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探亲相骂》(一名:《探亲家》)

主要角色
胡妈妈:彩旦
李奶奶:小旦
胡老头儿:外
野花:旦
李相公:小生

《探亲相骂》刘赶三饰胡妈妈
《探亲相骂》刘赶三饰胡妈妈
情节
乡下亲家母胡妈妈背着口袋、骑了牲口到城中女婿家探望女儿野花。野花见了娘亲,便诉说一番苦处。等到和城里亲家母李奶奶见面以后,一村一俏,处处显出相形见绌的情形。谈吐当中,胡妈妈时被李奶奶奚落。后来又谈到野花傻蠢的地方,李奶奶苛求责备,胡妈妈却处处庇护。于是争执相骂,结果弄得不欢而散。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胡妈妈上。)

胡妈妈  (引子)    农夫日夜忙,幸逢今岁得安康。

     (念)     乡里庄家昼夜忙,勤劳耕种受风霜。树到深秋黄叶落,真乃人生梦一场。

     (白)     老身胡妈妈的便是。所生一女,名叫野花,嫁在城中李家为媳。只因终日农忙,老没有去看看女儿。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去到城中探亲一回。呀,只是没有好的穿戴,也不带点儿什么,这便如何是好?

     (吹腔)    指望进城,探望一门亲,

             思想怎好上他的门,急煞人。

     (白)     哦,我就拿些面食饽饽、刀豆扁豆儿,杂八碎儿吧。

     (吹腔)    饽饽、扁豆儿,蒜苗带几斤,

             寒豆儿虽小,也能蒙过人。

             打扮完全就好起程,

             吩咐我老头儿看好也么门。

     (白)     我的老头儿呀!

(胡老头儿内允。)

胡妈妈  (吹腔)    与我备骡儿,就把骡儿整,

             与我备骡儿,就把骡儿整。

(胡妈妈下。)

【第二场】

(胡老头儿上。)

胡老头儿 (吹腔)    老头儿今年七十也么春,

             有个女儿离了家门常挂在心。

(胡妈妈换装上。)

胡老头儿 (白)     妈妈,你打扮齐整,干什么去?

胡妈妈  (白)     上城中去探望女儿。

胡老头儿 (白)     就是家常衣服也不要紧。

胡妈妈  (白)     老头儿,你不明白,见了亲家母,不成个样儿。

胡老头儿 (白)     说的是啊。

     (吹腔)    趁着天气晴,

             快去莫留停。

             城中路上要小心,

             说我年迈不得出门。

             吩咐我女儿么,

             休要挂在心,我的妈妈呀!

胡妈妈  (白)     哎!

胡老头儿 (吹腔)    问亲家就把亲家问,

             问亲家就把亲家问。

     (白)     妈妈,你进城去,理当拜别邻居一声。

胡妈妈  (白)     说的有理啊。

     (吹腔)    出得儿门来拜街也么坊,

     (白)     喂,张大妈,李大娘!

邻居   (内同白)   胡大妈,你打扮齐整,上哪里去?

胡妈妈  (白)     上城中去探望女儿。家中诸事,有劳你们照应照应。

邻居   (内同白)   是了。你见了姑娘,烦你道个好儿。

胡妈妈  (白)     有劳你们。少陪了。

             老头儿,东西收拾好了没有?

胡老头儿 (白)     收拾好了。

     (吹腔)    饽饽、扁豆儿口袋里装。

胡妈妈  (吹腔)    梢在牲口上,老头儿与我拉拉衣裳,

胡老头儿 (吹腔)    你去就回家,家中农事忙。

胡妈妈  (吹腔)    你也休要街坊去闲荡,我的老头儿呀!

胡老头儿 (白)     妈妈,这匹骡儿才买,你且试骑试骑。

(胡妈妈接鞭骑,下。)

胡妈妈  (吹腔)    我便关上门,就把门关上,

             我便关上门,就把门关上。

(胡老头儿下。)

【第三场】

(胡妈妈上。)

胡妈妈  (吹腔)    一进了城来把眼也么望,

             两旁铺面尽开张。

             闹嚷嚷,经纪鱼行贩,还有摆摊场,

             走江湖,还有医卜星象。

             行来已到女儿门旁,

             跨下鞍鞒,叫一声姑娘,我的宝贝儿呀!

(野花上。)

野花   (白)     来啦。是谁呀?

胡妈妈  (白)     你妈来啦!

