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梵王宫》

主要角色
刘杭燕:花旦
华云:小生
嫂子:正旦
花妈妈:彩旦

情节
是剧,按剧本系少年男女二人,在梵王宫邂逅相逢,一面之后,彼此思慕不已。女郎归家后,相思不释,恹恹成病。幸得贿通花媒婆,设计将个儿郎改扮女装,由女兄间接诳入家中。寄置妹房安顿,遂得暗渡鹊桥,并对天立誓,订成白头之约。一宿之后,即复分离。全剧情节如此而已。题前在梵王宫一层,似效颦《西厢记》中惊艳;至乔装混入一段,则又仿佛《王老虎抢亲》。而稍改头换面,然皆不过从夹缝中看去,全剧中则并无此两场事迹也。其少年名华云,女郎则名刘杭燕(或谓当作杏燕),究不知系何出处。考剧至此,实觉黔驴技穷。大错读书不多,不禁自叹其浅陋也。惟此剧剧本虽只如上所云云,而自得贾璧云之拿手唱演以来,则其价值固已顿增十倍矣。死戏活做,信乎戏果必以人传乎。至璧云唱演此剧之妙处,则人固言之详矣,何待大错赞语哉!此外则粉菊花等亦颇擅长。

注释
从来秦腔戏剧,本多随意编串,无可考证,而于生、旦调情戏则尤甚。其节目剧情,大都皆从京剧、昆剧中穿插套取而成。或谓此华云,即《战太平》中花云带箭之花云,盖即应此山盟海誓中死于乱箭之誓词也。存其说以质诸老于秦腔戏者。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20.9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杭燕  (内白)    嗳嗳!

(刘杭燕上。)

刘杭燕  (二黄慢板)  刘杭燕在绣阁自思自想,

             想起了梵王宫年少的儿郎。

             我二人见面在佛堂以上,

             亚赛个当年小潘郎。

             多亏了花妈妈计生心上,

             命华云巧改扮美貌娘行。

             将身儿坐至在牙床以上,

             等候了花轿到再作主张。

(嫂子上。)

嫂子   (二黄原板)  将身儿来至在绣阁内,

             见了姑娘说分明。

     (白)     小姑娘,花轿到了。

刘杭燕  (白)     待我去迎。

嫂子   (白)     你不是病了么?

刘杭燕  (白)     我的病么,早已好了。

嫂子   (白)     我先去,你就来。

刘杭燕  (白)     嫂嫂前行一步,小妹随后就到。

嫂子   (白)     你要来吓。

(嫂子下。)

刘杭燕  (白)     只见嫂嫂去后,待我打扫洞房。

             嫂嫂等着,小妹来了。

(刘杭燕下。)

【第二场】

(华云、花妈妈、嫂子、刘杭燕同上。华云哭。)

嫂子   (白)     你到了此地,还要哭的什么?

花妈妈  (白)     着吓!

嫂子   (白)     妈儿娘后面吃饭。

花妈妈  (白)     晓得了。我认认吃饱一饭,来捉他们的奸。

(花妈妈下。)

嫂子   (白)     小姑娘,你看什么?

刘杭燕  (白)     我家哥哥往哪里去了?

嫂子   (白)     你家哥哥,与人家打架未回。

刘杭燕  (白)     嫂嫂将新人藏在奴的房中,去至上房,将新人身契文约,偷将出来,明日放她逃走,岂不是一了之备?

嫂子   (白)     好一个一了之备。我要去了。

(嫂子下。)

刘杭燕  (白)     与我走出去罢!

             去了他头上的盖巾。

华云   (白)     噌吓,妙吓!

     (二黄慢板)  有华云在洞房用目观看,

             小姑娘只生得亚赛天仙。

             但愿得苍天爷心随我愿,

             我与她作一对并头双莲。

刘杭燕  (二黄原板)  刘杭燕在洞房偷眼观看,

             观看他只生得盖世无双。

             明知道小华云男扮女来,

             女孩家羞答答难以开言。

     (白)     嫂嫂请来见礼。

华云   (白)     还礼。小生华……

刘杭燕  (白)     “华”什么?

华云   (白)     小生华云。只因那日梵王宫,相见一面,观见小姐见爱。今日前来,与小姐做伴来了吓!

刘杭燕  (白)     我有心将终身大事,托付于你。到后来,不要忘了奴的好意。

华云   (白)     若要忘了小姑娘的好意,死在乱箭之下。

刘杭燕  (白)     言语太重了。你我拜什么为媒?

华云   (白)     现有桌台为媒。请吓!

刘杭燕  (白)     请吓!

华云   (二黄摇板)  拜过了桌台为媒证,

             我与你做夫妻永不离分。

刘杭燕  (二黄原板)  来来来咱夫妻上床安眠,

             好夫妻上牙床永不离分。

(刘杭燕、华云同下。)

【第三场】

华云   (内二黄导板) 咱二人清早起才把床下,

(刘杭燕、华云同上。)

华云   (二黄原板)  怎不叫人喜在心!

             将身坐在绣阁内,

             再对小姐说分明。

     (白)     小生告辞。

刘杭燕  (白)     且慢。你要逃走了,叫奴怎样舍得你吓?

华云   (白)     小姑娘不必如此,你可有什么心爱之物赠我,后来还有相逢之日吓。

刘杭燕  (白)     我说是华郎、华郎吓,你等着。

     (二黄原板)  叫华郎你不必泪流满面,

             听为妻把话对你言。

             我这里开开箱将鞋取出,

             临行时赠与你凤头花鞋。

(嫂子上。丫鬟、花妈妈同上。)

嫂子   (二黄原板)  行走来在绣阁外,

             叫声丫鬟叩门庭。

     (白)     丫鬟前去叩门。

花妈妈  (白)     慢着,她不会,待我去叩开门来。

(花妈妈叩门。)

刘杭燕  (白)     来了。

花妈妈  (白)     小姑娘你那病可好了?

刘杭燕  (白)     我那病么,早已好了。

花妈妈  (白)     我晓得你早已好了。那么一来,就好了。

华云   (哭)     苦吓!

嫂子   (白)     你也不用哭了,拿这五十两银子,你走去罢!

花妈妈  (白)     想夫人待你这样仁义,还不谢了夫人!

华云   (白)     拜夫人!

花妈妈  (白)     哽!先拜后跪下。

华云   (白)     哦哦是了。

     (二黄原板)  拜夫人你的恩情好,

             这件事倒叫我面目发烧。

             走上前来双膝跪倒,

嫂子   (二黄原板)  叫丫鬟把门开,

             说是他再也不回来。

(嫂子下。华云下。)

刘杭燕  (二黄原板)  一见华郎他去了,

     (哭)     华郎呀,哎吓!

     (二黄原板)  怎不叫人痛伤心。

             将身回在绣阁内,

             但不知华郎几时回来。

     (哭)     华郎吓,华郎吓!

(刘杭燕下。)
(完)


浏览次数:17228 ┊ 字数:2210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