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小上坟》(一名:《禄敬荣归》)

主要角色
刘禄敬:丑
萧素贞:花旦
二青袍:丑

《小上坟》陈永玲饰萧素贞
《小上坟》陈永玲饰萧素贞
情节
刘禄敬入都应试获售,听鼓京华,欲归不得。历久始得县缺。其妻萧素贞在家,以刘禄敬久客不归,杳无音信,疑已物故。而家况萧条,亲朋绝迹,不得已以针黹制度日,誓守柏舟。刘禄敬莅任时,念及糟糠,顺道一省庐墓。时值清明,见道旁一素妆女子,携麦饭纸钱,在荒冢累累间,痛哭祭扫。审之貌似己妻,大疑。乃遣散仆从,趋问姓氏,果己妻也。不禁涕泪纵横,上前相认。萧素贞见其老态龙钟,不敢深信。刘禄敬乃缕述家中琐事,言之凿凿,不差毫厘。萧素贞疑团始释,相抱大哭,各诉离衷,悲喜交集,即携手登舆赴任而去。

注释
此剧情节尚佳,与《桑园会》悲欢离合之情相等,毫无淫荡可鄙之处。不解梨园中编剧者,何以不用须生、青衫,而以小丑、花旦演之,遂致积习相沿,人人目为淫戏也。

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录入:冰棍儿


相关剧本
《小上坟》(根据《京剧汇编》第二集:于莲仙演出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两青袍引刘禄敬同上,六幺令。)

刘禄敬  (念)     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白)     下官,刘禄敬。钦奉圣命,回家祭祖。

             左右,

(两青袍同允。)

刘禄敬  (白)     打道回府。

(合头,众人同下。)

【第二场】

萧素贞  (内白)    苦吓!

     (内唱)    萧素贞正在房中我便抽身起,

(萧素贞上。)

萧素贞  (唱)     回头来带上了两扇门。

             我今日里不往别处去,

             一心心要上刘家的新坟。

             正走之间泪满腮,

             想起了古人蔡伯喈:

             他上京中去赶考,

             一去赶考不回来。

             一双爹娘都饿死,

             五娘子抱土筑坟台。

             坟台筑起了三尺土,

             从空中降下一面琵琶来。

             身背着琵琶描容相,

             一心心上京找夫回。

             找到京中不相认,

             哭坏了贤妻女裙钗。

             贤惠的五娘遭马踹,

             到后来五雷轰顶是那蔡伯喈。

             正走之间抬头望,

             来到了刘家新坟台。

             坟前摆下了千张纸,

             公公婆婆哭起来。

             奴家哭到了伤心处,

(两青袍引刘禄敬同上。)

刘禄敬  (白)     吓!

     (唱)     来了我为官受禄人。

萧素贞  (唱)     哭一声儿夫刘禄敬,

青袍   (同白)    呵!

青袍甲  (白)     禀老爷的话:刘家坟上,有一妇人,在此啼哭。

刘禄敬  (白)     哦呵且住,想我刘家坟上,哪有什么妇人在此,哭哭啼啼,哦哦哦其中必有原故。

青袍甲  (白)     原故。

刘禄敬  (白)     来,住轿。

青袍甲  (白)     老爷撤料。

刘禄敬  (白)     你们前去问那妇人:因何在此哭哭啼啼?

(青袍甲允。)

青袍   (白)     那一妇人:因何在此哭哭啼啼?

萧素贞  (唱)     萧素贞这里把头抬,

             尊一声老爷你哪里来?

刘禄敬  (白)     京中来。

萧素贞  (唱)     坟前里没有关王庙,

             坟后里没有接官亭。

             坟东里没有放马场,

             坟西里没有陷马坑。

             又不通南北共大道,我的爷吓,

             你为何到我刘家的新坟?

刘禄敬  (白)     来,你们对那妇人言道:说你老爷是清官到了,有何冤枉,叫她亲口诉来。

(青袍甲允。)

青袍甲  (白)     那一妇人:我家老爷是清官到了,有何冤枉,亲口诉来。

萧素贞  (唱)     听说一声清官到,

刘禄敬  (白)     你这妇人,有何冤枉,一一诉来。有你老爷与你作主。

萧素贞  (白)     容禀。

青袍   (同白)    老爷吃饼。

刘禄敬  (白)     唗。

萧素贞  (唱)     我有心状告无人写,

             口诉的状词句句真。

             头一状不把别人告,

             告的是公婆二双亲。

             终日里打来每日里骂,我的爷吓,

             打骂着奴家实实的难忍。

刘禄敬  (白)     世间哪有不是的公婆?公婆打骂,古之常理。头状不准,二状诉来。

萧素贞  (白)     容禀。

青袍甲  (白)     老爷吃粽子。

萧素贞  (唱)     第二状不把别人告,

             告的是娘舅李大公。

             他每日三次我家走,

             挑唆我公婆二双亲。

             终日里打来每日里骂,

             打骂着奴家逼我改嫁人。

刘禄敬  (白)     世间之上,哪有这等公婆。我却不准,三状诉来。

萧素贞  (白)     三状我就不告了。

刘禄敬  (白)     来,你去对那妇人言道:说你老爷准了状了。

(青袍甲允。)

青袍甲  (白)     那一妇人:我家老爷准了状了。

萧素贞  (白)     怎么着,你老爷准了我的状了?

