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疑计》(一名:《拾绣鞋》)

主要角色
李月英:旦
唐寅:老生
唐子其:小生
书童:丑

情节
明季闯贼初起时,有总兵唐寅,所生一子,爱如掌珍,特请王某在家教读。时值八月中秋,王先生因患虐,向学生借被蒙汗,学生即向母卧床,取大被一袭,往蒙师身,不意误卷母之绣鞋一只在内,致堕先生榻前。唐寅公毕回家,知师有病,特擎灯亲入书斋探问,忽于王先生榻前拾得此鞋,见系妻物,怒不可遏,即回房出鞋示妻,并置刀索,逼令妻死。妻以事属无端污蔑,羞忿不白,真欲一死自明,唐寅又疑信参半,遂逼妻至王先生处,以试真伪。妻无奈从之去,既至书斋外,妻不知作何语,唐寅教以呼王先生启门,讵知王先生因闻系女子声音,且在深夜,拒而不纳。唐寅又逼妻,以卓文君奔司马相如等故事相诱,不意王先生闻言,更怒其夤夜淫奔,不守礼法,竟大加斥骂,且言明日当告诉东家辞馆,看汝有何颜面云云。唐寅至是始知其冤,乃自责荒唐,亟向妻李氏,陪礼请罪而罢。

注释
此剧昔年曾见崔灵芝唱演数次,说白清亮,歌响遏云,如闻哀猿啼峡,秋雁唳空,人称之为青衫中之叫天,洵不诬也。至于毛韵珂丰腴妩媚,天然佳丽之质,似与此剧不称,孰意每演至此,剧中苦绪幽情,竟能曲曲传出,较之崔伶,亦何多让。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


相关剧本
《香罗带》(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0.2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唐寅上,中军上。)

唐寅   (白)     众将官,散操回衙。

(牌子。)

唐寅   (念)     李贼反过江,本镇下校场。操演人和马,与主定家邦。

     (白)     本镇唐寅,三六九日操演弓马已毕。

             中军!

(中军允。)

唐寅   (白)     吩咐众将散操,改日领赏。

中军   (白)     众将官,元帅有令散操,改日领赏。

(众人内同允。)

唐寅   (白)     转堂。

(吹打。中军下。家院、丫鬟同上。)

唐寅   (白)     家院,府下有事无事?

家院   (白)     府下无事。

丫鬟   (白)     有事。

唐寅   (白)     有何事?

丫鬟   (白)     先生染病在床。

唐寅   (白)     家院不晓,你何为知晓?

丫鬟   (白)     只因少爷在夫人面前,讨去红绫大被,与先生蒙头发汗。

唐寅   (白)     翠花对夫人去说,茶水伺候。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唐寅   (白)     家院掌灯。

     (梆子慢板)  吾主爷有道坐北京,

             湖南地反了李士成。

             闯贼领兵多骁勇,

             挡住了运粮河路道不通。

             叫家院掌银灯头前引路,

             到书馆看一看王先生。

(唐寅下。)

【第二场】

(王标上。)

王标   (梆子原板)  八月十五月儿圆,

             夜夜日日不安然。

             将身躺在牙床上,

             等徒弟他到来细问根源。

(唐子其上。)

唐子其  (梆子原板)  母亲面前讨红绫,

             我与先生把汗蒙。

             迈步我把书房进,

             请问先生可安宁?

王标   (白)     罢了,子其到此为何?

唐子其  (白)     在母亲面前,讨来红绫大被,与先生蒙头发汗。

王标   (白)     放在桌上,读书去罢。

唐子其  (白)     遵命。

     (梆子原板)  施一礼来出书馆,

             一到上房读书篇。

(唐子其下。唐寅上。)

唐寅   (梆子原板)  王先生在大街曾把文卖,

             我看他文才好带进府来。

             进府来我将他好好看待,

             为的是唐子其功名文才。

             行一步来至在书馆门外,

             叫家院掌灯笼前面走来。

             进书馆见先生躬身下拜,

             尊先生你苏醒本镇到来。

     (白)     吓,书童哪里去了?桌案上亦无灯亮,炉子里火也没有,待我掌灯取火。

             哎,桌案下面红的不知什么,待我看来。

             原来一只绣鞋,怪不得有病,也不知哪家丫鬟,与先生勾引,被俺来的慌忙,将他二人冲散,这鞋失掉书馆,不免回到府中,见了夫人,说个笑话,待我看明。吓,这、这、这绣鞋,好象我妻李月英的,怎么在此?李月英吓李月英,若没此事便罢,倘有此事,俺唐寅岂肯与你干休!

