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卖马》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王老好:丑
单雄信:净
王伯当:小生
谢映登:小生
酒保:丑

《卖马》谭富英饰秦琼
《卖马》谭富英饰秦琼
情节
隋末,天下纷纷,盗寇横行,小民终岁无宁日。良由隋炀帝淫昏于上,官吏玩法贼民于下,以至纲纪荡然,民不聊生。卒至天下分裂,宗社邱虚。即观此《卖马》一剧,而当时州官贼民如虎畏盗亦如虎之情状,已可于戏情夹缝中,窥见一斑。时山东秦琼,为本县都头,因解犯十八名至天堂州,中途渴死一犯,该州官遂籍此延搁,不与批回文,致秦琼留待客店。经一年余,资斧匮绝,贫病落魄,因之屡遭店主人索催奚落。日者,店主复向秦琼逼取房饭金,备极揶揄。秦琼不获巳,只得将所乘黄骠马给与店主牵出沽卖。适遇该处土豪单雄信,甚爱此马,店主与单雄信同回面秦琼。彼此通姓氏,均系素昔慕名之人,谈次,甚相投洽,竟将卖马之事忘却。移时单雄信因故匆匆走,反将此马借乘之去,秦琼仍未得一钱。单雄信既去,店主人又向逼索,秦琼乃再与同出卖锏,幸遇王伯当、谢映登二人,得其资助,并代催取回文至,秦琼方得束装返命。盖王伯当、谢映登系当时绿林好汉,故均愿见好于秦琼,以广交结。然此戏情以外之天堂州官,对于秦琼则有意耽搁至一年余,见王伯当、谢映登二盗之名刺一到,则立即批回,非所谓畏盗贼民者而何?

注释
此剧为谭贝勒生平之拿手戏。其一副颓唐潦倒之状,确与凡伶工不同。而“店主东”一段西皮慢板,则几乎三尺童子,皆知摹唱,其名下可知。而我尤爱其“但不知此黄骠落于谁家”之一句摇板,真是声泪俱下,足令人想见当时英雄落魄情形。此外,则贵俊卿私淑谭派,颇得三昧,故亦擅长。近来王又宸亦不弱。


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8.8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老好上。)

王老好  (数板)    不赊不欠不算店,赊赊欠欠不见面。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追。二人见了面,他说不方便。再等两三天,再等两三天。

     (念)     开的是店,卖的是面。一人吃半斤,三人吃斤半。

     (白)     我,王老好。怎么叫王老好?我在这天堂地面,开了一座店房,有那南来北往的客人,有钱没钱吃了就走,故而人送个绰号,叫做王老好。这且不言,只因我这点中,来了一个山东的好汉,此人名叫秦琼。到我这里有一年多,分文未有。今日不免将他请出,问他要房饭钱,亦好开销开销。二爷起来了没有?请出来凉快凉快。

秦琼   (内白)    哽哼。

(秦琼上。)

秦琼   (引子)    英雄落魄困天堂,何日里,转回故乡?

     (白)     吓,店主东,

王老好  (白)     二爷起来呢。请坐。

(秦琼、王老好同坐。)

秦琼   (白)     有坐。啊,店主东,请你二爷请了出来,莫非饭熟了,酒熟了?去来你二爷所用。

王老好  (白)     咳,走出来,他就饿了。我对你说,酒也熟了,饭也熟了,我有句话说出来么,有点难为情;不说吧,我也要说。

秦琼   (白)     店主东有话请讲。

王老好  (白)     咳,二爷,你来到我这店中,一年多一个钱也无有……

(秦琼睡。)

王老好  (白)     哎吓哎吓,真真倒霉!才走出来,他又困觉!二爷,哎,二爷!二爷!

(秦琼醒。)

王老好  (白)     怎么你睡呢?

秦琼   (白)     你讲你的,我睡我的。

王老好  (白)     那我说与谁听?

秦琼   (白)     你讲,我听得见吓!

王老好  (白)     一年多分文未付,买柴我拿钱去买,买米要拿钱去买……

(秦琼睡。)

王老好  (白)     哎吓,他又睡着呢!二爷,二爷!倒叫不醒了。待我来拿饭骗他。

             伙计们!开饭吧!

