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落马湖》(一名:《望江居》)

主要角色
黄天霸:武生
施世纶:老生
李大成:老生
朱光祖:武丑
褚彪:武老生

《落马湖》杨小楼饰黄天霸
《落马湖》杨小楼饰黄天霸
情节
据说部施公案所载,施世纶亲率黄天霸等众英雄,同往殷家堡擒寇,归时分头而走,不意半途,施世纶为落马湖水盗绰号称铁臂猿猴李佩所擒。擒至寨中,李佩欲杀害,幸为李大成设计保全,暗将施公藏匿山洞,日饲茶饭。先是,施公任江都县时,布商李大成贩布淮扬间,为盗所劫,幸施公遣黄天霸等,立拿群盗而去,李大成始得归乡。不意后二次经商,复为李佩所擒。既擒去,李佩见李大成诚实,遂认为子侄,留在寨中。此次施公适发落在李大成之手,以是得救。惟虽得保全性命,仍无力可以救之出险。久欲送信与黄天霸等悉知,患无机遇。日者值李佩生辰之日,李大成出湖买办一切,适遇黄天霸于湖干望江居酒楼。盖黄天霸等分头访寻施公,已数日,毫无端倪。黄天霸焦急万分,因行至海州褚家庄,拜望褚彪,方探得落马湖水寇一处,因欲入湖缉访。故得与李大成邂逅于此。幸李大成感激不忘,尚认识黄天霸面貌,遂与通款洽,备告一切,并指示入湖暗号。及湖中设伏之处,乃使分别。黄天霸卒以是得救出施公,实皆李大成一人之力也。

注释
按落马湖今淮海间,于扬州宝应县相近。旁按他地名,知当时亦即此落马湖也。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石见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6.3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牌使者、四青袍、四龙套、四大铠、施安同上。)

施安   (念)     奉官尊差重,不敢一时闲。

     (白)     在下,施安。前日预备官船迎接大人,为何连日不见回来。

             众人请。

(众人同允。)

施安   (白)     今日大人若不回,你等四下打听便了。

黄天霸  (内白)    打道!

(黄天霸上。四官接马同下。关泰、李堃、金大力、何路通、朱光祖、计全同上,同上船,黄天霸上船。)

施安   (白)     列位老爷,因何来迟?

黄天霸  (白)     前在殷家堡交了一战,擒来众寇,特请大人审问。

施安   (白)     我等在此等了三日,大人未曾回来。

黄天霸  (白)     啊,大人未曾回来?

施安   (白)     未曾回来。

黄天霸  (白)     众位英雄!

关泰、
李堃、
金大力、
何路通、
朱光祖、

计全   (同白)    黄爷!

黄天霸  (白)     我等未离殷家堡,大人先行八日,此时众人俱回,大人不见音信,难道又遇凶险不成?

朱光祖  (白)     哎呀,我的老兄弟,我想大人若遇凶险,你打个主意才好!

黄天霸  (白)     列位英雄,一半看守人犯,一半随我下船,打听大人。众兵丁在此湾船不可自乱,若是本处官员,前来参见,就说大人染病在船,一概免见。众位英雄听我吩咐:

     (西皮摇板)  周参将、朱千总随我改扮,

             金大力、何路通巧装下船。

             各处里暗打听计全神眼,

             带官兵押人犯李五公然。

王殿臣  (内白)    走哇。

黄天霸  (白)     呀!

     (西皮摇板)  耳听得江岸上人声叫喊,

             见一人慌张张飞奔官船。

(王殿臣上,搭扶手,上船。)

王殿臣  (白)     列位英雄,大事不好!

黄天霸  (白)     何事惊慌?大人今在何处?

王殿臣  (白)     哎呀,众位英雄!我与大人,同雇小舟过江,不想那船家看破机关,将我打入江中,大人一定死在他人之手!

(黄天霸昏。金大力打王殿臣。)

金大力  (白)     打死你这无用的东西!

朱光祖  (白)     哎哎,先莫打他,救活的要紧。

关泰、
李堃、
金大力、
何路通、
朱光祖、

计全   (同白)    黄爷醒来!

黄天霸  (二黄导板)  累次不幸遭凶险,

(黄天霸哭。)

黄天霸  (二黄摇板)  平白江下起祸端!

             苍天不抱忠良念,

             暂忍恨怒问根源。

     (白)     王殿臣,你可知那船家住在哪里,姓甚名谁?