     (梆子乱导板) 一见绣鞋怒气冲,

     (唱)     无名之火往上升。

             意欲上前将他打,

     (白)     吓!

     (唱)     错打了先生礼不通。

             我在此处莫久站,

             到馆驿去杀李月英。

(唐寅下。)

王标   (梆子原板)  一见子其他去了,

             不见书童哪里行?

     (白)     这奴才哪里去了?

(王标下。)

【第三场】

李月英  (内白)    嗳嗳。

(李月英上。)

李月英  (梆子慢板)  昔日里洪武爷在南京地面,

             全凭着文共武保护江山。

             文凭着刘伯温阴阳有准,

             武凭着老徐达扶保乾坤。

             胡大海、常遇春能征惯战,

             李文忠他本是皇家外甥。

             将身儿坐至在二堂以上,

             等翠花她到来细问端详。

(丫鬟上。)

丫鬟   (梆子原板)  府下领了老爷命,

             禀报奶奶得知情。

     (白)     老爷回府。

李月英  (白)     茶水伺候。

(唐寅上。)

唐寅   (白)     嗳!

     (梆子乱导板) 有唐寅回府来怒气生,

             开言大骂李月英。

             转身且把二堂进,

             一见贱人执剑行。

李月英  (白)     吓,老爷回得府来,一言不发,掌剑就杀,却是为何?

唐寅   (白)     李月英吓,狗贱人你做的此事,你还不知,反来问我,反来问我。

李月英  (白)     吓,老爷,为妻将什么事做错,说一明白,何用老爷来杀,为妻我自刎头首下来。

唐寅   (白)     李月英吓,狗贱人。

     (梆子慢板)  有唐寅在二堂怒气生,

             开言再骂李月英:

             本镇不在唐府内,

             狗贱人做下了什么事情。

李月英  (梆子原板)  老爷不必怒气生,

             听为妻把话说分明:

             回府来提刀来杀我,

             为妻的做错了什么事情?

唐寅   (梆子原板)  王先生书馆身得病,

             你在府中可知情?

李月英  (梆子原板)  王先生书馆身有病,

             子其儿禀报我知情。

唐寅   (梆子原板)  贱人接言知此事,

             你就该书馆探望先生。

李月英  (梆子原板)  老爷讲话你错了,

             哪一个妇道人探望先生?

唐寅   (梆子原板)  去不去在于你,

             莫哄我唐寅昏迷虫。

李月英  (梆子原板)  老爷说话有其情,

             莫非说妻私通了王先生?

唐寅   (梆子原板)  三六九日操演兵,

             狗贱人私通了王先生。

李月英  (梆子原板)  言说私通王先生,

             有何物件作证凭?

唐寅   (梆子原板)  贱人与我要凭证,

             取出了绣鞋你看分明。

     (白)     与你看看,与你看看!

李月英  (白)     不、不、不好了。

     (梆子原板)  见绣鞋唬得我三魂不在,

             七魄悠悠转回来。

             出言便把老爷问,

             绣鞋怎到书房中?

唐寅   (梆子原板)  绣鞋实在书房内,

             我亲在书馆看得明。

李月英  (梆子原板)  言说既在书馆中,

             你就该前去问先生。

唐寅   (梆子原板)  先生岂肯说真话?

李月英  (梆子原板)  想杀为妻万不能。

唐寅   (白)     好贱人!

     (梆子原板)  贱人还敢巧言辩,

             气得我鲜血上下翻。

             三尺宝剑出了鞘,

丫鬟   (梆子原板)  拦住老爷且慢行。

     (白)     老爷息怒,你我去到书馆,问过先生,再杀奶奶,也还不迟。

唐寅   (白)     翠花言之有理,掌灯伺候。

     (梆子乱导板) 老爷正在沙滩困,

             一句话提醒了懵懂人。

             翠花掌灯头引路,

             到书馆去杀王先生。

(唐寅下,丫鬟下。)

李月英  (梆子乱导板) 唐老爷回府来怒气冲冲,

     (梆子慢板)  倒叫我李月英大吃一惊。

             这绣鞋本是我亲手刺做,

             插双翅飞到了书馆里边。

             我有心在二堂悬梁自尽,

             纵死在阴曹府真假难分。

             将身儿坐至在二堂以上,

             等我儿他到来细问一番。

(唐子其上。)

唐子其  (梆子原板)  唐子其门外侧耳听,

             忽听母亲放悲声。

             迈步且把二堂进,

             问母亲痛哭为何情。

李月英  (白)     儿吓,

     (梆子原板)  你的父回家来来杀我,

唐子其  (白)     他杀母亲为何?

