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连营寨》(一名:《火烧连营七百里》)

主要角色
刘备:老生
陆逊:小生
关兴:武生
张苞:净
孙权:净

《连营寨》王又宸饰刘备
《连营寨》王又宸饰刘备
情节
蜀先主刘备,因关公、张飞相继丧亡,遂与东吴结不解之仇,誓欲沼灭孙吴,以报二弟,于异姓手足之谊,诚无间矣。惜太愤历,忘汉室之公敌,而但急己身之私义,舍重谋轻,逆于理势,且复过于骄盈操切,不知乘胜转机,以是卒被大创,至身丧白帝,遗恨吞吴。呜呼,偏安之局,蜀祚之暂,盛衰成败,实消长于此!按蜀志章武二年二月,黄忠既战殁于彝陵,先主益愤吴,誓必灭此朝食,遂会军猇亭,分路进攻,连营七百里,初出兵,颇胜利,死其主帅甘宁,孙权大惧,遂遣程秉(剧本作诸葛瑾)奉使来议和,愿割荆州还蜀,并函归张飞首级。先王适盛怒之余,不许,程秉还,吴廷束手。乃拔陆逊于书生,拜为大将。先主闻之,颇易视陆逊。时适盛暑,兵苦炎渴,先主不察,令移营林木丛茂处,遂犯兵家包原失闲之忌,致为陆逊所败,全军覆没,几不能脱。方马良赍图入川,诸葛亮见之,即顿足叹恨,欲图补救,知已不及。幸得赵云往援,先主乃退入白帝城养疴。是役也,祭酒程畿、番王沙摩柯,及傅彤、冯习、张南等,均死于难。

注释
此剧前见谭鑫培去刘备,沉着悲痛,苍凉激越,深合白帝城以前之一种神气。叫天而外,当推王又宸为第一。今客串华彦臣君,亦深得此戏三味,洵于谭、王外能独树一帜者,诚未易材也。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Snake Sui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韩当、周泰、糜芳、傅士仁、马忠、夏旬同上,同起霸,点绛唇牌。)

众将   (同白)    俺,

韩当   (白)     韩当。

周泰   (白)     周泰。

糜芳   (白)     糜芳。

傅士仁  (白)     傅士仁。

马忠   (白)     马忠。

夏旬   (白)     夏旬。

韩当   (白)     请了,元帅起兵征剿西蜀,命我等在此伺候。

众将   (同白)    请。

(八红小军、四大铠、甘宁同上,点绛唇牌。)

众将   (同白)    参见元帅。

甘宁   (白)     众位将军少礼。

众将   (同白)    吓。

甘宁   (念)     战鼓响惊天震地,杀气腾鸟不敢飞。帐下有雄兵百万,号令出敢不遵依!

     (白)     本帅甘宁。蒙圣恩拜我为帅,征讨西蜀,今乃黄道吉日。

             众位将军,人马可齐?

众将   (同白)    具已齐备。

甘宁   (白)     起兵前往。

众将   (同白)    众将官起兵齐往。

(风入松牌,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瓜头大铠、关兴、张苞、张南、刘备同上。上半段泣颜回牌。)

刘备   (念)     眼观江夏水沧沧,好似汉阳对武昌。常德、武陵依然在,虎口内面藏荆襄。

     (白)     孤,刘备。带领倾国人马,与二、三弟报仇,兵出川口,擒城夺市,杀关斩将,皆赖二、三弟之神威也。孔明先生,在成都闻得黄忠去世,发来蛮兵十万,以助其阵,只因蛮兵初到内地,不知兵势若何。

             张南,

(张南允。)

刘备   (白)     传番王沙摩柯上将台听点。

张南   (白)     番王沙摩柯上将台听点。

(沙摩柯上。)

沙摩柯  (白)     这金里金波,伊里波,藏安呵,沙摩柯,嗑膝。

刘备   (白)     你兵初入内地,不知兵势若何,传令开操,待孤一观。

沙摩柯  (白)     这蛮兵们开操。

(八蛮兵、四长枪、四短刀同上,操演,同下。)