野花   (白)     哦,原来是母亲,里边请坐。

胡妈妈  (白)     啊,儿啊,捧过了骡儿,上点儿草料。

野花   (白)     是。

     (吹腔)    上草料,我把草料上,

             上草料,我把草料上。

     (白)     母亲,见过礼儿。

胡妈妈  (白)     罢了罢了,自己娘儿什么礼儿啊。

野花   (吹腔)    见过了亲娘笑颜也么装,

             爸爸因何不同往?

胡妈妈  (白)     儿啊,你在家中时晓得的啊。

     (吹腔)    家中事体忙,

野花   (吹腔)    爹爹可安康?

胡妈妈  (吹腔)    儿爹身子好,

             老健倒安康。

             阖家大小全无恙,

野花   (吹腔)    女儿的苦楚么,告诉我的娘。

(野花哭。)

胡妈妈  (白)     好端端的,怎么哭起来?

野花   (吹腔)    婆婆的不贤么,

             女儿实难当,我的亲娘呀!

胡妈妈  (白)     哦。

野花   (吹腔)    她心肠变,我也变心肠,

             她心肠变,我也变心肠。

胡妈妈  (白)     儿啊,你妈今儿个特来看看你,你怎么就有许多的闲话?你在这儿作媳妇,比不得在你娘家,你要忍耐些儿啊。

野花   (白)     我真忍耐不住了。

胡妈妈  (白)     咳,儿啊!

     (吹腔)    娘劝女儿喜笑也么喜,

             口袋里东西递与闺女。

             饽饽和了韭菜馅的,

野花   (白)     婆婆不在家。

胡妈妈  (吹腔)    我儿先尝些,等婆婆回来拿了过去。

野花   (吹腔)    什么好东西?

胡妈妈  (吹腔)    虽不是好东西,

             你爸爸只么推只么推,累得极。我的姐儿呀!

野花   (白)     哎!

胡妈妈  (吹腔)    真累极,却是不容易。

             真累极,却是不容易。

李奶奶  (内白)    众姐妹,告辞了。

(李奶奶上。)

李奶奶  (吹腔)    未曾下庄放下了牌,

野花   (白)     婆婆回来了。

李奶奶  (白)     什么事情?

野花   (白)     我家母亲来了。

李奶奶  (白)     怎么着,你妈来了吗?

野花   (白)     哎,我妈来了。

李奶奶  (白)     亲家太太在哪儿呢?亲家太太在哪儿呢?

胡妈妈  (白)     亲家母,您好啊!

(胡妈妈、李奶奶同推见礼。)

李奶奶  (白)     呦,亲家太太老没见了。

胡妈妈  (白)     可不是吗。太太老没见了。

李奶奶  (白)     你倒少相了。

胡妈妈  (白)     你倒木瓜了。

李奶奶  (白)     呦,什么木瓜呀?

胡妈妈  (白)     呦,什么少相啊?

李奶奶  (白)     你长得面嫩就为少相。

胡妈妈  (白)     你长得俊,就是木瓜。

李奶奶  (白)     姐儿俩老没见了,咱们拉拉手。

胡妈妈  (白)     多么难为情啊。

李奶奶  (白)     那么咱们亲热亲热?

胡妈妈  (白)     嗳唷!

李奶奶  (白)     怎么哪?

胡妈妈  (白)     你那儿是什么顶着我这儿啦?

李奶奶  (白)     是么?

胡妈妈  (白)     可不是么!

李奶奶  (白)     让我摸摸。啊,是了,你亲家公下班把鼻烟壶交给我哪,顺便带在身上。咱们姐儿俩一亲热,必是我这儿顶着你那儿哪。

胡妈妈  (白)     拿出来让我瞧瞧。

李奶奶  (白)     啊,我们这是破鼻烟壶,拿不出手来。

胡妈妈  (白)     我当什么,原来是个破夜壶。

李奶奶  (白)     取笑呐。

胡妈妈  (白)     请坐吧。

李奶奶  (白)     请坐。

(李奶奶坐,胡妈妈两手撑地,将两脚放在椅子上,背与臀部齐平。)

胡妈妈  (白)     亲家母,您那个坐法儿是什么啊?

李奶奶  (白)     我这叫鸭子嘴儿。

胡妈妈  (白)     您瞧我哪?

李奶奶  (白)     您那是怎么坐哪?

胡妈妈  (白)     我这是板凳腿儿。

李奶奶  (白)     那么舒坦吗?

(胡妈妈摔倒在地。李奶奶对野花愤怒。)

李奶奶  (白)     快把你妈妈给搀起来吧!

(野花搀胡妈妈起。)

李奶奶  (白)     你瞧,你妈来了半天,连口水都没有喝。倒茶去!

