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

汤怀   (白)     汤怀参见元帅。

岳飞   (白)     命你打听王佐,可有消息?

汤怀   (白)     现有箭书,请元帅观看。

岳飞   (白)     呈上来。

(牌子。)

岳飞   (白)     哦,王佐断臂功成,名垂万古。

             汤怀传令,今晚悄悄移营至凤凰山下寨。

汤怀   (白)     下面听者:今晚悄悄移营至凤凰山下寨。

岳飞   (白)     来,传四锤将进帐。

汤怀   (白)     四锤将进帐。

(何元庆、严正芳、狄雷、岳云同上。)
何元庆、
严正芳、
狄雷、

岳云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命你四人,各领三千人马,按东南西北埋伏,候号炮一响,一齐杀出,不得违误。

何元庆、
严正芳、
狄雷、

岳云   (同白)    得令。

(何元庆、严正芳、狄雷、岳云同下。)

岳飞   (白)     众将官,就此撤往凤凰山去者。

(泣颜回牌。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兀术、众人、陆文龙同上。牌子。)

兀术   (白)     某兀术,可笑宋营岳飞,被吾儿一仗,杀得大败而归,免战高悬,不战不退。

             吾儿今晚三更时分,用火炮打入宋营。

(陆文龙允。)

兀术   (白)     呔,众巴图,起兵前往,王儿保守大营。

(陆文龙允。兀术、众人同下。)

陆文龙  (白)     恩公、乳娘有请。

(王佐、乳娘同上。)

王佐   (念)     金贼横行触天曹,

乳娘   (念)     十六载冤仇今才报。

陆文龙  (白)     趁此机会,叔父同乳娘先到宋营,待小侄放火,烧他贼营。

乳娘   (白)     金贼吓,你也有今日么!正是:

     (念)     鳌鱼脱却金钩钓,

王佐   (念)     断臂陈说把贼剿。

     (白)     但是须要小心。

陆文龙  (白)     遵命。

(乳娘、王佐同下。)

陆文龙  (白)     待俺放起火来。

(火彩。扑灯蛾牌。陆文龙下。)

【第十五场】

(兀术、众人同上。风入松牌。)

兀术   (白)     来,架炮轰营。

(小番上。)

小番   (白)     报!启狼主:殿下放火烧寨,同着乳娘苦人儿,投往宋营去了。

兀术   (白)     哎呀,不好了,众巴图带转马头!

(合头。岳飞上,打。岳飞、兀术同下。)
(众将自两边分上,开打。番将同下,兀术上,四将同下。岳飞上,开打。岳飞下。)
(陆文龙上,刺兀术,兀术落地。)

兀术   (白)     哎呀,吾的儿,怎么杀起你爹爹来了?

陆文龙  (白)     呸!吾父被你逼死,今日定报此仇,看枪。

兀术   (白)     哎呀!

(火彩。龙形上,下。)

兀术   (白)     哎吓,儿吓,你看在一十六载养育之恩,饶了我这条老命罢。

(兀术哭。陆文龙哭。)

陆文龙  (白)     若不念在一十六载养育之情,今日定要这一枪。

兀术   (白)     哎呀。

(兀术哭。陆文龙哭。)

陆文龙  (白)     也罢,四下无人,你、你、你上马去罢!

兀术   (白)     哎吓,儿吓!

(兀术两回头,下。)

陆文龙  (白)     待俺将这些番奴,斩尽杀绝。

(众番将同上,开打,众番将同下。)
(岳飞、众人同上,王佐上。)

陆文龙  (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贤侄贤弟,其功非小,后帐摆宴贺功。

陆文龙  (白)     多谢元帅。

众人   (同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1952 ┊ 字数:1094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