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摇会》(一名:《二美夺夫》)

主要角色
王氏:旦
小妾:旦
李相公:小生
老街坊:丑
小街坊:丑
书童:丑

情节
此剧形容妻妾争风丑态,演时诙谐杂出,颇足另人捧腹。某士人家有一妻一妾,出外时妾每为妻所欺。一日某作客归,先入妾房卧宿,不意为妻所知,蹑至房外窃听。妾正在彼所说被大娘打骂苦情,妻遂大骂,打门冲进。从此二人吵闹不休,某亦无法止住,惊动另局到来排解,同她们并半均分,妻、妾各住半月。二人虽听从邻居之言,惟仍争夺上半月。邻居又想出双摇会之法,点色大者得上半,小者得下半。遂如法而行,卒为二娘所得。

注释
此剧虽以滑稽出之,然一片婆心,颇欲针砭末俗,使要妾者知系自讨烦恼。惜乎观剧者不采其精意,而徒视为逢场取乐之具也。

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录入:Talker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氏上。)

王氏   (白)     哽哼!

     (念)     为人莫当家,当家累如麻。每日要早起,油盐酱醋茶。

(王氏坐。)

王氏   (白)     我,王氏。配夫李相公为妻,是一个教书的,常常在外。不晓得听了什么人的话,又娶了一个二奶奶。没有娶她的工夫,我们两口子,不提多好呢;如今娶了她,把我就甩了。今天相公不在家,我把她叫出来,帮我作作活。她要不好好地作,趁着相公不在家,我打她两下,出出我的气。

             二娘!二奶奶!唬!跟我滚出来罢!

(小妾上。)

小妾   (念)     忽听大娘唤,迈步到跟前。

     (白)     大奶奶,我们这里有礼呢。

王氏   (白)     罢了,坐下罢。

小妾   (白)     大奶奶,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情?

王氏   (白)     我打娘家带的活来,叫你帮我做做,行不行?

小妾   (白)     行。在哪里做?

王氏   (白)     在我屋里做。

小妾   (白)     你屋里怪黑的,在我屋里做去。

王氏   (白)     你屋里有点腥气味儿,我不去。

小妾   (白)     在哪里做?

王氏   (白)     大厅上做去罢。

小妾   (白)     走吓。

王氏   (白)     走吓。

     (西皮摇板)  姊妹好比一支花,

小妾   (西皮摇板)  十人见了九人夸。

王氏   (西皮摇板)  将身来在厅堂下,

小妾   (西皮摇板)  姊妹二人把活拿。

(王氏、小妾同坐。)

小妾   (白)     大奶奶,我做什么?

王氏   (白)     我替你找找。你做这双鞋,我做这条裙子。我告诉你,今个做活,谁也不许瞧谁的。

小妾   (白)     谁要瞧谁的了?

王氏   (白)     谁就是忘八蛋杂种。

小妾   (白)     就是这么说的吓。

     (西皮摇板)  大奶奶在厅前说出此话,

             他那里说的是羞煞奴家。

             这一边绣的是海棠花,

             这一边绣的是鱼水鸳鸯。

(小妾睡。)

王氏   (白)     好好做,快着一点做。

             你瞧做生活,睡着了!

             二奶奶醒醒,二娘醒醒。吓,我说你醒醒!

(小妾醒。)

小妾   (白)     吓,大奶奶什么事?

王氏   (白)     你怎么做生活,睡着了?

小妾   (白)     我早做完了你了。

王氏   (白)     什么?

小妾   (白)     ……这双鞋。

王氏   (白)     拿来我瞧瞧。

小妾   (白)     咦,方才你说的,今个做活,谁也不瞧谁的。谁要瞧谁的,谁就是忘八蛋杂种。

王氏   (白)     我要告诉你,今个只许我瞧你的,不许你瞧我的。

小妾   (白)     今个偏不给你瞧。

王氏   (白)     今个偏要瞧。

小妾   (白)     偏不给你瞧!

王氏   (白)     要瞧瞧定了!

小妾   (白)     给你瞧!你瞧!

(小妾把鞋往在地下一掷。)

王氏   (白)     我来瞧。

             哎吓,自来旧!这花怎么做的?

             我问你,你这个花谁教与你的?

小妾   (白)     这个活,我妈教与我的。

王氏   (白)     看这个活,连你妈都不是人造的!

小妾   (白)     你妈才不是人造的!

王氏   (白)     好吓,要价还价。你道相公不在家,我就不敢打你?你过来,我跟你说话!好贱人!