刘备   (白)     孤观你兵势,倒也精壮,令人难敌也。

(下半段泣颜回牌。)

沙摩柯  (白)     就此合操。

(沙夫人上,合操完。报子上。)

报子   (白)     报,韩当、周泰等兵打蜀营。

刘备   (白)     再探。

(报子下。)

刘备   (白)     沙摩柯,带领你兵攻打头阵,张苞、关兴,随后接应。

(刘备、张南同下。)
沙摩柯、
关兴、

张苞   (同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众人同走圆场,甘宁上,会阵,开打。甘宁追蛮兵同下。)

【第三场】

(沙摩柯、关兴、张苞、众人同上。上半段千秋岁牌。)
关兴、

张苞   (同白)    甘宁厉害如何是好?

沙摩柯  (白)     不妨,他若来时,乱箭齐发,哪怕他飞上天去。

(甘宁追上。四长枪手、四蛮兵同放箭,甘宁带箭下。)
关兴、

张苞   (同白)    紧紧追赶。

(下半段千秋岁牌。众人同下。)

【第四场】

(内喊,甘宁上。)

甘宁   (白)     罢了吓,罢了!

(甘宁唱越恁好牌第一段。关兴、张苞、沙摩柯同追上,过场,同下。韩当、周泰、糜芳、傅士仁、马忠、夏旬、龙套同上,同下。)

甘宁   (白)     哎呀,且住!蜀兵来得厉害,我军不能取胜,主上吓主上,臣不能保全社稷了。

(甘宁唱越恁好牌第二段,自刎。韩当、周泰、糜芳、傅士仁、马忠、夏旬、龙套同上。)

韩当   (白)     主帅已死,不能复生,须得拜本进京,请兵救援。

周泰   (白)     只是江南岸无人把守。

马忠、

麋芳   (同白)    我等把守江南岸。

韩当、

周泰   (同白)    我等把守江北岸。

             众将官,把守去者。

(四大凯引韩当、周泰同下。)

马忠   (白)     将军,此乃咽喉之地,须要小心把守。

(马忠下。)
麋芳、

傅士仁  (同白)    众将,此乃咽喉之地,小心把守。

(糜芳、傅士仁同下。)

众将   (同白)    列位将军,看蜀兵每每得胜,此地难保,不免将麋芳傅士仁的首级,献于刘备,岂不是头功!

众将   (同白)    言之有理,请!

(众将同下。)

【第五场】

(麋芳、傅士仁同上。)

麋芳   (白)     哎吓将军,方才三军言到,要杀你我,献于刘备,如何是好?

傅士仁  (白)     不妨,趁此无人,将马忠杀死,献于刘备,岂不是好?

糜芳   (白)     言之有理。

(糜芳、傅士仁同下。马忠上,麋芳、傅士仁同上,杀马忠,马忠下。)
麋芳、

傅士仁  (同白)    趁此无人,就此走了罢,正是:

糜芳   (念)     瓦罐不离井上破,

傅士仁  (念)     将军难免阵前亡。

(糜芳、傅士仁同下。)

【第六场】

(吕范、诸葛瑾、阚泽、赵咨同上。)

吕范   (念)     五云露出催晓箭,

诸葛瑾  (念)     九重春色醉仙桃。

阚泽   (念)     旌旗日暖龙蛇动,

赵咨   (念)     金殿风和燕雀高。

吕范   (白)     下官吕范。

诸葛瑾  (白)     下官诸葛瑾。

阚泽   (白)     下官阚泽。

赵咨   (白)     下官赵咨。

吕范   (白)     请了。

众人   (同白)    请了。

吕范   (白)     主公登殿,排班伺候。

众人   (同白)    请。

(四太监引孙权同上。)