(秦琼醒。)

秦琼   (白)     啊,店主东,饭在哪里吓?

王老好  (白)     开饭他就醒了!

             我对你说话,你又睡着了!

秦琼   (白)     你讲,我听见吓!

王老好  (白)     你不要睡!你到我店里有一年多,一个钱没有,今日要拿出来开销开销。

秦琼   (白)     哦,听你之言,敢是要钱?

王老好  (白)     哽,叨光!

秦琼   (白)     啊,店主东,你家二爷,押解一十八名江洋大盗,只因天气炎热,在中途路上损伤一名。那蔡大老爷不与批票回文,故而被困在此。但等蔡大老爷与我批票回文,还你的房饭钱就是。何必这样着急?

王老好  (白)     比方这么讲:蔡大老爷要是一年不与你批票回文?

秦琼   (白)     你就等上一年。

王老好  (白)     倘若十年不与你呢?

秦琼   (白)     你就等他十年。

王老好  (白)     要是一辈子不与你呢?

秦琼   (白)     你就等上一辈子!

王老好  (白)     假如你要死在我店里呢?

秦琼   (白)     哦,你家二爷要死在你店中么?店主东,你就大大的发了财呢!

王老好  (白)     哎吓!怎么你死了我就发财?

秦琼   (白)     等你二爷死后,你买那寿衣寿帽。

王老好  (白)     那总有的。

秦琼   (白)     买一口大大的棺材。

王老好  (白)     有的。

秦琼   (白)     将你二爷成殓起来。店主东,你就不要这样打扮。

王老好  (白)     要怎样打扮?

秦琼   (白)     你头戴麻冠,身穿重孝。

王老好  (白)     哦。

秦琼   (白)     手拿哭丧棒,将你二爷灵柩送回山东,你回来,请他一个大大的份子,你岂不是发了财了?

王老好  (白)     这么说,我是你的儿子呢!

秦琼   (白)     哎,没有那个福气!

王老好  (白)     你不要拿我开心。到底有钱无钱?

秦琼   (白)     没有钱。

王老好  (白)     有银票?我替你去换。

秦琼   (白)     当票有两张。

王老好  (白)     呸!我还替你赎当呢!今天没有钱,对不起,我就要……

秦琼   (白)     你要怎样吓?

王老好  (白)     我要剥你的衣裳!

秦琼   (白)     哦?你要剥衣裳?剥剥看。

王老好  (白)     我就剥!

秦琼   (白)     你剥,你剥

(秦琼点穴。)

王老好  (白)     哎吓。救命吓!

秦琼   (白)     便宜你了!

王老好  (白)     哽,硬的不成,我来软的。

             二爷,你倒底有钱无钱?

秦琼   (白)     要钱没有,要命拿去。

王老好  (白)     哎吓,还要拼命呢!你没钱,我就要去喊叫!

秦琼   (白)     任你去叫。

王老好  (白)     街坊邻居听者:我们店中,有个山东好汉秦琼,来到店中一年多,分文未付,还要讲打……

秦琼   (白)     哎,店主东,我有拆换。

王老好  (白)     哦,你有包烟灰?

秦琼   (白)     拆换。

王老好  (白)     有什么拆换?请坐。

秦琼   (白)     哎,店主东,将你二爷的黄骠马,拉在大街之上,卖些银钱,还你的店饭钱就是。

王老好  (白)     哦,你那一匹马,好像纸紫店里的马灯,没人要!

秦琼   (白)     货卖与识家。

王老好  (白)     你的东西要卖与识家。

秦琼   (白)     店主东,牵马。

王老好  (白)     哦,来呢!

秦琼   (西皮慢板)  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

(王老好带马。)

秦琼   (西皮慢板)  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

王老好  (白)     什么事哭起来了?

秦琼   (西皮慢板)  提起了此马来头大,

王老好  (白)     怎样的来路?