(王氏打小妾。)

王氏   (西皮快板)  贱人说话真可气,

             每日做事把我欺。

             手执家法将你打,

             管叫你小贱人一命归西!

小妾   (白)     哎吓,大奶奶!饶了我罢,不要打了!

王氏   (白)     饶了你容易,好好的叫我一声,我就饶你了。

小妾   (白)     如此“大奶奶”!

王氏   (白)     谁要你叫大奶奶?

小妾   (白)     叫你什么?

王氏   (白)     连叫人你都不会么?我教你。

小妾   (白)     我学学。

王氏   (白)     亲亲的,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一挑一夺索,一夹一长往,长长往往的小干妈!

小妾   (白)     嗳!

王氏   (白)     要你叫我!

小妾   (白)     哦,要叫你,你听着:亲亲的,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一挑一夺索,一夹一长往,长长往往的小干妈!

王氏   (白)     儿子答允吓!

小妾   (白)     吓,大奶奶光顾了打我,忘了佛前烧香了!

王氏   (白)     对吓。顾住跟你呕气,忘了佛前烧香了,起来罢。正是:

     (念)     口念千声佛,早晚一炉香。

     (白)     罢罢,阿弥陀佛!

小妾   (白)     我把你老……

王氏   (白)     “老”什么?

小妾   (白)     ……老姐姐。

王氏   (白)     本来是老姐姐。你要来奉承我,我告诉你:今个打也打了你,骂也骂了你了。相公回来,不许你告诉。你要告诉了,我这一脚,把你的养孩子的紫肠踹折了,让你一辈子养不了孩子。哎呀,闪了腰了。罢罢罢,阿弥陀佛!

小妾   (白)     我把你老贱人!

王氏   (白)     啊唷,没有听见。

(王氏下。)

小妾   (叫板)    贱人吓!

     (西皮摇板)  贱人作事心太狠,

             终日打骂实难忍。

(李相公上,书童上。)

李相公  (西皮摇板)  书童带路往前行,

             不觉来到自家门。

书童   (白)     到了,相公。

李相公  (白)     前去叫门。

书童   (白)     晓得。

             大奶奶开门。

(小妾上。)

小妾   (白)     门外有人叫门,想必相公回来了。待我开门。

             啊,相公。

李相公  (白)     吓,二娘。

小妾   (白)     相公请。

李相公  (白)     二娘请进。

(小妾坐,李相公关门。)

书童   (白)     咦,关上门了?

             开门来,开门来!

李相公  (白)     哦,想是书童在外,待我开门。

(书童进。)

书童   (白)     相公这个马拴在哪里?

李相公  (白)     拴在槽头上。

书童   (白)     哦,拴在槽头上。咦,相公相公,你怎么把我带在烟花里来了?

李相公  (白)     这是什么话?是你二娘。去见过。

书童   (白)     哦,这是二师娘,我当是烟花馆。

             参见二师娘。

(小妾打。)

书童   (白)     相公相公,回头我在哪里吃饭?

李相公  (白)     在厨房里吃饭。

书童   (白)     相公相公,吃完了饭在哪里拉屎?

李相公  (白)     疕房里拉屎!

书童   (白)     相公相公,拉完了屎在哪里睡觉?

李相公  (白)     在厢房内睡觉!

书童   (白)     哦,厢房。相公相公,这个……

李相公  (白)     滚下去!

(书童下。)

李相公  (白)     吓,二娘。卑人出门之后,大娘待你如何?

小妾   (白)     相公吓!

     (西皮摇板)  自从相公出门庭,

             终日打骂实难忍。

李相公  (白)     二娘不必如此。明日待我打她几下,与二娘出出气。

小妾   (白)     既然如此,今个在哪个房里睡觉?

李相公  (白)     自然在你房里睡。

小妾   (白)     大娘知道了?

李相公  (白)     大娘知道有我。请。

李相公、

小妾   (同西皮摇板) 今日好似七月七,

             牛郎织女会佳期。

(李相公、小妾同下。)

【第二场】

(王氏上。)

王氏   (西皮摇板)  耳边厢听得有人声,

             不知相公转门庭。

     (白)     吓,这个乃是相公的。好吓,不声不响的,拉到她房里去了。我来听听。

李相公  (内白)    啊,二娘。自从卑人出门之后,大娘待你如何?

小妾   (内白)    自从相公出门之后,大娘在家终日打,每日骂,叫我们好难受。

王氏   (白)     哎吓,可要我的命了!