李月英  (白)     儿吓。

     (梆子原板)  他言我与先生有……

唐子其  (白)     有了什么?

李月英  (唱)     哎哎哎……

唐子其  (白)     有了什么?

李月英  (梆子原板)  有了私情。

唐子其  (白)     母亲你做起这个事情,叫孩儿怎样为人?

李月英  (梆子快原板) 一见奴才讲出口,

             羞得为娘脸通红。

     (白)     你这小奴才,与你父一口同音,从今往后,不要你到娘的上房,再进娘房,将你膝骨打直,还不上学去罢。

唐子其  (白)     遵命。

     (梆子原板)  施一礼来下二堂,

             活活羞杀我学生。

(唐子其下。)

李月英  (梆子原板)  一见我儿他去了,

             怎不叫人恼在心。

             将身回至上房内,

             等翠花回来问分明。

(李月英下。)

【第四场】

(唐寅上,丫鬟上。)

唐寅   (梆子乱导板) 翠花掌灯前引路,

     (唱)     一到书馆看分明。

             我在此处莫久站,

             再叫翠花扣门庭。

丫鬟   (白)     先生开门来。

王标   (内白)    书馆外面有人叫门,开门去看。

书童   (内白)    哪里有人叫门。

王标   (内白)    滚下床去。

(书童上。)

书童   (白)     半夜三更,哪里有人叫门,待我开门去看。哦呀,想晴天怎么打闪,吓,是了,想我师爷病重了,阎王爷差下大小二鬼,拿我的师爷魂灵的来了,我不开门,你进不来,我还睡半节觉儿,说着说着哪。

丫鬟   (白)     先生开门来。

王标   (内白)    外边有人叫门。

书童   (白)     没有人叫门。

王标   (内白)    睡死你这奴才。

(王标上。)

王标   (梆子原板)  忽听谯楼起了更,

             不知何人叩门庭。

             我这里出言一声问,

             你是何人叫门来?

丫鬟   (梆子原板)  先生把我忘却了,

             我本是翠花到来临。

王标   (梆子原板)  翠花不在馆驿内,

             来在书馆为何情?

丫鬟   (白)     先生!

     (梆子原板)  我的奶奶把你请,

             请你一到唐府中。

王标   (梆子原板)  唐府出了什么事,

             如何不等到天明?

丫鬟   (白)     先生!

     (梆子原板)  八月十五月正明,

             先生你与我奶奶有……

王标   (白)     有什么?

丫鬟   (唱)     嗳哟哟。

王标   (白)     有了什么?

丫鬟   (梆子原板)  有了私情。

王标   (梆子快板)  忽听翠花讲一遍,

             羞得王标面飞红。

     (白)     翠花你一言出口,幸亏唐老爷不在此地,唐老爷若在府中,还有你这丫头命在?还不与我走去!

唐寅   (梆子导板)  有唐寅侧耳听,

     (唱)     先生果然是好先生。

             不杀先生回去罢,

     (白)     哎。

     (唱)     这件事情我要问明。

             翠花把你奶奶请,

             等贱人到来看其情。

丫鬟   (白)     是。

             有请奶奶。

李月英  (内白)    嗳嗳。

(李月英上。)

李月英  (梆子乱导板) 急急走来莫消停,

             三步当作两步行。

             行走来在书馆外,

             叫声先生开门来。

     (白)     开门来,开门来。

唐寅   (白)     你是怎样的叫法?

李月英  (白)     你叫我怎样的叫法?

唐寅   (白)     不要大呼喧叫,要你二人在一处的声音,你拿出来与我慢慢叫,你要慢慢的叫来。

李月英  (哭板)    叫我慢慢的叫来,

     (梆子慢板)  唐老爷一言问住我,

             倒叫我大张口无有话说。

             这书馆好比在阎罗宝殿,

             唐老爷他好比五殿阎君。

             小翠花她好比催命判官,

             李月英好一似屈死鬼魂。

             高声不敢低声叫,

             叫声先生开门来。

王标   (梆子原板)  今日晚上好奇怪,

             两次三番扣门来。

             方才打发翠花去,

             又是何人来扣门?

李月英  (白)     先生。

     (梆子原板)  时才翠花把你请,

             你为何不到唐府中?