秦琼   (西皮慢板)  兵部堂王大人相送与咱。

王老好  (白)     哦,王大人送与你的。

秦琼   (西皮慢板)  遭不幸困至在天堂下,

             欠下了店饭钱,没奈何只得来买它。

王老好  (白)     我佃不起吓!

秦琼   (西皮慢板)  摆一摆手儿你就牵去了吧!

王老好  (白)     哦,马来。

(王老好下。)

秦琼   (西皮摇板)  但不知此黄骠落于谁家。

(秦琼下。)

【第二场】

(单雄信、四青袍、家院同上。)

单雄信  (西皮摇板)  闲来无事郊外耍,

     (西皮快板)  两旁的儿郎取笑咱。

             知者俺是单雄信,

             不知天堂降红煞。

             家院带路你把大街下,

(王老好拉马上,过场,下。)

单雄信  (西皮快板)  只见一骑黄骠马。

             人来与爷你就忙追下,

(四青袍同追下。)

单雄信  (西皮摇板)  但不知此马出谁家?

(单雄信、家院同下。)

【第三场】

(秦琼上。)

秦琼   (西皮摇板)  店主东卖黄骠不见回转,

             倒叫我秦叔宝两眼望穿。

(王老好上。)

王老好  (白)     二爷,马交与你,一根毛没少。买马的客人在后头,你们当面言价。我走呢。

(王老好下。)

秦琼   (白)     啊,什么原故吓?

(四青袍、单雄信、家院同上。)

单雄信  (念)     青鬃马黄骠,张口似气飘。浑身发金色,四蹄无杂毛。

             胜似南山豹,亚塞浪里蛟!

     (白)     好马吓,好马!

秦琼   (白)     呔,连夸数声“好马”,莫非有爱马之意?

单雄信  (白)     好马人人皆爱,可惜骠头瘦了。

秦琼   (白)     草料不佳。此地不是讲话之所,请至店房。

单雄信  (白)     请。

秦琼   (白)     请坐。

单雄信  (白)     有坐。

(秦琼、单雄信同坐。)

单雄信  (白)     听兄台讲话,不像此地人氏。

秦琼   (白)     本不是此地人氏。

单雄信  (白)     哪里人氏?

秦琼   (白)     山东历城县人氏。

单雄信  (白)     山东历城县,我有一好友,兄台可知?

秦琼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单雄信  (白)     提起此人,大大的有名!

秦琼   (白)     是哪个?

单雄信  (白)     姓秦名琼,字叔宝。

秦琼   (白)     哦,秦琼。此人落魄的紧。

单雄信  (白)     人有穷富,但讲何妨?

秦琼   (白)     在下就是秦琼。

单雄信  (白)     哦,你是秦二哥!

秦琼   (白)     岂敢。

单雄信  (白)     秦好汉!

秦琼   (白)     不敢!

秦琼、

单雄信  (同笑)    哈哈哈!

秦琼   (白)     听兄台讲话,也不像此地人氏。

单雄信  (白)     本不是此地人氏。

秦琼   (白)     哪里人氏?

单雄信  (白)     河南二贤庄人氏。

秦琼   (白)     河南二贤庄,我也有一好友,兄台可知?

单雄信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秦琼   (白)     提起此人,大大的有名!

单雄信  (白)     是哪个?

秦琼   (白)     姓单名通,字雄信。

单雄信  (白)     在下就是单雄信。

秦琼   (白)     哦,你就是单通!

单雄信  (白)     正是。

秦琼   (白)     单二员外!

单雄信  (白)     岂敢。

秦琼、

单雄信  (同笑)    哈哈哈!

单雄信  (白)     二哥为何这等狼狈?

秦琼   (白)     贤弟哪里知道:只因愚兄,押解一十八名江洋……

单雄信  (白)     哽……

秦琼   (白)     绿林的好汉。天气炎热,在路上损伤了一名。那蔡大老爷不与我批票回文,故而被困天堂州。

单雄信  (白)     这有何妨?待小弟叫那蔡知府,与二哥回文就是。

秦琼   (白)     多谢贤弟。

单雄信  (白)     来,

(家院允。)

单雄信  (白)     拿我名帖,叫那蔡知府,速拿批票回文前来。

(家院允,下。)

单雄信  (白)     前日老伯母寿诞之期,愚弟有份厚礼,二哥可曾收下?