             你们都滚出来罢!

(书童上,王氏打书童,书童下。李相公、小妾同上。)

王氏   (白)     辛苦辛苦!

小妾   (白)     好说有偏!

王氏   (白)     不要脸,不要脸!这不是相公么?

小妾   (白)     他是相公。

王氏   (白)     我知道。

小妾   (白)     你知道不要问。

王氏   (白)     偏要问!偏要问!

小妾   (白)     养伤罢!

王氏   (白)     我说相公,昨晚回来,怎么不声不响的,到了她房里去了?我这里交给谁呢?

小妾   (白)     那么上你房里,我这里交与谁呢?

王氏   (白)     你吓,贴张招租罢。

小妾   (白)     你才贴招租呢。

王氏   (白)     好吓,你道相公在家,我不敢打你!你过来,好贱人!

(王氏打小妾,李相公生,拿椅子。老街坊、小街坊同上。)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请吓!

老街坊  (梆子)    忽听得街坊上闹吵声,

小街坊  (梆子)    吵得我二人睡也睡不着。

老街坊  (梆子)    睡不着,你就该攒着……

小街坊  (白)     什么?

老街坊  (梆子)    那个烟袋,

小街坊  (梆子)    如不然,我二人去看分明。

老街坊  (白)     请了。

小街坊  (白)     到底是年纪大的,见面就见礼。我也还一礼,请了。

老街坊  (白)     你可曾听见?

小街坊  (白)     这什么讲法?我又来,老头子,你看见一样东西没有?

老街坊  (白)     在哪里?

小街坊  (白)     在那里。你说什么话?

老街坊  (白)     怎么呢?

小街坊  (白)     你才怎么呢?

老街坊  (白)     你可曾听见李相公家里,三更半夜放着觉不睡,打打呱呱,骂骂咧咧。常言道:一家有事,四邻不安。我们去看看什么事。

小街坊  (白)     好,老头子。我帮着你去。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走。

     (同念)    行行走走,走走行行。

     (同白)    到了。哎,半掩门。我二人与他一个大开门。李相公在哪里,李相公在哪里?

李相公  (白)     吓,原来是二位。到此何事?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三更半夜,你们放着觉不睡,为什么打打呱呱,骂骂咧咧。什么原故?

李相公  (白)     吓,二位!家务之事,一言难尽!

老街坊  (白)     他说一言难尽,你懂不懂?

小街坊  (白)     我懂。你懂不懂?

老街坊  (白)     我倒不晓得。

小街坊  (白)     亏了我在这里,告诉你听听。

老街坊  (白)     领教领教。

小街坊  (白)     这个一言难尽吓……

老街坊  (白)     怎么?

小街坊  (白)     这个一言难尽,就是一言难尽。

老街坊  (白)     你不说,我倒明白;你这么一说,我更糊涂了。这个事情,是要问问当家大奶奶。

小街坊  (白)     好,去问问大奶奶。

王氏   (白)     啊。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啊。

王氏   (白)     哈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二位老忘八。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不错,是你的老人家。

王氏   (白)     什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你说什么?

王氏   (白)     我说二位老人家。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不错,二位老人家。

王氏   (白)     你们二位,三更半夜,放着觉不睡,哼,我知道了,不知道哪家倒尿壶,打你们二位冲出来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好,变了屎蛋了。你们三更半夜放着觉不睡,为什么打打呱呱,骂骂咧咧。到底什么原故?

王氏   (白)     我说二位老人家,别人家的事情,你们不知道;我们家里事情,你们还不知道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人家事情,我们不知道;你们家里事情,我们更不知道。

王氏   (白)     我们这位相公,是教书的。在家日子少,出外日子多。在外头不晓得听了哪个狗杂子忘八蛋的话……

小街坊  (白)     你是狗杂子。

老街坊  (白)     你是忘八蛋。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都差不多。怎么样?

王氏   (白)     如今要了这位二奶奶。没有要她的功夫,我们不提多好呢。自从娶了她,把我好一比……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好比什么?

王氏   (白)     伤风的鼻涕——刻就甩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李相公没有良心。

王氏   (白)     好容易相公昨天回来了,来不及拉她房里去了。有知道的,她没大没小;不知道的,当我们娘们争风吃醋。

小街坊  (白)     哎吓,好醋好醋!怎么吃下肚去了。

老街坊  (白)     咳,这个好东西,吃下肚去,消痰化气,不放臭屁!