(青袍甲允。)

萧素贞  (白)     如此还要告。

     (唱)     三状不把别人告,

             告的是儿夫刘禄敬。

二青袍  (同白)    呵!

刘禄敬  (白)     唗!

青袍甲  (白)     提老爷杂讳。

刘禄敬  (白)     下去。

青袍甲  (白)     要伺候老爷。

刘禄敬  (白)     没有你们的事。赏你两张军用钞票,到兰芳里去把老虫跳。

青袍甲  (白)     老爷回府,还是乘轿、骑马?

刘禄敬  (白)     全不用,我有黄包车,下去。

(二青袍同下。)

萧素贞  (唱)     我的爷吓!

             上三年有封家书到,

             上写着儿夫命丧东京城。

刘禄敬  (唱)     为官这里怒气冲,

             骂一声娘舅李大公:

             我在京中恩待你,

             三百两银子书一封。

             埋没了我银子是小事,

             你不该说我命丧东京城。

             圣上赐我上方剑,

             先斩我娘舅李大公。

             叫一声贤妻你认一认,

             认认你亲夫刘禄敬。

萧素贞  (唱)     指望你是清官到,

             原来你是个糊涂虫。

             公案之下伸双手,

             人皮包着畜类精。

             槽头挽着逍遥马,

             少鞍无髻你也认不成。

             你若对得上三桩宝,

             你是我亲夫转家门;

             你若对不上三桩宝,

             你就公子王孙,你也认不成。

刘禄敬  (唱)     贤妻打我我不恼,

             贤妻骂我我不嗔。

             将她当做裙钗女,

             桩桩件件记得清。

             宝贝放在尘埃地,

             叫一声贤妻你来认分明。

萧素贞  (唱)     拿起乌绫看一看,

             四四方方好乌绫。

             拿起梨花照一照,

             八月十五放光明。

             拿起花鞋对一对,

             千针万线我做成。

             哎,宝贝乃是真宝贝,

             禄敬还是假禄敬。

刘禄敬  (唱)     宝贝本是真宝贝,

             禄敬本是真禄敬。

萧素贞  (白)     啐!

     (唱)     我亲夫上京去,

             乃是十七、八岁的念书人。

             到如今,你回来,

             满脸上长胡须好不愁人。

刘禄敬  (唱)     上京时,我的妻,

             年方二八的女裙钗。

             到如今,我回来,

             满脸的长皱纹好不丑人。

萧素贞  (唱)     有皱纹,无皱纹,与你何干?

刘禄敬  (唱)     有胡须,无胡须,与你何论?

萧素贞  (唱)     既是我的亲夫到,

             还有几桩大事情:

             家住哪州并哪县,

             哪里庄上有家门?

             爹姓甚来娘姓甚,

             兄弟同胞有几人?

             娶的妻子谁家女,

             妻子叫得甚芳名?

刘禄敬  (唱)     家住山东即墨县。

             刘家庄上有家门。

             爹爹就是刘员外,

             母亲吃斋行善人。

             上无兄来下无弟,

             只有我禄敬一个人。

             娶的妻子萧家女,

             她的名字叫素贞。

萧素贞  (唱)     听说是我亲夫到,

             奴家随你到接官亭。

刘禄敬  (唱)     为官的这里头里走,

萧素贞  (唱)     后面随着萧素贞。

刘禄敬  (唱)     忙将乌纱整一整,

萧素贞  (唱)     头上摘下孝白绫。

刘禄敬  (唱)     只说是夫妻难相认,

萧素贞  (唱)     今日相逢在接官亭。

     (白)     回去吧。

(刘禄敬、萧素贞同哭。)

刘禄敬  (白)     娘子,你我分别多年,你在家中,何人照应于你?

萧素贞  (白)     待我来看。

             哦,正厅上洋装打扮,戴金丝眼镜的,小白脸儿,照应我的。

刘禄敬  (白)     承蒙照应。明天请你坐汽车,吃大餐。

(刘禄敬、萧素贞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306 ┊ 字数:2877 ┊ 最后更新:2003年04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