王殿臣  (白)     那人要伤大人性命,卑职与他动手相争,也未曾问他姓名,只见是一光头大汉。

黄天霸  (白)     列位英雄,久在江湖,可知水路之中,谁为首领?

关泰   (白)     李五爷,想你执掌白旗多年,可知水路英雄,何人为首?

李堃   (白)     俺执掌白旗,若是旱路英雄,无有不晓;水面之中,我却不晓。

朱光祖  (白)     何爷。

何路通  (白)     朱爷。

朱光祖  (白)     你做水路的买卖,可知何人为首?

何路通  (白)     我在水面行走,单人独本,从不同伴,况且江面并无水路之人在内。

黄天霸  (白)     啊,你们俱以不知?

关泰、
李堃、
金大力、
何路通、
朱光祖、

计全   (同白)    不知。

黄天霸  (白)     哎呀,苍天哪!想俺黄天霸,自投施公以来,并无半日清闲,指望落个忠义二字,不负先君之命,如今大人音信全无,难遂平生之愿。也罢!

             列位英雄!

关泰、
李堃、
金大力、
何路通、
朱光祖、

计全   (同白)    黄爷!

黄天霸  (白)     多蒙你等弃暗投明,屡次勤劳,皆因俺天霸累及,众位各归旧业,安然自在,你们在那绿林之中,休管俺天霸之收梢也!

(关泰、李堃、金大力、何路通、朱光祖、计全同哭。)

黄天霸  (二黄原板)  并非是贪功名荣华安享,

             都只为遵父命报答君王。

             功不成名不就痴心妄想,

     (白)     也罢!

     (二黄原板)  舍一命我情愿投在长江!

朱光祖  (白)     哎呀,我的老兄弟!何不差我们下得官船,寻访大人下落,若是有了大人,两全其美;若是无有大人,咱们要死死在一块!谁要不愿,与我把他妈……

金大力  (白)     怎么样?

朱光祖  (白)     真叫我着急!

关泰   (白)     啊,黄爷,何不差我等,下得官船,访问大人要紧。

黄天霸  (白)     好,难得各位同心。访问大人,关爷协同金、李二位,东路打探,若有下路,即速回船。

关泰、
金大力、

李堃   (同白)    遵命,打扶手!

(关泰、金大力、李堃同下。)

黄天霸  (白)     王殿臣,带领朱、何二位,去往西北两岸打探,若有音信,即速回船!

王殿臣、
何路通、

朱光祖  (同白)    遵命!

(王殿臣、何路通、朱光祖同下。)

黄天霸  (白)     计仁兄,看守众寇,我往南路访问大人,若得老天保佑,有了下落,自有音信回来。哎呀,计仁兄,倘访不着大人,我在他乡不回来了——

     (二黄摇板)  殷家堡拿获了众多贼寇,

             回官船料不想又起祸端。

             似明月照芦花音信不晓,

             去打听好叫我路走哪条。

     (白)     哎呀,计仁兄,我此番前去,访问大人下落,若有音信,即速回船,若无大人,纵死他乡,我也不回来了。走!

(黄天霸下。)

计全   (白)     众水手,将船湾在江心,看守贼寇。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吹打。摆帐子。)

施世纶  (内西皮导板) 入龙潭遭贼害忠良自叹,

(四水手押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白)     唉,万岁啊!

     (西皮原板)  眼望着京都内泪撒胸前。

             食君禄一心要除奸救难,

             过江南又谁知起下祸端。

             落马湖遭围困水势凶险,

             四下里重叠叠岐岭高山。

             眼见得众英雄不能相见,

             在此间丧性命心血不干。

(八喽罗、四大将、于亮、李大成、李佩同上。牌子,吹打。)

李佩   (白)     毛如虎命丧他人之手,今日将他绑于灵前,祭奠与你,以表师徒之义。替那屈死绿林,冤冤相报。

     (西皮摇板)  十载怀恨常思念,

             师生之情不虚言。

             斟酒焚香来祭奠,

             有冤当报理当然。

     (白)     刀来!

     (西皮摇板)  今杀贼官除后患!

(土地上,用拐杖打刀断。李佩惊。)

李大成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将计就计忙开言。

     (白)     叔父不必动怒,小侄有计献上。

李佩   (白)     你有何计?

李大成  (白)     刀炸两段,想他乃朝中大臣,不该死在刀下。这落马湖内山水连天,待我将他绑至后山,推下江去,叫他死在江中,岂不是好?