小街坊  (白)     不要闹了。

老街坊  (白)     这个是一面之词,不可听。

小街坊  (白)     去问问二奶奶。

老街坊  (白)     对,去问问。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二奶奶在哪里,二奶奶在哪里?

小妾   (白)     我道二位是谁,原来二位老乌鸡。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什么?

小妾   (白)     哦,二位老邻居。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不错,二位老邻居。

小妾   (白)     三更半夜,放着觉不睡……哦,我知道了,听说我们相公回来了,跟我们佃腰来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我们当不了那个差事。

小妾   (白)     干什么来的?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你们三更半夜,放着觉不睡,为什么打打呱呱,骂骂咧咧。到底什么原故?

小妾   (白)     二位老邻居,别人家事情,你们不知;我们家事情,难道说你们也不知道的?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人家事情,我们不知;你们家里事情,我们有知道的,有不知道的。

小妾   (白)     今有我们这位相公,要了这位大奶奶,有七、八年没有开过怀。

王氏   (白)     什么?你打听打听,我在娘家养过七、八个!

老街坊、
小街坊、

小妾   (同白)    什么什么?

王氏   (白)     不要着急,养过七、八个小猫小狗。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大奶奶猫狗养的。你说你的。

小妾   (白)     二位老人家,你们可知道,相公娶我来,是为什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到底是为什么?

小妾   (白)     为的是生儿养女。

小街坊  (白)     你是哥哥。

老街坊  (白)     你是妹妹。不要闹了。

小妾   (白)     你想着,春天不下种,苗从何处生?

老街坊  (白)     好,我看你怎么样。

小街坊  (白)     老头子,你吃了,我不吃。摆在这里,让她受了日精月华,好变条小狗。

老街坊  (白)     不要闹了。小伙子,你可知道为什么事?

小街坊  (白)     不晓得。

老街坊  (白)     因为吃醋。

小街坊  (白)     唬,这么多年纪,怎么说这个话?不是吃醋,吃的陈醋。

老街坊  (白)     更酸。

小街坊  (白)     他们这么吵,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老街坊  (白)     我有主意。让他们分家罢。

小街坊  (白)     人家过的好好日子,不能分家。

老街坊  (白)     这分家跟那个分家不同。

小街坊  (白)     怎么不同?

老街坊  (白)     一个分上半月,一个分下半月,就不吵了。

小街坊  (白)     这倒不错。老头子你说话。李相公、大奶奶、二奶奶都跕过来。老头子你抄起来。

老街坊  (白)     我抄哪一个?

王氏、

小妾   (同白)    什么造的?

小街坊  (白)     哎,叫你抄话,谁叫你抄人?

老街坊  (白)     我弄错了。李相公、大奶奶、二奶奶,你们常常闹,也不是事情。依我老汉的主意,把这个家分了罢。

王氏、

小妾   (同白)    我们过的好好日子,不分家。

老街坊  (白)     分家跟分家不同。一个上半月,一个下半月。

王氏   (白)     如此说来,我要上半月。

小妾   (白)     我要上半月。

王氏   (白)     我要上半月,我要上半月!

小妾   (白)     我要上半月,我要上半月!

(二街坊同劝。)

李相公  (白)     慢来慢来。你们都要上半月,下半月叫我上哪里去?

小街坊  (白)     下半月上老头子家里去。

老街坊  (白)     上你家里去。

小街坊  (白)     老头子你这个主意不好。

老街坊  (白)     不好我没有了。

小街坊  (白)     看我的大奶奶、二奶奶你们不要吵,你们不要吵,你们来抽签罢。谁抽着,谁是上半月。

王氏、

小妾   (同白)    抽签有假。

小街坊  (白)     抽签有假,摇会罢。

王氏、

小妾   (同白)    什么?摇会?

小街坊  (白)     三粒色子,摆在碗里。谁摇的点大,谁是上半月;谁摇的点小,谁是下半月。

王氏、

小妾   (同白)    好,听信罢。

小街坊  (白)     老头子,有色子没有?

老街坊  (白)     没有。

小街坊  (白)     好吓,出来劝架,不带色子么?大奶奶有色子没有?

王氏   (白)     没有。

小街坊  (白)     又没有。二奶奶有色子没有?

小妾   (白)     没有。

小街坊  (白)     二奶奶江北人说没得;老头子来劝架,怎么不带色子来?

老街坊  (白)     我倒忘了。

小街坊  (白)     我来与你拿出来罢。

老街坊  (白)     什么?