秦琼   (白)     但不知打从哪道而来?

单雄信  (白)     打从那黑……

秦琼   (白)     收下了,收下了。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禀二员外:大事不好了!

单雄信  (白)     何事惊慌?

家院   (白)     大员外被唐李渊射死了!

单雄信  (白)     不好了!

(牌子。)

秦琼   (白)     天气炎热,就该搬柩才是。

单雄信  (白)     本待回去,怎奈跨下无马。

家院   (白)     秦二爷的马可以骑得。

单雄信  (白)     呸!秦二爷的马,岂是你家员外骑得的?

秦琼   (白)     二员外,乘肥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敞之而无撼。

单雄信  (白)     哦,骑得的?

秦琼   (白)     骑得的。

(家院带马,家院、四青袍同下。)

单雄信  (白)     二哥,小弟此去,多则一月,少者十天就回。告辞。

秦琼   (白)     请。

(单雄信下。王老好上。)

秦琼   (白)     贤弟慢走,愚兄不能远送了。这才是我的好朋友!

王老好  (白)     这才是你的“好同友”!

秦琼   (白)     好朋友!什么“好同友”?

王老好  (白)     你可认得他?

秦琼   (白)     河南二贤庄单二员外,哪个不晓?

王老好  (白)     我们这里,三岁小孩,都认得他是个拐子,是个响马。把你的马骗去了!

秦琼   (白)     就是他?

王老好  (白)     不是他,还是我?

秦琼   (白)     哎吓!

     (西皮摇板)  骂声秦琼瞎了眼,

             把响马当作好宾朋。

             我拉住店家撒个赖,

     (白)     走!

王老好  (白)     哪里去?

秦琼   (白)     当官辨理,赔我的马吓!

王老好  (白)     不要忙。我这店中出了强盗么?

秦琼   (白)     没有。

王老好  (白)     贼挖了洞呢?

秦琼   (白)     也无有。

王老好  (白)     却又来!无盗无贼,你把马送与人家,跟我要马,真不害羞!

秦琼   (白)     哎!

     (西皮摇板)  如此说我和你两丢开!

王老好  (白)     两丢开,两丢开,还是拿钱来。

秦琼   (白)     要钱没有,要命现成!

王老好  (白)     你没有钱,我还要喊叫。

秦琼   (白)     任你去喊叫。

王老好  (白)     街坊邻舍:我这店中,来了一个山东好汉,名叫……

(秦琼捂王老好嘴。)

秦琼   (白)     哎,店主东,

王老好  (白)     你想闷死我?

秦琼   (白)     我还有拆换。

王老好  (白)     请坐,请坐。你又有什么拆换?

秦琼   (白)     兵架之上,霹雳双锏,拿在大街之上,卖些银两,还你的店饭前就是。

王老好  (白)     哦,你这一对锏,做火筷子,拿不动;做烟枪通条,太粗,没人要。

秦琼   (白)     哎,货卖与识家。

王老好  (白)     哦,又是“卖与识家”。待我来拿拿看。

             呀,拿不动。有了,我来慌他一慌。

             哎,二爷,它拿我不动。

秦琼   (白)     敢是你拿它不动?

王老好  (白)     不错,我拿它不动。

秦琼   (白)     闪开了!

(秦琼拿双锏。)

王老好  (白)     怪不得我拿不动,忘却这么两来。

秦琼   (白)     店主东带路。

     (西皮摇板)  家住山东历城县,

             秦琼名儿天下传。

             我本是顶天立地男儿汉,

王老好  (白)     不该欠人的钱!

秦琼   (白)     哎!

     (西皮摇板)  好汉无钱到处难。

             出得店门我卖……

王老好  (白)     你卖什么?

秦琼   (西皮摇板)  我卖……

王老好  (白)     卖什么,叫什么!

秦琼   (白)     哎!