孙权   (引子)    终日焦劳,恨刘备,心似咆哮。

众人   (同白)    臣等见驾,主公千岁。

孙权   (白)     平身。

众人   (同白)    千千岁。

孙权   (念)     昔日曹瞒下江东,全凭周郎巧计攻。如今刘备来征讨,只怕山河落了空。

     (白)     孤,姓孙名权,字仲谋。受父兄之基业,所辖江东一带等处,可恨刘备占去城池,我兵不能取胜,孤心甚是忧虑也。

吕范   (白)     启主公:今有韩当、周泰拜本前来,请主公观看。

孙权   (白)     呈上来。

(吕范呈本,孙权看。)

孙权   (白)     “甘宁阵亡”。哎吓,卿家吓!“请兵救援”!咳,昔日有周郎,周郎之后有子敬,子敬之后有吕蒙,如今国空邦虚,有谁解孤之危也?

诸葛瑾  (白)     主公可将范疆、张达并张飞首级,解至蜀营,待臣前去讲和。

孙权   (白)     就命卿家,将范疆、张达并张飞首级,解至蜀营讲和。

诸葛瑾  (白)     领旨。

(诸葛瑾下。)

赵咨   (白)     臣观诸葛瑾,此去必不转来。

孙权   (白)     不必多奏,退班。

     (念)     一字压群寮,文武且退朝。

(孙权下,众人同下。)

【第七场】

(二太监引刘备同上。)

刘备   (念)     梦寐坐卧恨吴狗,灭却东吴方罢休!

(关兴、张苞同上。)

关兴   (念)     心中怀旧恨,

张苞   (念)     不共戴天仇。

关兴、

张苞   (同白)    启皇伯:今有麋芳、傅士仁,解马忠首级来见。

刘备   (白)     二贼来了!绑上来!

关兴、

张苞   (同白)    绑上来!

(四白铠绑傅士仁、麋芳同上。)

刘备   (白)     好贼子!

     (西皮摇板)  献荆州害孤弟是何仇恨,

             全不念孤与你郎舅之情。

     (白)     绑下去!

(四白铠绑傅士仁、麋芳同下上。张南上。)

张南   (白)     启主公:今有诸葛瑾,解范疆、张达并三千岁的首级来见。

刘备   (白)     吓,三千岁的首级来了,阿呀三弟吓!

     (西皮摇板)  听说是报首级珠泪滚滚,

             想当初嘱咐你全不在心。

             放悲声哭三弟叫之不应,

             你在那黄泉路等吾同行。

     (白)     张苞,后营设下灵堂。

关兴、

张苞   (同白)    遵命。

(关兴、张苞同下。)

刘备   (白)     请诸葛瑾。

张南   (白)     有请诸葛瑾!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全凭三寸舌,打动一片心。

     (白)     主公。

刘备   (白)     平身。

诸葛瑾  (白)     千千岁。

刘备   (白)     赐坐。

诸葛瑾  (白)     皇叔在此,臣岂敢坐?

刘备   (白)     哪有不坐之理。

诸葛瑾  (白)     臣谢座。

刘备   (白)     诸葛子瑜前来,敢是与孙权做说客么?

诸葛瑾  (白)     非也,臣久思陛下,一来问安,二来讲和。想昔日关二王与吕蒙不合,枉自兴兵,误其大事。今奉主公之命,送来降将,荆州原归皇叔,以求两国和好,免得生灵涂炭。

刘备   (白)     你东吴现在危急,故命你前来巧言顺说么?

诸葛瑾  (白)     非臣巧言,皇叔乃帝王之后,不争江山,反争荆州,失其重言其轻也。

刘备   (白)     住口!你东吴不仁,害孤二弟,不共戴天之仇,若不看在我家丞相之面,先斩汝头!回去说与孙权知道:早晚孤必兴兵扫平东吴,管叫他国诛戮,去罢!

张南   (白)     出去!