胡妈妈  (白)     我不要喝。

(野花将茶捧给李奶奶。)

李奶奶  (白)     先给你妈,连里外都不懂,哪个混蛋大脚老婆养的!

野花   (白)     是啦,婆婆。

(野花将茶捧给胡妈妈。)

李奶奶  (白)     亲家太太,请来。

胡妈妈  (白)     呦,亲家太太,您可真香啊。

李奶奶  (白)     亲家太太不香,这个茶香。

胡妈妈  (白)     亲家奶奶,这是什么茶啊?

李奶奶  (白)     这叫毛尖。

胡妈妈  (白)     呦,这叫毛尖啊?怪不得我说是哪儿来的这些毛哪!

(胡妈妈伸手入茶杯,退出手,作掷茶叶状。)

李奶奶  (白)     啊,亲家太太,你干什么哪?

胡妈妈  (白)     我这是在捞毛哪!

(李奶奶轻笑。)

李奶奶  (白)     咳,这个茶叶名字叫做毛尖,这里头没有毛。

胡妈妈  (白)     照你这么说,那我不白捞了吗?

李奶奶  (白)     取笑哪。

胡妈妈  (白)     亲家奶奶,你这水怎么这么快啊?

李奶奶  (白)     我们城里头使的是煤油火炉,用的是薄沙吊子,才上一点儿水,做在火上。要是亲家太太您来哪,不大工夫就滚啦!

胡妈妈  (白)     你说什么啊?

李奶奶  (白)     那个水啊。

胡妈妈  (白)     啊,亲家奶奶。

李奶奶  (白)     怎么哪?

胡妈妈  (白)     啊,亲家奶奶,你到我们乡下来,你也不是一样吗?

李奶奶  (白)     呦,亲家太太长了咀皮子哪!说话不吃亏吗!

胡妈妈  (白)     亲家奶奶,见礼吧。

李奶奶  (白)     倒不必哪。

胡妈妈  (吹腔)    见过了礼儿把话也么搭。

李奶奶  (吹腔)    问声庄稼?

胡妈妈  (吹腔)    今年的庄稼不怎么,

             借贷了银钱栽了几亩瓜。

             老天爷不把雨来下,

李奶奶  (白)     亲家太太,您盼着吧。

胡妈妈  (吹腔)    蝗虫虺虫满田爬,我的亲家母啊!

             本利算来不能到家,

             本利算来不能到家。

李奶奶  (白)     这一季不好,下季就好了。

胡妈妈  (白)     我们乡下虽有几亩田,要是收成不好,也就完了。

李奶奶  (白)     今天辛苦你来。你若是不来,我还要打发阿哥来请您哪。

胡妈妈  (白)     这倒不必客气。亲家太太,但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李奶奶  (白)     为的就是她!

(李奶奶指野花。)

胡妈妈  (白)     怎么,为的就是她?为她什么哪?

李奶奶  (白)     哽,进得我门来,连个响屁都没放!

胡妈妈  (白)     那么,你怎么能够单怪她哪!

李奶奶  (白)     亲家太太,我有两句话说,你可别恼。

胡妈妈  (白)     有话就快说,有屁就请放!

李奶奶  (白)     我就恕个罪儿吧,恕个罪吧。

     (吹腔)    亲家母请坐,细听我说:

             你的女儿生来的傻,小心多。

             有了二斤肉来不会下锅,

             一双鞋做了半个月还多。

             谁家的媳妇敢骂婆婆,

             撒谎调皮算她头一个,我的亲家母呀!

胡妈妈  (白)     哎!

李奶奶  (吹腔)    气死我啦可就气死我,

             气死我啦可就气死我。

胡妈妈  (白)     哎!

李奶奶  (白)     气死我哪!

胡妈妈  (白)     呦,亲家奶奶,你的话中听吗?

李奶奶  (白)     呦,我说的话,有什么不中听的吗?

胡妈妈  (白)     我说你的话,简直的不中听!

李奶奶  (白)     有话请说,有屁就请放。

胡妈妈  (白)     她在娘家理当我管,如今嫁到你家来作媳妇,就是你家的人了,理当你作婆婆的教导于她。哼哼,难道叫我作娘的陪着她一同嫁到这里来不成么?

李奶奶  (白)     倒不必哪。

胡妈妈  (白)     哎!

     (吹腔)    听她言来怒气也么生,

             亲家母说话不受听,恼人心。

             出了我家门就是你家人,

             你不会教训反把我来问。

             你打你骂我也不心疼,

             死是你家鬼,活是你家人,我的亲家母呀!