李佩   (白)     也罢,留他个全尸!将他交与你,推在湖中。

李大成  (白)     领命!解下桩来。

(李大成、施世纶同下,土地随下。)

李佩   (白)     且住!想施公在此丧命,闻他标下有些余党,恐有奸细前来。你等各驾小舟,把守湖口,防备有人窥探。

于亮   (白)     寨主放心,这湖内三面是水,一面是山,上有竹城,下有铁网,水底埋伏弩箭钢刀,就是会水的,不能睁眼,准死湖中,何况那些旱路官兵,插翅也飞不进湖口。

李佩   (白)     我岂不知,你们千万不可大意,听我吩咐!

     (西皮摇板)  昼夜巡防在江面,

             休放湖口入官船!

             安排刀枪弓和箭,

             齐心协力莫偷闲。

(李佩下。)

于亮   (白)     寨主吩咐:大家各路把守去者!

众人   (同白)    请!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李大成、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  (西皮导板)  适才一命遭凶险,

李大成  (白)     大人醒来。

施世纶  (西皮摇板)  悠悠七魄又还魂。

             昏昏沉沉睁双眼,

李大成  (白)     大人受惊了。

施世纶  (白)     啊?

     (西皮摇板)  见一壮士跪面前。

李大成  (西皮摇板)  当年多蒙大恩典,

             幸亏相逢在此间。

     (白)     小人救护不周,身该万死!

施世纶  (白)     你是何人,搭救我命,本院一时想你不起。

李大成  (白)     恩公,小人当年,在淮扬贩卖布匹,被盗抢劫,流落他乡,无奈何江都县叩告,多蒙恩公拿住盗贼,追还货物,一家团圆,此恩未报。小人就是李大成!

施世纶  (白)     啊,你就是江都县的李大成?

李大成  (白)     正是。

施世纶  (白)     本院当年救你还家,怎么落在此地?

李大成  (白)     小人后来,贩货船行江内,被他们擒进落马湖,小人无奈,将布匹银两送与那李佩,只求一命。不料李佩无儿,将小人认为同宗侄儿,留在此处。先前本当营救,又恐被他解破机关,望恩公恕罪!

施世纶  (白)     不是你在此,本院早就赴黄泉了。

李大成  (白)     恩公自居钦命,当年那位黄天霸哪里去了?

施世纶  (白)     天霸另有公干,故而有此大祸。你能救我出去,本院自当重谢。

李大成  (白)     恩公,此地水势凶险,有如铜墙铁壁,如何出去。

施世纶  (白)     哎,罢了哇!

     (西皮摇板)  听言叫人心未定,

             要出虎穴万不能。

             为主之意成画饼,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为国难免命一倾。

李大成  (西皮摇板)  恩公若是有伤损,

             枉费小人一片心。

     (白)     恩公不必如此,小人有个主意在此。只是恩公受屈一时,方可搭救。

施世纶  (白)     何言“受屈”二字,请讲。

李大成  (白)     大人请看,后山有一石洞,恩公暂且安身,小人每日送些茶饭,在外打听黄天霸下落,与他送信,慢慢定计,再救恩公出去。

施世纶  (白)     依你之计,若能离了虎穴,自当另眼相看,请上受我一拜!

李大成  (白)     哎呀,折死小人了。

施世纶  (西皮摇板)  多蒙义士相怜悯,

李大成  (西皮摇板)  小人知恩当报恩。

施世纶  (西皮摇板)  但愿除却莫怀介,

李大成  (西皮摇板)  大人为何面带惊?

     (白)     大人为何这等惊慌?

施世纶  (白)     哎呀,义士呀,方才被获,身带印信失落了。

李大成  (白)     恩公,印信在这里。

     (西皮摇板)  看来苍天有默佑,

             巧遇当年旧恩人。

             怀中取出总漕印,

             双手捧过与大人。

施世纶  (西皮摇板)  好个聪明李大成,

             可算忠义智谋人。

             多蒙在此救我命,

             留下美名万古存。

李大成  (西皮摇板)  暂请台驾将身隐,

施世纶  (西皮摇板)  好似孔子困蔡城。

李大成  (白)     大人随我来。

施世纶  (白)     哎,强盗啊!

李大成  (白)     大人来呀!

(施世纶下。于亮暗上。)

于亮   (白)     呔,那赃官哪里去了?