(关兴、张苞同上。)

诸葛瑾  (念)     用手捧盆湘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诸葛瑾下。)

刘备   (白)     关兴、张苞,传令吩咐满营大小将官,俱穿孝服,将你父神牌请在灵堂,将一概仇人,绑在灵前,为伯的亲自祭奠。

关兴、

张苞   (同白)    遵命。

刘备   (西皮摇板)  想当年结桃园对天发咒,

             愿同年同日月共同罢休。

             到如今一旦间死别分手,

             我岂肯独一人乐享无忧!

(刘备、关兴、张苞、张南同下。)

【第八场】

(四大铠绑麋芳、傅士仁、范疆、张达同上。)

傅士仁  (西皮摇板)  你说刘备待你厚,

麋芳   (西皮摇板)  哪个叫你献荆州!

张达   (西皮摇板)  我说此事总有鬼,

范疆   (西皮摇板)  死在眼前埋怨谁?

(大吹打,四白龙套、四文堂、四太监、关兴、张苞同上。)
关兴、

张苞   (同白)    有请皇伯!

刘备   (内西皮导板) 白盔白甲白旗号,

(刘备上。)

刘备   (哭板)    二弟,三弟,孤的好兄弟吓!

     (西皮原板)  大小将官哭嚎啕。

             孤王兴兵把仇报,

             扫平了东吴气方消。

             请过了神牌往怀抱,

     (反西皮二六板)点点珠泪往下抛。

             当年桃园结义好,

             胜似一母共同胞。

             不幸徐州失散了,

             你万般无奈暂且归曹。

             那曹操待你的情义好,

             上马金银赐过你大红袍。

             美女十名你不爱,

             挂印封金辞奸曹。

             匹马单刀保皇嫂,

             过五关,斩六将,擂鼓三通,把蔡阳的首级枭,你可算得盖世的英豪。

             华容道上放曹操,

             大仁大义志量高。

             单刀赴会天下晓,

             英雄美名亘古标。

             可恨孙权行计巧,

             害孤二弟归天曹。

             愚兄兴兵把仇报,

             扫平了东吴气方消,

             还望二弟神灵保,

     (哭头)    孤的好兄弟吓,

     (西皮摇板)  不杀孙权不回朝。

关兴   (西皮摇板)  刘皇伯为父王咽喉哭哑,

             我心中好一似钢刀来铡。

刘备   (西皮摇板)  非是为伯的珠泪掉,

             孤与汝父生死交。

             哭罢了二弟把三弟叫,

             孤的好兄弟吓,

     (反西皮二六板)叫声三弟听根苗:

             大破黄巾天下晓,

             敌人见你望风逃。

             虎牢关曾把吕布的发冠挑,

             当阳坡下喝断了灞桥。

             夜战马超胆气豪,

             义释严颜颇有略韬。

             可恨那范疆、张达两个贼强盗,

             谋害英雄二贼脱了逃。

             你兄兴兵与你把仇报,

             只杀得孙权魂胆消。

             情愿罢兵写降表,

             同心合意共灭奸曹。

             锦绣江山孤不要,

             一定与你把仇消。

             哭哑了咽喉把三弟叫,

     (哭头)    孤的三弟吓,

     (西皮摇板)  拿住了孙权两开交。

张苞   (西皮摇板)  刘皇伯为父王把心血用尽,

             灵堂下绑的是父王仇人。

             叫人来将二贼首级先刎,

             抛在那荒郊外用火烧焚!

刘备   (白)     拿酒来,待孤亲自祭奠,一概仇人拿去开刀!

(张苞斩范疆、张达、傅士仁。)

刘备   (白)     此贼为何不斩?

张苞   (白)     与皇伯有郎舅之情。

刘备   (白)     事到如今,还讲什么郎舅之情?刀来!

     (西皮摇板)  宝剑一举人头掉,

             杀死贼子气方消!

(刘备斩糜芳。)

刘备   (白)     关兴、张苞,

(关兴、张苞同允。)

刘备   (白)     吩咐文武穿白挂孝,歇兵三日,兵伐东吴!