小街坊  (白)     这个色子。

老街坊  (白)     吓我一跳。

小街坊  (白)     老头子你看看,四平头!这个色子多好!

老街坊  (白)     好!

小街坊  (白)     大奶奶,二奶奶,我跟你们唃里头了。

王氏、

小妾   (同白)    什么?

小街坊  (白)     这个色子,你们谁摇?

王氏   (白)     我先摇。

小妾   (白)     我先摇。

王氏   (白)     我先摇,我先摇!

小妾   (白)     我先摇,我先摇!

(老街坊、小街坊同劝。)

李相公  (白)     此事要有大有小,让她先摇。

王氏   (白)     我说相公,我跟你半辈子,今日说了一句有良心的话!哪一个是我跟先的?

大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什么?

王氏   (白)     看会的。

大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我们两个人,看你在那里干什么。

王氏   (白)     我在这里祷告。

大街坊、

小街坊  (同白)    祷告谁?

王氏   (白)     祷告马王爷。他老人家三只眼,中间这一只眼,专管我们娘们腌里八脏的事情。

大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哦,马王爷管这个事情!

王氏   (白)     娼妇!

小妾   (白)     蹄子!

王氏   (白)     今日与你摇会,明日与你抽签吓!

     (西皮快板)  拜上拜上多拜上,

             拜上马王听端详:

             保佑弟子得了会,

             一柱清香谢上苍。

大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不要动,有人看。

王氏   (白)     谁看?不要摆动,一拼了性命交关。

小街坊  (白)     老头子你看要留神,要拼命的。

老街坊  (白)     不要紧,看我的。

小街坊  (白)     哎,留神!

(老街坊揭。)

老街坊  (白)     哎呀,好大的点吓!

小街坊  (白)     你有多大的眼吓?

老街坊  (白)     什么?

小街坊  (白)     哦,多大点。

老街坊  (白)     二个六,一个浮。

小街坊  (白)     什么?

老街坊  (白)     二个六,一个府。

小街坊  (白)     说明白了!

老街坊  (白)     二个六,一个五。

小街坊  (白)     这不结了。哦,二个六一个五共十七点。我们去道喜。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大奶奶,道喜道喜!

王氏   (白)     大家同喜。摇的多大点?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二个六一个五十七点。

王氏   (白)     哦,十七点。一共有多少点?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一共十八点。

王氏   (白)     还有一点。我来看看。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你来看。

王氏   (白)     啊?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啊?

王氏   (白)     哈哈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哈哈哈!

王氏   (白)     二位老人家,看这个色子,看出我们的良心。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大奶奶良心摆在哪里?

小妾   (白)     大奶奶心在背上。

王氏   (白)     这叫做人亏天不亏,人亏天不亏!叫她快摇!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是了。二奶奶该你摇。

小妾   (白)     大奶奶摇了多少点?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摇了十七点。

小妾   (白)     还有一点,恐怕挤不上去罢。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腰里一使劲,挤上去了!

小妾   (白)     什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摇会。

小妾   (白)     我不摇,让了。

小街坊  (白)     老头子,二奶奶这让会,上干建的。

老街坊  (白)     怎么上干建?

小街坊  (白)     在干建第三张。见鸡不飧,二奶奶真乃节烈妇也。

老街坊  (白)     少胡屁。告诉大奶奶,二奶奶会不摇了,让了。

王氏   (白)     哦?见我点大,她不敢摇?我不要这空人情,偏要她摇。娼妇你与我摇。

小妾   (白)     偏不摇。

王氏   (白)     偏要摇。

小妾   (白)     偏不摇,偏不摇!

王氏   (白)     偏要你摇,偏要你摇!

(老街坊、小街坊同劝。)

李相公  (白)     哎,二娘,是大是小,碰上一碰。

小妾   (白)     如此说,谁是我跟前的?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什么?

小妾   (白)     看会的。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有人看,你又骂人。

小妾   (白)     不会的,我祷告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祷告什么?

小妾   (白)     金花娘娘。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怎么讲?

小妾   (白)     金花娘娘,管我们娘们腌里八脏的事情。娼妇!

王氏   (白)     蹄子!

小妾   (白)     今日与你摇会,明日与你抽签!

     (西皮快板)  拜上拜上多拜上,

             拜上金花老娘娘:

             保佑弟子得了会,

             猪头三牲谢神明。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不要动,有人看。

王氏   (白)     谁看?不要碰,碰了要拼命。

老街坊  (白)     该你看。留神,要拼命的。

小街坊  (白)     不要紧。

老街坊  (白)     留神。

小街坊  (白)     不要唬我。哎吓,好大点。

老街坊  (白)     你有多大眼?