李大成  (白)     推下水去了。

于亮   (白)     便宜了他了。

(李大成、于亮同下。)

【第四场】

(关泰、朱光祖、何路通、金大力、王殿臣同上。)

朱光祖  (白)     尊驾跟随大人雇船,可认得船家面貌,也好访问。

王殿臣  (白)     船中共是五人,内中有一个光头大汉,我就认得此人。

关泰、
朱光祖、
何路通、

金大力  (同白)    既然认得,就好打听。带路前往!

(关泰、朱光祖、何路通、金大力、王殿臣同下。)

【第五场】

黄天霸  (内西皮导板) 明月芦花信飘渺,

(黄天霸上。)

黄天霸  (西皮快板)  心内焦躁似火烧。

             吉凶二字全不晓,

             无有访问路哪条。

     (念)     事由天定,人心难测。

     (白)     大人被水寇拿去,一点音信不通,我自离官船,在外打听三天,并无下落,叫我哪里去访?行至此处,前不把村,后不着店,等个人来问个明白再行!

(樵夫上。)

樵夫   (白)     走哇。

     (西皮摇板)  砍得干柴早回转,

             看看红日落西山。

黄天霸  (白)     小哥请了。

樵夫   (白)     壮士敢是问路的?

黄天霸  (白)     正是。借问这里叫做什么地方?哪里所管?

樵夫   (白)     属海州所管,我们这里叫做褚家庄,庄内有二百余家,全是姓褚。

黄天霸  (白)     哦,你们这里叫做褚家庄,庄内有一位褚彪?

樵夫   (白)     那是我们头一个乡长,合家之人都叫他活爷爷。

黄天霸  (白)     他住在哪里?

樵夫   (白)     过了树林,高大墙门,上写着“侠义结交”四个大字就是。

黄天霸  (白)     承蒙指教。我去拜他。

樵夫   (白)     尊家贵姓?

黄天霸  (白)     姓黄。

樵夫   (白)     你认得他么?

黄天霸  (白)     我们皆是弟兄。

樵夫   (白)     原来是黄爷。

黄天霸  (白)     少陪了。

樵夫   (白)     请便,请便。

(樵夫下。)

黄天霸  (西皮摇板)  那褚彪他本是绿林大盗,

             年高迈定知晓水路哪条。

(黄天霸下。)

【第六场】

(褚彪上。)

褚彪   (西皮摇板)  数十年为响马扶危济困,

             白发苍并无有接代后根。

             我女儿配关泰良缘天定,

             朱光祖、黄天霸二位主婚。

(家院上。)

褚彪   (白)     老夫褚彪。前在殷家堡同劫囚车,被朱光祖相劝,按顺施公。小女终身,许配关泰为婚,完却一身之愿。这且不言。只因万君兆夫妻前来看我,不料万大嫂染病在家。今日无事,过村走走。

             家院。

家院   (白)     有。

褚彪   (白)     看守村庄。我到沟邑拜客,天晚就回。备马伺候。

家院   (白)     哦。

(黄天霸上。)

黄天霸  (西皮快板)  适才庄前得音信,

             特拜年迈老绿林。

     (白)     来此已是,待我下马问来。

             门上有人么?

家院   (白)     什么人?

黄天霸  (白)     这里可是褚老丈府上么?

家院   (白)     正是。因何动问?

黄天霸  (白)     烦劳通禀,我黄天霸拜望。

家院   (白)     请少待。

             回禀员外:庄门有人,名叫黄天霸,前来拜望。

褚彪   (白)     啊。黄天霸到了,说我出迎。

家院   (白)     家主出迎。

(家院下。)

褚彪   (白)     啊,黄爷。

黄天霸  (白)     老丈请了。

褚彪   (白)     请到寒舍。

黄天霸  (白)     正来拜府。

褚彪   (白)     请坐。

黄天霸  (白)     不敢。有座。

褚彪   (白)     黄爷驾临,未曾远迎,多有得罪。

黄天霸  (白)     岂敢,前在殷家堡多有轻慢,恕罪。

褚彪   (白)     看茶。

黄天霸  (白)     不用。

褚彪   (白)     黄爷来此荒张,有何贵干?

黄天霸  (白)     啊,老丈!

     (西皮原板)  殷洪与我两交战,

     (西皮快板)  大人改扮离官船。

             小舟渡江来过岸,

             平白之间起祸端。

褚彪   (白)     大人改扮,又有什么祸端?