王标   (梆子原板)  唐府出了什么事,

             你为何不等到天明?

     (白)     何以白天不来?

李月英  (白)     先生。

     (梆子原板)  八月十五月正明,

             先生你与我有……

王标   (白)     有什么?

李月英  (唱)     嗳嗳。

王标   (白)     有了什么?

李月英  (梆子原板)  有了私情。

王标   (梆子原板)  忽听奶奶讲出口,

             羞得王标面通红。

     (白)     吓,奶奶,这就是你的不是,幸亏唐老爷不晓,若是知晓,焉有你我命在,我有几句言语,奶奶可耐听?

李月英  (白)     先生请讲。

王标   (白)     外边有石凳,请坐上面,听我道来。昔日有一王华先生,上京赶考,一步来迟,误了皇家考场,有心回家,缺少盘费,只得在大街卖文度日,有一张大老爷,下朝回来,见那王华文出众,相貌惊人,将他带在府下。张大老爷他有一三房太太,观见王华相貌超群,文才出众,写了一把扇,交与丫鬟,叫他交与书童,书童交与王华先生,先生打开一看,羞得面红过耳,随即拿笔在手,上写“未曾起意神先知”一句,与书童,书童将扇转交丫鬟,丫鬟送与那三房太太,太太打开一看,羞愧难当,悬梁一死,后来那王华先生,天门落榜,得中头名状元。俺王标虽不及前人,乃是个两榜的进士,奶奶外边春心已动,王标岂肯损折阴功,奶奶不免请回去罢。

李月英  (梆子快板)  强盗门外你侧耳听,

             先生果然是好先生。

             人活百岁也是死,

             不如早死见阎君。

(李月英下。)

唐寅   (梆子快板)  有唐寅听得清,

             先生可算好先生。

             迈步且把二堂进,

             我一到上房前去赔情。

(唐寅下。)

王标   (梆子原板)  一见奶奶她去了,

             倒叫我王标难为人。

     (白)     书童,睡死你这奴才了。

书童   (白)     什么事?

王标   (白)     溶墨伺候。

             上写王标拜辞馆不教。

             书童,此信下在唐老爷处。

书童   (白)     我有什么不好,先生打也打得,骂也骂得,歇我作什么?

王标   (白)     我的事。

书童   (白)     遇见打扛子的,走你的后门。

王标   (白)     哽,哪里说起。

(王标、书童同下。)

【第五场】

李月英  (内梆子导板) 唐老爷作事太无礼,

(李月英上,丫鬟上。)

李月英  (梆子快板)  怎不叫人痛伤心。

             人活百岁俱是死,

             不如一死倒干净。

(唐寅急上。)

唐寅   (白)     一个妇道人家,拿刀动剑,这是什么样儿!

             翠花你与我拿茶去。

丫鬟   (白)     哪个吃?

唐寅   (白)     老爷吃。

丫鬟   (白)     老爷吃,我不去。

唐寅   (白)     在此作什么?

丫鬟   (白)     伺候奶奶。

唐寅   (白)     不要你伺候。

丫鬟   (白)     哪个伺候?

唐寅   (白)     有我老爷。

丫鬟   (白)     我不去。

唐寅   (白)     不去受打。

丫鬟   (白)     与奶奶下跪吧。

(丫鬟下。)

唐寅   (白)     唗唗唗,这丫头惯坏了。

             夫人我不说,你不明白,搬一个坐儿,你坐下,待我慢慢诉与你听:只因操演已毕,回府问道家院,府下有事无事,家院言说无事,遇见这多嘴的翠花,言道王先生染病在床,本镇闻听此言,去到书馆探病,只见桌案灯火无有,我与先生掌灯取火,看见桌案下面,红咚咚的,我拾起一望,原来一只绣鞋,意欲拿回,见了夫人说个笑话,后来本镇又一看,原来是夫人的,我想你的绣鞋,为何到了书馆,我道你与王先生,有了这个那个……既没有那回事,将话说明,夫人你笑了罢,本镇与你施上一礼,笑了罢?待我与你下……

(丫鬟上,咳嗽。)

唐寅   (白)     夫人待我与你下上一跪。

丫鬟   (白)     老爷吃茶。

唐寅   (白)     唗唗唗!

丫鬟   (白)     老爷用茶。

唐寅   (白)     赏与你吃罢。

丫鬟   (白)     谢老爷。

唐寅   (白)     吓,夫人,你看这丫头吃茶叭的什么嘴。

丫鬟   (白)     茶酸了。

唐寅   (白)     为何?