关兴、

张苞   (同白)    文武穿白挂孝,歇兵三日,兵伐东吴!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太监、阚泽、吕范、赵咨、孙权同上。)

孙权   (念)     苍天若助三分力,灭却刘备方称心。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忙将议和事,报与主公知。

     (白)     启主公:刘备不肯讲和。

孙权   (白)     哎呀,咳,可叹先兄基业,一旦付与流水。

阚泽   (白)     我国现有能士,何不用之?

孙权   (白)     既有能士,何不早说,是哪个?

阚泽   (白)     想那陆逊,智广才高,可以挂帅征讨刘备。

孙权   (白)     孤也久闻陆逊有才,但是年幼,恐难抵敌刘备。

阚泽   (白)     启主公:此人虽然年幼,乃是九江太守陆绩之后,胸中颇知兵法。

孙权   (白)     宣上殿来。

阚泽   (白)     主公有旨:宣陆逊上殿。

陆逊   (内白)    领旨。

(陆逊上。)

陆逊   (念)     久困未展平生志,哪知胸藏百万兵。

     (白)     臣陆逊见驾,愿主公千岁!

孙权   (白)     平身。

陆逊   (白)     千千岁。

孙权   (白)     阚泽夸卿有孙武之才,孤命你带领人马,抵敌刘备,料无推辞。

陆逊   (白)     启主公:江东文武,皆主公故旧之臣,尚且无人受此重任,臣年幼无才,焉能治之?

阚泽   (白)     臣全家力保陆逊。

孙权   (白)     阚卿全家力保,卿家不必推辞。

陆逊   (白)     倘有文武不服?

孙权   (白)     赐你尚方宝剑,先斩后奏。

陆逊   (白)     谢主龙恩。

孙权   (白)     阚卿连夜筑台,拜陆逊为帅,摆驾。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大吹打,四将同上,四太监、阚泽、吕范、赵咨、孙权同上,陆逊上,拜印。)

孙权   (白)     封卿为招讨大元帅,外加鲁侯,赐卿尚方宝剑,倘有不遵,先斩后奏。

陆逊   (白)     谢主龙恩。

孙权   (白)     卿家,孤与刘备有敌国之仇,愿卿此去奏凯班师,乃孤之幸也。

陆逊   (白)     主公龙恩已极,臣当竭力尽忠,以报主恩。

孙权   (白)     摆驾。

(四太监、文官、孙权同下。吹打。陆逊上高台。)

众将   (同白)    叩见元帅!

陆逊   (白)     站立两厢。众将官,吴侯挂我为帅,征讨蜀兵,须要人人努力,个个争先,鸣金不齐,号令不退,盔甲不明,刀枪不利,两军阵前,营武不整,一概勿犯。倘有不遵者,枭首示众!

(众人同允。)

陆逊   (白)     就此响炮拔营。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韩当、周泰同上。)

韩当   (念)     眼观徐梁无解救,

周泰   (念)     六郡之省尽皆休。

韩当   (白)     将军,主公拜陆逊为帅,他乃一介书生,怎能知其武将机谋?

周泰   (白)     且自由他,暂且出城迎接。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吹打,陆逊、四将同上,过场,韩当、周泰同出城接,同下。众人同上,换门。)
韩当、

周泰   (同白)    末将等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陆逊   (白)     岂敢。

韩当   (白)     元帅来此,刘备不战自退也。

陆逊   (白)     我乃一介寒儒,蒙主重托,故未敢辞劳。

韩当   (白)     请问元帅,此番前去,还是先破蜀兵,还是先救孙桓。

陆逊   (白)     全仗列位协力同心,待破蜀之后,再救孙桓。

韩当、

周泰   (同白)    咳,若待破蜀之后,那孙桓岂不困死在城内?

陆逊   (白)     哽,你等哪知用兵之计?掩门。

(龙套、陆逊同下。)

韩当   (白)     将军看此光景,东吴一旦休也。

周泰   (白)     且自由他。

     (念)     落在矮檐下,

韩当   (念)     怎敢不低头?