黄天霸  (白)     行在江心,被一伙水寇劫去。

褚彪   (白)     哎呀,大人被擒,快快定计搭救才是。

黄天霸  (白)     我等打听三日,音信全无。今来拜府,特来领教。

褚彪   (白)     有话请讲,何言“领教”二字。

黄天霸  (白)     老丈乃是前辈先生,久惯江湖,这水路盗寇是何人,隐藏何地,恳请指教,但能救回大人,哎,老丈啊!晚生恩当重谢!

褚彪   (白)     绿林响马,只要老汉吩咐一句,谅他们不敢伤害他人,但是水路大盗……哎呀,这水路之中,我想起一人,只是他离此甚远。

黄天霸  (白)     请问老丈,此人姓甚名谁,住在何处?

褚彪   (白)     离此百里,有座落马湖,立为水寨,此人名叫李佩,外号人称铁臂猿猴,可算第一好汉。大人若被此人擒去,只怕命在旦夕了!

黄天霸  (白)     哎呀,老前辈,既蒙指引,恳求同去走走,不知意下如何?

褚彪   (白)     呀,黄爷,老汉今日要看望朋友,不能奉陪。

黄天霸  (白)     四海之内,皆为朋友,何分彼此?

褚彪   (白)     非也,我那朋友,乃夫妻二人,路过此处,不料他妻偶得病症,居住在夹沟邑安身,他乃出外之人,何能怠慢,休要见怪。

黄天霸  (白)     老丈的朋友,姓甚名谁?

褚彪   (白)     提起此人,黄爷也该认得。

黄天霸  (白)     好,许我知晓。

褚彪   (白)     名叫万君兆。

黄天霸  (白)     呀,敢是八臂哪吒?

褚彪   (白)     正是他。

黄天霸  (白)     乃我结义之兄,夹沟邑离此多远,我要去看兄嫂。

褚彪   (白)     夹沟邑在北,落马湖在南,不可误了大事。

黄天霸  (白)     也罢,烦老丈传达问候,就说我另有公干,不可提起大人之事,恐他为我担惊,改日登门叩谢,告辞了!

     (西皮快板)  多蒙老丈指明路,

             连夜即奔落马湖。

             拜上君兆好言诉,

             披星戴月赶前途。

(黄天霸下。)

褚彪   (西皮摇板)  侠义之人传千古,

             日后凌阁表画图。

(褚彪下。)

【第七场】

(关泰、李堃、何路通、王殿臣、金大力、朱光祖同上。风入松牌。)

关泰   (白)     众位英雄请了!

李堃、
何路通、
王殿臣、
金大力、

朱光祖  (同白)    请了!

关泰   (白)     我等打听大人,并无下落。

李堃   (白)     看看十天再无有音信,大家有罪。

金大力  (白)     回船杀了殷洪余党,大家散了吧!

关泰   (白)     不可乱道,与计全商议,找寻天霸要紧。

李堃、
何路通、
王殿臣、
金大力、

朱光祖  (同白)    请。

(关泰、李堃、何路通、王殿臣、金大力、朱光祖同下。)

【第八场】

(李大成上。)

李大成  (西皮摇板)  为国忠良遭大难,

             幸得相逢在此间。

             每日三餐送茶饭,

             无有计策送他还。

     (白)     俺李大成。虽然保全大人性命,只是不能送他出去,欲想官船通信,怎奈寨内之事,在我一人掌管,二来恐怕机关泄露,大人就有死无生。我想明日是寨主寿诞之日,假意前去预办果品,打听黄天霸便了!

     (西皮摇板)  但愿恩公脱大难,

             不枉一片好心肠。

(李大成下。)

【第九场】

(黄天霸上。)

黄天霸  (西皮快板)  事急不敢行迟慢,

             紧记褚彪对我言。

             步行如飞抬头看,

             海水连天浪滔滔。

     (白)     且住!我不分昼夜而行,来至江边,白浪滔天,不知什么所在,如何访问,呀,那旁有座饭店,不免用些酒饭再讲。

     (西皮快板)  好人若不把功建,

             怎留美名万古传。

     (白)     哦,“望江居”。

             堂倌有么?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了。

     (念)     美味珍馐出,应时小卖全。

     (白)     我的爷,敢是吃酒的么?

黄天霸  (白)     正是。

酒保   (白)     请里面坐。

黄天霸  (白)     酒家将好酒取来。

酒保   (白)     伙计们,将好酒取来,与这位爷所用。

黄天霸  (白)     店家,这条江,叫什么地方?