丫鬟   (白)     不是茶酸,老爷腿酸了。

唐寅   (白)     唗,这丫头惯坏了。

丫鬟   (白)     老爷与我奶奶下跪的。

唐寅   (白)     我老爷是八台总镇,岂肯与妇人下跪。

丫鬟   (白)     没有下跪,你看裤膝盖上的土,我与你挡挡罢。

唐寅   (白)     哽,这个丫头,她倒打我的刮皮浆来了。

             夫人,本镇与你赔情,又被翠花看见,为丈夫脸面何在,夫人你笑了罢。

李月英  (哭)     嗳嗳。

唐寅   (白)     当真恼坏了。

李月英  (梆子慢板)  你言说为妻贞节坏,

             你把对证拿过来。

             此处既有见证在,

             为妻我自当刎首下来。

唐寅   (梆子原板)  见夫人只哭得口干带哑,

             听丈夫把此话细说根芽:

             三六九下教场操演弓马,

             回府来遇见了多嘴的翠花。

             她言说王先生染病床上,

             到书馆见绣鞋疑心起下。

             回府来掌宝剑便把妻杀,

     (白)     为丈夫的不是,你笑了罢。来来来,待本镇与你施上一礼,待我与你下……

(唐子其上,咳嗽。)

唐寅   (白)     是哪个?想必又是翠花,来,将她捆起,吊在小房间里。

             夫人,待本镇与你下上一跪。

唐子其  (白)     爹爹请起。

唐寅   (唱)     见奴才活活地把父气呆。

唐子其  (白)     爹爹有礼。

唐寅   (白)     你有礼为父无礼。

唐子其  (白)     这般时候,还不安眠,与母亲吵闹为何?

唐寅   (白)     为父不知,问你娘去。

唐子其  (白)     母亲还不安眠,与爹爹吵闹为何?

李月英  (白)     为娘不知,问你爹爹去。

唐子其  (白)     问爹爹不知,问娘娘不晓,这个事情,我倒晓得。

唐寅   (白)     儿吓,你既晓得,为父得罪你母亲了,你讲个人情罢。

唐子其  (白)     我不去。

唐寅   (白)     你去为父与儿买书。

唐子其  (白)     买书也不去。

唐寅   (白)     去是不去?

唐子其  (白)     不去。

唐寅   (白)     不去,受为父拷打。

唐子其  (白)     孩儿去了。

唐寅   (白)     你与母亲说话,不要跪下。

唐子其  (白)     我偏跪下。

唐寅   (白)     你不要哭。

唐子其  (白)     我偏哭。

唐寅   (白)     与我哭哭哭。

唐子其  (梆子哭板)  哭一声母亲,母亲吓,

             你今日寻短见,

             丢下孩儿倚靠何人?

李月英  (哭)     儿吓!

     (梆子原板)  一见我儿跪留平,

             好似刚刀刺在心。

             知道还言他不是,

             不知还说我不贤。

     (白)     儿起来,老爷我的错了。

唐寅   (白)     我也有错,不该回府,就杀夫人。

李月英  (白)     为妻不错,绣鞋怎到书馆?

唐子其  (白)     人非圣贤,谁能无过。

唐寅   (白)     好一个谁能无过。

             翠花今夜辛苦,有赏。

丫鬟   (白)     赏我什么?

唐寅   (白)     赏你永远伺候你奶奶。

丫鬟   (白)     一夜未睡觉,伺候人还是伺候人。

(书童上。)

书童   (白)     与老爷叩头。

唐子其  (白)     呔,那边。

书童   (白)     这边是周仓,与老爷叩头,先生有贴。

唐寅   (白)     “上写王标顿首拜,辞馆不教。”

             前行一步,随后就到。

书童   (白)     哦,前行一步,随后就到,去是不去,待我问问。

             这前行一步,随后就到,还是去不去?

唐子其  (白)     去。

书童   (白)     去就去,就完了,还这么一脚。

丫鬟   (白)     嗳哟,踹了我的脚了。

书童   (白)     谁说话这么好听?

             咦,原来是翠花,你在哪里睡?

丫鬟   (白)     我在小东房间里。

书童   (白)     我在小西房间里,咱二人越睡越远。

(书童下。)

唐寅   (白)     正是:

     (念)     居家吵闹人人笑,

李月英  (念)     吵的乌鸦乱分巢。

唐寅   (白)     夫人请在后边。

李月英  (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024 ┊ 字数:724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