     (西皮摇板)  我卖锏……

(王伯当、谢映登同上,过场,同下。)

秦琼   (白)     啊!

     (西皮快板)  抬头只见二军家。

             明明知道是响马,

             无有批票不敢拿。

             叫声店家忙追下,

             还你的店钱就是他!

(秦琼下。)

王老好  (白)     哦,还我钱。哎吓,他跑呢,待我追下!

(王老好下。)

【第四场】

(王伯当、谢映登同上。)

王伯当  (白)     来此已是酒楼,你我在此沽饮一回。酒家!

(酒保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二位敢是用酒?

王伯当  (白)     正是。将马带过。

(酒保允,王伯当、谢映登同进店。)

酒保   (白)     二位用些什么?

王伯当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伙计们,好酒一壶!

(酒保端酒。)

酒保   (白)     到。

王伯当  (白)     换你再来,下去。

(酒保允,下。秦琼、王老好同上。)

秦琼   (白)     卖锏!

王老好  (白)     卖脸!

秦琼   (白)     嚇,卖锏,怎么说“卖脸”?

王老好  (白)     前街走到后街,没有人问信,可不是卖脸?

秦琼   (白)     卖锏!

王老好  (白)     拿钱来!

秦琼   (白)     就是卖脸。

王老好  (白)     可不是卖脸。

秦琼   (白)     君子不得时,反被小人欺!

王老好  (白)     谁是小人?

秦琼   (白)     你是小人!

王老好  (白)     你是大人,拿钱来!

秦琼   (白)     哎,就算我是小人。

王老好  (白)     本来你是小人。

秦琼   (白)     你来看,此地有两骑大马。

王老好  (白)     你要偷人家的马?

秦琼   (白)     里面必有军家,你去问问,可要买锏。

王老好  (白)     你等着,待我来看看。

             哦,是我亲家的店,我来家他一声。亲家!

(酒保上。)

酒保   (白)     哽哼。什么人?

王老好  (白)     哦,亲家遇亲家,

酒保   (白)     礼多人不差。

王老好  (白)     亲家是我儿,

酒保   (白)     我儿是亲家。

王老好  (白)     一点亏也不吃。

酒保   (白)     什么事情?

王老好  (白)     你去问问里面两个客人,可要买锏?

酒保   (白)     他们不洗衣裳,不要碱。

王老好  (白)     这是两军阵前打战的霹雳双锏。

酒保   (白)     买卖成功,你我二八扣。

王老好  (白)     我还没有拿着,你去问问看,要不要。

酒保   (白)     二位可要买锏?

王伯当  (白)     当面言价。

酒保   (白)     里面说呢:要当面言价。

王老好  (白)     晓得了。

             二爷,

(秦琼睡。)

王老好  (白)     他走到哪里困到哪里!待我来骗他。伙计们摆饭!

秦琼   (白)     店主东,哪里有饭吓?

(王老好丢锏。)

王老好  (白)     你怎么呢?

秦琼   (白)     揝揝我的脚了!

王老好  (白)     锏在这里,会揝你的脚了!

秦琼   (白)     里面怎样言讲?

王老好  (白)     要当面言价。

秦琼   (白)     哦,走走。

王老好  (白)     到哪里去?

秦琼   (白)     当面言价。

王老好  (白)     你进去,我不进去。

秦琼   (白)     一同进去。

(秦琼拉王老好。)

王老好  (白)     你拉住我干什么?

秦琼   (白)     我怕你跑了。

王老好  (白)     你该我的钱,怎么怕我跑了?

秦琼   (白)     你跑了,我吃哪一个?

王老好  (白)     那么你算吃定我呢!

秦琼   (白)     哽,你猜着了。

王老好  (白)     你与我去吧!

(秦琼进店。)

王老好  (白)     哎呀,慢着,你看一个马快,两个强盗,他们要打起来,我不要吃人命官司,待我溜了吧。

(王老好下。)

秦琼   (白)     二位请坐。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此锏可是卖的?

秦琼   (白)     正是。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放下我等观看。

秦琼   (白)     沉重的紧。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不妨事。

秦琼   (白)     放下了。

酒保   (白)     桌子压坏了!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此锏可会耍?