酒保   (白)     叫做落马湖。

黄天霸  (白)     啊,这就叫做落马湖!可有船只来往?

酒保   (白)     并无船只敢走此处。

黄天霸  (白)     为何不敢走?

酒保   (白)     尊驾爱说,我也爱说,咱们二人讲讲。

黄天霸  (白)     店家用酒。

酒保   (白)     我不吃酒。尊驾今欲何往?

黄天霸  (白)     我远路到此地,要过江另有公干。

酒保   (白)     我劝你不要过江,倒是造化。

黄天霸  (白)     这是为何?

酒保   (白)     我看尊驾是个老实人,说也无妨。这落马湖内,有一个寨主,名叫李佩,人称铁臂猿猴,招聚喽兵,拦路抢劫,每逢有船过江,性命难逃。

黄天霸  (白)     难道不害怕官兵拿获。

酒保   (白)     官兵如何进得。这落马湖三面是水,一面是山,上有竹城,下有铁网,慢说是人,就是雀鸟也飞不进。

黄天霸  (白)     既然如此,若是湖内之人,怎样进去?

酒保   (白)     湖内船只,俱有白头箭为号,开了竹城,撤去铁网,方能进去。

黄天霸  (白)     听你之言,他们是经常害人了?

酒保   (白)     我告诉你,前五天,有一人,被他们头目绑进湖内,一定九死一生。

黄天霸  (白)     呀,可知那人哪里来的?

酒保   (白)     走路一颠一颠的,此人总是一死。

黄天霸  (白)     呀,那人死了?

酒保   (白)     活不了。

黄天霸  (白)     取饭来!

酒保   (白)     是。

(酒保下。)

黄天霸  (白)     哎呀,且住!听他之言,大人一定死在李佩刀下。

(酒保上。)

酒保   (白)     你那里着什么急?

黄天霸  (白)     取酒来!

酒保   (白)     饿急了。

(酒保下。李大成上。)

李大成  (白)     走哇!

     (西皮摇板)  每日担惊心牵挂,

             思来想去乱如麻。

     (白)     堂倌。

(酒保上。)

酒保   (白)     来了。

             原来是李大爷。连日少见。

李大成  (白)     寨中有事。

酒保   (白)     请里面坐。

李大成  (白)     取酒来。

酒保   (白)     好酒一壶。斟上一盏。

(酒保下。)

李大成  (白)     唉,罢了!

黄天霸  (白)     唉,罢了!

李大成  (白)     罢了呀,罢了呀!

黄天霸  (白)     罢了呀,罢了呀!

李大成  (白)     呀,那人有些面善,一时想他不起。

(李大成下位,看。)

黄天霸  (白)     呔!你这人上下打量于我,是何道理?

李大成  (白)     你可姓黄?

黄天霸  (白)     姓黄啊,你把我这姓黄的怎么样?

李大成  (白)     可是江都县的那位太爷?

黄天霸  (白)     有的有的。

李大成  (白)     今日到此敢是私访?

黄天霸  (白)     噤声!

李大成  (白)     诸事在我身上,此间不是讲话所在。

             店家!

(酒保上。)

酒保   (白)     啊!

李大成  (白)     酒钱记在账上,改日总算。

酒保   (白)     是了。

             闹了半天,还是赊去呢。

(酒保下。)

李大成  (白)     小人名叫李大成,昔年在江都县被盗劫抢,多蒙恩人追还货物,救了性命,难道忘了么?

黄天霸  (白)     原来是贩卖布匹的李大成,你怎么到了此地?

李大成  (白)     二次贩布,行在江内,被李佩擒住,认了同宗侄儿。前日大人遇难之时,小人用计言道,将大人推在湖内,现将大人藏在山洞里面,每日暗送茶饭,虽然保住大人性命,望恩人定计救出大人才好!

黄天霸  (白)     好,感你保住大人性命,可能救出龙潭虎穴?

李大成  (白)     哎呀,恩人!湖内水势凶险,要个水中好汉,先探路径,后救大人。

黄天霸  (白)     待我前去,差人前来。李大成你要做个内应,两下夹攻,方能救出。告辞了!

     (西皮摇板)  这件事全仗你做下内应,

             功成后我保你荣耀前程。

(黄天霸下。)

李大成  (西皮摇板)  想当初被难时险遭性命,

             这件事每日里受怕担惊。

(李大成下。)
(完)


浏览次数:16907 ┊ 字数:882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