(韩当、周泰同下。)

【第十三场】

(关兴、张苞、张南、刘备同上,四文堂同上。)

刘备   (念)     龙麟起坐如反掌,干戈霸业定太平。

(马良上。)

马良   (白)     启主公:东吴拜陆逊为帅,兵扎蓆亭。

刘备   (白)     陆逊是甚等样人?

马良   (白)     乃九江太守陆绩之后,一介书生,虽则年幼,颇有谋略,智取荆州,乃此人之计也。

刘备   (白)     嗳,原来乳子诡计,害孤二弟,此时正当擒之。

             关兴、张苞,吩咐起兵。

(关兴、张苞同允。)

马良   (白)     且慢,主公请息怒。

刘备   (白)     为何?

马良   (白)     陆逊非比周郎,不可轻敌。

刘备   (白)     咳,我用兵老矣,难道不如那黄口孺子么?

张南   (白)     臣等每每骂阵,陆逊紧守不出,如之奈何?

刘备   (白)     不妨,孤这里兵精粮足,就与他对守何惧?

张南   (白)     只是天气炎热,兵扎离火之中,又恐汲水不便,三军多生疾病。

刘备   (白)     不妨,孤将营寨,移于茂林深处,炎夏一过,秋时与他拼一死仗,东吴自然休矣。

马良   (白)     我兵若动,倘陆逊踹营,如之奈何?

刘备   (白)     唔,孤命关兴、张苞,各带兵五万,埋伏山谷之中,倘陆逊踹营,趁势可擒也。

张南   (白)     主公妙计,臣等不及也。

马良   (白)     主公要移营寨,可画成地图,问过丞相。

刘备   (白)     咳,孤用兵老矣,些许小事,何必又问丞相?

马良   (白)     古语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望陛下详之。

刘备   (白)     也罢,就命卿家,将各营四至八图,画成全幅,去问丞相;若有不便,即来回奏。

马良   (白)     领旨。

(马良下。)

刘备   (白)     张苞、关兴,就此移营。

(刘备下。)
关兴、

张苞   (同白)    众将官移营去者。

(关兴、张苞同下。)

【第十四场】

(内喊,韩当、周泰同上。)

韩当   (白)     将军,刘备移营,禀知元帅。

周泰   (白)     请。

韩当   (白)     有请元帅!

(四文堂、二旗牌、陆逊同上。)

陆逊   (念)     胸藏孙武按六韬,准备香饵钓金鳖。

     (白)     何事?

韩当、

周泰   (同白)    刘备移营。

陆逊   (白)     有这等事?待我一观,吩咐带马。

     (新水令牌)  山河国事帝王悠,

             统雄师忠德威咎。

             山河泄不尽,

             天地灵祈佑。

             国事凝眸,

             都只为名利锁紧迤逗。

(陆逊上台。)
(刘备、关兴、张苞、张南、龙套、众人同上。步步娇牌。过场,同下。)

陆逊   (白)     呀!

     (折桂令牌)  觑他行队伍驰骤,

             人马咆哮,哗骝不休。

             只见他移营松茂,

             喜眉梢残除群谋。

             整顿着弓刀箭手,

             管教他数百营头,只这顷刻尽休。

             仗吾奇谋,

             俺这里火攻一举,霎时功收。

韩当、

周泰   (同白)    元帅,刘备移营未定,可传将令,待末将等,杀他个措手不及。

(韩当、周泰同唱江儿水牌。)

陆逊   (白)     你等哪知俺的妙计也!

     (雁儿落牌)  凭着他百万兵巧计谋,

             料群雄怎脱俺这牢笼钩。

             方愿俺展韬略达机谋,

             一恁他移军营暗计投。

韩当、

周泰   (同白)    元帅!

(一板绕绕令。)

陆逊   (白)     不必多言,带马回营。呀!