小街坊  (白)     什么?

老街坊  (白)     多大点?

小街坊  (白)     三块煤黑子。二个六……

老街坊  (白)     还有一个?

小街坊  (白)     还有一个六。

老街坊  (白)     三六一十八。

小街坊  (白)     对,十八点。道喜道喜,二奶奶道喜!

小妾   (白)     我们不喜。摇了多少点?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三块煤黑子,三六十八点。

小妾   (白)     啊?是真的么?我看看。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你看。

小妾   (白)     二位老邻居,看这个色子,看出我们的良心来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二奶奶心在哪里?

小妾   (白)     在胳夹窝里。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好,二奶奶心摆在胳夹窝里。

小妾   (白)     这叫做人亏天不亏,人亏天不亏!跟我送个信去!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是了。大奶奶你这个会……

王氏   (白)     这个会我得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你剽了。

王氏   (白)     吓,怎么剽了?二娘摇多大点?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二奶奶摇了十八点。

王氏   (白)     哎呀,是真的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谁骗你?

王氏   (白)     哎呀,要了我的命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你看看去。

王氏   (白)     我看看去。啊?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哽。

王氏   (白)     这个色子不是摇的,是摆的罢?

老街坊  (白)     哪个鸡巴搅的摆的?!

小街坊  (白)     这么大年纪,当住妇女,说什么鸡巴撩子?

王氏   (白)     这个色子,我要扔掉它!

小街坊  (白)     赔我的色子,赔我的色子!

李相公  (白)     实在对不起,对不起!

小街坊  (白)     老头子,这个架我们劝不了,自好回去了。

老街坊  (白)     对,自好回去罢。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我们要走了。在这里。

王氏   (白)     二位老人家,这个会是二奶奶得了。我总是个当家人,脸上有点磨不开。我么,要打算买她的这个会。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拿什么买她的这个会?

王氏   (白)     我打娘家带来的四季衣服、钗环首饰,还有硬梆梆的……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什么?

王氏   (白)     一根棒槌。拿这个买她的。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如此大奶奶听信,我们去问问二奶奶。

小妾   (白)     什么事?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这个会,不错是你得了。

小妾   (白)     本来我得了!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大奶奶是个当家人,脸上转不开,打算要买你这个会。

小妾   (白)     哦?要买我这个会。拿什么买?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她打娘家带来的钗环首饰,四季衣服,还有一跟硬梆梆的……

小妾   (白)     什么?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一根棒槌。拿这个东西买你的会。

小妾   (白)     哦?拿这个东西买我的会。劳你们三位驾,外头跟我们打听打听。有卖这个会的,我还要买个会。顽顽你呢!相公睡觉去罢。

(李相公、小妾同下。)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好。刚告诉大奶奶去罢。

             哎,大奶奶,二奶奶说了,让我们两个人在外头打听打听。有卖这个会的,她还要买个会。顽顽你呢。

王氏   (白)     哦?二奶奶不肯?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哽。不肯。

王氏   (白)     劳你的驾。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好说。

王氏   (白)     对不起。

老街坊、

小街坊  (同白)    不要紧。

王氏   (白)     你们二位站好了:吃的早起,没有晚上的!一对鸡巴搅的!跟我滚出去罢!

老街坊  (白)     好!你瞧劝了一夜架,一样没摸着,反道滚出来了。

小街坊  (白)     老头子,劝的一夜架,你白来了。

老街坊  (白)     我怎么白来了?

小街坊  (白)     我拿着两块钱,你一样没拿着。

老街坊  (白)     你拿着两块钱,我也拿着了。

小街坊  (白)     你拿着什么?

老街坊  (白)     我拿着一支蜡。也没有白来。

小街坊  (白)     好,你拿一支蜡,我们大家有一点。回去罢。

(老街坊、小街坊同下。)

王氏   (白)     哎呀,这怎么好?他们睡觉去了,气死我了!有呢,我来上吊,乎唬他们!

(小妾上。)

小妾   (白)     哎呀,不好了!相公快来!

(李相公上。)

李相公  (白)     什么事?

小妾   (白)     大奶奶上吊了!

李相公  (白)     大奶奶不必如此。

王氏   (白)     相公上我屋里去罢。

小妾   (白)     上我屋里去。

(王氏、小妾拉李相公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588 ┊ 字数:9771 ┊ 最后更新:2003年01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