李奶奶  (白)     哎!

胡妈妈  (吹腔)    气闷人真叫人气闷,

             气闷人真叫人气闷。

(胡妈妈气。)

李奶奶  (吹腔)    是我闻言怒气发,

             这是你从小惯的她。

             脚也不裹裤腿也不扎,

             气煞人儿你把人气煞,我的亲家母啊!

             气煞人你把人气煞!

胡妈妈  (吹腔)    是我闻言怒气也么发,

(胡妈妈转向野花。)

胡妈妈  (吹腔)    骂一声小贱人歪辣,气煞了咱。

             枉我养你十七八,

             不痴又不傻,眼睛也不瞎。

             你忘了在家嘱咐你的话,

             远巴巴前来看你,什么惹得你婆婆嘴里邋遢,你这孽障儿啊!

野花   (哭)     呦……

胡妈妈  (吹腔)    气煞人真把人气煞,

             气煞人真把人气煞。

(胡妈妈气,转身以背向李奶奶。李奶奶气,转身以背向胡妈妈。李相公上。)

李相公  (念)     家中多活计,日用斗量金。

     (白)     啊,岳母,小婿拜揖。

胡妈妈  (白)     哎,拜你妈的揖,臭杂种!

李相公  (白)     啊?这是什么缘故?

             母亲,孩儿拜揖。

李奶奶  (白)     又不是年,又不是节,拜什么揖?

李相公  (白)     母亲因何这等烦恼?啊,是了!

     (吹腔)    听她们语言明白也么了,

             儿劝亲妈休要放刁,好心焦。

             她路途远来把女儿瞧,

             虽然她不是求娘饶恕了。

             闹闹吵吵恐被旁人笑,

             嘴里噜苏见得唠叨。

             自己不知也么道,我的亲妈哎!

李奶奶  (白)     哎!

李相公  (吹腔)    焦躁人也么人焦躁,

             焦躁人也么人焦躁。

李奶奶  (白)     冤家啊!

     (吹腔)    是我闻言怒气也么生,

             骂一声冤家小畜生!

             我今养下你,你倒有外心,

             从今以后滚出我的门,我的冤家哎!

李相公  (白)     哎!

李奶奶  (吹腔)    滚出去来你就滚出我的门,

             滚出去来你就滚出我的门。

胡妈妈  (吹腔)    听她言语我泪如麻,

             你儿疼我就骂着他,眼巴巴。

             离家多么远,难得上你家,

             惹得你嘴里乱打牙。

             女儿交与你,如有半点差,

             看你把她杀也么剐,你这泼妇儿哎!

李奶奶  (白)     啐!

胡妈妈  (吹腔)    你太撒泼也么她泼撒,

             你太撒泼也么她泼撒。

李奶奶  (吹腔)    是我闻言怒气也么消,

             乡下的人儿也会撒刁。

             上吊有绳子,抹脖子有钢刀,

             写一张休书你把我来告。

             定盘心儿错打了,

             睁开你的狗眼瞧一瞧,我的泼妇哎!

胡妈妈  (白)     呸!

李奶奶  (吹腔)    真可臊真可臊,

             真可臊真可臊。

胡妈妈  (白)     呵呵,你好骂!你骂!你骂!

李奶奶  (白)     可臊来哪!

(胡妈妈、李奶奶浑打,李相公劝。)

李相公  (白)     母亲不必如此。

李奶奶  (白)     哎呀,甩了我的腰哪!

野花   (白)     妈呀,不必如此了。

     (吹腔)    儿劝亲娘泪如也么梭,

             再劝妈妈心内休苦,随她把我磨。

             哪怕她家有熬人油锅,

             看她做什么?

             命中该死逃不过,

             儿到阴司去见阎罗,我的妈妈啊!

胡妈妈  (白)     哎!

野花   (吹腔)    难过人实在真难过,

             难过人实在真难过。

李奶奶  (吹腔)    是我闻言怒气也么撞,

             骂她一声小贱娼,仗着娘。

             我就当着她打又何妨,

胡妈妈  (白)     你骂谁哪!

李奶奶  (白)     骂你哪!骂你哪!

胡妈妈  (白)     你过来!

李奶奶  (白)     你过来!

(胡妈妈、李奶奶互打。)

李奶奶  (白)     接嘴巴!

胡妈妈  (白)     你打我?

李奶奶  (白)     咱们打官司去!

(李相公劝李奶奶,野花劝胡妈妈。李相公、李奶奶、野花、胡妈妈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18481 ┊ 字数:5522 ┊ 最后更新:2003年09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