     (收江南牌)  准备着打鱼舟,

             收拾了钓鱼钩。

             咸先皇威灵保佑,

             东吴万载秋。

             伊休,齐凯歌升平奏,

             请幽享廊堂玉殿秋,玉殿秋。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童儿引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念)     袖内乾坤按星斗,扶汉室锦绣龙楼。

     (白)     山人诸葛亮。主公烈性兵伐东吴,如今兵出川口,命马良在彼探听虚实,这几日必有音信前来。

             伺候了。

(马良上。)

马良   (念)     忙将主公旨,报于计谋人。

     (白)     参见丞相。

诸葛亮  (白)     回来了。

马良   (白)     主公有地图在此,丞相请看。

诸葛亮  (白)     展开。

(园林好牌。)

诸葛亮  (白)     哎呀,包原失险,兵家大忌,欲起连营七百里,倘被吴兵用火之计,如何破敌?

             马良,此营何人所扎,理应斩首!

马良   (白)     乃主公龙意。

诸葛亮  (白)     咳,可叹七十五万汉士官兵,尽丧烈火之中。

马良   (白)     待臣回去,奏明移改。

诸葛亮  (白)     你若回去也是不及,此乃天意难以挽回。

马良   (白)     若是主公兵败,如何是好?

诸葛亮  (白)     若是主公兵败,必至白帝城,就命文武在彼伺候。

马良   (白)     倘若陆逊追兵前来?

诸葛亮  (白)     不妨,我自有道理。

马良   (白)     末将告辞。

(马良下。)

诸葛亮  (白)     咳,主公吓!

     (念)     当初臣言已料定,只恐命归白帝城。

(诸葛亮下。)

【第十六场】

(八小军、韩当、周泰、丁奉、徐盛、陆逊同上。沽美酒牌。吹打。)

陆逊   (白)     刘备移营,中我之计,韩当、周泰,

(韩当、周泰同允。)

陆逊   (白)     你二人带领人马,各代硫磺焰硝,等东南风起时,攻打江南岸。

韩当、

周泰   (同白)    得令。

(韩当、周泰同下。)

陆逊   (白)     丁奉、徐盛,

(丁奉、徐盛同允。)

陆逊   (白)     你二人带领人马,各代硫磺焰硝,攻打江北岸。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丁奉、徐盛同下。)

陆逊   (白)     众将官,待蜀营火起,一拥杀出,不得有误。

(众人同允。)

陆逊   (白)     起兵前往。

(沽美酒牌。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关兴、张苞、刘备同上。)

刘备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张南上。)

张南   (白)     启主公:帅字旗无风自倒。

刘备   (白)     恐吴兵今夜前来劫营,张苞、关兴,须要准备。

(报子上。)

报子   (白)     江南岸营中火起!

刘备   (白)     再探!

(报子下。)

刘备   (白)     张苞急救。

(张苞允,下。)

刘备   (白)     这是我军自不小心。

(报子上。)

报子   (白)     江北岸火起!

刘备   (白)     再探!

(报子下。)

刘备   (白)     关兴速救。

(关兴下。)

刘备   (白)     这两岸火起,应在帅旗无风自倒。

(报子上。)

报子   (白)     满营火起!

(报子下。)

刘备   (白)     哎呀,一定吴兵前来放火,不好了!

     (扑灯蛾牌)  唬得我闻言胆战惊,胆战惊,

             消离七魂,待卒报军情。

             好似那南来雁室群,

             也罢,落得个烈火炎身,炎身!

     (白)     带马!

(刘备下。众将同上,起打,张南死。)

【第十八场】

(赵云上,关兴、张苞、刘备同上。滴洒子牌。)

赵云   (白)     臣赵云见驾,愿主公千岁!

刘备   (白)     哎呀,四弟吓,孤悔不听先生之言,致有今日。

赵云   (白)     救驾来迟,望主公恕罪。

刘备   (白)     可叹孤七十五万汉士之兵,俱丧烈火之中!哎吓,皇天吓皇天,孤命休矣!

(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767 ┊ 字数:8946 ┊ 最后更新:2003年01月1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