秦琼   (白)     略知一二。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耍来我等观看。

秦琼   (白)     这个……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酒家带他下面用饭。

酒保   (白)     来。

秦琼   (白)     哪里去?

酒保   (白)     吃饭去。

秦琼   (白)     哦,吃饭去,走!

(秦琼、酒保同下。)

王伯当  (白)     贤弟,你我做绿林买卖,怕的何人?

谢映登  (白)     怕的秦琼。

王伯当  (白)     我看此人好像秦琼。

谢映登  (白)     等他到来,用言语打动于他。

(酒保上。)

酒保   (白)     二位,这个人,吃了五百馒首,半担米,半个猪。

王伯当、

谢映登  (白)     上在我二人账上。

酒保   (白)     是。

(秦琼上。)

秦琼   (白)     多谢二位酒饭。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可曾用饱?

秦琼   (白)     无非充饥而已。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耍来我等观看。

秦琼   (白)     此地狭小。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酒家可有宽阔之处?

酒保   (白)     后面宽阔。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带路。

(酒家允。众人同走圆场。)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耍来我等观看。

秦琼   (白)     献丑了。

     (西皮摇板)  站在庭前用目斜,

     (西皮快板)  上面坐的二军家。

             认得他人是响马,

             无有批票怎能拿?

             此地若有历城县,

             定把二人送官衙。

             到如今说什么刚强话,

             讲什么浪言把自夸。

             拤头去尾将锏耍,

(秦琼耍锏。)

秦琼   (西皮摇板)  反被二位取笑咱。

(众人同走圆场。)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请坐。

秦琼   (白)     有坐。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听兄台讲话,不像此地人氏。

秦琼   (白)     本不是此地人氏。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哪里人氏?

秦琼   (白)     山东历城县人氏。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山东历城县,我有一好友,兄台可知?

秦琼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提起此人,大大的有名!

秦琼   (白)     是哪个?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姓秦名琼,字叔宝。

秦琼   (白)     秦琼,此人落魄的紧。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人有穷富,但讲何妨?

秦琼   (白)     在下就是秦琼。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哦,原来秦二哥!失敬了!

秦琼   (白)     岂敢。请问二位尊姓大名?

王伯当  (白)     在下王伯当。

谢映登  (白)     在下谢映登。

秦琼   (白)     哦,原来王、谢二位贤弟,失敬了!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岂敢。二哥为何这等狼狈?

秦琼   (白)     二位贤弟非知:只因愚兄解押一十八名江……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哽。

秦琼   (白)     绿林的好汉,到天堂州交纳。只为天气炎热,中途路上,伤了一名。那蔡大老爷不与批票回文,故而被困在此。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这有何难?拿小弟的名帖前去,叫那蔡知州,与二哥批票回文就是。

秦琼   (白)     多谢二位贤弟。

王伯当  (白)     来,

(酒保允。)

王伯当  (白)     拿我名帖,叫那蔡知州,速付批票回文前来。

(酒保允,下。)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二哥,前日老伯母寿诞,有份厚礼,可曾收下?

秦琼   (白)     但不知从哪道而来?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打从那黑……

秦琼   (白)     收下了。

(酒保上。)

酒保   (白)     启二位:批票回文在此。

王伯当  (白)     二哥,批票回文在此,这有散碎银两,与为路费。

秦琼   (白)     二位贤弟的银两,我秦琼怎能用得?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敢是嫌轻不成?

秦琼   (白)     如此,愧领了。

     (西皮摇板)  二位贤弟赠我银,

             来生犬马报你恩。

             心中恼恨单雄信,

             不该拐我马能行。

             有朝犯在秦琼手,

             打一锏来问一声。

             二位贤弟响马放,

             纵有大祸我当承。

     (白)     请。

(秦琼下。)
王伯当、

谢映登  (同白)    酒家,酒钱在此,我等去也。

(王伯当、谢映登同带马,同下。酒保下。)
(完)


浏览次数:21145 ┊ 字数:8376 ┊ 最后更新:2012年01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